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江湖伏魔录13章(第十三章 去杭州)

2017/11/18 4:43: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江湖伏魔录

第十三章 去杭州

吴笛自然不会躺着等人来攻,身子翻身立起,左闪右避,避开黑衣人连绵不绝的攻势。说明163nvren.com

但是对方武功似乎更胜一筹,吴笛虽避得了一时,但后来难免避之不及,只得出手相阻。

只听黑衣人边出手边笑道:“天下能躲我那么多招的,你是第一个。”

吴笛心里直发苦,他只是在硬撑着,心知如此下去,迟早被黑衣人打趴在地,但脸上仍强笑道:“那是当然,我名字叫吴笛,岂能会输给你这些三脚猫的功夫上。”

黑衣人听后似乎很是生气,大喝一声,一掌奋力击出,击向吴笛胸口。

掌力雄厚,吴笛只觉有千层波涛巨浪向胸口涌来,顿觉压抑。

想要避开,奈何方才缠斗,离得太近,要避开是万万不可能,只得出手相迎。

只听“啪”的一声响,吴笛出掌与黑衣人的掌相接后,便如离弦的箭,被震飞十丈远,摔落下屋顶,向大街落去。163女人网

黑衣人一声惊疑,奇道:“那小子怎么会如此不济?”

他当然有此疑问,就算吴笛武功再弱,黑衣人武功再强,也不可能将一个人击飞十丈远,但是事实便发生在眼前。

带着满心疑惑,黑衣人纵下屋顶,落在大街上。

此时黑夜,月色黯然无光。

也不知道吴笛方才被击落在何处,但想被击飞如此远,吴笛已然定是受了重伤。

但黑衣人走在大街上,却未我看到一个人影,亦未感觉到一点动静?

黑衣人心里暗奇:“他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

缓缓走着,忽觉身后有动静,急转身一掌劈去,只听“嗷”的一声娇呼,黑衣人才知道方才是只猫。

“可怜的猫,竟然成了替死鬼。”

声音从附近传来,黑衣人急转身,但见吴笛已凌空挥掌击来,来势之快,似飞火流星,势不可挡。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黑衣人这次也感受到了压抑,知道吴笛的掌力不弱,眼下手未运力,仓促出手,只怕会被伤到。

如此一想,便在一念之间,身子不觉侧开。

奈何吴笛这一凌空一击乃是虚招,只见他掌力袭至,见黑衣人躲开,脸上得意一笑,掌势忽的一转,向黑衣人拂去。

黑衣人侧开身子后,本想已然避开吴笛的一击,奈何吴笛虚中带实,最后使出一招拂穴手,拂向黑衣人胸部。

这拂穴手虽然使得巧妙,但以黑衣人的武功之高,手法之快,自然能轻而易举破解。

奈何黑衣人竟是未出手,反而惊叫一声道:“流氓!”

这一叫,吴笛顿时呆立木鸡,因为那黑衣人本是男子的声音,眼下忽的变成女子的声音,那他拂穴手所拂的部位,岂不就是女子的害羞的部位。

虽然想到,但为时晚矣,因为他的手已触到黑衣人胸口上,并顿在那里。江湖伏魔录13章(第十三章 去杭州)

只听“啪”的一声响,黑衣人给了吴笛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便似鬼魅般消失远去,大街上只留下吴笛待在原地。

“那声音,那香气是那么熟悉。”

吴笛心里在想。

“难道是她?但她岂不是说过他不会武功?”

带着满心疑问,吴笛决定去弄个明白。

百花庄,一个黑衣人突的钻进一间房,并脱下身上的黑衣。

黑衣面巾褪去,露出一张精美绝伦的少女面容,却不是凌灵是谁。此时她脸色透红,像似一个红苹果般,使人忍不住咬上一口。说明163nvren.com

把黑衣服塞进床底,凌灵坐在椅子上,猛喝了几口水。

“喝的那么急,也不怕被呛到。”

声音忽的传来,凌灵一听,果然咳嗽几声,显然真被说话之人言中,被水呛到。

又听那人道:“不好意思,我乌鸦嘴,没想到你真被呛到了。”

凌灵起身向后看去,便见一个灰衣少年,坐在窗口,笑看着她。

却不是吴笛是谁。

“你怎么来了?”凌灵未想到吴笛会突然出现。163女人网

吴笛道:“怎么,我难道不该来?”

