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野猫皇后好邪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6 23:22: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野猫皇后好邪恶

第9章 审问御风

在连续将待在宫内的御医们都给罚跪在地以老命做为保证之后,张狼终于是相信那扯人心疼的小人儿不会有事了。完整版【野猫皇后好邪恶】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你们都给我跪在这外边,待朕上朝安排事务回来,若是她还不醒转,要你们好看!”将一众御医全都赶到雪儿的屋外罚跪去了,张狼这才坐到床头,仔细的看着那张有些苍白的脸颊来。

“哼,你是上天降给朕的天使,给朕指引路途的,还是上天给的魔鬼,让朕受到折磨的呢?”轻轻的抚了一把雪儿娇嫩的脸颊,张狼低声的自语着。

“嗯!”雪儿似乎很是不满,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一只小手儿举了起来,在自己的鼻头上轻轻的擦了擦。“蟑螂,别弄,猫猫要吃鱼鱼!”

“哎,都这样了,还不老实!”张狼轻轻的笑了笑,将雪儿的手儿拉进被子里边盖好,再紧紧压了压,保证不会透风这才放了心。

“狼主,御风无能,让她二人跑了!”房中人影一闪,带着一身热气的御风出现在了张狼的身前。

“罢了,跑了就跑了!”张狼轻轻的刮了刮雪儿的小鼻头,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温暖全都消失。一脸冷酷的张狼盯着同样一脸冰冷的御风,沉声的命令着,“御风,朕问你,朕叫你保护雪儿,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翠屏楼?”

“狼主,御风只负责保护好她,可并没有限制她去哪里的自由!”御风躬着身子,毫不迟疑的回答!

“你!”张狼被御风的回答给气得愣了愣,“你能不能告诉朕,她是怎么自皇宫里边出去的?怎么会知道朕在翠屏楼?”

“有人指引!”御风说完这句话,不再回答,一脸酷酷的站在张狼的身前。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哎,御风啊,你什么时候能不能别这么酷?好歹朕也是一国之尊,你嘴里边的狼主,都不能够表示顺从些?”张狼苦笑了笑,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面对这个御风,还真的是没有办法。

“不能!”御风依然酷酷的回答着,“就似狼主之所为成为狼主一样,御风如果不再这般,就不能够叫着是狼主的御风了!”

御风的回答,令张狼再次的一愣,回过神来,朗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好一个朕的御风!很好,现在朕再次的命令你,朕给予你阻止雪儿涉足险地的权利,贴身保护她的平安!”

“御风遵命!”御风依然是淡淡的躬了躬身,朝着张狼行了个礼。

“很好,御风,你先退下吧,朕现在要去为雪儿做点事情,云空国的混蛋们,是得受些惩罚了!”张狼说着话,挥了挥手。

御风再次的凭空消失,张狼低头贪婪的看了眼床上的可人儿,这会儿也许是御医们所引见心开出的医起到了作用,雪儿的脸红好了许多。两朵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粉嫩嫩的,相当好看。

“小猫猫,小雪儿,你等着,朕一定不会让你白白吃这些苦头的!”张狼说完话,站起身来转身离开。留下雪儿躺在床上将养着,还有的就是屋外跪了一大片的惶恐不安的御医,以及一双在暗处观察着雪儿的眼睛。163女人网

御风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小人儿,她有什么样的魔力呢?怎么可以令天狼的一国之尊如此伤神?狼主的反应,在御风的记忆当中,似乎这是生平的第一次见到!

