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书名:活人禁忌免费阅读全文

2017/11/17 1:24: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活人禁忌

第一章 民国的鲁南
   整个民国时代亿万国人朝不保夕,食不果腹,千里赤贫,哀鸿遍野,闯关东,下南洋。无删节书名:活人禁忌免费阅读全文走西口。亿万人民颠沛流离。战乱,饥荒,瘟疫,侵略,屠杀,这个就是我对民国的整个记忆,那是一个烽烟四起的年代,天灾*让原本消声灭迹的妖魔鬼怪,小鬼小判一个一个的出现,稀奇诡异之事更是数不胜数,现在回想起来,感慨万千,没事的时候,我就跟老伴一起回忆往事,这些往事在我们的心中隐藏了大半个世纪,怕没有人相信,一直不敢说出来。

    人老不中用,越是年纪大,就越想回忆以前的那些事,这人呀,没有享不了的福,也没有受不了的罪,我经历了两个朝代,都说眼见为实,可是耳听并不一定为虚,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这一天我在村头的老树底下,拿出一个烟袋刚按上烟叶,一帮调皮孩子就围上来让我讲故事,都说胡子里长满故事,这话一点不假,被这帮小子缠的没有办法了,于是我吸了口烟,就给他们讲了一个黄鼠狼子讨封的事,那件事是这样的。

    在一九七五年,那时还是生产队,我为了多耕社会主义的地,早早的套上队里的老黄牛,扛着犁,下湖(去地里干活)耕地,那时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到地里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坐下吸了一袋烟,烟叶是生产队自己种的黄烟,烟劲非常的大,一袋烟下去,浑身那个舒坦劲就别提了。吸完烟之后,我就套上老黄牛扬起大鞭子,空甩鞭子,让老黄牛耕地,其实感觉牛就是哥们,鞭子甩着响,就是舍不得打在牛身上。网站163nvren.com

    这时的天已经差不多亮了,我正耕着地,就看见远处跑来一个东西,我用眼一瞅,看出来了,这个不是别的,正是那只狼洞子里的大黄鼠狼,现如今黄鼠狼子不多见了,可是那个时候,到处都是这玩意,它们由于善于修行,那个时候下神的那些神婆神汉,请的最多的就是黄鼠狼子精。

    慢慢的黄鼠狼子跑近了,只见它骑着一只大兔子,那只兔子跟狗子差不多,脖子里系着一串马兜铃,黄鼠狼子骑在大兔子的身上,用两只小爪子紧紧的抓着大兔子,朝着我这里跑过来,我心想要是有支枪就好了,这样直接就可以打死那只大兔子,这个多加点水,生产队里的社员,都能喝点肉汤,过一回年。手里没有家伙,对付这个狡猾的东西,简直是痴心妄想,于是我就继续耕我的地。

    刚耕到地的一半,就听见我身后有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说:“大哥大哥,你看看我像人,还是像一个黄大神?”

    我往后一看,差点笑出声,只见那只黄鼠狼子正用后腿站着,前爪抱着头,在头顶上顶着一盘干牛屎盘,两只爪子扶着,用两只绿豆眼盯着,张着尖尖的小嘴,在后面跟我说话,我一看就明白了,这只黄鼠狼子是想讨口封了,早些年的农村很多人看到黄鼠狼子头顶着牛粪,参星拜月,黄仙把牛粪称为牛黄千层饼,它是要把这最好的礼物奉献给神明;聪明的黄仙直接讨口封,晚上跟在人的后面问,你看我像个人儿还是像个神儿?说它像个人,它就可能投生为人,说它像个神儿,它就可能成了神。

    我根本不屑这些,所谓狐黄白柳灰这些,我经历多了,得道成仙者,或好或坏,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于是我没有理那只黄鼠狼子,继续扬着牛鞭子,吆喝着牛往前走。我在前面走,黄鼠狼子就在后面跟着,用尖细的声音说:“大哥大哥你歇歇,看看俺像人还是像神?”

    我被黄鼠狼子问烦了,破四旧立四新,打倒牛鬼蛇神的口号,在广播里可是天天喊,我慢慢的让牛跑慢速度,看着自己的牛鞭子可以打到黄鼠狼了,于是扬起牛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黄鼠狼子就是一大鞭子,对着黄鼠狼子骂道:“像你奶奶个头。”

    那只黄鼠狼子被我这一大鞭子打的在地里转起圈来,我刚要打第二鞭子,黄鼠狼子头顶的牛屎盘也不要了,撒腿就跑,跑到沟里骑着大兔子,一溜烟的就没有影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我看见黄鼠狼子没有影了,就继续的耕地,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到了晚上回家,累了一天了,吃了点野菜团子就睡觉了,野菜团子大家也许没有听说过,就是在地里挖一些野菜,然后掺上地瓜面蒸着吃,这个还是好的,伟大的领袖说过,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瓜豆、芋头之类。这也是那个缺粮年代的无奈之举。

    吃了饭得少活动,这样消化的慢,听了会洋戏(我们那个时候,管广播叫洋戏,还有洋火,洋炮、洋油之类的,现在年轻人听不到这些词了。),**睡觉,睡到半夜梦见啃猪蹄,正高兴着,就听见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喊:“该死的杨大胆,你给我起来。早上坏了我的好事,我不会放过你的。无删节书名:活人禁忌免费阅读全文

    我那个时候,可是火爆脾气,三更半夜的不知道谁闲着没事,半夜来找不痛快,于是我当时就坐起来,嘴里骂道:“哪个龟孙,闲着没事找事?”

