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头号恶魔总裁在线阅读

2017/11/15 19:05: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头号恶魔总裁

第3章脑海中都是你

?

秦澈开着车,此时的他,已有些筋疲力尽的感觉。原文163nvren.com因此车靠在了路边。找了叶可可,这么久的他,虽然累,却从来不曾想过要放弃寻找她,放弃她。

“Iftheheronevercomestoyou

如果你的真命天子仍未来到

Ifyouneedsomeoneyou"refeelingblue

如果你情绪低落需要有人陪伴

Ifyou"reawayfromloveandyou"realone

如果你离爱遥远,孑然一人

Ifyoucallyourfriendsandnobody"shome

如果你打电话给朋友却没有一人在家

Youcanrunawaybutyoucan"thide

你可以逃开却不可以隐藏

Throughastormandthroughalonelynight

经历了风暴忍受了孤独

ThenIshowyouthere"sadestiny

我要让你知道每人都有他的命运

Thebestthingsinlife

一生中最美的事

They"refree

那就是自由

Butifyouwannacry

如果你想哭

Cryonmyshoulder

在我肩上哭泣

Ifyouneedsomeonewhocaresforyou

如果你需要关怀你的人

Ifyou"refeelingsadyourheartgetscolder

如果你感到悲伤心渐渐变冷

YesIshowyouwhatreallovecando…

我会让你知道真爱的力量……”

秦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破了车箱里的静寂无声。或许是他太累了,闭着眼,趴在了方向盘上。连手机的的声响都没有注意到,还是听着那些歌词,听得入迷了呢!?

等歌声停止了,他才似乎意识到,刚才原来是手机响了啊!突然间,意识到:会不会是可可打来的呢?连忙抓起电话,查看记录。动作做到一半,这才又想起,这不是可可的铃声。起初的兴奋,不由得转化了各种担忧,心痛与害怕。163女人网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人名与号码,原来是自己的好兄弟。想来也是,自从自己联系不到可可以来,好像也还有联系过他们。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温暖与愧疚,让他们如此的担心。

想着,便越觉得得,告诉他们一声,他很好,不用他们在为他担心了。

便自然的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喂”

“你现在,在哪里呢?”

“在酒吧附近”

“还在找么?”

“唉~恩啊,是的。”语气带着些许的伤感与无奈。163女人网

“要不然歇会儿吧?我们陪你喝一杯。”

“……”踌躇了会儿,没有回答。

“你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找了都要一天了,不休息的话,身体怎么吃得消啊。就算被你找到了,你不也累倒了么?到那时候你还要可可为你担心么?”听秦澈不说话。

又继续说:“你休息好了,才能有体力把可可找回来嘛。现在,哥几个陪你喝酒放松下,商量商量可以怎么帮到你。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秦澈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他的兄弟对他的关心。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暖流淌过。自己觉得他说的话对的同时,自己现在也需要好好休息后,更加专注的找可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太过担心他。

“那好吧!”

“这样才对嘛!我们在老地方,遗忘酒吧等你啊。不见不散。”

“好的,知道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我马上就到。”

俩人说完秦澈便把电话挂了。使劲搓了搓脸,揉了揉眼,好让自己清醒点。转动车钥匙,双手握着方向盘,驱车去了不远处的遗忘酒吧。

就在他揉眼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他废寝忘食地找了将近一天的可可,瞬间便从他的车旁,擦身而过。

就这一刻的揉眼,这一时的清醒,造就了这一瞬的错身而过。未曾找到他心目中的天使。163女人网导致了他的天使在不久的将来,在她那纯白的羽毛上晕染上了不可磨灭的灰。他不曾悔过,却成了他一生的憾。

?

秦澈驱车很快就来到了遗忘酒吧的门口。这刻的酒吧,几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舞池的中央还是有人在唱歌,唱着那首歌《为你我想做更好的人》。位置没变,歌声没变,等待着你的我还在,独独缺了我爱的你。

“生活像一个黑洞

吞噬掉所有美梦

让爱情的光泽在现实中消磨

可是我知道你懂

在困难的背后

还有一万种坚持下去的理由

这地球天高地厚

陪你的是我等你的是我

为你我想做更好的人

你完整了我的灵魂

只想你了解爱可以多深

你的完美让我来完成

你是我心中最好的人

我为你等天堂开门……”

听到这首歌,秦澈的内心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与叶可可后来的再次相遇。是的他相信,既然上天给了他,与可可的第一次,第二次相遇,那么肯定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知道他们在一起,一辈子为止。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内心,现在的他,特别是听过这首歌。回想起他们在一起时的事后,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心中只剩下了对叶可可的担心。

