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薄情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子曰倾城

2017/11/17 4:47: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薄情总裁

作者:子曰倾城

第6章 步步紧逼

任泽默到达公司的时候,毫不意外在自己办公室里看到了秋以人。[全集]《薄情总裁》全文免费阅读子曰倾城

"任总,秋总现在正在您办公室里等您,他说是昨晚跟您约好的。"秘书跟着任泽默走进办公室,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觉得任总今天跟平时不一样,在看到秋总的那一刻,他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瞬变得阴冷……一定是她的错觉,任总向来待人温和,从来也没见他对谁发过火。何况秋总还是任总的好朋友呢。

"好,我知道了。以人,这么早。"任泽默跟秋以人打着招呼,绕到办公桌后坐下,对秘书有礼地说,"小谢,麻烦帮我泡杯咖啡进来,谢谢。"

"好的,任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你的秘书泡的咖啡很不错。"秋以人端起咖啡杯朝任泽默的方向举了举,"Nai咖比例调的刚好,这种人才当你秘书算是亏了,依我看,她完全有能力去开家咖啡馆嘛。"正好这时秘书端着咖啡进来,秋以人调侃道,"嘿,小谢,有没有兴趣开咖啡馆?我可以赞助哦。"

"秋总真爱开笑话~"秘书把咖啡放在任泽默的桌上,朝秋以人笑了笑,退出办公室,轻轻地带上了门。

"说真的,阿默。"秋以人嘴角扬笑,"如果哪天你倒了,我不介意接手你的秘书。"

"我想你今天不是专程来喝咖啡的吧?"任泽默斜勾起唇,既然秋以人昨天已经看到了卸下面具的他,他在秋以人面前也便不再伪装,"我以为我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对秋漾歌没有一点兴趣。163女人网如果不是你下药,那女人就算脱光了站我面前,我也,硬,不,起,来。"他一字一顿地说,话里话外存心要挑起秋以人的怒意。

"啧啧,阿默,你说话太粗俗了。"秋以人十指交握,放在膝上,"其实漾歌有什么不好呢?她跟你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也就你这么一个男人,这么清白的女孩子,而且乖巧听话,多适合娶回家做老婆呀。不像莫小姐~~"他摇了摇头,言语间似乎对莫瑾旖颇为了解。

"秋二,别碰她。"任泽默语气平淡,但眼里却已显露狠意。版权163nvren.com秋以人看在眼里,默默地记下了莫瑾旖,他一早就知道莫瑾旖并不真是任泽默的女朋友,只是尚不能确定任泽默对莫瑾旖的真实心意,现在,看来情况明朗了。

"说真的,阿默,你现在这样子让漾歌见了,她就不一定会那么喜欢了。"秋以人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我都忘了我十点还有一个会议要开。阿默,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娶漾歌,你能得到的绝对少不了。否则,你真得考虑让谢秘书转行了。"

秋以人最后的几句话,让任泽默的嘴角流露出了骇人的笑意。秋以人,他以为他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推荐http://www.163nvren.com/娶秋漾歌?他前十年做的妥协已经够多了,现在,也到了他该反击的时候了。

"叮铃铃"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任泽默的思绪,他按下了免提键,电话那头传来了他秘书的声音,"任总,夫人的电话,您要现在接听吗?"

"转进来。"

"好的。"

任家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任父与任母是商业联姻,根本没有感情基础,因此夫妻相处并不和睦。甚至任父在外面养了小公馆的事,天下皆知,任母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任父在公开场合上仍会带着任母出场,但熟知内情的人也都知道这些不过是表面现象,事实上任父已经有多年没回大宅了。

莫瑾旖站在任家的大厅里,颇为欣赏地环视着四周的装潢。163女人网她对任家的事知道不多,但多少也有耳闻一些,上次在秋家的宴会上,任泽默引她见过任父任母,虽然他们俩个在公众面前似乎是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但她却看出了两人间毫无夫妻间的亲密。她当时对任父的印象是一位没有架子的有气度的儒商,不像是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人。而任母……

"莫小姐。"一道优雅清冷的女声从莫瑾旖身后传来,一位身着深紫色鱼尾裙的中年气质美*妇手扶着旋梯款款而下。

虽然任母待人有些冷淡,但除去这一点,对这么漂亮端庄的妻子,任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阿姨。"莫瑾旖转过身,笑着打招呼,"谢谢您今天邀请我来!还有别叫我莫小姐了,叫我瑾旖就成。"

