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强宠妻在线阅读

2017/11/15 15:4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强宠妻
第三章

早上,贺文渊起床的时候,路兮琳还蜷在沙发上,像只温顺的小猫。阅读163nvren.com

她就这样睡了一夜?

贺文渊无由地皱了皱眉,却又很快舒开。

他没有叫醒她,但路兮琳还是在他的洗漱声中惊醒过来。

她本来就睡得不沉。

路兮琳原以为他至少会关心一句自己昨晚睡沙发的事,可是从头到尾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甚至没有和她说话。

这让她有些失望,莫名的。

餐厅里,婆婆谢娇容、阿姨邓琪、还有弟弟贺文策已经入座。

“妈、阿姨、小叔,早!”路兮琳大方得体地向大家招呼,贺文渊则体贴地为她拉开椅子。163女人网

“嗯。”谢娇容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的态度并不热络,甚至有些冷淡。不过路兮琳也不在意,毕竟婆媳关系素来是千古难题,她不会痴心妄想这种问题到自己这里就变得迎刃而解,更何况这一个月来,每次见面,谢娇容就一直是这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哎呀你看看,芳婷这气色多红润呐,不然怎么说是洞房花烛夜呢!”比起婆婆,阿姨邓琪反倒显得颇是热情。

所以相形而言,她对邓琪的好感也远大于婆婆谢娇容。

邓琪是贺父贺震的小老婆,贺文渊一直对她以阿姨相称。说明163nvren.com

她的快人快语让路兮琳脸颊一热,扯动嘴角笑了笑,但没说话。

“对了文渊,你跟芳婷打算去哪度蜜月啊?”邓琪继续关问。

路兮琳扭头看了一眼贺文渊,心里有些小期待,虽说她不是真的叶芳婷,可是结婚却是真真的事情,这蜜月总归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是贺文渊却半天没接话,他的沉默让路兮琳小感失望,也让邓琪有些尴尬。

于是邓琪只好讪笑着给自己铺起台阶:“呵呵……我看现在的年轻人呐,蜜月都爱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你们——”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这一次没等她说完,贺文渊便突然出声打断。

语气冰冷,面无表情。

邓琪微微一愣,贺文策明显不悦。版权163nvren.com

“哥,我妈只是关心你和嫂子,你什么态度?”他出声斥问。

“是啊!”路兮琳也觉得他语气有问题,于是附和,却被贺文渊冷冷地瞪了一眼。

路兮琳不爽,但还是识趣的闭了嘴,接着,又听贺文渊的声音响起:“我应该什么态度,不需要你来教我!”

“你——”贺文策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邓琪制止:“文策,好好吃饭。

她心中不爽,可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为这种小事和贺文渊起正面的冲突。

原本和谐的气氛因为贺文渊的态度而急速地冷了下来。而整个过程中,谢娇容一直是一副不闻不理的姿态。

见状,路兮琳只好堆出笑容自作主张地圆场。163女人网

“呵呵……阿姨,谢谢你关心,其实蜜月的事,我跟文渊——”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话刚说一半,贺文渊就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就像对邓琪一样,没给她留半分面子。

他还来劲了?路兮琳心里的不爽又增了几分,但她并未发作,只是咬着牙忍了气。

贺文渊说完便起了身,离开座位时见路兮琳却是坐着没动,不由蹙眉:“还坐着做什么?”

对上他的目光,路兮琳刚要开口,又听他问:“还坐着?”