    我刚说完这话,就听见背后冷笑声,我赶紧朝后看,只见黑暗中,有两只亮晶晶的小绿火球,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耀眼。我看着那两团火球,忽然感觉不对劲,自己好像被那两团火球吸住了,不能转头,也不能动。我这时忽然发现我的前面有一条大路,这时感觉有一种力量吸引着我,让我不自觉的往前走,走到门后的墙边,不由自主的拿起一根绳子,就朝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子,心想难道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正想着,忽然在心底升起另一个想法,这些年我的老兄弟都一一的离去了,想想这辈子的经历就像一场戏,活着没有什么意思,干脆吊死算了。另一种思想却让我别被迷惑,两种思想在脑子里互相压制起来,我的眼前开始那两个鬼火一样的火球,在前面引着路。

    我的心烦意乱起来,我快要疯的时候,念了几句真言,理智才占了上风,心想你不是让我死吗?我就死给你看,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是手能感觉到,于是我用手摸到门栓子,把绳子一套,这时我听见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说:“把绳子弄到门栓上也能吊死,你现在挽个扣,把自己的脖子套进去。”

    我听到这里,心想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花样,于是往地上一躺,直接就把脚脖子伸进去了,这时那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说:“不对,不对,是有头的那个脖子。”

    可能是那个东西着急的原因,我眼前的那两个绿火球忽然灭了,借着月光一看,不是别个,正是那只被我打的黄鼠狼子,只见它正切牙扭嘴的,在那里说着人话,我心想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呀,今天非再揍你一牛鞭子不可,于是我嘟嘟囔囔的说:“行了行了,不就是头吗?听你的就是了。163女人网

    说着话,我一边把手朝着门后摸我的牛鞭子,一边把脚趾头伸进绳子里,没想到那只黄鼠狼子更急了,尖声尖气的说道:“不对,不对,不是这个头,是那个大头。”

    我这时已经摸到了放在门后的那根牛鞭子,手上慢慢的准备使劲,嘴里说道“不死了,不死了,上个吊还这样费事。”

    我这么一说,那只黄鼠狼子急的大叫道:“不死不行,赶紧的把大头伸进来。”

    我看见黄鼠狼子分了神,忽然把大鞭子一下子甩起来,朝着黄鼠狼子抽过去,嘴里骂道:“你奶奶个头的,想坑我道行还浅点。”

    啪的一鞭子,黄鼠狼子一声尖叫,直接朝着院子外跑去,从那以后,下湖干活早的人,会听见有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在狼洞子那一片哭,一边哭一边说:“黄小闹,愁愁愁,这些年修了个奶奶头。”

    我把这个故事讲完了,几个小孩子哈哈大笑,我拿起旱烟袋吸了一口烟,这时有个人说:“大爷爷你整天的故事这么多,你就写一本书吧?你把你的那些事写出来,一定能引起轰动。”

    我一看说话的人正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狗子,他从小也是听我这些故事长大的,他的一句话,让我的心不平静起来,这辈子的事,再不说的话就得带到坟墓了。推荐163nvren.com这样一来,对不起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于是我思索再三,决定把以前的那些事写出来。


     我叫杨振东,小名叫大胆,那时候乡下说贱名好养活,名越贱长大之后就越有出息,所以那个时候,驴子、狗蛋、大粪等啥贱名都有,我生在民国六年,也就是一九一七年,家就住在鲁南山区的一个小村里。

    当初在庄上有很多老宅子一类的。我的那个时代苦呀,说起来比黄连都苦,那是一个军阀混战,生灵涂炭的时代,天灾*死的人太多,所以在周围的坟园子里,各种邪物精怪常被人碰上,像什么野狗精,不死的僵尸、黑大个、黄大仙、吊死鬼、蛇精树怪、魑魅魍魉,小鬼小判、黑白路神等等,或吓人害人、或报仇报恩、或捉弄于人、或傍人避祸等等千奇百怪。

    对于见这些事,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就拿鬼打墙来说,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可是那个时候却是常事,鬼打墙一般有两种,第一种就是那些动物仙戏弄人的,遇到的时候,无论怎么走,都会走到原地,这种一般不会害人,都是那些狐黄白柳之类的精灵在拿着人取乐,要想破解,一般不难,只要学驴打滚,或者学驴叫就能走出去,所以半夜里听见驴叫唤,那肯定是谁遇见鬼打墙了。

    第二种叫鬼打墙也叫鬼吹灯,遇到的时候,如同走在阴间的路上,四周什么都看不见,周围阴风阵阵,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人往脖子里吹凉气,或者有人就在你身边不停的哭泣,或者是那种虚乎飘渺的叫你的名字。遇到的时候千万别回头,也不能回答,因为人的身上有三盏保命灯,一盏在头顶上,两盏在肩膀上,只要一回头,就会灭一盏保命灯,如果三盏灯都灭了,那后果就严重了,至于叫名字更不能答应,按照老人的说法,都是那些孤魂野鬼找替身,才故意这么做的,遇到这样的事,只能靠命了。

    我想把记事起遇到的这些奇怪事,都写上一遍,我们的庄年代久远,当年出过御史,那个御史在我们庄上繁衍生息,曾经繁荣一时,后来遭遇战火,御史一家从此灰飞烟灭,成了过往的云烟,只留下一些残垣断壁的老宅子。我生的那个年月,正逢乱世,不过咱老百姓就想着种地,谁做皇帝咱都不在乎,今天清朝,明天民国,后天又是袁大头做皇帝,然而这些都和老百姓没有关系。

    我家里有二亩薄地,收成了庄稼,掺上野菜啥的,还能凑乎个半饱,找野菜的闲空还能去村里的私塾,找二先生认识些百家姓千字文啥的,记得二先生带着一副眼镜,是庄上的地主贾地主用一口袋麦子请来的教书先生。贾地主名字叫贾仁义,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为了显示自己的仁义,就让我们这些穷苦孩子去私塾读书。我倒是跟这个二先生学了不少字,这让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父亲高兴的不得了,我回到家里之乎者也的说上一遍,没准还能得到一个鸡蛋做奖赏,那个年月鸡蛋可是山珍海味。

