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相爱,在重生之后》全文免费阅读那时容颜

2017/11/13 11:13: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相爱,在重生之后

作者:那时容颜

第七章           离别

这是要长谈的意思了……

苏安然离开姜寒夜的房间时,院子里几个粗使的婆子和几个小丫鬟都把头低的快到地上了。163女人网大小姐这次回来后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但带个受伤的男人回来,还留在他的房里半个时辰才出来。真不是大家闺秀的做派。

苏安然没注意那些下人,姜寒夜的一番分析让她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苏府那几位说的上话的,既然能将她和孟氏丢在庄子上十几年不闻不问,那在对待她和孟氏的事情上,苏府里那几位就没几个手是干净的。要说设计她,那苏府的几位当家人都有可能,或者都有参与。既然决定真要回去,那么其中的艰难险阻可想而知。推荐163nvren.com

但是孟氏是原主死前唯一的牵挂。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就要替她保护好孟氏。就算是龙潭虎穴她苏安然也要闯上一闯。

值得庆幸的是,姜寒夜那厮挺讲义气的,看她一个被家族打压的姑娘家没有依靠。还送了他的人给她用。不过,她没得挑眩也不能退货,还要负责发月例。不过她还是很开心,至少姜寒夜和她没有利益关系,他送她的人是可以放心用的。[全集]《相爱,在重生之后》全文免费阅读那时容颜

好歹是份助力不是。直到几年后她才发现姜寒夜那厮当时就没安好心,他不是她的金手指,他就是一个最大的坑,把她坑的渣子都不剩。

苏安然是在一个朝霞满天的清晨告别姜寒夜的,苏安然记得那天姜寒夜起的比往常早,当赵嬷嬷扶着她的手走出庄子的大门时,姜寒夜一袭玄色的劲装站在庄子大门前那棵两人合抱的一老梧桐树下。苏安然这些天还是第一次见他穿深色的衣服。她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将深色的衣服穿的这么好看的,那种沉稳内敛的气度是与之前的。她记得自己又一次看他看呆了。竟然一时没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个穿着天青色劲装的女子。原文163nvren.com那时的自己满脑子里都是那个遗世独立的翩翩佳公子了吧。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姜寒夜看着她又露出那种呆愣的神情,感觉心里总算好受了些。无妨,既然她是苏尚书的千金,那见面的机会还是有的。他顾不得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想法,因为苏安然已经朝他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普通的粉色花罗裙,梳着双平髻,两眼弯弯,笑的像一朵雨后刚刚绽放的清艳的粉荷。带着一丝丝甜蜜的清香味道,萦绕在他的鼻端,又好像萦绕在他的心间。

“姜寒夜,此去经年,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你可要多多珍重,不要再受伤了埃谁知道还有没有像我这么善良又大度的女孩把你领回家呢。”苏安然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推荐163nvren.com“咦,这儿还有位姐姐呀?什么时候来的?”

姜寒夜被她弄的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对她那番关心的话还是很受用的。他温声和苏安然介绍,这位是梅姑,她会陪你上京,等你回京了后,她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保护你。有什么为难的,不明白的都可以和她说。

叫梅姑的女子,约三十左右的年纪,脸型比较方正,皮肤白皙。容貌并不出色,但看起来比较舒服。苏安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高兴的拍拍手说,”姜寒夜,我很喜欢梅姑。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她很直白的表示:”你真是个守承诺的君子埃如此,我便不担心你欠我的三个愿望咯。不过就梅姑一人?貌似你说要送我几个的。“

姜寒夜见她如此得寸进尺的爱占他便宜,也不恼。笑着说:”加梅姑一起,一共五个。他们会在路上和你们会和,具体梅姑会告诉你。不过,我有言在先,他们虽然以仆人的身份跟在你身边伺候,但是你要保证她们的生命安全!不得命令他们做威胁到他们生命安全的事。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0语气虽然温柔,但苏安然不傻,她听的出来姜寒夜不是开玩笑的。

她看着姜寒夜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我保证!”

姜寒夜点点头,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个女孩子除非不承诺,一旦承诺,就是她死也要做到的那种人,他信她。

他本想护送她进京的,无奈江南这边最近接连出了几件棘手的大事,他不得将梅姑一行人送到她身边。明着是伺候她,实际也是利用了她。但这也没办法,以后有机会再和她解释吧。算他又欠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吧。

两人在老梧桐树下互道了珍重。马车载着苏安然主仆北上进京。

梅姑很是能干,一路上投店,打尖都是她在打点。赵嬷嬷只负责伺候她。当她们到了云港码头时,和另外四个人汇合了。不过看到他们,苏安然还是愣住了。

梅姑介绍她们认识了,那位脸上有道疤的老头是林伯,佝偻着背的老太太是药婆婆,十一岁的小女娃叫小真,还有一个半大的男孩,十四岁的小善。除了梅姑是正常的成年人,这后来的四个竟是老的老,小的校苏安然瞬间有种被姜寒夜坑了的感觉。

不过现在说那些也已经晚了,人都已经上了她雇的船了。可后来这一路上,她终于见识了这几个的厉害。也默默的感谢姜寒夜给了她这么几个武林高手。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让这些高手们以仆人的身份跟在他身边伺候是不是太暴殄天物了?