驻足在舞池边的他,想通后的他,思想也越加的清明。终于,迈开了步子。朝着自己熟悉的位子走去。他的两个死党看到他走过来的身影,忙站起来,挥手打招呼向他示意。秦澈也挥手以示意他看到了,向他们微微扯了下嘴角,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加快了。

不一会儿,秦澈就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三人还未说什么,他的死党便都给了他一个属于男人之间才懂得的拥抱,拍着他后背以示安慰。

三人无言的抱了会儿,还是性格乐观,思维跳跃的王家琪打破了沉默。

“阿澈,这次你最晚到哦!老规矩,终于又可以用在你身上了~哈哈~”

“好!”秦澈没有推脱,很自觉地倒了三杯酒,一口气,一杯一杯的喝了下去。

另一旁腹黑的上官御,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得不又再次的感慨,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

秦澈虽然刚想开了很多,但是心里的担忧,还是让他一颗心放不下来。喝完了认罚的三杯酒,而不自知。还在机械的拿着酒瓶往自己的酒杯中倒着酒,连贯的举起酒杯,往嘴里送。

上官御看着秦澈这样异于平常,想出声阻止他那机械的动作。“你打算怎么办啊?”

秦澈听到他的话,伸手倒酒的动作一缓。顿时一僵,是啊。怎么办?也就这么一顿,继而接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倒酒,伸手举起酒杯,送入口中。不知为什么他尝不出那酒的滋味,却尝出了一丝对自己懊恼的苦涩。

第4章情到深处,痛不自知

?

秦澈听到他的话,伸手倒酒的动作一缓。顿时一僵,是啊。怎么办?也就这么一顿,继而接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倒酒,伸手举起酒杯,送入口中。不知为什么他尝不出那酒的滋味,却尝出了一丝对于自己懊恼的苦涩。

现在的他只想着喝酒,来减轻他自己内心的悔恨与担忧。那一杯接着一杯的酒,似乎就能够缓解他此时内心浮躁的一切不安感。

上官御见他这样像上了发条似的机器人一样,一直喝,一直喝。喝的也差不多了。就伸手凑上去,把他准备拿起来倒酒的酒瓶夺了过来,把它放到了靠近自己的这边,让秦澈拿不到。

秦澈一愣,准备拿酒的手,就以握着这酒瓶的姿势悬在了半空。望了眼,夺走他酒瓶的上官御。继而,带着微醺的他,又默默地转动着还握在自己左手的酒杯,似是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出来。

上官御就这样面带着微笑,继续看着他这副样子,等待着他把事情,自己亲口说出来。即使,他已经也从王家琪那边了解的差不多了。

一旁的王家琪,看到与往日判若两人的秦澈,和已经面带招牌微笑的腹黑狐狸,也一反平日的玩世不恭与脱线思维。也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听着,偶尔观察着酒杯里的酒,好像看着它就能成为天上的琼浆玉露了,还时不时的喝个一小口。像个小孩子似的再瞄瞄俩人的动态。

“你们知道么?我找了她好久,我发她短信,她不回我,打她电话,她又不接。后来她就直接关机了。所有我能想到她会去的地方,我都去找过了,但是还是找不到她。我多希望她能接我的电话,或者哪怕回我个信息也好啊。哪怕只是对我说,让我不要去找她,让她一个人静静也好啊!”秦澈停止了手里酒杯的转动,眼睛开始有些泛红,说的有些许的哽咽。言语停顿了会儿。

“都是我的错,如果开始不是我先和她说好,叫她过来,如果不是我没有关好门,没有注意到到躲在门后的她,如果不是我不小心让她知道了真相。她就不会受伤,不会消失……”还有现在不会想不开吧!?

停止转动的酒杯,被他握在了手中,越握越紧。他那起初泛红的眼睛,不再只是单纯的红,懊恼自责的泪水盛满了他的整个眼眶,溢了出来,默默地洗涤着他那憔悴的脸颊。手中紧握的酒杯,也不知在何时竟破裂了。手也被割裂了口子,碎片嵌了进去,有好几个处都被几可见骨。血顺着破裂的酒杯,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啪,啪,啪”一朵一朵的血花瞬时都开放在了他的脚下。他丝毫没有痛的感觉,只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随着那一朵朵炫目的血花,在自己内心的荒芜深处落地生根。

“你不要你的手啦!?”“你想自残啊!?”旁边本默默听着秦澈说话的两个人,看到秦澈握碎了酒杯后,速度不约而同的说道。血顺着酒杯落下,而秦澈还傻傻握着破碎的酒杯,任自己手上的血淌到地上,毫无感觉时,心里掠过一阵无奈。忙把他的手掰开,把手里破碎的酒杯碎片,抓起来摔到地上。

