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8 6:20:40 来源:网络 []
书名: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
第2章 归故里

来到一处水榭,李封指着不远处的几位华衣丽人说:“大小姐,夫人与小姐们正在亭子上等候您呢!”

阮芷菡顺势望去,看到幽谧水亭上,众多丫鬟簇拥着三位身着华服的女子。来自http://www.163nvren.com/正中的妇人年龄较大,想来就是文莲珺了。

她上前见礼,一副低眉顺眼的喏喏姿态,好似很怕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露面:“拜见夫人。”

“姑娘这句夫人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文莲珺一番惺惺作态。

她三十岁上下年纪,却保养得宜,肌肤白净,身量又苗秀,穿着质地精良的蜀绸,虽然个子不高,却别有一番动人风韵。

“妹妹看来是胆子小!”坐在文莲珺左侧的阮湘筠笑着说。

她用素白团扇半遮面,露出两弯细长的黛眉,乌发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圈,美眸流盼间华彩流溢,红唇荡漾间轻灵毓秀。

“娘亲,你看她,穿得都是什么衣裳啊!”年纪较轻的阮茗月对阮芷菡露出嫌恶的表情,不过心中却在嘀咕:这乡下来的野丫头,怎么能生得这么美?

阮芷菡生得美,纵使身上穿着破旧的褴褛,依旧难掩她绝美的天生丽质。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也无怪容色上等的阮茗月要心生妒忌了。

文莲珺也不由在心中腹诽:这野丫头,和她那趾高气扬的娘亲一个德性,可惜只生了一张绝美的皮囊,没有一点脑子!这次让她回来,就是让她那死不瞑目的娘好好看看,她的女儿如何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

“茗月!不得对姐姐无礼!”文莲珺面上端得和睦,又招呼身后的大丫鬟秋鸿:“明天带裁缝进府帮大小姐剪裁几身合适的衣裳。京都不比乡下,毕竟是阮府的大小姐,吃穿用度要与小姐们一致!”

“是!”秋鸿连忙应了。

“我…用什么都是一样的…娇娘帮我做了衣裳,就不劳夫人费心了。”阮芷菡低声说:“还是给妹妹们做吧!”

“真是一脸穷酸相!”阮茗月嗤笑着说:“人家都不领娘亲的情呢!”

阮湘筠也在后低声发笑。

“大小姐刚从乡下回来,你们这些丫鬟可不要小瞧她!”文莲珺虽是如此说,语气中却不免多了几分得意。

就好像当年凤朝歌是正室,吃的穿的都比她好太多。版权163nvren.com

如今,凤朝歌的女儿却沦落至此,而她们娘三像看一只可笑的猴子般看着她的女儿,真是大快人心啊!

“夫人。”阮芷菡忽然抬起头来,用恳切的目光注视着文莲珺:“我想见见泽扬。”

阮泽扬与阮芷菡一胞同出。

阮芷菡离开雍都时,阮泽扬还在襁褓。

她在乡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弟弟了。

“他在学堂里读书,晌午才下学。”文莲珺笑得一团和气:“不过他出生时就被我带在身边,怕是早就不认识你这个亲姐了,却是与湘筠与茗月混得熟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你这次回来,正好与他相认。”

看文莲珺笑得刺目,阮芷菡柔柔弱弱地说:“我和泽扬毕竟一胞所出,俗语说血浓于水,即使身在乡下,却时时刻刻惦念的!有劳夫人多年来帮我照顾胞弟。”

她这句反驳让文莲珺白了脸。这分明是说,她对泽扬多好,也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母。

“那便去偏厅等着吧!”文莲珺语气冷淡地说。

阮芷菡走后,阮茗月语气忿忿地说:“娘亲,你听那个小贱人说的什么话?咱们这么多年来对那个小兔崽子好!难道她一回来就得让位不成?”

文莲珺端起桌上的青瓷茶碗,动作优雅地轻抿了一口:“你急什么?不过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片子,能成什么气候?”

“那娘亲怎么叫父亲派人把她接回来?”阮茗月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姐姐的未婚夫婿不过才是从五品武官,那丫头却要攀上睿小王爷了!”