百花庄,一个黑衣人突的钻进一间房,并脱下身上的黑衣。

黑衣面巾褪去,露出一张精美绝伦的少女面容,却不是凌灵是谁。此时她脸色透红,像似一个红苹果般,使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把黑衣服塞进床底,换了身白衣裙,凌灵坐在椅子上,猛喝了几口水。

“喝的那么急,也不怕被呛到。”

声音忽的传来,凌灵一听,果然咳嗽几声,显然真被说话之人言中,被水呛到。

又听那人道:“不好意思,我乌鸦嘴,没想到你真被呛到了。”

凌灵起身向后看去,便见一个灰衣少年,坐在窗口,笑看着她。

却不是吴笛是谁。

“你怎么来了?”凌灵未想到吴笛会突然出现。

吴笛道:“怎么,我难道不该来找你?”

凌灵心里一定,恢复震静道:“当然,你当然该来找我,你应该知道世界上除了我,谁也不能解除你身上的神脑丸之毒。”

吴笛皱眉道:“真的没人能解?”

凌灵道:“如果不相信,你现在大可离开。”

吴笛笑道:“我自然相信,不然也不会深夜来找你。”

凌灵道:“好,我们现在走吧。”

吴笛道:“慢着。”

凌灵道:“还等什么?”

“口渴,先喝口水。”吴笛跳进房间,坐在一张矮凳,倒了杯茶,猛喝了一口,连杯中茶叶一起吞到肚子里,然后吧唧吧唧咋了几下嘴巴,吴笛笑道:“上等碧螺春,真是好茶。”

凌灵笑道:“好喝你就多喝几口。”

吴笛道:“奇怪,现在已是三更半夜,你一个女孩子家还不入睡,不怕容易变老吗?”

凌灵莞尔一笑道:“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漂亮,但是晚上口渴睡不着,所以起来喝一杯茶解解渴。”

吴笛点头道:“原来如此,只是喝茶更不易入睡。”

凌灵笑道:“等到你来,不睡觉又如何。”

吴笛道:“看来你是真想离开这百花庄。”

凌灵道:“可谓日思夜想。”

吴笛打量了凌灵房间,只见房间金边丝绸被子,檀香古木制成的家居,屋子香炉焚有香料,满屋子香气,但这想起对吴笛来说却是那么熟悉。

吴笛直视凌灵的眼睛,盯得凌灵心慌意乱,她强笑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吴笛问:“你方才真的没有出去?”

凌灵心里激灵,心里一阵思诌,然后笑道:“没有,本来有两个疯子大闹了百花庄,待那些疯子走后,我便回床上睡来着,但是睡了一会儿,便觉口渴难耐,起床喝水,才喝了几杯水,你便来到,是以我并没有离开房间半步。”

吴笛道:“这么说,窗子也是你打开的罗?”

凌灵笑道:“没错,你看今晚夜色多美,所以我打开窗子,欣赏月景。”

吴笛虽还想再追问下去,但是知道凌灵心智过人,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询问。

“你不是想离开百花庄?现在走吧。”

凌灵欣喜道:“你真的要带我走?”

吴笛道:“当然,为了我的解药,非得带你离开百花庄。”

凌灵道:“好,砸门现在走吧。”

吴笛急道:“慢着!”

凌灵疑问道:“又怎么了?”

吴笛道:“咋们得有言在先,我带你离开这里,你给我神脑丸的解药。”

凌灵道:“好,我答应你便是。”

吴笛道:“好,你难道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

凌灵想了想,然后笑道:“没有,只要能离开这里,那些随身之物不要也罢。”

看着装饰奢华的房间,吴笛叹道:“看来百花仙子待你不错,你真的舍得离开这个黄金屋?”

凌灵白了他一眼道:“什么黄金屋,是牢笼,少废话,咋们快走吧。”

拉着吴笛便往门外走,吴笛无奈道:“要走也得从窗子走才对哩。”

凌灵道:“你不是说过伤好后要找他们报仇嘛?”

吴笛叹气道:“若是我一个人,自然会去教训他们一顿,奈何现在身边多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你,面对那么多魔教高手,可不能保证带你平安离开。”

凌灵点头道:“言之有理。”

吴笛道:“姑奶奶,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凌灵笑道:“好,走吧,只是…………”

吴笛道:“还有何解释?”

