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穿越之大地守护者在线阅读

2017/11/15 21:08: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穿越之大地守护者

第三章:长秋宫看戏(一)

第二天一早,小莲就把凤茗从被窝里面拽了出来,说是要好好的给她整理一番然后去给凤尘请安。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可是……“小莲!你到底好了没有,这都快一个小时了,到底还有多久昂!知不知道你家小姐我严重的睡眠不足昂!”

小莲委屈的看着凤茗,“小姐,这是我们到东胜国之后第一次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各宫娘娘也在,奴婢总不能让小姐穿的很朴素的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吧?这样会失了小姐您的身份的。”小莲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加紧了速度把我收拾好之后,站在了一边。

凤茗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跟前世一样的自己,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又低头看了看身上华丽的衣裙,这感觉,怎么好像自己是一个调色盘一样呐?好丑。

凤茗摇了摇头,不是说穿越之后就是个大美女的嘛,就算不是倾国倾城,最起码也要跟凤尘一样是一代美人啊!

小莲仔细的想了想,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后,对着凤茗说:“小姐,奴婢准备好了。”

“那就走吧。”凤茗又看了看自己,一脸认命的走到床边,抱起还在呼呼大睡金豆,走向皇后居住的长秋宫。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金豆这名字还是她起床时给狐猫起的。这家伙居然还嫌弃。

长秋宫

“娘娘,表小姐在门外求见。”青姑凑在凤尘身边毕恭毕敬的禀报道。

凤尘端起一旁的茶杯,抿了抿。“快请小姐进来。”

“是。说明163nvren.com”青姑躬身往后退,走到门外,请凤茗和小莲进去,

“茗儿见过皇后姑姑。”凤茗进门对着凤尘行了跪拜大礼。

凤尘笑着直点头,见凤茗行了3拜之后,连忙起身将凤茗扶了起来。“来来来,茗儿快起来。到那边坐下。”

凤茗点了点,抱起地上的金豆,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坐等看好戏。

青姑见凤茗坐好了之后,对凤尘微微点了点头,踱步走到凤茗身旁站着。小说:穿越之大地守护者在线阅读

凤茗疑惑的看了看青姑,又看了看凤尘,表示不解。猛然间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对着青姑点了点头。

青姑笑了笑。这表小姐的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希望曙光留在表小姐身上果然没错。

“茗儿,尝尝这新进贡的碧螺春,姑姑觉得很是不错。”凤尘对凤茗扬了扬手中的茶杯。推荐163nvren.com

“碧螺春?我尝尝。”赶紧把怀中的金豆递给了小莲,端起茶杯尝了尝。“唔。果真是碧螺春昂。”

“怎么样?还不错吧?”凤尘笑了笑,拂袖摸了摸身上的宫装。

这时凤茗才注意到,凤尘今天穿了一件浅紫色的凤袍,搭配大红色的凤冠,精美的凤妆,霸气而不失柔和。

看着凤尘,凤茗突然想起了轩辕云,那个一身淡紫色的妖孽。163女人网

“这该不会是亲子装吧!”

凤尘满眼疑惑的看着凤茗,“茗儿,什么是亲子装?”

凤茗看了眼凤尘,漫不经心的拿起桌子上的一块糕点拿给迷迷糊糊的金豆:“亲子装昂,就是一家三口穿同样的衣服,唔。就好像姑姑你今天穿的衣服和轩辕云穿的衣服是一个颜色的,这也算是亲子装。还有一种就是情侣装了啦!反正我是不可能会以为这是情侣装,所以就是亲子装咯。”

凤尘一听还有这种说法,斜着身子问我:“情侣装是不是一样的样色一样的衣服,只是穿的人是夫妻,而不是一家三口?”

“唔。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凤尘静静的看着凤茗在一旁喂金豆吃糕点,不禁想起了她娘亲,也就是凤尘的嫂嫂,忍不住红了眼眶。只怕茗儿这些都是嫂嫂教她吧。

俩人都不在说话,一个想起了故人,一个在忙着喂宠物吃东西。

一个穿着蓝色大宫女服的宫女踱着小碎步来到凤尘身边说道:“娘娘,各宫娘娘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是否宣进殿来?”

“嗯。”凤尘回神,淡淡的说了声。

那宫女得到指示,挺直腰大声喊道:“宣各宫娘娘进殿!”

