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

2017/11/16 1:01: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

第3章 激怒他

“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男人一把攥紧她的手腕,迫使她不得不仰着头看着他。小说: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

“又不是没做过,装什么正人君子?”她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身体却紧紧的绷着。

顿了顿,她用另一只手在他胸口打转,灵巧的指腹慢慢延顺往下,问他:“你就不好奇我刚才出去做什么了吗?”

深如瀚海的长眸危险的眯起,那里面愤怒的火舌几乎要喷薄而出,生生将面前的小女人撕碎,他冷冷一个字:“说。”

“车震。”她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来,笑说:“要说洵安哥哥送的就是好东西,那辆保时捷用来车震真的舒服极……”

了……

最后一个字儿还没说出口,她便整个身子都被他带了起来,几步后退间,整个身子都被顶在了墙上。

盛怒之下的他戾气极重,她猛地撞上墙壁的后背痛得浑身一紧。

她冷吸一口凉气,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问他:“这么迫不及待?”

那禁锢在腰身上的大手骤然向下,将她的臀部向上一抬,她整个人的重量便都落在了他的一双手上,双腿不自然分开,这高度巧巧的对着他下半身的某个部位。

他挺身逼近,那两处位置便隔着布料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原文163nvren.com

水润的眸子闪过一丝慌乱,她张了张粉嫩的小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你要干嘛?”

“不是要约炮?”

说话间,他便俯身要吻。

“你……”温清雅匆忙别开脑袋,“别!”

沈洵安便顺势咬住了那精致娇小的耳垂,唇齿轻咬,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大脑“嗡--”的一声炸开了!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她在一个又一个的夜晚里悄悄爬上他的床,瞒着所有的人与他“偷情”的时候。

心跳加速,温清雅用双手去推,男人的身子却仿若兼顾的墙,纹丝不动。

那拖着她双臀的大手不安分的游移,探向她的私密地带!

心啊,猛地一抖!

心跳仿佛就在耳边,被无限放大,炸得耳膜嗡嗡作响。

情急之下,她猛地出声,“沈洵安!”

男人顺着耳垂吻下去,低低应了一声:“嗯?”

“能不能等我先洗个澡?”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柔若无骨的小手抚摸上他的脸颊,“总觉得带着他的味道和别的男人做,良心不安呢……”

话音才落,沈洵安的动作便顿住了。

她晃了晃双腿,挂在他的腰上,挑着眉头看他:“别急,包你满意。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声音轻了些许,满是心碎:“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温清雅身子不易察觉的一顿。

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掐得生疼。

“洵安哥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啊?”她佯装不在意,“男人不都喜欢我这样床下清纯床下浪的么?”

说着,从他身侧跳出来,去踩落在地上的拖鞋。

他的一点点温柔,为她的哪怕一点点伤神都像是毒药,迷得她心里发颤,就这样为他画地为牢。

九岁起被寄养在沈家,整整十一年的爱慕和陪伴,她原以为她真的捂化了这颗石头心,到头来……

脑海当中闪过他三年前的决绝,温清雅自嘲的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今天天气真好啊。”她一边转过身来,一边望向窗外的太阳。小说: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

艳阳高照,微风轻抚,可她莫名的觉得身子发冷,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冷意入骨,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知道他不会接话,她娇笑着向后退,“乖乖等我,我去洗澡。”

门应声而闭,她脸上的笑意瞬间便僵了下来。

那双眸子太深,仿佛只一眼就能将她整个人都吸进去。

大步走回自己的卧室,她给门落了锁,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黑白分明的眼珠上下滚动间,将心底的记忆也拉扯了出来。

十一月十六,A市下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163女人网

她满心欢喜的拽着他的手臂到阳台上去看雪,白嫩嫩的小手捧起薄薄的一层,凑到他的面前给他看,那讨巧的神情就像一个等着夸奖的小孩子。

“喜欢吗?”他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她柔顺的黑发。

她也顺势贴着他的手心蹭了蹭,点着头,“喜欢的。”

长而浓密的睫毛上落了雪,迅速化开变成细小的水珠,她不舒适的抬起手背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

“清雅。”他忽然叫她。

见她仰起脑袋望着他,他温热的指腹覆在她的眼角,细细抚摸,淡淡出声:“等老爷子回来,我给你一个家。来自163nvren.com

第4章 新娘不是她

她“哦”了一声继续蹲下去玩雪,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之后猛地站起来,眸子星亮,惊喜的问:“给我一个家?”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欣喜的快要跳起来,一脑袋钻进他的怀里用软绵绵的脸蛋蹭他的胸口,开心的一塌糊涂。

“你是说要娶我,要娶我是不是?是不是啊?”

