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皇女之金牌弃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20:17:18 来源:网络 []

书名:皇女之金牌弃妃

003乱葬岗,吃人肉的乌鸦

小太监连忙道:“是……是早产,云贵妃早产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然……然后没保住小公主,云贵妃和小公主,都没了。”

三十来岁的康华帝冷着脸,视线落到王德顺身上:“王德顺,你去飞云宫看看,仔细看清楚了情况,再跟朕禀告!”

“是!”

太后大寿当晚,大翰国传出云贵妃早产,诞下一名小公主,因为是死婴,云贵妃一时没受住,殁了。

云贵妃殁了不过一刻钟,飞云宫不知怎么走了水,等到侍卫们将大火扑灭时,整个飞云宫已经化为了一片焦黑的废墟。

云贵妃殁后的第二日早上,在寝殿正在喝茶的太后娘娘因为突发宿疾而亡。

紧接着怀有三个月身孕的皇后不慎坠楼,虽然捡回一命,腹中胎儿早产,导致终生不孕。

宫中刚刚诊断出怀有一个月的身孕的曹贵人淹死在沐浴的浴池中,下体鲜血横流,染红了整个浴池。

不仅仅如此,因为云贵妃一尸两命,身为姨姨的淑太妃听闻之后,因为夜半梦魇,从此变得疯疯癫癫。小说:皇女之金牌弃妃在线阅读

德妃抱着才两岁的小公主与先皇第十子幽会被宫人撞破,康华帝大怒,将两人处以极刑。

甚至连带着才两岁的小公主,被查出是亲弟弟的女儿,康华帝愤怒之极,直接被活活捂死在寝宫内。

甚至,在后来的皇子公主名讳上,都没有这位“公主”的名字。

贤妃算是最幸运的一个,不过深夜刺客来袭,被刺伤了左脸,从此身居内宫,几乎闭门不出。

一时间,整个后宫中,太后死了,四妃殁了两个,公主死了两位,皇子死了一个。

因此,谣言不胫而走,很多说是因为云贵妃与小公主冤死,魂魄不甘,在人间作祟。

康华帝大怒,下令整个皇城戒严,开始大刀阔斧般的改革内制,集中中央政权。推荐163nvren.com

同时亲自前去五华山,请五华山中传承千年的逍遥门门主姑苏入宫,祛除邪气,以保皇室安危。

逍遥门为整个元修大陆第一暗杀组织,在混沌之初就已经存在,传承至今,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其门主永远只会有一个名字——姑苏。要成为姑苏,就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杀掉前一任姑苏。

而逍遥门在世人眼中它是各国帝王手中的一把利剑,是整个元修大陆帝王忌惮却又不得不默许的存在。

大翰国四十三年寒冬,逍遥门第八十一代掌门姑苏应大翰国康华帝之邀请,入住明光殿。

说也奇怪,从姑苏入住明光殿之后,整个皇宫内院,渐渐太平起来。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后宫妃嫔,再无无缘无故淹死摔死之人。

而在那之后,康华帝先后又有了一子一女,从妃嫔怀有身孕到后面出生,格外顺利。

不过不幸的是,后宫宫闱争斗,这一子一女,终究没能长大成人。康华帝因此,对后宫之事,兴致淡淡。

这一子一女的夭折,均为人为,丝毫不影响姑苏的名声。康华帝对姑苏格外敬重,封姑苏为国师,入住明光殿,非康华帝圣旨,任何人不得觐见。

五年后,酷暑。网站163nvren.com

大翰国西郊城外的乱葬岗,烈日炎炎下,枯藤老树上歇着一直黑黢黢的乌鸦,正在梳理着自己的油光发亮的羽毛。

这散发着恶臭的乱葬岗,人人避而远之。也只有乌鸦这样的鸟类,守在这里用绿豆大小的眼睛,看着那些将死未死,却只能等死的人一点点咽气。

等到那些人刚断气,乌鸦便会飞过去,用爪子狠狠地戳上面的鲜肉吃,尸体腐败的味道伴着已经渐渐凝固的血液,使得即便是在青天白日炎炎烈日下,那些乌鸦看起来都带着几分狠厉和毒辣。