路兮琳茫然了,但又不得不起身跟了上去。

第四章

“喂,我们要去哪?”刚上车,路兮琳便没好气的问他,脸上的表情也是臭臭的,甚至连对他的称呼都省了。

早饭没吃成就算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无论是对邓琪还是对自己,都让她的脸色好不起来。

贺文渊没理她,只是自顾地发动了车子。

路兮琳知道他的性子,对于他不想回答或者不想说的,无论怎么追问都没用。版权163nvren.com

只是现在,她在意的不是他的回答与否,她只想发泄自己郁闷的情绪。

“不就是不愿意蜜月吗?又没人强迫你,用得着对阿姨摆出一张臭脸吗?好像别人欠你钱似的。真是莫名其妙!”毕竟是冒牌贺太太,即使蜜月的事她对他小有失望,却也不是真的在意,相反,比起这个,大清早便被无端破坏掉的心情反而更让她来气。

刚才在餐厅因为人而顾及他的面子,所以没有发作。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路兮琳干脆一口气将心里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你管我?”闻言,贺文渊淡声反问。

路兮琳蹙蹙眉,瞟了他一眼,撇嘴回敬:“管你?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啊?!”

贺文渊目光扫过后视镜,将路兮琳不屑的表情纳入眼里。

路兮琳不知道,贺文渊不喜欢邓琪母子,她虽然在这一个月里到过贺家几次,但对贺家成员间的关系状况却并不了解。

贺文渊深了深目光,冷然出声:“不要以为和我结了婚,就可以过问我的事!”

这男人是有病吧?谁过问他的事了?

“我说过了,我没吃饱撑着!”路兮琳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餐厅忍了他两回,现在她可没那么好脾气。

“还有啊,你也别以为是我想跟你结婚,要不是为了——为了我爸,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可是他是哪种人?

爸?哼!

贺文渊冷哼一声,语带揶揄:“看不出,你还是个孝顺的‘好女儿’!”语无温度,还故意将“好女儿”三个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厚重的黑漆大门向内拉开,贺文渊将车驶了进去。

小两口的到来让叶家人有些意外,毕竟按习俗回门的话,那也应该是三天后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才几点?

叶父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目光很快落到两人紧握的手上,面露喜色。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刚才下车之前,两人还一副水火不容横眉冷对的画面。

贺文渊并未多做停留,小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这次,他没有带走路兮琳。

“晚上我来接你!”临走前,他柔声对路兮琳说。

路兮琳也不问他为什么送自己回叶家,但总是比一个人留在贺家好。于是她微微一笑,叮嘱:“路上小心!”

两个人将戏演得很足,言行举止之间也毫不掩饰对彼此的爱意。

只是明知道路兮琳是在演戏的贺文渊,在听到“路上小心”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却是没来由地一动。

那感觉稍纵即逝,快到贺文渊甚至来不及察觉。

第五章

随后送走叶家父子,路兮琳直奔餐厅。

看她拿了吃的,跟来的汪玉心忍不住问她:“没吃早饭?”

“出门太急,没吃饱!”路兮琳胡乱解释。

汪玉心没再说话,陪着她看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再出声:“兮琳,昨晚你跟文渊……做安全措施了吧?”

不管怎么说,对于同房一事,汪玉心始终觉得对不起路兮琳。

她的话音刚落,路兮琳就“噗”的一声将嘴里还没咽下的牛奶如数喷了出来。

“咳、咳咳……”路兮琳呛得咳嗽,额上冒出黑线,缓了口气才开口:“妈,我……呵呵……”路兮琳讪笑,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声“妈”,她叫得自然顺口。

自从变成“叶芳婷”后,她对叶家夫妇便以“爸妈”相称。

叶母和叶父都是和善之人,一个月来,他们对路兮琳就像自己的女儿一般。

这也是路兮琳能够安下心来的原因之一。

汪玉心只当她的吞吐是不好意思,于是没再追问,只是继续叮嘱:“兮琳啊,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公平,也让你受了委屈,为了芳婷,不仅要你和贺文渊结婚,还……但是不管怎么样,为免以后麻烦,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知道吗?”说话时,她的语气带了几分歉意。

路兮琳点着头,“嗯嗯”的应着,脸上泛起红晕。

不过尴尬归尴尬,路兮琳却无法不在意汪玉心的话。

昨天晚上侥幸逃过一劫,最近几天也可安然无恙,可是以后怎么办?