    我们这里又出现了大旱,整个的夏天都不下雨,眼看又要出现灾荒了,一时间谣言四起,说是我们这里的乱坟岗子里出了旱鬼,也就是旱魃。十五六的年龄正好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这一天我领着我的兄弟傻蛋和瘦猴,来找二先生问什么是旱魃。傻蛋和瘦猴,我们三个人一起长大的,傻蛋虽然比我小点,可是个子比我高,人高马大的,有点人如其名。瘦猴长的大脑袋细脖子细腿,胆子特小。傻蛋的大名叫李保国,瘦猴的大名叫于天宁,我们的大名都是二先生给起的,那年头有个大号也是值得炫耀的事,这样就不用叫张三李四了。

    我们走到私塾那里,看着二先生用手捋着胡须看着天,私塾里只有地主崽子贾铭祖在那里读书,我们这些穷苦的人,吃都吃不上,哪有心思读书,可是贾铭祖家里有钱,根本就不为吃穿发愁,贾家家大业大,但贾铭祖是个废物,除了读书写字,捉鱼摸虾抓鸟上树,一样都不行,所以我们这些穷孩子不稀罕和他玩。

    我们走到二先生的跟前,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先生,二先生用手扶了扶架在眼上的酒瓶底,摸了摸胡子说:“原来是你们三个顽徒,你们三个怎么不来读书?”

    我说:“先生我们吃都吃不上了,哪有心思读书。”

    二先生一瞪眼,然后摇头晃脑的说:“糊涂,你们可知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你们读了书就会知道很多事。”

    我说:“先生书里有没有白面馒头?能有几个窝头也行,俺都馋死了。”

    二先生一脸黑线,气的山羊胡撅的多高,嘴里说道:“朽木不可雕也。”

    我赶紧说:“先生您别生气,我们也想读书,可是这个年头,我们家里都断顿了,得到处找吃的,没有办法来读书。庄上的人都说肯定出了旱魃,这个旱魃是什么东西?”

    二先生说:“旱魃就是僵尸所变,往往哪个地方出了旱魃,哪个地方就会大旱。”

    我说:“旱魃就是僵尸?”

    二先生点头说:“然也,死后一百天内的死人所变。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旱魃鬼会夜间往家里挑水。只有烧了旱魃,天才下雨。”

    我听完转身就走,二先生问我去哪,我大声的说道找旱魃去。二先生在我的后面生气的说:“孺子不可教也,孺子不可教也。”

    我可不管这些,领着傻蛋和瘦猴就朝着乱坟岗子走,瘦猴一看就说:“大胆哥你这是干啥?”

    我说:“北岭的乱坟岗子新死的人多,咱们到那里看看,有没有不长草的坟子,要是有的话,找大人把坟子里的旱魃扒出来烧了,就能下雨了。”

    瘦猴说:“哥,那个乱风坟子可紧了,听说白天有时候都闹鬼,可吓人了,咱还是别去了。”

    我说:“你看你,就那么点出息,这个胆子比鸡胆子都小,我问你,你亲眼见过了吗?”

    瘦猴说:“没有,我都是听别人说的。”

    我说:“那就得了,咱二爷爷说过,咱们都是童男子,身上的火力旺,不招那些脏东西,咱们就是进去看看,找不到就出来。”

    傻蛋最看不起瘦猴了,就说:“瘦猴你要是怕就回家去,我和大胆哥去,那个乱坟岗子里有几棵毛桃树,正好我和大胆哥两个人分,没有你的份。”

    瘦猴说:“去就去,谁怕了?我就不信能把我的鸟咬掉了。”

    傻蛋说:“就是就是,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我说:“呸呸呸,你们两个家伙说啥呀?我跟你们说,那里我去过好几回了,啥东西都没有,咱们就是进去看看有没有不长草,上面湿湿的坟子。”

    我们经过一个柿树林,这个柿树林很多,里面有许多石塔,是专门扔夭折孩子的地方,我们不想在这里停留,就朝着北岭的乱坟岗子走去,听说早年这个乱坟岗子可是大家门的坟地,在道光年间出过一个御史,后来御史的一族没有了后人,大家一是想沾一下御史的光,二是那里是块没有主的地,所以庄上死了人都往上面埋,以至于满山满岭的都是坟包子。

    在下面朝着小山岭望过去,只见到处是参天大树,由于是坟地,那个年头,没有谁用坟地里的木头打家具,所以长的绿绿油油的,非常的茂盛,让整个的北岭都阴森森的。我看了一会头脑一热,就朝着小山岭走去,这个小山岭前面是个大柿树林子,在乡下属于荒场子,是扔夭折孩子的地方,一个个的石塔,那些石塔就是小房子,这样的地方不用我们找,现在必须到后面那些新坟子里找,于是我们三个作死的孩子,顺着北岭中间的路,朝着岭上走去,我们脚底下的这条路,据说是神道,就是死人通往另一个世界,要走的道路。

    我们走着走着一股恶臭袭来,我们赶紧的找恶臭的来源,只见一个新坟子不知被什么扒开了,衣服和残骸散落了一地,恶臭正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第二章 坟地里遇到野狗精
 大伙知道我为什么会心悸吗?因为这个恶臭味不同于一般的恶臭,是人腐烂之后特有的臭味,和一般东西腐烂的臭味,能清楚的分开,我们三个人当时在那里愣了一会,接着就开始寻找恶臭的来源,这时瘦猴说:“大胆哥,你看那里。”

    我一听当时就顺着瘦猴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地上是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一具被撕碎的尸体,这具尸体散落在一座新坟子旁,四肢有明显被啃过的痕迹,中间的躯干,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嘴掏过,里面已经空了,里面流着绿色的尸水。奇怪的是没有看见尸体的头颅,不知道头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叼去了。我看到了这极为恐怖的一幕,我手心发凉,脚掌头皮发麻,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好像堵得自己呼吸,喘不过气来。

    民国时代是一个苦难的时代,死人之类的,我们还是见过的,可是这么惨的,还是头一次见到,我感到腿肚子有点抽筋,还一个劲的朝后转,傻蛋在我后面惊恐的说:“这个,这个是我二大爷的坟子,还没有过五七,怎么会这样?”

