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20章

2017/11/17 21:25: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第20章 不能毁了她

郝小满握着手机的五指用力收紧,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滞了:“陈一,你疯了是不是?”

“对不起……对不起小满……”陈一像是突然崩溃了一般,含糊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哽咽:“不这么做的话,飒飒就毁了……”

周围的一切像是都静止了,只剩下他伤痛到颤抖的嗓音。

手指深深嵌入掌心,带起一阵尖锐的刺痛。

她听到自己自嘲的冷笑:“不能毁了她,所以就毁了我么?”

“对不起,说明163nvren.com对不起小满,是二哥对不起你……”陈一喃喃重复着苍白到了极点的三个字。

郝小满抬手捂着眼睛,不想让自己没出息的哭出来。

那间因为即将拆迁而人迹罕至的破屋前,突然间热闹了起来。

有看热闹的学生,有拉着横幅咒骂她去死的宁雨泽跟申飒儿的粉丝,也有等着继续爆料的记者媒体。

见她现身,一堆话筒齐刷刷聚到了她跟前。原文163nvren.com

“请问您对抢走自己闺蜜男朋友的事情有什么要说的吗?”

“您跟陈一同居的这两年中,有怀过孩子吗?堕胎过吗?”

“……”

刺目的闪光灯逼的人睁不开眼,一张张面目可憎的面孔在眼前晃来晃去。

细细的雨淋湿了她的发,淋湿了她的肩头。

十二年的时间从眼前一晃而过,零星的片段,有宁雨泽微笑的俊脸,有申飒儿冷傲的眉眼,有陈一紧抿的唇瓣,也有她挥汗如雨奔跑在各个工作岗位上的场景。版权163nvren.com

多年的倾心相付,换来一场毫不留情的抛弃割舍,她被他们联手推入罪恶的地狱!

她眼底是一片湛湛的平静,又或者,是绝望后的死寂。

一颗从人群中飞驰而来的鸡蛋直直对着她的脸砸了过来。

‘啪——’的一声响。

周围响起一片低低的倒吸气声。

郝小满睁大眼,看着粘稠的鸡蛋液顺着骨节分明的指一滴滴落下去。

抬头,原文163nvren.com不期然间撞进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中。

那双仿佛闪着月光般清凉华光的黑眸中,倒映出她狼狈而无助的脸。

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不知什么时候在她周围围城了一座小小的坚固的城,阻绝了一切逼问与唾骂。

林谦手撑一把黑色的伞,静静递上手帕。

南慕白接过,慢条斯理的擦拭了下手心里的鸡蛋液,长长的眼睫毛微微卷曲,在眼睑处映下一片弧度完美的扇形。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20章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终于抬眸看向她,眼底荡着一层薄薄的笑:“很奇妙对不对?我想要你的时候,你又恰好需要我。”

他嗓音低沉温凉,在这湿漉漉的夜里显得格外蛊惑人心。

现在的郝小满,就是那眼看要溺水的人,只能选择死死抱紧他,不论他是能救她的浮木,亦或是会吃了她的鳄鱼。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甜婚袭爱 或 总裁的落魄新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武绝凌天9章(第9章 合作)

    原标题:武绝凌天9章(第9章合作)书名:武绝凌天第9章合作服下药的洛仙儿很快安静下来,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眸中的怒火使得她看上去好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这小妮子看来还是不服输呐。看着洛仙儿那愤怒的眼神,楚易心中暗道。“既然你都给我下了毒,那也该放心了。可以给我解开散魔指了吧?”洛仙儿声音冰冷,盯着楚易的眼神好像择人而噬一般。楚易坐了过去,拍拍洛仙儿的脸颊,微笑道:“放开你可以,不过需要过几天。对了,你这阎魔丹我就笑纳了,有了它,施展秘法的后遗症就彻底消除,而且我功力还能更进一步。”说着,只见他取出一个

  • 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9章(第9章 太差)

    原标题: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9章(第9章太差)小说名称: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第9章太差“不过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你尽管说。”苏紫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看在南风瑾眼里,不觉好笑:“你不是最喜欢勾引男人吗,那你就勾引我,直到我满意为止。”苏紫狠狠的怒瞪了南风瑾一眼:“哼,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我根本就没有勾引过男人,你别总是给我扣着帽子。”气愤的说着。“帽子?这个词不错,以后你就叫帽子了。”南风瑾不知为何,竟然觉得逗她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喂,你留点口德好不好,我要是帽子,你还是牛郎呢,四处发

  • 神通大主宰9章(第一卷 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 老妖,卷土重来)

    原标题:神通大主宰9章(第一卷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老妖,卷土重来)小说名:神通大主宰第一卷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老妖,卷土重来练武场中,只见白光一闪,林青木不再受到约束,却是让得柳清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的神通术失效了,他可是从未碰到这种情况!“柳清,你个王八蛋,快撤掉这个破神通,别阻碍大爷!”此时的炎骁在那水雾之中行动缓慢之极,看见林青木居然没有任何影响,便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开来。柳清不敢怠慢,手中纸扇一挥,那朦胧的水雾便消失不见了。而林青木则是借助这个机会,取出法剑,顿觉实力大增,一剑横劈,青石铺