“对了,我约了王太太一起去做美容,你跟我一起去吧!”吃过饭,路兮琳准备上楼,汪玉心唤住她说。

“我就不去了,想睡会儿!”路兮琳笑笑,婉拒。

“那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昨晚新婚之夜,怕是折腾得够呛,所以汪玉心也不再勉强。

只是就在她走后一会儿,路兮琳也跟着出了门。

~~~~~~~~~~~~~

办公室里,贺文渊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手中的文件夹上。

文件夹里的第一页,是路兮琳的个人资料。这是在他和叶芳婷,或者准确的说,是和路兮琳假冒的叶芳婷见面后,让下属暗中调查到的信息。

老实说,她的信息实在简单得可以,也让他意外。不过一张A4纸,竟然只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就把她交代得详细而全面。

不过对于贺文渊来说,让他安心的,却是“孤儿”两个字。在他看来,没有比无亲无故更简单的背景。

纸的一角用回形针别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叶芳婷,一张是路兮琳。

照片上,叶芳婷笑不露齿,她的笑容很安静,即使只是照片,贺文渊也一眼就能感觉到她本身的优雅气息。

再看路兮琳,咧着嘴笑得很开心,眉眼弯成月牙,完全没有一点女孩子应有的形象,但她的笑容看起来简单而又纯净,不像叶芳婷那般,脸上虽然笑着,眉目间却似夹带着淡淡的愁绪。

可是就是这样从照片就能感觉出截然不同气息的两个人,却同样地长着一张相似程度足够以假乱真的脸。

目光转到路兮琳的照片的时候,他的唇角不经意地扬了一下。

就这样盯着两人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才微微地回了神。

第六章

“贺总,贺夫人、二夫人,还有贺副总来了!”摁下免提,秘书恭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好,去小会议室,我马上过来!”挂断电话,贺文渊定了定神,这才起身走办公室。

上午十点,张律师准时出现在了会议室。

看着张律师从包里拿出文件,面对面而坐的两对母子的表情也各不相同。

谢娇容的心里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贺文渊则一脸风平浪静。

再观邓琪和贺文策,两人的脸上似乎都带着不甘,却又一副不得不认命的神情。

当着四人的面,张律师将贺震生前的遗嘱宣读了一遍。

遗嘱读完,不等他进一步说话,贺文渊便直接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红色小本递到他面前,红本的封皮上,“结婚证”三个字赫然入眼。

张律师并不惊讶,事实上在接到贺文渊电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准备,而今天的见面,也不过只是迟早的事情。

由于贺文渊已经结婚,遗产继承的事也变得顺利简单。

“恭喜啊容姐,贺氏将来在文渊的带领下,一定会越来越好的!”送走张律师,邓琪上前一步走到谢娇容面前,笑道。

她的声音与表情自然而真诚,但心里,却是压着一团火苗。

谢娇容微微一笑:“有劳文策尽心尽力了!”说完,便直接转身走向贺文渊的办公室。

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邓琪和贺文策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不见。

“这回总算是可以暂时把心放下来了!”刚进办公室,谢娇容便边说边走到沙发旁坐下,不过说完,她又继续:“只是继承权虽然顺利到手,但仍然不能掉以轻心,明白吗?”

贺文渊点点头,他当然明白。

谢娇容靠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疲惫。

这份遗嘱是三年多以前贺震病逝之前立下的。

谢娇容和邓琪只得了一笔钱,没有财产继承权,贺文渊和贺文策则各占60%和40%的比例。

这个比例分配,谢娇容虽心有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除了这份遗嘱之外,还有一份遗嘱。并且第二份遗嘱直到三个月前,才真正曝光。

第二份遗嘱中表明,贺文渊要想顺利继承这60%的财产,必须在三十岁之前和叶氏千金结婚,并且两年内不得离婚,如若不然,这60%的财产则会自动转由贺文策继承。

说到这个,谢娇容就一肚子气。