“嗯,蟑螂,猫猫要吃鱼鱼!”床上小人儿嘀咕了一句话,小脑袋瓜子轻轻的动了动,露出那双尖尖的耳朵来。

御风为之一惊,以前的时候她的发丝垂下,将耳朵都给挡住了的,而这个时候,总算是能够看了个仔细。御风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机,那一双同样尖尖的耳朵,眼睛再次望向雪儿的时候,不再是那般冰冷了!

~~~~~~~~~~~~~~~~~~~~~~~~~~~~~~~~~

雪儿又一次的陷和离晕迷当中,朦胧中,她感觉到自己在不断的下沉,沉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一个没有了蟑螂,没有了鱼鱼的从来都不曾见过的世界。

那个身穿白色皮衣的女子又再一次的出现,逼迫着自己要做什么事情。两人在极力的争吵着,可是自己怎么听都听不清楚。两人由争吵发展到了动手,而到最后,天空的月亮似乎都被引得压向了地面,轰然一声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蟑螂!”雪儿一声惊呼,自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这一声叫声,吓了正在暗处观察她的御风一大跳。网站http://www.163nvren.com/不过,屋外的那些老御医们却都长长的吁了口气,老天,感谢这位灵猫公主,自己的老命保住了!只是他们都忘记了,自己这样的情形,又是谁害的了呢!而在另一处,出云阁的暗处,一双狠毒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雪儿的房间,那双叫声,令这双眼睛里的怨毒之意为之大盛,终于是消失在了阴暗处!

第10章 书房议政

天狼国的御书房里,户部尚书钱民,兵部尚书罗武正一脸肃穆的站在张狼的前方。钱民微胖,一张弥勒佛的笑脸,此时也是一脸的庄重;而罗武这位自沙场拼战回功绩,官拜兵部尚书的大人却显得有些稍瘦,不过一身的彪悍之气,倒也显出一个武将的威风。

“这么说来,两位大人是不赞成出兵云空国了?”龙案后边的张狼身子朝着一倾,一股强大的气势压向两位尚书大人,“是我天狼户部空虚?还是兵将紧缺了?让两位大人如此的反对朕的提议呢?”

“回狼主,我天狼自狼主执政以来,文治武功均大盛以往。但,正是因为我天狼久经刀兵之灾,现在好不容易有三五年的安稳,正是休养生息的好时机,怎么又可妄动刀兵呢?”钱民站出来,嘴里边反对着,一脸的正气。

“狼主,我天狼儿郎出入战场从来不怕,但也正如钱大人所说,久经沙场的战士们也会心生厌倦。现在好不容易能够让他们休养生息,岂可又为些许小事而妄动刀兵呢?”罗武大袖一摆,一副据理力争的神情。

“哦?如果你们认为,朕被云空国的刺客暗杀,这也是些许小事,那么朕当罢议!”张狼缩回到龙椅上,一双眼睛冒出阵阵的精光。163女人网

“微臣不敢!”两位尚书大员此时赶紧的俯地请罪,一脸的惶恐。正如二人所说,张狼的文治武功盖及当世,虽不可称后无来者,但确也前无古人能够做到。张狼身上的那股子王者之气,至少是这些做下臣们都为之畏惧的。

“只是狼主,微臣听闻此次事出,一来是因为狼主涉足烟花之地,这二嘛,是因为宫里的灵猫公主受伤,这才致狼主大怒!”钱民说到这里,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张狼的脸色,似乎不算震怒,又低下头继续的说话。钱民可不敢直视着张狼的那双眼睛说话,据说在战场上的时候,张狼曾经凭眼神吓退过敌方大将,钱民自认为还没有敢与张狼相抗衡的力量。

“微臣认为,为了一个女子而妄动干戈,实不为明智之举,还望狼主慎重!”钱民说到这里,喉头动了动,这种事情可不是常人能够干的。这狼主的命令,恐怕还鲜少被人更改过的。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钱民悄悄的拉了拉罗武,这位兵部大员赶紧的也沉声说着话,“臣附议,天狼此下当休养生息为重!”

“哈哈,哈哈,不错,这就是朕的好臣子!”张狼不怒反笑,两位跪在地上的大员都松了口气,悄悄的抹了抹一把冷汗。想来自己二人明日就可成为同僚的楷模了吧,能够阻止狼主的决议,这还是第一次呢。

“钱民,听闻你家里娇妻成群,美妾成堆,是不是啊?”张狼悠闲的说着话,端起茶来饮了一杯。

“回狼主,此,此乃家事,家事!”钱民有些尴尬,额上的汗珠又冒了出来。、

