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养尸秘录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3 15:42:39 来源:网络 []

小说:养尸秘录

第14章 孽债

  爷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房间床上,眼前全是焦虑的村民。阅读163nvren.com他感觉喉咙干渴得难受,喊了声“水”。奶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给他递了杯水,问他感觉如何。

  爷爷想起醒来前的一幕,迟疑着没敢接水杯。

  奶奶嘴角还留着泪痕,对爷爷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一回来就看到他躺在床上,都好几天了,怎么也叫不醒。屋里这些人也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爷爷问茅老道去哪儿了。奶奶说刚才见他醒了,茅老道转身就往屋外跑,谁都拦不住,也不知道干啥去了。163女人网爷爷心道这牛鼻子该不是畏惧潜逃了吧,挣扎着想要下床,双臂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被奶奶扶着,重新躺回了床上。

  等村民都陆续走完了,茅老道这才匆匆赶来,也不多说,拿了碗黑乎乎的药水,让奶奶给爷爷灌下。奶奶闻着那药水有股恶心的怪味,捏了爷爷的鼻子,让他全喝了。

  爷爷喝完,顿时瞪大双眼,起身“哇”地吐了个痛快,直呕得颈脖子上青筋爆出,有气无力地质问茅老道又给他灌什么迷魂药。

  茅老道见他脸色渐渐好转,眉宇间也少了阴煞之气,放下心来,坐在藤椅上道:“你这一去直有五天之久,若再不及时回魂,就算不在里头困死也得活活饿死。我叮嘱你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要不是你意念不坚,兴许都回不来。唉,也不知道这算是福是祸。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见爷爷奶奶全听愣了,茅老道把药碗收回,继续道:“这是还神汤,每个回魂的人都得喝。只是曾老弟的魂出得太远,原汤的剂量不足以固精安神,我重新去调配了下。”

  爷爷将信将疑,也不敢问他这汤药的成分,怕恶心自己,只觉得身子虽然虚弱,但整个人确实轻松了不少,也就权且信了他。

  茅老道让爷爷把出魂的经历一五一十全告诉他。爷爷照实说了,只刻意隐瞒了看到太爷爷人头那段,应该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茅老道当时正在沉吟,也就没注意。

  茅老道听完,让爷爷先好生休息,等养足了精神再去找他,又叮嘱奶奶这几天注意些,别让黑猫黑狗从堂屋走过,说是爷爷刚回魂,魂气不足,很容易被这些灵兽勾魂。网站163nvren.com

  如此又过了一周。这几天爷爷躺在床上,不时听奶奶向他汇报村里的情况。

  茅老道离开那天,着人向村支书求情,让他派人疏散丁家夫妇土屋周围的住户;又趁夜喊了十来个精壮汉子,对丁家夫妇土屋方圆百米的地面进行大规模排查,不出所料地在暗道里找到丁家夫妇的遗体和一具尸骸;尸骸损坏严重,已无法证实是何人。

  村支书这两天少有的没让人搀着,也能下地走动了;杨善民似乎接了县里的指派,外出公干去了;原先生病的村民自从离了住所,也都慢慢精神起来……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爷爷听着还是挺得意的,有一种单枪匹马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的豪迈感。这天,他如约到茅老道的林中茅屋找他。本想问那个“劫”是否已解,茅老道却满脸凝重盯着他道:“事到如今,你我二人当坦诚相待。小说养尸秘录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若再互生罅隙,倒给了小人可乘之机。”

  爷爷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茅老道见爷爷脸色未变,叹了口气道:“昨晚杨老哥着人给我捎了封信,关于他大侄子的。”

  爷爷知道他这话还有下文,也就没追问。茅老道轻轻掩上门,小声告诉他,村支书自从发病后,觉得杨善民举止有些反常,有时对他也不似以往那般尊敬。

  那日,村支书听从茅老道建议,喊人去挖丁家夫妇土屋暗道中的藏尸。尸体搬上来时,杨善民突然脸色大变,匆忙离开,隔天就推说县里找他有事,要立即出发。163女人网村支书觉得事有蹊跷,暗中命人去盯梢,结果发现杨善民家竟已人去楼空。

  村支书交代,当年他和李云彩的风流韵事差点败露。杨善民从外地回来,不知怎的知道了这件事,并说自己有解决之道,只要村支书听他的,自然保他无事。村支书当时也是急火攻心,没多想就答应了。后来的事情大家都清楚——李云彩意外身死,村支书出面安抚。

