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风云女一】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7:24: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风云女一

第9章 温王

接下来的几日,萧长歌一直在钻研那本刻在自己的记忆中的秘传。阅读163nvren.com并很快贯通领会,好在王府内有自备的药材,让萧长歌练毒也很是方便。

至于苍冥绝,他从来不会来打扰她做事,也不过问她的事,这让萧长歌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空间。

待自己的毒术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时,萧长歌认为自己自保是没有问题了。然后便拿着自己画下的图纸和魅月一同出了王府。

萧长歌知晓自己得罪的都是不一般的人物,苍冥绝也警告过她让她不要轻易出府。只是萧长歌此次出来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城西的木匠店里出来,身旁的魅月终于忍不住问道:“王妃定做的这把椅子是要送给王爷的吗?”魅月向来少言寡语,只负责行动从来不多问,萧长歌有时会觉得很没趣。版权163nvren.com

可今天魅月会这么问她,可见她是憋了许久了。

萧长歌轻笑道:“就是我曾经说过的轮椅,专门为腿脚不方便的人设计的。先不要告诉苍冥绝,回头我给他一个惊喜。”

魅月低着头,没有回话。

萧长歌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摆摆手道:“好吧,你想说就说,我不为难你就是。”

魅月不禁暗叹,这个王妃,其实比谁都聪明,她心中一清二楚知晓她是苍冥绝的人,只听命于苍冥绝。

萧长歌打算在街上好好逛逛,却不想遇见了自己的二姐,萧艳华。163女人网

两人不期而遇,萧艳华有些惊讶,愣了半刻后随即笑道:“原来是三妹妹啊,这么巧。”说着亲昵的去拉萧长歌的手。

萧长歌很不给面子的将手抽了出来,并且嫌恶地甩了甩袖子:“三妹妹也是你叫的吗,你如今应该改口见我一声冥王妃,然后周正的给我行礼,不是吗?”

萧艳华脸色一变,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口水:“我呸,萧长歌,你还真当自己是王妃啊。世人谁不知冥王相貌丑陋,不受皇上待见,还是个残废王爷,嫁给一个废物,你还真当自己是……”

啪的一声脆响,萧艳华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脸就被萧长歌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萧长歌狠劲十足,打的萧艳华的唇角渗出了血丝。

萧艳华捂着自己的脸瞪着双眼看着萧长歌,惊讶过后便是恼怒。“你竟然打我,你……”萧艳华指着萧长歌,却未想萧长歌换了左手又将她另半边脸打了一巴掌。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打了两巴掌,萧长歌才稍稍解气,一手拽着萧艳华的衣领拉到面前来狠辣的声音道:“萧艳华,你给我记住了。冥王他是我的夫君,没有人能这么侮辱他。这两巴掌就给你一个教训,如果你再敢对我夫君出言不逊小心我剪了你的舌头。”

萧长歌猛的一推,萧艳华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萧艳华站稳后,不顾自己双颊火辣的疼,恼恨的骂道:“萧长歌,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嫁给冥王就了不起,等我成了临王妃,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萧长歌本想离去,乍听她说临王妃三个字,萧长歌突然停住,侧头去看她:“你要嫁给临王?”

萧艳华见萧长歌脸上惊讶,不禁得意的笑了笑。163女人网“怎么,你怕了吧?临王可是深受皇后和贵妃宠爱的,他比冥王可是金贵多了。萧长歌,你就等着吧,今日你欺负我,来日我定当加倍讨回来的。”

萧艳华哼了一声,愤愤的离去。萧长歌站在原地,良久才悟过来,临王自宫这样的事肯定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的,萧艳华竟然要嫁给临王那个太监?

这真是太和她心意了,不知这是谁的主意啊?萧长歌大笑一声,她觉得这是她穿越来此最开心的一天了。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栏杆前,眺望着萧长歌的方向,随后他素手微微一抬,身后的人就退了下去。

“萧艳华,你既然想嫁给那个太监,当妹妹的必须要帮你一把才是啊。”萧长歌拍了拍手,看了看忍住没笑出来的魅月道:“干嘛忍着,想笑就笑呗。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魅月扶了扶鼻子,低着头。萧长歌耸耸肩道:“走吧。”说着和魅月打算回府,才走了几步,却被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冥王妃,我家主子想请王妃去楼上一聚。”离风低着头,周身带着危险的气息。