    傻蛋这么一说,我想起了他的那个二大爷,他二大爷得水鼓病死的,水鼓病很多人会不知道,其实就是疾病引起的腹水,如肝腹水一类的,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也无法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记得傻蛋二大爷死的时候,浑身焦黄如同金纸一样,肚子鼓的高高的,我想过去看清楚,可是我娘不让我过去,说那个病着人(传染)。

    傻蛋着急的问我怎么办,我刚要说话,这时我忽然有一种更加毛骨悚然的感觉,感觉背后的灌木丛里有东西盯着我们,头皮一阵阵的更麻了,这种感觉一般情况不会出现,我们的背后究竟有什么东西?会比眼前的这个死尸更可怕?我感觉到了,瘦猴和傻蛋也感觉到了,有时人对危险的感觉还是很准的。

    我们不约而同的望着身后,只见身后几十步的地方有一个灌木丛,我们这里的山上多是酸枣之类的矮灌木,长不高,但浑身荆棘,上面结又酸又甜的酸枣,不过今天我们看那里,可不是为了吃,而是感觉那可怕的东西,就藏在灌木之后。

    我看着灌木丛对瘦猴和傻蛋说:“我感觉那里有东西,你们有没有感觉到?”

    瘦猴说:“大胆哥,你说不会是鬼吧?我听咱爹说过,见到鬼就是这种感觉。”

    现在可是中午,鬼在白天是不会出来的,于是我就想反驳瘦猴,可是我刚要张嘴的时候,忽然发现草丛里有一对血红的眼睛,对,确实是眼睛,那对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我不由的相信了瘦猴的话,确实大白天见鬼了。我惊恐的指着那双血红的眼睛说:“那、那双眼睛,确实是鬼。”

    我说的声音有点大,一下子惊动了灌木丛里那个可怕的东西,只见那个东西一下子站起来了,个子足有小驴驹那么大,两只耳朵垂着,像两扇蒲扇,浑身黑毛,油光刷亮,头上顶着一个红色的肉瘤子,两只血红的眼睛,一张奇大无比的嘴,獠牙闪着寒光,嘴里流着口水。

    我惊道:“野狗精。”

    我们那个年代饿死的人多,虽然饿死了人,但饿不死这些狗,狗的生存能力绝对的比人强,它们会在饿死之前,开始吃人的死尸。其实狗就是驯化了的狼,吃人只是恢复了本性而已。开始它们只吃那些夭折的小孩,在那些石塔里争抢撕扯小孩,后来由于吃人肉,眼睛变的血红,身体也变的越来越大,它们就盯上了坟子里的死人。

    人讲究入土为安,只要不是穷的太厉害,都会想方设法的弄一个薄皮棺材,那个野狗精头上的肉瘤子,就是一次次撞击薄皮棺材,慢慢形成的,看似肉瘤,其实坚硬如铁。它们吃人有点特别,先是扒开坟子,用头撞开薄皮棺材,拖出死尸,大嘴一张,开膛破肚,由于是吃腐肉的,所以浑身都是尸毒。

    其实吃人肉的狗是没有人吃的,庄上的人只要看见狗的眼睛发红,嘴里流口水,就会找一根绳子勒死,然后找一个地方深埋。我们看着野狗精,野狗精也盯着我们,我在它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兴奋,是那种找到食物才有的兴奋,老人们常常告诫我们,这个野狗精比冒猴子要可怕的多,冒猴子行食的时候才会吃人,而野狗精则不然,它们性情贪婪无比,即使不饿的时候,也会撕开人的胸膛,吃里面的内脏。

    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命,有些人要说了,野狗精有驴驹子那么多,这样的动物理论上比人跑的快,你们能跑的过野狗精吗?这个庄上的人有经验,野狗精虽然跑的快,但是脑子因为吃腐肉,而变得愚钝起来,它们直跑奇快如风,可是拐弯却慢的多,有时候跑着跑着来不及拐弯,会撞在前面的树上,那就是因为它们来不及拐弯撞上的。

    我想到了跑之后,就大声的说:“跑,快跑,拐着弯跑。”

    我说道跑,直接撒腿就跑,我们都是村里长大的,平常整天驴疯马拉的,跑起来跟兔子似的,可是那个野狗精速度更快,当时从灌木丛里直接蹿出来,朝我我们就扑过来,我和傻蛋瘦猴可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不能说心有灵犀,但协调性没的说,我拐着弯跑,他们就在后面跟着我拐弯跑,后面的野狗精果然和老人们说的一样,速度快拐弯慢。

    人逃命的时候,潜能是无限的,我们脚下的那些酸枣树之类的,再也不是我们的障碍了,我们一个劲的跑,跑着跑着就到了一个大土包前,大土堆的前面是一块圆头的石碑,这个大土包有一亩地那么大,上面光秃秃的,竟然没有一根草,大土堆上有很多盗洞,那些盗洞都是盗墓的留下来的。后面的野狗精已然追上来了,我看见土堆上有一个塌陷的盗洞,对着傻蛋瘦猴说:“快,快钻到大土堆里去。”

    这个看样子原来是个盗洞,因为年代久远,盗洞塌陷,我们这里的山是石头山,一般挖不下去,所以是地上墓,就是在地上建墓,然后弄上封土。这个盗洞塌陷了,如同门一样,塌陷的地道里,还有很多砖头一类的东西。我那时身材矮小,为了逃命,直接钻了进去,傻蛋瘦猴,也跟着钻进去,穿过长长的地道,我们进入了墓室,这个墓室很大,由于上面有盗洞,墓室里竟然不是很黑,在墓室的正中间,有两个石台,两个石台上分别放着两具快要腐朽的棺材,在棺材的顶部,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塌陷的,正好有两柱光柱,照在了棺材头上,显得诡异极了。

