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极品太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4:06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太子妃

第9章回皇上,是她该打!

“云洛情,云洛情你别乱来,我可是公主,你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父皇定会……”

“定会抄我满门,灭我九族是吗?这话你说过多次了!”云洛情看了看平静的莲花池,又看了看她。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望着云洛情寒气冰绝的脸,楚金铃的恐惧之感自心底而起。

“你,你敢!”

“噗通!”话毕,楚金铃呈抛物线状,被扔进了石桥下的莲花池中,池水激起了千层浪。、

“救,救命……”楚金铃在莲花池中扑腾着,着实喝了不少的池水。

“云洛情,你竟敢把公主扔进莲花池,你死定了!”红儿惊愕之下指着云洛情。

云洛情转身走下石桥,身后传来她淡淡的声音:“我云洛情恶女之名天下皆知,再恶一次又何妨?”

不远处站着的明黄色身影将先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这个云洛情,似乎真与从前不一样了,许久,他才从走远的云洛情身上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已经被救上岸来的楚金铃,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对妹妹的疼惜,转身走了。

走了一会儿,云洛情忽然转身看着帮她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显然没有料到云洛情会问他的名字,怔了一下忙回道:“奴才叫小晏子。”

看了一眼他脸上红红的指印,额头的血依旧还在滴,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递给小晏子:“这是治伤的白药,你敷些在伤口上,七日便会好了!”

小晏子颤抖着手从云洛情手中结果白药,眼中分明有红丝,他在宫里当了十年的奴才,从未有人关心过他的死活,第一次有人关心他,而且这个人还是……

“奴才谢谢云小姐!”他卑躬向云洛情道谢。推荐163nvren.com

“该是我谢你的,清理一下伤口上药吧,否则你流血也要流死的,颐和轩我自己去便是!”把一块白色的丝帕放在他手中,留下一抹白色的背影。

小晏子看着白色背影渐渐走远了,额头上还滴着血,低头看着手中的白丝帕,他答应过四皇子要保护好云小姐,他不会食言!

云洛情到了颐和轩,楚玄痕果真给她留了位置,可这国宴上,每一个人的位置都是按照身份来安排的,云洛情一到便被云王爷叫了过去。

“小姐,您怎么现在才来?皇后娘娘都到了许久了,还一直问你是否来了,你不是去见皇后了吗?”梨落小声的伏在她耳边问道。

“我没有见到皇后。”

“啊?小姐,那你……”梨落似乎猜到小姐是被人使计了,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并不少见。

看自家小姐还是和进宫时一样,没多什么,也没少什么,想是小姐应该没事,她这才放心,松了口气。

只是抬头之间看见秦王爷的脸色,又不禁担心起来了。163女人网

“小姐,秦王爷看你的眼神恶狠狠的,你在宫门口打了秦小姐,好像被皇上知道了,先前一直问你呢!”

云洛情是一点担心也看不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担心有啥用!

“怕什么,他还能吃了我么?”

梨落觉得自家小姐似乎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从前胆子也大,可每次一惹祸都是急着找老王爷当护身符,这回却不一样了!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敢做敢当的小姐,令她逐渐心生佩服之感。

云洛情扫视了一圈整个国宴,最上首坐着的是东爵惠武帝,身边坐着皇后,

有一人与惠武帝齐座,龙案之下摆放着两副桌椅,有一人坐着,其中一人便是她在静初池边见到的南岳摄政王。

容离举着杯子朝她遥遥一敬,算是与她打了招呼。

与惠武帝齐座的是一个黑色绣五爪金龙华服的男子,看不太清楚男子的脸,可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浑身泛寒。

“小丫头,可是看上了他们中的谁?”楚玄痕突然在她身边出现,吓得云洛情一怔。

云洛情眉头一皱,瞪了一眼楚玄痕,她不过出于好奇心多看了两眼而已,瞧楚玄痕把她说的,她是花痴吗?

“是啊,我就是看上了他们两个,管你什么事?”

