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少年大元帅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7 3:41: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少年大元帅

第5章 生死逃亡
    少女平时一直待在家中,甚少出府,虽身怀高深武功,但纯真未泯,她虽出身高贵,却没有一个亲人,平时纵是踩死一只蟋蟀,也要难过老半天,如果被毛毛虫沾上,便要洗一天澡才会放心。163女人网

    而今遇到华元鹏,与他一起寻宝,便忍不住向他撒起娇来,浑然忘了男女之防。

    华元鹏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住了嘴,还以为她是看见禁卫队走近了,所以才静声的呢。

    少女停声,却是忽然听到一只蚊子低声呜呜地飞过,她决定不动声色,待蚊子落定,要再吸她血之时,便一掌拍下,报一口之仇。

    华元鹏的注意力又集中回察看禁卫队的动向上,这里毕竟是皇宫禁院,一旦暴露行迹,那可是相当危险的。

    就在禁卫队快要消失在华元鹏的视线之时,骤然响起啪的一声。

    这一声脆响,不是什么声音,正是少女终于等到了那只蚊子,嗡嗡呜呜的,盘旋一圈又一圈,忽高又忽低,终于缓缓在她的手背落定。

    少女立马就是一巴掌下去。163女人网

    啪的一声,少女心里欢喜得叫出了声:“哈哈,这次你还不死!”

    她却万料不到,这一下,“死”的不仅是蚊子,还有她自己。

    巴掌声一响,不仅华元鹏怔住了,就连即将远去的那一队禁卫,也一齐有所警觉。

    “什么人?”

    “有刺客,抓刺客啊......”

    那一队禁卫纷纷大喝,随即四面骚动,一队队禁卫冒了出来。

    二人大惊,连忙拔腿便逃,边跑还边把面巾给带上。

    “站住,站住,有刺客,抓刺客啊!”四面八方的禁卫军围拢而来,很快就截住了二人。

    二人倏然出手,合力将挡路的几名禁卫撂倒,一起夺路而逃,众禁卫在后面紧追不舍,远处更多的禁卫闻风而来。

    ......

    御书房里,出云皇帝李世杰端坐在龙椅上,对站在跟前的丞相秦松说道:“这次华家军以少胜多,大败傲月百万大军,真是令朕扬眉吐气啊。书名:少年大元帅全文在线阅读

    秦松虽身居相位,相貌却是平凡,举手投足,也没有什么特别气度,他其实是武官出身,一双鹰眼甚是凌厉。

    只听他谄媚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华将军大胜,固然有他的功劳,不过,以微臣之见,是托了圣上的洪福,傲月大军才会闻风丧胆哪!”

    一旁的秦羽立马附和道:“对,圣上威名远播,四方臣服,以后看谁还敢再来犯边!”

    李世杰抚须道:“这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哪......”

    “有刺客,抓刺客!”李世杰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乱。

    一名太监匆匆跑进来,躬身禀报道:“奴才参见圣上,有人闯御花园,在激战间养心殿起火了。”

    秦羽躬身请命道:“圣上,让卑职去追捕刺客吧!”

    李世杰点头道:“快去。”

    见秦羽赶去追捕刺客,李世杰也放心了,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名太监禀报道:“回圣上,奴才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刺客一共有二人。”

    李世杰挥了挥手,说道:“赶紧去救火吧。”

    “遵旨!”那名太监领命,匆匆赶去组织救火了。163女人网

    李世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朕刚刚说过不能掉以轻心,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秦松一副受教的样子,说道:“圣上英明,不过请皇上放心,犬子一定会把钦犯缉拿归案的。”

    ......

    深宫深似海,冰轮挂半空。

    华元华和少女从御花园潜逃至了后宫,可以说是一件十分艰难的路程。

    他们不仅要应付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追兵,还要在皇宫曲折迷玄的道路里寻出路,时间又渐从日落至近黑。

    “快快,这边,这边!”华元鹏指了指一个幽暗的角落,与少女一起躲了进去,暂时摆脱了追兵。

    少女松了一口气,问道:“你到底是谁?”

    华元鹏笑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少女瞪眼道:“你......”

    华元鹏截道:“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刚刚胸口早就中了一剑。163女人网

    少女伸手道:“你还我山水画......”

    华元鹏再次截道:“小声点,外面都是追兵,如果我们两个动起手来的话,谁都没好果子吃。”

    少女白了他一眼,伸出的手收了回去。

    华元鹏笑道:“如果你想要回山水画,待逃出皇宫后,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啊。”

    少女没有好气道:“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我怎么找你啊?”

    “你们到那边找找!”此时,一名禁卫队长指了指华元鹏二人所在的方向,一队禁卫朝这边搜寻了过来。

    “就这么说定了,姑娘,后会有期!”华元鹏邪笑一声,骤然闪出了角落,调皮道:“我在这里,来追我啊!”说着,拔腿便逃。

    “刺客在这边,快追!”附近的禁卫立即朝华元鹏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少女趁机逃出了皇宫。推荐163nvren.com

    华元鹏一路飞奔,但追兵实在太多了,在一条巷子里,终于被秦羽带兵前后堵住了去路。

    双方立马就动起手来,华元鹏今天没有带剑,即使带剑,他也不敢杀禁卫,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在束手束脚的情况下,很快被秦羽一脚踹翻在地。

    就在华元鹏束手待擒的危急时刻,一个蒙面黑衣人倏然从斜刺里冲出,一掌便逼退了秦羽,一把抢过一杆缨枪,一招逼退正要擒拿华元鹏的六名禁卫,拉起华元鹏,二人快速突围而去......

