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缘来是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22: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缘来是你
第9章心开始悄悄地萌芽

没收到苏希慕的回答,洛霏儿抬起头,看向他。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正好看到苏希慕怔怔地看着前方,他的表情有些恍惚,像是在走神,电梯里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神秘而诱惑,洛霏儿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正在这个时候电梯发出‘叮咚’一声响,让洛霏儿和苏希慕同时回神。

洛霏儿迅速地收回视线,朝着楼层数看了一眼,然后道:“我到了。”

苏希慕点头‘嗯’了一声。

洛霏儿也不敢再看苏希慕,说了一句‘我先走了’后,便直接跑出来电梯。

一直到跑出十多米远,洛霏儿才停下脚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刚才她觉得很心慌,所以便跑了。

回头看一眼已经关上的电梯门,洛霏儿抿了抿嘴角,朝着办公室走去。163女人网

刚进办公室,就听到办公室里议论纷纷。

“哎哎……听说了没有?今天新老板来我们帝冠。”

“什么新老板?”

“你不知道啊?帝冠在半个月前被苏氏给收购了。”

“苏氏?哪个苏氏?”

“还能哪个苏氏?就那个苏氏集团啊。曾狙击J国的股市,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也曾搅乱欧美的股票和期货市场,大肆掠夺欧美国家财富,富可帝国的苏氏啊。”

……

洛霏儿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但听到‘苏氏集团’四个字的时候,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她逃婚的对象,就是苏氏集团的总裁。完整版【缘来是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没想到帝冠竟然被苏氏集团给收购了!”洛霏儿嘀咕一声,并没有多想。

她觉得她已经逃过了婚礼,就算苏氏还要继续跟洛氏联姻,那也跟她没有关系,毕竟那个联姻原本的对象是她姐姐,苏氏集团要找也是找她姐姐。

洛霏儿却不知道,在她和苏希慕逃婚相遇后,一切都变了。

苏希慕从帝冠出来的时候,周宸已经开车在大门口等他。

见到他出来,周宸立即迎了上来,“苏总,老爷子来了。”

周宸嘴里所说的老爷子是苏希慕的爷爷,是苏希慕唯一的亲人,当然也在婚礼上为了防止苏希慕逃婚而出动二十多个保镖的人。

苏希慕没有半点意外地问,“在哪?”

“老爷子约您在御品香吃午餐。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周宸回答。

苏希慕‘嗯’一声,朝着大门口停着的车走去。

周宸小跑着过去,拉开后车座的门。

等苏希慕上车后,他才绕过车头,上车,发动车子,往市中心的御品香而去。

御品香的贵宾包厢里,苏家老爷子重重地把手上的茶杯给放桌子上,“怎么还没来?”

他身后的保镖立即回答,“老爷子,周宸说少爷已经在路上了。”

老爷子听到保镖说苏希慕已经在路上了,脸色才好看了些,“等希慕过来,十分钟后上菜。”

“是。阅读163nvren.com”保镖点头,离开包厢去安排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苏希慕走进包厢。

“爷爷。”

老爷子哼一声,没说话。

苏希慕脸色淡淡地,径直在苏老爷子的对面坐下来。

爷孙两静默无语,包厢里的空气也变得压抑极了。

大概过了两分钟,老爷子忍不住开口了,“关于逃婚,你没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没打算。原文http://www.163nvren.com/”苏希慕淡淡地回答。

听到苏希慕如此理所当然的答案,老爷子的嘴角抽了抽,然后问,“洛氏的女儿逃婚的事你知道了吧?”

苏希慕淡淡地看了苏老爷子一眼,算是表示‘知道’的意思。

老爷子瞪着他看了几秒,最后道:“既然如此,那便取消和洛氏的联姻……”

苏希慕几乎想也没想便回道:“谁说取消了?”

苏希慕这反应,倒让老爷子奇怪了,“取消联姻不是你最想要的结果吗?”

听到老爷子的话,苏希慕一下愣住了。

是啊,这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吗?他费尽心思地逃婚,不就是要取消联姻吗?为什么现在不想取消联姻了?

老爷子盯着苏希慕的脸,若有所思地道:“我已经决定给你另外选联姻对象……”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希慕给打断了,“不用。”

老爷子瞄着苏希慕,眼底闪着古怪的光芒。

苏希慕是他一手给带大的,性格、脾性他一清二楚,今天这反应简直太……反常了。

当然老爷子可是只老狐狸,虽然有所发现,却不会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道:“你总得我一个说法。”

苏希慕沉默了好几秒,才回答,“跟洛氏的联姻不取消。”

果然反常,老爷子的眼底闪了闪,然后不着痕迹地问,“什么时候结婚?”