她这句话让阮湘筠妒忌的红了眼。

她怎么也是京都里数一数二的美女,比阮芷菡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然而她的夫婿却不知被阮芷菡甩了多条街!

她有幸在昭雪公主的一次家宴上见过睿小王爷。版权163nvren.com

俊朗出众、气质卓雅的睿小王爷,让在座的所有仕女倾心!

阮芷菡这个土包子上辈子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她怎么能配上睿小王爷!

“也只有姐姐这样的绝色美人才能配得上睿小王爷尊贵的身份!”阮茗月这句话正中阮湘筠下怀,她的脸上闪过得意之色。

“你们两个丫头就是道行太浅!”文莲珺白了她俩一眼:“也不想想娘亲在凤朝歌手下忍辱负重了多少年,你们才有幸坐稳阮府小姐的位置!这一次,咱们可是要让阮芷菡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的!”

一听这话,两姐妹顿时眉开眼笑,知道娘亲一定是有所图谋才将阮芷菡接回来的。

阮府在雍都也算是官臣府邸。虽不能说富丽堂皇,也庭院众多。然而文莲珺却将阮芷菡安排在一处非常偏僻的别苑,翡翠轩。

翡翠轩多年没有人居住,院子里很荒凉。她和娇娘走进里屋,看到里面的家具摆设都很陈旧。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阿黄倒是好奇地到处跑,不一会就叼着一只死老鼠跑到了阮芷菡的面前。

阮芷菡将阿黄口中的死老鼠扔出去,然后对娇娘说:“阿娘,有劳你拾掇一下了。”

娇娘身量高大,体形偏胖。

她曾经是凤朝歌的丫鬟,之后又做了阮芷菡的奶娘,所以将她当作自己的闺女一般疼爱。

娇娘手脚麻利地收拾房间,然后说:“姑娘,你看到了,文氏这个贱人霸占了夫人的位置!夺走了本该属于你与夫人的一切!”

娇娘的话让阮芷菡的眼眸冷了一下,随后说:“我明白,阿娘,咱们这次回来就是夺回属于咱们的一切!”

阮致远在黄昏时乘着官轿回来。

他在内阁任职,穿着文官的锦绣官袍,袍面上用精美彩线绣着锦鸡,腰间佩戴紫金鱼带。相貌文弱,却充满严肃的气息。

他在府邸正厅与阮芷菡会面,面色平静,没有丝毫与女儿久别重逢的喜悦。

“长高了许多,面色也甚是红润。”阮致远淡淡地说,他瞥了阮芷菡一眼,心中想这孩子与她生母一样漂亮,是个不可多得的倾城美人。

“多谢父亲记挂!”阮芷菡连忙假装诚惶诚恐地回答,内心却在腹诽:废话,我从阮府离开的时候才六岁,现在都十七岁了!

阮芷菡唯唯诺诺的样子充满了小家子气,与阮湘筠的高雅美丽大相径庭。

阮致远心想这样的女孩怎么能入得了眼高于顶的睿王妃的眼?

文莲珺却在一旁笑着说:“姑娘刚从乡下回来,还是有些陌生的。不过住些时日,多与姐妹们亲近,慢慢地就熟识了!后天睿王妃要办桑花宴,我带着芷菡一起去。”

“我…不想……”

眼看着阮芷菡又露出那副怯弱的表情,阮致远烦躁地皱起了眉头:“先叫裁衣官来裁几身像样的衣裳,免得出去丢了阮府的脸!”

阮芷菡那副怯弱害怕的模样让阮致远非常嫌弃,让文莲珺非常满意。

她热络地拉住了阮芷菡的手,亲昵地说:“姑娘要学着胆子大些。京都可不比乡下了!什么事都是要讲规矩讲排场的!咱们也是大户人家,姑娘们可是要嫁有头有脸的人家的。”

阮湘筠在一旁正襟危坐,俨然一副高门淑女模样。

阮茗月倒是在一旁嗤嗤发笑,将对阮芷菡的鄙夷全部写在脸上。

“你们姊妹要和睦相处。”难得阮致远替阮芷菡说了一句话:“茗月可不要耍小聪明。”

他对么女总是多了几分纵容与疼爱。

闻言,阮茗月亲昵地搂住阮致远的胳膊,撒娇:“父亲怎么这样说?月儿可是非常敬重大姐姐的!”