凌灵道:“你背我。”

吴笛面露无奈之色,在凌灵面前半蹲。凌灵跳到他的背上,差点把吴笛压倒在地。幸好他底盘扎的稳。

他背着凌灵,身子一跃,跃出窗外,又几个纵跃,便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百花庄。

两人离开后,只见百花庄一处高台上站着六个人,他们便是魔教十大护法中的,百花仙子,熊能文熊能武,牛魔王,马屁精,还有一个只有一只手,满脸横肉,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沙漫天。

沙漫天那一夜在沙漠偷袭吴天得手,却被吴笛震断一只手,沙漫天趁吴笛不注意,凭借自己对沙漠的习性,钻进沙里,待吴笛回过头来寻,茫茫荒漠,他自然是找不到。等吴笛离去,便从沙漠里爬出来,虽保住一条命回中原,但是右手已废。

眼下只听沙漫天恶狠狠道:“教主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杀了那个小子?”

百花仙子道:“教主的心思,岂能是你我能揣测得到,我们只要依计行事便好。”

马屁精笑道:“百花仙子说得没错,教主已有安排,我们依计行事便好。”

沙漫天冷哼一声道:“马屁精就是马屁精,谁的马屁都要拍,真是服了你。”

马屁精笑道:“多谢沙护法夸奖,沙护法你也想报断手之仇,只怕要等教主利用完那小子才行咯。”

沙漫天冷哼一声不说话。

牛魔王笑道:“马屁精,你不要以为沙护法少了右手,你便欺负他,要知道他现在正在用左手练铁砂掌?”

马屁精一听,脸色媚笑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大家都是为莲花教办事的,有什么事还请沙护法不要放在心里。”

沙漫天冷哼一声,不做理会。

吴笛背着凌灵离开百花庄,向城外奔去。

凌灵奇道:“大半夜的,我们去哪?”

吴笛道:“自然是带你离开苏州城。”

凌灵道:“然后呢?我们去哪?”

吴笛身子一顿,停在一屋檐上,将凌灵放下背,然后躺着大口喘气。

凌灵蹲下身奇道:“怎么又停下了?”

吴笛道:“容我喘口气,顺便与你说清楚。”

凌灵道:“说清楚什么?”

吴笛道:“首先不是我们去哪,而是你去哪,我把你带离开苏州城后,你便把神脑丸的解药给我,然后我们两不相欠,分道扬镳。”

凌灵一听,低声泣道:“不行,把我一个女孩子家留在荒郊野外,我害怕。”

吴笛无奈道:“可是城里到处是百花庄的耳目,留在城里,你迟早会被他们抓住。”

凌灵道:“你可以保护我,不是吗?”

吴笛道:“我可不能一直陪着你。”

凌灵道:“为什么?”

吴笛道:“我明天便要离开苏州,到杭州去办事,所以不能照看你。”

凌灵道:“这简单,我跟着你去不就行了。”

吴笛道:“这…………”

他话未说出,凌灵又插嘴道:“还有什么好考虑的,你不带着我,保护我,我便不给你神脑丸的解药。”

吴笛一听无奈,但是脸色一转,他俯起身邪笑道:“想是解药便在你身上。”

凌灵看到吴笛笑背后的含义,亦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有一粒解药。”

一粒解药?吴笛不解道:“一粒解药难道还不能解神脑丸之毒?”

凌灵笑道:“不能,要想彻底解除神脑丸之毒,你得服用三粒解药才行,所以你服下一粒只能压抑神脑丸之毒七天之内不发作。”

七天!吴笛惊呼,凌灵点头道:“没错,七天,所以你若抛弃我不管,那你只有等死的份罗。”

吴笛无奈,看着凌灵,只见他在月光映照下,甚是美艳动人,似嫦娥下凡。

心里暗想:“凌灵姑娘长得很是好看,以后有这么一个漂亮姑娘在身边,也不错。”

如此一想,吴笛叹了口气道:“好吧,就让你跟着我好了。”

凌灵道:“真的?”

吴笛道:“前提是你得先把解药给我。”

凌灵从身上掏出一粒红色药丸,递给吴笛。

吴笛接过,犹豫不决:“这真是解药?”

凌灵冷哼一声道:“想不到你如此胆小如鼠。”

胆小如鼠!这吴笛可不承认,他将药丸塞进嘴里,然后咕噜一声,将嘴里药丸咽进肚子里。

吴笛道:“好了,另外两颗解药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凌灵道:“这解药我便能炼制,你放心,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便会给你。”

吴笛叹气道:“那你岂不是要一直跟着我?”