苏希慕似乎是有所警觉,抬起头看了老爷子一眼,淡淡地回答,“什么时候便不用爷爷操心了。”

语气依旧清冷,却也隐藏着一丝强硬在里面。

老爷子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苏希慕的意思。

虽然结果跟他预想的有点出入,但他还算满意,便没再继续说什么。只是吩咐人,开始上菜。

吃过午餐后,老爷子回去了,而苏希慕直接回了公司。

第10章贺静瑶找洛霏儿

原本洛青柏以为,两个女儿都逃婚了,苏氏集团肯定会大发雷霆,然后直接取消两家的联姻。

却没想到,苏老爷子打电话给他说,苏氏集团和洛氏的联姻不取消,至于婚期,暂时没定。

得到这个消息,洛青柏既高兴,又为难。

高兴的是联姻继续苏氏集团将给洛氏的利益,为难的是大女儿逃出国了,小女儿逃婚出走了。

贺静瑶惊讶地问,“苏氏集团的意思是联姻继续?”

“是,苏老爷子刚才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洛青柏点头。

“那婚期是什么时候?”贺静瑶又问。

“没定。”洛青柏回答。

“没定?”贺静瑶的声音抬高八度,说完她发觉她的反应太过激烈了,又柔柔地问,“婚期怎么会没定?”

洛青柏皱着眉头道:“苏老爷子说婚期暂时没定。”

没具体定时间,那她的秋雨什么时候能回国?贺静瑶的心底一片翻腾,表面上却是很柔顺地问洛青柏,“青柏,这联姻怎么办?”

“霏儿为了逃婚,闹得那么大……”洛青柏叹了一口气,然后问,“秋雨那里还没有半点消息吗?”

贺静瑶听到洛青柏的话,指尖狠狠地刺进手心中,表面上却是很柔顺地道:“也不知道秋雨跑去哪了,也不知道跟家里联系一下。”

洛青柏拍着贺静瑶的手安慰道:“我会让人尽快找到她的。”

“嗯,快点把她找回来吧,可不能让霏儿跟苏氏那个总裁联姻……”贺静瑶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洛青柏没说话,伸手把贺静瑶给拥入怀里。

从上次在公司偶遇到苏希慕后,洛霏儿也期待着能再次遇到他,可惜一次都没有,她心底微微有些失落,但都被忙碌给打散了。

从实习生转成了帝冠的正式员工,工作本来增加了不少,再加上林艺的故意为难,洛霏儿简直忙得晕头转向。

这不,眼看着要下班了,林艺又给她送来了一份资料。

“洛霏儿,你根据这份资料上的要求,画份设计图出来。”

“啊?”洛霏儿瞪着林艺手上的资料,一脸地懵逼。

见到洛霏儿没反应,林艺的脸立即冷了下来,“洛霏儿,如果你连这点功课都不想完成,那我奉劝你……”

林艺的话没说完,洛霏儿便赶紧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洛霏儿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问,“林姐,我是想说设计图我能不能星期一再交给你?”

林艺睨了她一眼,然后回答,“星期一上班前,我要看到它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

“是。”洛霏儿点头,双手从林艺手上把资料给接了过去。

林艺没有再说什么,抬着下巴离开了。

等林艺离开后,坐在洛霏儿旁边的张佳佳低声道:“不过是一个小组长罢了,不知道她有什么好拽的。”

洛霏儿低头看着手上林艺给她的资料,没说话。

张佳佳瞄了她一眼,然后又道:“霏儿,你还真的好说话,任由她整天找你茬。”

洛霏儿抬起头冲着张佳佳笑了笑道:“她是小组长,应该听她的。”

“哎……”张佳佳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道:“下班了,我先走了。”

“嗯,再见。”洛霏儿点头,冲她挥挥手。

等张佳佳离开后,洛霏儿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把林艺给她的资料收进包里,离开了办公室。

洛霏儿一路上从电梯出来,还没走道公司门口,就隔着玻璃窗,看到了倚靠在车门边的顾青岚。

正好唐雪琪从旋转门走出去,顾青岚看到了她,立即含笑着迎向唐雪琪。

洛霏儿站在公司的大堂里,盯着外面的唐雪琪和顾青岚,眼睛眨都没有眨动一下。

她看着顾青岚替唐雪琪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看着他替她系安全带……

一直到顾青岚的车开出很远,洛霏儿才将视线从窗外转回来,然后迈开步伐,走出公司,准备去离公司几百米外的地铁站搭乘地铁回许楚乔的住处。

结果刚走不到十多米远,一辆熟悉的奥迪Q7停在了她左前方一米的地方。

紧接着车窗落下来,贺静瑶那张温柔的脸露了出来。

洛霏儿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瑶姨,你怎么来了?”

“瑶姨想你了,来看看你,快上车。”贺静瑶含笑着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

洛霏儿没有迟疑,坐了上去。

“霏儿,你没住原来的地方了啊?”贺静瑶边发动车子边问。

洛霏儿抿了抿嘴角回答,“我现在住乔乔那里。”至于原因洛霏儿没有说,她相信贺静瑶自己明白。

贺静瑶偏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神情温柔地道:“霏儿,这事你别怪你爸,怪只怪瑶姨没能把你姐给留下来。”

洛霏儿垂着眼帘没说话,明显是对洛青柏的行为很不满。

贺静瑶沉默了片刻,又道:“霏儿,回去好不好?”