凤茗从小莲怀中抱起快被撑死的金豆放在腿上,慢慢的摸着它的毛。

金豆不耐烦的看着凤茗,在凤茗能够杀死苍蝇的眼神下妥协了,在凤茗腿上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趴在那里,和凤茗一起等着看好戏。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

一炷香过去了,凤尘还是没有让嫔妃们站起来的打算。

除了蝶妃多多少少有点情绪之外,别的嫔妃们都还是规规矩矩的跪着。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抚着肚子的女人,估计是个孕妇,看样子,应该有2 3个月了吧。

她缓步走到各宫嫔妃之前,松开搭在宫女手背上的手,对凤尘微微弯了一下膝盖,便起身了。

“皇后娘娘,臣妾身子不便,不能像各位姐姐那般行如此大礼。万一伤着了肚中的龙种,臣妾岂不是罪过大了。”

凤茗看见凤尘笑了下,低头继续摸着金豆的毛,心底很是不明白。从昨天御书房自己所看到的情况来看,轩辕风应该很爱凤尘的呀。而且这么多年了,轩辕风也只有轩辕云一个孩子,难道……

凤茗又看了看那个大肚子的女人,看了眼青姑。

青姑会意的上前一步,在凤茗耳边轻声说道:“表小姐,这个是武常在,已有差不多3个月身孕,父亲是刑部侍郎武鞑。平日里仗着怀有龙种经常不把各宫嫔妃放在眼里,在娘娘面前倒是收敛了不少。”

武大?凤茗瞪大了眼。那他老婆是不是叫潘金莲?凤茗拂袖遮住了唇,闷闷的笑着。

武常在见凤尘似乎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忍不住出声提醒:“皇后娘娘……”

凤尘眨了眨眼,微微抬手示意一旁穿着天使打扮的女人。

“平身!赐座!”甜美的声音。

从一开始凤茗就注意到这个女人了,不是因为她的打扮,而是因为……她脚居然没有踩在地上!很牛叉有木有!

“那位是缥缈峰的掌门孙女白雪,奉命前来保护娘娘。缥缈峰是我们东胜神州修仙之地,凡是有仙缘者,不论贵贱,皆可参加选拔,入门修仙。”青姑不愧是跟着凤尘生活多年的老人了,凤茗只是看了人家一眼,就知道凤茗心里的想法。

金豆一听,连忙抬起脑袋看着那个白雪。原来这就是缥缈峰白长老的孙女,也不怎么样嘛,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

白雪猛地转头看着凤茗怀中的金豆,凤茗误以为她也喜欢金豆,顿时她的虚荣心满足了。

看!我家金豆多拉风。

第四章:长秋宫坐等看戏(二)

“前些天,皇上送给本宫一些茶叶,今天本宫叫你们过来,就是想让你们猜一猜,这是什么茶叶。”凤尘抬手示意宫女们给嫔妃们上茶。

“难道是一种新茶叶吗?”坐在第三个椅子上的嫔妃一脸柔和的开口。

“这个是曦嫔,马尔泰将军的遗腹子,为人还算端庄,不曾有什么不敬的行为。”

马尔泰若曦?这不是清朝的人么?凤茗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曦嫔,你懂什么,皇后娘娘这里的好茶多的是!”昨天御花园见到的那个蝶妃看也不看曦嫔,继续欣赏着她的指甲,“咋们皇后娘娘喝过的茶比你吃过的盐还多。可笑!”

“蝶妃娘娘说的是。”曦嫔一愣,诺诺的说道。

“这个是蝶妃,父亲是当朝左丞相司徒雷。平日里仗着背景一向嚣张跋扈,武常在倒是跟她走的挺近的。”

难怪这么嚣张,原来有个丞相老爹昂。嘿,我这暴脾气,就是看不惯这种人。

就在凤茗准备开口教训教训这个什么蝶妃的时候,青姑顶了顶凤茗,示意凤茗不要冲动。

“怎么?蝶妃你今天是打算在本太子母后的长秋宫威风一次吗?”

诶。这个声音……凤茗转头看着殿门口,果不其然,门口站着的便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妖孽——轩辕云。

“他怎么来了?”

“奴婢参见太子殿下。”

“威风?呵,不容本宫威风,本宫也威风多次了。哼!”蝶妃一脸不屑的看着轩辕云。

轩辕云嘴角一扬,“是吗?本太子倒是想看看,蝶妃你是怎么威风的。”

凤茗愣愣的看着轩辕云走到我身旁的椅子上拂袖而坐,端起自己刚刚喝过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点了点头。

凤茗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这算是,间接接吻么?

凤尘一脸暧昧的看着凤茗和轩辕云,这俩孩子,有奸情昂。

蝶妃被气的红了脸,奈何自己没有子嗣,不然这太子之位指不定是谁的!