凌灵笑道:“不会,也许我遇到比你还帅的便离开你也说不定。”

吴笛白了他一眼道:“想不到你是个色鬼。”

凌灵吐了吐舌头道:“怎么,有本事你别让别人比你帅。”

吴笛道:“你放心,世上绝不会有人比我更帅的。”

凌灵道:“好了,现在走吧。”

吴笛道:“去哪?”

凌灵道:“你不是说过要去杭州?”

吴笛道:“不急,现在我们得先先睡上一觉,明天早起再去找人。”

凌灵道:“什么人?”

吴笛道:“你见过的。”

天很快亮起,吴笛和凌灵在屋檐上睡了一觉,待阳光轻抚他们的脸颊,他们才醒来。

等吴笛带着凌灵回到客栈时,无戒和尚,吴刚和洪英早已准备好,吴刚和洪英敷用吴笛的外伤特效药但觉伤口愈合很快,加上休息,体力也已恢复,吴笛看出两人精神状态不错。

见到吴笛,无戒笑道:“去你房间没见到你,还以为你不告而别,自己先走了,但见你的马还在,所以便等了你一会。”

吴笛笑道:“昨晚喝多了,便去找了个地方发酒疯。”

洪英看着他身后的凌灵,含笑道:“只怕不只发酒疯那么简单罢。”

吴刚和无戒和尚会意。

吴笛和凌灵看出三人的眼神所蕴含的意思,急辩解道:“你们别误会,我和凌灵姑娘没有什么,清白的。”

无戒和尚笑道:“这我懂,小兄弟年纪轻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没有什么好奇怪。”

吴笛无奈,看来他们还是误会了。

吴笛无奈道:“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洪英道:“好,既然没有什么,你们怎么认识?”

吴笛道:“她是百花庄的一个侍女。”

无戒和尚,吴刚和洪英一听,皆惊的站起身。

洪英将放在桌上的宝剑拔出鞘,面露怒色道:“好啊,我就觉得眼熟,原来昨天晚上在百花仙子身边的便是你。”

吴笛一听,不禁苦恼,这下可麻烦了,便要解释,但是洪英已出剑向凌灵刺去。

凌灵急缩在吴笛身后,洪英急收回剑,对吴笛道:“小兄弟快让开,让我杀了这个莲花教的妖女。”

吴笛不退让,将凌灵护在身后道:“嫂子请听我解释。”

洪英道:“此人便是百花庄的人,百花仙子的贴身侍女,还有什么好解释。”

吴笛道:“她虽曾是百花仙子的侍女,奈何被迫无奈,她想离开百花仙子,但是难逃百花仙子的魔爪。”

洪英一听,急道:“小兄弟定是被这妖女的花言巧语所蒙骗了,让我杀了她,不要让她再继续骗人。”

吴笛道:“我清醒得很,这位姑娘救过我。”

他把当日自己误中百花仙子设计圈套中毒,然后被凌灵搭救的过程告诉了洪英吴刚和无戒和尚,只不过省略了神脑丸的事。

因为吴笛虽想搭救凌灵,但是把她留在身边,却是碍于神脑丸之毒,若是告诉无戒和尚等人,只怕他们是不会放过凌灵。

无戒和尚三人听了吴笛的遭遇,心里便对凌灵释然。

吴刚道:“想不到凌灵姑娘虽身处淤泥而不染,令人敬佩,贱内不明事理,还望小兄弟和凌灵姑娘不要见怪。”

一面说着,一面示意洪英把手中剑收回。

洪英听了吴笛的话,面上仍是带着怒气,冷哼一声,收剑回鞘,坐回凳子。

众人皆坐回凳子。

凌灵倒了三杯水道:“昨晚在百花庄,碍于百花仙子,对各位多有得罪,现在以茶谢罪。”

倒了三杯茶,递给无戒和尚,吴刚和洪英。

无戒和尚首先接过茶,笑呵呵道:“古时关羽身在曹营心在汉,今凌灵姑娘深明大义,弃暗投明,倒是令人敬佩。”