“是家事,朕原本不应该过问!”张狼一脸的微笑,却砰的一声放下了茶杯,吓得地上两位大员同时的一颤,“可是,朕却听说,在你的家里,你的正妻是狼主,美妾们也排成什么二狼主三狼主的,你就成了小黄门,专门的侍候她们是不是?”

“这,这,狼主,这,这是闺房乐趣,没有恶意,没有恶意!”钱民满头大汗,跪在地上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怎么回事,这关起门来的闺房之乐,怎么也被狼主知道了?

身边的罗武乐了,老钱啊,平常都劝你少娶点,这下可好,连狼主都知道你的‘美名’了啊!

“罗武,你也别笑话钱大人了,你虽然只有一房娇妻,可是你不也将你的娇妻比为狼主,处处小心?还说侍候她比侍候朕都上心吗?”张狼又恢复了笑容,说话间,正在幸灾乐祸的罗武身子一下子矮了一截。

“朕说这些,并不是想要与你们追究,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连你们都心疼自己的女人,难道朕就不行?朕就不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再说了,这云空国与我天狼向来是这宿敌,此次更是派人进我京城行刺,如此可恶,难道不应该教训教训,以显我天狼天威吗?”张狼坐端正了身体,朗声说着话。

“狼主圣明!”钱民和罗武二人赶紧的躬身行礼,二人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男人有时候,就应该为女人活一把!

“灵猫公主虽然只是一个女子,却也是朕的心头肉!二位大人知道,朕后宫连一人都无,不是朕不似男人,只是朕想要求一自己心爱的女子就足亦!现下朕总算是找到了,可是要是朕连她受了委屈都不能够为其伸张,朕这个男人,还叫男人吗?男儿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为自己心爱女子,引刀兵之祸,又有何惧!”张狼朗声的说着话,一脸的坚定。

“臣附议!”两位大人当然明白云空国实乃天狼心头大患,听到张狼如此的一番话语,更没有了丝毫出兵的顾忌,对于这位狼主的话语,二人实在不知如何的回答,只得再次俯地,朗声应答。

“好,好一个热血男儿,男人当有所为,有所不为,狼主,不愧为我天狼第一人!”一阵掌声伴着话声传来,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御书房里。

第11章 亚父逍遥王

“亚父!”张狼豁然起身,恭敬的对来人说着话。

“见过逍遥王!”两位当朝大员也赶紧的起身,朝着来人行着礼。

来的男子和张狼有六分相似,只是比起张狼的俊朗来,多了些清逸。三捋长须披在胸前,看上去,还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息。一身滚蟒王袍,更加增添了这人的几分威仪。

“亚父驾临,朕有失远迎。赐座!”张狼说话间,一名小太监赶紧的捧出一张锦椅来,让其坐下。

这位被张狼称之为亚父之人,正是张狼父亲的亲弟弟,本朝的逍遥王——张尚!此人文治武功皆名震天狼,不在张狼这位狼主之下。而更难得的是深名大义,在张狼父亲为王之时,更是为天狼开疆辟土,立下了战功。更难得的是,在张狼父亲病逝之时,强辞朝中大臣拱其为主的提议,强势辅佐张狼为天狼之主。

尔后,张尚更是辅佐张狼主政,鞠躬尽瘁,这才有了张狼文治武功声震大陆,并且让天狼国成为大陆四国中的强国之一!只是近年来,张尚在天狼和张狼都声震大陆之后,又急流勇退,做起了不问政事的逍遥王来。也正是因为张尚如此的高义,张狼这才敬尊其为亚父!而张尚所育的一儿一女,张扬和张芷琳二人,虽然刚及弱冠,却也算是文武双全。

“狼主,今日是臣不请自来啊,呵呵。在书房外听闻狼主一番高论,实在大感震动人心,热血沸腾之下,不请自入了!”张尚轻轻一笑,手拂三捋长须,更些得有些脱俗。

“朕早就应该去拜望亚父的,只因事情繁多,还望亚父谅解。”张狼在张尚的跟前,毕恭毕敬的说着话,转眼,又瞪了瞪两位大员,“你们还不下去,等着朕请你们吃饭不成?记清楚,三日后,给朕一个令朕满意的答复!”

两位一品大员赶紧恭恭敬敬行礼,向张狼和张尚告退。

“狼主这些年的努力,让我天狼声震大陆,想来老狼主在天有灵,也可以瞑目了啊!”看着眼前俊朗的张狼,张尚有些感慨的说着话。

“亚父过奖了,对了,表弟表妹都还好吧?”张狼面对着张尚,可没有一丝敢于嚣张的气息了。

“呵呵,琳儿和扬儿都刚结束了学业,今日臣前来,就是为了他们二人的事呢!”张尚看着眼前的张狼,点头笑了笑,就似一位慈祥的父亲,在看自己有成就的儿子一般。

