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我的24岁警花老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0:09: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的24岁警花老婆

第20章 鸿门宴

练鹰爪功的人,手掌的功力都十分深厚,练功者手掌似老鹰的爪子,锋利无比,被抓到的人,非死即伤,而墨鹰的手掌已经呈现出黑色,估计他的鹰爪功非比寻常。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一个巨大的影子将霍然整个人都给笼罩住,霍然回头一看,墨鹰的爪子已经近在眼前。

“看看谁的硬。”霍然迎着墨鹰的爪子一拳挥出,‘嘭’的一声,墨鹰后退了三步,脸上的表情露出一丝震惊。

自己明明已经是明劲的修为,怎么会被对方一拳逼退?难道这小子也是明劲的高手?

墨鹰有点不相信,要知道如今练武的人并不多,能感悟“劲”的人更是屈指可数,放眼整个青江城,踏入明劲的不足百人,所以他才会被叶睿奉为座上宾,待遇优厚。

“有点意思……”墨鹰突然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双爪向前伸出,单腿朝后,然后用力一蹬,整个人扑向了霍然,如同老鹰扑食一般。

如果霍然也是明劲强者,而他能将之击杀,他的地位绝对会水涨船高。

“鹰击长空!”

“不能硬抗,得想办法化解他的劲力。阅读http://www.163nvren.com/”霍然单手挡住墨鹰的爪,右腿向上一扫,把墨鹰逼回了五步之外,与此同时,他也稍稍明白叶家的情况,看来叶睿的底牌要比叶檀多一些,起码有真正踏入明劲的高手坐镇。

此时的墨鹰已经接近疯狂,双爪不要命的向霍然进攻,霍然依靠巧妙的身法,连续避开了墨鹰的攻击,就算有正面对碰,也是一触即分,谁也没占到便宜。

“怎么,不敢与我正面交锋吗?”十几个回合过去,却丝毫奈何不了霍然,墨鹰有些急了。

“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霍然呼了口气,墨鹰的攻击套路他差不多看清楚了,是时候反击了,趁着墨鹰一把抓向他肩膀的时候,霍然倏然转身,避过攻击的同时,双手闪电般伸出,如铁箍一样紧紧抓住墨鹰的手臂,然后一个原地旋转,将墨鹰摔了个过肩。

“可恶!你已经把我激怒了,你必须死!”墨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从来没有人能这么轻描淡写地摔倒他,这对墨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耻辱。

墨鹰的修为很不错,比烈手和刀疤男高出不少,但还没达到能够威胁霍然的地步,霍然也不惧。163女人网

只见墨鹰从身后掏出两个铁质的爪子,戴上之后,墨鹰的脸上又露出了往日的自信,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逼出我看家本领的人!”

“那只能说你以前遇到的人太差。”霍然发现墨鹰的铁钩上发出绿色的光芒,看起来应该是涂了剧毒。

墨鹰敲了敲铁钩道:“希望你等会儿也能这么嘴硬!”

霍然问道:“你就那么自信?”

“我相信我的钩子,它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墨鹰抬起头,突然大喝一声,整个人身体朝霍然爆射过去。

霍然一踏地面,同样朝对方冲了过去。

“砰砰……”两声气爆的声音,墨鹰站在了霍然身后不远处,他手上的钩子滴着几滴鲜血,看来钩子已经伤到人了。

“嘿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墨鹰满意地笑了笑,转头朝霍然走去,但没走几步,他的瞳孔突然放大,整个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上的钩子,没过一会,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脸上带着莫名的惊恐。说明163nvren.com

“堂而皇之暴露底牌的人,迟早死在自己手上。”霍然走到墨鹰身边,拿起了钥匙,然后朝二楼走去。

打开屋子以后,只见里面放着几个箱子,霍然打开箱子查看了一下,里面果然是叶檀的布料。

与此同时,一片漆黑的窗外,突然闪过几个手电筒的灯光。

小仓库外,此刻站着一群黑衣男子,而在这群黑衣男子的中间,站着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他的衣袖上赫然绣一片火红的叶子,正是叶睿。

“那个家伙进去多久了?”叶睿向旁边的人问道。

旁边的人回答道:“少爷,老鼠进去快一个小时了。小说我的24岁警花老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叶睿听到属下的回答,皱了皱眉头,按理说,刀疤男和墨鹰不应该会拖那么久,如果他们俩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的话,答案只有一个,对方把他们都干掉了。

“烧掉仓库。”叶睿留下了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他把布料偷走,是为了让叶檀出漏子,让叶家对这个长房长孙失望。

其次,他把布料藏在小仓库,故意引来叶檀的人,消灭他手下的高手,削弱他的实力,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小看了叶檀手下的家伙。

难道刀疤和墨鹰对付不了区区一个烈手么?自己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他们请来的,这两个废物,想到这里,一向沉稳的叶睿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不过没关系,自己的人把四周都给围住了,只要一点火,不管里面是人是鬼,统统都会烧的一干二净。

“随便找个人顶罪,就说看仓库的人酒后失手,点燃仓库。来自163nvren.com”叶睿吩咐完,便带着几个手下迅速离开了现场。

没过一会,小仓库四周便燃起了大火,而且周围的黑衣人还找来一堆易燃物堆在门口,大火很快就烧了起来,小仓库瞬间变成一座火海。

“少爷,厂房那边着火了!”小厂房的不远处,叶檀坐在车里等待着霍然的消息,当他知道厂房着火的时候,脸色突然剧变。

“看来霍然失败了!”