这会儿那黑黢黢的乌鸦,捋顺了自己乌黑发亮的毛发之后,眼光锐利地盯着那边刚刚还在揉动的一小坨,眼底露出毒辣的光来。

猛然从枝头跃下,直直地向那小小的一坨刺去,绿豆大的眼睛中,闪着嗜血的光芒。

苏婉便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的,微微睁开眼睛,因着日头太毒,又猛然闭上了眼睛。版权163nvren.com

再闭上眼睛的瞬间,她注意到远处一抹漆黑猛然向自己刺了过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苏婉猛然地上一扑,小手随意乱抓,也不管抓着的是石头还是骨头,冲着刚才注意到的黑点狠狠打了过去。

“呀……呀……”

伴着乌鸦凶狠的怪叫声,苏婉连忙睁开眼睛,注意到那漆黑的一点原来是一只乌鸦,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当她看到乌鸦眼底凶狠的光芒时,心头一震。这都是什么品种的乌鸦,怎么有这么狠毒的眼神。

寻常鸟类瞧见了人,不是都直接避开的么?而这只乌鸦,如果她刚才没有避开,怕是直接被它的爪子抓破了脸皮。

稍稍一动,苏婉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但是根本没时间去管周围的食物,赶走张这只凶猛的乌鸦才是正经事。

004美人,妖娆慵懒

操起地上随意捡起的棍子,苏婉卯足了力气冲着乌鸦一顿乱打。乌鸦扑腾着翅膀乱飞,哇哇地叫着,眼底的光芒,一如既往的凶狠。

不知过了多久,苏婉几乎精疲力尽,注意到那只乌鸦已经飞走了,这才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来。

“呼……”轻轻呼出一口气,苏婉疲 惫地向后靠了靠。

后背有些硌得慌,她蹙了蹙眉,也没回头,而是用手在后面掏了掏,将后面硌得她难受的东西抽了出来。

拿到眼前一眼,饶是再疲 惫的她,都一蹦三丈高,惊恐地尖叫了一声。眼睛一扫四周,发现横七竖八的躺着都是骨头。

而她手里这会儿拿着的,正是一个骷髅头。

慌乱地将手中的骷髅头向后一抛,苏婉吓得三魂七魄几乎丢了两魂六魄:“居然是传说中的乱葬岗!”

大脑一阵晕眩,苏婉连忙深吸一口气,却在吸入空气的瞬间,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婉吐得前胸贴后背,胃里空空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时,才茫茫然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靠着。

手自然下垂,摸索到了一个东西,扭头一看,竟然是泛着森森白光的属于人类的爪子。

苏婉一步跳开,连忙将被她不小心丢开的爪子又捡了回来,好好地搁在石块上,磕头作揖:“这位大哥,这位兄弟,我绝对不是故意要跟你抢地盘的,您好好休息。”

五岁的孩子,在经过最初的惊吓之后,已经接受了现在的事实。倘若真的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怕是早已经晕过去。

可惜了啊,同人不同魂,可怜她二十一世纪大学生,居然在半个月前变成了五岁大的孩子,还是靠着药罐子过活的孩子。

如果不是她一时大意,让那些护卫得了手,怎么可能落得现在这样的狼狈样子?

扁扁嘴,好不容易爬上上坡,苏婉看着下面新尸旧骨,稚嫩的脸上,那双大大的眼眸中,露出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神色。

似悲悯,似叹息,似不忿,似无奈,最后各种情绪,化为一声幽幽叹息。

她站在那里,忽然跪了下去,对着那散发着浓浓恶臭的乱葬岗,跪了下去,认认真真叩了三个头。

“你们安息,倘若将来我苏婉有力,必定给各位在这里建一座墓地,让你们亡魂,有家可归。”

顿了顿,稚嫩的童音又道:“将来,我一定能给你们一个墓地,一定能!”