楚玄痕一听,怔住,皱眉:“喂,小丫头,我随便说说而已的,你看上他们其中一人已经不得了了,还两个都看上了,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管他是什么人,在我眼里,都是男人!”云洛情拿起一个苹果啃着,看到边上空着的位置,心想,这四国会晤还有人敢迟到的?

楚玄痕觉得他很有必要帮小丫头普及一下国际常识,否则这小丫头哪天惹了麻烦都不知道,眼睛看着容离。

“穿白色衣服的是享有战神之称的南岳摄政王,据说他九岁上战场,十五岁凭战功被封王,他虽然未婚配,但是看不上你的!”最后一句,是带着笑说出来的,古来君子爱淑女,容离可是仓廪大陆的四君子之一,自然是看不上一身污名的她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云洛情听楚玄痕这话是有几个意思,侧头望着他:“我也是女人,他为什么会看不上我?难不成他不喜欢女人?”

第10章来人,拖下去!

这次惠武帝没有听信秦王爷的话,脸色严肃的看向云洛情:“你说秦如冰侮辱先皇,侮辱国体,你可有什么证据指明她的行为?”

“她骂我是贱蹄子,下贱坯子,还朝我吐唾沫,说我母妃大贱人生下了我这个小贱人,我母妃是先皇钦赐的云王妃,秦如冰如此辱骂我母妃,不就等于在骂先皇有眼无珠,钦赐了贱人做云王妃?这难道不是侮辱了先皇?侮辱了国体?”

惠武帝平静的眼神看着云洛情,亏她能把秦如冰骂她的话牵扯到先皇和国体上来,不过,秦如冰若当真骂过南宫锦是贱人,那么,她死不足惜。

惠武帝老眼之中,隐藏着一抹冷意:“你有何为证?”

云洛情扫视了一圈整个颐和轩内坐着的人:“当时宫门口有很多人,我记得李小姐,凤小姐,顾小姐都在现场,如若不然,皇上也可以找当时在宫门口的宫女太监来问,他们若是耳朵不聋的话,肯定也把秦如冰的话字字句句都听到了!”

几位小姐一听,谁愿意承认自己是聋子?可这大殿之上,谁也不敢乱说话,只好低眉顺眼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思考着若皇上问起了应该如何回答。

秦王爷脸色一阵青白交加:“皇上,这不过是小辈之间耍嘴皮子的,怎能严重到要重伤小女呢?”

秦王爷这话令皇后越是不满,皇后冷笑一声:“秦王爷这话的意思,是即便秦如冰侮辱了本宫的结拜姐妹,也是理所当然的吗?”皇后眼眸一闪,鼻息冷厉的哼出一声。

“……”云王妃是当今皇后的结拜姐妹,这事东爵皇朝无人不知,秦王爷的话无端惹了皇后,皇后的话是将他逼到了死角,就连狡辩也无所从了。

这时,一直不吭声的端王站了出来。

“皇后娘娘何必动气,两位小姐之间言语不和出言不逊也是有的,皇后为一国之母自然有容人的雅量,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

端王的话又把皇后压了下去,若皇后再追究,也就没有了容人的气度!

秦王爷感激的看着端王,关键时刻,还是端王够义气!

“老臣觉得小孩子之间的口舌之争皇上不必介入,可如今事情也闹到这份上了,既然是因为口舌闹起的,本也无伤大雅,只是云王府嫡女下手过于重了,秦小姐如今也生死不明,即便错在秦王府,也罪不至此!”

惠武帝也不想在此事上再费功夫,让其余三国看了笑话,有损国誉,巴不得赶快了结此事。

“那端王有何建议?”

端王看了一眼秦王,又看了一眼云洛情,老眼中深意不明:“不如罚云洛情三鞭子,也算给了秦王爷个交代,秦王爷也见好就收吧,毕竟秦如冰也有错!”

“爱卿可有异议?”惠武帝问秦王爷。完整版【极品太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秦王爷细细一思量着端王的话,今日这局面已经十分尴尬了,还惹了皇后不悦,是该见好就收:“但凭皇上做主!”