魅月上前将萧长歌护在后面,离风抬头看了看魅月,唇角微微一扬,有些挑衅。

第10章 挑衅

萧长歌感觉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险感,她看了看离风,此人相貌堂堂,脸色镇定,想来今日有十足的把握请她上楼去。

“魅月,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要见我。”说着,萧长歌径直往前走去。

魅月有些担忧,虽然与这个男人没有交手但魅月也察觉出自己的功夫与他不相上下的。

“王妃,请。”离风让出一条路来。

萧长歌对魅月点点头让她安心,然后转身入了身旁的茶楼,在离风的带领下上了三楼的雅间。

房门打开,萧长歌便看见背对着她坐着的白衣男人,从背影上看萧长歌觉得此人优雅从容。

萧长歌走了过去,在那白衣男人的对面坐下,两人视线相交,萧长歌微微一愣,眼前的人与洞房那夜要轻薄她的苍云暮长的很是相似,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如春风一般,给人亲近温和的感觉。

“温王殿下。”萧长歌笑了笑,温王与临王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长的像自是常理。

苍云寒微微挑眉,伸手端起茶壶为萧长歌倒了一杯水,温朗的声音道:“我以为王妃你会将我认作被你断了命脉的临王呢。”

“温王此话从何说起?当日殿上,临王也亲自承认是他自己为了练功自断命脉,此事与本宫有何干系啊?”萧长歌垂眸,端起苍云寒为她倒的茶,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赞道:“极品毛尖,果然好茶。”

说着将茶杯放了下来道:“茶是好茶,只可惜有毒。原来这就是温王的待客之道?”萧长歌抬眸,唇角一抹轻蔑的笑。

苍云寒脸色一变,双手一握,突然间推开挡在他们面前的矮桌,然后将萧长歌扯到自己的怀中,一手拔下她头上的发簪抵在她的喉咙处。

一旁的魅月本欲出手相救却被离风阻挡慢了一步,见萧长歌被擒,魅月只能罢手,内心焦急。

“世人传闻温王稳如如玉,翩翩君子,原来不然。”萧长歌从容不迫,还不忘讥讽着苍云寒。

“萧长歌,这个东西你可认得?”苍云寒将一把匕首仍在一旁的桌上,冷声质问着她。

萧长歌自然认得那把匕首,二姐萧艳华给她的。想起萧艳华,萧长歌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见过她,还说自己要做临王妃?莫非……

从匕首下手,苍云寒果然也是个人物、老狐狸,怪不得苍冥绝曾说温王不会放过她的。

“看着有些面熟,那不是临王自宫的匕首吗?”萧长歌佯装惊讶的样子。

苍云寒突然将抵在她喉咙处的发簪移到了她的后颈,就在萧长歌制住苍云暮的那处麻穴上,苍云寒用力一插,阴测的声音笑问:“那这里,你是不是更加熟悉呢?”

萧长歌顿时没了力气,瘫软倒在了苍云寒的怀中。“当然熟悉,当日我就是用这处死穴制住了你的弟弟,然后用那把匕首断了他的命脉。”萧长歌扬唇一笑,笑的妖魅。

苍云寒扔了发簪突然将萧长歌拉近了几分,阴狠的声音道:“好狠毒的女人,你既然废了他,那么就让这个当哥哥的来替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你说怎么样啊?”

苍云寒说着温热的气息扫在萧长歌白净无暇的脸上。萧长歌一阵恶心,强忍着胃里翻腾的感觉骂道:“原来温王和临王一个德行,都是无耻的衣冠禽兽。”

“本王就要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禽兽。”苍云寒说着就要对萧长歌无礼,一旁的魅月忍不住掌风使了出来。

离风与其交手,萧长歌侧头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人,突然喝住:“都给我住手。”

苍云寒也道:“离风住手。”

两人停了对招,可魅月没依旧不能近萧长歌的身,只能干着急。

“苍冥绝的人果然还有两下子,如果不想这个女人受太多痛苦,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乖乖看着我完事,回去将经过仔仔细细的说给你家主子听。”苍云寒说着修长的手指抚弄着萧长歌的脸颊,然后低头凑了过去。

就在苍云寒低头的功夫,怀中的萧长歌突然仰头主动将唇凑了上去。苍云寒一愣,浑身一颤,似是被电击了一般不可置信。

就在苍云寒欲图深尝的时候,身子却突然变得瘫软无力。萧长歌挑眉,移开红唇,一双水灵明动的双眼看着他笑道:“王爷可曾听过一句话叫,美人乡就是英雄冢?”