“走,起来去医院包扎一下。”上官御说着就拽着秦澈的胳膊,一把把他拽了起来。此时的秦澈,被自己内心的想法给吓到了。没在意身边发生的一切,也就这样直愣愣地配合着上官御,把他拽了起来,越过舞池,朝着酒吧外面走去。王家琪也相当有默契的拿着上官御的包,紧随其后。

秦澈上了车很久,听到上官御的汽车中,不知是CD还是广播播放着可可最喜欢的歌《星星点灯》:

“远方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

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

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

多年以后一场大雨惊醒沉睡的我

突然之间都市的霓虹都不再闪烁

天边有颗模糊的星光偷偷探出了头

是你的眼神依旧在远方为我在守候……”

看了看四周,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坐在秦澈的车上,好像是被上官御带着去包扎手上的伤口。

秦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歪过头看着旁边座位上,正面无表情开着车的上官御。欲言又止,本想对他说:不用太担心的,我没事!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像被噎在了喉咙口,说不上来。

因为连他自己都不信。他明白对于此时的自己来说,做什么才是最好的。但是一想到他的天使,到现在还联系不到,找不到人,想着她伤心的躲起来,甚至可能会想不开做出傻事来。他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在酒精的催化下,更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随着思绪而失去理智。

不只是他想得太过入神,还是看的太过专注。认真开车的上官御,头微微的朝他这边转了一下,瞥了秦澈一眼。转而继续认真的开着他的车。

秦澈看到他这一瞥,莫名的感到一丝不自在。忙把看着上官御的双眼,转为看向了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物。车内的空间中,弥漫着难言的一种叫做沉默的默契。两个人默契的谁也没有打破这种静寂。

两人相继无言的来到了医院,两人刚下完车,走进医院大厅。紧跟在后面的王家琪,也迅速来到了医院,拿着两人的东西进入医院大厅。看到了准备去挂号的上官御,和坐在一旁,手还在流着血的秦澈,忙小跑了上去。

“这时候低调个什么,还排队挂什么号啊!?”

上官御也望了眼,木讷的坐在大厅一旁,手上还在流着血的秦澈,沉默地点着头。

此时的秦澈,又陷入了与他的天使——叶可可初次见面的回忆中。

王家琪走到秦澈身旁,拉着他另一只,未受伤的手。直奔医院的外科室。陷入回忆的秦澈又呆呆地任由他拉扯着。

王家琪直接踹了门,把里面正在帮人看病的医生和病人吓了一跳。愣愣的盯着他们两个闯入者好几秒钟。

第5章朋友的支持

?

王家琪直接踹了门,把里面正在帮人看病的医生和病人吓了一跳。愣愣的盯着他们两个闯入者好几秒钟。

“看什么看,快点帮他处理伤口。”王家琪看着呆愣住的医生和病人,凶狠狠的说道。

“这位同志,看病是要先去排队挂号的。而且我这边还有病人呢!你没看到么!?”医生看着王家琪语气不善地说道。

“快点,费什么话啊!?”王家琪听到他这样的语气,哪有好脾气对他,更恶狠狠的嚣张的说道。

上官御也刚好从门口进来,看到这样,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走上去把电话递给了那个医生。

“你们院长的电话,接吧!”冷漠的对那个医生说道。

医生见到上官御递到他面前的手机,不以为然地伸手接过了电话。

“喂,你是哪个冒充我们院长~”

“……”

“啊~哦!院长啊,你好,你好……是,是,是,马上就办!”

“……”

“好的,好的,你放心好了。院长再见!”

通完电话,医生立马狗腿子般的双手把手机递还给上官御,顺带着陪着笑脸给上官御和王家琪。

态度大转变的给秦澈处理伤口。

之前的病人看到这发生的一切,识趣的走了,走前还不忘骂骂咧咧几声。

“这位先生的伤口太深了,而且里面有玻璃碎片,需要缝针。”

“那赶紧缝啊,还费什么话啊,没看到还在流血吗?”王家琪怒气冲冲的朝着一声吼道。

“不好意思。职业病,职业病……”说完,忙亲自去准备缝合的东西。

自从进门后,打了通电话,说了句话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上官御。终于还是打破了,三个人沉默的局面。

“你说你还像个男人么?这么点事,至于这样要死不活的么!?”

还深陷在第一次与叶可可在医院见面的情形中的秦澈,听到好友这么说,也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是我的天使,你们不会懂的!”跳脱出回忆里的秦澈深情的回答道。

“好,好,好……我是不懂,就我多管闲事,当初就不应该看在你的面子上,看你这么求我,然后心软,帮她查出幕后黑手来!都是我的错,总行了吧!?”

