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在线阅读

2017/11/15 18:19: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

第三章 女人,我很满意

经过测试验孕棒上只有一条红线,这说明她还没有怀孕?这么说他们今天还要继续做那事?

陈箐箐看了看手中的验孕棒,又抬头看了看谭黎川,原本脸上隐隐有的期待顿时消散,有的只有苍白:“我,我好像没有怀孕。163女人网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来。”谭黎川淡淡地扫了一眼验孕棒,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斜睨着仍旧愣着的陈箐箐,嘴角微扬,随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经过谭黎川的提醒,陈箐箐猛然从自己还没怀上宝宝的事实上回过神,犹豫了一下:“我自己来吧。”

她还是选择速战速决,就当是被狗狗咬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

毕竟,自己来总比别人来好。

看着陈箐箐一副认命的模样,谭黎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他这么被嫌弃还是第一回。

谭黎川要是知道自己此刻被陈箐箐当成了一只要咬人的狗,也就不会这么轻松的看待眼前这件事。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你这幅死鱼的模样,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半天,也没等到谭黎川有下一步动作,陈箐箐有些疑惑地睁眼,只见谭黎川正半裸着身体,双手环胸审视着自己。

这让陈箐箐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羞耻,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掩藏起来,却发现根本无处可藏,谭黎川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透过任何物体将她看透。

“我只负责生宝宝,你行不行,或者取悦你,这种事都不关我的事。”陈箐箐动了动身体,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索性把心一横。

要她像那种女人一样取悦男人,摆一些光是想想就让她脸红的动作,这比杀了她还难。

对此,谭黎川有些意外地挑眉,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反感之意稍稍减少,笑话!他——谭黎川要是不行,这世上估计就没人行了。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虽然她才刚成年,但是发育得一点也不含糊,别人有的她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

“谭黎川,你到底要不要?”陈箐箐此刻恨极了谭黎川,她敢肯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明明他原本不也是不想跟她接触,总是例行公事,这回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风了,这般羞辱的逗着她玩。

可是,比起谭黎川,陈箐箐更恨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压抑着心中不断升起的怪异的感觉。

想着还在医院躺着的弟弟,陈箐箐的双眸中不由溢满了泪水,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想她应该还是会为了弟弟做出这种选择,要是她能更争气点就好了……

看着陈箐箐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浸湿了她身下的床单,晕开了小片不规则的水晕。

“你说,我要不要?”这让谭黎川动作微顿,心中感到有些烦闷,失去了继续逗弄陈箐箐的兴趣。连谭黎川自己都没发现相比上次而言,这次的动作在不经意之间都轻柔了不少。说明163nvren.com

陈箐箐咬牙,废话!

感受到那一股热流,陈箐箐再也忍不住,松开了一直被她紧紧咬住的下唇,低吟了一声,声音娇媚地让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还会有什么声音从她嘴里发出来,一抬头便对上了谭黎川那双充满了戏谑之意的双眼,这让她羞得抬不起头。

谭黎川的喉结微微滑动,视线飞速地从陈箐箐那显得略微红肿的唇上移开。

为了不让陈箐箐看出他的异常,谭黎川这次连身体都来不及拭擦,就着急地将衣服往身上套。

“谭黎川。”完事后,见谭黎川又要马上离开,仿佛她就是瘟疫一般,陈箐箐不住苦笑。

听到陈箐箐的声音,谭黎川有些意外,顿下脚步:“什么事?”