苍云寒额头冒出一些冷汗,就连说话的力气似是都没有了。

萧长歌捡起地上的簪子朝着自己的虎口扎了一下,酥麻无力的感觉顿时褪去。

离风察觉事情不妙正欲出手,却见萧长歌用那簪子抵着苍云寒的喉咙侧头对着他道:“如果想让你家主子活着,就别动。”

第11章 礼物

离风简直就不敢相信,本来胜券在握的温王突然间就被萧长歌给反钳制了?这变数太出乎意表!

苍云寒不知自己中了什么毒,浑身无力不说且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此生从未这般狼狈过。

离风不敢乱来,毕竟苍云寒在萧长歌的手中。“魅月,点他的膻中穴。”萧长歌吩咐道。

魅月领会,走到离风身边,手指一点朝着离风膻中穴点去。离风突然浑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萧长歌将苍云寒推在椅子上,然后当着苍云寒的面,掏出自己的身上的娟帕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然后将娟帕随手一丢。苍云寒看着她的动作,内心一股火焰燃起,却无可奈何。

“温王爷,这世上你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女人,尤其是像我这样有毒的女人。知道你为什么会中毒吗?”萧长歌说着白皙的小手挑着苍云寒的下巴,有些戏弄的意思。

苍云寒此刻恨极了自己,他用力别过头微弱的声音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本王,不然本王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呵~”萧长歌笑的魅惑,红唇凑到他的耳边道:“谁不得好死还是未知数,姑奶奶平生最痛恨你这样的伪面君子,你比你弟弟更加不堪。”

萧长歌说着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只瓷瓶来,然后从中倒出一颗自己前日里炼制的蝶恋花,塞到了他的口中。

“这叫蝶恋花,顾名思义,你服了此毒,以后必须听我命令,否则你就会穿肠肚烂而死。百日内,你若安分,我就饶你一命,否则……”萧长歌看着苍云寒咽下那颗毒药,看着苍云寒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萧长歌,你最好别让我活着,否则我定然要你痛不欲生。”苍云寒咬着牙,一双好看的眸子极尽凶光。

萧长歌撇撇嘴然后站直了身子:“苍云寒,我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你做的事情触到我的底线。你以为自己是王爷就了不起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吗?我告诉你,有我萧长歌一日就不许任何人伤害我和苍冥绝,我说的话,你给我记住了。”

“你想保护苍冥绝,那就要看看你是不是有这个本事了。你以为区区毒药就能控制本王吗?真是痴心妄想。”苍云寒是个不服输的主,即便是被人威胁也不能输了气场。

萧长歌冷哼一声:“那我们就走着瞧,你若有本事就自行解自己身上的毒吧,看看我们究竟谁比谁更厉害。魅月,我们走。”说着头也不回的带着魅月扬长离去。

出了茶楼,萧长歌深吸一口气。幸亏她为了自保在自己的唇上下了毒,历经苍云暮的事情后,萧长歌认为这古代的男人太危险,所以便将毒下了自己的唇上,这样欲图对自己不轨的人就中招了。

现在想想自己这个做法还是挺高明的。“王妃,你真的给温王服了毒吗?”魅月对萧长歌今日的表情有些刮目相看。

萧长歌回道:“没错,不过毒药的药性会在百日后发作。”

魅月眉心微蹙,说道:“温王与其他的王爷不一样,他内心深沉,手段高明,这些年一直在暗中对付王爷,逼迫王爷露出自己的真本事。”

萧长歌揉了揉眉心,这些皇权争斗最是无情,兄弟手足自相残杀,真是让人寒心。“我看出来了,可能我又给王爷惹了大麻烦。”萧长歌自嘲的笑了笑。

魅月安慰道:“王妃是为了自保,王爷一定不会怪你的。”

萧长歌轻嗯一声,看了看落日已西去便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回去后,萧长歌躺在床上补了一觉,和苍云寒一番周旋让她筋疲力尽,她暗叹活在古代真他妈的累。

书房里,苍冥绝听着魅月的回禀,面具下的表情沉了又沉,一双寒眸摄人心扉。“她主动亲吻了温王?”苍冥绝冷声问道。

魅月低着头道:“王妃她在自己唇上下了毒,所以温王中招了。”魅月忍不住替萧长歌解释道。

苍冥绝不知为何,心底一股怒火消散不去,他强忍着不发作问道:“她今日为何出府去?”