“蝶妃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够冲撞我们的太子殿下呐。”武常在轻拂着肚子,走到蝶妃身旁,一脸得意的说着。

“你给本宫滚开!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配这样说本宫吗!不要以为你自己身上多了坨肉,就可以在本宫面前放肆!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常在,本宫可是老佛爷亲封的蝶妃!等你什么时候跟本宫平起平坐了,你再来本宫面前耀武扬威吧!”蝶妃拂袖怒斥着武常在。

“这是狗咬狗么?”凤茗看着眼前这一幕,莫名的想起这个词。

轩辕云看了眼凤茗怀中趴着吃糕点的金豆,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到:“母后请你看的这出戏,精彩的还在后面。”

“诶?”凤茗一头迷雾的看着轩辕云,这是个什么意思。

轩辕云笑而不语,示意凤茗继续看戏。

武常在听到蝶妃最后一句话,顿时拉长了脸,从她进宫3年以来,皇上只临幸了她1次,也幸亏自己的肚子争气,一次就怀上了龙种,皇上才封自己为常在。可是,从那之后,皇上再也没有到怡绣阁来看过自己。

蝶妃冷眼看着武常在,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慢慢的品茗了起来。

半晌,凤尘慢悠悠的开口:“蝶妃这是好大的架子昂。 本宫都还没有说什么,你这就开口了。”

霸气威严,不愧是东宫正主埃

蝶妃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爹爹说过,现在还不是和凤尘真面交锋的时候。“皇后娘娘,是臣妾不好。臣妾过于激动失了礼仪。”

“虽说你也有失礼仪,但是武常在。你的罪过可就大了。”凤尘见蝶妃主动认了错,又端起茶杯,不紧不慢的继续开口。

蝶妃一听凤尘帮自己说话,虽然还不清楚凤尘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现在也只有顺着凤尘给的台阶下了。“皇后娘娘说的是。”

“皇后娘娘,臣妾知错了。”武常在一看这场景,赶紧的挺着还不明显的肚子跪下了,还暗自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大腿肉,眼里顿时泛起了泪光。哼。司徒蝶,你给我等着!还有凤尘,不就是生下了唯一的子嗣吗,本小姐肚子也有一个,看谁笑到最后!

“既然这样,武常在你也已经过了危险期,宫规不能违。你就小跪半个时辰,以儆效尤。给各宫的妹妹们提个醒,免得以后再有人犯同样的错误。”凤尘起身,对着众人说道。

“是。臣妾等明白。”

凤尘满意的点了点头,坐回到椅子上,端起茶杯,“来。各位妹妹尝尝这茶叶。”

“真无趣,这就是所谓的好戏吗?”凤茗嘟了嘟嘴,抱起金豆打算起身离去。这时,门口传来一声“皇上驾到!”把凤茗吓了一跳。

后来,凤茗才知道,原来那个武常在收买了跟在轩辕风身边伺候的一个小太监,得知了轩辕风今天的行程,所以打算在轩辕风面前上演一出苦肉计。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儿臣参见父皇!”

“臣女参见皇上!”咦?为什么凤尘不用跪拜轩辕风?古代人,跪拜什么的太麻烦了。凤茗长这么大都还没有跪过自己爸妈呐。

轩辕风无视众人,走到凤尘身旁坐下。“云儿茗儿,平身吧!”

“谢父皇(皇上)!”凤茗坐回椅子上,看着跟前跪着的嫔妃们,挑了挑眉。

“父皇打算让他们先狗咬狗。”轩辕风端起茶杯,轻声说道。

凤茗好像明白了什么,看向地上跪着的武常在。这么说来,这个武常在肚子里怀着的,指不定是谁的种呐。天埃我这算不算是知道了某些宫廷秘闻。NO!我会不会被灭口?应该不会。我可是凤尘的唯一侄女诶!那这是几个意思?凤茗看着主座上一脸亲热的某夫妻,脸上挂起了黑线。

一炷香过去了,跪在地上的嫔妃们都撑不住了,只是轩辕风还在主座上看着,众嫔妃为了给轩辕风留一个好印象,只好咬牙撑着。

第五章:好戏是这样落幕的

“咳咳。皇上,众位妹妹们还在下面跪着呐。”终于,凤尘清了清嗓子,轻声说着。

轩辕风看着下面跪着的嫔妃们,眼里闪过一抹狠厉。“都平身吧。”

“是。”众嫔妃松了一口气,各种妖娆抚媚的起身,对着轩辕风抛媚眼。

武常在眼珠子转了转,假装一个不稳,往身边的一个柔弱美人倒去。“埃”

那美女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朝她倒来,顿时,两个人都躺在了地上。

“小主,小主您没事吧。奴婢扶您起来。肯定是刚才跪久了,脚抽筋了,万一伤着了肚中的小皇子,那可怎么办昂。”武常在的陪嫁丫头在接到武常在的眼神后,连忙上前扶她,在说话的时候故意把龙种这两个字说的很重。

“小主,您没事吧?”那位柔弱美人的丫头也跟着扶起了倒在最下面的那位美人。

“我没事。 别伤着了小皇子。”美人摇了摇头,忍痛说着。

“哎哟。我的肚子。”武常在突然尖叫了一声,众人的目光顿时放在了她肚子上。

凤茗明明看见武常在倒地的时候,那个美女把双手撑在了武常在的周围,武常在没有伤着肚子,倒是她自己,这会儿膝盖早已经流血不停了吧。怎么武常在这会儿……

金豆摇了摇头,一脸鄙夷的看着凤茗。真是笨!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

“哟。这还真是娇贵昂。怀了那么久的身孕都没有出一点差错,怎么?这一见着父皇就肚子疼?”蝶妃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轩辕云打断了。