她甚至一度怀疑这份遗嘱的真实性,可是当张律师告诉她,这份遗嘱是贺震特地交待了公开时间,并且同样具有法律效力的时候,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同样不得不面对事实的,还有贺文渊。

贺文渊倒了水过来,谢娇容接过水杯,蹙了蹙眉似想到什么,又再开口:“对了文渊,你跟芳婷……”

贺文渊抬眼看她,目光里带着询问,于是谢娇容接着解释:“文渊,对于叶芳婷,我希望你不要投入太多感情!”

其实即使不用她说,贺文渊也不会认真。

“我有分寸!”

“那就好!”谢娇容点头,“两年听起来很长,可真要过起来,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贺文渊没有说话,谢娇容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便起了身。

贺文渊把她送至门口便转身回了座位。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之前随手放在桌上的文件夹,看到路兮琳的脸,他肃了肃神,伸手将文件夹合拢,放入了右手边的抽屉里。

第七章

市郊的一个二层楼院里,路兮琳守着孩子们午睡,等到所有孩子都睡着后,她才轻手轻脚地出来,去了兰姨房间。

这是一家孤儿院,位于市郊的一个小镇。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也就是一个多口之家而已,因为这个所谓的孤儿院既没有政府的扶持,也没有任何的相关手续。只是这个多口之家又和一般的家庭不同,这个家里,只有兰姨一个家长,而组成这个家的成员,则是包括路兮琳在内的十个孤儿。

“兰姨,在做什么呢?”刚进门,见兰姨埋着头在写着什么,路兮琳随口问她。

兰姨看了她一眼,笑笑:“没什么,就是把上个月的账理一理。”

“我来帮你吧!”路兮琳边说,边走到她身边拉了椅子坐下,顺手从桌上拿了一张单据。

“明明生病了?”那是一张医院的药费收据,病人名字是六岁的明明。

“嗯,得了场感冒!”兰姨头也不抬地回答。

“怎么没告诉我?”路兮琳问。

“只是感冒而已,输了几天液就好了,我能照顾过来,你工作这么忙,怎么能老是影响你!”

路兮琳心里涌出一丝愧疚,向来每个星期都会回来一次的她,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而她在电话里给兰姨的理由就是工作忙。

可是事实上她的工作兰姨根本一无所知。她说自己在卖场做导购,实际却是在酒吧做临时酒促,兼帮别人演戏赚取出场费。

除了药费单,还有一个记录了整个月所有支出的小账本,记录显示,支出的项目基本都是日常的柴米油盐,而就是这样一笔笔再普通不过的开销,却是这个家日渐沉重的负担。

路兮琳放下账本,起身走到床边从包包里拿了一个信封过来,唤了一声:“兰姨……”

“怎么了琳琳?”

“兰姨,这是两万块钱,你收着。”说着,路兮琳把信封递到兰姨面前。

兰姨眉头一皱,疑惑出声:“琳琳,你哪来这么多钱?”

“兰姨,你先把钱收好,我会跟你解释的!”路兮琳垂着眼眸,回答说。

“你先告诉我,这钱是哪来的?”兰姨将信封朝她推了推,语带严肃。

路兮琳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十个孩子里面年龄最大的,对她来说,路兮琳跟亲生女儿没两样。

由于孩子们渐渐长大,上学生活,负担日渐加重,考上了大学的路兮琳为了分担家里的压力,所以最后只勉强上了个中专技校。去年刚一毕业,她就马上找了工作,赚钱补贴家用。

每个月的薪水,路兮琳基本都给了家里,兰姨很清楚她的经济状况,所以对这样一笔突然出现的小巨款,她很担心,尤其是她正好处于这个容易迷失的年纪。

路兮琳低着头咬着唇,眉心的褶皱衬出她内心的纠结,好一会儿,她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兰姨……我、我结婚了……”

轰!如同一声闷雷,兰姨顿时怔住,好几秒后,才缓过神来。

“你结婚了?”开什么玩笑,她的户口可是在她这里,没有户口本,结什么婚?

路兮琳点头确认:“兰姨,你听我说……”

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强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先婚后爱 或 霸道总裁强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余生请多指教15章(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