“哦?表弟表妹学成了?呵呵,朕这做表哥的太不尽职了。亚父请说,但有所请,朕一定如其所愿!”张狼双目盯着张尚,“亚父专程前来,恐怕不是为了这些许小事吧?”

“呵呵,狼主认为,当今天下形势如何?”张尚不置可否,淡淡的一笑,站起身来,龙行虎步间,指着张狼龙案上的一副地图。

“当今天下,天狼,云空,猛虎,神龙四国瓜分大陆,其中天狼云空势强,猛虎神龙稍弱。而天狼云空互为世仇,猛虎与天狼交好,神龙与云空为邻,形成互相抗衡之势!当然,这四国其间,更夹杂着一些弱小势力,在缝隙当中生存下来。这种平衡,已经近二十年余了吧,恐怕,现下又是到了大混之时了!”张狼指点着龙案上的地图,嘴里边侃侃而谈,一副指点江山之模样。

“嗯,狼主好眼光!”张尚赞叹着,“天下大乱之机,保持头脑的清醒,实乃为王之道!”

“亚父此来,是赞成朕出兵云空的吧?”张狼双目一扬,望着张尚。

“出与不出,此乃狼主所费心的事情,臣此来,只是为两不成器的儿女,谋得一官半职而已,这,也算是臣的一点私心吧,哈哈!”张尚朗声一笑,站了起来,“狼主啊,老臣打扰狼主太久了,这就告辞。狼主,天狼所有的军民,都是狼主背后的支柱,有些事情,是想做就得做的,否则,会被一些竖子认为天狼无能!”

“是,朕明白了!送亚父!”张狼站了起来,恭敬的行着礼。是啊,有些人你不将其打痛,他总以为你很好欺负,以恶制恶,才是王道!

大陆民风彪悍,女子从军,甚至成为将军,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打虎不离亲兄弟,上阵不离父子兵,表弟张扬和表妹张芷琳的加入,张狼似乎是增添了更加征服云空国的信心!

自己的父亲,天狼的老狼主,就是因为和云空国的征战当中受重伤而丧命的。这世仇,现在也许是到了应该解决的时候了吧!

陆续的处理完一些公务,张狼看了看时间也不算早了,这时候,也许是应该去探探那位小可人儿的时候了吧!不知道此时的她,清醒了没有呢?

第12章 狼主也吃醋

张狼这会儿倒有些归心似箭的感觉,以前鲜少涉足的出云阁现在似乎是成了他的第二基地了。

一路上,不顾身后的那些小宫女小太监们‘狼主慢些’‘狼主当心’的惊叫,也不顾雪儿屋外跪了一地的已经有些东倒西歪坚持不住的老御医们,一股风般的闯进了房间。

“啊,蟑螂!”刚进卧房,就听到一声欢呼,张狼还没有能够看得清楚,一团娇嫩柔软还带着温热的身子就投进了他的怀抱。

“臭蟑螂,你跑哪去了啊?都不知道看猫猫,猫猫好无聊啊,都差点睡着了!”雪儿不满的嘟着嘴,嘀咕着话着话。

“朕得忙事啊,哎,雪儿,你,你!”张狼突然的发觉有些不太对劲,眼睛总算是看清楚了怀里边似八爪鱼般紧紧搂着自己的雪儿。难怪这般柔软这般娇嫩呢,这小妮子居然又没有穿衣服!

“讨厌,吓人家,又怎么了啊?”雪儿睁起眼睛来,很是无辜的瞪了瞪张狼。说话间,她又贴上张狼的胸膛,舒服的在上边用小脑袋瓜子摩挲了几下,没办法,这可是猫猫的习惯,舒服啊!

“哦~!”张狼张了张嘴,想要阻止这小妮子如此‘危险’的动作,只是,话还没出口,就感觉到鼻子处一热,两股鲜血趁机溜出来散步了。

“啊,蟑螂,你怎么了?受伤了?谁伤的你?”雪儿有些惊慌,看着眼前这‘受伤’的男子,赶紧用小手儿去帮他擦拭一下鼻孔流出来的鲜血。只是如此一来,那两团已经发育得有些超出她身形的饱满,又一次的贴着男人的胸膛,不断的摩擦。

“雪儿,朕,朕没事,你赶紧的穿好衣服!”总算是控制住自己男Xing的冲动,将这团惹火的身子塞回到了被窝里边,强自的转过身去。吸气,吐气,这个世界多么美丽,空气多么清新!一次,两次,三次!终于无数次的努力之后,血液总算是没有滴落了。

“穿好了吧?雪儿?”回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而身上依然的是一丝不挂。

“蟑螂,雪儿不想穿这些嘛!”做人真麻烦,还是做猫舒服!

“不行!朕先出去,在门口等着你,赶紧穿衣服!”他哼了几声,不敢再停在这充满‘危险诱惑’的地方,赶紧的冲出了房门,当然,没有忘记将这房门给关上。

这个时候,那群小太监小宫女的这才气喘吁吁的冲了过来。

“你们,都下去吧,今天治疗灵猫公主有功,朕会奖赏你们的!”张狼看着跪了一地东倒西歪的老御医们,这才绷出做狼主的尊严来,命令着一众御医。早已经是头晕眼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老御医赶紧的谢恩,逃一般的离开了这里。