  村支书没料到杨善民做事这般决绝,本有些担忧,但李云彩死得不露痕迹,他也就慢慢放下心来。之后,色心不改的村支书又盯上了丁卫国的媳妇——知青队的俏姑娘孙方静。

  丁家夫妇新婚燕尔,急需在本地落户。村支书找准时机,向孙方静提出无理要求。强龙尚且不压地头蛇,何况夫妻俩无依无靠,迫于生计,孙方静瞒着丁卫国,答应了他。

  村支书倒也说话算话,淫欲得逞,彼时打算将位置较佳的地段拨给丁家夫妇。

  杨善民投其所好,说打听到土庙下有条天然暗道,不易察觉,丁家夫妇将来盖房,刚好方便他出入夫妇俩的卧房,神不知鬼不觉。

  村支书当时虽也起疑,但色欲熏心,也就听从了他的建议,故意将其他地段留给旁人,又设了个局,自然而然地让爷爷做了顺水人情,把土庙那块地拨给了夫妇俩。

  之后村支书隔三差五通过暗道,与孙方静行苟且之事。后来不知怎地身子越来越虚弱,且暗道深处不时飘出若有似无的恶臭味,村支书心绪不宁,便断了与孙方静的往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村支书与孙方静的地下勾当,偏巧被有特殊嗜好的胡二狗撞见。村支书内心惶急,不知如何管住这无赖的嘴。最后还是杨善民给他出了主意,说胡家的房契还押在村公所,主要拿这个来要挟,那胡二狗自然不敢造次。

  爷爷突然想起那晚村支书说有东西要交给胡二狗,原来是这个。

  茅老道继续道,那胡二狗后来自然乖乖听话,不但不敢声张,丁家夫妇无端暴毙后,还生生替村支书背了黑锅。之后事情越发不受控制,丁家夫妇遗体、李云彩尸骸不翼而飞,村支书惊惧之余,心生悔意,本想就此罢休,归还胡家房契,胡二狗却又在这时候死了。

  村支书越来越怀疑杨善民有二心,明里是在帮他,实则暗中借由他的手,做着伤天害理的事。而且,村支书总觉得,眼前的杨善民,不再是以往印象中那个乖巧听话的大侄子,仿佛突然变了个人,变得心狠手辣,且深不可测。

  爷爷心里猛地一颤,这种感觉,他第一次见到杨善民的时候也体会到了。

  茅老道说着,又盯着我爷爷,沉声道:“那晚在暗道外的人,是曾老弟吧?”

  爷爷知道瞒不过他,也终于明白他事先说的坦诚相待原来是这么回事,点了点头。

  茅老道收回目光,望着屋外道:“老道其实早有察觉,村里来了同道中人,只是不知究竟何人。那日你我在暗道中见着的人影,想来定是此人。我料想这人心思缜密,定然不会轻易留下踪迹,应该还会出现,于是决定在暗道中蹲守,直到逮住那人为止。哪曾想,唉!”

  爷爷知道他叹息的缘由,本想追问他师兄弟到底是何身份,茅老道却抢先道:“原本那晚身居暗处,我辨不出他相貌。倒是他,先认出我来了。我猜他定然在相貌上动了手脚,拿言语试他。他不知有诈,也不否认。由此,我心中答案便有了八分。”

  见爷爷在皱眉凝思,茅老道剑眉一挑道:“曾老弟可还记得胡施主的字?”

  爷爷稍一思索,立马就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只是他非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忍不住浑身颤抖:如果他俩推理正确,那村支书信中说的杨善民,其实是茅老道的师弟扮的!

  爷爷还是不太敢信。这种事情太过天方夜谭,他无法想像,模仿一个人能模仿得相像到这般田地,非但逃过了全村人的法眼,连他身边的亲人都没有察觉。

  茅老道叹了口气,起身拉开柴门道:“曾老弟可听说过老道的本名?”

  爷爷不知道他这时突然问这个有何用意,疑惑地摇了摇头。

  茅老道回身看着他,闷声道:“老道俗名茅太清。我那师弟,俗名茅占山。”

养尸秘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养尸秘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都市小房东 大结局

    原标题:都市小房东大结局小说名字:都市小房东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孩儿不行第2章世间多有奇人第3章难道他肾亏第1章这个女孩儿不行火车上,秦逸盯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儿好久了。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儿清艳脱俗,天生丽质,一双灵动的眸子了,如同闪着光的珍贵宝石,从气质以及名牌穿衣打扮来看,显得与这节车厢的人格格不入。这种感觉就像一个高贵典雅的小公主进入土里土气的乡村一样。按道理她带着上万元的贝伦赛丽手表,带着上万元的路易威登行李箱,不会没有钱坐飞机,也不会没有钱坐高铁,软卧,乃至甚至硬卧。而她呢,在这节硬座车

  • 他的情深似海 大结局

    原标题:他的情深似海大结局书名:他的情深似海目录预览:第1章惊喜第2章背叛第3章混蛋第1章惊喜六月,早上。邵氏集团的广场前,从远方开过来一辆绿色的出租车,急刹在广场前的路边,片刻之后就看到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皮肤白里透红,顶着一个蘑菇头,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的女孩子,背着一个黑色皮包,手里拿着一个深红色的保温筒,从车上走下来。不知是不是赶时间,一关上车门,她就向着邵氏集团的写字楼飞快的跑去。“筱筱!等一下!”就在女孩子快要跑到广场中间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进了耳朵里,夏筱筱立即停住脚步