魅月垂头想了想,回道:“王妃去城西的木匠铺订了一把椅子,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她的二姐,然后又被温王请了去。”

魅月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及萧艳华的无礼,萧长歌的出手教训,她们的对话及在茶楼上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都像苍冥绝说了一遍,唯独没有告诉苍冥绝,那把椅子是专门为他而做的。

第12章 你出去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苍冥绝声音暗哑,听着没什么起伏。

魅月颔首,退了出去。安静的书房里,苍冥绝拿着手中的书籍看了看,可心中如何也平复不下来,乱的像一片麻,那种没来由的愤怒,让苍冥绝无法控制。

他突然一扫衣袖将书桌上的东西扫落,狠狠的一拳砸在书桌上,然后坐在昏暗的书房里,一夜未眠。

城西木匠铺的效率不错,萧长歌定的椅子不过两日就送了过来。

魅月看着眼前奇奇怪怪的椅子,只觉得新奇,看着萧长歌忙前忙后的鼓弄东西,好奇的问道:“王妃,你这是在干什么?”

萧长歌神秘一笑,当初她在设计图上专门安装了放置暗器的地方,当然在制作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木匠自己留着这些地方是放暗器用的。

机关这一类的东西,萧长歌也有所涉猎,这些都是她闲暇时候学着玩的,没想到来到古代竟然能用得上。

“等会你就知道了。”萧长歌将自己的做出来那些抹了毒的暗器装上,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便推着这轮椅和魅月一同来到了苍冥绝的院子。

苍冥绝此时正坐在院子里藤木架下的凉凳上与江朔说着什么,两人看见萧长歌推着椅子走过来,俱是一愣。

苍冥绝的目光落在萧长歌那阳光下的笑脸上,心神为之一荡,这两日他控制着自己没有去见她,只能从魅月的口中知晓她的踪迹。

“你来做什么?”苍冥绝别过头去,声音清冷,有些不近人情。

萧长歌没有在意,走了过去献宝似地回道:“苍冥绝,我送你一件礼物,你去试试。”说着抬眼看着江朔道:“你把王爷抱到那个椅子上去。”她相信自己的礼物一定能让苍冥绝震惊。

江朔看了魅月一眼,魅月点点头,然后又去看苍冥绝。见苍冥绝没有反对,江朔弯腰将苍冥绝抱到了那椅子上。

萧长歌走过去对他说道:“这里可以控制轮椅的走向,前后左右都可以。还有这个地方,我给你装了暗器,只要你一碰这里的机关,就会射出淬了毒的毒针。”萧长歌说着轻按了一下,便有毒针飞射出来。

苍冥绝的手触到这设计精妙的椅子和椅子上的机关,不禁有些惊讶,他按照萧长歌说的试了一试,果然能四处走动。

苍冥绝心中说不出的感觉,他双腿废了十年,出行一直靠着别人,如今有了这个椅子,他以后就能自己行动了。

“这是机关中毒针的解药。”萧长歌说着将一只青花色的瓷瓶塞到了他的手中。

苍冥绝握着手中的瓷瓶,觉得心中似有坚冰融化。

“这是你设计的?”苍冥绝抬头看着逆光下的萧长歌。

她就知道苍冥绝一定会惊讶:“这叫轮椅,是专门为你这样腿脚不便的人用来代步的,你喜欢吗?”

苍冥绝垂头,一手抚摸着轮椅上精致的花纹问道:“那日你出府去就是为本王做这个椅子的吗?”

萧长歌看了看魅月,见魅月低着头,顿时心知肚明,原来魅月并没有告诉他。“这个轮椅是为了感谢王爷的葵花宝典,所以这是谢礼,还望王爷笑纳。”萧长歌说着学着江湖人士的模样抱了抱拳。

十年了,除了自己近身可信的人再没有人对他这样好了,就连自己的父皇也一日日疏远,从此他就像个孤儿受尽别人的嘲笑侮辱。这么多年来他的心一直都被噩梦纠缠,孤身一人,此时他的心剧烈地震颤着。

这个女人,从她出现的那一天,他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亮了起来。“谢谢。”苍冥绝有十年未曾对人说过谢字了。