说罢,苏婉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极淡的笑容,起身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泥土,转身准备下山,身后传来一声嗤笑。

苏婉一愣,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好大的口气!”穿着银灰色锦袍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婉那张脏兮兮的小脸,满脸鄙夷不屑。

少年生的非常好看,五官精致,身上还带着少年的青涩。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清俊,眉毛不浓不淡,眼睛略微狭长。

倘若不是因为他嘴角那嗤笑鄙夷的笑容,苏婉倒是觉得,这样的美少年,非常不错。

“汪汪汪……”

苏婉顺着那声音望去,这才注意到这清俊少年的身边,竟然还站着一位少年。而刚才那小狗叫声,便是从这位少年怀中那白花花一坨口中发出的。

那白花花的一坨,这会儿正用那灰褐色的大眼睛,高高在上地看着她。

看着这位抱着小狗的少年时,苏婉猛然瞪大了眼睛,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只知道,那是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可若是仔细看,你绝对不会认为他是女子。

要说有什么印象,许多年后,苏婉每次记起当年初见这个人的情景,脑中都只闪现出一个字“美!”

那种美,不像是女子清水出芙蓉的清雅淡然,也不是女子妖娆勾魂的夺魄惊心,更不是林妹妹似的弱柳扶风。

那种美,倘若他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即便他穿着紫色的锦绣长袍,单单是那个侧脸,估计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女子。

可倘若看了他整张脸,那张脸,妩媚妖娆,绝对有,甚至比女子的还要来得惊心动魄。

贵气天成有之,可望而不可及。

可是,那样的一张脸,任何人看到,都不会觉得女气。

因为那样一双半张半扬,几分慵懒,几分迷离的剑眉,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肆意张扬,绝对不是一个女子可以体现出来的。

更让苏婉瞪大眼睛的是,长着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张脸也就罢了,那张脸上,居然还赤果果地长着一双桃花眼。

005人命,不过儿戏

苏婉的心跳猛然一顿,张了张嘴,努力隐忍着,这才控制住自己想要伸出去摸两把看看真假的小手。

紫色锦绣长袍的少年缓缓勾起唇角,伸手一点点扣住呆滞的苏婉的小下巴,双眸璀璨无华。

“宁笙,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没瞧见刚才那么凶狠的乌鸦,都被这小丫头给赶走了么!”

被称作宁笙的少年嘻嘻一笑:“爷说的是,是宁笙眼拙了。不过宁笙倒是还想知道,这么个脏兮兮从死人堆里爬出开的小丫头,哪里来的胆子和口气,敢说那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紫色锦绣长袍少年懒懒一笑,那一笑就像是天上恍然坠落的湖水,华丽优雅,带着几分神秘莫测。

“爷也很好奇,乖宝,你好不好奇?”说着,紫色锦袍少年低头调侃地问怀中白花花的那一团。

苏婉分明察觉到,这紫色锦袍少年看着是在笑,那双惑人的桃花眼中,没有丝毫笑意。

可是,也没有厌恶鄙夷和耻笑。

倒像是一汪深潭,看不到底。又像是一个黑洞,一眼望进去,再也找不到方向,寻不到出路。

苏婉还在发愣,那白花花的一团忽然就冲着她扑了过来。

“汪汪汪……”

好不嚣张跋扈的叫声,苏婉一个不慎,又因为年纪小,有伤在身,直接被那白花花的一团扑倒在地。

双手一阵乱挥,卯足了力气去打扑在她脸上的那一坨。

而那白花花的一坨尤其恶毒,而且似乎知道什么地方对女人最重要,那厚实的爪子,专门向苏婉那脏兮兮还带着血迹的脸上招呼。

脸上一阵刺痛,苏婉却没有惨叫出声。狠狠咬住小嘴,哪怕脸上这会儿又冒出了血丝,却倔强地狠狠地挥赶着那白花花的一坨。

宁笙笑眯眯地问:“爷,人命关天啊,再让宝爷这么咬下去,这小丫头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紫色锦袍少年双手抱臂,笑得慵懒深邃,声音是懒洋洋的:“人命关天?呵呵,宁笙,难道你没有看到,爷的乖宝这会儿打的正开心么?”