知道秦澈还在如此地自责的时候,上官御不由得怒火中烧。看到他如此不自爱,本想让他多流点血的,但看到他像个没有生命的机器人一样,坐在医院的大厅时,手上的血还在流,一时心软就不挂号带他来处理伤口。这个时候如果可以后悔,就让他继续慢慢流血,等着残废好了。

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

不一会儿,医生就拿着缝合需要的工具进了房间,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人就坐在秦澈的对面。

医生拿起针管,作势就要打麻醉剂。

“不用打了,直接弄吧!”秦澈出言阻止医生帮他打麻醉剂的行动。

上官御和王家琪被他的话弄得一惊,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两人都相当有默契的对着秦澈望了望。

“真的么?会很痛的,而且你的伤口有的蛮深,也有好几个,加起来要缝7针左右,你受得了么?”医生听完他的话后,也是一惊,不自觉的好心提醒着秦澈。

“弄吧!”秦澈语气坚决。

医生见秦澈态度这么坚持,只能按照他说的做。先把玻璃渣子挑了出来,然后准备缝合。不过,缝合之前不由得对这个怪怪的,但有毅力的青年人多望了几眼。好像在等着他反悔,阻止他不对他用麻醉剂,这种残忍的行为。

不过下手缝合时,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残忍地缝合这没有打麻醉剂的秦澈的手,就好像在补一个不大的破洞似的。

而秦澈也终于感受到了,针穿过皮肤时的痛楚,似乎痛到了心扉,却让他心的另一半感觉好受了些。尽管这样,他也没有哼出声来,只是咬着自己的嘴唇,默默地忍受着。

王家琪看着这一幕,脑子里瞬间想象,如果是自己会是如何的场面。想到这里,他的头不由得一缩,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上官御看着他承受着这种痛时,说心里没有一点不忍的感觉是骗人的。但他是真的不理解他,他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本来错的就不是他,这么自责干嘛。

也不知在这种情况下,煎熬了多久。

“唉~”在医生叹完了一口气后,终于把秦澈受伤的手处理好了。

此时的秦澈也松了口气,额头上满是虚汗。

“现在,已经缝好了,你可以在两周后,伤口差不多愈合的时候,过来拆线,期间记得两天换一次药,记得不能碰水……”医生说完就去开药了。

“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帮你找到叶可可。不过,这段时间你要按时工作,好好养伤。”上官御见到医生差不多说完了,他放在窗外思索的目光,也终于收了回来,回头看着秦澈。

起初上官御为了秦澈好,不希望他和叶可可在一起,但是发现现在这种状态的他,好像更不好,变得都开始不像他了。既然秦澈这么喜欢,不,应该真的可以说,是爱了吧!

他明白,喜欢一个人你可以阻止,但一个人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么或许就是一辈子的事了。身为死党,现在能做的,貌似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找到叶可可了。

秦澈听到他说这么一句话后,有些诧异的抬头望着他。随后,剩下的更多是感谢与快点找到他的天使的急切之感。

而在一旁的王家琪也同样感到了震惊。心里不免想到:平日里嫌弃叶可可有病而极力反对的他,居然会帮忙。

秦澈在找叶可可的阶段,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深深的自责,无奈和担心。其实,他很痛苦她的天使,不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受就算了,自己的死党也一个不看好,一个反对。连带着找人他爸爸都警告周围的好友不能帮忙,更无情的是居然连侦探社都打过招呼,不能插手这个事情。

第6章醉酒进行时

秦澈在找叶可可的阶段,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深深的自责,无奈和担心。其实,他很痛苦她的天使,不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受就算了,自己的死党也一个不看好,一个反对。连带着找人他爸爸都警告周围的好友不能帮忙,更无情的是居然连侦探社都打过招呼,不能插手这个事情。

医生开完药,又嘱咐了几句,三人就像来时般,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秦澈走出房间后,来时不得担忧减轻了些。手上的疼痛也越加的清晰了起来。

“谢谢!”秦澈望着上官御,甚是感动的说道。没有多余的言语,这两个字,却已将他心中的所想极致的表达了出来。他心里万分的清楚,在此刻上官御能够站出来,帮他找叶可可,是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更何况上官御本就不怎么赞成他和叶可可在一起,这需要下多么大的决心,才会答应帮他找她的天使。

并肩走着的上官御,也没有多说什么话语,只是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表达了他的无奈与对他的关心。

身后的王家琪,也终于展露出了笑颜,看着两人的和谐背影,走上前勾住了他们的肩膀,一起走在此时医院安静的走廊过道上。

此时的秦澈,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才感觉到身上也都是汗。头重脚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在王家琪的笑颜,与两人的沉默中,三人走出了医院。

分成两队,各自回家。

“给,你们的东西。那今天就这样了,先回家睡一觉吧!”