任母淡淡地点了点头,绕过莫瑾旖坐下。莫瑾旖也跟着在她左手边的沙发上坐下,"阿姨,冒昧地问一句,您家装潢请的是哪位设计师?这种装修风格在国内的设计圈还是第一次见。"

"你对这个有兴趣?"听莫瑾旖提到这个,任母似乎显得有些诧异,表情不再是一贯的冷淡疏离。

"是呀,我一直对室内设计很感兴趣。实际上,我目前正在修室内设计管理的硕士课程。我非常喜欢您家的装修风格,我从来没见过有设计师能把雍容的中式风格跟美式的乡村风格结合得这么融洽!"提起室内设计,莫瑾旖兴致勃勃。她进任家的第一眼就被这种玩味的设计给吸引了,整个空间在大体上采用了美式乡村风格,大片的衫木板,质感古朴的家具,色调自然的壁纸……但在细节的处理中,设计师却巧妙地融入了中式的元素,比如家具上的花格雕琢,壁纸的暗纹图腾,家居摆件的选样陈列……设计得极为丰满充实的空间,在彰显出豪门气派的同时,也融进了小家的温馨。

莫瑾旖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想法,任母看似漫不经心,却是一直在认真地倾听。当天晚上,莫瑾旖从任泽默的口中得知,任母就是那位她非常欣赏的设计师。可能正是因为志趣相投的关系,任母慢慢地肯定了莫瑾旖。这也就成了漾歌嫁入任家之后,任母对她百般为难的一个触因。

第7章 尝试交往

"阿姨看起来很喜欢我哦~~"莫瑾旖跟任母道别后,不无得意地跟任泽默炫耀。

任泽默听了,倒没否认,他耸了耸肩,"是又怎样?"

"喂!"莫瑾旖不满地皱眉,"你让我当了两次演员,不应该给点奖励吗?而且我这么讨阿姨喜欢的说~~"莫瑾旖嘟喃地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奖励?"任泽默抬手假装认真地看了看手表,"现在去商场还来得及。到时候你自己去挑一件礼物,明天把账单寄给我秘书就成。"

"那任总,我想把整幢商场买下来当礼物行不行呀?"莫瑾旖笑瞪了他一眼,脸上微微泛起了热气,"你明知道我说的奖励不是……"

"唔!"

微凉的薄唇突然向她袭来,一个浅浅的吻的落在了她的唇瓣。任泽默很快就退开了,他自若地点火、开车,车子如行云流水般滑出了车库。

"你说的奖励不是指这个吗?"他许久还不见莫瑾旖有动静,瞥了她一眼,发现她仍处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任泽默伸手推了推她,莫瑾旖就像被石化了一般纹丝不动。

难得看到平时自信干练的女人变得这么笨拙,即使之前她撞见自己真是面目的时候,虽然害怕,但也还能强作镇静。任泽默的嘴角流出了淡淡的笑意,"莫瑾旖,我可以认为你这是不满意,还要我再来一次吗?"

"你你你……我,不是……那个,你怎么……"莫瑾旖终于回过了神,她手足无措,口齿不清。她支支吾吾了好半会儿,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捂着唇,一双明媚的美眸亮晶晶的,"任泽默,我可以理解成是你接受我了吗?"她开门见山地挑明了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

任泽默沉默了片刻,车头一偏,慢慢地在路边停了下来。他侧过脸,许是被莫瑾旖眼里的那股热切给感染了,他素来平淡的眸子里渐渐地起了一丝波澜,多了一缕暖色,"莫瑾旖,你是个很吸引人的女人。我不否认,我对你有欣赏,也有喜欢,目前是欣赏的成分居多。未来,我也许会越来越喜欢你,也许原来的喜欢也没有了。这种事情是不可控的。而且我目前情况就比较复杂,我不确定这是谈论感情的好时机。"

"因为秋漾歌吗?"听任泽默说的这么直白,莫瑾旖的心里有些酸涩失落。虽然证实了他是喜欢自己的,可依他的冷静,这点喜欢其实是可有可无,随时可以被放弃的。"秋漾歌今天来找我了,你说的情况是指她吗?你,喜欢她?"

听到了漾歌的名字,任泽默的眉心微拢了一下,"她找你干嘛?"