第四章 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

“我弟弟生病了,而我来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么久他都没看到我会担心的。小说: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在线阅读”陈箐箐的脸上还带着些许高潮后还未褪去的红晕,神情之间仿佛柔的出水,声音带着微微的哀求,“所以……能不能让我去看看我弟弟,至少让我跟他报个平安,就算是看一眼也行。”

闻言,谭黎川侧目看向陈箐箐,目光落在她那还未来得及遮挡严实的身体上,脑海里回忆起那甜美滋味的身子,谭黎川下腹再次涌起火焰。

这让他飞速地别开了目光,不让陈箐箐有机会看清他眼底的不自然。

“拜托你了,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话的。”陈箐箐自然地将谭黎川此刻的沉默当做了拒绝,不由着急地从床上起身,顾不上酸痛的身体,着急地望向谭黎川。

这一个星期以来被断了电话网络,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她根本不知道弟弟此刻到底怎么样了。

每天她所能看到的活人就只有定时给她送饭的林叔,无论她怎么套话,林叔都不曾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她的娱乐活动也只剩下睡觉和望着天花板发呆。说明163nvren.com

“我会派人跟他帮你报平安的。”谭黎川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修长的腿一拔就要走。

见状,陈箐箐踉跄着起身,顾不上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着急地拽住了谭黎川,不让他离开,“我保证用不了太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松手。”右手突然被一个柔软的物体所包裹,谭黎川有些不适地蹙眉。

谭黎川将自己今日的不正常统统归为了怕他孩子的母体受损,他也不允许自己去多想些什么。

“就一次,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一小时之内你要回到这里。还有……下次做的时候不准再咬着嘴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谭黎川终于妥协,脸色有些僵硬地甩下这句话,不给陈箐箐跟自己讨价还价的机会,便离开了房间。

“一小时就一小时!我只是给你代孕,问你是给你面子,你有什么权利监禁我的人生自由。”谭黎川刚出门,陈箐箐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他的后半句话,她自动选择了无视。

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也就算了,现在难道连她咬不咬嘴唇都要管!

以后莫不是连她一天眨几下眼睛都要一一向他汇报,并且限制次数不成?

“才不理你。”冲着紧闭的房门做了一个鬼脸,心情舒畅了,身上的酸痛似乎也随之缓解了不少。

殊不知此时的谭黎川并未走远,她说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他的耳朵。

“这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在林叔诧异的目光下,谭黎川扯了扯嘴角,眼底也有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今天下午,让她回去一小时。”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简单地交代了林叔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少爷已经走了,今天我会跟着陈小姐你去医院的。”

时钟才刚过七点,林叔就看到陈箐箐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让林叔的眼底有了一抹笑意。

这个别墅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让少爷变得很不一样,这在林叔看来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被林叔看透,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确定了今天真的可以出门后,便兴冲冲地开始梳洗打扮。

“林叔一定要带这么多人么?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陈箐箐一出门,就看到了一整排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自己跟前的保镖,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她还以为谭黎川昨天说的什么会让保镖跟着自己一起去,只是随便让两个人跟着她而已,却不想这种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会真实的出现在她身上。

她带这么多人出去,走在大街上会不会被人用黑社会的眼光看待……

陈箐箐很想拒绝这种“厚待”。

“少爷说了,陈小姐你出去要是不带他们,那他昨天答应过你的事也就当没发生过,陈小姐也就请你回房间了。”像是早就料到了陈箐箐会有这幅反应,林叔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口气更是不容拒绝。

陈箐箐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说什么都不松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你们不带我去看我弟弟,我今天就不松手了!”

被抓住的保镖十分无语,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啊。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见林叔颔首,这才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再次排成了两列紧紧地将陈箐箐围在了中间。

一路上的气氛都压抑地让陈箐箐喘不过来气,她想试图让气氛变得活跃点,可是到头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讲着,就像是一群正常人里面的神经病一样。

那些保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陈箐箐有些沮丧的闭上了嘴,忧郁地望着窗外发呆,这日子还能过吗!