“不好。”洛霏儿直接拒绝。

“你这孩子……哎……”贺静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问,“饿不饿?瑶姨带你去吃晚餐。”

“随便。”洛霏儿心不在焉地回答。

贺静瑶最后载着洛霏儿去了附近一家餐厅吃饭,贺静瑶点了一桌子的菜都是洛霏儿喜欢吃的,但洛霏儿却吃得索然无味。

随便吃了两口,她便放下了筷子。

“怎么不吃了?”贺静瑶奇怪地看着她问。

“我吃饱了,先回去了。”洛霏儿站起身回答。

“我送你吧。”贺静瑶放下筷子,就要起身,却被洛霏儿给制止了,“瑶姨,不用你送,我自己打车就行。”

贺静瑶摇头,“我不放心。”

最终洛霏儿没拗过贺静瑶,被她送到了许楚乔所住的小区门口。

临下车的时候,贺静瑶一再地嘱咐,“霏儿,一个人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天冷加衣……”

“嗯,瑶姨再见。”洛霏儿点头,推开车门下车。

刚迈着步子往小区门口走了两步,身后传来许楚乔的声音,“霏儿。”

洛霏儿回头,便看到许楚乔在她身后不远处,“乔乔,你下班了?”

许楚乔‘嗯’一声,然后又问,“刚才是你后妈?”

“嗯,她去公司找的我,想让我回去。”洛霏儿低声回答。

许楚乔问,“那你回去吗?”

“不回……”

第11章渣男拦路

贺静瑶的出现到底是对洛霏儿的心情造成了影响。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连画设计图也心不在焉。星期六这一天白白度过后,星期天,洛霏儿索性带着画册出了门。

在万达广场转了几圈,心情好些后,洛霏儿进了万达广场附近的一间星巴克。

惬意地喝了一杯咖啡后,她才拿出画册开始动笔。

这一画就是一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后,洛霏儿满意地看着手上的设计图,“终于画好了。”

手在图纸上摸了摸,洛霏儿小心翼翼地把图夹进袋子里的图册里,然后结账离开咖啡屋。

她刚从万达广场出来,准备前往地铁站搭乘地铁回去,突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霏儿?”

洛霏儿转头,便看到顾青岚站在不远处。

她皱了皱眉头,转身就准备走。

顾青岚却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拦住她,“霏儿,这段时间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电话都打不通……”

他的话没说完,洛霏儿就直接打断了他,“有事吗?”

“霏儿,我想告诉你,我不是存心辜负你的,雪琪父亲是我公司的副总,事关我在公司的前途,所以我不得不选择她。”顾青岚压低声音,又继续道:“但霏儿,你要知道我和雪琪之间并没有感情基础,摆明说,我一点都不爱她,就算结婚也只是为了事业,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洛霏儿怔住了,她真的不相信面前这个渣男,竟然是她之前想托付终身的人。

洛霏儿冷冷一笑,然后朝着顾青岚道:“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青岚一把拽住洛霏儿的手,“霏儿,你要相信我,我喜欢的是你。”

以前的洛霏儿听到顾青岚说这种话,只怕会激动得睡不着觉,但现在的洛霏儿听到顾青岚这些话,只是觉得恶心不已。

“放开。”洛霏儿用力地抽着手,想挣脱,却根本挣脱不开。

“不放。”顾青岚没有松开,反而是拽得更紧了些。

洛霏儿拧着眉头,扫视着周围的人流道:“你应该清楚,这里是公众场所,如果闹起来,会很难看。”

听到洛霏儿这话,顾青岚犹豫了一下,便把她的手给松开了。

洛霏儿手得到自由后,转身就跑。

一直到跑出顾青岚的视线后,她才慢慢地在马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停下了脚步,然后茫然地望着着人来人往的大街。

今天星期天,本是休息日,但苏希慕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见,周宸身为他的助理,自然是要跟从的。

两点半见完客户,他们见完客户,便准备回公司。

星期天A市的道路比平时拥堵得多,苏希慕他们见客户的地方恰巧又靠近A市最大的商业步行街万达广场,那拥堵更是严重。

车子几乎是走一下,就停半分钟。

车子半个小时,往前行驶了大概不过一千米的距离。坐在后座的苏希慕,似乎有些不耐烦地把视线给转到了车窗外。

就在车子即将开过万达广场的时候,坐在后车座的苏希慕突然冷不丁地出声,“停车!”

周宸被苏希慕这一声惊地手一抖,方向盘转了一下,然后一个紧急刹车停在了马路中央。

苏希慕面色阴沉地望着万达广场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面的车无法行走,鸣笛声一片。

周宸试探地询问,“苏总,怎么了?”

苏希慕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那个方向。

周宸沿着苏希慕的视线看过去,他看到了什么?一个男人正抓着……抓着洛小姐的手在说话?

而且一看那个男的和洛小姐之间的关系就不一般啊!难道是苏总的情敌?啧啧啧……难怪苏总的脸色这么难看,周宸小心翼翼地在后视镜里瞄了苏希慕一眼。

后面车里的司机下车,边骂着边敲他们的车,周宸客气的跟他们道歉。

而苏希慕像丢了魂一样,望着那个方向没有半点反应。

一直到洛霏儿急匆匆地从顾青岚的身边跑开,苏希慕才像是回过了神一样,朝着周宸道:“跟上去。”

周宸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打着方向盘朝着洛霏儿离开的方向开过去。

旁边突然响起一道刹车声,失神中的洛霏儿抬头,一辆眼熟的车子,撞入了她的眼底。

洛霏儿愣了愣,心想着她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辆车。

这时候驾驶座的车门被推开,周宸从车上下来,绕过车头,冲着她走来。

洛霏儿认出周宸,站了起来,“是你啊。”

“嗯,刚才在那边看到你,便过来了。”周宸回答。

洛霏儿点头问,“你在这里办事?”