宁笙嘴角抽了抽,心里想的是,爷再这么玩下去,那小丫头可就真的没命了。

那位紫色锦袍少年扫了他一眼,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勾唇红艳艳的唇,似笑非笑:“那不如,你去替换那个小丫头?”

宁笙连忙向旁边跨出一步,笑得格外讨好:“呵呵,爷,宁笙觉得,还是那丫头命比较大,指不定能降伏了宝爷呢。”

那边正在奋战努力冲着苏婉脸颊直抓的九宝听着宁笙这话,百忙之中抽空向他望了一眼,嗷呜一声,越发卖力了。

降伏宝爷,这世上除了主子,还没有那个有能耐,能够降伏它宝爷!

眼前厚实的爪子一蹬,苏婉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眼看着那白森森的锐利犬牙向她小脸扑来,苏婉早已经没了力气。

知道躲不过,想着今日葬身狗腹,不由暗恨。可是她真的已经尽力了,醒来竟然遇到这样把人命看的比畜生还轻的少年,是她时运不济。

忽然身子一轻,喉中呼吸一紧,一声惊呼,苏婉整个人直接被人拧在了半空中。

紫色锦袍少年望着苏婉,看着她精疲力尽的小脸,嘴角勾出玩味的笑容:“连爷的乖宝的一只爪子都打不过,还想着替这些人立座衣冠冢,真是大言不惭!”

一旁的宁笙听着,看了那几乎被折腾到只剩了一口气的小丫头一眼,暗暗腓腹,爷,九宝可不是凡物啊,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兽,是极北神宫的圣物。

就连他,见着九宝都得好好哄着呢,何况这本就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小丫头。

听着紫色锦袍少年的话,已经奄奄一息的苏婉忽然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他。

紫色锦袍少年被苏婉那狠狠的眼神盯得一愣,然后不知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轻快爽朗,又带着几分慵懒惑人,慵懒的眉宇间,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宛如高高在上的神氏,立在那里,看着被他拧在手中,像是蚂蚁一般弱小的苏婉。

“倒是个有骨气的小丫头!爷喜欢!”紫色锦袍少年斜睨了抱着他大腿的九宝一眼:“机会只有一次,刚才你没能将这小丫头的眼睛给爷挖下来玩,这会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苏婉听着紫色锦袍少年的话,炎热的夏天,后背心却升起一阵阵冷汗。

006苏府,铁帽子国公府

将她的眼睛挖下来给他玩,他……他当她是什么?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眼中,人命竟然这样轻贱。

俯身低头,将苏婉拉近自己。苏婉刚想挣扎,忽然整个身子被定住,半分动弹不得。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沿着她破碎不堪的衣襟,直接伸进了她的胸前。这会儿手指,正在她胸前来来回回地摩挲着。

意识到少年的动作,苏婉一时气急,刚想要怒骂,不想唇被瞬间封祝

他低着戏谑轻佻的嗓音含含糊糊响起:“爷没嫌弃你这个脏兮兮的小丫头,是你的福气!”

苏婉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看向那边一步之遥的宁笙,不想宁笙注意到她求救的视线,直接转过身去了。

喉中一堵,口中一热,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而紫色锦袍少年便在她吐出来的那一瞬间,将她整个人像是丢弃垃圾一般,直接扔进了她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乱葬岗里。

看着像是被丢垃圾一般丢在乱葬岗中没了动静的苏婉,少年漫不经心一笑,扬长而去。

隐隐约约有对话传来。

“爷,您确定那真的是苏国公府三房的嫡长女,苏国公府的三小姐?”