阮致远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阮茗月立刻娇笑着躲开了。

“就你是个机灵鬼!”

“小少爷来了!”

仆人通报之后,阮芷菡听说胞弟到了,心中难掩激动,眼眸亮了几分。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小公子走了进来。

他的面目俊雅白净,五官与阮芷菡有十二分相似。

阮泽扬进来,先是恭恭敬敬地向阮致远行礼。然后便扑到文莲珺的怀里,俨然一副亲昵的母子和乐图。

阮芷菡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阮泽扬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娘亲!”他叫的极是亲昵与依赖。

“学堂里累不累?看我儿这几日都瘦了!”文莲珺故意看了阮芷菡一样,发现她气得浑身发抖,顿时格外得意!

看看你这血浓于水的胞弟,却是个认贼作母的主!

“来,泽扬,这是你大姐姐!她今天刚从乡下回来,快快见礼!”阮茗月的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

“大姐姐?”阮泽扬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他抬头嫌弃地看了一眼衣着土气的阮芷菡,皱着眉头:“这是哪里来的乞丐?怎么还跑到大厅里来了?还不快快赶出去!”

他的话让阮湘筠与阮茗月大声笑了出来。

神医宠妃:太子殿下好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医宠妃 或 太子殿下好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刘建虢︱梦中的情人节

    刘建虢︱梦中的情人节◎梦中的情人节但凡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岗位人身心都不属于自我玫瑰花最讨厌失约戒毒场所的每一天就是我的情人节在这荷尔蒙集中的地方没有飘逸的头发只有节奏不停的“老人头”皮鞋胸前和手指看不得金银闪耀没有浪漫气息外面的情人谁会理你职业装最爱我眼神雕刻着“警惕”二字说话如同训话满脸的阶级斗争连儿子都感觉成了父亲眼里的犯人妻子感觉成了丈夫的专政对象没有浪漫感觉家里的情人也不理解年年情人节我在场所守责虽也有三宫六院可都是闭门修行的单身汉虽也有三妻四妾可围绕着的是老病残缺说心里话一辈子虽很少说情

  • 楼兰丝语 || 2018,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

    第615期文肖洁·摄影菲菲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远离尘世的喧哗,远离俗世的纷扰,筑一座温馨的农家小院,守一份安然与宁静。房前栽花种柳,屋后放鱼养鸭,安享自给自足、陶然自乐的田园雅趣,静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纯美时光。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在一饭一粥的平淡里安守流年,在一朝一夕的更迭里共度人生。你的冷暖,有我照料,我的病痛,有你呵护。纵然是粗茶淡饭,快乐依然;纵使是风雨飘摇,甘苦与共。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你知道包容我的坏脾气,我能够容忍你的小性子。就算有了意见相左

  • 将焦点放在自己,和那些具有合一意识的人身上《迈入四次元》1

    第一章合一之光你们都有自由意志: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这次扬升,方式不同,决定了下一个体验不同。请保持耐心,请注意听好:黎明前的时刻是最黑暗的,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为了能清理陈旧的东西,从旧系统中脱离出来,你必须把它们从隐蔽处摆到桌面上,你才能去面对它们。正能量是以几何级数联合在一起的,是极其强大的,而负能量是分离的。只需要少数处于正能量中的人就能胜过多数处于负能量中的人。如果在地球正好只有14.4万人发出高于某一特定频率的正能量,那这14.4万人将在能量上超过其它仍然在负面中的几十亿人。这种现象叫

  • 自杀是美丽的谎言|生活心理篇——DAY58《心理面面观》

    Feb27《社会心理学》也有我陪伴着你全文字数:1600字大家好,这里是365心上悦读,我是领读者李林,欢迎悦读者与我们一起共享悦读时光。今天我们将要与大家领读的是哈佛心理学博士岳晓东的著作《心理面面观(古今人物心理探析)》生活心理篇之“自杀是美丽的谎言”。2017年国家公务员申论的热点话题:自杀的年轻人。申论热点材料阅读:10月,安徽两名95后大学生相约在南京一宾馆自杀身亡。调查发现,他们由见面到认识都是在一个“自杀”QQ群,群中会有一些人出售和教学一些自杀技巧手段。世界卫生组织将9月10日定