喝了一口茶。

吴刚亦接过,洪英犹豫再三,先有吴刚示意,再看凌灵面容和善,讨人喜欢,不像是坏人,再念及吴笛救过他夫妻二人,如此一想,也接过凌灵递过来的茶。

看着三人皆喝过自己倒的茶,凌灵脸上欣喜,吴笛也顿松了一口气。

客栈老板自从得了一颗稀世珍珠,便整晚高兴得睡不着觉,一大早便送上早点,似乎怕照顾不周到,吴笛会反悔把珠子要回去。

五人吃过早点后便骑马出城往南奔杭州城去。

杭州城离苏州百余里,若是快马加鞭,几个时辰便可赶到。

但是此时是夏季,烈日炎炎,吴笛等五人赶了一半路,便觉口渴难耐,幸好遇到一家荒郊客店,店里老板是个瘦的跟猴子似的,两只眼睛在客人身上不停打转,似乎在考虑着怎么在客人身上揩到油水。

吴笛他们一进店,客栈老板那双眼睛便直勾勾的盯着吴笛身上背着的包袱看,似乎以为吴笛身上的包袱里藏着金银珠宝一般。

吴笛等人早已感觉到客栈老板炙热的目光,他们一进店便寻了一张桌子坐上,当然那客栈老板亦随着跟着,待吴笛等人坐定,客栈老板那有皮无肉的脸便笑道:“五位客官可是从北方来?”

众人疑惑,无戒和尚道:“你怎么知道?”

客店老板笑道:“这几天都一波接着一波的有北方人路过蔽店,身上皆带着武器,看起来便是行走江湖的。”

无戒和尚道:“真的?”

客店老板笑道:“不信你看看本店的客人,他们是不是走江湖的。”

江湖伏魔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江湖伏魔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农女有毒:盛宠医妃17章(第17章 挖坑埋他)

    原标题:农女有毒:盛宠医妃17章(第17章挖坑埋他)小说名:农女有毒:盛宠医妃第17章挖坑埋他沈幻依见他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这话,她也不再隐瞒,直截了当的承认了。“那要看你能付出什么样的报酬。”东方青璃缓缓的开口,他的话中充满狂傲之气,令人听了就想抽他。“不知你要找的是什么人,说不准我可以提供点儿线索给你呢。”沈幻依思前想后这人突然出现在此地却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做出寻欢作乐的样子,必然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来这里绝不是偶然,一定是暗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他有什么机密的事要避开自己的下属带着伤独自行动呢

  • 狼少的心尖宠17章(第17章 关心)

    原标题:狼少的心尖宠17章(第17章关心)小说名:狼少的心尖宠第17章关心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施小年却以那么一个别开生面的形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下。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的动作是那么的妖娆性感好勾人,可是他也不敢保证,如果奶奶没有对他下药的话,他会不会还是如狼似虎地朝她扑了过去,然后狠狠的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逼迫着她承受自己十年来痛苦不堪,却又甜蜜无比的想念。他想是不是因为他和施小年见面的方式不对,两个人从一开始,便陷入了不太正常的男女关系之中,以致到了现在两个人彼此仇视着,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他越

  • 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17章(第17章 不就是一个小杂种)

    原标题: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17章(第17章不就是一个小杂种)小说名字:撩妻狂魔:总裁爹地太难缠第17章不就是一个小杂种明明是李彪在挨打喊叫,这一刻陈可却比李彪还要痛苦。双手捂住脸,失声痛哭,撒腿跑出去。夏百灵望着依旧动手的司徒浩,这才走向他。夏百灵一个手扣住司徒浩的手腕,“够了,李彪已经晕过去了。”司徒浩目光放在夏百灵的手指上,眉心还带着没有散去的阴沉。时间仿佛在那刻安静下来。过了许久,夏百灵笑起来,“你的冷静是不是喂狗了,你就这么喜欢陈可?”甚至连引以为傲的镇定都不要了。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 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17章(第17章 雀占鸠巢)

    原标题: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17章(第17章雀占鸠巢)小说名称:一宠成瘾:总裁追妻100天第17章雀占鸠巢苏筱黎面色一变,她忍了又忍,跟出电梯,在他身后咬牙道:“你不是给我植入了那劳什子定位器吗?难不成还怕我跑了?”保镖在苏筱黎的房子外站住。苏筱黎已经不意外他们会知道她住在哪了。她站在门口,也不打算开门,她就不信他这样的大人物会在这里跟她干耗时间。然而,她再一度失策了。保镖直接从口袋掏出一只瞧着就十分高科技的盒子,背对着她在门锁上鼓捣了两下,之后,苏筱黎就眼睁睁看着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门锁被