“咳,你们也先下去,这里有朕就可以了~!”看着那些忠心的太监宫女们都汗流浃背,一个个的喘息未定,某人大发善心,昂着头对他们吩咐着。得让他们离开,要是让他们知道堂堂的狼主居然为一个小妮子淌了鼻血,这个八卦传出去,那还得了!

一众人等赶紧山呼狼主大恩大德赶紧的退下,跟着这龙行虎步的狼主,不累死那才是怪事了!

正要处理自己鼻端的血液,突然的想到了什么,狼威大发,暴喝一声,“御风,你给朕滚出来!”

如鬼影般的御风闪电般的射到了某位刚从完成从狼化为人转变的家伙跟前,恭敬的行了个礼,脸上依然的是那般酷酷的神情。

“哼,这里又没有人,摆什么酷?再说了,你能够酷得过朕吗?”心里边腹诽着,瞪了瞪这位忠心的影卫。

“不知狼主唤御风有何事?”御风哪里去管某人心里边的小九九,依然酷酷的问着话。

“这个,那个,朕问你!”挠了挠头,如何的将自己的意思给表达呢?“朕想问你,你是不是一直在灵猫公主的房里?她,她的一举一动,你都知道?”

“回狼主,御风自公主醒后,就退出了房间,在屋外保护。屋子里边所发生的一切,御风都不知晓!”不紧不慢的回着话,某位老大脸上的神色,终于是一点点的恢复。

“哦,不错,不错!”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恢复了笑容。“你可以下去了,继续保护灵猫公主吧!”

“是,狼主!”御风回答着,正要离开,又停住了步子,抬起了头来,“狼主,血乃人体生存的源泉,还请狼主珍重自己的血液!”

话音一落,趁着某人还没发飙,御风充分发挥影卫的特Xing,一个闪身,就再次的消失在了暗处。

第13章 蟑螂的惩罚

“这,这混蛋!”总算是回过了神来,罪魁祸首却已经消失。摸了摸鼻子,自己居然也有被人糗的时候,大叹人心日下,赶紧的处理了下自己的鼻子,又一次的推开了房门。

“蟑螂!”又是一声娇呼,那团娇嫩挤进了张狼的怀抱。

“雪儿,看看,这才听话嘛!”看着小人儿总算是听话的将衣服给穿上,张狼满意的赞叹着。

“哼,这衣服真是麻烦,人家一点都不想穿!”某人嘟着小嘴儿,一脸的不满。

“哼,今后必须得穿衣服,明白吗?在别人的面前,不许**服,知道了吗?”摆着一张臭脸,狼主大发狼威,**着灵猫小家伙。

“哦,人家知道了!”低下头来,很是委屈。只是,就在某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心,自己的高压政策得逞的时候,雪儿又一次的扬起了头来,一双星眸就似夜空当中的珍珠,散发着阵阵的光芒。“不许在别人面前脱,在蟑螂的跟前,是不是可以脱呢?嘿嘿!”

说话间,雪儿抱着那双健壮的胳膊,将自己娇嫩的身子填进那宽阔的胸膛里,不断的摩擦了起来。

“这,这个!”如此的条件,拒绝还是答应呢?狼主老大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鼻子里再一次的传出痒痒的感觉来,又有一股子的温热在那里蠢蠢欲动,想要钻出鼻孔。

“雪儿,别乱动,要不然,朕,朕要惩罚你了!”为了避免自己再次的出丑,狼主摆出威风来,喝止着雪儿。

“干嘛,哼,雪儿才不怕你呢!”扬起小嘴儿,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哼,是吗?”再不教训,自己的威风何存?大跨步走到了床边,一屁股的坐下,翻过雪儿的身子,扬起了自己的爪子来。

“哼,人家只是动了动嘛!再说了,穿着衣服原本就很难受!”不服气的嚷着,表示着自己的愤慨。

“不可以,不穿衣服,就是不行!”那副令人极易犯错的神情,让张狼差点再次的沉沦。摇了摇头,告诫着自己,不行,得硬着心肠来,要不然,这小妮子改不掉那习惯的!在自己跟前脱还可以,要是在别人跟前脱了,那岂不是亏大了啊?

瞪着张狼,雪儿极度的不满,凭什么嘛!自己这点小小的要求,又不妨着谁,又不碍着谁了!

“不服?哼!”扬起的爪子终于落下,在那富有弹Xing的臀部之上轻轻的落下,又迅速的被弹开。

这个混蛋,居然,居然打人家小屁屁!

“服不?”翻转可人儿的身子,哪里还舍得落下第二巴掌呢?

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里边满是不服。这个混蛋,居然这样的教训人家!看着他的样子,难道还有更加可怕的惩罚?

“蟑螂,你,你还要怎么惩罚猫猫?”如果只是那巴掌,自己似乎还能够承受得过,可是,这家伙的眼神,怎么想要将自己给香进肚子里去的那般呢?那双眼神,分明就是在冒着阵阵的邪恶光芒,老天,他不会变身成为食人的物种了吧?

看着那双珠圆玉润的娇唇,张狼只感觉自己身体里边一阵阵的发热,有种想要嚼食的冲动,刺激着张狼的脑神经。