    华府,华元鹏的房间。

    华元鹏兴奋道:“娘,没想到你也那么贪玩啊。”

    萧雅琴没有好气地说道:“玩你个头,刚刚你差点连命都没了。”

    华元鹏撇了撇嘴,说道:“今天你就算不来,我也可以对付那帮草包!”

    “这么说,下一次用不着我帮你啰。”说着,萧雅琴撇过脸去。

    华元鹏连忙上前给萧雅琴捶背,讨好道:“好啦,我知道呢,娘你是不会不管我的。”

    萧雅琴叹道:“你行,明知道我疼你,不过明天你父亲回来,看他是不是一样这么疼你。”

    华元鹏嘟嘴道:“哎呀,你不说,我不说,父亲怎么会知道呢?”

    萧雅琴眨眨眼道:“很难说的,你又不努力练功,又懒得读书,晚上要是说梦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说过什么的。”
第6章 凯旋而归
    华元鹏苦着脸道:“好了好了,我答应你,我今后好好练功,好好念书,你就不要说梦话了呗。”

    萧雅琴说道:“你呀,不要老是弄得我做噩梦了,乖一点好不好?”

    华元鹏点点头,忽道:“娘,你的头发乱了。”

    萧雅琴连忙伸手在头上一摸,皱眉道:“哎呀,我的金钗呢?”

    华元鹏在地上扫视了一遍,没有找到金钗,“掉了?没掉这里啊。”

    萧雅琴凝眉道:“糟糕了,你爹出征前挑了好久才买给我的。”

    华元鹏哦了一声,打趣道:“娘,你心疼了?”

    萧雅琴叹道:“被他知道的话,又要说我的不是了。”

    华元鹏安慰道:“好了好了,明天天一亮我就去给你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赔给你。”

    萧雅琴没有好气地说道:“全都是因为你啊。”

    ......

    御书房里。

    李世杰手里拿着一支金钗,对一旁的秦羽询问道:“闯入御花园放火的,有一个是女人?”

    秦羽躬身禀报道:“回圣上,不此这样,那女的来头可不小啊。”

    李世杰疑惑道:“怎么,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秦羽跟秦松对视一眼后,禀报道:“那三个黑衣人虽然蒙着面,可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女的身手了得,一杆缨枪舞如游龙,分明就是华家枪法!如果微臣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男的,不是华元鹏就是华元芳,最后出手相助那人,就是华夫人!”

    “华家母子?”李世杰皱眉问道:“华家母子为什么要闯入皇宫呢?”

    “这......微臣就不知了。”秦羽请命道:“圣上,华家不仅母子私闯皇宫,还敢纵火,微臣请命亲自去华家将他们捉拿归案。”

    秦羽今天在华元鹏和华元芳那里丢了面子,自然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心里盘算等会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华元鹏和华元芳两兄弟。

    李世杰沉吟了一会,说道:“现在证据不足,一切等明天华元帅回来再说吧。”

    ......

    次日上午,天空万里无云。

    京城从东门外一直到皇宫,十几里的道路两旁,已是挤满了围观的百姓,因为今天是华家军凯旋而归的日子。

    一声声呼呼震耳欲聋,更有人放响了鞭炮,华家军保家卫国浴血沙场,让众人免遭战火涂炭,人人都是真心的为他们欢呼。

    忽然,东城外的人群的欢呼声更大了。

    “来了来了,华家军回来了!”

    “华家军不愧是华家军,好威武!”

    “那是当然,不然怎么以五万打败傲月百万大军”

    “......”

    华宇豪骑一匹神俊白马当先而行,金盔金甲,长须飘飘,甚是威严。

    随后是华元武,华元孝和华元轩昂首挺胸地坐在骏马上,个个相貌堂堂,银枪亮甲,好不威武。

    身后是大将关斗和韩冲,他们用缨枪挑着缴获的傲月钢盔,策马而行,引来的欢呼声更是热烈。

    二人身后五万军士列阵而来,军旗招展,刀剑如林,五万士卒脚步踏在地上一片整齐的响动,真是气势惊人。

    人群里,华七妹牵住萧雅琴的手,兴奋地喊道:“爹,爹,七妹在这里!”

    华元鹏笑道:“六弟你看,好威风!”

    “对啊,好威武!”华元芳羡慕道:“五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像他们一样上战场啊?”

    “要不咱们过段时间参军吧......”

    金銮殿。

    李世杰端坐龙椅,百官林立殿上。

    华宇豪率三子进殿,一起叩拜道:“末将叩见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世杰双手虚抬道:“各位爱卿,平身说话。”

    “谢圣上!”华宇豪四父子齐声道谢后,齐刷刷站了起来。

    李世杰赞道:“华元帅真是用兵如神啊!这次虎牢关一战,大败傲月百万大军,为我出云扬眉吐气,更使我出云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仅此一举,至深至大,居功至伟啊!”

    华宇豪正色道:“食君之禄,为国效命,乃理所应当,卑职不敢居功。”

    李世杰抚须笑道:“很好,不居功,不自满,国家之栋梁!各位爱卿,这就是为人臣子的好榜样啊!朕一定要好好的赏赐华家。”

    秦松素来与华宇豪不睦,哪里愿意看到华家得到好处,连忙出班奏道:“华元帅勇武过人,将门虎子,自此我出云边防可以安枕无忧了,只可惜呀,华元帅长年在外征战,对于宫廷的事,就顾此失彼了。”

    华宇豪疑惑道:“秦丞相,此话怎讲?”