“我姐姐今天来了么?她还是没来对不对!昨天你们答应过我,今天姐姐要是还不来就允许我出院去找姐姐的,我不要打针化疗了……”

在距离陈莫莫的病房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能隐隐听到那里传出的争吵声,甚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这让陈箐箐将旁人那诡异的目光都抛在了脑后。

脚下加快了脚步,要不是身边的保镖过多,她甚至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跑到陈莫莫身边一探究竟。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去找我姐姐。姐姐……”一脸慌乱地从病房中跑出的少年,一打开病房的门便看到了手伸在半空中正准备开门的陈箐箐。

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顿时没了脾气,有些心虚地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陈箐箐的目光。

“莫莫你又没有好好配合治疗了?姐姐不是跟你说过,姐姐去赚钱治你的病,可能不会像以前一样天天来看你么?”看到房内一片混乱,不用问,陈箐箐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生气地瞪着陈莫莫,俨然一副长者的模样。

“谁让姐姐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不是担心姐姐你出事了,我真的很想姐姐。”陈莫莫委屈地撇了撇嘴,在陈箐箐的监督下,乖巧地让护士重新给他插上管子。

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地盯着陈箐箐,生怕一个眨眼,眼前的人就会在他跟前消失一般,他心疼的看着陈箐箐:“姐姐,你最近好像瘦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如果我不……”

深知陈莫莫性格,陈箐箐不等陈莫莫说完,便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什么如果,莫莫你要听姐姐的,好好治疗,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你就能帮上姐姐了。”

“嗯。”陈莫莫乖顺的点了点头,脸上是病态的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若不是方才看到他大发脾气,甚至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只要轻轻碰他一下,眼前的人便会消散在这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空气中。

“姐姐,他们是谁?”说了半天,陈莫莫这才将注意力从陈箐箐身上移开,转到了一直站在陈箐箐身后的保镖身上。

“他们……”这回轮到陈箐箐感到心虚了,要不是陈莫莫提醒,她早就忘了自己还带了这么一大群的跟班,她总不能直接说说这些都是她的工作需要吧!

随时随地带着这么一群黑衣人,她又不是黑社会……

“姐姐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对陈箐箐了解颇深的陈莫莫,一眼就看出了她绝对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在陈莫莫的注视下,陈箐箐只觉得如同芒刺在背,脸上也再也笑不出来。

第五章 我的去留,要你决定吗?

她只能将自己接下代孕的事情告诉弟弟,不过,她用的不是代孕,而是谭黎川要娶她。

但是因为谭黎川家里特殊,所以她要先怀孕。

她的生活算不上好,但是她却一点也不怪命运的安排,反而很感谢命运,让她可以有这么好的弟弟。

从小她的父母便双双离开,那时候她才刚上小学,对于父母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厚,家里就只剩下她跟弟弟相依为命。

她也不得不从小学会做各种事情,好养活她和弟弟,因此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超越了寻常的姐弟。

平日的勤工俭学,也一点没有让她的成绩下降,作为A大的优等生,陈莫莫也很为她感到开心,莫莫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却对绘画有着异样的天赋。

可是每每画画,他便会无缘无故的晕厥,后来发作的也是越来越频繁,直到再也瞒不住了,在陈箐箐跟他冷战了很多天后,陈莫莫这才同意去医院做检查。

生活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癌症两个字彻底打破了他们之间幸福的生活,因为支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用,陈箐箐不得不被迫加入代孕组织,这也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姐姐,真的是这样吗?”陈莫莫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追姐姐。

陈箐箐扬起一个微笑:“当然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我听说那些豪门的人,他们只要孩子,不要母亲。”陈莫莫有些担心姐姐也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会的,他很爱我,他父母也很喜欢我。”陈箐箐故作轻松,说着违心的话,“不然,他怎么会让这么多保镖跟着我。”

“姐姐,我相信你是天底下最棒的!”陈莫莫抬起头笑得和孩子一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莫莫你在这好好接受治疗,姐姐还有事先走了,过段时间姐姐还会再来看你的,那时候你一定要好起来。”

“嗯,我们约好了。”陈莫莫拉着陈箐箐的手指改了一个印,这才满足地笑了笑,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更是让人觉得心疼。

离开了病房后,没有任何迟疑,陈箐箐便绕到了陈莫莫的主治医生那里,将支票交给了医生。

“这里的钱虽然可能还不太够,但是后期的我很快就会来补上,医生拜托你了,无论要多少钱,一定要好好救治我弟弟,他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了。”陈箐箐哀求的开口,她做了这么多,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只是你也要快点集齐后期的费用,我能帮的我也一定会尽力。”