  • 叛逆的征途9章(第一卷 起步篇第9章 了断)

    原标题:叛逆的征途9章(第一卷起步篇第9章了断)小说:叛逆的征途第一卷起步篇第9章了断青年的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慢条斯理的弯下腰身,提起金二带来的那只旅行包,慢悠悠地淡漠道:“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金二哥,接下来,凡哥会招呼你的。”“我操你妈的。”金二怒极,伸手就去抓青年的脖子。不过那青年反应极快,动作也灵敏,仿佛狸猫似的,横着跳出一米多远,将金二的大手避开。金二还想继续去抓那青年,但张凡带来的那些大汉已一拥而上,将他围在当中。看着周围凶神恶煞、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大汉们,金二后脊梁冒凉风,一股恶

  • 亿万首席冷情妻9章(第9章 恶俗!姐妹争夫)

    原标题:亿万首席冷情妻9章(第9章恶俗!姐妹争夫)小说书名:亿万首席冷情妻第9章恶俗!姐妹争夫离开二人以后,芙茗随意取用了些食物,又和几个贵妇阔太聊了聊珠宝首饰,当然,她听得多,说得少。芙茗表现得很谦逊:“我还年轻,要多跟您几位学习才是。”没多久便到了整个宴会最重要的部分:慈善募捐。芙茗见到几乎所有人都交给临时出现的司仪一张支票,而司仪在接过支票后都会高声宣布其捐款的金额。芙茗事先和孟夫人商量过,最终她决定捐八万,不是最多也不是最少,既不突出,也不落后。听着司仪一个个名字念过去,芙茗放了心,孟夫

  • 首席的倔强前妻9章(第9章 我就要用你来还债)

    原标题:首席的倔强前妻9章(第9章我就要用你来还债)小说名称:首席的倔强前妻第9章我就要用你来还债夜幕渐渐降临。豪华的宾利,徐徐驶来,目的地就是顾小曼的家门口。司机下车,看了一眼顾小曼,十分恭敬的说:“顾小姐,请上车。”顾小曼却没有上车的意思,将手中的钱交给了司机:“拿去给你的老板,我爸爸的钱还了,从此和你们再无任何干系。”司机为难了:“顾小姐,这我做不了主的。”“那就打电话请示你们老板。”顾小曼没好气的翻了司机一个白眼。司机不敢怠慢,拨通了电话就是小心翼翼的请示着。很快,司机挂断了电话,同顾小

  • 天价首席的逃妻9章(第9章 幼儿园的巧遇)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9章(第9章幼儿园的巧遇)小说名称:天价首席的逃妻第9章幼儿园的巧遇上官云端一下子就被她的话给唬住了。冷天擎?还是算了吧,挑战的难度系数太大了。她可没有把握。拉了拉一旁的小家伙,“奇奇,妈咪问你,你为什么会让那个叔叔带你去上厕所呀?”对于陌生人,这小家伙从来都是避之不及的,这实在是令人感到意外。“叔叔是好人,奇奇喜欢叔叔。”上官奇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枚他喜欢的蛋糕孝敬上官云端。“宝贝儿,你可真偏心。刚才我问你叔叔送你什么你看都不给我看。小妈咪生气了。”苏语姗心中不服气。上

  • 打破虚空9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9章 如此美女)

    原标题:打破虚空9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9章如此美女)小说名称: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9章如此美女或许是年纪的原因,林青山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些高大的建筑物似乎显得异常的雄伟,不像自己记忆中自己曾见过的那些低矮的古楼!这道观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冷清,当他进入到里之后,时不时的就有几个小道士相伴攀谈着路过自己的身边,而且仿佛对于自己并不好奇也并不理会!“你怎么这么慢?你师傅都等急了!真是的!”之前的那个女孩不知从哪又冒了出来,站在他的面前摆了摆手道。“嘿嘿!我腿还是疼!”林青山故意说道。心里却暗想“

  • 媚者无双9章(第9章 面具)

    原标题:媚者无双9章(第9章面具)小说书名:媚者无双第9章面具也不急着回去,在一处青石上坐下。竟没发现,在青石不远处,云末在一株梧桐树下与一个小厮说着什么。云末听见声响,抬头起来见是她,挥手示意小厮离开,静立在树下,望着怔怔发呆的凤浅。凤浅也不知坐了多久,起了阵风,身上有些冷,收起纷乱的心思,听见有人朝这边走来。转头看去,却见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引着两个人走来,花荫茂密,看不清后头引的是什么人。她不愿随意见生人,就起身慢慢回走。凤浅不知,来人正是北皇想要指亲给她的太子皇甫天佑和他的副将薛子莫。皇甫天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9章(第9章 无聊的应酬)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9章(第9章无聊的应酬)小说: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9章无聊的应酬如果不是呆不下去,或许她真的永远都不想回这个是非之地。现在回来了,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份好工作。必须要赚很多很多钱来养臭小子,给他最好的生活。她深深明白,只有努力赚钱,才能给儿子更好的未来。那样,才不会枉费当年她的私心……“千色,我一个叔叔的公司前段时间出了些小意外,裁员闹得不安宁,好些人都自己辞职走人了。现在职位大量空缺,要不你去试试!”吃过晚饭回到出租房,千色就接到了钟离的电话。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