“嗯,再见!今天谢谢你们了!”

“好兄弟,这有什么好谢的啊!我车在那边,先走啦再见!”王家琪说完就留了个背影给他们,朝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上车吧!我先送你回去。”上官御没好气的对秦澈说道,自己先走到车门的另一边,坐了进去。

秦澈默默地拉开车门,也坐了进去。

启动汽车,开往秦澈的家中去。

坐进汽车后的秦澈,真正感觉到了筋疲力尽,躺在椅子上昏昏欲睡,闭上了眼。车内,两人的空间又是充斥着默契的沉默。

?

李沫的私人公寓下

自从叶可可搬新家后,李沫也不知道叶可可家在哪里。而且自从在临上车前,叶可可闹腾了下后,一直维持着睡的像死猪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从他嘴里肯定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把她拖回自己的小公寓里了。

车停在了李沫的小公寓楼下,李沫一个人艰难困苦地把叶可可弄出了车子,又连拖带拽的把叶可可拖到了自己小公寓的沙发上。

弄完这些体力活,安置好叶可可在自己的沙发上后。李沫也趴倒在了,沙发的另一侧。

李沫趴倒在沙发的同时,心里万分庆幸。当时自己爱看泡沫剧,电影什么的,买了张又大又舒服的沙发。否则还要再把她,弄上里屋的床上去。她真的会累shi的。

休息了会儿的李沫,好像恢复了力气。又忙着去水给叶可可,洗脸擦擦身体什么的。

在给叶可可擦身体的时候,估计是有点弄醒她了。她翻了个身,继续睡。嘴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李沫没有听清楚,却看到了她眼角流出的泪水。

看到这一幕,李沫不用想,不用听清楚她嘴里嘟囔着什么,也清楚她心里的痛苦。

把之前倒好的热水,凉到现在,刚好可以喝的温水,拿到手里,准备让叶可可喝点。

“可可,来……先喝点热水,等会儿再睡。”略带这些心酸的对着,还在醉酒昏睡的叶可可说道。另一只手也一边把躺着她,稍稍的扶坐了起来。把手里的水杯,凑到叶可可的嘴边,给她喝。

叶可可被扶坐起来,喝了几口水后。嘴巴干呕了起来,醉酒后的症状,逐一的出现。

李沫忙放下水杯,把另一边的垃圾桶拖了过来。然后给叶可可顺背,企图让她呕吐的舒服些。

等弄好了叶可可的一切。李沫才把客厅里的灯关了,只留了一盏鹅黄色的小灯。自己去浴室洗了个澡。

李沫洗完澡后,穿着睡衣,拿着毛巾一边擦干头发,一边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看看叶可可。

只有两人的客厅,显得异常的寂静,或许更多的是这城市夜晚的缘故吧。客厅里只剩一盏鹅黄色的小灯,一股暖暖的静谧感,让人油然而生。鹅黄色的灯光,柔柔的笼罩在蜷缩在沙发上的叶可可身上,白皙的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显得她是那么的脆弱。

李沫看的心痛,无言的去房间,拿了条毯子。走过去,帮叶可可盖上。

然后关了那盏仅剩的散发着鹅黄色光芒的小灯,悄悄地退出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客厅里独留下一个,独自蜷缩在沙发上的叶可可。

?

秦澈家楼下

上官御开车,把秦澈送到了秦澈家楼下。

秦澈感觉太累了,还是坐在车里眯着眼,靠着座椅浅浅的入睡。上官御停下车后,看到还在睡的秦澈,没忍心喊醒他。

秦澈虽然因为太累太累了,眯着睡了会儿,但是内心还是不平静的,睡得很浅。在上官御停下车没多久后,自己也就慢慢转醒了。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原来上官御已经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停了下来。

向上官御望了过去,只见上官御,直挺挺的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面挡风玻璃外的风景,沉思着什么。

没有出声。

沉思着的上官御,像是发现了一旁的秦澈对他的注视。也转头看着他。

“你醒啦!”

“嗯!”

……

“那上去吧!你好好休息~”

……

见到秦澈还是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上官御不由得又说了一句。

“我会尽快找到叶可可的,你放心去休息吧!”