“是。”他也淡淡的笑了出来,一手将她抱住,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儿。

那喜形于色的小模样可爱得紧,将他整颗心都黏的软软的。

沈老爷子回来的那一天,他真的有了一个家。

只是新娘不是她。

温清雅深呼出一口气,捂着胸口,整个胸腔都堵堵的难受。

抬手摸了一把眼角,竟是满手的泪水。

三年前在机场仓惶无助的无力感又一次袭上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张嫂敲着她卧室的门叫她下去吃饭,温清雅坐起来愣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迈开步子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再下楼的时候,一餐厅的人已经坐满了。

她一身艳红色的连衣裙套在身上,腰部的褶皱设计衬得那本就纤细的腰身更是迷人,双腿修长笔直,刚刚吹干的黑色直发随意又自然的披散在肩头。

乌黑的水眸在眼眶里转了转,将目光定在了坐在沈洵安对面的女人身上,笑嘻嘻的问了句:“楚姐姐今天怎么也有空过来啊?想我洵安哥哥了?”

一句话,问得楚向薇眼神一乱,咬着下唇责了一句:“瞎说什么,我这是想方伯母了,才……”

“得得得,不用说,我都懂。”她乐滋滋的挑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葱白的小手拿起桌上的筷子,望了大家一眼,“怎么都不动筷子?”

所有人的目光在沈洵安身上聚了一眼。

方素妍拿起手边的筷子道:“忙了一下午了,都饿了吧,快吃吧。”

温清雅嘴叼的只挑细嫩的肉片,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咀嚼的小模样像是一只小仓鼠,说不出的可爱。

楚向薇紧抿着嘴唇,细细想了许久才开口道,“洵安,你这次……”

“不要只吃肉。”

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男人低低的声音打断了,他冷然的眸光望向还在夹肉的某人。

温清雅被这目光刺得身上浑身不自在,将口中的东西全都咽了下去才望着沈洵安说:“洵安哥哥,食不言,寝不语,别说话,吃为主!”

一句话,呛得楚向薇脸上的神色也极为尴尬。

说完这句话,她又是一筷子的细肉递进嘴里,满足的眯起小眼睛咀嚼。

原本还显热络的饭桌上,紧紧坐着的一圈人都静默了。

气氛莫名的诡异,大家的目光在沈洵安和温清雅的身上转了转。

方素妍便笑着打圆场:“清雅这丫头从小就爱吃肉,怎么也不见长胖,真真儿让不少姑娘羡慕呢。”

“那是,每天都做剧烈运动,想胖也难啊。”

剧烈运动?

年幼的小侄子沈长义瞪着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问:“雅儿姑姑,你每天都做些什么运动啊,我学会去给妈妈听,让妈妈也像你一样瘦。”

“你还太小,学不了。”温清雅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沈长义的碗里,笑吟吟的说:“这运动你妈妈也会,说不定每天都……”

这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束寒凉的目光呛住了后面的内容。

不用抬头都知道这目光来自谁。

眸光微转,她迎上这视线的主人,看着那张冷得不像话的俊脸,笑眯眯的问:“洵安哥哥,你瞅啥呢?我脸上有花儿吗?”

已经十五岁了的沈月吟强忍住了接口说“瞅你咋地”的冲动,清了清嗓子,拉住了还想再问的沈长义,讨巧的说:“雅儿姑姑脸上是没有花,可人长得像花儿一样好看。”

“就你嘴甜。”温清雅微微挑了挑小眉头,问:“谈恋爱了没?”

沈月吟连忙摇了摇头,答道:“没。”

“你现在年纪还小,可千万别想不开去谈恋爱。现在你爱的死去活来,若干年后再看看,不过都是垃圾,姑姑我这是经验之谈,听到没?”