    秦松不还好意道:“昨日黄昏,居然有纵火狂徒,闯入禁宫,于养心殿之内纵火生事,幸好有禁卫及时扑灭大火,否则一旦大火逼近圣上寝宫,这后果可实在是不堪设想啊。”

    华宇豪半信半疑道:“圣上,真有此事?”

    “殿前禁军统领秦羽昨天在追捕过程中,发现一名贼人掉了一样东西。”皇帝意味深长地看了华宇豪一眼,说道:“来人,将金钗呈上来,给华元帅过目。”

    话音一落,一名太监双手端着一个托盘,快步走进殿来,呈给华宇豪,托盘里正是萧雅琴掉落在皇宫的金钗。

    华宇豪拿起来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华元武三兄弟见父亲如此,心中也是一咯噔。

    李世杰见他们的神色,心中有了底,不动声色问道:“华元帅看清楚没,是否认得此物啊?”

    华宇豪沉默不答。

    秦羽说道:“一男一女纵火贼,武功高强,最后出现的那个女人,好像还会使华家枪法。”

    华宇豪四父子齐刷刷地看着他,华元轩说道:“秦统领,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们华家绝对不会有人干出这样的事情!”

    秦羽冷笑道:“我含血喷人,凭这金钗,就是铁证如山!”

    华元轩反驳道:“金钗又不是独一无二之物,怎么就能作为铁证?”

    “元轩,不得放肆!”华宇豪沉声呵斥了一句,拱手道:“圣上,这金钗乃是......”

    不料李世杰却截道:“依朕看来,这金钗不过是一个寻常货色,不足以为证。”

    秦松哪里肯罢休,连忙道:“圣上,即使这金钗不足为证,咱们也可以继续调查啊。”

    李世杰摆手道:“朕昨晚思量了一夜,越来越觉得好笑,其实,朕最近也听到了民间不少流言蜚语,想必昨天闯入宫里来的,无非就是一群好事之徒,想要破解什么秘密罢了。”

    谏议大夫魏峥问道:“圣上,那他们要寻找什么?”
第7章 演戏(上)
    李世杰说道:“这皇宫里能有什么秘密呀,朕在想,幸好昨天的一场小火,证实了那些流言,只不过是一场恶作剧罢了。”

    秦松急道:“圣上,这这,这话不能这么说吧,皇宫守卫森严,那三个人居然可以闯入禁宫之地,在众禁军围追堵截之下,依然可以安然离去,实非等闲之辈啊,幸好这次有犬子及时赶到制止,万一下一次......”说到这里,便住口不说了。

    李世杰点头道:“秦丞相所言极是,秦统领,日后一定要加强巡逻警戒,若再有闲杂人等擅闯皇宫,一律问罪。”

    “是!”秦羽拱手领命。

    “这次华元帅立了大功,却遇上这种小事,朕觉得不足追究。”李世杰对华宇豪别有深意地问道:“华元帅,你说是吧?”

    华宇豪感激涕零道:“皇恩浩荡,微臣感激不尽!”

    ……

    “华元帅,请留步!”华宇豪四父子刚刚走出金銮殿,一名太监便叫住了他们。

    华宇豪问道:“张公公有什么事吗?”

    “圣上要咱家将这东西交给元帅。”张公公将手中托盘递到华宇豪面前,上面正是萧雅琴遗落在皇宫的那支金钗。

    华宇豪取过金钗,谢道:“有劳张公公了。”

    “咱家告退了!”说完,张公公便离开了。

    华宇豪看着手里的金钗,心想元芳绝对不敢乱来,一定是元鹏!

    想清楚这一点,华宇豪阴沉着脸,转身便走。

    看着快步离去的父亲,华元武问道:“那金钗真的是娘的吗?”

    华元孝叹道:“不用问,看爹的脸色就知道了。”

    华元轩急道:“这该如何是好啊?”

    华元武忧心道:“爹一言不发,正是不怒之怒,看来这次五弟要遭殃了。”

    ......

    华府大厅里。

    萧雅琴对众人问道:“打扫干净了吗?”

    “娘,我们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华元鹏,华元芳,以及华元鹏的两位嫂嫂齐声答应。

    一旁的华七妹看着跟前的一只毛色鲜亮的鹦鹉,轻声道:“一会爹爹就要回来了,你要乖乖跟他打招呼哦。”

    华元芳走到她跟前,摸了摸她的脑袋,对鹦鹉道:“叫傻丫头,傻丫头。”

    华七妹嘟起了嘴,不满道:“你才傻呢?”

    这时,华元武,华元孝和华元轩快步走了进来。

    华七妹跑过去抱住华元轩,笑道:“四哥,你们回来啦!”

    华元鹏等人也围了过来,萧雅琴说道:“你们回来了,你爹呢?”

    华元轩说道:“爹一个人回书房去了。”

    “怎么了?”萧雅琴一怔。

    “事情是这样的......”华元轩言简意赅地说了今天在皇宫的事情。

    听完华元轩的讲述,萧雅琴懊恼道:“原来我的金钗丢在那里了,这次怎么和你爹交代啊?”

    看着华元鹏,华元轩说道:“五弟,你居然敢擅闯皇宫,胆子也太大了!”