一声低吼,狼主老大化身为狼,低下头来,大嘴一张,堵住了那张小嘴儿。

啊,来了,来了!老天,救命啊,有人要吃人了啊!

雪儿瞪着惊恐的双目,无力反抗。再说了,这是他的惩罚,自己能够反抗吗?感觉到自己唇上一阵阵的生疼,而一条滑腻的东西钻进了自己的嘴里边来。天啊,自己真正的要被吃掉了吗?

舌头对那家伙缠住,用力的一阵吮吸,身体传出无力的感觉,似乎是连骨头都被这坏蛋给吸进了他的嘴里边一般。软软的,只能够瘫在坏人的怀里边,再也没有办法逃脱了!

这样的惩罚,真是太可怕了!

半晌之后,已经憋气憋得一脸通红的雪儿终于是被张狼给放开。一脸满足的张狼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心里生出百般的怜爱来。

“今后得听朕的话,明白了吗?否则,哼哼!”

“嗯,嗯,猫猫听话,一定听话!”

刚才的感觉,真的是好恐怖,自己还敢不听吗?

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种惩罚居然收到了奇效,张狼心里边开心之意,今后自己是不是可以时不时的给这小家伙来一次惩罚呢?既能够压住这小家伙,又能够令自己某类邪恶的心理得到满足呢?

开心了片刻,张狼警惕心再起,再过三天,就是自己有得忙的时候了,而这小妮子的安全,还是一个问题。

“御风!”

一声大喝,一股风带着御风冲了进来。

“雪儿,今后你就得听他的话,让她保护你,记住,不许一个人单独去玩,要是朕听到他的回报,那可是还会惩罚你的哟!”

某人威胁的话语当中,雪儿睁着她的星眸,不断的打量着眼前的御风,噫,这个家伙居然会脸红?是不是比蟑螂好对付得多呢?

第14章 雪儿禁足

“为什么?”嘟起了小嘴儿,雪儿一脸的不开心。凭什么嘛,你不管猫猫了,居然还找个人来管!并且,这个人看上去,哪里比人家强了嘛!

“因为朕最近要忙于国事,将要全力的忙于即将发生的战争!”张狼说着话,伸出手来,宠溺的轻轻拍了拍雪儿的小脑袋瓜子。“你应该还记得上一次遇上的两名刺客吧?这一次,朕要让她们的国家付出应有的代价!朕要让她们的血,来洗涮对于你所造成的伤害!”

沉声的说着话,张狼一脸的杀气,这就是惹朕的下场,这就是伤了朕的女人的下场!只是,瞬间,张狼就醒悟了过来,对于雪儿,自己怎么可以说出如此血腥的事呢?只是,当张狼担心的望向雪儿的时候,看到的是雪儿那一双充满了激动的光芒,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

“打仗?蟑螂,猫猫要去,还上猫猫!”嘴里边嚷着,两只小手儿伸了出来,一双眼睛里边有着心形的光芒在闪烁不定。“蟑螂,在这里呆着难受死了,一点都不好玩,你可得带上猫猫啊!”

“不可以!”一脸的严肃,也是满头的冷汗,自己怎么忘记了这小家伙是一个好奇宝宝呢?一个典型的好奇宝贝!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可如何是好?张狼赶紧虎着一张脸,极力的要打消雪儿心里边的鬼主意。

“雪儿,你听好了,外边现在恐怕不太平安,你一定要呆在这出云阁,千万不得外出!另外,你也别害怕,有着御风保护你,你不会有危险的,只要你听他的安排,你一定可以毫发无伤!”张狼说到这里,赶紧的停了嘴,不可以再多说了,得给她些高压才行!“你可听好了,雪儿,要是朕忙完回来看你的时候,听到御风回答,说你不听话,那么,朕可是要惩罚你的啊!”

“什么?又是惩罚啊?”有些许的惊恐,想起刚才所经历的那一幕。好家伙,这个坏蛋分明就是想要将人家给吸进肚子里边去吃了啊,这样的惩罚,可不能够再多来啊!

“哼,就是惩罚!不过,只要你乖乖的,等朕忙完了,一定陪你出去玩,好不好?”给了大棒,得马上给颗甜枣,这可是常胜之道!

“哦!”慑于惩罚的威胁,雪儿不安的应了句,虽然很是不服,却只得表现出自己乖巧的一面来。

对于这种结果,满意的点了点头。张狼回过头来,望向御风,一脸托付的神情。

“御风,朕这一次就全靠你了,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够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儿伤害!”说着话,一只手伸出来,用力的拍了拍御风的肩头,“只要你这次完成了任务,等朕大胜归来,你所承诺的为朕卖命的事情,就算是一个了结,你恢复你的自由之身!”

说完话,张狼深深的看着御风。御风用力的点了点头,依然一脸的酷酷。