真正让她对这几个老少刮目相看的是遇到水匪的那一次。那时船开出云港渡口行了几天后,夜里停泊时,就遇上了水匪打劫。苏安然被四面震天的喊打喊杀声惊醒,她透过纱窗可以看到外面隐隐约约的全是船,火把把黑夜照成了白昼,那一刻她真是怕了。小真丫头告诉她,她们的船被几十只匪船包围了。她心想完了,这么大规模的水匪,定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她们就一船的老弱妇孺无疑是人家案板上的肉。刚从青楼逃出来不久,这还没进京,倒要交待在匪窝里了。她这里在做着等死的准备,小真却毫不紧张害怕,她兴致勃勃的对着她咬耳朵:“小姐不要怕,保管药婆婆的一味药下去他们都得人仰船翻,林伯再吼一嗓子,他们乖乖的要放我们行船。”

果然没过一会儿,林伯中气十足的对月长啸,苏安然倒没有什么不适,水匪们哭爹喊娘的声音此起彼伏。船顺利开出了水匪包围圈。苏安然一直都没问药婆婆做了什么。她只知道药婆婆医术和毒术天下无双。她不明白的是,药婆婆这么厉害,为什么会听姜寒夜的,到她一个普通的官家小姐身边,还以下人的身份跟着。不过她聪明的没问,这些江湖中人哪个没有故事呢。

第八章       扑朔迷离

一路上遇到水匪,土匪打劫的次数也不少。苏安然除了感叹一下古代出行还真危险外,她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反正林伯,梅姑,药婆婆包括两个十几岁的小屁孩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苏安然一行马不停蹄的往京城赶,有了这几位保驾护航,路上除了要打听娘亲的行程外,基本没耽搁。从春末走到夏初才到京城,粗略算起来也走了一个多月。但在古代算是很快的。

到了京郊后的那一天,天已经快黑了。林伯打听了到了苏家二管家押着十几辆马车刚进京郊不久,现在这个点应该投店了。这让苏安然很是兴奋,顾不得休息,催促着林伯驾着马车往城里追去。

终于在京郊县城的一家客栈里找到了前去投店的孟氏和苏二管家。苏二管家见大小姐神从天降,简直不敢相信。忙引了苏安然去客栈孟氏房间,因为他没有接到大小姐,孟氏本身身体就不好,又因担心和思念女儿已经形容枯槁,熬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他正愁没法和老爷交代呢。

孟氏见到苏安然时太过激动竟欣喜若狂的晕了过去。苏安然大惊,梅姑忙安慰她,说药婆婆医术也是天下无双,让药婆婆看看夫人再说。

当时药婆婆干瘦的手搭在孟氏的手上,眉头就一皱,接着翻了翻孟氏的眼皮,在孟氏的头部摸了一会。

“婆婆,我娘怎么样了?”苏安然着急的问。

药婆婆冷着脸回答:“夫人这是中毒了,这毒怕是中了有十几年了。这种慢性毒潜伏期一般三年左右,三年之后没有解毒,那就会疯癫而死。可夫人体内好像还有另外一种药物抵挡住了致人疯癫的毒,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但是也只能拖个一两年了。”

苏安然一路上已经见识了药婆婆的医术和毒术,见她断言母亲中了毒,心里涌起滔天的怒火。她一直以为母亲是身体不好,万万没想到是中毒了!苏府,真是好!但目前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母亲最重要!她噗通一声跪在药婆婆面前:“婆婆,我求你救救我娘,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药婆婆干瘦的手一挥,苏安然便被一股大力柔和的托了起来,药婆婆眼里终于有了点温度。她看着苏安然说:“既然公子让老身跟随小姐,那小姐的事便是老身的事。夫人的中的毒太过诡异,也不敢一口断定就能解了,但老身至少可以让夫人的毒发时间往后拖延个几年。”

苏安然这才稍稍放心了些。忙和药婆婆商量,请她跟在孟氏身边照顾。药婆婆求之不得的答应了,孟氏身上的那种奇毒引起了她的兴趣,苏安然请她去照顾孟氏正合她意。

第二日孟氏清醒了,苏安然忙把她中毒的事情和孟氏说了。她本想问孟氏知不知道自己中了毒,被药婆婆阻止了,药婆婆示意她还是等进了苏府后再说。

而孟氏听了后,眼神灰败,她握着苏安然的手,笑的有些苍凉:“安然,娘知道你的孝心了,娘不怕,娘相信你。”

苏安然用力的点点头,不过她有些奇怪,当她和娘亲说她中毒了时,娘亲好像并不意外。难道,娘亲早就知道自己中毒了?

孟氏拍了拍苏安然的手:“安然,不要想那么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娘早就看开了,只要你好好的,娘就没什么放不下的了。好了,咱们出发吧。”

苏安然掩饰好眼里的担忧,朝孟氏点点头,和孟氏同乘一辆马车往苏府方向而去。

大兴朝的夏天特别的炎热,时才六月,已经是流火的时节了。窗外的知了一声接一声没命的叫着。

苏安然躺在自己院子里外耳房的凉榻上想着事情,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母亲派人送来的冰镇绿豆汤。

进了苏府已经两天了,让苏安然奇怪的是,当初在庄子里母亲孟氏是那么激烈的反对原主进京。她以为京城一定是母亲的伤心地,可现在她并没有苏安然想象的排斥。而问起母亲中毒的事情,母亲眼神闪烁,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她也不好勉强,只好拜托药婆婆好好照顾母亲。

还有一点让她更让她意外,她和母亲进京的那天苏尚书特意请了一天假沐修。她和母亲的马车到了苏府大门口时,苏府中门大开,苏尚书穿着家常的暗红色贡缎儒衫,带着他一帮子穿着锦衣华服的平妻、妾室和女儿在门口迎接。