    萧雅琴接话道:“是啊,不仅擅闯皇宫,还弄得火烧养心殿,你们凯旋而归,本来是深受皇恩一家团聚的,可如今就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你爹一定气坏了。”

    华元鹏赌气道:“好了好了,祸是我一个人闯的,大不了我一个人承担好了。”

    萧雅琴叱道:“你承担,你怎么承担哪?用嘴来承担吗?唉,你文不行,武......武马马虎虎,整天就知道偷懒,你爹这次肯定要教训你的。”

    华七妹接话道:“对啊,爹是铁面无私的大将军,他一定会打五哥的。”

    华元鹏朝她翻了一个白眼。

    萧雅琴说道:“你爹估计一会就要叫你去了,你好自为之吧。”

    华元芳急道:“咱们得想一个办法才行啊,不然五哥非要脱一层皮不可。”

    华元武沉吟道:“其实今天我们返回帝都,一家团聚,本来就是件天大的喜事,我们就以一家团聚的气氛,把爹的怒气冲淡,接着,像娘所说的,爹既然平时总说五弟疏于练武,我们今天就让五弟大显身手。”

    华元鹏问道:“怎么大显身手啊?”

    华元武笑道:“那还不容易,你打赢你四哥啰。”

    “啊?他......他能打赢我?”华元轩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开玩笑!”众人齐声道,虽然华元鹏的剑法非凡,但华元轩的枪法更胜一筹,再加上华元轩经过战场的洗礼,枪法里蕴含的杀伐之气就能压得华元鹏喘不过气来。

    华元鹏无语道:“不用这么齐心吧,难道我就差那么多?”

    华元武看着华元轩,说道:“四弟,帮一次忙呗。”

    华元轩恍然大悟道:“你是要我演戏。”

    华元武点头道:“不错,首先要娘和你两位嫂嫂制造喜气洋洋的气氛,逗爹开心,随后......”

    ......

    华宇豪的书房。

    萧雅琴满面笑容地走进书房,对华宇豪道:“老爷,你回来了,今天我亲自下厨,大家好好聚一聚。”

    她旁边,华元鹏的两位嫂嫂笑吟吟道:“爹,路上辛苦了,儿媳给你请安了!”

    华七妹手里拎着一只鹦鹉,小跑进来嚷道:“爹,我在这里。”

    一见到宝贝女儿,华宇豪原本阴沉的脸,立刻露出了笑容,起身张开双臂道:“乖女儿,快过来!”

    华七妹将鹦鹉往地上一放,飞扑进了华宇豪的怀抱。

    华宇豪将她抱起,慈爱道:“爹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你想不想爹爹呀?”

    华七妹点头道:“想,七妹好想你!”

    华宇豪哈哈一笑,溺爱道:“七妹真乖!”

    “爹,你先放我下来,我给一个惊喜!”华七妹神秘一笑,从华宇豪怀里挣脱出来,将鹦鹉拎了过来。

    只见鹦鹉说道:“元帅回来了,元帅回来了。”

    见父亲笑得合不拢嘴,华七妹邀功道:“爹,这是我训练一个月的成果,我乖不乖?”

    华宇豪乐呵呵道:“乖,七妹最乖了。”

    旁边众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华七妹说道:“它还有许多的本领,不仅会说话,还会唱歌呢。”

    “还会唱歌呀,厉害了!来,咱们到外面走走。”华宇豪牵着七妹的手走出了书房,对跟在后面的华元芳问道:“元芳,你书读得怎么样了?”

    华元芳答道:“很好啊。”

    “真的?”
第8章 演戏(下)
    当华宇豪牵着七妹行到练武场时,只见华元轩和华元鹏二人站在练武场上,一人握枪,一人持剑。

    蓦然,华元鹏挺剑,抖动的剑尖骤然化成百点寒芒,好像同时有七八十把剑一齐刺向华元轩周身要害。

    华元鹏举枪,一道白芒幻起,亮若白日,夹着呜呜急风,将华元鹏的攻击全部封死。

    表演的时间到了。

    萧雅琴一脸欣慰道:“哇,元鹏怎么这么用功,爹回来了都不知道。”

    “是啊,一直以为四弟是武痴,原来五第也不惶多让啊。”

    “就是啊,四弟一回来啊,五弟就找他比试了。”

    “你们不在的这段日子,五弟每天都刻苦练功,进步真的很大啊!”

    “......”

    两位兄弟嫂嫂一个劲的夸赞华元鹏。

    就在这时,华元鹏只觉手腕上传来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把他掌中长剑震飞。

    华元鹏的武功全在他的剑上,一旦手上无剑,必败无疑。

    他的剑飞出,但并未脱离掌控范围,他的人竟似比剑还要轻,随着剑势斜飞了出去。

    华元轩迎空追击,两人在半空相搏七七四十九招,华元鹏刚刚接住长剑,却再次被打飞。

    华元鹏只觉自己出手越强,越快,越猛,回击的力量就越大,越急,越劲。

    他再次随着剑势闪掠,长剑再次到了手中,二人一齐落回了地面。

    华元鹏暗暗给华元轩使了一个眼色,两道人影飞起,二人在空中交手,一起一伏,又一纵一伏,再一跃一沉,总共三起三落,二人就像履半空为平地一样,并肩踏步,却在空中已交手了九九八十一招。

    三起三落后,华元鹏的长剑已抵住了华元轩的咽喉。

    “哇,好厉害哦!”

    “好精彩!”

    “好剑法!”

    “......”

    大家纷纷鼓起掌来。

    华元鹏咧嘴一笑,收回了长剑。

    华元轩笑道:“五弟,最近长进不少啊,四哥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华元鹏持剑拱手道:“四哥,承让了!”

    华元轩摆手道:“哪里......”

    华宇豪截道:“就这句话老实,要不是你四哥有心相让,你打得赢吗?”