医生也是很同情他们姐弟两的遭遇,这才破例允许他们可以先住院后缴费。

“谢谢您。”再三的感谢了医生,陈箐箐这才随着林叔走出医院,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是为了莫莫她也要更努力才是,快点怀上宝宝,交上剩下的医疗费。

“嗯……莫莫,别闹姐姐很累,让姐姐再睡一下。”迷迷糊糊中陈箐箐隐隐感到有一只大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被她拍开了,不出半秒便又再次攀上了她。

这让陈箐箐下意识地就觉得这是陈莫莫在逗她玩,以前他就经常这么叫她起床。

不顾陈箐箐的反抗,那双大手反而得寸进尺一般,直接撩起她的睡裙,在她身上游移了起来。

异样的触感让陈箐箐猛然惊醒,她这才想起自己早就没有跟陈莫莫一起生活了,这么想来,现在趴在她身上,对她上下其手的也只会是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在看到谭黎川那张脸的那一刻,陈箐箐只觉得自己的心又沉了沉。

在她看完弟弟回来后没几天,她就在谭黎川的安排下,让一个家庭医生已经为她做了一次全身检查,距离上次,已经足足有十几天没有再看到谭黎川了。

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可能已经成功怀上了宝宝,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今天看来,自己应该是又失败了。

谭黎川那双深邃地双眸紧紧地注视着陈箐箐,仿佛生怕错过她的一举一动一般,甚至有着一种以往没有的炽热:“我的去留,要你决定吗?”

双唇猛的被谭黎川封上,陈箐箐不住瞪大了双眼,脱衣服的动作也随之戛然而止。

第六章 他不是谭黎川!

她总觉得今天的谭黎川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上来个所以然。

“宝贝别那么紧张,放松点。”谭黎川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陈箐箐的耳边响起,让她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身体也不再绷的那么紧。

“你们在干嘛!”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陈箐箐不由一愣,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声音并不是她身上的人所发出的,这让她猛然惊醒,慌乱地推开了身边的男人。

在看到门口脸色铁青的谭黎川,又看了看自己身侧,跟谭黎川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陈箐箐的脸色也随之瞬间变得苍白。

怎么会这样。

“哥哥,好久不见,你说我们都这样了,还能干嘛?”面对谭黎川的质问,男子面不改色,甚至还伸手将陈箐箐揽进了自己的怀抱,神色之间是满满的挑衅。

谭黎川的脸色也随之越发的阴沉,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甚至还能听到细微的骨头摩擦的咔咔声。

“你不是谭黎川……”感受到谭黎川向她射来的的冷冽的目光,陈箐箐猛然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顾不上惊讶。

有的只有恼怒和羞愤,拼了命地想要推开紧搂着自己的男人,却没能撼动他分毫。

在谭黎川身下,这是她接下代孕工作应该做的,而现在还要她屈服在他弟弟身下……

“你起来!”都怪她太大意,明明两人之间给她的感觉是那么不同,她只要再多想一下,就绝对不会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尴尬地步。

“陈箐箐你还要继续装么?不得不说,我也差点被你骗了,我看你分明很享受,不是么?”陈箐箐此时的举动,看在谭黎川的眼中,更是显得格外的刺眼。

之前对她所产生的好感也随之荡然无存,自嘲地笑了笑,她身上的红痕无疑不是对他之前对她心软的嘲讽。

想到这谭黎川一个箭步上前将陈箐箐猛的从男子怀中拽出,没有任何要怜香惜玉的意思,狠狠地将人摔在了地上。

顺便还不忘将扯过陈箐箐随身携带的手帕上擦拭了一下,就好像陈箐箐多么肮脏一样。

这一幕,刺伤了陈箐箐的眼。

“对女孩子要温柔点,怪不得哥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我不就是好奇看看,哥哥最近那么费心保护的女人是谁嘛!哥哥你也不用发这么大脾气吧!”见状男子也毫不在意,自顾自地将衣服穿上,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要是我像你这么滥情,欠了一屁股的桃花债,老爷子也不会让我来继承谭家的一切了。还有一件事,谭黎辰,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这里是我家。”谭黎川狠狠地瞪着眼前悠然自得的男人,恨不得亲自上前,将他从窗户丢出去。