当时苏安然便诧异了,这和她想象中的冷落简直大相径庭。她和娘亲异常顺利的进了府,她住进了品香轩,而母亲住进了品香轩隔壁的芷兰苑。她当时还想着这样挺好,方便她照顾母亲。而赵嬷嬷当时的脸色却变了。带着一些委屈和愤怒,只是母亲和她都毫无所觉,赵嬷嬷也就压下了心里的不平。

直到现在赵嬷嬷给她介绍了这尚书府的格局她才明白,父亲不但没让周氏搬离母亲以前住的正院,还将本是当家主母的母亲和她这个嫡出大小姐安排到府里位置最偏僻的两所客院。

尚书府是五进的大院子,占地极大,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不是皇亲国戚人家,这样大的院子也属少见的。苏府的院子第一进是为外院,第二到第五进都属内院。苏府的大小主子都是住在二进和三进的,四进便为客院,五进是安置丫鬟婆子们和放置杂物的。而苏安然和孟氏的院子位于第四进的客院了。还是最靠近第五进的两座偏僻的院子。

赵嬷嬷看着苏安然,泪水在眼里打转,:“大小姐,夫人和您已经受了十几年的委屈了,现在好容易回府了,这老爷怎么能这样对待夫人和您呢。可叫夫人和大小姐怎么在府里立足呢。”

苏安然的手一顿,恐怕这可不是苏大老爷的意思。 便温声和赵嬷嬷说:“母亲和我都喜欢清净,这里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刚回府,先不要抓着这些小事不放。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嬷嬷你只需要好好照顾母亲就好,一切有我呢。”

第九章       初进苏府

赵嬷嬷擦擦眼睛,收拾好心情,又和苏安然说起了其他的。

赵嬷嬷离开后,苏安然细细思索着,母亲和自己在这苏府里没有一个自己的心腹,对这苏府里的人际关系也不熟,而自己带来的人也都是姜寒夜给的。要在苏府生存并战斗,必须得收服几个熟知苏府的下人为己用。

这样想着,梅姑掀了水晶珠帘进来了,她凑近苏安然的耳朵边轻声说:“大小姐,梅姑按照大小姐说的都打听到了,大老爷后院里除了平夫人周氏外还有三位妾室。分别海姨娘,吴姨娘,曹姨娘。”

“周氏娘家是宁阳侯府,是侯府庶长女出身,二小姐和三小姐都是她所生。二小姐今年十五岁,三小姐十三岁。海姨娘以前是咱们太太院子里的二等丫头,听说姿容出众被大老爷看中,最后抬了姨娘。今年十三岁的四小姐是她所出。吴姨娘是老夫人赏的,生了五小姐和七小姐。五小姐也是十三岁,七小姐今年才十岁。三个姨娘中曹姨娘身份最高贵,是府里的贵妾,她父亲是盛京郊县的一位县丞,是十二岁的六小姐的生母。“

梅姑停了一下,看着苏安然,怕她一下消化不了这么多信息。

苏安然却朝她点点头:“梅姑,你接着说。”

梅姑便道:“老爷最宠爱的是海姨娘。一个月有十天都是歇在海姨娘的院子里。“接着语气一顿,有些犹豫该不该说。

苏安然看着她那样的表情,示意无妨,梅姑便接着道:”梅姑听府里的老人说,海姨娘的容貌有咱们夫人年轻时的影子。周氏虽然对几位姨娘不算客气,但府里的几位庶出小姐教养都不错,在吃穿用度上周氏从不苛刻姨娘庶女。因此周氏在府里府外名声极好。大老爷对周氏很是敬重。”

苏安然听了听了梅姑的话,眼里精光一颤,苏尚书独宠和母亲有些相似的海姨娘倒又出乎她的意料了。这个苏府还真是有意思,想了一下她压低声音问:“父亲妾室不少,一个男丁都没有?”

梅姑回道:“是的,大老爷四十有二,包括大小姐在内,只有七位小姐,并没有少爷。奴婢特意打听过了,周氏生三小姐伤了身子,无法再孕后。几位姨娘才相继生下了几位小姐。”

这倒是奇了,苏尚书还连生了个七仙女呢。这要是在现代可要被人羡慕嫉妒羡慕恨了。可惜在重男轻女的古代,只有被人耻笑了。

“听说,为此老夫人对周氏很不满意。”梅姑接着说了一句。

“嗯,一连七个都是女儿,巧合的狠了,难怪老夫人不满意。”苏安然笑笑说,“这些姨娘生的女儿年龄相隔都不大,还有三个是同年的。生的这么密集,怎么之后就没再生养过?前前后后就没有滑过胎的?”

梅姑看着苏安然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问起滑胎这种事脸不红心不跳的,也很是意外。不过来时公子已经交待过这个苏家大小姐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于是也淡定的回答,:“这几位姨娘还都没有滑过胎,可就是生下了几位小姐后就再没有怀上过。几位姨娘自己也很奇怪,为此看了不少妇科圣手,也吃过不少送子偏方,可就是没有动静。”

“咱们府里这位平夫人是个有手段的。不过我很是好奇,没有儿子,咱们苏老爷怎么就没有再纳妾了。”苏安然淡淡的说,她看了一下外面,起风了,估计等会便是一场雨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估计过不了几天清净的日子了。”

梅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隔日,周氏身边的花嬷嬷带着两个十六七岁的美艳的丫鬟进了品湘轩。花嬷嬷带着两个丫鬟给苏安然请了安后,堆起满脸的褶子笑着说,“夫人心疼大小姐,说咱们堂堂苏府的大小姐身边连个贴心的大丫鬟都没有不合府里的规矩,特意挑了两个还算伶俐的丫鬟给大小姐使。这个高个子的是海棠,这个瓜子脸的是合欢。你们两个还不来给大小姐见礼?”