"她让我离开你。她说,只要我同意离开你,她可以给我一笔钱。"莫瑾旖如实地说。她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任泽默一眼,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卑鄙,虽然已经知道他对秋漾歌并没有男女之情,但仍忍不住要确认一下,自己所占的这一点喜欢有没有优势,"那小女孩,看起来她很喜欢你。"

漾歌会做这种事吗?在任泽默的记忆里,秋漾歌只有在对待自己人的时候会比较活泼、任Xing,在外人面前,她的个Xing是内向、怕生的。没想到她也会做这种拿钱压人的事,看来是他看错了。任泽默的眼里流露出一丝鄙夷,如果说下药原本是秋以人的主意,那秋漾歌没有反对就证明了她也是帮凶。任泽默心里对漾歌的厌恶愈甚。

"她不是个问题。"真正难缠的是她背后的人。但假设没有秋漾歌……任泽默在脑子里快速地算计着,他想,可能应该转变一下他的策略,由秋漾歌开始入手了。

"既然不是你有别的喜欢的人,那我想,其他问题也就算不上问题了。"莫瑾旖慢慢靠近任泽默,她贴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语气肯定,"我喜欢你,很喜欢你。所以让我们试一下吧。"

"好。"女人的淡香在他的鼻间散开,任泽默的手搭上了她的背,把她拥进了怀里。

—————————————————————————————————————————————————

喜欢这部小说,请留言让我知道吧 ^_^

第8章 担忧

漾歌自那天出门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劝也没用。如果秋以人还在国内,可能有些办法,但恰巧他有个合约要赶到国外去签。当他知道漾歌的情况时,她已经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了。

管家给秋以人打电话告知他漾歌的情况,他挂了电话就急着让秘书订回国的机票。但是因为签合约的日期是排在第二天,所以秘书接到秋以人的电话不敢自作主张,她思索再三,不得已将这件事向秋父上报。

秋父得知后,给秋以人打了个电话,他阻止了秋以人要回来的想法,让他先搞定手上的合约再说。

秋以人握着电话反唇相讥,"老头,漾歌在你眼中可能连这合约上的一个零都比不上,但如果她有什么丝毫差池,即使这份合约现在签下来,我也有本事让它黄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秋父拧了眉头低斥,"为了那丫头,你就要将集团的利益置之不理?你这么做,怎么跟董事会交待!"

"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态度,怎么,现在听不习惯了?"秋以人扯了唇笑得没心没肺,"现在不习惯也晚了。你有本事就把我塞回我妈肚子里再生一遍呗。或者我刚出娘胎那会儿你就给我掐死了更好。对于你来说,集团比我们三个都重要。但对于我来说,漾歌才是最重要的,这点,你给我记牢了。漾歌要是出什么事,我会做出什么来你是知道的。"

"秋以人,别以为你这么说,就能吓到我。"秋父沉默了片刻,松口道,"她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别管。好好呆在那边把合约给我签下来。"他说完又顿了顿,继续说道,"她现在是大人了,你以后也要知道避嫌才是。"

秋父挂上电话后,取下了鼻梁上的眼睛,揉了揉发紧的眉心,往后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静*坐了一会儿。半盏茶的时间,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视线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落在了对面墙上的一副全家福照片上。那照片约莫是上世纪80年代留下来的,照片上影出了一对青年夫妻和两个长相可爱讨喜的孩子,那对夫妻一坐一站,妻子手里抱了个胖乎乎的俊小子,穿着一身红绸绣花的旗袍,相貌秀丽,笑容温婉,而站着的丈夫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他容貌俊朗,眉宇带笑,一手环着妻子的肩膀,一手抱着另一个俊俏的男孩。

秋父看着,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着,眼神里也流露出了淡淡的怀念。半晌过后,他才不舍地收回视线。他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动手拉开了书桌右侧最上方的一个抽屉。抽屉里摞了一堆的书,他有些迟疑,终究还是伸手推开了那堆书。书一寸寸地被推开,渐渐地露出了一张护贝过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只有20来岁的样子,模样娇俏聪慧,一颦一笑都活泼得很,她冲着镜头灿烂得笑着,光线投射在她的身上,别样的明媚。

秋父的手停在压住照片的那堆书上,目光跟着停驻在照片上。他的身影在灯光下,被拉成了一条硬朗的直线,许久也没动过,他像是在抉择,又像是在犹豫。终于,他收回了手,把书本推回到了原位,跟着慢慢关上了抽屉。

第9章 他的关心

“老爷,任少爷来了。”管家推门走进书房,“要先请他过来吗?”