    众人面面相窥,华元轩心虚道:“没有,我没让。”

    华七妹拉着父亲的手,撒娇道:“爹爹,你不要不高兴嘛。”

    “爹没有不高兴,反过来,爹还很开心呢,”华宇豪忽然露出了笑容,“你们这样包庇元鹏,就表示你们兄弟一心,叔嫂团结,还有......母子情深。”最后四个字,是看着萧雅琴说的。

    萧雅琴尴尬道:“其实......其实大家呢,也就是希望能够看到你高兴而已嘛。”

    华元鹏低着头走过来,低声道:“爹,对不起啊!”

    华宇豪说道:“你没有对不起爹,爹只是想让你自己清楚,你错在哪里?”说完,转身就走。

    大家面面相窥。

    ......

    皓月当空。

    华宇豪的卧房里。

    萧雅琴风情万种地看了华宇豪一眼,说道:“你假装不生气的样子好难看哪,我情愿你打我好了。”说着,双手递上一把戒尺。

    华宇豪抓起戒尺,没有好气道:“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可能打你呢?”

    萧雅琴叹道:“我就怕你舍不得打我,然后找机会打我儿子啊。”

    华宇豪沉声道:“如果棒打元鹏能教好他,我这个做爹的就不用这么头疼了。”

    萧雅琴说道:“其实元鹏也很好的,你不觉得吗?”

    “论武功,他不及元轩,论运筹帷幄,他远远不及他大哥!成天就知道玩,他有什么好的?”华宇豪板着脸道。

    萧雅琴软声软语道:“他年纪比他们都小嘛,当然喜欢玩了。”

    “你就知道宠他,纵容他,你知道单是爱玩可以闯出多少祸来吗?”华宇豪叹道:“这次我们华家虽立了大功,但树大招风,朝中百官虽然表面上恭维我们,可是还是有很多人看我们不顺眼,随时想找我们的茬,攻击我们。”

    萧雅琴哼道:“我们华家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全心全意为李室打天下,这样还要攻击我们,你告诉我,他们究竟是谁?”

    华宇豪正色道:“不要管他是谁,做人做事啊,只要咱们守本分,自然就问心无愧。”

    萧雅琴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就是这样,待人宽,律己严嘛!”

    华宇豪叹道:“夫人,我不得不这样啊,你知道,我是蜀国降臣,不但不受圣上所忌,还得到恩宠,委以重任,我们华门一家,自当要忠心为国,鞠躬尽瘁,目前傲月虽然退走北方,但我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雅琴问道:“他们这次大败,还敢再来吗?”

    华宇豪叹道:“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啊,几个儿子也要武装起来,元武,元孝,元轩都已经成材,元芳虽然年纪小,但是性情乖顺,容易调教,就这个元鹏,老是吊儿郎当,凡事不痛不痒!”

    “好了好了,其实元鹏也有他的优点啦,你花一点时间培养他,就会知道的。”说到这里,见华宇豪的脸色变得明显好了不少,萧雅琴心中暗喜,又道:“有你这个出云第一武将做榜样,他能坏到哪里去啊?”

    华宇豪哭笑不得道:“夫人,别人说我是出云第一武将,你也好意思这样说啊?”

    “我不是跟别人这样说的啊,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你就是我的天下第一啦!”萧雅琴灌着迷魂汤。

    华宇豪心中一暖,从怀里取出金钗,问道:“这是谁的?”

    萧雅琴硬着头皮道:“你送给我的嘛,我怎么会不记得?”说着,伸手要去拿,却抓了一个空。

    华宇豪晃着手里的金钗,说道:“好好收着,下回再让我捡到,我就送给别人。”

    萧雅琴质问道:“你想送给谁啊?”

    “七妹啊!”

    ......

    傲月帝国。

    天牢。

    几百名狱卒今天一个个神情肃穆,一扫以往懒散的作风,只因为一个人的到来。

    来人身形伟岸,面目刚硬,左颊从眼角到下颚,有一道一尺长的伤疤,令人望而生畏,此人就是傲月大将军拓跋岳!

    拓跋世家代代勇猛,拓跋岳六岁杀狼,九岁猎虎,十五岁就成了傲月第一勇士,智勇双全,身经百战,所向披靡,虽然新败在华家军手中,而且还被华元轩在脸上留下了失败的耻辱,但他在傲月人的心目中,永远是战神!
第9章 邪士袁天煞
    一个狱卒拿着一只巨型蜡烛,走入一个地道。

    地道的石梯斜陡,狱卒走在前面,拓跋岳缓步跟在后面,甬道里有一股难闻的霉烂气味,阴暗,潮湿,甬道的尽头是一间铁砖,铁栅栏建成的牢房。

    牢房里有一个人,这个人本来穿着一件华贵,绸质的白袍,但而今那袍子已然霉烂,东一个洞,西一个洞,而且染满了污垢,袍子上还长满了虱子。

    这人披头散发,白发白胡,双手还铐着一条手腕般粗的铁链,铁链牢牢地钉在墙壁上。

    虽然身处这样的地方,这人却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双手还掐着法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咯吱......

    狱卒打开了铁门,拓跋岳走进牢房,但那人犹是浑然忘觉,连眼皮也没动一下。

    拓跋岳打量了他一番,开口问道:“你就是无所不知的袁天煞?”

    袁天煞连眼皮都没动一下,反问道:“傲月与出云大战,惨败了吧?”

    拓跋岳一怔。

    袁天煞又道:“还被华元轩羞辱了三次,俊俏的脸,也挂了彩,哈哈哈......”

    拓跋岳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的伤疤,冷声道:“我要你告诉我,打败华元轩的方法。”

    袁天煞猛地睁开了眼睛,阴笑道:“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代价就是代价!”