“是林叔让我进来的啊!他还喊我少爷,我还以为这是哥哥在欢迎我呢!”面对谭黎川的怒火,谭黎辰没有半点退缩之意,反而更显无辜。

“不过哥哥你既然这么不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谭黎辰无谓的耸了耸肩,临走前还不忘摸了摸陈箐箐那泛白的脸,“宝贝,我们下次见,今天我很开心。”

“我警告你,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哥哥生气了啊!生气可是会变丑的哦!”谭黎辰笑的更为张扬了几分,不等谭黎川反应过来,便贴心地替房内的两人关上了房门,大笑着扬长而去。

在谭黎辰离开以后,房内压抑的气氛便更沉重了几分,看着谭黎川那张阴沉的脸,陈箐箐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一时间忘记了哭泣。

第七章 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

要是眼神能杀人,她丝毫不怀疑自己此刻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看见你就恶心,是不是谁都可以上你。”谭黎川薄唇轻启,言语之间不难感觉出他满满的厌恶之意,随手丢给了陈箐箐一个毛毯,挡住了她的身体。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你……”陈箐箐苦涩,试图解释,却更有一种越描越黑的错觉,而且自己心中也越发的没底气。

“这么说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你根本不知道你是在跟我做那事,还是跟他。”谭黎川嗤笑了一声,对于陈箐箐这苍白的解释,更是一个字也不相信。

笑话,他们谭家的情况,外界一清二楚,谁不知道谭家有两个少爷,而他作为她的金主,她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更何况,谁知道除了被他抓包的这次,在此之前还有没有背着他做过什么。

要不是谭黎川此刻早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很快就能想清楚,如果是谭黎辰刻意伪装,就连天天在他身边的林叔都能被骗过去,更何况是对此毫无防备的陈箐箐,可惜那只是如果。

谭黎川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少爷,我现在方便给陈小姐再做一次具体的检查么?”房间是一片凌乱,此时才想要离开已经来不及,那刚进来的女子只能醒着头皮继续道,手中的医疗箱显示了她的身份。

看到女子进来,陈箐箐早已暗淡下去的双眸像是看到了某种希望,只要家庭医生愿意帮她,绝对有办法证明她的清白。

“这种放.荡的女人没资格怀我谭黎川的孩子,你给她安排流产手术,时间越快越好,我一秒都不想再看到她。”丢下这句话,谭黎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甚至没有一丝留恋,更别说给陈箐箐什么解释的机会。

“我有宝宝了?谭黎川!你不能打掉他……”听到谭黎川的话,陈箐箐猛的从地上站起来,却被女子挡住了去路,急得她忍不住哭出声来,“医生我求求你,让我过去,或者帮我劝劝他,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肚子里的是他的宝宝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

女子歉意地冲陈箐箐笑了笑,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不是我不让你过去,只是你这个样子出去真的好么?少爷决定的事,他是不会做出改变的,至少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但是我相信你。”

经过女子的提醒,陈箐箐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那些暧昧的红痕仍旧清晰可见,就算她不在意别人看他的目光,但是这一切落在谭黎川眼里,无非是火上浇油。

“谭黎川……”陈箐箐失神地念着谭黎川,双手捂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脑海是一片空白。

原来她肚子里真的有他的宝宝了?可是他却不要这个宝宝了……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因为那毕竟是一个生命,是他的孩子!

可是这时候他应该完全不相信了,陈箐箐无比哀求的看着他,“你要相信我,这孩子真的是你的……”

这个解释,说出来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连她自己都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谭黎川冷冷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冷笑:“那么,你要如何证明呢?刚刚你可是和别人躺在一起的!我谭黎川不需要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说完以后,来了一群人直接将陈箐箐拖出去,她拼命的挣扎,誓死不愿意离开这里。

因为她非常清楚这一点,一旦离开了这里,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谭黎川!你会后悔的!这是你的孩子啊!”在即将被拉出门口的时候,陈箐箐绝望的崩溃大叫,然而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挽留。

谭黎川冷冷的看着那个女人被拖出去,嘴角的笑容更深了。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想有一丝挣扎,她是小看了自己吧!