  • 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7章(第17章 我讨厌追逐)

    原标题: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7章(第17章我讨厌追逐)小说名字: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第17章我讨厌追逐夏可薇不免有些无奈,可是她根本就拗不过黎司夜,只能由着黎司夜。从医院出来,夏可薇望着这一身的狼狈,皱了皱眉,随后对黎司夜说道:“今天谢谢你,我要回家了。”黎司夜闻言,没有挽留夏可薇,反而让司机送夏可薇回家,临走前,黎司夜望着夏可薇,开口道:“夏可薇,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我讨厌追逐的感觉。”“……”她根本就没有让他追逐,是他非要缠着她的好不?下一次……她希望他们之间不要再

  • 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7章(第17章 偷跟)

    原标题: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7章(第17章偷跟)小说名字: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第17章偷跟现在是上午九点钟,唐唯一起床穿衣准备洗漱,刚洗漱完出房间门,便看见于叔恭敬的站在旁边,她有些受宠若惊:“于叔早安!”“小小姐早安,昨晚休息的好吗?房间合不合适?”于叔笑眯眯的问道。唐唯一点头:“睡的挺好的,又锦哥呢?”“小当家和老爷在饭厅等候,小小姐随我来。”天哪,让老人家等候可真的是不好意思了,唐唯一赶紧跟在于叔后面,往饭厅走去。饭厅里,老爷子在看报,唐又锦在操控面前的笔记本,唐唯一走进去热情四溢的叫道

  • 倒插门女婿17章(第十七章 上了林玲)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17章(第十七章上了林玲)小说名字:倒插门女婿第十七章上了林玲林玲起身脱下了白色T恤,露出了粉色的内衣,径直走向了洗澡间。我的身下此时很是坚挺着,但我忍耐不了林玲的撒娇声,我才让林玲暂时离开了我的身下。而洗浴间的墙是一面磨砂玻璃,林玲在里面的一举一动,我在床上完全能看见她的身影。只见她解开身后的纽扣,脱下了胸罩,随后脱下短裤,接着慢慢的脱下内裤,我的视线瞬间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冲击。“那个,林玲啊,其实我也觉得我得洗一下澡,但是我不是很想浪费太多时间,你洗完我再洗,这需要很多时间的

  • 极品上门女婿17章(第十七章 熟人)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17章(第十七章熟人)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十七章熟人老九把我领到一个包厢里,然后接了满满一杯水放在我面前,说要先试试我手指的力度,叫我把右手的中指放进去用力搅,并一再强调只能用手指的力量,不能用胳膊和手腕的力量。我照他说的把手指头放了进去,开始用力的搅。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可搅了几十下后,手指头就开始又酸又麻,咬牙又搅了几下后,中指酸的都快失去了知觉。整个过程坚持了不到一分钟,我就宣告了投降。老九摇摇头说我手指头没劲,力度不行,还需要锻炼。说着拿出一块三公分多厚的泡沫,用笔在

  • 超级经纪人17章(第0017章 身体是女人最大的诚意)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17章(第0017章身体是女人最大的诚意)小说名字:超级经纪人第0017章身体是女人最大的诚意居然一点矜持都不留,今天这事可就越来越有意思了。自从远东回来,已经三个月没有泄火了,这对于正直青壮年的叶无道来说,堪比满清十大酷刑。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有美人不要死流氓。叶无道走到沙发跟前,把叠的整整齐齐的一件睡裙拿了起来。然而这不拿不知道,一拿吓一跳,叠好的时候看着挺正常,但是一拉开,却发现其中奥妙。这是一个长版到膝盖的睡裙,上半身挺正常的,但是这下半身在靠近臀部的地方,有一个巴掌大的

  • 超级小农民17章(第十七章 惹不起的人物)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17章(第十七章惹不起的人物)小说:超级小农民第十七章惹不起的人物白玉龙一来,他们便松开了我。我全身都疼,是白玉龙过来把我扶了起来:“洛天,你没事吧?”我摇头说:“没事,谢谢你。”白玉龙却拉着我的手说道:“你是我小弟,甭跟我说谢谢”我有些无语,我啥时候答应当白玉龙小弟了?我低头看了一眼王勇,他比我狼狈的多,他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厕所的水泥地上,身上沾满了水和尿,他爬起来便骂道:“白玉龙,我曹尼玛”白玉龙并不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洛天,我们走”我们没走几步,王勇便气急败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