梅姑听了这老婆子的话,眼神一厉,正准备开口,被苏安然一个眼神制止了。她拨弄着手里粉彩的茶盅,笑眯眯的对花嬷嬷说,“人我就收下了,嬷嬷替我谢谢平夫人。在庄子里那些年,我使惯了持重的嬷嬷们,现在进了府当然要改过来。很是感谢平夫人为我操持呢。”接着苏安然看向梅姑。

“梅姑你将她们两个带下去好好教教我们院子的规矩。教导好了,先领着三等丫鬟的月例,日后确实能干再提拔上来。嗯,名字改了吧,海棠改为槐花,合欢改为金桔。海棠合欢是好听,可不适合做大家小姐身边服侍的丫鬟的名字。”

“是,谢大小姐赐名。”两个丫鬟虽心有不甘,却只得赶紧谢了新主子,忙跟在了梅姑身后。

梅姑嘴角隐着笑意,应了诺后,便甩着帕子带着两个美艳的丫鬟下去了。

被苏安然笑眯眯的连消带打了一番,花嬷嬷蒙了。去过余杭庄子里的人不是说这位大小姐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吗?就这么几句话,太太精挑细选的两个丫头就等于废了?而自己好歹在这苏府混了几十年了,竟连一点嘴皮子上的便宜都没占到,真是见鬼了!当她离开品湘轩去给周氏回话时还不敢相信。

周氏住在主院梧桐苑,十六年前这是孟氏的院子。

花嬷嬷进了梧桐苑时,周氏在宴息室里处理中馈,发完对牌后,便招了花嬷嬷问话。听了花嬷嬷的话后,脸色阴沉如水。难道这些年这小贱种都是在扮猪吃老虎的?可她人在余杭装给谁看?

花嬷嬷看主子脸色不好,很是心疼,安慰道,“夫人,许是巧合,一个人能看错,那几个人十几个人还能都看错吗?若是大小姐真是个玲珑的,那老夫人为什么这些年都没动过将她从余杭接回来的心思呢?”

周氏想了一下,冷笑着说,“老夫人,你以为她是个慈和的?她离着京城远,不想为了那对母女隔空和我打擂台罢了。哼,就算那小贱种真是个玲珑的,进了这苏府的后院她没人没权的还能在我手中翻出花来不成?就是委屈了我的莲姐儿。”

二小姐苏玉莲从小是被当做嫡长女教养的。苏家家学渊源深厚,是大兴难得的百年传世之家。自来将嫡长看的很重,历代以来,苏家的嫡长子和嫡长女都是由当家的老爷亲自教养的。因苏尚书无子,那二小姐就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可是孟氏母女一回来,夫人的地位和二小姐的地位势必受到影响。

第十章        丫鬟苏离

花嬷嬷不敢接周氏评论老夫人的那番话,只好捡好听的夸了二小姐苏玉莲一顿。

周氏这才露出了点笑模样,就算不用那两个丫头,当本夫人就没办法在她身边安人了吗,这苏府后院可是我的天下,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还是太天真了些。

这日,傍晚时分,下过一场雨后,炎炎的暑气已经降了下去,还微微起了一丝丝风。苏安然站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的积水退了,鹅卵石的小径也干了,和梅姑说了一声便带着刚留头的小真在院子里散步。

小真很是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一会问小姐这是什么花?一会问那是棵什么树?还有这棵奇怪的草还长着这么大的漏斗?苏安然很有耐心的一一回答她的问题。

小真好奇心得到满足后,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崇拜的看着苏安然说:“大小姐,你真厉害,能认识这么多我从来没见过的花草树木。大小姐那你会养这些花草吗?”

苏安然见她如此可爱,摸着她的头说:“你小姐只知道怎么养,但自己没养过,只能算是纸上谈兵吧。”

小真拍着手说:“那太好了,我听林伯说,公子就有一间很大的花房,可惜花农都养不好花。公子很烦恼的样子,小姐你可以帮帮公子吗?”

听她这样问,苏安然心里一动,她明白小真口里的公子便是姜寒夜。这厮喜欢养花?苏安然暗暗在心里记住,等再见到他时问问他。她微微一笑:“如果你家公子需要,我又能帮到他,自然可以。”

“好,小真回去就去外院告诉林伯。”说完小鼻子用力的嗅了嗅,跳起来说:“小姐我们再往后面走走吧,小真闻见了栀子花的香味。”

苏安然看着她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心里很是喜欢,便点了点头。往里走了一段路后,果然栽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栀子花树。

栀子花属于常绿小灌木,只要肥水合适,生长很快,郁郁葱葱的,用来做绿化最好不过。苏府的这片栀子花树估计养了不少年了,枝繁叶茂的比她人还还高了不少。一棵树挨着一棵树,枝叶间花儿白的胜雪,开的正热闹。还有那青青白白的花骨朵儿清雅羞涩的躲在枝叶间,香味清甜隽永,苏安然也是极爱这清雅的栀子花的。正想吩咐小真挑几枝花骨朵带回去插瓶,就听到呜呜低泣的女声。

小真那丫头也是一禀,将苏安然护在身后,慢慢循着声音移动。苏安然正在惊讶这小丫头力气如此大,小真回过头,用手示意苏安然往前看。

苏安然便看见穿着桃红色襦裙,梳着双平髻的少女坐在树荫下抱着双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种伤心绝望的哭泣,让人听了心里都一阵难过。这里离第五进的仆人房很近了,难怪这丫头跑到这里哭。

这大家贵族里的下人受委屈本是常见的,哭哭也就过去了,可苏安然眼神从那丫鬟身上扫过时,看见了露出的手臂上青紫交错,这明显是长期受虐待造成的。苏安然眼角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小真也看见了那伤痕,没等苏安然出声,她几步跑过去问,“姐姐谁打你了?你和我们大小姐说!我们大小姐人可好了,让我们大小姐为你做主!”