武常在愣了愣,一脸委屈的看着轩辕风。“皇上……”

“好了好了!”轩辕风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武常在的话,“一会儿让太医给你看看吧。”

无奈,武常在只好回到椅子上坐好,一脸埋怨的看着轩辕风。

“咳咳。曦嫔,你在嫔位也有些时候了,近日来恪守宫规,提位妃位,择日进行封妃大典。”凤尘清了清嗓子。

“臣妾谢主隆恩。”曦嫔,哦,不,现在是曦妃了。曦妃一喜,这么多年来总算是熬出头了。

蝶妃呆住了。曦嫔竟然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这么多年来,宫中除了凤尘,就属自己最大了,这么一来,我和爹爹的计划,就有变化了。蝶妃低头,暗自打着心中的小算盘。

“苏贵人。”

“臣妾在。”刚刚那个美女呆了呆,连忙回过神来下跪。

我看了看轩辕云。

“苏贵人,户部侍郎苏护之女。 被逼进宫已经2年了,早有所爱之人,进宫也只是迫于无奈。”轩辕云盯着茶杯,一字一字的说道。

被逼进宫么?凤茗看着苏贵人发着呆。

“你进宫的时间也不早了,皇上有旨,将你提升为嫔位。还有,李常在,陈常在,提升为贵人。苏嫔和曦妃择日进行封妃大典。”凤尘一口气说完,喘了一口气。

“皇上……”武常在一听没有自己,急了。

轩辕风看了看武常在的肚子,低头想了一会儿,抬头说到:“武常在有孕在身,破例提升为嫔,跟苏嫔一样,择日进行封妃大典。”

“谢皇上!”武嫔一惊,连忙起身谢旨。

“云儿。”轩辕风看着轩辕云,“过些天,你皇奶奶和兮儿就要回朝了,你和茗儿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前去边关迎接他们。”

“啊咧?”

“是。”

数日后 边关林阳城

“喂。轩辕云,他们怎么还没有到?”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人影,对于耐心极差的凤茗来说,这无疑是一种煎熬。

经过这几天的交流和接触,轩辕云深知凤茗没有多少耐心,从一旁侍卫手里拿过温热的水壶,递给她。“喝点牛奶吧,你已经有2个时辰没有喝水了。放心吧,牛奶是刚挤出来的,还是热的。”

凤茗拿着水壶,呆呆的看着轩辕云,心里莫名的感到温馨。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不像是亲情,也不像是友情,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凤茗默默地低下头,走向了远处的树林,看见一条小河,我脱了鞋袜,将脚放进水里泡着,全然忘了来看望自己的大姨妈。我想,我需要重新梳理一下我跟轩辕云的关系。

这种感觉是凤茗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一路上因为凤茗家大姨妈光顾的原因,本来1天就可以到的路程,轩辕云为了照顾她,放慢了行程,一路上凤茗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每次见到轩辕云都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跟他靠的近了,自己会忍不住的脸红。这是友情吗?不!这绝对不是友情。也不可能是亲情。难道,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就是爱情吗?

凤茗看着身旁的金豆,将它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金豆:“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呐?”

金豆身子一僵,心脏处莫名的一紧,下意识的从凤茗怀中跑开。

“诶?”金豆这是怎么了?凤茗看着金豆的跑开的影子一头雾水。

在小河的另一边,两个人影在河边打着水。

“哥。你看!对面有个女人!”寒月指着凤茗对寒风说着。

寒风仔细的看了眼凤茗的穿着打扮,又看了看轩辕云送给她的木雕步遥低头想了想,对着寒月说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告诉爷,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前来迎接我们的凤茗。”

“什么?凤茗?不可能吧?一看这个女人的气质就非凡,怎么可能是凤茗?哥,你不会是搞错了吧?”寒月满脸不可思议的指着我说到。

寒风一直无视了寒月的话,走回到远处的大路上。

宽阔的大马路上,停着一辆马车,车的一个轮胎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取经了。马车旁站着1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人和2个年轻美貌的姑娘。马车的后面还有7 8 个士兵打扮的男人和一身铠甲的少年。

寒风走到少年身边,将手中的水壶提给少年。“爷。刚才我打水的时候看见河对面有一女的。穿着很朴素,但是,她头上所佩戴的步摇,是那年册封太子之时,爷你送给太子的礼物。”

少年愣了一下,低头喝了一口水,将水壶递给寒风,走到马车旁那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人身边。“奶奶,这马车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了,我去前面看看能不能把云带到这里来。您在这里等一会儿。”

“嗯。你去吧。路上小心。”

少年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寒风没有跟上去,继续站在原地和士兵们保护着马车。

第六章:黎兮

“爷。”寒月看到铠甲少年到了,走到少年身边,“就是那个女人,寒风说那个女人很有可能是凤茗。”