    墓室里除了这两具棺材,就啥也没有了,这时我们身后有动静,不用说是野狗精来了,我回头一看,只见野狗精就在那个塌陷的盗洞口,用那一对血红的眼睛看着我们,这时的我们真成了瓮中之鳖,野狗精看着它的猎物逃不掉了,一下子坐下来,伸着长舌头,喘着粗气,一边**,一边流口水。

    我们得跑出去,于是我赶紧朝里看去,想找个逃出去的地方,可是我看见那些盗洞都是在墓室的顶上打开的,这个墓室顶足有一丈高,我们根本就够不到,这时忽然发现在北边有一个盗洞,这个盗洞和我们的身高差不多高,圆圆的洞口,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钻进去,于是我就说:“快,快钻进那个洞里去。”
第三章 火居道张道爷
    我们赶紧到了那个洞口,当我们到跟前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洞口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我们的手正好可以够到洞口的边上,根本使不上劲,野狗精就在外边,随时都会进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我想到这里赶紧蹲下,对着傻蛋和瘦猴说:“来,你们两个人踩着我的肩膀上去。”

    瘦猴身子瘦小,身子轻,直接踩着我的肩膀就上去了,临到傻蛋了,傻蛋过来说:“大胆哥我蹲下,你踩着我的肩膀上去。”

    我说:“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的上去。”

    傻蛋听我这么一说,当时把脚踩在我的身上,一踩到我的身上,我有点后悔了,瘦猴人小我没有感觉出什么,但是这个傻蛋人高马大的,一下子差点把我踩出屎来,我心里虽然后悔,可还是咬着牙让傻蛋上去了,就在这时,我背后有动静了,心里一紧,感觉到尿急,傻蛋把我拉上了那个盗洞,到了上面,发现这个盗洞不是很大,幸亏我们身子小,我小声的说:“瘦猴,那个东西快进来了,我们赶紧往前爬。”

    瘦猴一听就赶紧的往前爬,刚爬了几步,就不再往前爬了,我说:“瘦猴你怎么了?”

    瘦猴紧张的说:“哥前面爬不过去,好像堵死了,不过有东西,我摸出来给你看看。”

    说着话就把那个东西递到傻蛋的手里,傻蛋把那个东西递给了我,我拿在手里感觉那个东西很滑,凉飕飕的,是一个球状的东西。我接过那个东西,用两只手拿着,朝着有亮光的外边一看,这一看把我吓的浑身冰凉,魂飞魄散,原来我手里的东西是一个骷髅头,那个骷髅头瞪着黑洞洞的眼睛,没有血肉覆盖的嘴,笑的十分诡异,那两个黑洞一样的眼窝,仿佛死死的盯着我,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被那双黑洞洞的眼睛吸进去了。骷髅头上的头骨碎了一块,看样子应该是被同伙砸死的。

    虽然见过骷髅头,可那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从来没有用手拿着骷髅头,我当时心里一害怕,直接把骷髅头扔了出去,骷髅头砸在了放棺材的石头上,发出很大的声音。这时一个黑影从外面窜了进来,我一看正是那个野狗精。野狗精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扑到骷髅头的跟前,张口咬住骷髅头,我在那个洞里躲着,都能听见碎骨的声音,可见野狗精的撕咬能力非常强大。

    野狗精把骷髅头咬在嘴里,嚼了几口发现是一个没有肉的骷髅,直接吐到地上,然后慢慢的在四周看起来,那对血红的眼睛,发出摄人心魄的红光。野狗精看着看着,忽然把眼睛盯住了我们藏身的盗洞,然后慢慢的朝我们这里走过来,这个盗洞里面已经堵死了,我们根本没有躲的地方,野狗精只要轻轻的一跃,就可以到我们藏身的洞里。

    我吓的夹紧大腿根慢慢的朝后退,就在这时我听见一个棺材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仿佛棺材里有活着的东西,在拍打着棺材,野狗精一下子被那个声音吸引了,慢慢的转过头,看了看棺材,最后把身子转过去,朝着棺材走过去。到了棺材跟前,忽然加速,朝着棺材撞过去,砰的发出一声巨响,棺材看着腐朽,其实这些当官的棺材都是好木料,岂是野狗精一下子就能撞坏的?野狗精撞完棺材,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又朝着棺材撞过去。

    撞了几下之后,忽然棺材吱吱嘎嘎的响起来,我趴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就那样看着棺材盖一点点的打开,好像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了,这时野狗精站在那里不动了,看着打开的棺材盖,就在棺材盖刚打开一半的时候,野狗精忽然跃起,朝着棺材扑了进去。

    接着我们听见极为恐怖的嚎叫声,叫声让人听了心都揪到一起了这时我忽然觉得声音有点不对劲,听声音应该是野狗精发出来的,可是高大的棺木,让我们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叫声越来越小,里面好像没有动静了,我们的心悬在那里不敢放下。

    这时棺材里的野狗精忽然从里面蹿出来,朝外奔去,看样子是想逃跑,可是跑了几步,一下子摔到地上不动了,我仔细的一看,发现那个野狗精身子下面流了一滩血,没有想到那么厉害的野狗精,竟然被棺材里的东西咬死了。

    野狗精死了,我们刚要高兴,棺材里传来咯咯咯的怪笑声,这个笑声极其的阴冷,好像一个女人在凄厉的大笑,我听见这个诡异的笑声,一下子没有忍住,就洗了裤子。笑声过后,我看见在棺材里伸出一只手,那个东西在棺材里要出来了,这时看见棺材里的那个东西起了一半身子,好像怕什么东西,一下子又躺到了棺材里,接着就是棺材合上的吱嘎声。