    原标题:余生请多指教15章(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书名:余生请多指教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本来夏安安是打算下海经商的,但是现在张远不在了,夏安安一个人不敢做,手上也只有百万资金,对于经商的各种门路一窍不通,这对她还说是一件天大的挑战,更是一桩输不起的赌注,所以她只能选择放弃。夕阳西下,满眼的落日余晖。某高级酒店。男人闭目养神的姿态懒懒的靠在座椅上,左手轻轻的敲击着椅子的扶手。“邵总都快七点了。”曾楠一身西装笔直的站在他的面前,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纹丝未动试探性的问道“今晚黄先生再萧雅阁设了酒局

  • 你最珍贵15章(第15章 杂物室里的回忆)

    原标题:你最珍贵15章(第15章杂物室里的回忆)小说名称:你最珍贵第15章杂物室里的回忆厉致衍在医院里守了两天,苏挽依旧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他警告了医生之后,无奈回了厉家别墅休息。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渐渐到了极限。当他经过二楼的主卧时,突然迈不开步子了……当初他把冉柔从医院接出来,自然是陪着冉柔的,所以主卧就丢给了苏挽,他和冉柔去了隔壁的侧卧,像是有种牵引力,他怔怔的推开了主卧的门。里面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一愣,质问佣人:“里面的东西呢?”“冉小姐说苏小姐以后不会再回来了,避免厉先生

  • 许你久爱如初15章(第十五章 要你)

    原标题:许你久爱如初15章(第十五章要你)书名:许你久爱如初第十五章要你晚十点,某星级宾馆总统套房。莫琳琳被按在浴室的浴池中,水流顺着花洒,把浴池里娇小的人,浇的湿透。莫琳琳此刻酒已经醒了大半,但身体依旧虚软无力,莫琳琳明白,她不是被下了药了就是惯了高度酒,这是药劲或酒劲还没过。她被浸在水里,狠狠的冲洗着。水有点凉,让她浑身哆嗦,击在身上大的生疼。萧凌的操作很粗暴,水流开的很大,呲呲的击打在细嫩的皮肤上,白嫩的肌肤上跳起晶莹的水珠,被击的一片通红。虽然她也是打算洗去那胖子恶心的摸过的地方,可她的

  • 爱太深,终成劫15章(第15章 一尸两命)

    原标题:爱太深,终成劫15章(第15章一尸两命)小说名字:爱太深,终成劫第15章一尸两命吵吵嚷嚷的病房里,随着苏沫的身影越出窗外,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沫竟然会这么毅然决然的寻死,都僵楞着不知道怎么办。站在房间最中间的顾柔更是如此,她原本计划的非常完美,只要伪造一个手术意外,这件事情会顺利掩饰过去了。反正流产手术的死亡率也不低,只要苏沫死在手术台上,那么她从蒋家老爷子那里所继承的遗产,也都是蒋修远的。但是……顾柔的视线往下,紧盯着落在窗户一旁地面上的手机,屏幕还一闪一闪的,

  • 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15章(第十五章 :厉明远。我恨你!)

    原标题: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15章(第十五章:厉明远。我恨你!)小说名: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第十五章:厉明远。我恨你!“明远,你怎么在这里?”萧雪巧合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眼尖至极的看到了站在总统套房门外的里明远,一边惊喜的迎上去,又一边喋喋不休的笑道“月儿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来阿姨家玩啊?”厉明远压制下自己的愤怒微微朝着萧雪点头,暗示梁山拖延住萧雪,只是萧雪却像是看透了他的计谋,一个快步就走到了厉明远跟前,笑着打招呼,眼角的余光撇到房间内一丝不挂的男人跟陷入昏迷的宋婉婷失声尖叫起来!“啊啊啊啊

  • 十里柔情不如你15章(第15章 : 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