惠武帝一挥手:“来人,把云洛情请下去,打三鞭子!”

话一说完,马上就有两个禁卫军走了来拿云洛情,云王爷忙起身,若情儿当真被打,父王那儿可如何交代?刚踏出一只脚准备开口,不想令一个如仙乐般的声音先他一步在大殿中响起。

“这是发生了何事,好好的宴会上怎会有禁卫军?”

声音自颐和轩大殿门口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来人身姿秀雅,步履缓慢,银色锦袍,绝美的容颜震惊了整个颐和轩内的人,来拿云洛情的禁卫军也因此停了动作。

这男子看似潇洒不拘,可举手投足之间尽透着优雅,尊贵中又带着一股与身俱来的威严。

一花一世界,一世一清明。

这个男人,他自成一个世界。

他缓步而来,身上有着淡淡的金光,犹如众星拱月,满天的风华,在万众瞩目之下径直来到惠武帝面前,和悦的开口:“东爵的御花园果真美妙得很,本宫方才流恋园中花草,来晚了宴会,东爵皇上莫怪!”

惠武帝看着这一人,心中无不感叹,传言西楚太子澹台聿才绝四国艳惊九州,想不到竟生得如此惊为天人,满殿的天潢贵胄都因为他而失去了颜色。

脸上标准式的笑了起来:“西楚太子若是看得上那些花花草草,朕可全盘将它们挖起来送给太子!”

“若是将它们挖起来,长途跋涉数十日运到西楚也已经枯死,那还有什么意趣?多谢东爵皇的好意,本宫心领了!”

云洛情此刻心情糟糕无比,哪里还有心思看帅哥,即便是男神也无视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她将目光从澹台聿身上收回来,闷头想着这古代的三鞭子到底是怎样的三鞭子?若只是一般的皮鞭打上三下也还好,若是鞭笞之刑用的鞭子,那可就不好了!

那一身银白在众目注视之下,与东爵皇打了招呼之后,优雅的转身,看着云洛情浅笑道:“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话落,所有人即刻陷入巨大的惊讶之中,久久缓不过来!

云洛情猛惊,奇怪的看着澹台聿,皱着眉头,这种场合他乱攀什么关系?很是不悦的开口:“这位什么太子,你怕是认错人了吧,谁是你的太子妃?”

澹台聿精美绝伦的脸上带着浅笑,狭长的丹凤眼中带着摄人心魄的魅惑,朝云洛情走近两步:“本宫又不是傻子,怎会连自己的太子妃都认不出?你就是我的太子妃!”

“咳咳咳咳……”云洛情被自己的唾沫呛到,猛咳。这丫的到底想玩什么灰机?

所有人都十分疑惑,东爵什么时候与西楚联姻了,他们为何不知?随之,他们又开始怀疑这位西楚太子的品味了。

云洛情可是整个仓廪大陆人尽皆知的妒妇,心思狠毒,不折手段,飞扬跋扈……可说是个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灾难,这位少年成名,威望极高的西楚太子竟然要娶她?

第11章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云洛情感觉到无数双刀子般尖锐的目光刺着她,扫了一眼周围人看她的眼神,似乎她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人人得而诛之!每一个小姐、少妇刺人的眼神,恨不得跑上前来一把掐死她。

关她什么事儿?她记得她好像和这丫的没什么恩怨。

今日她已经是众矢之的,他这般说是想火上浇油还是眼睛有毛病:“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看清楚点,本小姐不是你的什么太子妃!”

澹台聿闻言只低笑:“太子妃若是忘了,也该记得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定情信物?”云洛情忽然凌乱了,莫不是从前的云洛情当真与这丫有什么私情吧?

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还是没想出点什么。

澹台聿伸手在怀中拿出一支女子的发钗,云洛情定睛一看,此物还当真是她的东西,那是早上在宫门口与秦如冰打架,她扔出去的海棠花青玉发簪,怎么会在他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局面一时之间僵持不下,容离站了起来,面向惠武帝:“东爵何时与西楚结了亲的,本王竟是不知!”