……

沉默了一会儿的秦澈,终于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下车。

上官御看到这样孩子气的秦澈,不由得无奈的轻笑,摇了摇了头。看到手上缠着纱布,独自回家的背影,孤寂的消失在路灯下。内心又升起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动了车钥匙,启动汽车。消逝在了寂静,布满灯光的夜幕下,驶向不远处的家。

第7章你的世界水晶般剔透

?

上官御看到这样孩子气的秦澈,不由得无奈的轻笑,摇了摇了头。看到手上缠着纱布,独自回家的背影,孤寂的消失在路灯下。内心又升起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动了车钥匙,启动汽车。消逝在了寂静,布满灯光的夜幕下,驶向不远处的家。

秦澈一个人默默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家,打开门的瞬间,等着他的,是一室的黑暗。他看着这黑暗的屋子,无力的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打开了灯。灯光瞬间溢满了整个客厅。他又一路,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光,打开电视机,也不管他是哪个台,它放的的到底是什么。

才脚步轻浮地走回了,自己的卧室。直接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即使身上曾被汗湿的衣服仍贴着皮肤,那种黏腻感和那种不能忍受的汗味,让他感到难受,但他还是忍受了。因为他真的很累,很累,已经无力再去估计那些了。

不知是不是相信,上官御答应他后,很快就会有叶可可的消息。还是真的痛的全身力气都差不多了,结果是他伴着些许的酒意,入睡了。

即使,真的睡得很浅很浅……

他闭着眼睛,高大的身躯,就那样蜷缩在了,他那张诺大的床上。

起初,他脸上的表情时不时的微微颤动着,睡得很不安稳。

在明晃晃的屋子里,他就那样睡着。

在睡梦中,他做了个梦。梦到了,他的天使,有了不在能把这个世界看的水晶那般剔透的眼睛了。

……

他突然睁开了双眼,想到了叶可可的善良。

……

一个多月前,S市某大酒店,最天娱乐传媒公司举办的酒会。

秦澈很早就去叶可可的家里等待着叶可可,准备和她一起出席这次的庆功晚会。

早等在叶可可家楼下的秦澈,见到叶可可打扮得如此靓丽,妩媚的出来,心中不由得一动。

“你真美!”

虽然他早就知道,他的天使是美丽,但是他还是看呆了,不由自主的说了句。

叶可可看到他,这种呆呆的表情,有点好笑。听到他这句夸赞的话后,更是害羞的低了头。

秦澈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忙为叶可可小心地打开车门。再自己快速地上了车子。开着车去美发沙龙为叶可可,做头发。

晚上,两人准时出现在了,公司举办年会的酒店。

秦澈先下了车,然后绅士的走到另一边,为叶可可打开了车门。叶可可优雅的下了车,挽着秦澈的手,闪亮的走进酒店。

各种媒体早已在酒店楼下等候,一有人来时,就闪光灯不断。

看到了秦澈和可可,男的帅,女的靓,如此登对的两人,也狂按快门,所到之处尽是快门声和闪关灯。

两人就这样携手进入了顶楼的酒会。

……

“啊……”叶可可一声轻呼。

“这位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打扮的像公主一样的女孩子,一脸紧张抱歉的对叶可可道着歉。

“没关系……”一边头也不抬的急忙用东西擦着。

叶可可虽然因为礼服被泼到了酒水后,有些不开心。但是,看到一个小女生,对她说着抱歉的话,而且感觉这么真诚。心里的不开心也就降了下来,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也就原谅了她。

秦澈在不远处和人交谈,目光却始终,时不时地注意着,叶可可这边。看到叶可可好像被人不小心泼到了酒水。就笑着对与他交谈的人士,说了声抱歉。很快就来到了,叶可可的身边紧张地询问情况。

“没事吧?”秦澈看着被泼到酒水的礼服,紧张地问着叶可可。

“没事!”叶可可看着一脸紧张的秦澈,回以一个微笑地说着。

肇事的女孩还在一旁忐忑地呆着。

秦澈这才注意到了,旁边不小心泼到叶可可身上酒的女孩子。目光不善的看着她。

女孩子看到这么帅的帅哥,不免心中一动。不过女孩子感受到了他的不和善。来不及沉醉在他的帅气中。忙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又有些抱歉的再一次说着。

秦澈看到她真诚的样子,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这个擦不掉,我去洗手间弄一下。”对着秦澈低声说道。

“嗯,去吧!”