沈月吟的眸子转了转,不敢答“是”,也不敢答“不是”。

霎时间,所有人又一次将目光聚在了沈洵安的身上。

气氛微妙又诡谲。

谁不知道温清雅自被接到沈家的那一天起,就没日没夜的缠着沈洵安,一定要当沈洵安的新娘的。

本以为只是小孩子之间胡口说了过家家的,可这一说,便持续了整整十一年。

第5章 他最讨厌的人就是我

她从起初不懂情爱,到后来懵懵懂懂,一颗心里明明白白就只装着一个沈洵安。

都是垃圾,还能说谁?

桌上的人都默了,唯有不知事的沈长义偏了偏脑袋,问:“雅儿姑姑,为什么说是垃圾啊,电视里不是说初恋都很美好吗?”

“可拉倒吧。”温清雅慢悠悠的嚼着米饭,“你姑姑我前半辈子就毁在自己不开眼上了,要能重来,我一定绕着那人三尺远,实在不行遁地走。”

“为什么呀?”沈长义乌黑的小眼珠滴溜溜的转着:“抛弃雅儿姑姑,就是渣男。姑姑,你告诉我他是谁,我帮你打他!”

渣男?温清雅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现在的小孩子思想都这么哇塞的吗?

她柔润的眸子微微瞥了瞥,看向了没事儿人一样慢条斯理吃着饭的沈洵安,撇了撇嘴:“别了,我怕你反被攒成一个球丢出来。”

“我有刀哦。”沈长义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面摸索摸索,掏出来一把塑料的裁纸刀给温清雅看。

“噗--”温清雅被他萌到,伸出手去胡噜他的头发。

却见沈长义一本正经的将那把小刀交到温清雅的手心里,对她说:“姑姑,你可以用这个保护自己,渣男再来,就打他。”

“好好好,就你最乖了。”温清雅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把塑料小刀放在手边,脑海当中不知怎么闪过了藏在家里的那个小丫头的模样,唇角向上勾起,满是温柔。

沈长义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副终于放下心的样子,开始吃先前温清雅夹给他的鱼肉。

温清雅葱白纤细的手指拿着那小刀左右晃荡着看了看,放下了碗筷。

那总是向她飘来的目光实在是太骇人,还是早早逃离的好。

跟各处长辈打了招呼,她慢悠悠的晃着步子回自己的卧室。

那亮丽的小身影一走,整个饭桌上的气氛又逐渐活络了起来,楚向薇笑吟吟的接着方素妍的话,本就性子温婉的她很讨小孩子的喜欢,沈长义喋喋不休的问着什么。

温清雅趴在栏杆上面看着重归热闹的饭桌,不知怎么,她自称铜墙铁壁一般的心脏竟然微微一痛。

收回不该有的情绪,她晃荡着慢悠悠的打开自己卧室的门,坐在白色的藤椅上面,翘着二郎腿发呆。

而饭桌上,待那一抹艳红色的身影从栏杆边离开,沈洵安才将目光放在了她先前站过的地方,许久才缓缓挪开。

跟沈月吟说着话的楚向薇眸光微暗,手指也不自觉的收紧了些许。

“咚咚咚--”

温柔又有规律的敲门声传来,紧接着是楚向薇软软的声音,“小雅,你在吗?”

“嗯。”温清雅娇小的脚丫晃荡着拖鞋,懒洋洋的答了一句。

房门被推开,楚向薇先是甜甜的笑了笑,才走过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楚姐姐也想减肥咯?”温清雅笑嘻嘻的凑过去,看着她。

一句话,便说得楚向薇脸颊猛地一红,粉嫩嫩的,说不出的可爱。

“不、不是……”她结巴着,瞧见温清雅眼里的调笑,立马嗔怪的鼓起小嘴,扭扭捏捏半晌说不出话来。

温清雅一伸懒腰,笑吟吟的问:“那是什么事儿啊?”

看着她澄澈的目光,楚向薇抿了抿嘴唇,纠结了许久才问:“小雅,我听方姨说洵安这次回来,是要和你结婚,是……真的吗?”

闻言,温清雅咯咯的笑了起来,拍着楚向薇的手说:“方姨骗你,你还真信啊?谁不知道他沈洵安最讨厌的就是我,就连我吃个饭都要挑刺,怎么可能娶我啊?”