    拓跋岳听得莫名其妙,一甩衣袖,转身便走。

    “慢!”袁天煞却叫住了他,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什么是致胜之道?”

    拓跋岳猛地回身,诚恳道:“请道长教我!”

    ......

    出云皇宫。

    金銮殿上。

    张公公手捧圣旨,宣读道:“皇帝诏曰:华元帅御敌有功,封为护国大将军军衔,俸禄加倍,犒赏黄金一万两,华元武和华元孝辅军有功,依原职晋升一级,俸禄加倍--钦此。”

    “谢圣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华宇豪,华元武,华元孝一齐跪拜谢恩。

    “华元轩少年英雄,这次虎牢关一战,替朕三败傲月大将军拓跋岳,居功至伟。”李世杰笑问:“元轩,你想朕怎么赏你呀?”

    华元轩拱手道:“尽忠社稷,报效朝廷,保家卫国,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臣不敢居功。”

    李世杰欣慰道:“虚怀若谷,胜而不骄,华将军,你果然是教子有方啊!当然,朕也是赏罚分明,既立战功,怎能不赏?华元轩在军中无御赐军衔,但此仗却立了大功,这样吧,朕今天就破格封你为破虏大将军,官拜四品。”

    华元轩迟疑道:“圣上!”

    李世杰笑问:“怎么,你是嫌朕封得不够吗?”

    华元轩连忙道:“臣不敢!”

    这时,律部尚书徐航出班奏道:“圣上,臣请圣上收回成命,华元轩虽然军功卓著,但毕竟年纪尚轻,经验尚浅,少年得志,并非好事啊。”他是秦松一个派系的。

    秦羽也出班奏道:“禀奏圣上,尚书所言甚是,圣上爱才,实是社稷之福,但是,让这华元轩一步登天,怕是难以服众,惹来非议啊。”

    “圣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凡事都要循步渐进,请圣上三思。”说话之人是大将军杨勇,是秦松的老部下。

    李世杰眼睛微眯,淡淡道:“各位爱卿的意思,是反对朕封赏华元轩了,对吗?”

    徐航躬身道:“老臣所言,实是为华元轩着想啊,华将军此战虽胜,但是否侥幸所致,老臣不敢断言啊。”

    “侥幸?!”华元轩怒道:“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来侥幸之有,臣等作战沙场,无论胜败全是以性命相搏,尚书大人,请你不要侮辱所有奋战沙场的将士们!”

    “元轩!”华宇豪低喝了一声。

    “爹,事实就是如此!”华元轩正义凛然道:“圣上厚爱,封赏元轩,如果只是个人荣耀,元轩愧不敢当,但是击败傲月大将军,击退傲月大军,不是元轩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关乎于所有将士的荣辱,不允许任何人,为之侥幸二字!”

    扫了三人一眼,华元轩又道:“三位大人,如果你们认为元轩名不副实的话,他日征战,请三位披上战甲,如果能取得半点功劳,元轩愿意磕头认错!以谢今天,大言不惭之罪!”

    此话一出,三人都没声了。

    李世杰扫了百官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秦松身上,“秦丞相,你是什么意见呢?”

    秦松拱手笑道:“论功行赏,理所当然,圣上圣明,当有圣裁!”

    秦松也是没办法,擅长察言观色的他,已然看出李世杰已经铁了心要封赏华元轩,现在没有必要违拗李世杰的决定。

    李世杰点点头,说道:“好,华元轩!”

    “臣在!”

    李世杰正色道:“现在朕认为你这破虏大将军,不足以表现你的军中才华,现在朕封你为忠勇大将军,正四品!”

    秦羽急道:“圣上......”

    李世杰截道:“封华元轩为威德将军,从三品!”

    “圣上......”徐航等人急了。

    李世杰再次截道:“镇国将军,正三品!”

    徐航等人傻眼了,一个字也不敢再说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帮华元轩升到几品呢?

    华元轩三兄弟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李世杰正色道:“这华家军虽然不是我出云的嫡系亲军,但是自归顺以来,一直替我出云征战边关,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我想各位爱卿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忠孝朝廷,尽心竭力,无言以表,这华元轩更是英雄出少年,所以朕应该厚待封赏,以示表彰,朕希望今后各位爱卿,以华家军为榜样,今后不分彼此,忠孝朝廷,佑我出云!”

    “圣上英明!”百官拜服。

    ......

    下朝之后,华宇豪四父子一起走出了金銮殿,华元武笑道:“爹,我们华家军投效李室,效忠圣上,果然没错!圣上对我们真是体恤眷顾,皇恩浩荡啊!”

    华宇豪点点头,对三子谆谆教导道:“圣上既然对我们华家寄以厚望,我们就绝对不能辜负朝廷。”

    “是!”三子齐声答应。
第10章 父子切磋
    “华将军!”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四人回头一看,说话之人却是秦松,他旁边还跟着秦羽。

    秦松拱手恭贺道:“华将军,恭喜恭喜啊,令郎被封为镇国将军,确实是实至名归啊,可喜可贺!”

    华宇豪拱手还礼道:“丞相大人谬赞了!”

    “不不不,这是不争的事实嘛!”秦松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对对对,还有那个华家枪法,有机会的话,末将还真想领教一下!还有那个叫什么,哦,拓跋岳的,我想也只不过是空有虚名,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三战三败,输得还真是难看啊,我想要赢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对吧?”秦羽阴阳怪气道。

    华元轩强忍怒气道:“秦统领,拓跋岳并非你想象中这么简单,哪天你要是有缘遇上的话,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

    秦羽皮笑肉不笑道:“华将军,你如此褒扬一个手下败将,实在是有点令人浮想翩翩啊,究竟你是在长他人志气啊,还是自高身价?”