……

苏婉被摔得头晕眼花,额头磕在了石头旁的一块骨头上,当时鲜血就留了出来。

狠狠咬牙,趴在死人堆中的苏婉,半响没有任何动静。只是趴在那里,忍受着四周刺鼻的尸臭味。

该死的,她的运气怎么这么背。不说遇到好心人,竟然还遇到了两个死变态。

但是你说让她去找刚才那对她动手动脚的少年报仇,这个时候苏婉断断不敢的。那少年瞧着,便不是凡人。

不过她会狠狠记着那个少年,那个看似笑容温柔邪肆,实则冷心冷情,把人命看的轻贱如草芥一般的少年。

遇上不能力敌的敌人,而且不打算纠缠的敌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绕着走!

伸手一把擦去嘴角的血迹,苏婉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来血迹的颜色,只看到衣服又湿了一些。

慢吞吞地爬起来,苏婉忍住心头的恶心,一步一步,慢慢地,再次向乱葬岗上面的小山坡爬了上去。

因为流血太多的缘故,苏婉这会儿大脑一阵晕眩。好在扶着了旁边的石头上,这才站稳了身子。

抬头看着烈烈阳光,苏婉咬了咬牙,脑中划过这个身体被那些人捆在麻袋里棍棒相加的画面。

苏国公府是吗?一条人命啊,讨债的要上门了!

申时,苏婉终于迈着小短腿到了苏国公府大门口。

苏家乃是大瀚国的四大国公之一的国公府,当年大瀚国开国帝君征战天下时,得四位国公相助,才成就千秋霸业。

大瀚国开国帝君登基之后,最初封了十位国公,四位亲王,都属于铁帽子亲王,属于世袭制。

到了如今只剩下两位郡王和四位国公,苏家便是其中之一。大瀚国前后六百年,苏家一直屹立不倒。

男子入朝为官,最高的是官拜宰相。女子入宫为妃,最高的也做到过皇后,是以苏家在大瀚国地位非常。

不过从五年前开始,苏家开始慢慢陨落。原因无他,五年前被康华帝打入冷宫的云贵妃,便是苏国公的嫡长女。

而云贵妃被打入冷宫的原因很简单,企图谋害当朝皇嗣,被宫人当场指证。

因其怀有身孕,又是世袭苏国公府的嫡长女,康华帝才先将她打入冷宫,准备在太后大寿后再处置。

结果尚未等到处置云贵妃,云贵妃就殁了。甚至一把大火,整个飞云宫化为了一片废墟,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找到。

苏国公府大呼冤枉,可是人证物证俱在,五十多岁的国公各种奔波为女伸冤。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证明云贵妃并没有对皇嗣下手,而是被人利用,这才得意平息苏国公府的灾难。

自那之后,苏国公府开始被朝廷慢慢打压,一直到了今天,苏国公虽然是爵位,可是没有封地,算起来也只是从一品官员。

而苏国公府的男丁,在朝最高的职位,都是靠后的,也就嫡长子国公世子,因为是世子,倒也得到几分尊重。

谋害皇嗣,倘若真的怪罪下来,那是诛九族的罪名。即便不成立,可是被利用也是谋害。

倘若不是大瀚国开国帝君有旨在先,怕是苏国公府这会儿已经不在了。

如今在苏国公府门前五岁的孩子,苏婉皮肤蜡黄,头发歪七扭八地披在头上,衣服脏乱不堪,几乎算不得衣服,只能算是几块破布。

身上还有很多淤青,很多痕迹一看就是被人用棍子狠狠的打出来的。

苏国公府的位置在大瀚国帝京的正大街上,位置非常好,所以来来往往的百姓很多。

007认亲,七嘴八舌

这会儿一个孩子跪在那里,而且还是那么脏乱不堪,看似被人打得快要没了性命的孩子,谁瞧见了,都会忍不住停了下来多看几眼。

“哟,那是谁家的孩子,怎么那么可怜,还跪在苏国公府门前?”