“办点事,上车吧。”周宸说着替洛霏儿拉开后车门。

“谢谢。”洛霏儿道谢,然后转身准备上车,结果余光正好看到了坐在车里的苏希慕。

苏希慕原本正半咪着眼睛,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眼睛刷地睁开,正好跟洛霏儿的眼睛对上。

上次那个不太美好的经验,让洛霏儿不知道该上去还是不该上去。

大概过了一分钟,苏希慕抿了抿嘴角,吐出两个字,“上来。”

洛霏儿‘哦’一声,爬进了车里。

周宸一点都不惊讶,真的。

经过上次苏总拉着洛霏儿的手进电梯……

刚才在那边看到洛霏儿,苏总特意让他把车给开过来……

他已经对于苏总对洛霏儿做任何反常的事,都不会觉得奇怪。

什么高冷?在洛小姐面前,苏总的高冷无效。

什么洁癖?在洛小姐面前,通通可以消除。

什么话少?在洛小姐面前,呃……依旧话少。

周宸还没在心里吐槽完,突然一道冷飕飕的视线朝着他横扫过来。

他麻溜地把视线给收回去,然后拉上车门,上车,发动车子。

第12章一言不合闹冷战

周宸原本以为苏希慕特意让他载上洛霏儿,是打算问问洛霏儿关于那个跟她牵手的男人,当然就算不是问那个男人,但至少也该聊聊吧。

然而十分钟后,他发现他根本就想错了。

他们家苏总自说了‘上来’两个字后,便再也没有开过金口。至于洛小姐偏头望着车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受着车厢里诡异的气氛,周宸的内心是一片凌乱。

苏总啊,您倒是跟洛小姐说说话啊。

然而苏希慕听不到他内心的话,当然就算能听到,也不一定会开口,毕竟苏希慕是出了名的高冷范。

周宸为了缓和气氛,最终自己开了头,“小姐是出来来逛街的?”

洛霏儿把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来,然后道:“别小姐小姐地叫我,我叫洛霏儿,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叫我霏儿。”

周宸可没胆子直接叫洛霏儿‘霏儿’,所以他选择了称呼洛霏儿为‘洛小姐’。

听到‘洛小姐’三个字,洛霏儿扶了扶额,也懒得再纠正了,只是回答周宸之前的那个问题,“是出来逛街。”

周宸瞄偏头看一眼洛霏儿手上的袋子道:“洛小姐逛街买的东西真少。”

“是吗?”洛霏儿低头看一眼手上的袋子挑眉。

周宸点头,“嗯,我有个堂妹,每次逛街,衣服、包包、鞋子、化妆品那些,没十几袋,她不会收手。”

洛霏儿笑了笑回答,“女孩子都这样。”

洛霏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宸聊着,苏希慕虽然没有开口,却一直在听。

听着洛霏儿柔软的声音,之前那微微有些暴躁的心,渐渐地安稳了下来。

聊了一会,洛霏儿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跟周宸说了一句抱歉,然后拉开包包的拉链找手机。

摸了几下没摸到,她索性把手上的袋子放脚边,然后双手拉开包包寻找起来。

找到手机,按下接听键。

“嗯,已经好了。吃饭?哪里吃……”

苏希慕偏头看着洛霏儿垂着头,扣着包的拉链,语调温温柔柔地跟对方聊着天,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眉头正一点一点地皱起来。

跟她打电话的人是谁?这么亲密?还一起吃饭?

苏希慕一点都不知道,他心底的酸意,好不浓郁啊。

洛霏儿叨叨絮絮地跟对方聊了十多分钟,而苏希慕也盯着她看了十多分钟。

洛霏儿挂断电话后,注意到苏希慕正看着她,她神情错愕地问,“怎么了?”

被洛霏儿逮了个正着,苏希慕的脸上闪过一道困窘,然后像没听到洛霏儿的话一样,冷淡地把视线调转到车窗外,似乎多看她一眼,就觉得心情坏上几分。

看到苏希慕的动作,洛霏儿脸上的表情一下怔住了。

她的眼底闪过一道受伤,身子悄悄地往车门的方向移了移。

苏希慕有些懊恼刚才自己的偷窥行为被洛霏儿抓了个正着,现在注意到洛霏儿的眼神和动作的时候,他的心底滑过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他狠狠地抿了抿嘴角,望向车窗外的视线变得恍惚起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在路过云翔大厦的时候,洛霏儿突然开口,“麻烦在这里停车。”