    华元轩正色道:“战场上取胜之道,就是知己知彼,拓跋岳的武功并不弱,秦统领,你想要赢他,恐怕并非易事。”

    秦羽哈哈一笑,说道:“华将军的言下之意是,秦某比不上你们华家了?嘿,那什么时候,我们也来个比试吧?”

    华宇豪接话道:“秦统领,你可能误会了,犬子并没有这个意思。”

    秦松眯着眼睛道:“对对对,一场误会嘛,羽儿,你想得太多了,还不快向华将军赔罪。”

    “华将军,请恕秦羽无礼!”秦羽拱手赔礼,语气神态都很恭敬,但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不是诚心赔罪。

    华宇豪摆手道:“别这样,秦丞相,那么华某先告辞了。”

    秦松拱手道:“请!”

    “请!”华宇豪拱手还礼后,领着三子离开了。

    望着四人远去的背影,秦羽说道:“爹,你为什么要阻止孩儿?”

    秦松低声道:“还不是时候。”

    秦羽急道:“尚书大人他们已经无功而返,我们要是再不出手,我只怕华家会越来越意气风发。”

    秦松嘿嘿一笑,说道:“今日之事,早就在爹的意料之中了,但经过今日之事后,只会对我们有利无害,有益无损啊!”

    ......

    华府今天一片喜气洋洋,为庆祝华宇豪四父子高升,华府上下家丁丫环,人人有赏钱,人人有肉吃。

    丰盛的饭桌上,萧雅琴举起酒杯,笑道:“从今天开始,祝我们华家福星高照,五世其昌!”

    华宇豪也举起酒杯,笑道:“没错,我们华家上下一心,功勋不绝,来,干了!”

    除了七妹,一家人都举起了酒杯,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

    华元芳放下酒杯,说道:“爹,孩儿什么时候可以上战场?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想要和各位哥哥一起上战场,立战功,加官进爵。”

    华宇豪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呀,年纪还小,过些时候再说吧。”

    华元芳看了华元鹏一眼,问道:“那五哥呢,他什么时候可以参加华家军呀?”

    华宇豪说道:“参军岂同儿戏,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征战沙场的。”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五哥是最合适的,你们有没有看过五哥的书房,哇,里面全是攻城守池的法宝,只要五哥,再加上四哥,我相信那个拓跋岳,一定会被打得落花流水,永无翻身之日!”说完,华元芳邀功般碰了一下华元鹏的肩膀。

    华宇豪教导道:“军战之事啊,不是你想象中这么容易的,行军遣将,攻守调配,里头大有学问哪!”

    见丈夫又要说教了,萧雅琴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先吃完再说吧,不然饭菜都凉了,她们一番辛劳煮的,来,吃饭。”

    大家纷纷动筷,吃起饭来。

    华元芳凑近华元鹏,低声道:“五哥,你都当不了华家军了,怎么会轮到我呢?”

    “吃你的吧!”华元鹏闷闷不乐地扒了一口饭,感觉难以下咽。

    华元芳嘀咕道:“你不想,我还想呢。”

    ......

    亥时,华元鹏来到灯火通明的练功房,此时,华宇豪正在练功房练枪。

    华宇豪倏然将手中缨枪朝华元鹏一抛,随即在兵器架上取过一杆缨枪,二话不说,便朝华元鹏攻了过去。

    华元鹏下意识地接住缨枪,还没反应过来,攻击已然进身,只能匆忙举枪格挡。

    砰的一声,这枪力道好大,华元鹏被震退了三步,还没来及缓一口气,攻击又至,只能仓促迎战。

    但不出三招,就被华宇豪用缨枪压住肩膀,华元鹏举枪苦苦支撑。

    华宇豪问道:“说,为什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晚上,爹跟你说的话,你不服气?”

    “是的!”华元鹏暴喝一声,奋力将压在肩膀上的缨枪格开。

    不料华宇豪顺势横转枪杆,杆端击在华元鹏小腹上,顿时将他震得连连倒退,直退到墙边,方才站定。

    “为什么我没有资格加入华家军?”华元鹏挥枪攻击,本想拼命也要扳回一局,不料不出三招,手中缨枪便被打落了。

    华元豪收枪而立,叹道:“就凭你这三两招,就想带兵打仗?”

    华元鹏不服气道:“那哥哥们的功夫也不如爹呀,他们还不是跟着爹征战沙场这么多年。”

    华宇豪严厉道:“参加华家军,武功的好坏并不是先决条件,是你的性格,你根本就一点团体精神都没有,像你这种独断专行,自以为是的个性,在团体里面只会破坏和谐!”

    华元鹏低声反驳道:“爹,这番话我都听了千百遍了,你为什么就觉得我做不到呢?”

    华宇豪数落道:“观为之诸,看你平常的习惯,我从小看你长大,我还不了解你呀,你这一辈子啊,只要安分守己,不要惹麻烦,不要闯大祸,我这个做爹的就心满意足了!”

    华元鹏倔强道:“我就是不服气,要是爹可以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征战沙场的话,我就不相信,我在战场上的表现会比我哥哥们差!”

    “沙场上的残酷,敌人的凶险,你是没有办法想象的,也罢,你要真不服气,你就到军营来,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沙场的残酷!”华宇豪深深地看了华元鹏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望着父亲的背影,华元鹏渐渐露出了笑容......