    我们被吓呆了,三个人趴在那个盗洞里,一动不敢动,就那样一直趴着,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墓室里的光线慢慢的暗了下来,那两具棺材始终没有动静,我明白了,刚才棺材里的东西没有出来,是害怕在墓顶上透进来的光线,一旦黑了天就是它们的天下了,到时候小命真的就没有了,我想到这里,对着傻蛋和瘦猴说:“跑,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

    我说着话,在盗洞里爬出来,然后跳了下去,傻蛋和瘦猴也赶紧跳下来,我们绕过那个野狗精撒腿就跑。跑到外边看见夕阳已然快落山了。这时的我们啥也不顾了,撒脚丫子就朝家里跑。

    一口气我们跑到了庄头的独仙宫,这个独仙宫住着一个火居道人,我们都管里面的火居道人叫张道士。火居道人疯疯癫癫的,不过啥活都干,像什么放河灯、放路烛、过奈何桥、唱葬花词、跑水火炼等活动,有时候还下地府走阴,到那边替人免灾啥的,干这些也不计较钱多钱少,火居道人据说可以结婚生子,也不必戒荤腥,所以有钱的人家给火居道人弄点酒肉,没有钱的人家,想办法弄点酒水张真人也是高高兴兴的。他住的地方说是独仙宫,其实就是三间茅屋,两个耳房,茅屋里挂着天师像,他住在耳房里。

    我们刚跑到那里,就听见有人说:“你们三个小兔子跑啥?是不是被冒猴子撵了?”

    我听见这话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了,当时浑身一点劲没有了,瘫在在地上喘粗气,喘了一会,我才朝说话的人望过去,我一看正是张道爷,只见他歪着身子,靠在门口,手里拿着他的酒葫芦在那里喝酒,张道爷的胡子眉毛都花白了,不过他相貌慈祥,我们从来不怕他。我爬起来跑到张真人的跟前,大声的说:“道爷,道爷我们见到鬼了。”

    张道爷听到这里,睁开垂着的眼皮说:“胡说,这个青天白日的,哪有鬼出来,是我醉了还是我的葫芦醉了?”

    说着话拿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口酒,接着又垂下他的长眼皮,我说:“道爷,我们说的是真的,就在那个御史的坟子里,那个鬼把一只野狗精咬死了,当时差点把我们吓死。”

    我说到这里,张道爷一下子把眼睛睁开,对我说:“你说什么?棺材里的鬼把野狗精咬死了?”

    我点点头,接着张道长就让我把事情说了一遍,我说完之后,张道长也不喝酒了,在门前转起了圈。
第四章 张道爷大话僵尸
张道爷转了几圈之后,说道:“怪不得今年大旱无雨,原来是旱魃惹的祸,白天能行动的旱魃万万留不得。”

    我说:“道爷我们先生说了,死后一百天内的死人所变。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旱魃鬼会夜间往家里挑水。只有烧了旱魃,天才下雨。”

    张道爷说:“这个也对,可是这个旱魃也不一样,其实旱魃是由僵尸所变,埋入养尸地,一个月尸体不腐烂,慢慢的长出白毛,这样的僵尸通常称为白毛僵,借人气可以复活,僵尸行动迟缓,非常容易对付,它极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更怕人。白僵若饱食牛羊精血,数年后浑身脱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几寸长的黑毛,此时仍怕阳光和烈火,行动也较缓慢,但开始不怕鸡狗,一般来说黑僵见人会回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厮打,往往在人睡梦中才吸食人血。

    第三种就是跳尸,黑僵纳阴吸血再几十年,黑毛脱去,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跳步较快而远,怕阳光,不怕人也不怕任何家畜,此时的僵尸早上在太阳不出来的时候,就出来拜日出,月圆之夜出来拜月,太白星升起的时候,开始拜太白星,吸收日月精华。你们见到的这个应该就是第三种,这样你回去和庄上的人说说,明天我们一起去烧旱魃。等我们烧了旱魃,那就快下雨了。”

    我一听下雨,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想赶紧回去跟我爹说一声,这时张道爷喊住我说:“大胆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话从怀来掏出一件东西,这件东西用荷叶包着,拿到手里笑呵呵的对着我说:“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这时一股肉香传到鼻子里,肚子里的馋虫差点跑了出来,这个年头野菜团子都不能敞开吃,肉更是见不到。那个肉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我看着荷叶里包的东西,口水都流出来了。

    张道爷笑呵呵的说:“大胆想不想吃?”

    我咽了口唾沫说:“想吃。”

    张道爷说:“想吃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喊道爷。”

    我一听赶紧磕头喊道爷,傻蛋和瘦猴也磕头喊道爷,张道爷那那个荷叶包递到我手里,笑呵呵的说:“滚滚滚,别打扰我老道喝酒,回家告诉你们的爹娘一声,让他们明天带着家伙,跟着我去那里烧旱魃。”

    我们答应了一声,抱着肉就跑,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把荷叶包打开,里面包着一块烀好的猪肉,一股股香味扑鼻而来,我赶紧咽了一口口水,傻蛋他们也在那里咽口水。我们三个商议着把那块肉分了,结果一直分到天黑,才把肉分的差不多,我舔舔自己的手指头,肉味真香。我们拿着分好的肉,就朝着家里跑,到家我看见家里又是野菜团子,我的小妹坐在那里正在喝野菜汤。

    我娘一看我回来了,就对我说:“大胆你这个孩子一天到晚的不着调,赶紧吃饭去。”

    我答应了一声,就跑到桌子前,这时我的小妹就大声喊着有肉香味,我娘说:“你这孩子是不是想肉想疯了?咱家里饭都吃不上,哪来的肉?”