“可不是吗,仔细问问,那孩子身上还带着几分臭味,那味道,怎么那么怪那么臭呢?”

“那味道不怪不臭就怪了,难道这大街上,都是乱葬岗么?那明显就是尸体腐烂后散发出的臭味,那孩子应该是从乱葬岗那边来的!”

众人闻言一愣,连忙去看那个说话的人,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比较壮实的汉子,不过让人看着有些阴沉。

众人瞬间就相信了他的话,倒不是因为他的气势,而是因为这个人,家中闹出过人命案之类的百姓都是认识的。

这个汉子是帝京比较有名气的仵作,姓徐,单名一个决字。

仵作若是说哪里的饭菜好吃,绝对没人信的。可是仵作说那孩子身上的怪味是尸体腐烂的臭味,无人不信。

原本围得紧紧的人,快速向后退了开去,很多人在骂骂咧咧着,直嚷着晦气。

也有好心的人,瞧着忍不住开口:“那孩子瞧着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怎么去乱葬岗了?而且瞧她身上的伤,似乎是被人打的。”

那好心人的话刚说完,跪在门口的苏婉微微一动,正好抬了抬细细的胳膊,这胳膊一抬,原本退开的百姓发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破烂的衣衫遮盖不住的,是那孩子腰间紫一块紫一块,这会儿还在渗血的伤口。

那些伤口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那孩子不仅仅只有背上有痕迹还在的旧伤,身上还有很多新伤。

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稍微那么一想,就能猜到为何这个孩子怎么会去了乱葬岗。

看她身上的伤势,还有蜡黄中又泛白的脸色,就知道当时下手的人以为打死了。

一个小丫头,谁也不会记得,也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就直接把她拖去了乱葬岗埋了。

众人心底暗暗感叹,这可怜的孩子,没想到竟然还活着,真是命大。不过这会儿她跪在苏国公府门前,围观的人不由惊讶了。

难道说,对这孩子下手,会是苏国公府的人?

斜对面的酒楼上,靠着窗子宁笙饶有兴趣地看着那边的人群:“爷,您说说,这小丫头今日进得了苏国公府么?”

被称为爷的男子只能看到半张侧脸,因为他正好坐在窗边,窗子开着,遮挡了半边脸颊,但任谁瞧了那半张侧脸,都会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白皙修长的手指端着青瓷白玉杯,半边嫣红的唇角微微勾起:“倘若爷说,她能从乱葬岗到这里,自然是想到了进府的法子,你信么?”

宁笙一愣,满脸不信:“爷,小的不信。”

爷似是笑了笑,半边眉梢懒懒扬起:“乖宝,你信么?”

“汪汪汪……”回答爷的,是让宁笙嫉妒的发狂却又无可奈何的爷的宠物,那白花花的一坨,看着真想好好捏上一把。

“还是乖宝聪明,宁笙啊,你那脑子,都快跟不上乖宝了呢!”

爷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几分说不出人的意味,却听得一旁那些女子面红耳赤,个个羞若桃花。