楚向薇眸光微敛,紧紧攥着手指。

是啊,整个A市上下谁不知沈洵安厌恶温清雅,小时候的冷漠,到后来的刁难,再到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的那些薄情又伤人的话。

她看向温清雅,小声说了一句“但愿吧”便告辞走了出去。

房间回归静谧,温清雅到楼下去倒了一杯牛奶再上来,将房门落了锁。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谁?!

她猛地回身,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冷厉的深眸。

静静相望,她看着他那张毫不带有任何情绪的俊颜。

心尖猛地一顿。

她抿了一口牛奶,懒洋洋的坐在了床边,“沈洵安,你知不知道你那张面瘫脸配着这要命的眼神,大晚上的真能吓死个人?”

第6章 嫁给我

“是吗?”他步伐缓慢的走到她旁边,拿起那杯被她喝了一口的牛奶准备往嘴里递。

“那是我的!”她猛地起身,迅速将杯子从他手里夺了过来,然后大口“咕咚咕咚”的全部咽下。

“可是我想喝。”他看着小女人炫耀的扬着空荡荡的杯子,伸出拇指来摸了摸她唇边染上的牛奶印子。

几乎来不及反应,他的唇舌便覆在了她的唇上!

她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

推搡,挣扎。

她猛地下了狠心,想咬上一口,却被他敏锐察觉,迅速脱离,那带着狠劲的贝齿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痛的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靠!

温清雅委屈的捂着小嘴。

“沈洵安,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他看着她跳脚的模样,唇边竟显露出了两分笑意。

“不行,我一定要讲!”

“是么?”

看着满含笑意的眸子,温清雅咬牙切齿的说:“不是,我不光要讲,还要写出来贴在你的脑门儿上……唔啊--”

话音才落,她整个身子便被他抱了起来,两只小脚丫不安分的来回乱踢,恨恨的说:“你把我放下来!”

“有本事自己下来。”

“……”

妈蛋,不下就不下!

温清雅愤愤的瞪着他,瞥见他笑意越发浓重的深眸,恨不能一口咬死他。

“跟我结婚吧。”他忽然出声。

那声音如酒如酿,如香如醇。

心啊,忍不住又是狠狠的一颤。

她立马垂下眸子,长而浓密的睫毛遮挡住了眼底的慌乱和无措,好在她伶牙俐齿的嘴上功夫从来都没下过线,仅是微微一顿,便听她接话道:“契约结婚?”

如果没有那一张契约,她或许真的会在他这样温柔的话语下答应和他结婚。

“嗯。”他将她放在床上,半蹲在她的面前,微凉的指腹轻轻的抚摸过她的手背,“你有绝对的自由,我不加干涉。”

“包括四下找男人?”她抬起眸子看着他,眼睛里有期冀的光。

男人望着那眼中的微光许久,淡淡应了一声“嗯。”

她眼里的期冀逐渐退散,变成生冷的嘲笑,“沈总裁,你什么时候混成这样了?真被掰弯了,还是感情受挫,被林挽甩了?”

话落,她冷冷将自己的双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来,声线一如他那般冰冷:“前尘往事早就随烟散了,现在我们之间没有瓜葛也无相欠。我不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你做什么,还是说……沈总裁,你这是在求我?”

印象里,她只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过两次话。

一次是三年前,她甚至来不及穿鞋,赤着双脚跑到机场,哭着抱着他求他不要走。

她一句一句说得真切,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吧嗒吧嗒”的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松开她的手,替她擦去泪水,沉声要她别闹。

她所做的这一切在他眼里,不过是在无理取闹。

纤瘦的小身影微微晃了晃,像是即将凋零的落叶,飘啊摇啊,站不稳脚跟。

而后她说出的话那冰冷生硬又疏离的语气,一如现在。

“沈洵安,我以前小不懂事,现在我长大了,你可不可以别再闹了?”温清雅轻笑一声,学着他多年前的语气,说了句:“别闹了。”

这三个字在这三年里的每一个想他的夜里被她拿出来反复咀嚼。

“清雅……”

“出去吧,我困了。”

不等他说完,她便匆匆的开口,别开脸不再看他。

他不动。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静到能清晰的听到两个人不断起伏的呼吸声。

男人忽然起身逼近,温清雅下意识的将身子向后倾斜,双手支着身子,静静的看着他。

这姿势暧昧又引人遐想,他轻轻低下头,鼻尖几乎快要碰到她的鼻尖,声音略微沙哑,听得温清雅心里猛地一个钝痛。

他说:“嫁给我。”