这一路的拖拽,让她本来就疲惫的身体,有一些支撑不住,冰冷还有刺骨的空气,如同银针一般扎进了自己的身体。

但是任由她怎么挣扎,回应她的,这是无尽的力道,和加快的步伐。

婚孕似锦:独爱撞婚小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婚孕似锦 或 独爱撞婚小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头号佳丽5章(第5章)小说书名:书名:头号佳丽第5章母亲上了床后,将床头的纸巾移到身旁,然后在被子里把内裤脱了下来,我感觉好奇怪?于是我呆一旁看看母亲想要做什么?母亲在床上闭上双眼,她完全没有睡意。过了没多久床上有了动静,母亲身体开始有动作了,脸色也开始转变!我马上飘进被子里一看,母亲身上的乳罩,刚才虽然没有脱下来,但现在已经把乳罩上的扣解了,一只手抚摸着乳房,利用手掌心去磨擦乳头,慢慢用力加重揉搓动作,乳头在姆指和食指扭弄之下也发硬了,而雪白的乳球现在也留下了红色的指印。母亲很陶

  • 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 难受)

    原标题:书名:尤物女上司5章(第5章难受)小说名称:书名:尤物女上司第5章难受宋雪琳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大腿看,当时就给了我一脚,正好踹在我命根子上,尼玛,差点儿没让老子断子绝孙。“陈哲,你看什么看,眼睛里长屎了啊!”我恨不得骂娘,心说我眼睛里不就是你吗,你要说自己是屎我也没办法。宋雪琳看我嘀咕,一巴掌“啪”的拍在桌上,吓得我菊花一紧。她正想发火,突然抽搐一下,脸色变得潮红。紧接着她身子扭动几下,又低吟一声,当时就让我懵逼了。什么情况这是,犯抽了?我问她怎么了,宋雪琳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她大口大口的

  • 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 仙帝级杀气)

    原标题:书名:同道殊途5章(第5章仙帝级杀气)小说名:书名:同道殊途第5章仙帝级杀气阳光和煦,七梅冰城微寒。宁凡白衣黑氅,悠然出了思凡宫,他身后,隔着两步,跟着蹑手蹑脚纸鹤,发髻已换了少女髻,披着厚厚狐裘,小手仍冻得通红。“凡哥哥…你不冷么,穿这么单?”搓着小手,纸鹤关切问道。“冷,不过你一问,我便不冷了,真奇怪。”宁凡回头调笑,把纸鹤看得莫名脸红。借配解药机会,宁凡出了思凡宫,带纸鹤出门转转,二人得培养培养感情,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否则,宁凡真和纸鹤双修时,会下不去手。少年俊俏,少女含羞,多

  • 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 让哥哥温暖你)

    原标题:书名:恰好春风似你5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小说:书名:恰好春风似你第5章让哥哥温暖你收拾好了病房,又和主治医生交代了几句,我没等我妈醒过来我就走了。就跟应景一样,出了医院之后天就开始下雪。我买了两罐啤酒,坐上了去往郊区的公交车。雪,下的越来越大,不管是车里还是车外,都冷的要命,不过我要去的地方,却是唯一能给我一丝丝温暖的地方。下午的殡仪馆里没什么人,我走到放着我哥骨灰的小格子前面。好几个月没来了,里面的排位都落灰了。但是我哥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干净。“哥,陪我喝点酒吧。”我不太喜欢跟我哥

  • 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

    原标题: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5章(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小说:书名:寂寞少妇的欲望第5章:隔壁的动静有点大申请好了qq号之后,陆鸿开始玩起游戏来了……等到了晚上大概7点左右的时候,多日未曾露面的孙健突然出现在了网吧里。对于孙健的突然出现,陆鸿、张斌都表示出了很大的好奇之心。“孙健,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啊?这段时间你可真是忙的很啊,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张斌开口问道。“哈,口袋没钱了,只好回来了!”孙健笑呵呵的说着。“不会吧。你去镇上玩,还需要自己花钱么?我听说,都是那些女人倒贴给你啊!”朱梅

  • 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5章(第005章 需要钱?)