“不用,让他先去见小姐。”

“是。”

管家领着任泽默到漾歌的房门前,把秋以人留下的备用钥匙交给他,“任少爷,我们小姐已经把自己关在里头2天了,送进去的食物她一口也没动过,再这么下去,我怕她身子受不了。小少爷说您最有办法了,您就好好劝劝小姐吧。”

“好,谢谢刘伯。”任泽默温和一笑,“漾歌向来都很懂事,这只不过是一时闹情绪罢了,你跟秋叔叔都别太担心。”

“任少爷,我知道我这么说是逾矩了,但我还是得多嘴一句,小姐的情况实在不大乐观,请您还要尽量顺着她点。”

“我会的。”任泽默表示理解得点了点头,扭开门锁,推门走了进去。

管家低叹了口气,在门外又立了一会儿,才缓步离开。他知道漾歌从小就喜欢任泽默,可是任泽默对她,大多也只是当个妹妹一样看待吧。这点除了她,谁都看出来了。那孩子,还一直想着嫁给任少爷的。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件事……管家摇了摇头,他这次是管得太多了,但他从小看着漾歌长大,看到她这样,也实在心疼啊。

任泽默在推开房门之前,并没有设想过房间里的情形。依他对秋漾歌的了解,她除了窝在床上自怨自艾之外,还能做什么?总不至于**吧。他不屑地冷笑,踏进了房间。

在看到漾歌的那一瞬,任泽默不承认自己有过短暂的,哪怕只有一刻的怜惜。他不认为自己对漾歌除了厌恶,还能生出其他的情绪。心底扯紧的那根弦,不过是因为眼前的这一幕,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罢了。

那个总打扮得跟洋娃娃一样娇美的女孩,蓬头垢面地坐在一大堆杂物中间,像疯婆子似的在杂物堆里拼命翻找着,嘴里嘟嘟喃喃地就像是着了魔的样子。

任泽默走近细看,她那双青葱般的小手早已翻得红肿,甚至还有些地方被割破了,渗出了血痕,可她却像是不知疼一样,双手仍不停地扒拉着那堆快把整个房间塞满的杂物。

“漾歌。”

秋漾歌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侧过脸看到了任泽默站在她的身旁,顿时怔住了。“阿默。”她喃喃地念着任泽默的名字,呆呆地盯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不会是阿默,阿默现在已经不想再见到我了。“她自嘲一笑,转过身继续翻找。

“漾漾。”任泽默叫着秋漾歌的小名,挨着她蹲下身,握住了她的手。从伤口上传来的痛感让漾歌轻抽了一口气,她的手在任泽默的手心里微微发颤着。“是我,小丫头。”

真的是阿默!漾歌反应过来,第一个闪过她脑海的念头就是逃!她用力地抽回手,爬起来想要逃开,却因为用力太猛而摔在了地上。“嘶——”摔倒的时候,她的一只手不小心按在了一本硬装书的书角上,尖锐的书角戳破了她的手心,顿时血流如注。

第10章 约定

"嘶--"漾歌猛抽了口凉气,想要缩回手,被任泽默制止了。

"别动。"任泽默拿着棉签沾着药水,又把她的伤口清理了一遍。涂好药水之后,他抬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吹气,"伤口要消毒干净才行,不然很容易感染上炎症的。"他拿出药箱里的纱布,扯出一段细细地包扎着她的伤口。

"你……"漾歌刚一张嘴,眼泪就扑漱漱地落了下来,滴在任泽默的手背上。任泽默的手微不可察地停了半秒。他利落地包好伤口,取出手术剪剪断了纱布。

"怎么哭了?"任泽默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轻拍着安抚道,"都长这么大了还这么爱哭,你呀~~"

"阿默……"漾歌把脸埋在任泽默的肩膀上,孩子气地揪着他的衣服,抽泣声断断续续,"对,对不起,阿默,对,对不起,对不起……"

"别说了。"任泽默把漾歌从他身上稍稍拉开了些,抬手擦了擦挂在她脸颊的泪水,"上次的事,我知道跟你没有关系。"

"我哥他……"

"你放心,我不会怪他的。虽然当时是有点生气,不过气过了也就没事了。"他浅浅一笑,"放心吧,丫头,我跟你哥从小一起长大,不会因为这点事闹翻的。"他压了压漾歌的头发,起身找了一圈,把找到的纸巾递给漾歌,"乖,别哭了,上次我态度也不好,吓到你了吧?"