周宸听到她的话,立即踩刹车。

不等车停稳,洛霏儿便急匆匆地下车,“谢谢你们载我过来。”洛霏儿道谢后,快速地关上车门,转身离开。

听到车门关闭的声音,苏希慕才回过头,看到的只是洛霏儿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

缓缓地收回眼神,正好看到了脚边洛霏儿的购物袋。

刚才洛霏儿走得匆忙,把袋子给落下了。

苏希慕失神地盯着袋子看了十几秒,然后把袋子给拿了起来。

周宸从后视镜里,看到苏希慕手上的袋子,开口道:“苏总,袋子是洛小姐的,刚才她走得匆忙,落下了。”

苏希慕看一眼外面繁华的街道,又看一眼手上的袋子,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苏总,这……”周宸准备问苏希慕,洛霏儿的袋子怎么办,却被苏希慕给打断了,“回住处。”

周宸虽然不明白苏希慕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不去公司,而是回住处,却没有质疑苏希慕的话。

天色虽然早,但路上太堵,所以临近五点的时候,他们才抵达苏希慕所住的澜庭苑。

车穿过层层的别墅,稳稳地停在了苏希慕的别墅前。

“明天早上七点过来。”说完这句话,苏希慕不等周宸回应,便提着洛霏儿的袋子,径直下车,进了屋。

周宸愣了好几秒也没反应过来苏希慕话里的意思。

苏希慕进屋后,原本是随手把手上的袋子给放玄关上的。结果他刚放下,又把袋子给拿了起来,然后一路上提着袋子进了卧室。

把袋子给放在了卧室的桌子上后,他便进了浴室。

泡了一个热水澡,苏希慕穿着一身舒适的家居服,手上拿着毛巾,一遍擦着头发上的水滴,一边从浴室里出来。

在经过桌子边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视线落在桌子上的袋子上。

苏希慕知道,没有经过洛霏儿的允许,私自去看她的东西,是对她的不尊重。

但他是真的挺好奇,洛霏儿到底买的是什么。

苏希慕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袋子看了良久良久,最后还是不道德地伸出手,把那个袋子拿了起来。

袋子打开,不是意料中的衣服,也不是包包、鞋子、化妆品,而是一个画册和一些画笔。

苏希慕的眼底闪过一丝意外,沉默地盯着手上的画册许久,苏希慕才把画册给重新放回袋子里。

第13章骄傲的苏希慕

洛霏儿是在第二天临上班的时候,才记起来她的袋子落苏希慕的车上了。

“我怎么把袋子给落下了”洛霏儿懊恼地拍着额头。

许楚乔奇怪地看着她,“怎么了?”

“我把今天要交给小组长的设计图忘车上了。”洛霏儿继续想哭了。

“忘在计程车上了?”许楚乔问。

洛霏儿摇头,“不是计程车,是别人的车。”

许楚乔提议道:“那你给人打个电话,问一下啊。”

“没他电话啊。”洛霏儿想哭了,如果她有人的电话,她早就给人打电话了。

“呃……”许楚乔顿了一下,然后道:“要不你跟你小组长说一下吧。”

跟林艺说?洛霏儿一点都不觉得这个方法行,要知道林艺可是想尽办法找她的茬呢。

最好的办法是在上班前去找那个男人拿到设计图。

上次她是在人事部遇到他的,或许她可以去人事部找他。

如此想,洛霏儿急匆匆地跟许楚乔说了一句‘乔乔,我先走了’后,便离开了。

因为昨天苏希慕交代过周宸让他第二天七点过来接他,所以第二天早上六点五十分,周宸便来到了苏希慕的别墅前等着。

七点整,苏希慕准时从别墅里出来。和平时不同的是,今天他的手上多了一个袋子。

很快,周宸便发现那个袋子有些眼熟。

这……不是昨天洛小姐落在车里的袋子吗?他昨天还奇怪怎么袋子不见了,原来是被苏总给带走了。

想起昨天他问苏总怎么处理洛小姐的袋子的时候,苏总还装成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周宸表示不理解。

“苏总,是去公司吗?”

“去帝……”苏希慕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怎么会想也没想就说去帝冠?

苏希慕的眉头轻蹙了一下,然后道:“去公司。”

“是。”周宸发动车子。

苏希慕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往后退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直到快要到达公司的时候,苏希慕突然开口,“去帝冠。”

去帝冠?周宸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们家苏总是要去帝冠给洛霏儿送袋子。

难道说刚刚苏总回答‘去帝’,其实想回答的是‘去帝冠’?

周宸瞄一眼后视镜中的苏希慕,确定了心底的猜测。

苏总,您就骄傲吧!