少年皱了下眉,看着河边的我沉思。这个女人,好普通,好平凡,那只步摇,真的就在她头上。云说过,步摇只会给他心爱之人,难道凤茗就是云心爱之人?这么推理的话,云离我们不远了。

凤茗在河边静静的发着呆,感觉面前有阴影,一抬头,就看见穿着银色铠甲的俊美少年正一脸寒冷的看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往回跑。

少年皱了皱眉,思量了一下,尾随凤茗回到了轩辕云身边。

轩辕云看见凤茗鞋也没穿,顿时拉长了脸。“不知道自己身子不舒服嘛!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凤茗跑到轩辕云身边,喘着粗气,一字一顿的说着:“轩辕……云……那边……那边有人……一个……奇怪的……男人……”

“什么!男人!”轩辕云一听,顿时急了。“都叫你不要到处乱跑了,你就是不听!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可怎么办!”

“云……”尾随而来的少年淡淡的开口。

轩辕云一愣,看向我身后,笑着走到少年身边,给了少年一个熊抱。“兮,你可回来了!怎么样,一路上还好吧?皇奶奶呐?你怎么跟在茗儿身后?”

茗儿。凤茗感觉自己的脸好烫,我,该不会是脸红了吧?羞死了。轩辕云还是第一次叫我茗儿呐。

少年推开轩辕云,走到凤茗面前,将手中的鞋子扔在了她脚下,又转身对着轩辕云淡淡的说道:“赶了这么久的路程,马车的轮子在路上滚掉了,皇奶奶还在原地等着我们去接她。”

“嗯。你们几个,前去迎接老佛爷。”

“是!”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跟在茗儿身后?”

“打水的时候看见的。”还是没有任何的语调,就好像他说话永远都是那副淡淡的语气。

轩辕云点了点,又转身走到凤茗跟前,拿起地上的绣花鞋,对着她命令:“还不快把脚伸出来,你还真想着凉啊!真是的!要是着凉了,本太子可没有那个时间照顾你!”

少年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转身吹了一声口哨。

从远处跑过来2个身影。一个是金豆,另一个,是一只狗。

从轩辕云给凤茗穿完鞋子之后,凤茗一直处于离线状态,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彩云轩的都不知道。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2天后,老佛爷传旨,让凤茗到万寿宫请安,她才回过神来。

万寿宫

“凤茗参见老佛爷。老佛爷万安。”

“嗯。平身吧。”见凤茗起身之后,老佛爷将水中的佛珠递给她。

当凤茗接过佛珠的一瞬间,佛珠闪过一丝光亮,除了轩辕云和那天那位少年,再也没有人注意到。当然,不包括动物。

金豆眼里闪过了解的光芒。原来希望曙光真的在她身上,可是。 本尊整日都跟在她身边,为何不见希望曙光?这是怎么回事?

主人!主人!这女人身上有希望曙光!少年身边的宠物也瞬间沸腾了。

“茗儿,你的事,哀家都听皇后说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哀家看你与哀家有缘,不如就留在哀家的万寿宫陪着哀家吧?哀家老了,皇儿和皇后不能陪着哀家,云儿也有事需要他去处理。兮儿也刚刚征战归来,老侯爷那边也很想念他。宫里就你一个年轻人,就陪陪哀家吧?”老佛爷将我拉在她身边坐下,眼里露出一种孤寂。

“嗯。好。”看着已经60来岁的老人,凤茗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老佛爷一喜。“既然这样,刘嬷嬷,你现在就去彩云轩,把凤小姐的东西都收拾收拾,今晚就搬进西殿吧。”

“啊咧?今晚?”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呵呵。皇奶奶,你是不是太心急了点。”轩辕云笑着将凤茗拉到他的身边坐下。

于是乎,凤茗又不争气的红了脸。

老佛爷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脸我明白的样子,默认了刚才轩辕云的举动。

“那位是黎兮,是我皇叔的养子,我们情同手足,从小一起长大。旁边那个是他的宠物,大圣。”轩辕云凑到凤茗耳边小声的高密,“你可别小看了那只狗,那只狗可是缥缈峰的神兽。”

神兽?凤茗一看,顿时,她笑了。“哈哈哈哈……哎哟喂……”

大圣一愣,满脸凶狠的瞪着凤茗。金豆也马上瞪回去。一狗一狐猫,就这样僵持着。

黎兮对眼前这一幕毫无兴趣,感兴趣的是……趴在轩辕云怀里笑的不可开交的凤茗。

希望曙光?一个柴废?这绝对不是真正的凤茗!

黎兮暗自运用内力,开启天眼注视着凤茗。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完全看不到灵魂?

轩辕云无奈的将凤茗抱在怀里,不经意的抬头,便看到黎兮紧盯着凤茗,看了看黎兮,又看了看她。低下头,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老佛爷看了看凤茗,又看了看大圣,无奈的摇头。“刘嬷嬷啊,你说,哀家是不是老了昂?这不就是一只狗吗?茗儿怎么笑成这样?”