小真这丫头,苏安然无奈的摇摇头。给了她一个莫管闲事的眼神,小真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乖乖到苏安然身边站好,不再开口。

倒是那丫鬟听了小真的话,骇了一跳,忙一下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苏安然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心里一软,柔声道,“站起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小真将你荷包里伤药膏子给她一瓶,我们也该回院子,梅姑该着急了。”

小真脆生生的应了一声,从腰间草绿色的荷包里翻出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她。叮嘱道,“这可是独门秘方,对擦伤之类的皮外伤最是有效,看姐姐这旧伤未好又添心伤的,姐姐可得省着点用。”

那丫鬟抬起头来,又很快的低下头去,喏喏的说:“多谢大小姐,多谢这位小妹妹。婢子苏离,是三小姐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婢子多谢大小姐教导,多谢大小姐赠药!”

苏安然“嗯”了一声,心里觉得这小丫头倒是个沉稳伶俐的。 便抬眼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她有一瞬间的惊艳,这叫苏离的小丫鬟最多不过十五六岁,容貌绝色,见之忘俗。心里有些了然,长的如此好颜色,定是要遭人嫉妒的。她在心里摇了摇头,她还要为自己的景况劳心劳力,实在无力去操心一个小丫鬟的委屈。

遇见了这种事,苏安然也没心情摘花了,带着小真就往院子的方向赶。

“大小姐,求求你救救婢子!”丫鬟苏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决绝的说。

苏安然惊讶极了,这小丫头就因为她让小真给了她一瓶药,就有这么大的信心相信自己这个刚进苏府的大小姐能帮她?她自己都没有信心,她哪里来的那么大信心?

苏安然缓缓的转过身,她定定的看着这个叫苏离的小丫鬟那双琉璃一样清亮的双眸。这丫鬟眼神很澄净,目光坚定。苏安然露出一个清艳的笑容,但说出的话却很残忍,“我只是个不受宠的大小姐,自己且顾不上,哪里能救的了姑娘你呢?”

苏离咬了咬嘴唇,大声说,“大小姐能,因为你才是是苏府的嫡大小姐!更因为过了十六年您还是回来了!”

苏安然闻言一怔,这个小丫头看事情倒有几分独到之处,有点意思。“你要是投靠了我,就是背叛了三小姐,有一就有二。我就算救了你也不敢相信你,那我为什么还要花费心力和三小姐对上,把你从她那里要过来呢?”

“不,”苏离眼里闪过愤怒的火花,“大小姐,婢子不是无缘无故要背叛三小姐,实在是在三小姐身边没了活路了!婢子家祖祖辈辈都是府里的家生子。三小姐觉得婢子生了一副狐媚相,不喜婢子。要把婢子嫁给她奶娘于嬷嬷的外甥做填房。”

第十一章        交锋

像是想起了某种可怕的事,苏离颤抖的说:“于嬷嬷的外甥是个惯打媳妇的,他都打死了三个媳妇了。那苦主娘家因为于嬷嬷在尚书府是个体面的嬷嬷,又得三小姐喜欢都不敢闹的。可是之后谁也不敢把女儿嫁与他的。”

听她说完,苏安然眼神闪了闪,不管古代现代,女子嫁人如投胎。若如苏离所言,那于嬷嬷的外甥那样的渣男,嫁过去可不是没命了吗?她沉思了一会,问:”那你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家人怎么又舍得将你嫁与那人渣?”

“回大小姐。婢子不愿松口嫁人,于嬷嬷很生气。”苏安然却是明白了,这苏离不愿松口嫁她外甥,因她是三小姐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权利很大,所以就虐打苏离。最是厌恶这古代心狠手黑的老虔婆!

“你受委屈了。”苏安然叹了口气说。“那你家人怎么不为你做主呢?”

苏离摇了摇头,一脸凄绝,“婢子不怕被不相干的人打,可恨的是叔婶将婢子给卖了。婢子父母早逝,跟着叔叔婶婶过活。叔婶嫌弃多了一张嘴吃饭,经常打骂,婢子算是吃后院百家饭长大的。于嬷嬷找到我叔婶许了二十两银子的聘金,叔婶哪有不愿的,恨不得我立刻就嫁了过去。”

苏安然心里虽然同情她,但有些话还是要先说清楚的。她看着苏离的眼睛说:“苏离,你要记住这世上没有人无缘无故要对你好,当然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会答应要帮你。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出手帮你?”