三年前,她每一天都在等着他的这句话,甚至对着镜子无数次的练习了听到这句话时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可如今……

“太迟了。”温清雅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

温软的手指顺着他的眉毛划过眼角,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双唇,精致的下巴。

贪恋又谴眷。

“沈洵安,我们之前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别再纠缠我了,真的。”她的语气很轻。

他的手掌微微摊开,便见一颗湛蓝的琉璃停在手心。

那琉璃的做工并不精细,甚至有些廉价,可她曾贴身戴在身上整整两年。

葱白的手指捻起那颗小珠子,她忽的笑了出来,将那小物件举起来,在灯光下看着里面散出来的华彩,嗤的一声笑问:“你还留着?”

第7章 一言不合就脱衣

“嗯。”

三年间,贴身携带,从不离手。

“早该丢了。”说话间,温清雅随手一抛,便见那珠子顺着窗户丢了出去。

男人眸色一凉。

她知道他怒了。

“沈洵安,我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我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你想契约结婚,A市有大把的好姑娘,算我求你,放过我好么?”

“那谁又来放过我?”他猛地将她按倒在了床上!

携带着怒气的低吼,将她的心震得猛地一颤!

“三年,你想过我吗?”他看着那双漆黑灵动的眸子,压低了声音问。

“想过。”她毫不闪躲的迎上他的目光,淡淡的:“开始想你是恨你,后来想你是希望你也能如我一样释然,忘了我。再后来,偶尔听别人提起你的时候会想你,你呢?”

“每一天,温清雅。”

一千多个日夜里,他用尽一切办法想要知道她的近况。

偶尔得到一个有关她的小视屏的时候,他来来回回看了不知道多少遍。

视频里她喝多了酒,小脸儿红扑扑的,对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哈气,然后笑吟吟的叫了一声:“哥哥!”

他不知道她叫的哥哥是谁,可午夜梦回,似乎总能听见她趴在他的耳边叫他“哥哥”的声音。

独有的少女音带着点娇憨的小尾音,酥酥麻麻的递进她的耳朵里。

“洵安哥哥,洵安哥哥……哥哥……”

可长臂一揽,抱了个空,他才清醒过来。

习惯身边有个女人,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每每听见她又换了新男友的消息,他恨不能立马飞回A市,将她拉回怀里,勒令她跟其它男人都断开联系,然后看着她弯着眉眼笑眯眯的小声咕哝:“我是你的,洵安哥哥。”

可他不能。

他恨她的绝情,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思绪被拉回,沈洵安的身子贴得更近了些,鼻息和她的交织在一起,低声说:“我想你。”

“我说这三年里我怎么老是打喷嚏呢。”她佯装无意,小手却不自觉的捏紧了身下的床单。

他的目光太过深情,也太过灼人。

“清雅,留在我身边。”

这句话顺着她的耳朵传进每一根神经,刺得她浑身一颤。

“沈洵安,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她顿了顿,问道:“不爱何撩?”

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从没说过爱她。

果然,那深沉的眸子顿了顿,眸底的情绪让她看不真切,还没来得及开口,霸道的吻便袭上了她的唇舌。

那疯狂的模样,把不能将她整个人都折吞入腹。

“沈……唔……沈洵……”

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她双手推搡,捶打,无效。

送她她的双唇,他俯身继续吻下,顺着她精致的锁骨。

“你到底想干嘛?!”她怒了,压着声音低吼!

“你。”

靠!

这个王八蛋!

温清雅被惹急了,低头一口咬在了他的肩头,他身子轻微一顿,继续伸手解她的连衣裙,她连忙松口问道:“沈洵安,你不嫌弃我被别人上过?”

她词汇用的粗俗,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激怒了他。

却不想他不做应答,手指已经解开了连衣裙在后背上的绑带,移向了侧边的拉链。

要死了!

身上猛地一凉,她连忙拉扯被子替自己盖上,趁着这个空档继续刺激他:“怎么?林挽喂不饱你,要到我这里要吃一嘴?”

她小脸还没来得及调整好情绪,被子便被沈洵安大手一扯,顺势将二人都裹在了一起。

完蛋玩意儿!