漾歌愣愣地接过纸巾,今天的阿默,就跟以前的阿默是一样的。难道是哥说中了?阿默是喜欢自己的,他对莫瑾旖只是一时的新鲜罢了。漾歌的心砰砰地狂跳着,是的,一定是哥哥所说的那样!

"漾漾,抱歉,有些事情以前一直没有讲清楚,可能让你误会了。"任泽默靠着书桌站着,表情如常地温和,"漾漾,我从小就是把你当妹妹来看,我们之间,从来不是情侣关系。"

任泽默清润的声音落入漾歌耳中,恍如晴天霹雳。漾歌的脸一下刷白,这种感觉就跟那天他从人群中牵出莫瑾旖的手,告诉她莫瑾旖才是他女朋友一样,心痛得让她快喘不过气来了……漾歌惨白着双唇,颤颤地笑着对上任泽默的眼睛,"阿默……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以前你对我很好的,我,我们一起去过游乐场,你当时,你当时在那里亲了我……那,那是我们的初吻……我们还拍了照片的……"

"一定在这里,我把它藏在这里的,一定能找得到……"漾歌踉跄地坐到地上,拼命地翻找着地上的那堆杂物。

漾歌提到的照片,是很久以前漾歌跟任泽默去游乐场坐云霄飞车时,游乐场里自动拍照系统捕捉到的他们两个接吻的那一幕。那天漾歌刚跟任泽默告白,任泽默当下是没有回应,但当他们在云霄飞车上,经过最高点的时候,他吻了她。那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刻,虽然之后任泽默从没正面承认过自己跟漾歌的关系,可在漾歌看来,任泽默早就已经默认了。漾歌把记录他们初吻的照片藏在了她的日记本里,本想等到他们结婚那天,把照片跟她的暗恋日记一起当结婚礼物送给任泽默的,可现在却找不到了……

"漾漾,别找了。"眼见那白纱布上又渗出了鲜红的血迹,任泽默把漾歌从地上拉了起来,按到床上坐下,"漾漾,对不起,如果没有遇到瑾旖,可能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对我的喜欢也不过是小女孩的一种崇拜心理,你现在可能没办法明白,但是当你遇到你真正爱的那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们之间,根本就不能算是爱情。"

不,不是这样的……漾歌拼命地摇头,平时只要看见阿默,她的心就会甜到发腻。一看不见他,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到他身边。他亲近她,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样满足。他对别的女孩笑,她心里就跟吃了黄连一样发苦,吃了柠檬一样发酸。如果这不是爱的感觉,那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阿默,阿默……别不要我……别离开我……求求你……我爱你,阿默……"漾歌仰着头看着任泽默,水盈盈的大眼拼命压抑着泪水,"阿默……"

"丫头,你听我说。"任泽默理了理漾歌的头发,柔声说道,"时间久了,你就能想清楚,自己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了。小女孩的迷恋很容易就会过去的,等你的迷恋过去,爱上别人了,我岂不是就孤孤单单一人了?多可怜呀。"任泽默跟她开着玩笑,"再说了,即使我跟瑾旖在一起,我对你还是会跟以前一样的。我会永远当你是妹妹一样疼爱,而且你还多了一个嫂子来疼你,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不要,我不要……"漾歌哑着声音拒绝,她拼命地忍着眼泪,神色已几近崩溃。她从来就不是他的妹妹,她也从来没有当他是自己的哥哥。他怎么能要求她以妹妹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娶别的女人?而且还要叫那个女人嫂子,这比杀了她还痛苦!

"你好好想想好吗?"任泽默看了看一地的混乱,"我让管家上来收拾房间,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不要!"一听任泽默要走,漾歌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她赤着脚朝任泽默冲过去,也不管会不会被地上尖锐的杂物刺伤。她扑到任泽默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我不要想!我不要想!"她慌乱地交握着双手扣在他的腰上,"阿默,除了你,我谁都不要!阿默,你不要走,我不要你娶别人,阿默,阿默……"憋了很久的泪终于涌了出来,小脸湿漉漉地贴在任泽默的背上,带着哭音的嗓子声声不断地叫着任泽默的名字,那样子好不可怜。