宁笙气得面红耳赤,狠狠瞪了那边卖萌的乖宝一眼。结果乖宝非常霸气,扭了扭肥嘟嘟的身子,直接用肥大的屁股对着他。

宁笙面色发黑,发红,险些一头栽倒在面前的酒杯里。

爷笑得格外畅快,若不是他这边被单独隔开了,只怕那些瞧着他半张侧脸的女子都要扑了过来。

不要和禽兽一般见识,对着乖宝九宝的肥屁股,宁笙这样告诉自己。

不过也不想去看那萌宠的霸气样,宁笙决定扭过头去看那五岁的小丫头苏婉到底怎么进苏国公府。

只要这丫头没进去,爷就输了,那萌宠也输了。看爷是不是只宠那只肥头大耳的萌宠,看不到他宁笙的好。

宁笙显然没有想到,他自己和一直禽兽较上劲了,因为这会儿他还不如禽兽。

“小姑娘,你跪在这里做什么?”一刻钟过去了,围观的人见苏婉只是跪在那里,没有去敲苏国公府的门,很是诧异。

有人忍不住,终于问了一句。

苏婉低眉垂眼,不答话。

一人开了口,自然有更多的人问。苏婉还是不答话。倘若不是宁笙之前见过,都要以为那孩子是个哑巴了。

皇女之金牌弃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女之金牌弃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婚后盛宠:闪婚娇妻太迷人 大结局

    原标题:婚后盛宠:闪婚娇妻太迷人大结局小说名称:婚后盛宠:闪婚娇妻太迷人目录预览:第1章你有没有常识第2章领证第3章很生气第1章你有没有常识邱青青坐在宾客散尽的婚宴大厅里,红通通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大堂礼厅中央挂着的牌子。那上面写着的是她暗恋了四年的对象名字——林泽。新郎林泽与新娘颜东雅两情相悦,百年好合。她瘪了瘪嘴巴,深呼吸了一口气,仰头就打算手上拎着的红酒给一饮而尽,却冷不丁听见从自己身后传来了一道陌生的悦耳男声。“这里的红酒,喝多了会醉的。”邱青青转过头,发现原本空无一人的婚宴大厅门口,出现

  • 半人炼魂录 大结局

    原标题:半人炼魂录大结局书名:半人炼魂录目录预览:第一章丢血事件(1)第二章丢血事件(2)第三章丢血事件(3)第一章丢血事件(1)你被记忆欺骗过吗?!或者说,你是否觉得存在脑海里的那些影像有的在逃离,有的在背叛?很难辨别它们是否真实和忠诚。司空烁很怀疑自己的记忆。年纪轻轻,头脑也灵光,但却像是得了某种病,对自己的记忆选择性忘记,有时候也会选择性记起……九月的下旬,连续好几天的闷雨终于离开,天空放晴。这天周六早晨,司空烁醒得早,走到洗刷间拧开水龙头,水哗啦啦地流淌。他睡意散的快,整个人觉得精神气十

  • 山西诗人祝贺寿阳跻身“中华诗词之乡”“山西诗教先进县”行列诗作第一辑

    和诗征集启事主题:祝贺寿阳跻身“中华诗词之乡”“山西诗教先进县”行列文体:七绝用韵:新旧韵自由,步、用、依韵均可整理:韩俊红、韩润珍、翟存爱要求:欢迎各地诗友唱和。凡寿阳各诗社社长、副社长、秘书长每人最少创作一件作品考核:王永旺、孙爱玲、郝继峰截稿:2018年3月31日七绝•诗乡寿阳行文/郑福太淘梦方山神蝠台,青丝白马寿阳来。诗乡一帜云中舞,十岭桃花向晚开。注:①经十余载倡行,寿阳结诗社25家,诗者600余众,多为英才,日前中华诗词学会授予寿阳“中华诗词之乡”称号并于今日授牌,吾有幸参与其中,感

  • 约翰·派博:父母们,要求你的孩子学会顺服

    作者:约翰·派博翻译:Rebecca来源:DesiringGod.org朗读:何书文章来源:约翰·派博牧师:父母们,要求你的孩子学会顺服父母难以让孩子顺服的原因是什么?对此,我不确定我说的是否全对。但是,也许以下的9个发现可以帮助父母们脱离懒惰愚昧的育儿观。1.父母要求孩童顺服是圣经中明确的记载:孩子要听从他们的父母。以弗所书6:1你们做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父母就代表着神,而让孩子无视神的命令是致命的。2.顺服是新的约,属于福音的范畴。顺服不仅仅是一个“