“我陪你一块儿去吧!”小女孩儿听后也想为自己的失误,做些什么。

准备走的叶可可,对上她歉意的目光,微笑着默默地点了头。

就这样两人结伴去了洗手间。

……

“你好!我叫花朵朵,花朵的花,花朵的朵朵。”女孩儿也就是花朵朵微笑的自我介绍着,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叶可可。”叶可可伸出手,她才认真的看着眼前叫做花朵朵的冒失的女孩子。

叶可可在这时才发现了,戴在女孩儿脖子里的项链的坠子,和过世的妈妈留给她的是一样的。

她陷入了沉思。

院长妈妈曾说,那是他爸爸送给她妈妈的。听她妈妈说,只有两块这样的坠子,一块他爸爸给了她妈妈,另一快就在他爸爸那。

难道……

“额……先帮你把礼服弄干净吧!”看着握着她手,有些发愣的叶可可,花朵朵好意的出声,适时地说着话。

叶可可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啊!呵呵,你脖子里的项链很漂亮啊!谁送的啊?”僵硬的微笑着道歉,顺带试探着。

“好看吧!是我爸送我的成人礼物哦!”低头擦着礼服的花朵朵随心的说道。

叶可可心中思绪乱飞,任由着花朵朵清理着自己礼服。呆呆的看着低着头的花朵朵。

等花朵朵弄好后对着镜子时,她看着镜子里盛满笑颜的她。也跟着嘴角牵动,僵硬的微微一笑。

她发现,她们长得居然真有六七分的相似。

叶可可木木地跟着花朵朵走出了洗手间,再次回到酒会。不远处,迎面走来的是一对手挽着手,保养的极好的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过来。

头号恶魔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头号恶魔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7章(第7章 还缺少一位皇后)

    原标题: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7章(第7章还缺少一位皇后)书名:暴君滚开之妖媚狐妃第7章还缺少一位皇后东方毅脸色阴沉地看着白灵,凤眼里带着不容挑衅的阴鸷。直到他确定,从白灵的双眼里看不到戏弄,只有好奇,这才忽而鬼魅一笑,起身离开宝座,一步一步,从高高的龙凤台上走下来,慢慢欺近白灵身前。期间,姚宜景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放大,她甚至朝白灵挤了挤眼睛,心情愉悦地看着眼前即将上演的一幕。可当东方毅走到白灵面前,说出那句话时,召和殿内,所有人再次惊愕得张大了嘴,姚宜景的笑容放大到一半,又半途怔住,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 独心强宠:总裁骗来的未婚妻7章(第7章  见面)

    原标题:独心强宠:总裁骗来的未婚妻7章(第7章见面)小说名称:独心强宠:总裁骗来的未婚妻第7章见面坐上车的韩冷轩拨通了夏尔若的电话“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好”来到商城大门口,就看到在门口提着大包小等他的夏尔若,韩冷轩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夏尔若今天为了见长辈,专门穿了一身天蓝色套裙,并且把头发梳了起来,显得格外的干练。夏尔若坐上车,韩冷轩看着他的打扮,还不错,是精心准备的,想到这,韩冷轩不自觉的笑了笑。开了一会来到韩家,韩家老宅是在郊区的一个别墅区,进入里面整个花园都是绿色,一看就是经过主人精心的照

  • 豪门总裁,我不嫁!7章(第 7章 酒后乱情)

    原标题:豪门总裁,我不嫁!7章(第7章酒后乱情)小说名字:豪门总裁,我不嫁!第7章酒后乱情呵,普通人,又哪里会懂得生在豪门的种种无奈之处?周明浩依然在笑,唇角却似乎有了无奈与痛楚:“是的,她任性、刁蛮、脾气暴躁,同龄人很少跟她处得来。她喜爱绘画,可是我怕时间长了她的性格会出问题。”周明浩只说了一半实情。“哪有人这样说自己妹妹的?”陈思妤抱不平。周明浩笑了:“这么说,你是同意喽?”陈思妤想了想,便点头道:“好吧,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天真活泼,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可以试着跟她交往,但你别对我抱太大

  • 穿越之异世奇恋7章(第7章 王爷)

    原标题:穿越之异世奇恋7章(第7章王爷)小说:穿越之异世奇恋第7章王爷景王府中,虽是子夜时分,巡逻士兵却毫不倦怠。一条人影掠过花园,直奔王爷书房。角落里,身影高大的男子坐在书桌前,手指轻叩紫檀木桌面,沉思不语。“王爷?”叶凌晗再次出声询问。云飞扬抬头,若有所思地问:“你说冷惊风跟公主在一起,那是否可以推断,派去追杀公主的陈大他们,已被冷惊风所杀。而公主,正是被冷惊风所救?”叶凌晗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思索半响,再睁开眼时沉着应答:“属下无能,未能完成任务。但依属下看来,也许公主并非为冷惊风所救。”云

  • 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7章(第7章 输血!要多少抽多少!)