“老佛爷,老奴怎么能够知道凤小姐的想法呐。”刘嬷嬷上前替老佛爷锤了锤肩。

“哎哟喂。这就是一只哈士奇嘛。什么神兽。”凤茗笑够了之后,指着大圣的鼻子对着黎兮说道。

黎兮愣了愣,大圣更是僵住了身子。等回过神来之后,大圣狂叫着向凤茗冲来。

金豆慢悠悠的看着大圣舔了舔爪子,大圣猛地清醒,弱弱的走到黎兮身边。

我呆了。这只哈士奇还怕金豆。顿时,凤茗笑的更大声了。

整个万寿宫都洋溢着凤茗那浮夸的笑声。

老佛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刘嬷嬷昂。扶哀家进去休息一会儿,让他们几个孩子出去玩吧。人老了昂。不中用了。”

“是。老佛爷。太子,世子爷,凤小姐,老奴就不送了。”

“是。我们就不打扰皇奶奶休息了。”轩辕云站起身拉着凤茗的手,率先走出万寿宫。

黎兮默默地跟在身后,看着凤茗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防备。

第七章:希望曙光(一)

御花园

慢慢的,三个人走到了御花园,便坐在凉亭里品茗。

“唔。好吃。”凤茗一手拿着点心,还不忘空出另外一只手将桌子上放着的茶杯放在金豆的嘴边,金豆舔了舔茶,又继续埋头啃鸡腿。

大圣在一旁可怜巴巴的看着黎兮。主人,主人,我也要鸡腿和茶。

黎兮一言不发的看着大圣。你见过哪只狗会喝茶?

可是,可是那只……大圣将一只手放进嘴里咬着,仿佛那就一只鸡腿。

人家是灵魂兽,以后可以变化成人的,当然什么都可以吃了。黎兮撇了眼大圣,便不再搭理它。

大圣只能用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着凤茗家大吃大喝的金豆。那么主人……鸡腿呐?人家也想吃。

轩辕云无奈的看着凤茗,从袖中掏出丝帕给她擦了擦嘴角的碎渣子,“兮,打探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一旁的大圣听到这句话,顿时兴奋了起来,用爪子指着凤茗狂叫。太子,就是这个女人!希望曙光就在这女人的身上!你可千万不要被美色给迷惑了!

金豆猛地抬头,走向大圣,围着大圣转了一圈,伸出爪子,对着大圣比了个中指,又优哉游哉的走回凤茗身边继续低头啃鸡腿,喝茶。

一只修仙的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在本尊面前乱叫,打扰本尊享用早饭。

大圣顿时炸开了毛,朝金豆扑去,爪子刚踏出一步,猛地想起一个事实,自己打不过人家……无奈的啪嗒着双耳,可怜兮兮的走到黎兮跟前。

主人,人家打不过他。主人,求安慰!求抱抱!求各种好吃的!

没出息。黎兮淡淡的瞥了眼大圣,面无表情的对着轩辕云说道:“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是有人栽赃缥缈峰了,凤将军临死前也有一封书信让我交给他女儿。”

凤茗呆住了。

轩辕云看了看凤茗,伸手接过信封,递给她。

凤茗看着面前的信封,犹豫了很久,还是接过,抱起还在拼命啃鸡腿的金豆,走在假山后面,放下金豆,拆开信封慢慢的看着……

黎兮看着轩辕云在来回的走动,淡淡的倒了一杯茶,“云。”

轩辕云看了下茶,又看了看假山后的凤茗,无奈的坐下。“唉。”

“你喜欢她。”还是平淡的不能再平淡。

“我哪有。”轩辕云一愣,马上反驳道。

“你喜欢她。”还是原话,只是这一次的声音有点点的颤抖。

轩辕云盯着手中的茶杯,看着漂浮的茶叶。“我只是想证实,希望曙光是不是在她身上。 毕竟,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黎兮看着大圣,一字一句的说道:“云,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希望曙光,到底是什么。”

轩辕云愣了愣,站起身,看着亭子里游着的鱼,抬手,“你们都退下。”

“是。”

黎兮起身,走到轩辕云身边。“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们是兄弟,不是吗?”

轩辕云不再看黎兮,进入了回忆。

“那年,父皇登基,母后不再宫中,父皇为了母后,安排暗影假扮他去宠幸后宫的女人。后来,母后带回了茗儿,那时候,茗儿才5岁,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轩辕云笑了笑,“其实,你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茗儿,不是吗?我记得茗儿第二次来的时候,她已经11岁了呐。”

黎兮愣了愣。是埃第一次见到凤茗的时候,她才11岁。可是,现在这个凤茗,气质和她完全不一样,她不会这么放肆的……在我面前这么笑。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差点杀了她。”所以,她绝对不是凤茗。

“是埃”轩辕云笑了,“那一次,母后跟父皇吵架了,因为茗儿。”

轩辕云转身背靠着柱子,继续说道:“那时候我调皮,跟阿俊打架,怕被父皇罚,所以就躲在了母后的衣橱里面。那天晚上,父皇给了母后一巴掌,说母后永远都不会把我和父皇放在第一位。当时我不明白,看着母后默默的流泪,我只能用叛逆来表示我的不满。后来,我也就明白了父皇话里的意思了。母后心里的第一位,只是茗儿。呵。”

黎兮想了想,淡淡的说:“所以,你就让凤茗产生一种你爱上了她的感觉,然后让她交出希望曙光?”