温清雅试着动了动手臂,发现在被子的包裹下,更是想挣扎都没门儿。

她的双腿被制得死死的,他开始拉自己的领带。

接着解开衬衫的钮扣,记忆中熟悉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面前,温清雅连忙双手捂住眼睛,“沈洵安,我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我怕我长鸡眼!”

沈洵安才无心跟她多废话!

感觉到他在脱裤子,温清雅是真的急了,死死护着自己的身子,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来之后继续刺激他:“你是对我余情未了,还是对我这身子放不下啊?”

不说话?

“你不嫌弃我跟别人做过,我嫌弃你啊。”她再接再厉:“不瞒你说,我这交的男朋友可都是干净身子,沈洵安,我有洁癖,接受不了你跟别人做过。”

还不说话?!

“靠你大爷,沈洵安你是聋子吗?约炮也要讲究你情我愿,我说我嫌弃你,你别碰我行不行?”

他的大手轻轻探到那小身子背后,如瓷一般顺滑的肌肤手感如初,手指轻挑,便将内衣的带子解开。

温清雅胸前一凉,真的要报警了。

这货柴米油盐不进,刀枪不入,讲这么半天什么话都不说,真的要急死她了!

他温热的大掌覆上胸前柔软的小白兔,俯身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声:“我没碰过她。”

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降宠婚 或 流氓娇妻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前妻在上:总裁老公请别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在上:总裁老公请别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前妻在上:总裁老公请别撩!第三章他又要干什么?苏绾捂着发热发疼的脸颊,双眉紧皱,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尽量保持着职业的素养:“这位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女人,我也不认识宋先生,我只是这儿的一个小护士!”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这儿的护士,怕医院处罚她,她早已经扬手给顾明月一个耳光了!“叶馨然,你还装什么装!你别以为换了一个身份在这儿当什么护士就能骗我!”顾明月眼中带着一股狠厉,仿佛要把苏绾生吞活剥一般,精致的脸都仿佛要扭曲了:

  • 小说萌宝在侧:总裁爹地请止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萌宝在侧:总裁爹地请止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萌宝在侧:总裁爹地请止步第三章始终未放下这时林静言也漏出了她那久违的微笑,但转头看向顾庭瑄的时候,笑容又僵在了那里。女儿的事情是解决了,可她和顾庭瑄之间的事,该如何解决?童童被顺利的转到普通病房。可做的是开颅手术,有被感染的风险,所有目前必须要在隔离区内。看着躺在床上的童童头上被纱布包裹着,紧紧的闭着眼睛,林静言说不出的心酸,眼泪再次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年龄还这么小,却要经受这么折磨。顾庭瑄第一眼看到童童时心中便是一颤,仿佛是看到了小时候

  • 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第3章生不如死才能赎罪!顾晓冉的脚步微顿,还没等转身,张律师就快步上前,拦下了她的去路。“既然顾小姐都来了,那就顺便把离婚协议签了吧!”律师递送上来协议书。白纸黑字,将她所谓的‘出轨’证据写的一清二楚,还特别红字标明,她做错在先,理应净身出户。顾晓冉不自然的捏住拳头,双眸中的氤氲一溢再溢,满含雾气的迎向了他,“非要这样,是吗?”他凭什么?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所谓的‘艳照’,所谓的‘出轨’都是他一手操控的一场戏罢了,她只是被设

  • 小说爱你最是伤情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最是伤情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你最是伤情第三章:倾尽所有的一场赌局顾子安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浑身是血的韩佳佳。“子安,我们的宝宝……我好害怕……”韩佳佳想要伸出手抚摸顾子安的脸庞,但沾满血的手让她害怕得大哭,像疯了一般哭喊着我的孩子。“没事的,佳佳,你不会有事的。”顾子安紧紧地握住她满是血的手,柔声安慰道。然后疯了一样喊下人去开车出来,他要送韩佳佳去医院!临走前,他望着叶雨桐,眼睛里冰冷得毫无温度,“叶雨桐,如果佳佳和这个孩子出了问题,我就让你陪葬!”躺在顾子安怀中的韩佳佳,不

