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重生成凰:嚣宠第一婢女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4:50: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重生成凰:嚣宠第一婢女

第008章 事出反常,一定有鬼

“这……”东方浩面有为难。网站163nvren.com

“怎么?”上官沛宇瞥向站在一边候着的东方浩,眼底的不悦越发浓重,不禁冷哼:“你是要圣上知道二皇女的行径,亲自开口才放人?”

“不是……”东方浩连忙躬身,脑子转了转,正要想着要说点什么。

“大人。”声音很轻,但大家都听见了。朱洛儿抬头,看向东方浩,眼里有一份近乎偏执的倔强:“方才大人写好的一份罪状,上面到底要奴婢认什么罪?”

此话一出,上官沛宇面色一沉,望向站在一边也是面色大变的东方浩,唇角浮出一丝冷意的笑。

“你这贱婢胡说什么!”东方浩勃然大怒,瞪着朱洛儿,又连忙的朝上官沛宇躬身:“大人,我哪里来得及写什么罪状,我只是想……”

“那大人脚下踩的纸团是什么?”朱洛儿咳嗽了两声,唇角溢出鲜血,虚弱道。

她知道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很可能不单单让自己活下来,从此还让上官沛宇欠了她个人情。

刚才不说,是因为她还不知道上官沛宇到底如何,毕竟上官世家虽然很厉害,可不代表上官沛宇在宫中有地位。163女人网她也是就从刚才东方浩对上官沛宇恭敬的态度才敢确定,他是有能力保护她们的。而对方是夏丽玉的父亲,既然得罪了小的,也就不怕大的了。

东方浩要她认的罪,十有八九也跟他脱离不了什么干系,否则若只是东方浩嘴里说的那个理由,何必将那张纸上写的东西遮遮掩掩。

朱洛儿的直接,让东方浩身形微晃。

他充满杀意的眼瞟了朱洛儿一眼,心中的悔意十分强烈。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先弄死朱洛儿。只是此时,这种悔意也只能在心里。163女人网

上官沛宇面上浮着的笑意绝不是看见的这般心平气和,而是很危险。他望着站着越发笔直的东方浩,然后视线下移,不言而喻。

“大人这是不信我吗?”东方浩想到了纸上写的内容,冷汗直下,艰涩开口。

“既然没什么,把脚挪开便好。”

东方浩站立着不动,面如死灰。若是让上官沛宇知道了他想让朱洛儿认下火烧北宫花苑是受他指使,那么他接下来就等同于要面对着上官世家的反击……

出师未捷身先死,他便成了活生生的例子。

一片诡异的死寂,只剩下朱洛儿时不时的咳嗽几声。来自163nvren.com她暗中也在观察着动向,看着上官沛宇温和却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容,心中了然,这个男人远远比她所想更成熟许多。

上官沛宇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望着他,东方浩更是紧张不安,手心急急出汗。

“我知道东方大人接了圣上的案子,负责查北宫花苑起火的原因,若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便抓出真凶。”

说到这里,上官沛宇顿了下,目光转向远处的朱洛儿,薄唇微弯:“你说,朱洛儿与三皇女,是无辜的,对吧。”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东方浩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

“是。”他应到,心中也猜到了他那么说的深意,连忙又给了台阶:“因卑职疏忽,导致朱洛儿无故受刑,卑职愿意承担所有医药费。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那二皇女那边……”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东方浩弯下半身子。

上官沛宇这才满意点点头,看向抬着小脸迷茫望着他的朱洛儿,眸中流露关心。

太阳,收敛了一天的光芒,悬挂在乾清宫的瓦樑上。

夏萌萌红肿的眼还未消下去,朱洛儿的十个手指头都已经被包扎了起来。

太医开了方子便起身带着兔子眼的夏萌萌去拿药膏,朱洛儿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向上翻了翻白眼看着坐在一张破椅子上的上官沛宇。

小茅屋真的是小茅屋,里面真的很破,连太医进门那刻都眉头轻皱,但上官沛宇却淡然处之,坐在一张椅子上。小说重生成凰:嚣宠第一婢女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朱洛儿想,如果现在有一盏茶的话,他坐在那边饮用着,那就更完美了。

“还有力气看美男?”上官沛宇见她躺在那边瞅着自己,调侃道。

某人原来那么自恋的啊?朱洛儿听得表情一呆,随即哭笑不得,不知自己说点什么好。

上官沛宇坐在那边,也不知道是被朱洛儿表情逗笑怎么的,薄唇略弯:“我不是不想替你讨回公道,但夏丽玉一家子可都是瑕疵必报的主儿。倒不如抓着这次机会,来换得你们平安无事。”