“大小姐!婢子最擅长莳花弄草!这是婢子家祖传的技艺,婢子自信就是皇亲贵族家里的花农也未必比婢子高明!”苏离双眼发亮的说,眼里全是满满的自信。

这一刻的她突然就打动了苏安然。就凭着这丫头这股子自信和狠劲,苏安然就打算帮她一把。当然,吃百家饭长大的她,在苏府后院的人际关系想必不错,这样的人正是她所需要的。虽然这个苏离聪明的没提及,但她知道这丫头是个有脑子的就好。

“这样,你先回去,你的事我记在心里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若真来了我这里,可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就是死,也是我的死人了!”苏安然再次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苏离看着这样的大小姐,眼里闪着一丝奇异光亮,她仿佛看到了希望。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的给苏安然磕了三个响头。

苏安然回了自己的院子后,梅姑带着新来的槐花和金桔将她从垂花门迎进了内院。

苏安然看了一眼这两个穿着耦色三等丫鬟襦裙的粉嫩少女,她眼风扫过带着金耳饰,套着掐丝银镯的金桔,和只在双平髻上簪了朵粉色绢绒花的槐花,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这叫金桔的小丫头必定是个掐尖要强的,而槐花低调隐忍。

若是都在自己身边当大丫鬟,一个是刺儿头,随时能给自己惹事,而另一个是蛰伏在身边的毒蛇,逮到机会就将自己咬一口。周氏真是好算计!

苏安然冷笑,只不过,这人既然送到她这里,就由不得周氏想怎样就怎样了。反间,她还是很擅长的。

苏安然和前世一样,最讨厌夏天。特别是古代有没有空调和风扇,一身黏糊糊的,烦躁的要死。所以每天早早就沐浴好。

黄昏时分,她正躺在靠窗的凉榻上吹着晚风纳凉,小真坐在她脚边给她打着扇子。金桔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人还没进内室,尖细的声音就传进了苏安然耳朵里。“大小姐,夫人来看你了,快点收拾一下到垂花门去迎接夫人。”

苏安然看都没看她一眼,淡淡的问:“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夫人不是在芷兰苑吗?”

哼,刚敲打过花嬷嬷不久,这金桔还不长脑子,一个小小三等的丫鬟竟然敢命令她了。再说她娘亲孟氏才是夫人,周氏算哪门子夫人。就算是平夫人,在这个嫡庶分明的大兴朝,那还没有资格让自己这个嫡长女去迎接她。

“不用,不用,大小姐舟车劳顿的赶到京城,可要好好歇息一下。怎么能让大小姐起身去接我呢。你这个丫头真是不晓事!我就是这样让你伺候大小姐的?”

周氏在花嬷嬷掀开珠帘后走了进来。

“大小姐饶命!是奴婢不懂事!”金桔扑通一声跪在苏安然腿边请罪。

真是好,人已经进来了,还让个奴婢来通报去垂花门接。想让她背上不孝,不尊长辈的罪名?那话里话外还指责她娇气?指责她摆大小姐的威风?

呵呵,平夫人,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苏安然缓缓从凉榻上坐了起来,她微微笑着吩咐:“金桔,起来吧,你是平夫人送给我的人,不懂事就是打了平夫人的脸。以后跟着梅姑学规矩可要用点心了,否则既丢了平夫人的脸,又丢了我的脸,我可是不敢要你了。”说着又转过头招呼周氏,“让您见笑了,请坐,槐花上茶。”

吩咐完丝毫不给周氏说话的机会,略带羞涩的看着周氏说:“安然这几日身上却是不爽,多谢平夫人关心。”只说身体不爽,丝毫不提其他,让周氏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周氏虽笑着说:“大小姐身子要紧。”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小贱种真是嘴皮厉害,几句话说出来既指责了自己送来的丫鬟不守品湘轩的规矩,没把她这个大小姐当主子看,又将这责任一股脑推到她头上。更气人的是,一句身子不爽,就把不去迎接自己这个长辈,把不尊长辈的罪名推了个干净。而自己还得关心她的身体,否则就是自己苛待正室嫡女了。

真是窝火!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担心的模样说,“哎呀,我的儿。是哪里不舒服?我管着这偌大的苏府内院,也没个时间早点来看望大小姐,是我的不是。”周氏突然语气一厉,“伺候大小姐的人呢?怎么伺候大小姐的?还以为是在庄子里那么散漫吗?大小姐不舒服怎么不着人报于我,好派人去请大夫?是要想让人说我照顾大小姐不周吗?”

第十二章     爹爹

苏安然看她竟想发作自己的人了,心里好笑,这么迫不及待了吗?她淡淡的的开口:“安然这院子人手本就不多。就一个梅姑是得用的,又要照顾安然,又要去教导夫人送我的两个丫头,还有个小丫鬟才留头,出了院子都找不着回来的路。实在不放心她乱跑。”

周氏听了这话一噎,那些个奴才脑子被狗吃了吗?这样厉害的一个女娘,竟说成是草包?

“谁照顾大小姐不利?”一道透着凌厉的低沉男声传了进来。接着又问,“是安然不舒服吗?”

苏尚书穿着天青色团花儒袍走了进来,他四十上下,保养的极好,看起来最多三十五六。他面相俊秀,极是儒雅,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中年美大叔。

一屋人见苏大老爷亲自过来看望大小姐了,请安问好的跪了一地。

苏安然也起身给他见了礼,请了他去外面花厅坐了。

苏尚书细细看了这个刚回府几天的长女一眼,果然见她脸色苍白,一副疲倦的模样。他转过头来看着周氏道,“知道你忙,但也该精心着安然一些。她亲娘那里尚且身子不适,自然是顾不上她,你就要多操心了。我看安然住的院子也太缺人气了些,该多添些丫头们来伺候。安然可是我苏府的嫡长女,就要有嫡长女的派头,莫教人笑了去。”

周氏柔柔的应是,说改天就叫牙婆子带人来给大小姐挑。又忙着要派人拿了尚书府的名帖请大夫。 被苏安然婉拒了,天都快黑了,就不要麻烦大夫了,表示自己休息好了就没事了。

苏尚书这才脸色柔和了些,他这个长女还是很懂事的。他吹了吹茶盅里的茶叶,问:“安然住在这里可还习惯?”