    原标题: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7章(第7章输血!要多少抽多少!)书名:总裁难伺候:鲜妻吃上瘾第7章输血!要多少抽多少!顾曼青脑子蓦地一懵。这么严重?景天朗剑眉骤然一紧,“还不快抢救!”护士战战兢兢地说,“顾小姐是0型血,我们血库的O型血全部调过来了,恐怕不够……”景天朗俊脸一沉,眯着眸子看向旁边的顾曼青,嘴角冷冷地勾起,“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O型血吧……”被男人这么一看,顾曼青的心狂跳起来。他的眼神,像是猛兽在看被自己压在爪下的猎物一般,贪婪,阴鸷,势在必得……果然,景天朗突然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 老公矜持点:宝贝乖乖入怀7章(第7章 他没死!)

    原标题:老公矜持点:宝贝乖乖入怀7章(第7章他没死!)小说:老公矜持点:宝贝乖乖入怀第7章他没死!医生见乔楠走了进去,轻轻关上了病房门。乔楠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脚步越来越重,眼前越来越模糊,心也越来越痛。在厉斯承的病床前站定,瞧着男人那张熟悉的俊脸,她控制了良久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肆意滚落。“斯承……斯承……我来看你了……”她以为他早已不在这人世,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他。尽管,他或许永远都不会再睁开眼睛看自己一眼。乔楠在厉斯承身边坐下,双手颤抖地握住了他的

  • 邪恶老公坏坏爱7章(第7章 真是没天理)

    原标题:邪恶老公坏坏爱7章(第7章真是没天理)小说:邪恶老公坏坏爱第7章真是没天理“我没有嚣张,没有得意呀,只是真诚的想要邀请你陪我去参加吃喝玩乐喽。”结果,沈思远还副玩味的看着钱曼荷笑着说道。“不用你这么好心。”钱曼荷现在哪里肯啊。“那好吧,那下车吧。我要走了。”沈思远很绝情的说道。钱曼荷还以为沈思远是说着玩的呢。“你……”钱曼荷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可是,也没拿沈思远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的下车了。钱曼荷永远都不会记住今天晚上所受沈思远的侮辱的。钱曼荷长得漂亮。从上学开始,就没有男人会对她那样子。沈

  • 钻石王老五的爱情7章(第7章 要不要合作?)

    原标题:钻石王老五的爱情7章(第7章要不要合作?)书名:钻石王老五的爱情第7章要不要合作?“一是来找你算账的,这账是算过了,二就是来找你合作的。”易可可底气十足的说着。“哦?是吗?算账,合作?这算完账了,就来合作?说说看,要怎么跟我合作。”宋天煜淡淡的看着易可可一笑。一副悠闲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点一根烟,夹在手指上,然后,很享受的样子抽了一口。还故意将烟往易可可的身上吐去。半眯着双眼看着易可可:“怎么合作呢?说说看。”“我可以做你的日租情人……租一天,多少钱,我们按天算,我可没有时间天天做你的情人

  • 缘牵一瞬7章(第7章 三个人的晚餐)

    原标题:缘牵一瞬7章(第7章三个人的晚餐)书名:缘牵一瞬第7章三个人的晚餐下班后,不知是巧,还是特意,孟子吟出现在公司的大门口,坐在一辆白色的奔驰车里,摇着半窗,见茜然走出大门口,按了两下喇叭。自然的反应,出来的两人顺着声音望去,看到的是这位“悬疑”人,平静的表情,示意的眼神。奇怪的两人不敢确定孟子吟带着邀请的眼神,愣看着,又望了望四周,此时,好像,只有她们两个人,是在叫她们吗?“上车!”孟子吟的声音传来,“别看了,就是你们两个!”莫名其妙的两人用一步一个迟疑的步伐走过去。茜然还是不确定的问,“

  • 一夜迷情:酷帅总裁爱上我7章(第7章 不错)

    原标题:一夜迷情:酷帅总裁爱上我7章(第7章不错)小说名:一夜迷情:酷帅总裁爱上我第7章不错很快的面条就上来了,热呼呼的面条放在苏莹前面的时候,苏莹就迫不及待的拿出筷子说:“快尝尝,很好吃的哦。”说完就开口了。李宙刚想说:“慢点,慢点,别心急……”后半句话还没讲完的时候苏莹抻出可爱的舌头叫道:“呀,烫死我了,烫死我了。”李宙看苏莹那可爱的样子哈哈大笑的说:“我话还没讲完你看你就……叫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着吃,要是不够再烧一碗就可以了。”苏莹只是调皮的笑了笑说:“呵呵……好久没吃到了有些心急嘛,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