书名:少年大元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少年大元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16555》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16555》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16555目录预览:第1章被架空的Z长第2章单打独斗第3章赤膊上阵第4章危机重重第1章被架空的Z长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关山Z。Z长B公室内。柳擎宇静静的坐在Z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Z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W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Z的。当天晚上在Z里LD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此刻,是上午1

  • 《12345》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12345》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12345目录预览:第一章南柯一梦第二章被胡萝卜诱惑的笨驴第三章恨不相逢未嫁时第四章冲冠一怒为红颜第一章南柯一梦叶鸣刚刚从省地税J学习回来的那天中午,就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在梦里,他与同办公室的陈怡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令他在一瞬间只觉得骨软筋酥,幸福得差点儿晕眩过去——“刮凉粉哦——”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吆喝叫卖声,把叶鸣从春梦的激情中倏地拉到了现实世界。他迷迷朦朦地睁开眼睛,心里咒骂着外面那个天天中

  • 《铁血护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铁血护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铁血护卫目录预览:001章漂亮女军官(一)001章?漂亮女军官(二)001章漂亮女军官(三)001章漂亮女军官(四)001章漂亮女军官(一)我叫赵龙,2001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20岁。10月初,怀着报效祖国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梦想,我到县武装部报了名,准备参军。11月份,县武装部开始组织我们进行体检,武装部的二楼,被应征青年们围的水泄不通,我拿着体验表,排着队依次进行了视力、嗅觉、听觉、色觉等检查后,重新回到了队伍当中,下一个项目是全身

  • 《名门公敌:谢先生,晚上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名门公敌:谢先生,晚上见》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名门公敌:谢先生,晚上见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够漂亮吗?第2章谢三哥艳福不浅啊!第3章都知道应该往你怀里坐第4章以为姑娘要来和你搭个讪第1章我不够漂亮吗?距地一万两千米的飞机上,苏念闭上眼逐渐有了睡意。几位空少来来回回“路过”了苏念身边很多次,都忍不住对这位坐在头等舱的单身女人投去目光,毫无疑问……苏念是美丽的,美丽的过分!半梦半醒中,苏念又看到了那天的灯红酒绿,一整条街的璀璨繁华,音乐震耳……人来人往的路灯下,一个

  • 《名门婚宠:帝少宠妻入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名门婚宠:帝少宠妻入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门婚宠:帝少宠妻入骨目录预览:第1章:药第2章:人走了第3章你个禽兽第4章叶宁第1章:药c市,希特尔酒店,总统套房内。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撒发着明亮的光芒,沐清歌坐在沙发上,一身红火色的性感睡衣勾勒出她妩媚性感的身材,在酒杯中红光的照耀下,显得朦胧却又有着致命的诱惑。一头波浪的酒红色秀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更加显的她肩部肌肤的白皙水嫩。沐清歌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晚上十点,时间说晚不晚,说早不早,刚刚好。今天是她跟男友陆少杰相恋

  • 《小妻撩人:大叔,求抱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小妻撩人:大叔,求抱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小妻撩人:大叔,求抱抱!目录预览:第1章新婚之夜第2章你轻一点第3章请放了我第4章逃出傅家第1章新婚之夜a市,傅家大宅内。老管家正一路疾步走向书房,相比较外面的热闹,这里显得冷冷清清。而此刻,原本作为新郎的傅司靳,却还是一身笔挺的冷硬军装,他站在高高的窗边,目光冷漠而沉静的望着下面人来人往的院落,冷峭的英俊容颜上,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先生!”老管家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出声道:“贺家的新娘子已经送过来了,您看?

  • 《都市纵情》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都市纵情》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称:都市纵情目录预览:第一章出轨视频第二章妻子的解释第三章谁咬的牙印?第四章重大线索第一章出轨视频妻子出轨了!陆伟瘫软坐在椅子上,想到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扎在心脏一般,生无可恋。他是宜陵市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事业有成;妻子林薇是小学的英语老师,受人尊重;同时他们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乖巧伶俐。在这之前,陆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对于来自农村的他能在城市立足,实属不易,并且还能娶到如花似玉的城市姑娘做老婆,简直是人生赢家。然

  •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目录预览:第一章求皇上废后第二章没这个资格第三章想离开,没门第四章临幸第一章求皇上废后寒冬。凄冷的寒风萧瑟。杜清欢跪在清和宫的宫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地面上,渗出鲜血。“求皇上开恩,赐臣妾九转还魂草。”父亲的病已经愈发的重了,没有这味药,他会死。寒风吹过,有人影走了出来。是上官焱。尊贵的男子披着厚厚的毛皮披风,面色沉静,容貌清冷,只是他的眸子,比此时的天寒地冻更加冷。“杜清欢,跪了多久了?”他的声调里,

  • 《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名字:诱婚入局:独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第2章我的内衣呢?第3章不成功,便成仁!第4章老男人,化成灰我也记得你!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却被面前的那对男女紧握的手刺痛了眼睛。“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大大的眼眸里满是受伤。“谁?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的学生装,眼中带着鄙夷,

  • 《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

    原标题:《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521】小说书名:萌妹爱上坏大叔目录预览:第1章要订婚了吗?第2章小白兔,发怒了第3章求你了,不要这样第4章乖,不哭,叔叔在第1章要订婚了吗?王家,灯火通明。欧式风格的别墅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订婚宴的请帖设计,是用蔷薇花还是玫瑰花?”方妈妈笑着拿给一旁的方晓棠看。“妈,您决定就好。”轻咬嘴唇,桌下,女孩细白滑腻的手指扭在一起,内心纠结。方晓棠是王家的养女,抱回来,就随了养母的姓氏。方妈妈带着金丝花镜,翻看手里的老皇历,“日子就选在下个月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