  • 【欣赏】他用合成的照片,再现震撼的科幻大片场景

    学好了photoshop能让沧海变桑田……来自土耳其的数字艺术家HüseyinŞahin以其高超的ps技术和“敢想敢为”的勇气让这个世界变得“乱七八糟”。你可以看到大海流入的沙漠、山体中的鲸鱼、悬崖上的航天飞机、以及山谷中飘浮的巨型帆船等……虽然这些大胆的创作颠覆了常规世界的认知,但每张作品的视觉感受都很震撼,仿佛科幻大片中的场景再现。来源灵感日报编辑/怡心个人微信号qingquyixin512

  • 庄子的独处境界: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庄子的独处境界,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我们学习了太多如何与人相处的教条,却忘记了最为根本的一点,即如何与自己相处。一个不会与自己相处的人,也一定不会与他人相处。庄子说:“独有之人,是谓至贵”能够和自己相处,独处的人是最为尊贵的气质。这里的“独有”指的是独立自在,自我和谐,自我完善,也就是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人一方面要发挥自己的能力,服务于社会,使其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另外一方面要“独有”,使个体的生命处于积极、和谐的状态,成为“至贵”之人。前者是儒家思想的体现,后者是道家思想的体现。学习如何与自己相处,

  • 宏圆法师:冤亲平等无有是非

    修忍辱波罗蜜的人,应当不见一切人的过失,不见一切人的恶,心里不住一物,冤亲平等无有是非。摘自宏圆法师《金刚经》讲义

  • 你被催婚了吗?别怕,杜甫白居易也30多才结婚

    例行问一句:过年了,大龄未婚的朋友们,你们被催婚了吗?为了安慰大龄朋友们破碎的心。今天来分享几位晚婚的诗人。下次,三姑六婆再问你,你可以回复她们:我可能是个诗人。杜甫:30岁结婚,妥妥剩男一枚唐朝有两位大诗人结婚都超晚,一个是杜甫,另一个是白居易。我们先说杜甫。大诗人杜甫出生于官宦之家,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杜甫十九岁时,就出门游历。一“游”就是数年,这期间,他还在长安参加了进士考试,可惜落榜了。于是接着游,从吴越到后来的齐赵,游着游着,十年过去了。史书上没写杜甫的父母多着急,但你可以想像一下你的

  • 古训:做人,别精得过火,也别傻得可怜

    人,别精得过火,不然会失去朋友,会坐失良机,会招致祸患。人,也别傻得可怜,别让自己的善良没有底线,不要轻易付出真心,不要一味忍让。人生,既不能精得过火,也不能傻得可怜。别精得过火1、太精明的人,没有朋友世人常把管鲍之交作为朋友的最佳典范,两人的佳话之所以流传千古,鲍叔牙的“不精明”功不可没。管仲学富五车,志存高远。但是在日常的相处中,却有很多的小缺点。比如做生意的时候,喜欢贪便宜,每次都多分一些钱。比如打仗的时候,一打起来就往后跑。别人都说管仲这人不靠谱,纷纷远离他。独独鲍叔牙为他辩解,他说,管

  • 新的一年,送自己一本可以“互动”的养生日历

    四季并不是简单的循环重复,每一年都有它独特的天时地利和气候,对人体的健康也有不同的影响,《时光知味》带您跟着24节气顺时而食,天天都是好日子!关于饮食养生,无论是医师、营养师的生活建议,还是民间流传的经验教训,养生方法都不可胜数。但是具体如何去做、如何去坚持,很多人却摸不着头脑。其实,拥有一本《时光知味》2018养生日历,就能懂得如何保养身心。在每一个节气选合适的时机和方法进补,预防小病、扼杀大病于摇篮之中。通过每一天的点滴积累,学会一个受益终身的养生原则,收获四季健康之道。不仅如此,它还将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