    我把肉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我小妹赶紧用手抓了一块,放在了嘴里,看着小妹吃肉的样子,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这时我爹过来说:“大胆你在哪里弄来的肉?”

    我说:“张道爷给的,对了,张道爷还说了,让你喊着人到他的那个独仙宫烧旱魃。”

    我爹一听旱魃,就愣住了,我一看我爹愣住了,就卖弄起来,把我怎么遇见野狗精,怎么躲到坟子里的事说了一遍,我爹听着听着,一下子把鞋脱下来,我知道事情不好,撒腿就跑,我爹的鞋子啪的一声,扔到了我的前面,我娘赶紧过来说:“他爹你这是干什么?”

    我爹气哼哼的说:“我打断这个小兔崽子的狗腿,他这是在作死。”

    我娘赶紧劝我爹,我爹好一会才消气,最后我娘把我喊到屋里,我胆战心惊的吃完饭,可惜了,由于害怕,没有尝出来肉的滋味。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的狗叫声不对,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发出悲鸣声,我赶紧的把毯子裹在头上,忐忑不安的睡了一夜,我早早的就跟着我爹到了独仙宫那里,到那里一看,只见张道爷穿着道袍站在那里,这个张道爷别看平常疯疯癫癫的,可一到正事上,丝毫不疯癫。

    只见张道爷穿着一件赭黄色的道袍,道袍上印着八卦,白胡子随风飘摆,一看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到了跟前就听见张道爷说:“天到四月滴雨未下,如果再不下雨,今年又得颗粒无收,我问问大家伙想不想下雨?”

    大家伙都说想下雨,张道爷说:“想下雨简单,只要烧了御史坟里的旱魃,保证能下起大雨。”

    张道爷这么一说,庄上的人都高声喊着烧旱魃,这时张道爷让人找来柏木和绳索一类的东西,然后张道爷身背宝剑,带着大伙浩浩荡荡的朝着御史坟走去,到了那里之后,张道长让人架上柏木,准备火烧旱魃。

    大伙到了那里,就开始用手里带来的工具,开始扒那个封土堆,封土堆虽然大,可是年代久远,又有塌陷的地方,所以扒的很快,我和傻蛋、瘦猴几个小孩没事,就和另外的几个小孩在那里看着,人多力量大,一会的功夫,就把封土堆挖开,挖开一个大洞,足以让人站着轻松进出,张道爷这才让大家住手,然后就让我跟着指出昨天的那个棺材。

    刚进去,大家就惊呼,我知道大家是被那个野狗精震撼了,驴驹子一样大的野狗精,如今已经僵硬了,张道爷没有继续关注那个,而是让我指出,野狗精在哪个棺材被咬死的,我指着昨天的那个棺材,有胆子大的人几个,走到棺材旁边,其中的一个人说:“这个开始好棺材,看着外边的漆面脱落,可是这个木料没有腐烂的多厉害,应该是楠木的棺材。”

    张道爷走到棺材前,看着棺材说:“这个棺材里好大的怨气,按说死了这么多年,应该没有什么怨气,大家打开棺材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接着嘴里小声的念道:“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底鬼神惊。凶神见我低头拜,恶煞逢之走不停。二十八宿听吾令,六丁六甲照吾行。九牛破土将军到,押退凶神恶煞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开棺大吉,百无禁忌,开棺。”

    说着话上去几个年轻人,使劲的推动棺材板,只嘎嘎的,棺材板打开,忽然有人说道:“看还睡着一个女人,跟活人一样。”

    大伙一听赶紧的围上去,纷纷的赞叹里面人长的好看,我心里着急,也想看看里面的女人究竟怎么样,那时候我身子瘦小,只能从别人的腿下钻过去,我钻到棺材旁,扶着棺材,站在放棺材的石台子上,朝棺材里一看,当时我大吃一惊,只见棺材里有些黑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大概有三指多深,那水是黑色的,有点像血,在女人的脚边上,长出了一朵像莲花一样的东西,那个东西,血红血红的,有点像血染过一样,我刚看了一眼那朵莲花,就感觉浑身一冷,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我感觉这朵荷花,有些邪乎,再一看棺材里睡的这个女人,更是让我惊呆了。

    这个女人睡在那个黑色的血水里,和活人没有什么两样,她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好像能忽闪忽闪的动一样,高高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嘴,是那种血红的颜色,饱满而湿润,这棺材里的女人,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绝世佳人,头上没有凤冠,散乱着头发,这个墓葬被盗过,看样子凤冠应该是被盗墓贼偷走了。她身上穿着一件带补块的衣服,上面绣的是瑞荷,瑞荷上面有一只孔雀,双手自然的搭在胸前,那双手没有干枯,修长的指甲,闪着寒光。这时有人说:“嗨,大家看,这个一定是诰命夫人,至少是个三品,我看戏的时候见过这样的衣裳。你说这个诰命夫人死了都这么好看,活着的时候得有多好看?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媳妇就好了。”

书名:活人禁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活人禁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我给美女做秘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给美女做秘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给美女做秘书目录预览:第1章危险第2章第1章危险在柳林市的政局,华子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大拇指,并由衷地说一句,他是当之无愧的市府一秘。没错,他就是柳林市女市长秋紫云的秘书,多少次在美女市长面临危机时,都被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化解掉,他长相不凡,潇洒沉稳,即使是高冷不苟言笑的秋紫云看向他时,眼光也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怜和复杂。秋市长,这样的女人,当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冷静,克制,内敛

  • 我的江湖往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江湖往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的江湖往事目录预览:001江湖002灵隐寺001江湖2001年的春天,我在浙江杭州。当时我们在浙江一带还没有形成气候,我只是先来联系一下收黑账的事情。第一次遇见巧儿,是在我那次喝醉了之后,我的酒量不好,几乎是一喝就醉,那天在二哥那里喝完酒出来,我就知道自己马上就会醉倒。趁酒劲还没有发作,我一眼看到路边的一间桑拿浴室,就赶紧跑了进去。我不知道服务生和我说了些什么,只是想赶紧进桑拿房,胡乱脱光了衣服进去,就躺在熟悉的樟木味道的长条木躺椅上,昏睡了过去。我