周氏忙接过话头,“老爷,大小姐作为您的嫡长女住在这院子里自然不是长久之计。妾身也是怕孟姐姐刚回府,离不得大小姐,这才委屈大小姐住在这里,也好就近照顾孟姐姐。等孟姐姐好了些,熟悉了苏府的生活,是要重新给大小姐安排院子的。老爷看妾身这样安排可行?”

周氏这番说辞早就和苏尚书知会过了,这次当着苏安然的面,苏尚书自然不会下了她的面子。

于是她抬头看向苏安然,问“安然以为如何?”

苏安然笑着点点头,“都依爹爹和平夫人安排。”心里却冷笑不已,只说重新给自己这个嫡长女换院子,却不提给母亲这个原配夫人换。且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还能呆在苏府多长时间也不一定,到底换还是不换谁能说得准。

不过嘛,亏不能白吃的,总要收点利息回来才好。苏安然心思电转,苏尚书这老爹对自己这样殷勤,一定是自己对他有利用价值,不管他目的如何,在他的目的没达到前,对自己总不会太差。她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会种花养草的苏离丫鬟。他想利用她,那么就让她利用他来解决了苏离的事吧。

收回心思,她马上用一副孺慕的眼神看向苏尚书,“爹爹,女儿想求爹爹一件事。还望爹爹成全。”

苏尚书听她如此说,心一紧,就怕这个女儿提出了让他为难的要求。可一见那张和自己少时有三分相似的脸,心一下子就失去了防备,周氏看苏尚书那样哪有什么不明白的,握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也不觉。这小贱种长的如此像老爷,真是好命!也让自己计划让老爷早日厌弃她多了几分难度。

“安然有什么要求?可别太为难爹爹了。”苏尚书笑容和熏的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孩子找他办事呢,不由得有几分新鲜。但苏安然却听的出那玩笑语气里有着淡淡的警告。

苏安然忙甩了下帕子,给苏尚书行了个福礼,用柔软的声调说:“女儿先谢过爹爹成全了,安然的爹爹可是尚书大人,女儿的小小愿望对爹爹来说可不难。”

苏尚书虽然膝下女儿众多,但在他面前不是端方持重的如次女玉莲,就是胆小懦懦的如那些个庶出的。还没有体会过这样被自己的小女儿用直白的言语表示崇拜过呢。觉得衙门里闷了一天的郁气都消散了不少,他笑看着自己的长女,“先别谢,先说说要爹爹替你办什么事?”语气是从没有过的轻松随意。

周氏恨的差一点捏碎了手里的帕子。昨晚劝老爷今天来看这小贱种,真是失策。没让老爷看到她的嚣张跋扈,不敬尊长。反而还让她在老爷面前露了一把脸!得了老爷的欢喜,真是让她恨的牙痒痒!

苏安然看着强撑着脸皮一脸假笑的周氏,眼里闪过一丝冷嘲,自己这才和这个老爹说几句话呢,就受不了了?叫你学人家装贤惠!

苏安然给了这个便宜爹爹一个甜笑:“女儿在庄子上喜欢养花弄草,想求爹爹给女儿找一个会侍弄花草的家生小丫鬟来帮帮女儿。女儿要长的好看,脾气又好的,脾气不好又不好看的连花儿都不会喜欢的,可就养不好花草了。”

苏尚书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废了这么一番口舌,就求了这么一件小事?他眼神闪了闪,这孩子这么小的事都朝自己开口,不知道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这么小的事找管家就可以解决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氏,难道是怕周氏?心里这样想了,就决定替长女长一长脸。

他哈哈大笑,“你这孩子,哪里来的怪谈?不过这有何难,叫苏大过来!”苏尚书朝外面喊道。有小厮应声飞跑出去。

周氏眼一抽,老爷竟是越过她直接找苏府大管家苏大来办?这不是生生打了她的脸?这怎么能行?于是换了一副委屈的神色,哀哀的唤了一声,“老爷?”

苏尚书却朝她摆摆手,“安然可第一次朝我这个做父亲的开口,老爷我自然要亲自替她办了。”

说完还看着苏安然讨好的笑了笑,他为什么时隔十六年后想起接她回府?还不是这孩子命好,赶上好时候了。自己这才急着将她和孟氏接回了,至于孟氏他也是有安排的。

相爱,在重生之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爱 或 在重生之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陈半丁|6岁丧母,9岁丧父,幼年失学到驰名画坛(130幅)

    在我国现代画坛,一直有三大画派,其中包括南方的海派和岭南派,北方的就属京津画派了,而陈半丁先生是京津画派的典型代表人物。陈半丁成名较早,上个世纪初就驰名北方画坛,他的作品迄今犹为人们所珍视。陈半丁(1876--1970),即陈年,画家。浙江山阴(今绍兴)人。擅长花卉、山水,兼及书法、篆刻。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画院副院长、中国画研究会会长。代表作品有《卢橘夏熟》、《高枝带雨压雕栏》、《惟有黄花是故人》、《赤壁夜游图》,《莫负此生》等。1956年在北京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陈半丁画集》、《陈

  • 国学教育为什么能成为孩子幸福和家族传承的重要基础???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祖先留给后代的思想文化财富特别丰富。在这个人们越来越重视教育的时代,很多人纷纷转向从传统的思想文化宝库中去挖掘教育资源,于是,学习国学就成为很多人发家致富的路径,也成为很多父母望子成才的重要途径。我们提倡孩子从小诵读国学经典,遵循孩子的学习天性,让孩子自幼接受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奠定其智慧的基础。可能有的家长就要问了:孩子的幸福和家族的传承与国学有什么关系呢?这就要首先明白什么是国学,然后才能说学了有什么用,怎么学的问题。什么是国学呢,诸位大家提供了很多的

  • 谁都不容易,请不要搬弄是非!