“这……”惠武帝静默不语,这事连他都不知道,他说什么?

全场一片静默!

“本宫方才在殿外听到,东爵皇下令要鞭笞我的太子妃三鞭子,可是为何?”淡淡的声音,带着似笑非笑之感,灿金色的眼眸璀璨夺目,看云洛情的眼神温柔如水,仿佛云洛情是他爱了多年的心尖上之人。

“哦,她出手打伤了秦王府的嫡女,朕小惩大诫!”惠武帝说道。

澹台聿抖了一下眉,完美的唇线一悠一扬:“可是因为早晨宫门口之事受罚?”

“正是!”

澹台聿的脸色在听到“正是”两个字之后,脸上的淡笑倏然不再:“若是因为此事,本太子觉得太子妃并未打错,秦王府嫡女该打!”

醉人的双眸中闪现出不屑一顾。

云洛情一怔,澹台聿这般说显然是在帮她!

“你,你说什么?”秦王爷听到外人说自己的女儿活该被打,一时气愤,仰头就瞪了澹台聿一眼,可在对上澹台聿的眼睛之时,犹如小羊见了老狼,眼神瞬间畏缩,低眉顺眼,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也得为自己秦王府说上两句:“西楚太子不了解事情的真相,请莫要乱说!”

“哼!”澹台聿冷哼一声,眸中寒意一闪:“本宫亲眼见到她二人宫门打架之始末,本就是秦如冰出口侮辱太子妃在先,还趁太子妃不备偷袭,此等下作之人,若是本宫,早已杀了去喂狗,太子妃只是打伤了她,可见太子妃善良,秦王府还敢在此恶人告状,是当本宫不存在吗?”

西楚太子澹台聿,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七岁才震天下,十三岁独率五千精骑攻破北漠十万大军,十五岁摄政独揽西楚皇权,十六岁夺回被北漠攻占三十年的数十城池,令西楚成为点苍大陆上与东爵,南岳,北冥三国齐名的大国,强国。

此等传奇一般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比点苍大陆发生十二级地震还慑人!

惠武帝也在片刻之间转换了脸色:“原来今早之事西楚太子就是证人,照聿太子说来,错的全然是秦如冰,朕险些被蒙蔽了。”

“皇上……”秦王爷听皇上这般说,发现不对,可全然不能引起惠武帝的在意。

“来人,即刻传旨,秦王府嫡女秦如冰即日起从太子妃名册中除名,以后不得宣召,永世不能进宫!派人将她移出御医署,回家养着去吧!”

“皇,皇上……”秦王爷如何也想不到,就因为西楚太子说了几句话,女儿就被从太子妃名册中除名了,那可是他最大的希望啊!

一个秦王府小小嫡女怎能与点苍大陆名震天下的西楚太子相抗衡?明显的不自量力!

跪在大殿边上,已经没了说话的气力!

惠武帝看向澹台聿:“朕的处置聿太子可还满意?”即便惠武帝心中知道是有些对不住秦王府,可谁让他们惹的是云洛情,偏偏又有名震天下的澹台聿相助!只有先做这番处置,以后有机会再补偿秦王府了。

如诗似画的脸浅笑着,望向云洛情的脸:“太子妃可满意?”

云洛情反应过来,当下她担心的还是老皇帝先前要惩罚她的:“那,我还要挨那三鞭子吗?”

“别担心,即便要打那三鞭子,本宫也替你受着!”

惠武帝一惊,他怎可能打得起西楚太子呢?转瞬笑语:“聿太子严重了,此事竟然云洛情没有错,自然就不用打了。”目光转向云洛情:“赶快回到座位上去吧!”

第12章容离配不上五公主

丝竹之声响起,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虚幻,云洛情抬头看见坐在对面的澹台聿。

她从未见过澹台聿,可澹台聿却处处维护她,方才她也从梨落那里试探过,她确定从前的云洛情也不认识他!