“你就不想知道他写了什么?”朱洛儿反问,却在心里哀嚎,这样算起来,是她欠他人情了,还是越欠越多。

上官沛宇淡淡一笑,打开手中那把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鎏金扇:“无非也就是一些栽赃陷害,成不了大气候,只是连累你了。”

不愧是世家出来的人,这些阴谋诡计一点就透,堪比在现代深受各类宫廷剧熏陶的朱洛儿。她欣赏的瞄着他,心里长叹,更多还是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担忧。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才来这里三天吧?这样玩下去,小命也容易给玩没了。

“这次是我欠你的,不然夏丽玉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朱洛儿动了动手指头,却疼的一抽,颇有无奈的看着上官沛宇:“我不能亲自跟你道谢了。”

“不碍事。”上官沛宇扇子一收,看了眼朱洛儿身上的伤口,眼眸渐深:“是我欠了你的,我回头给你拿一些药膏,去疤很有效果。”

这回朱洛儿真心看上官沛宇觉得那叫一个顺眼啊,说话那么好听,还能够考虑到她一个女孩子最担心什么。

那些皮鞭带钩子,一抽便是一条血痕,又疼又痒不说,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疤痕。

上官沛宇看得出她眼里的感激,也是淡淡一笑:“这次也多亏你说出他的小动作,不然我也发现不了他脚底下藏的东西。现在想来,他是想让你认罪,承认北宫花苑起火与我有点关系,一石二鸟,也替夏丽玉除去了你出气。”

朱洛儿眉头一皱:“那你就不怕他事后说点什么?比如说你强权压人?”

她见上官沛宇风轻云淡一点儿也不担忧的样子,更是对他本身的实力感到惊讶。难道上官世家真的比她想象中还要强大吗?而且很得女皇的信任?

她可是知道夏丽玉怎么说也是女皇生的,那她的父亲自然是与女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啦。 难道这个世界上,男人的地位还没有女人重要吗?女皇会更偏袒一个不是自己男人的男人?

脑子塞了一通问题,却没法直接问出口,最后只能转个弯委婉问出,朱洛儿眨巴着眼,瞅着上官沛宇。

他并不惊讶,因为他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个小丫头非寻常宫女,那么问也很正常。但是他也有点吃惊,为此挑了挑眉头,然后望向朱洛儿:“你知道上官世家?”

“知道啊。”朱洛儿可是听夏萌萌差不多说了一个下午呢。

“那你是不知道咯?”

“知道什么啊?”朱洛儿一头雾水,可看他模样也不像是在打趣。

“记得。”他说,打开的鎏金折扇微闪着夺人的光芒:“大夏朝,无人可撼动上官世家,哪怕是女皇也不能。”

说完,他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朱洛儿躺在木板床上,鼻尖总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艰难的翻了翻身,正碰上夏萌萌手里提着药品儿回来。

她连忙帮助朱洛儿翻了个身,手脚利落的开始准备清水,为朱洛儿擦身子。

“萌萌,你经常帮我擦身体吗?”看着她娴熟的给她宽衣解带,拿着毛巾小心翼翼擦洗着她肌肤上的伤口。朱洛儿沉思了一会儿,问到。

夏萌萌擦了擦眼角的泪,摇摇头:“以前夏丽玉欺负我,总是你替我受了,有时候你好些天都没办法下床,都是我帮你处理伤口的。”

朱洛儿晓得了,就不再问了,让她继续的为自己擦擦身子,只是她眼底也有着深深的困惑。

上官沛宇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她?

“嘶……”还没继续往下想,疼的自己先抽一口冷气。朱洛儿低头看着夏萌萌拿着药膏有一些担忧的望着她。

“疼到你了吗?”

“还好。”朱洛儿看着她手上那些黑乎乎的草药,又看了看遍体鳞伤的自己,默默伤神。这尼玛是要上多少草药啊?整个就成了个药人儿嘛!

上完了药,天也黑了,朱洛儿单手撑头几次差点睡过去。她觉得自己是等不到上官沛宇送药了,她还有问题想要问问他呢。

第二天朱洛儿醒来的时候,上官沛宇口中送来的药膏已经摆在了床下。那些瓶子很好看,瓶身上有淡蓝色的青花纹。

“这是昨夜你睡下后,上官公子送来的。”见她醒来,夏萌萌走到床边,面有喜色。

朱洛儿听了面上没有多少波澜,只是在心里叹息,错过了这一次,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还有些事没跟他来得及说呢。

重生成凰:嚣宠第一婢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重生成凰 或 嚣宠第一婢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