叶檀握紧了拳头,他没想到叶睿会这么狠,连自己的厂房也要烧,不过换成他的话,大概也会这样做,因为这样可以让那批布料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自己派去的手下,也会被当作小偷烧死在里面,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至于霍然的生死,他并不关心,他现在想的是布料的问题。

“少爷,现在该怎么办?”烈手在一旁问道。

“回去吧,估计霍然已经死在里面了,没必要再等下去了。”叶檀挥了挥手。

司机发动了车子,正准备加速,突然看到不远处,一辆车子朝他们开了过来。

叶檀周围的保镖一下子警惕了起来,连烈手都做好战斗准备。

“莫非是叶睿发现我在这儿,故意来看笑话的?”想到这里,叶檀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一想到家族里那些长辈对自己失望的眼神,还有那些叔伯兄弟嘲笑的脸色,叶檀就觉得浑身难受至极。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叶檀等人的面前,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人,在车灯的照耀下,叶檀惊讶的发现,来人竟然是霍然,即便他戴着鸭舌帽,但叶檀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叶檀本来以为霍然已经死在了火海里面,没想到他竟然活着回来,如果他真的带回那批布料,那对自己来说,将是巨大的帮助,但与此同时,叶檀会更加忌惮,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必须消灭掉!

叶檀赶紧下车,上前一副嘘寒问暖的表情道:“霍然,厂房那边着火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能回来实在是太好了。”

叶檀十分聪明,他对布料的事的一句话不提,而只是一副关心对方生死大过布料的样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叶檀的城府,恐怕霍然也会被对方给欺骗住。

“幸不辱命,东西我都带回来了。”霍然指了指车子的后备箱,在叶睿的手下点火之前,他已经把箱子丢到了旁边的窗户外,然后翻身出了小仓库,大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厂房之外。

叶檀一听,立刻抑制不住兴奋,拍了拍霍然的肩膀,然后大步上前,亲自打开后车厢,取出了箱子,当他打开箱子之后,确认了里面的布料正是自己丢失的那一批,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批布料失而复得,真的是多靠霍兄弟了。”把布料交给手下之后,叶檀又来到了霍然的身边。

霍然摇了摇头道:“不用客气,我帮你是为了还你人情,现在两清了,我也该走了。”

叶檀一把拦住了霍然的去路道:“霍兄弟慢走,想必你忙了一晚上也累了,我让人准备好了一桌酒菜,你一定要给我致谢的机会。”

霍然还没开口,四周的黑衣人已经悄悄朝他开始移动,霍然估计,自己如果不答应的话,对方应该会朝自己群起而攻之。

霍然并不喜欢杀人,但是如果在这里和叶檀撕破脸皮的话,以后在青江城,恐怕会惹来一堆麻烦,如果要换个地方的话,又得重新部署许久,而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想到这里,霍然点了点头道:“既然叶少爷热情邀请,我肯定要赏脸的。”

“那我们走吧。”叶檀亲热的搂住霍然的肩膀,带着霍然上了自己的轿车。

轩尼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偌大的餐厅里空荡荡的,服务员已经早早的下班了。

一个桌子前,叶檀和霍然分坐一边,桌子上摆着一瓶红酒以及上好的佳肴。

“霍兄弟品尝一下。”叶檀亲自给霍然倒了一杯酒。

霍然接过之后,先是摇了摇杯子,然后闻了闻,小喝了一口之后,过了一会,才一脸享受的模样道:“好酒,还是柏图斯2000最合我胃口。”

叶檀像是献宝一样道:“霍兄弟喜欢就好,这瓶柏图斯2000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得来的,不过今天为了给霍兄弟接风洗尘,我就忍痛拿出来了。”

“让叶少爷破费了。”霍然举起酒杯,一脸的轻松,但其实他在暗中注意周围的情况。

在角落里,隐藏着十几个穿着黑衣打扮的家伙,他们的身上恐怕还带着武器,叶檀也真是下了大本钱了。

只不过霍然想不明白的是,叶檀为什么一定要干掉自己,自己也并没有显露出任何威胁到他的地方,难道只是因为自己揍了烈手一顿,干掉了叶睿的两条臂膀,就让他如此的忌惮?

“噢,对了,厨房里还有点菜,我去看一下,霍兄弟请慢用,我去去就来。”叶檀说完便站了起来。

“叶少爷请便,其实只要有好酒就行了,菜好不好其实不重要。”霍然举起杯子道。

“霍兄弟放心,以后只要我有好酒,第一个就通知你。”叶檀带着一脸微笑离开了大厅,进到拐角处的时候,他朝隐藏在旁边的人打了一个眼色,紧接着便从厨房后的通道离开了轩尼诗。

“可惜了这柏图斯2000只能我一个人品尝了。”霍然连头都没回,阴暗之中,几个黑衣人已经悄悄朝他走了过来,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而他们的手上,都握着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

我的24岁警花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24岁警花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