  • 母亲:就是你的活佛!(深度好文)

    很久以前,一个小伙子特别信佛,放弃了与之相依为命的母亲,远走他乡去求佛。他经历了千辛万苦,经过了千山万水,一直没有找到他心中真正的佛。有一天,小伙子来到一座宏伟庄严的庙宇,庙里的方丈是个得道的高僧。小伙子虔诚地在大师面前一跪不起,苦苦哀求大师给他指点一条见佛的道路。大师见小伙子如此痴迷,长叹了一口气,对他说:“你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当你在回去的路上走到深夜,你敲门投宿的时候,如果有一个人给你开门时赤着脚,那个人就是你要寻找的佛。”小伙子欣喜若狂,多年的心愿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他告别了大师,踏上

  • 家、家风、家规、家训

    家是最温暖最祥和的地方,家不是谈利益的地方,家是教人感恩的地方,家是教人认知本分,懂得尽孝道的地方。家和万事才会兴。时时处处为对方,家庭就会变天堂。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家,给人以温暖。它是人们唯一定所,是人们的避风港湾。但是,家要有家的样子,不能乱七八糟,没有规矩。有句话说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一个家庭,没有规则,只有溺爱和包庇,那请问这是一个家吗?家原本是一棵参天大树,是一座巍然耸立的大山。万一,它忽然倒了,塌了。请问,这是谁造成的?是我们,爸爸没有威严,妈妈全是溺爱,我们变成

  • 古训:层次低的人,有4大“衰相”;境界高的人,有4大“贵相”

    层次低的人乱发脾气境界高的人控制脾气人发脾气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很容易给人带来无可挽回的伤害。有人曾经问过大s这样一个问题:夫妻之间吵架怎么办?大s说:夫妻吵架的时候,就隔离开来。一个把自己关在卧室,一个把自己关在洗手间。等大家冷静下来之后,再开始交流沟通。心理学家证明,人的情绪由大脑的边缘系统负责,边缘系统在第一时间产生情绪,比如恐惧、愤怒,而控制情绪的大脑皮层要在整整六秒之后才能开始处理,进而进行控制,完成整个过程需要一分钟。在一分钟之内,一个人的智商、情商再高,也是一

  • 《MCU市场报告》市场规模、厂商排名、价格、发展趋势......

    本文引用ICinsights和IHS两个重要的市场研究机构说明了MCU市场的规模及MCU市场的厂商市场份额排名。对MCU市场发展的变化趋势做了几点简要说明。盘点了一些国内外MCU厂商及其相关情况。(注:本文节选自公众号“王志杰”,原文标题《MCU市场报告》,经许可发布,内容有删减)MCU市场规模分别从MCU行业中两个重要的调研机构数据(ICInsights和IHS)来看MCU市场的规模。ICInsights根据ICInsights的预测,到2020年MCU市场将创下历史新高。经过近几年的价格下滑

  • 几句掏心话,送给辛苦的自己

    致自己:起早摸黑,忙忙碌碌,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重复的生活…你会发现,只会有人问你挣多少钱?却很少有人问你累不累?开不开心?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有时你会觉得莫名的累,身累?心累?但所有的累只能一笑而过…仔细的想想,其实人活着真的不简单。每一天都会发生你想不到的事情,有高兴的、有生气的、有无奈的、有伤心的、有哭笑不得的,有解释不清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事儿,都是对你的一种挑战!当人遇到生死,你会发现,其实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是自己!病了得撑着,累了得扛着,难了得

  • 我只想培养一个“失败”的孩子

    据说,我爷爷的爷爷兄弟四人,用扁担挑着全部家当,从山东蓬莱出发,一路走过山海关,闯关东,抵达东北。几十年后,我出生在黑龙江伊春。祖先让我相信,东北人天然有种冒险精神,如同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的清教徒,如同从埃及出走分开红海奔向应许之地的犹太人。所以今天我讲一个冒险的题目:培养一个失败的孩子。我曾经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说起失败,我颇有经验,本人是一位资深失败者。很遗憾现在社会流行成功学,如果流行失败学,我可以开一个培训班。成功的人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各有各的失败。很多人失败是输在起跑线上,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