  • 笙笙不离 大结局

    原标题:笙笙不离大结局小说名字:笙笙不离目录预览:第1章传说的小魔女第2章那女人不适合你第3章你就那么讨厌我第1章传说的小魔女顾君饶赤裸着上身,慵懒的靠在宽大的欧式床榻上,翻看着手机。那完美的身材一览无遗,在搭配上那张足以迷惑众生的脸,简直叫人欲罢不能。没错,他正是A城连续五年被评为颜值最高的年轻企业家,本市无数少女最想嫁的钻石男。26岁的他,一米八五的身材,那张360无死角的脸任何女人看了都会动心。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男人,却至今未婚。传闻他心里有深爱的人,却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传闻他也有可能是

  • 漫漫星光 大结局

    原标题:漫漫星光大结局小说名字:漫漫星光目录预览: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章新的认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3章你倒挺会挑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淡淡的。乔漫抬手看了下表,暗自嘟囔了句,“早上八点半,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开门出去,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整整三年,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她似乎早就

  • 国民男神带回家 大结局

    原标题:国民男神带回家大结局书名:国民男神带回家目录预览: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第二章:演技这么好第三章:碰瓷的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窗外一弯浅浅的上玄月悬挂天空。月色如水,夜色清凉。淡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凌乱散落一地的衣服上,勾出一个暧昧旖旎的轮廓。“唔……”一声浅吟在静谧的房间里轻轻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为剧烈的呻.吟.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如潮水般起起伏伏。一浪高过一浪。房间里,偌大的床上,二具炙热的身体正忘情的交缠在一起,交织出一幅绵缠诱惑的香艳画面。突然。“啪!”的一声。头顶的灯光突如其

  • 鬼夫索爱上瘾 大结局

    原标题:鬼夫索爱上瘾大结局小说名字:鬼夫索爱上瘾目录预览:第001章:内衣失窃第002章:冥婚仪式第003章:屋子里有鬼第001章:内衣失窃我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因为欠了学校一大笔学费,没办法只好出去打零工还债,因为回寝室的时间太晚,所以就在外面租了一个便宜房子,房子很大就是有点旧,当时我图便宜就没多想,住了下来,却没有想到住了没几天我的东西居然接二连三的丢了。你肯定想我丢了什么东西?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因为我的内.衣丢了,不管是晾阳台上的还是放衣柜里面的内.衣都不见了,我当时怀疑家里溜进了

  • 强宠契约:叶少的小宝贝 大结局

    原标题:强宠契约:叶少的小宝贝大结局小说书名:强宠契约:叶少的小宝贝目录预览:第一章好友的算计第二章那个A胸的第三章遭遇噩梦第一章好友的算计宋初为难的看着面前的版面,难不成明天真的要开天窗?虽然她只是个刚刚毕业到杂志社实习的小菜鸟,可爱岗敬业是必须的呀。虽然她暂时负责的版面是生活版,也就只需要贴一些冷门但是实用的生活小常识。“小初,我这里有适合你的素材哦。”“真的咩?给我,怎样?”宋初脸上的苦逼顿时变成惊喜,巴巴的看着娱乐版的新进实习,也就是自己的好友,荣岚。她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卷,眼睛更是水汪

  • 戚少宠婚:出逃小娇妻 大结局

    原标题:戚少宠婚:出逃小娇妻大结局书名:戚少宠婚:出逃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第2章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第3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他床第1章这个女人够大胆天色暗沉。傍晚的广场,已是灯火辉煌。伊澄萱脚踩着五公分高跟鞋,着一身藕白色长款外套,婀娜多姿的身姿在空旷的地上走着,晚风将她的秀发撩起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她抬起手中的手表低看了一眼,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怎么还没有来?伊澄萱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耐,转过准备离去时,那辆停靠在路边的全球限量版的豪车吸引了她的目光。“原来在这儿?”伊澄萱惊

  • 夜半女鬼来敲门 大结局

    原标题:夜半女鬼来敲门大结局小说名称:夜半女鬼来敲门目录预览:第一章蓉蓉第二章可怕的梦第三章宿舍惊魂第一章蓉蓉要我说,人在这年头不遇上几个贱婊和渣男都对不起这个社会了。前两天我不是刚谈了个女朋友嘛,人长的不错,臀大腿子长,胸前俩炸弹,晃悠起来那叫一个放浪形赅,刚谈的时候带出去给同学看,老给我长脸了,可我这脸上的金片还没贴热乎呢,她就甩给我一个大嘴巴子。就那天晚上八点左右,张艳艳打电话问我怎么没给她准备生日礼物,这话把我给问懵了,我说你上个月不是刚过了生日嘛。她说那是阴历的生日,阳历的今天还没过呢

  • 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 大结局

    原标题: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大结局小说书名:契约无悔:总裁的地下情人目录预览:第1章决定回归第2章茶水间遭袭第3章浓情热吻第1章决定回归“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这是你自找的……”“不……唔……”激烈反抗的声音被强势霸道的堵住,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动作也愈加猛烈起来,宽大的手掌每抚过一处柔软,便燃起一簇炽热的火焰。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恐慌,害怕,她不住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急于发泄的冲动使他的动作更加粗鲁了一些,迅疾的抓住女人几近透明的手腕,狠狠的抬高,身子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