周宸的嘴角的笑开始越扩越大,结果那笑还没维持几秒,苏希慕淡漠的视线朝着他横扫了过来。

周宸连忙把脸上的笑给收敛起来,然后打着方向盘,在前面的路口调转车头,往帝冠而去。

原本从澜庭苑到苏氏集团就用了半个多小时,去帝冠的路上又堵了半个小时的车。

到达帝冠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三十分。

苏希慕望着窗外的脸色明显的不太好看。

周宸知道总裁现在心情很不爽,乖乖地不出声,以免惹祸上身。

大概过了一分钟,苏希慕才开口,“你把袋子送上去。”

“是。”周宸从苏希慕的手上把袋子给接了过去,然后下车往帝冠走去。

话说洛霏儿到达公司后,便心急火燎地跑到了人事部楼层寻找苏希慕。

然而她问了不少的人,也找了不少的办公室,依旧没有找到苏希慕。

在临近八点四十的时候,她不得不返回设计部。

“哎……林艺只怕会逮住这个机会狠狠地骂她一顿吧。”

洛霏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准备往林艺的办公室而去。

结果刚起身,那边有人喊她,“霏儿,有人找你。”

有人找她?洛霏儿愣了愣,然后转身朝着办公室门口看去,正好看到周宸站在那里。

洛霏儿先是一愣,然后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这个。”周宸把手上的袋子递给洛霏儿。

“我的画册!”洛霏儿惊喜地把袋子给接了过去,然后朝着周宸道谢,“谢谢,这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

周宸摇头,“不用谢我,是苏总帮你收好的,也是苏总让我送来的。”周宸毫不犹豫地帮他们家苏总刷好感。

苏总?是他?洛霏儿怔了一下,然后道:“那麻烦你代替我给你们苏总道谢。”

“洛小姐还是亲自谢苏总吧。”周宸含笑着回答。

洛霏儿知道人家这一次又一次的帮她,她是该好好地谢人家,只是她没有人家的联系方式,这三次她都是偶然遇到,她怎么亲自谢?便道:“我也想亲自谢你们苏总,只是我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洛霏儿的话音刚落,周宸立即道:“我把我们苏总的手机号给你吧。”(周宸,你这么出卖你家总裁,真的好吗?)

“嗯,好。”洛霏儿点头。

周宸没胆子把苏希慕的名片给洛霏儿,只是拿出笔把苏希慕的私人电话写给了洛霏儿,“洛小姐,这是我们苏总的号,你可以直接联系他。”

“谢谢。”洛霏儿的嘴角弯了弯,从周宸的手上把字条给接了过去。

“不客气,洛小姐,我还有事,便先走了。”周宸冲着洛霏儿颔了颔首,然后离开了。

周宸刚离开,林艺便过来了。

“设计图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今天上班前,我要看到吗?”

“抱歉,我忘记送你办公室了。”洛霏儿边道歉边从袋子里把画册拿出来,打开,从里面把设计图取出来递给林艺。

“你……”林艺原本想骂洛霏儿几句,最后蠕了蠕嘴巴,什么都没说,拿着设计图离开了。

望着林艺离开的背影,洛霏儿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把视线落在手上的字条上。

她怔怔地看了许久,久得那字条上的那串号码都被她给记得滚瓜乱熟了,她才摸出手机,把这串号码给按出去……

第14章洛霏儿约苏希慕

洛霏儿给苏希慕打电话的时候,苏希慕还在去公司的路上。

看到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他挑了挑眉头,然后按下接听键,却没有开口。

大概过了三、四秒,洛霏儿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你好,苏先生,我是洛霏儿。”

听到洛霏儿的声音,苏希慕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视线扫向驾驶座的周宸的身上。

竟然擅自主张把他的私人号给人,他能干得很啊!

周宸感觉到后背一阵冷飕飕的,朝着后视镜的苏希慕瞄一眼,收到苏希慕冷冰冰的视线,周宸打了个寒颤。

然后缩着脖子,专心致志地开车。

苏希慕收回视线,语调淡淡地回答,“是我。”

得到苏希慕的回应后,洛霏儿继续道:“苏先生,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谢谢你,你一次又一次地帮了我。”

苏希慕的眉心微皱了一下,她原来是想要谢谢他啊!虽然她谢他是意料之中,但不知道为什么,苏希慕竟然觉得心里有些堵。

苏希慕正准备说‘不客气’的时候,洛霏儿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个……苏先生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苏希慕的眉心挑了挑,正准备拒绝的时候,洛霏儿那边又开口了,“我知道你比较忙,如果你今天没空,那你看哪天有空……”

洛霏儿的话还没说完,苏希慕便淡淡地回了个‘好’字。

“你喜欢吃什么?西餐,中餐,日餐,还是其他的?”洛霏儿的声音里明显轻快了许多。

是高兴么?苏希慕的嘴角微微地往上扬了扬,如果不仔细看,不一定能发现,“中餐。”

洛霏儿沉默了几秒,然后问,“A市大饭店可以吗?”

苏希慕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应答了。

“那晚上七点A市大饭店见。”

“好。”苏希慕扔下这个字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苏希慕靠在椅背上,回想起刚才和洛霏儿的通话内容,嘴角慢慢地再次扬了起来。

“苏总?苏总?”周宸带着紧张小心翼翼地连叫了苏希慕好几声。

“什么事?”自己的思绪被打断,苏希慕很是不悦,语气明显比平时更冷。

周宸打了个寒颤,“苏总,到了……”

苏希慕的视线在车窗外扫一眼,然后直接推开门下车。

周宸摸了着鼻子,迅速地下车跟了上去。

五点三十分,下班时间一到,洛霏儿急匆匆地收拾好办公桌上的东西,然后拿着包包朝着电梯的方向冲。

她刚跑到电梯前的时候,电梯门正好关上,洛霏儿急急忙忙地按了一下开关键,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里面的唐雪琪。

唐雪琪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紧身裙勉强遮住臀 部,两条腿穿着薄薄的丝袜,在这种初冬的季节,还真的是很美丽冻人。

看到洛霏儿,唐雪琪微微勾着嘴角道:“你急成这样,是赶着去约会吗?哦……我忘了,你暗恋对象都没有了,哪来的约会对象?”