今日让听到苍冥绝道谢的魅月及江朔还有隐藏在暗处的魅风都非常的惊讶,他们觉得或许这个王妃能让他们的王爷走出从前的痛苦,帮助王爷重新找回开心和幸福。

萧长歌没有想过,苍冥绝会对她说谢谢。在萧长歌看来,苍冥绝就是经受了噩梦从此变了性子的人,他冷漠,不近人情,可是他的内心其实比谁都需要温暖,需要呵护。

这一声谢谢倒是让萧长歌有些不好意思,她眨了眨眼道:“那我就回去了,你自己在好好练练吧。”说着匆忙转身离去。

魅月也跟着萧长歌离去,江朔看着她们走远,上前去道:“王爷,看来你娶了个好王妃。”

苍冥绝拿着手中的瓷瓶看了看,萧长歌的身份他已经确信,她不是任何人送来的细作,她是天生良善,真心要帮他。

其实他早就不怀疑她,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保护的了她,给她想要的一切,以及未来的幸福?垂下眼眸,眼睛中有深深地担忧。

第13章 共枕

苍冥绝推动着轮椅,回了房间,夜色渐渐深了下来,可苍冥绝却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身影孤寂又倔强。

魅风从暗处出来,他看着苍冥绝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的月出神,问道:“王爷,你在担心什么?”

苍冥绝轻叹一声,苍云寒因为萧长歌的戏弄已经转而向萧太医下手了。那毕竟是萧长歌的家人,苍云寒的手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

“萧府有什么动静吗?”苍冥绝问道。

魅风回道:“无音楼传来消息,温王说服段贵妃要将萧太医的二女儿萧艳华下嫁给临王为妃。”

提到萧艳华,苍冥绝突然想起当日魅月回禀的事情。那日萧长歌在大街上出手教训了萧艳华不说,还同意将萧艳华嫁给临王?苍冥绝觉得此事有意思,似是找到了借口,苍冥绝道:“去风荷院。”

说着立即转动了轮椅,魅风微微一笑,不漏声色,跟在苍冥绝身后来到了萧长歌居住的风荷院。

彼时,萧长歌已经睡下,魅月在门外守着,看见苍冥绝和魅风到来,心中一喜,立即让了路。

“你们兄妹俩在门前守着吧。”苍冥绝没有回头,径自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门前的魅月和魅风对视一眼,各自一笑,心有灵犀。

苍冥绝动作很轻,没有惊动正在睡熟的萧长歌。他来到床帏前将床帐掀开,薄凉的月光照着她熟睡的小脸,异常的好看。

苍冥绝扶着轮椅将自己移动到床上,然后在萧长歌身侧躺下,微微侧身看着萧长歌熟睡的样子。

萧长歌翻个身,与苍冥绝靠的十分的近,淡淡的清香混合着苍冥绝身上沉香的味道在方寸之地缠绕。

苍冥绝的呼吸微重,他正想躲开些距离却见萧长歌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双眼。苍冥绝本以为会听见一声尖叫鬼的声音,可是他却看见萧长歌的眼睛眨了眨,一脸的淡定。

萧长歌朦胧间醒来看见一张鬼王面具在眼前,心中猛然一惊随即回过神来,床上躺着的是她的夫君,苍冥绝。

“不害怕吗?”苍冥绝没有掩饰自己本来的声音,温润浑厚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的好听。

萧长歌摇了摇头,突然惊讶的问道:“你的声音……”她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唇上一凉,腰间一重,整个人掉到苍冥绝的怀中,唇也被他给吻住了。

不似她亲吻苍云寒那么的恶心的感觉,反之,萧长歌觉得自己大脑一片混沌,那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让萧长歌也很意外。

在前世她就是一个工作狂,也没时间交男朋友,来到古代后还将自己的初吻给了苍云寒那个混蛋。

不对,这个才是真正的初吻。当时她就是唇贴着唇碰了一碰,可今天这个不一样,苍冥绝是真的在吻她,极致的,缠绵的,让萧长歌无从拒绝。

一吻结束,苍冥绝突然无力的苦笑:“你又在唇上下了毒?”

萧长歌一语惊醒,匆忙起身,从枕头下掏出一只瓷瓶倒出一粒解药塞到苍冥绝的嘴中有些抱怨地嘀咕:“谁让你就这么乱来的。”

苍冥绝在最初吻她的时候就察觉了,他用内力对抗坚持着不想松口,直到抵不住。

服了药,苍冥绝身上的无力感散了去,抬眼看着萧长歌还在抱怨的表情。苍冥绝拉着她的手让她躺下,问她:“你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事情?”