  • 锦宫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锦宫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锦宫歌目录预览:第一章初遇上官雩第二章:丑妇第一章初遇上官雩出生在官宦人家,是我的命好,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爹爹还是让我读书写书了。奶娘说,爹爹是很疼我的,在我小的时候,爹爹就很喜欢抱着我的。只是,在妹妹出生后,爹爹便没有再抱过我。慢慢地成长,我也知道一件事,妹妹殷梨香是殷家最灿烂的明珠。她有着出色的外表,聪明的脑子,三岁就能识字,才貌双全,光华毕放,在秦淮无人不知晓是绝色才女。而我,殷桃香却是笨拙有余,直至五岁,才能识字,学什么总是不如小我三个月的梨香妹

  • 深宫姐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深宫姐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深宫姐妹目录预览:第一章野姜花第二章十六年第一章野姜花我喜欢吹风,很喜欢在风中的感觉,凉凉透透的,风中还会带着甜甜的味道。指尖还微微带着琴的愉悦与轻快,手里抱着野姜花,雪白的花朵散发着清甜之气,在山野之间这野姜花最是常见,常人都不会多看几眼,没有梅的清芬冷冽,没有荷的幽香冷娇艳,可是我还是喜欢,每日学琴之后,便会采下一束带回家。闻着,也能轻松很多,心情越发的明朗。肩上的担子实在是不轻,与娘相依为命十二年了,爹爹去得太早,我对爹爹的印象不深,可是娘告诉我,

  • 腹黑双胞胎:邪恶爹地你好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腹黑双胞胎:邪恶爹地你好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腹黑双胞胎:邪恶爹地你好坏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交易第一章春暖花开的时节,看路上的行人悠然而行,心底的伤愈来愈痛,也许到了该逃离的时候吧,我的忍耐已然到了极限。“凤秋,洪先生到了,你好好侍候着。”我猜到洪先生今夜会来,却不想来得如此之早,心头一阵窃喜:“洪总,今夜就把凤秋包了吧!”我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的放浪,且又自然。“洪总,看我们凤秋对您多好,您真是艳福不浅。”方姐眉开眼笑的正说着,洪胖子已掏出了一大叠人民币,随手抽了十几张递给了方姐

  • 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爱妃在上:邪王请上榻目录预览:第一章楔子第二章良药第一章楔子七夕的夜,银河落九天,满天的繁星闪耀,凝成了一条星河。织女星,牵牛星,眨着眼睛等待着那喜鹊的飞来,鹊桥的架起。姑娘们悄立在葡萄架下,聆听着织女和牛郎的丝丝爱语。仰望着浩渺的星空,虔诚的乞求上天能让自己象织女那样心灵又手巧,祈祷自己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良缘。凤城。凌晚香的七夕夜是特别的。鸨儿不给她花前月下,不给她绛紫的葡萄藤。这一夜,她是全凤城的花魁。香间坊,热情的大门敞开着。香间坊,迎尽

  • 校花美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校花美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校花美女目录预览:第1章兜风第2章尴尬第1章兜风嘀嘀嘀!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响起,一辆豪华的丰田轿车稳稳地停靠在女大学生顾盼盼和杨紫薇跟前。“二位美女,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一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哥跳下车,笑眯眯地站到她们面前。不容顾盼盼开口,杨紫薇抢先回答说:“徐凯,我们正愁没地方去呢,你有时间带我们去兜风吗?”“好啊,我就是怕二位美女不肯赏光呢。”徐凯热情地替她们打开车门,说道:“请二位上车吧!”杨紫薇顿时眉开眼笑,她拉着顾盼盼的手,准备上车。顾盼盼婉

  • 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2章袭击第一章重生头,很痛。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就象电影一样的闪过一个女子的故事。那是一个漂亮而又清纯的大二女生,靓丽而又年轻,可她,却被……被一个才五岁的小男孩用匕首刺中了胸口……天,血,好多好多的血。“啊……”一声惊叫,莫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目,是一室的幽光,水粉色的世界里,一个男子正缓缓向她倾倒……那张脸,如妖孽般的让莫言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男人,不正是她刚刚脑子里闪现的那个叫做伍妍儿的大二女生的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目录预览:第一章野女人第2章没怀你的孩子第一章野女人“叮”——电梯停了,柯晓晓吃力的一提手里的外卖,今天康威的职员不知怎的集体点了她那个小店的外卖,沉呀,十几份呢。一脚迈出去,正要去向这一层楼的那间大办公室,忽的,手腕上一紧,她才要惊叫,嘴已经被一只手给堵住,扯着她就向楼梯间走,手里的外卖落地,听着那一声闷响,她却根本顾不得了。打劫?绑匪?无数种可能袭上心头,可她使尽了力气,也挣不开那男人的钳制。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柯晓晓的身体

  • 我的妖孽狼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妖孽狼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的妖孽狼君目录预览:第1章夜]第2章喜欢]第1章夜]雨打芭蕉,凄冷的夜,树影摇曳,我坐在桌前,品着前日里黎安托人捎来的铁观音,茶香四溢,幽碧暗生,稍暖了一颗冰冷的心。“小姐,九夫人来了。”若清打着帘子站在门边,小声的告禀。“请吧。”合上茶碗,摇了摇那茶壶,不知不觉间,一壶茶已饮了大半,“若清,再泡一壶新茶吧。”九夫人,在爹的夫人中,排行第九,故相府里人皆尊她为九夫人,年纪比我长了六岁,却足足比我高出了一个辈份,相府里,只她尽护着娘,更与我和气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