洛霏儿的视线故意在唐雪琪的身上打量一圈,然后道:“啧啧啧……你这是急着去卖肉吗?”

“你才卖肉呢。”听到洛霏儿的话,唐雪琪差点没气死。

洛霏儿耸耸肩头,“谁是卖肉的,这不是明显的吗?”

“你……”唐雪琪的胸脯上下剧烈的起伏着,一双带着狠栗的眼睛,恨不得把洛霏儿给瞪死。

这个时候电梯正好到达一楼,洛霏儿朝着唐雪琪浅浅一笑,然后踏出电梯。

从公司出来后,洛霏儿没有和平时一样去地铁站坐地铁,而是招了一辆计程车,报了‘A市大饭店’的地址。

下班高峰期,路况比较的堵,帝冠距离A市大饭店那边的距离有些远,洛霏儿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三十分。

踏进大堂,立即有服务员迎了上来,“欢迎光临。”

“请问还有包厢吗?”洛霏儿含笑着问。

服务员语调温柔地回答,“有的,小姐请跟我来。”

“谢谢。”洛霏儿道谢,跟着服务员上了三楼的一个包厢。

服务于给洛霏儿倒了一杯茶,然后语调温柔地开口询问,“请问小姐现在要点菜吗?”

洛霏儿轻摇头,“稍等一会。”

“好。”服务员礼貌地弯了一下身,退出了包厢。

洛霏儿在包厢里扫一圈,然后从包里取出手机来,把包厢号给苏希慕发了过去,然后耐心等待着。

七点很快就到了。洛霏儿猜测着苏希慕还在忙,所以耐心地继续等待着。

时间不知不觉流淌而过,到八点的时候,服务员过来敲门。

“小姐,请问你点菜吗?”

洛霏儿这才意识到距离和苏希慕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她尴尬地冲着服务员道:“不好意思,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说完洛霏儿把苏希慕的电话给拨了过去,但那边的电话没有人接听。

洛霏儿皱了皱眉头,又拨了一个,依旧是没有人接听。

她不好意思地朝着服务员道:“请再等一会吧。”

“那好吧。”服务员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服务员再次过来了,这次她的态度明显不太好。

“小姐,你点菜吗?如果不点的话,请把包厢让出来,我们餐馆的包厢很紧张,你这么占着,影响到我们餐馆了。”

洛霏儿还没回答她的话,另外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看谁敢让她走?”

缘来是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缘来是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这三本超越《大明铁骨》的历史小说,每一本都完虐《独断大明》!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第一:《苗谱龙池》1、《苗谱龙池》,是以明朝为故事背景的五部集小说。《朱薇传》是第一部,写小夫人尚云香追杀怀孕待产的王妃李玉玲,在河边生朱薇时,捡到李玉玲丢的金锁、玉镯。疑心朱薇是李玉玲被淹死而转世,是报仇来了。朱薇在她的丫头齐映红的皮鞭下,死过去五次。朱薇与春玉发现了大娘李玉玲的密室与修身秘学,学习成功,带领兵将,解救了尚云香,解除了神龙会对古安城,对靖王府的占领,改组了神龙会的兵将,保障了父王保卫边疆的胜利。此时,尚云香又看到与朱薇同岁的李玉玲的女儿李醒

  • 这三本超越《獒唐》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完爆《步步生莲》!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超越《獒唐》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完爆《步步生莲》!第一:《原始人生》1、这是一本多年老书虫自娱自乐的作品。在这本书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不管是英雄还是屠夫,分别只是立场不同而已。这本书不修仙,不修魔,即没有作弊器,也没有金手指,更没有强大的反派或者二代,送上来给主角打脸,甚至,主角还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这只是一本讲述普通人的普通小说。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原始人的故事,可这本书里却没有蠢人。原始人,也同样有悲欢离合,也同样能创造出一个个令后人

  • 这三本超越《史上最强崇祯》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完爆《马前卒》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三本超越《史上最强崇祯》的历史小说,每一部都完爆《马前卒》!第一:《东晋初年之豪杰饮恨》1、关注《晋书》是因为五胡乱华,想看看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的越久就越是喜爱,魏晋名士的风流,忠烈英雄的豪情,千百年后都被尘封在古老的书卷里。他们的名字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故事已化为成语,他们的情感真挚动人,他们在我心中又活了过来,令人心驰神往。写这本小说,就是想让他们再活一次,活在我的笔下,活在你的心中,太多事迹随风远去,祖先的历史需要铭记。第二:《贞观之热血宅男》2、关