    原标题: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5章(第005章需要钱?)小说名:书名:错惹豪门继承人第005章需要钱?他的嘴边挂着让她恨的意味深长的笑意,靠近她的脸,轻启薄唇,淡然开口:“怎么样,这种感觉好吗?”她想扭开头,不愿与他目光对视,毕竟她随时都有可能被安上勾引他的罪名,成为所有女佣的公敌,那种经历有一次就够了。下巴处传来微弱的痛感,他虽在笑,却绝对不许一个小小的女佣躲避他的问话。“回答我!”他的声音里又透露出不容拒绝的王者之气。夏一涵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视他,无比坦诚地说道:“叶先生,这种感觉很不好。可我

  • 书名:极品女房东5章(第5章 换衣服)

    原标题:书名:极品女房东5章(第5章换衣服)小说名:书名:极品女房东第5章换衣服她对我的警告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浑身散发着浓烈刺鼻的酒精味,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我扛着她上了电梯,她身体发软,将全部的重量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尽量不让自己碰到她那些敏感的身体部位,说我不垂涎她的美色,那绝对是谁也骗不了的。但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这个时候,保持君子风度,会让我觉得有一丝的成就感。我为自己在道德上进化感到高兴。我扶着她来到了她家门口,把她送到我家里显然不合适,万一他丈夫知道了,我反而理亏了,我决定将门敲开,然

  • 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5章(第5章 送上门来找抽)

    原标题: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5章(第5章送上门来找抽)小说书名: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第5章送上门来找抽叶辰驾驶着奥迪A4以80迈的速度飞快地胡同呼啸而过,随后,他用力踩下刹车,同时猛地一打方向盘,奥迪A4几乎原地一记横甩,车身陡然调转了180度,与毫无防备的起亚直接面对了面……突来的变故把起亚车上的司机吓了一大跳,司机急忙刹车、调转方向以免和奥迪撞上。而叶辰则看了眼起亚车上的人,记下了二人的长相,然后趁机换档提速,驾驶着奥迪A4冲进了胡同。“我艹!”起亚车的司机,三十多岁留着八字胡的男子大骂一声

  • 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5章(第5章:今晚陪你)

    原标题: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5章(第5章:今晚陪你)小说名字: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5章:今晚陪你菲儿垂着头,在夜萱强大气场压迫下,大气不敢喘。“这件事我会处理,你还没资格求情。陆炎,别站着装可怜,跟我上去!”夜萱声音冰冷,明显动了怒。陆炎耸了耸肩,乖乖跟夜萱上了楼。两人回到楼上房间后,夜萱关上房门,斥道:“混蛋,你回来就给老娘闯祸,他可是欧阳宇啊!”“那又怎么了,惹萱姐麻烦,没杀了他,已经客气了!”陆炎一脸无所谓。夜萱心里一暖,无奈的叹道:“你啊你!”陆炎将外套脱掉,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说:

  • 美女警官爱上我 5章(第四章 英雄救美)

    原标题:美女警官爱上我5章(第四章英雄救美)小说:美女警官爱上我第四章英雄救美“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堆起笑容。美女就是美女。受伤了,一个笑还是这么迷人啊。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慌的叫道“哎呀。我的车子。那可是我借的。”小超说,“小姐。你的车子外壳已经摔坏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了。等会会有清障车来给拉走修理。”美女冲他笑笑。“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我刚才心情不好,才闯了红灯。实在对不起。你们如果要罚就罚吧。”她已经作出了认罚的样子。我刚想说话。小超抢了我的话头说,“没事。谁没有心情烦恼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