萧长歌笑了笑回道:“因为你是我的夫君,我不想让任何人欺负你、侮辱你。”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听了他的名字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栗,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将他看作自己真正的夫君。

过了许久,他苦笑道:“那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做夫君的非常没用?”

“没有,苍冥绝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觉得你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要面对太多的妖魔鬼怪。我只想帮你,不想让别人伤害你。”萧长歌很是认真的回道。

她独身一人来此,没有了朋友和家人,说不落寞是不可能的。虽不明白为何这样诡异的事情怎么就让她遇上了,但是她既然来到了这里,遇见了这个如谜一样的男人,这也许也是一种缘分。

她想帮他,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她觉得自己来这里还有一些价值,也有人会需要她。

苍冥绝突然搂紧了她几分,萧长歌感受他怀中的温度,不似他人一般冰冷,反而让人觉得很安心。

“以后不准在唇上下毒,也不准用这个方法对付敌人。”苍冥绝很是霸道的说道。

萧长歌探出头来问道:“那我把毒下到哪里?”

“衣服上。”苍冥绝没好气的回着。

“好,那就衣服上,更省事。”萧长歌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她可不想见到坏人就亲,在说她没饥渴到这个份上。

第14章 亲近之人

“除了亲近人外,别人都不能靠近你,明白吗?”苍冥绝用不容回绝的口吻嘱咐道。

萧长歌转了转眸子,点点头。

苍冥绝又道:“温王要将你二姐嫁给临王为妃,此事你怎么看?”

“很好啊,这正和我心意呢。”萧长歌狡黠一笑,她要感谢温王才是。

苍冥绝侧头看了看她,见她唇角含笑,一脸打着坏主意的样子,唇角微勾:“如果温王想用萧府来对付你,你会怎么办?”

萧长歌秀眉一挑,笑颜如花。苍云寒想用自己所谓的亲人来对付她?很是好极了,反正她不过是萧家挂名的三小姐,那萧府里的人跟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苍云寒吃了那么一个大亏,总要找人发泄心中的怒气啊。只要他不是拿冥王府发泄,那就成。”萧长歌十分不孝的说道。

苍冥绝愣了片刻,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心狠了吧?还是……

萧长歌知道他在想什么,便解释道:“萧府是生是死与我没有丝毫的关系,我只在乎冥王府和你的生死,别的我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对我来说萧府里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我娘,可是她却早死了,所以萧府也就失去了该有的活路。”

苍冥绝清楚的知道萧长歌这十八年来在萧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她能说出这番话来,可见她心中也是恨极了那个所谓的家,这样的遭遇与自己是那么的相似。

就像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

“好。”这一刻,苍冥绝突然发现,历经磨难后,上天给了他最大的眷顾,那就是让他娶了她。这个好似天降的奇女子,他必要用一生用生命好好的守护她!

“苍冥绝,你今夜来找我,和我说这些话,你是不是相信我了?”萧长歌有些调皮的问道。心想不会因为自己好心送了一个轮椅给他,他就这般对她刮目相看了?

苍冥绝有些被人探到心思的感觉,不免有些心虚。强迫自己用冰冷地语调道:“没有,本王只是不想让一个萧府坏了本王的计划,所以过来听听你的想法。”苍冥绝抬头看着月光的光辉洒在头顶的床帐上,映着繁花无数格外的柔美。

“那你听完了,可以走了。”萧长歌气的咬牙切齿,背过身去。

苍冥绝故作强硬:“你不是说本王是你的夫君吗?那么本王睡在这里也是天经地义,为何要走?”

“哼。你爱走不走,我困了,不要打扰我睡觉。”萧长歌有些气结,移了移位置离那个男人远一些。在心中不停的咒骂这个男人,但仔细想了想,萧长歌觉得苍冥绝即便是不相信她也是情有可原的。

自己对苍冥绝来说就是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而苍冥绝对她来说只是一个病人。如果真是这样,那方才苍冥绝的一吻又算什么?还是说,这不过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

萧长歌心里有些乱,察觉到身旁的苍冥绝没有什么动静,萧长歌不再多想,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去。

梦中萧长歌感觉自己好像掉在温暖的怀抱中,有好听的声音在跟她说话,只是萧长歌困得睁不开眼睛,模模糊糊的也没有听清楚。

次日,萧长歌醒来的时候,苍冥绝已经走了。身侧的床榻已经冰凉,好似昨夜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可萧长歌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梦。