  • 小说重生之与狼共舞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与狼共舞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与狼共舞第三章又见沈晏决定离开之前,阮乔给嫂子林甄打了个电话。“乔乔,你到底去哪儿了,我们都快急死了。”听到她浓浓的关心和焦急,阮乔坚硬的心一软。“小甄,我不想嫁给沈晏。”阮乔闷闷地说。林甄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好吧,那你跟我见一面好不好。”“你答应我,谁都不可以告诉,包括我爸和我哥。”阮乔禁不住林甄的苦苦恳求,她也放心不下性子软弱的她,临别前想要叮嘱几句。街角的漫画咖啡店,是阮乔和林甄中学时最爱光顾的地方。手里抱着本漫画,一下午就匆匆溜走

  • 小说涅槃重归:凶猛世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涅槃重归:凶猛世子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涅槃重归:凶猛世子妃第3章不一样的傅梓姝杜妈妈又心疼,又伤心,急得围着她团团转。这得伤成什么样,才能哭得肝肠寸断。“老爷没了,您也不能想不开啊,如果您有个什么意外,老婆子我还怎么活……”傅梓姝把所有的眼泪再次哭干,渐渐冷静下来,抬头看着哭红了眼的杜妈妈,扯出一个微笑,“杜妈妈,你可不老。”她这一笑,反而把杜妈妈更吓得不轻,“小姐,小姐……你要是心里难过就哭出来,千万别憋坏自己……”傅梓姝脸上的笑淡去。她为了父亲的死,为了这个恶梦,哭了整整十

  • 小说爱在离别时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在离别时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在离别时第三章勾搭自己姐夫的小姨妈沈心离开了酒店之后,先是回了沈家。只是还没进门,小妈萧淑华的一盆凉水就泼了出来,将沈心本就狼狈不堪的衣服淋了个透心凉,紧接着是小妈很毒的话:“小贱人,你爸说了,当初选择逃婚,就永远不要回这个家,你当你爸的话是耳旁风吗?”呵,永远不要回这个家?这个房产证上填的,是她沈心的名字。她的小妈,也就是她妈妈的亲妹妹,是她本该唤一声小姨妈的人。但是,这个无耻的女人,不仅勾搭了自己的姐夫,还和姐夫生了孩子,最后逼的亲姐姐服药自杀

  • 小说爱似烈酒,见你封喉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似烈酒,见你封喉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似烈酒,见你封喉第003章想得倒美浴缸里的水凉了。一番翻天覆雨之后,两个人的身体和脑袋也都冷静了下来。简子安什么都没说,把那些被扯下来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自己裹了浴巾准备出去。锦遇站在花洒下冲水,一边冲一边说:“别急着走。”简子安回头看他,他甩甩头上的水,又故意一甩手把水珠弹到简子安刚换的浴巾上。简子安有些恼火地看向他,“你干什么?”锦遇随意展露着自己的身体,张开双臂,“应该我问你呀。你刚才不是还借口给我放水,故意弯腰勾引我吗?现在这么

  • 小说幸得与你共悲喜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得与你共悲喜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幸得与你共悲喜003小心眼儿的男人他虽然一脸严肃,却将身上的危险气息收了起来。这使我的胆子大了起来,也开始在心里腹诽。卧朝!这男人赶情是来当正义使者的?我脸沉了下来,“看不上就放开,少废话!”男人的眉头蹙起,在我腰上的手却没松,大有要教训我一顿的意思。逼得我想骂粗话,不过我忍了,“大叔,你到底要怎样?”“大叔?我?”男人手指自己的鼻子匪夷所思地问。我翻了个白眼,再次唤道,“大叔,你拽我腰这么紧,是想将我这个未成年带到包间,XXOO吗?”我想这

  • 小说隐婚甜妻放肆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甜妻放肆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婚甜妻放肆宠第3章就这么不想要我的孩子?“乱来?看你一副光鲜亮丽的人样,内心早就瘙痒难耐了吧?”江慕深附身,毫不客气的在夏星熠的脖颈上重重地吮-吸了一口,留下一个紫红色的吻痕。夏星熠吓得浑身一激灵。瞧着江慕深鄙视与愤怒的眼光肆意的在她的身上游走,她连忙双手护胸。可下一瞬,江慕深便扯下领带,将她双手捆起,狼狈的举在头顶。夏星熠用力的瞪着双腿,却被江慕深死死的掐住了天鹅般的脖颈,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江慕深愤怒的撕开她身上的bar,强行将她身子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