    原标题:十里柔情不如你15章(第15章: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小说名字:十里柔情不如你第15章: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一夜未睡的陆城,依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坐在了办公室里。“什么?她去医院了?”陆城有点惊讶,叶清柔到底生了什么病?为什么直接住进了医院。“好,我知道了,我会抽时间过去的。”陆城挂掉电话,看着窗外,此刻的他,突然觉得不知道怎么去开始和叶清柔交流相处了。病床上的叶清柔,安静的躺在白色的被单里。她太瘦弱了,所以躺着基本上看不出她的身体,她的小脸像是深深的陷在枕头里一样。陆城有

  • 情愿一生爱如初15章(第15章 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原标题:情愿一生爱如初15章(第15章杀人不见血的恶魔)小说名字:情愿一生爱如初第15章杀人不见血的恶魔许愿拿着从厨房抓起的开水壶和一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院子里。她扬起开水壶向撕咬许鑫的狗浇去,随着几声惨叫,一瞬间,三只狗全都龇着牙向她扑来……本就虚弱的许愿很快就被几只狗扑倒,她拼劲全力踢着腿,忍着身上被咬处的剧痛,手中的菜刀疯狂的向几只狗挥舞。她的行为也彻底激怒了这几只狗,一阵血雨四溅中,它们更加疯狂的咬住许愿不肯松口,许愿只能绝望的挥着刀不停的用力的砍……可她终究是个怀着身孕的孱弱女子,

  • 深情一片似水流年15章(第15章 他回来了)

    原标题:深情一片似水流年15章(第15章他回来了)小说名称:深情一片似水流年第15章他回来了尹清柠躺在洁白的床上,一头乌黑柔顺如瀑布般的长发,乖巧地躺在枕头上,弹指可破的皮肤,小巧玲珑的五官,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满足的深情。如牛奶般柔滑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材,被睡衣包裹着,酥胸若隐若现……这样的她,是个完美的尤物,让人控制不了的想要去靠近。他看着这样的她,不禁咽了咽口水,身体里的欲火被她勾了起来。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就这样轻易瓦解,可是他没有在意,只是当作他一个月没有碰她,没

  • 执迷不悟15章(第15章 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

    原标题:执迷不悟15章(第15章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小说名字:执迷不悟第15章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陶雨墨心头一颤,他已然一把将她拉起,然后,推在了床边:“陶雨墨,你半夜三更,吵什么吵?!”她的手,紧紧抓住床沿,才不至于因为重心不稳而滑倒,陶雨墨看着莫凌川:“我关着房间没挨着你,你又进来做什么?!”“你吵着小晴睡觉了!”莫凌川咬牙切齿。“呵呵,她是顺风耳吗?你们在隔壁亲热我都听不到,我哼两声,就能吵着她!”陶雨墨直视着莫凌川的眼睛:“她可真是精贵!以前她住宿舍的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多公主病

  • 守婚如玉15章(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

    原标题:守婚如玉15章(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小说:守婚如玉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沐凉夕急急忙忙地赶到那个小别墅的时候,顾安瑾正在细心地呵护杨雨。杨雨娇媚地靠在他的胸膛,沐凉夕远远地就能看到它的丈夫把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安瑾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不管男女,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顾安瑾说着想要吻住她的唇瓣,但是被杨雨轻巧地挡住了。“可是,我现在都是见不得光的情妇,安瑾你一点都不爱我。”杨雨假意地低下头,每一个表情都被沐凉夕看的清清楚楚。在顾安瑾面前她永远都是最柔弱的那一个,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