    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浅薄的人。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比别人优秀。他不懂,人没有天壤之别,自认为聪明的人,其实是最愚蠢的人。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嫉妒心很强的人。怕别人比自己强,气人有,笑人无。想拔尖出头,得到尊重。他不懂,要别人尊重你,要首先懂得尊重别人。笑话人的人,一般是心胸狭隘的人。谁得罪我,我要把他喷的臭不可闻,甚至恨不得毁了别人的前程。他们忘了“与人为善”的做人原则。每个人都是有思想、有自尊的,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尊重别人。智者都是心胸开阔的人,他们懂得如何尊重人。“将心比心”,去善待身边的人,

  •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张小儒,女,1970生于河北曲阳,现为海内外名人名企交流协会艺术顾问,红旗飘飘书画院河北分院理事,中国文化艺洋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院士,中国老年书画院研究会会员,省市书画协会会员,曲阳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蓝康慈善公益中心书画院副院长,CCTV《地名中国》栏目组艺术总监,自幼酷爱书画,后拜我国著名黄胄大师弟子解满昌为师嫡派相传,系黄胄大师第三代传人,主画毛驴,虾和花鸟动物画,曾多次参加若干书画展并多次获奖。我作品被收藏家及书画爱好者,国内外友人收藏,本

  •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释果贵:别号——山僧,山居闲僧,网络昵称:木佛不度火(俗名:陈国龙,安微芜湖人)1994年8月出家于安徽凤阳龙兴寺次年受具足戒,后依止九华山百岁宫上慧下庆大和尚修学,97年被评为九华山五好僧人。现住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横街宝云古寺,现任宝云古寺诗画院执行院长,(禅茶人生)杂志书画版块副主编,中国禅茶协会首届常务副会长,任少林寺下院空相寺书画院理事,山东东营天宁寺佛教文化书画院创办合伙人(代理院长)。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的书写艺术,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演变而为

  • 【SOFUN新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2018年会暨新书发表会圆满结束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自2015年成立以来,在所有作协成员同心协力下的努力下,创建了作协官方网站chinesewritersusa.org,建立了为三十三位会员的个人专栏,举办了六次命题征文和多次联谊活动,并且出版了三十万字的作协文集《心旅——美国中文作家协会作品集萃一》。在此期间,作协得到美国联邦政府501(c)(3)非营利组织的批准,成为凝聚了全球几十个国家文学团体的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成员之一。为了表达对作协所有成员及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关爱,作协于2018年1月19日至21日,在风光秀丽的南加州

  • 【SOFUN生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文情报告(2015——2017)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非宗教、非营利的文学团体;是美国加州政府批准註册、享有联邦政府501(c)(3)免税资格的民间公益团体;也是世界华文文学联盟成员。»一、作协概况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

  • 中国仕女画技法之五官形式

    本文内容摘录自江西美术出版社《中国仕女画技法》,黄辉著,仅供参考,如需深入学习,请从正规渠道购买正版图书!仕女形象美最关键是五官造型,传统仕女画最传神的部位是眉与眼。历代画家创造了许多眉式眼式,提出“红妆黛眉”、“修眉联娟”及“征神见貌,情发于目”等说法,画眉饰眼能使仕女形象更加美而传神,故唐明皇令画工作“十眉图”,即远山眉、八字眉、五岳眉、三峰眉、垂珠眉、却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云眉、倒晕眉。并修眼饰罩,构成各种优美眼式,历代相承,成为仕女画眉眼造型程式。传统仕女画极重视眉眼造型,因为它是体

  • 当穷人开始抢购奢侈品,富人却在悄悄转移目标!(深度)

    当奢侈品变成平民消费时,富人们又要通过什么方式来彰显他们富人的地位?转自:水木然(ID:smr8700)01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既不能脱离这个圈层,也不能让别人随便闯进来这个圈层。所以富人总要用一种穷人无法实现的放松来标榜自己身份,比如以前他们佩戴高贵的首饰,拎着各种奢侈品。曾经,女士的香奈儿、爱马仕、ChristianLouboutin红底鞋,男士的奔驰、宝马、奥迪,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这就是所谓“炫耀性消费”,这是一百年前韦伯伦

  • 聖德书院又增一实体企业大咖力量,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被聘为聖德书院院董

    1月22日下午,聖德书院聘请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为聖德书院院董。中国著名品牌战略专家、聖德书院院长张海良博士在京为刘国恩先生颁发院董聘书。北京奥宇集团创建于1992年,历经25年的风雨同舟、接力前行,形成了“以人为本、以德治企、创新求强、共创共享”的企业文化,打造了两大产业板块:一是以建筑模板研发生产、销售为主的实业板块;一是高端服务业板块,包括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智慧医养、教育装备、酒店、物业、物流、新型城镇商贸等等。集团有员工千余人,集团总部占地面积800余亩,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