~~~~~~~~~~~~~~~~~~~~~~~~~~~~~~~~~~~~

张狼去忙着他的国家大事了,而雪儿无聊的被禁足在了出云阁。不论她想出什么办法,想要出去玩上一玩,都会被御风给阻止。每一次认为将御风给甩掉,悄悄的快要跑出出云阁范围的时候,御风就会自天而降,将这小妮子似小鸡仔般的抓回去。

第三天的晚上,张狼兴奋的来看望雪儿,并且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户部和兵部已经调谴足够的粮草和兵员,并且已陆续的集结。在十日之后,待后员齐集兵部大营,将由张狼这位好战分子亲自阅兵祭旗,在集训三月手,待一切情报汇总明了之后,就将开发,征讨云空!

而对于这三天雪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表现,张狼很是满意,当然,也对于御风很是勉励了一番。然后,天狼国的好战狼主,在将御风驱开之后,小小的‘惩罚’了雪儿一次后,就回去继续忙他的大事了。

躺在床上,把玩着自己的小尾巴,雪儿好不舒服。叹息又叹息,怎么才能够逃脱御风这个家伙的耳目,跑出出云阁去见识一番呢?

这个时候的御风守在雪儿的屋外,隐在一棵树上休息着。透过窗户,他能够看到屋内床上的雪儿,也能够看到她那双尖尖的耳朵。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机,御风嘴角露出了难得一见笑容来。

野猫皇后好邪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野猫皇后好邪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