只有昨夜梦中耳边传来的声音似梦似幻的,让萧长歌分不清究竟是不是现实。

萧艳华赐婚给临王的事很快就定了下来。萧府一门出了两位王妃,这在别人看来是天大的喜事,不过在萧长歌看来,萧府落败之日也是近了。

萧艳华出嫁当日,萧长歌准备了两份大礼,浩浩荡荡的回萧府去了。

绣楼里,一身火红色嫁衣的萧艳华坐在妆镜台前,脸上含着幸福的笑与自己的母亲姐姐说话,萧长歌就这么带着魅月走了进来。

萧夫人看着走来的萧长歌,脸色一抹不屑的表情划过,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吆,这不是我们的三小姐吗?”

萧长歌眯了眯眼睛,这位萧夫人平日里可没少欺负她。“你眼睛瞎了吗,站在你眼前是冥王妃,不是什么三小姐。见到一品王妃该如何行礼,莫非你们都不晓得吗?”萧长歌凌厉的声音质问道。

“萧长歌,你嚣张什么?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王妃?我们华儿才是堂堂正正的王妃,就你嫁了一个废物也好意思在这里显摆?”萧夫人轻哼着,扬着脸。

萧长歌阴测测的一笑对着身后的魅月道:“魅月,将萧夫人带下去好好的伺候伺候,记住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魅月点头,上前去点了萧夫人的哑穴后便将萧夫人像提小鸡一样的提了出去。

风云女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云女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冷王的倔强妃 大结局

    原标题:冷王的倔强妃大结局书名:冷王的倔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玉修罗是个病秧子第二章靠,好妖孽的男人第三章女人,你果然胸大无脑第一章玉修罗是个病秧子简洁但不失华丽的房间里,地上铺着上好的羊毛地毯,四柱大床飘着唯美的粉色床幔,配套的米色家具明显是名家设计。靠墙边的一组真皮沙发前有一个造型优美的茶几,上面的花瓶里插着一枝白色牡丹,孤独但热烈地怒放着。无疑房间的主人是个富有的年轻女子,此刻她正站在落地窗前,身上仅着一件白色睡衣,这颜色把她和这房间的一切都奇异地融合在一起。她身后披着的发直到腰际,加上纤细

  • 闪婚不闪离 大结局

    原标题:闪婚不闪离大结局小说书名:闪婚不闪离目录预览:第一章没心没肺的林尤冉第二章飞来的桃花运第三章啊,大变态呀!第一章没心没肺的林尤冉S市中心医院住院部楼前。幽静的花园,随着一阵风,卷着桃花的香气,吹向每一个角落。呼呼——林尤冉气喘吁吁地快跑着,速度堪比疯狂的兔子。没办法,谁让她分到了心内科,心内科的护士长是全院出了名的蛇蝎美人,妖娆的身材,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折磨起实习生,那手段何止凶残?林尤冉疑惑地看着一脸忧惧,行色匆匆的人,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她顾不得这些,要不是坐过站,她肯定有充足的时

  • 惊世盛婚 大结局

    原标题:惊世盛婚大结局小说名:惊世盛婚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偷了我的东西第二章一个女人都抓不住第三章呵,你真不识趣第一章你偷了我的东西夜幕,灯火璀璨。位于A市市中心的七星级酒店,正在进行一场秘密交易。十几辆宾利房车停在酒店入口,下车时,统一着装的黑西装面无表情的保护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缓步走进酒店。乘上电梯,直达33层的总统套房。房间中微弱的光线,模糊了站在落地窗前身姿修身的男人。“萧先生,您要的东西带来了!”这时,中年男人带着三分谄媚的笑容,手里拎着一个箱子。男人微侧过身,指间一点腥红,若隐

  • 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 大结局

    原标题: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大结局小说名: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目录预览:初见美女老总误闯浴室心跳得厉害初见美女老总认识她的时候,我十四岁,她三十岁。是她把我从孤儿院领回去,给了我爱和温暖,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是她,改变了我的人生。千不该,万不该,在我十九岁那年,我发现我竟然爱上了这个女人。******************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孤儿院。那天她开着一辆蓝色的宝马出现在孤儿院时,我听到周围的孩子们发出惊叹和艳羡声,虽然孩子们并不认识什么宝马,却也知道能开着一辆漂亮的小车前来的人,身份