“没错!”

“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希望曙光是什么。”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希望曙光到底是什么。”轩辕云一脸无奈的说着,“我偷听过父皇和母后的谈话,希望曙光是一种能让人马上成仙的一种灵物。具体什么样子,连母后也不知道。母后一家世代守护着希望曙光,你也看见了,凤老将军一家,只剩下茗儿了,希望曙光的下落只有母后和茗儿知道。母后为了父皇已经放弃了守护权,凤氏一族也只有茗儿有守护权,现在也只有茗儿知道希望曙光的下落。希望曙光能够使有仙缘的人即刻羽化成仙,没有仙缘的人,拥有希望曙光者得天下。”

黎兮和大圣惊呆了。“希望曙光真的有这么强大?”

轩辕云笑了笑。“那是当然,母后说,希望曙光是曙光女神和希望之神在陨落前所有法力汇聚而成的。”

“我怎么总感觉,凤茗好像不是当初我见过的那个凤茗。”黎兮提出最后一个疑问。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母后从灵台上将茗儿带回的时候,茗儿已经奄奄一息了。母后说,有人将茗儿的灵魂封印在了灵台之上,开启了弑神之力,茗儿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母后请了缥缈峰的人前来为茗儿解开封印,解开封印之后的茗儿不仅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而且还性情大变。”

“这么说来,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就是关于希望曙光的?”黎兮摸着下巴推理着。

“也许是吧。我和父皇母后都是这么觉得的。”轩辕云耸了耸肩。

“嗷呜。嗷嗷嗷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大圣在一旁用手指不停的比划着跟黎兮说着。

轩辕云满脸黑线的看着大圣,又无助的看着黎兮。不解。我不解。

“大圣说,是有人封印了她的记忆。而且还是纯净的神之光。”黎兮一脸诧异的翻译着大圣的话。

这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穿越之大地守护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大地守护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战神转世】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战神转世】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战神转世目录预览:第0001回:小镇少年第0002回:虚空之战第0003回:族会交锋第0001回:小镇少年第一回:小镇少年五月的一个中午,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树木无力的垂下枝叶,草木耷拉着,恹恹不振,只有知了不停地叫着。镇外,后山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山坡上,有块平整光滑的大石坪,在大石坪上,一个少年,也就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健壮,比同龄人看上去都高大不少,他有着一头柔软而略显散乱的黑发,清秀有些稚嫩的脸

  • 【校园最强恶召】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校园最强恶召】小说在线阅读书名:校园最强恶召目录预览:第一章遭遇打劫第二章医院的嘲讽第三章怪异人偶第一章遭遇打劫“喂,小子,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深夜里,昏暗的死胡同尽头,几个头发被染的五颜六色的混混正堵着胡同的出口。而在胡同的里侧,一个黄毛正得意洋洋的指着一个少年的鼻尖,此时的少年正颤抖着握着拳头,嘴里喘着粗气,脸上也布满了冷汗。很显然,他知道今天又免不了被面前的这几个畜生一顿羞辱了,但是,比起羞辱,他更害怕自己包里仅有的五千多块钱被抢去,因为那钱是家里唯一的积蓄,是用来给医院重病

  • 【羽落苍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羽落苍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羽落苍穹目录预览:001:武当怪道002:险峰斗剑003:天机神图001:武当怪道山路漫漫,崎岖而陡峭,正值初夏,草长林密,一条被前人万千次踩踏而隐现的山间小路蜿蜒而上。晨间弥漫的山雾突然被一个少年的身形打破,这少年负重而行,挑着两个巨大的水桶,足有百十来斤,但行走间,却是平稳异常,九成满的水桶没有丝毫水珠溅出。这少年约十三四岁,打着赤膊,裸露出古铜色的背脊,虽然显的有些瘦弱,但肌肉却是棱角分明,面容虽算不上清秀,但眼神极为灵动,而且步履轻健,呼吸也有着独特

  • 【二货特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二货特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二货特工目录预览:第1章莫名其妙的任务第2章乡村杀马特第3章军队捉奸第1章莫名其妙的任务华灯初上,黑夜的序幕还没有完全拉开,只有天际的一抹残红,昭示着令人向往的疯狂夜生活即将开始。此刻,荆阳市区内最高的标杆性建筑——荆阳警校教学楼顶的天台上,一个半截的柴油桶里燃烧着浪漫的木柴篝火,旁边水泥地铺设的一张凉席上,一场年轻异性之间最原始的战斗即将开始。年轻的男子贪婪地吻着女子初开花朵般娇美的嘴唇,一手即将攀上女子胸前的高地,另一只手渐渐向下滑去,掌心里散发出的