  • 这三部超越《王者风暴》的仙侠小说,每一本都是起点中文网第一!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三部超越《王者风暴》的仙侠小说,每一本都是起点中文网第一!第一:《寻道之颠》1、万物生存为首要,百炼成仙为长生。药物功法为有形,大道法则却无形。历尽心酸是经验,饱尽风桑只为悟。开悟大道为关键,纵横捭阖掌法则。一身孤胆觅仙道,驰骋仙途翻江海。寻问大道却为何,大道之巅我为峰。本作品是一部哲学类小说,讲述一个乡村孩子经历各种艰难困阻踏入修仙之路。然而修仙之路却更为凶险,主人公如何开悟大道一步步提升境界。本作品不再像以往经典修仙作品那般,主人公在大机缘下获得珍贵药品

  • 佛典故事:抑心不违教法

    过去,有一位宰相过世时,儿子年纪还很小;宰相去世后,家中没有任何收入,所留下的家产很快就花用殆尽。坐吃山空的宰相之子,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又没有人能为他引荐觐见国王,因此生活穷困潦倒。宰相子日渐长大,颇有其父之风,才智过人,拥有治理民众、决断事情的能力,足以担任辅佐国王的宰相。及至壮年,体型勇猛强健、相貌端正庄严,力大无穷且具备种种才艺。他想:「我现在这么贫穷,能做些什么事呢?因为父亲的名望,我并不适合从事卑贱的工作。虽然拥有种种才艺,但因为没有福报,所以无法一展所长。我也想找个工作好好过活,但

  • 这三本超越《长生三万年》的仙侠小说,每一本都完爆《万古仙穹》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第一:《万界之僵尸系统》1、(小说内的僵尸和大家理解的不同,不喜者慎入!)大千世界,大道至高无上,魔界僵尸始祖,生于虚空之中,不受大道管制,欲要斩灭大道,然却血染魔界,衍生僵尸一族。始祖死后,心头血同虚空之中无数规则融合,经不知几何年,成一物——系统。天道循环,大道不灭,系统怀始祖之遗愿,寻上佳之人,斩灭大道。大一新生,本一介平庸之辈,却得系统眷顾,成就一世之威名。然不经历磨难,怎能成就一番事业?小千世界纵横天下,大千世界睚眦必报。我欲成就人上人,受万人敬仰

  • 佛典故事:人生难得当精勤

    有一个小孩听到佛经上说:「盲龟值浮木孔,其事甚难。」他想试试到底有多难,便将木板穿了一个孔洞,而洞的大小正好可以让自己的头穿出。为了进行这个试验,小孩来到了水池旁。他先将木板丢到水池中,自己再跳入池中,试着将头穿过孔洞。但是木板随着波浪不断地飘浮,怎么努力都无法把头穿过去。在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后,小孩心中想着:「真是令人气馁啊!大海这么宽广,浮木的孔洞小,盲龟又无法看见木板,百年才出水一次,要遇到浮木都很难了,更何况还要从浮木的孔洞中探出头来,更是难上加难。我在小小的水池中,木板的孔洞又大,虽然我

  • 佛典故事:忆念众生如子想

    往昔,无畏王如来灭度之后,在正法时代有一位聪明慧黠的婆罗门子,他是受持五戒、护持正法的佛弟子。婆罗门子某次有事,欲远行至他国,因听闻路上常会遇到贼害,于是他便与五百人同行,以避贼难。一日,他们来到一个地势险恶的地方,众人便决定暂时止宿在此。这个地方平常就有五百贼人经常出没,五百贼人看到婆罗门子及五百位同行者,便想趁机劫财。这时,盗贼便密遣一人,混入婆罗门子一行人中当内应,以便伺机行抢。然而,盗贼中有一位曾是婆罗门子的朋友,不忍心见他受到伤害,所以私下对婆罗门子说:「善男子!初夜时会有盗贼前来抢夺

  • 佛典故事:求法王舍身,火坑变莲池

    往昔婆罗痆斯城中,有国王名为「梵授」,常行正法以教化世人,因此备受人民拥戴,于此安居乐业,国力富强且昌盛。梵授王因为深信正法,禀性贤德良善,胸怀自利利他之志,常行布施,救济贫苦之人,借此善行长养广大慈悲之心,远离贪染爱着、悭吝不善之恶法。一日,国王的大夫人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变得亟为渴望听经闻法,便向国王提出请求。国王听了又惊又喜,急忙询问相师:「这是什么征兆呢?」相师观察之后,欢喜地恭贺国王:「大夫人怀有圣胎之故,母子连心,遂乐于听闻法音。」梵授王喜不自胜,立刻召集群臣,准备满载着一箱箱黄金的车

  • 佛典故事:善恶猕猴缘

    佛陀带领弟子们在王舍城弘法时,弟子们心有所感地对佛陀说:「世尊!跟随着提婆达多修行,生生世世都被悲愁、苦恼所缠。然而,跟随世尊修行,不仅身心安详、愉悦,来生也能生在具足善法的地方,得以解脱烦恼,身心自在、安乐。」佛陀告诉弟子们,不仅现在如此,过去生也是如此的……过去久远前,有两只猕猴,各自带领着五百只猕猴住在森林里。有一天,迦尸国的王子前去他们所居住的森林中打猎。当猎捕的兵将即将到达时,有一只善良的猕猴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只要赶快渡过这条大河,到达对岸,就可以避免被围捕的命运了。」另外一只恶猕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