任泽默沉默了许久,最后,他长叹了口气,微凉的大手握在漾歌的手腕上,轻轻地拉开了她,"丫头,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再想想。一个月之后,你如果还像现在这么坚持,我们就结婚。"

第11章 退步

"小二,那丫头的事,你不许再插手。"秋以人刚从国外回来,就被秋父叫到了书房。秋父把桌上那叠资料扔给秋以人,"这些资料是于天查出来的。你仔细看看,他可比你出息多了。"

于天那小子竟把他要的资料交给老头了,秋以人的丹凤眸里闪过一丝阴狠,笑道,"既然阿默有出息,那这个女婿你就痛快点认下,也省得我费这么多功夫。"他拿起资料随意地翻了遍,入目的一个人名引起了他的兴趣:区行倾--这人是近年在X市异军突起的AR建筑集团的执行董事,这家公司自成立之后,依靠着雄厚的资金实力从任远建筑手下抢了不少生意。任泽默怎么会跟敌对公司的老板有接触?

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关于区行倾的那一段,倒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任泽默跟区行倾似乎只是相识而已,报告里指称他们在公开场合见过两次面,总共谈话时长也不超过5分钟。于天会特别将这段加进来是因为区行倾身份的特殊Xing*吧。可是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秋以人摸着下巴陷入了深思。

"别想了,AR集团有5成的可能有任泽默的股份。"秋父又翻出了几份资料,那几份资料上列的是AR这几年来从任远建筑手上抢下的项目明细。这几家项目公司跟任远建筑是合作多年的老拍档了,一时取消跟任远建筑的合作,转挂AR旗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事情刚发生的时候,任泽默的父亲,任远建筑的董事长,任君浩就起过疑心,怀疑是公司内部人员搞的鬼。因为他对任泽默一直有戒备,所以第一个查的就是任泽默。可自从任泽默进了任远建筑之后,就一直处在他的打压之下,虽然是个总经理的职位,可能处理的多数都是些小项目,一般没太多机会接触大项目。这事任父查了一年之久,到最后一无所获,不得不不了了之。

秋以人接过那几份资料,细细一对比,也大概明白了秋父的推论。阿默这是要跟他老子做对呀,能在他老子眼皮子底下藏了这么多年,果然不简单。秋以人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别有深意的浅笑,"老头,让我猜一下,前几年阿默对漾歌突然开始上心,是不是你授意的?"

秋父不置可否,手指扣了扣桌子,冲秋以人说道,"出去吧,这事你就别再管了。"

"哟,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学会害羞了。"秋以人站起身,俊脸漾满笑容,语气充满调侃,"关心自己的女儿就直说嘛,拐弯抹角的真是烦人。"他摆了摆手,"我答应你,暂且先不插手。不过如果你也没办法解决,那我就不客气了。"

秋父迟疑片刻,缓缓开口,语气有些凝重,"小二,阿默不适合她。"他很早之前就看出来了,任泽默是个有野心的孩子,所以自己才会想到跟他做交易,让他照顾漾歌,而自己则暗中出力,帮他在任远站住阵脚,就像这几份报告中丢掉任远建筑几个项目的两位经理,都还是自己曾经帮忙打点过的人。

他当时的打算是希望通过阿默和漾歌的长期相处,能慢慢地培养出阿默对漾歌的感情,等漾歌成年后,就依照她的心愿嫁给阿默,到那时候,即使两人的婚姻基础是利益联姻,想必阿默也不会有太大反弹,以至婚后对漾歌太差。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是小估了任泽默的野心和能耐。如果阿默真对漾歌有什么想法,上次也不会当众给那丫头难堪了。经上次一事后,秋父就已经认真地考虑了一遍,现在要任泽默娶漾歌,他还有的是办法。但如果漾歌真的嫁给了任泽默,婚后也不会幸福。

"我看丫头的意思,丫头说不要他了,我就作罢。如果丫头还是一门心思要嫁给阿默,那就由不得他了。"秋父所指的,秋以人何尝不知道。以前他不插手也是因为他以为任泽默会顺理成章地娶漾歌,即使任泽默不娶,只要漾歌没受伤害,他也不会多事。但没想到任泽默暗留了这么一手,在订婚宴当天让漾歌受辱。既然任泽默做得出来,也该承受得住这个后果才是。

----------------------------------------------------

你们这些在看文的坏人。。要记得给我留言啦啦啦~~~~

薄情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薄情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