  • 【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目录预览:第一章梦醒第二章穿越第三章受欺第一章梦醒雪慧悠悠转醒,本以为会看到一室雪白的病房,没料到印入眼帘的,却是一间昏暗无光的屋子。想起昏迷前之事,雪慧不由苦笑一声。“相处五年的人,竟把我推出去挡子弹……平时还姐妹相称,关键时刻见真章……娱乐圈果然如此……”她,雪慧,世界顶级化妆师,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妆术,能将相貌平平无奇的人妆扮成绝色美人,甚至改头换面。五年前与当时的三线明星陆安琪一见如故,成为其御用化妆师,帮助陆安琪一步步成为

  • 【盛宠恶魔盗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恶魔盗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盛宠恶魔盗妃目录预览:第一章逼嫁第二章喜房内第三章辩白第一章逼嫁云昭国第一穷富极贵钟鸣鼎食之家的上官丞相府,这一日被绚丽的喜色所笼罩,但府中上下所有的人的脸上没有半分的喜色,反而却带着阴郁的表情诡异至极。半月前,圣上赐婚上官丞相之女与敬王爷。自从圣旨下达之日,这桩婚事就成为街头巷尾品谈的话题。并非是这婚事是什么天作之合的佳话,而是谁人都知,嫁给敬王爷的人只有死路一条!金钉朱户,珍楼宝屋,而那绚烂夺目的闺阁内隐隐传来女子低低的哭泣声音。“七姐姐,子修,

  • 【凰斗之嫡女谋宫】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凰斗之嫡女谋宫】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凰斗之嫡女谋宫目录预览:第1章冷宫弃后第2章嫡女重生第3章意外还是阴谋第1章冷宫弃后大凛朝皇宫极北的掩霜园常年人烟稀少,是宫人们最厌恶也最畏惧前去的地方,因为传闻掩霜园里——闹鬼!每到夜半之时,凄厉的鬼叫就会伴随着凛冽的风声,传遍整片园林,令闻者心颤,听者落泪。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掩霜园里并没有什么女鬼,只有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凤七寻。她本是大凛朝的皇后,理应享受着母仪天下的无上尊荣,然而新皇登基之时,她却被一母同胞的双生姊妹凤九夜代替,而她则

  • 【无上皇尊】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无上皇尊】小说在线阅读书名:无上皇尊目录预览:第一章觉醒少年第二章进山寻药第三章山中魔兽第一章觉醒少年第一卷-雷崖风云第一章觉醒少年阳光渐渐挪移过了树顶,照晒着整座雷崖山脉。山脉蜿蜒连绵,如巨龙一般的延伸开去。巨龙般的山脉之中遍布着葱郁的树木,高耸入云,放眼望去似乎又惊讶于为何有如此高的丛林。在雷崖山脉的山顶北面,如刀削般的直立,一整片的岩石寸草不生,倘若站在山顶向着北面山下望去,黑漆漆一片不见任何影踪,偶尔传来阵阵雷鸣之声让人有些站不住脚跟,几欲摔倒下去。沿着山脉望去,隐约有些余脉如

  • 【绝世狂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世狂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绝世狂仙目录预览:第一卷初入修仙界第一章逐出家族第二章意外遇险第三章鬼庄传闻第一卷初入修仙界第一章逐出家族沙洲虽然地域辽阔,一洲之地纵横数千里之广,但因为靠近黑浮沙漠,土地贫瘠,土地面积虽在卫国众多州郡内名列前三,但人口反而是最稀少的。沙洲因为地处偏僻,民风剽悍,民间多流传神仙鬼怪之说,其中流传最广者莫过于浮离山的神仙传说,此山脉坐落与沙洲中部,山脉纵横百里,山中多有猛兽,生活在山下的猎人部族中,即使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只能在山脉外围捕猎,觉不敢踏足山脉深处。传

  • 【异界龙神】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异界龙神】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异界龙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异界重生第二章吃完豆腐遇沙比第三章吐口水成龙息第一章异界重生S市,傲家,傲家是S市最大的古武世家,掌控着S市大大小小的商场、企业、店铺。傲天自小天资非凡,悟性过人,是傲家家主傲烈第四个儿子。年仅14岁,习武资质过人的傲天就踏入了后天7重,比一些老一辈都强,是傲家第一天才,“落叶剑诀”是傲家的镇族剑诀,但是作为镇族剑诀,族中却无一人习会,因为“落叶剑诀”是一门先天境的剑诀,傲天一日,闯入了傲家的祖阁踏上第三层中,拿起“落叶剑诀”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