  • 诸天魔道 大结局

    原标题:诸天魔道大结局小说书名:诸天魔道目录预览:第一章月色下的杀戮永别人间第二章复活王者陵墓第三章独角龙第一章月色下的杀戮永别人间这是一个阴风肆虐的夜晚,呼啸而过的阴风如同鬼魂在低声咆哮,天地间充满一股难言的阴森,天空月色被黑云掩盖,偶尔间的露出半月如钩,洒下的月光都充满凄凉。凄凉月色之下,正上演着一场惨烈厮杀。月色中的海罗满身鲜血,他健步如飞在森林中传穿梭,在他身后几十道人影个个身手不凡,手持长剑,阴冷杀机弥漫整个森林。在海罗身后,十几名手持长剑的蒙面者剑芒交错,一双双眼睛绽放冷芒,这是一场

  • 赢家天下 大结局

    原标题:赢家天下大结局书名:赢家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河和何桐第二章未婚王爷第三章现代王妃洞房花烛夜第一章河和何桐2016年。何桐卧在沙发里吃泡面看电视剧,在乡下照看没有出息的弟弟的妈妈突然打电话来,希望她再打一笔钱回去贴补家用。在城市里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的何桐抱怨了一顿,意思就是说希望妈妈来看看她,但是妈妈直接拒绝了。接完电话之后何桐就站在阳台上往街上看,好多人都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往哪里奔走,但是总是有一个盼头,可是自己又应该往哪走呢。身为一个写手只能依靠笔下的温暖过活,还有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弟弟和一

  • 九鼎天神 大结局

    原标题:九鼎天神大结局小说名:九鼎天神目录预览:第一章:蒙山少年第二章:家族测试第三章:第三项测试引发的血案第一章:蒙山少年“为什么我不能练武,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阵阵怒吼在山脉之间回荡。只看在一悬崖之上,一名大概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正顶着烈日在扎马步。但其能够坚持的时间却是短得可怜,只要一蹲下,就立刻的倒在了地上。少年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几乎同泥土的颜色融为了一体。而看那少年的脸庞,更是黝黑得发亮,像极了研墨的墨盘。或许稍显夸张,但在普通人的严重,这少年无疑是黑得出奇。他靠在一棵树上,双眼

  • 特种兵豪门情仇 大结局

    原标题:特种兵豪门情仇大结局小说名字:特种兵豪门情仇目录预览:情伤往事寻找真相无法原谅情伤往事三年了,李志豪终于走出了他漫长的等待,走出了那个不见天日没有自由的地方。监狱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吃的炒菜象煮菜,没油;干的活比牛干的都重,谁让你犯罪了呢?就该苦该累该好好反省,留点深刻的印象,管教这么说。其实那些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一个男人,有生理需要,而那里面没有女人,等一个女人把心等得发霉一样的,想一个女人,有的人想得发疯了,不得已只好自行解决。而李志豪总惦记着老子孔子那些圣人,惦记着道德那东西,

  • 毒尊 大结局

    原标题:毒尊大结局小说名称:毒尊目录预览:第1章误吞奇毒第2章觉醒第3章如因第1章误吞奇毒“剑尧,你为什么就这样离开我。”一声声女人悲泣的哭声从肃穆的教堂里传来,而在她面前的华丽墓穴之中,掩埋的是与她相爱了多年,并且刚刚订下了婚约的未婚夫的尸体,那张年轻的黑白照片刺激着每一位中国人,一位位化学界的能人为他默哀……剑尧:22岁的化学界奇才,哈佛大学化学界博士。他为了自己一生所追逐的梦想——一定要在化学领域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也属于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他决心要在有生之年,一定要研制出世界上最厉害的化学

  • 逆时针旋转的树 大结局

    原标题:逆时针旋转的树大结局小说名字:逆时针旋转的树目录预览:第1章多年之后第2章初来乍到第3章面馆风波第1章多年之后算起来,只过了五年。五年可以让浪荡少年变得成熟懂事,五年可以让叛逆少女变得稳重温暖,五年可以让春暖花开变得荒草丛生,五年也可以使美好青春变得伤痕累累。时间很短,短到认识雪子好像一眨眼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像快速行驶的火车一样哗啦啦地向前行驶;时光很长,长到认识雪子的时光好像一部漫长的小说一样,似乎要用一生才能把故事看完。又是一年冬天,算算时间,雪子已经离开了五年。嘉乐漫步到华中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