澹台聿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笑,他整个人犹如一个发光体,无论处在何地,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方才出现了一点小插曲,但不会影响我东爵迎接各国来使的诚心,现在,本宫就举荐一名女子来献舞。”皇后清了清嗓音,自凤座上起身,明亮的声音响在殿中。

琴音乍响,一个面蒙白巾的女子,长袖翩飞,轻逸飘舞,缓缓而来。

女子舞姿轻盈,每一个动作都尽显美态。

所有人的眼睛都专注在跳舞之人身上,云洛情四下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楚玄痕那家伙,他可是最喜欢美人的了。

先前坐在容离身旁的那位北冥皇帝不知去了哪里,也不见了人影。

看到对面的澹台聿,却是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一双眸光只盯着手中的那支发簪,似乎发现云洛情在看他,一抬头,就撞上云洛情的目光,绝美的容颜绽开笑容,云洛情忙转开了眼睛。

醉人的眼眸看着云洛情的脸许久,唇角的弧度越加拉大了!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云洛情才反应过来,舞已经跳完了。

跳舞的女子身穿一身鹅黄色的舞衣,尽显女子娇美的身材,一舞完毕,轻轻福了半身,娇柔的开口:“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惠武帝没想到跳舞之人竟然是金铃公主,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大笑起来:“朕说是谁,原来是朕的五公主,金铃快快起身!”

云洛情对此并不惊讶,自她进场开始她便已经看出来了,她还想不明白凭楚金铃的性子,她一定会哭诉着把御花园之事告到皇上皇后面前的,怎地还会好生装扮了出来跳舞,可在看到随后出现的楚非寒之时,她明白了!

楚金铃起身,走到皇后身边,与皇后耳语了几句,皇后又与皇上小声的说了句什么,惠武帝脸色一愣,随之缓和了一下,眼睛扫视着下面,有意的多看了一眼容离。

“五公主真是多才多艺,不愧东爵第一美人称号!”不知是哪个小国的使者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名不虚传!”

“东爵皇教女有方!”

“……”底下一片称颂之声,云洛情冷眼看着底下这些恭维之人,说的再好听,楚金铃也是看不上他们的。

惠武帝听着这些赞美的话,心情大悦,转而看向容离:“摄政王觉得如何?”

容离淡淡一笑:“甚好!”

听到容离的肯定,最高兴的莫过于楚金铃了,脸上笑得比花还灿烂,顾盼之间尽显小女人的美态。

“据朕所知,摄政王殿下还尚未婚配吧?”惠武帝问这句话,显然是有所意图的。

容离点了一下头。

“那把朕的五公主嫁与你做王妃,如何?”

这话一出,全场陷入一片静寂。

可短暂的一片呆愣之后,人们又开始议论纷纷,东爵皇那边才和西楚联姻,这边又打算把女儿嫁给南岳摄政王。

众所周知,南岳皇帝幼年继位,容离担任摄政王,掌握南岳大权,把五公主嫁过去,这瞎子都看得清楚是为的什么了!

云洛情低头神秘的笑笑,虽然她还不了解容离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从表面上看,容离沉稳内敛,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可楚金铃自恃身份,骄傲自大,一冷一暴,要是打起来肯定好看!

殿内哗然了许久,突然,一声低沉孤傲的嗓音响起:“本王谢过东爵皇的好意,可容离,配不上五公主!”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安静得连一声呼吸都听得见,这是……拒婚!

容离虽然是南岳摄政王,掌管南岳大权,可也有不少反派势力与之作对,楚金铃是东爵皇帝唯一的女儿,娶了五公主就等于有了一个强大的外延,可他竟然当场拒绝,淡漠至此!

楚金铃当即脸色刷白,近乎晕厥过去!

自两年前他来东爵借兵平内乱,在朝殿上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非君不嫁。她不在乎他对自己的冷漠,不在乎,甚至冷言冷语,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心里有那么一个人,喜欢在身后默默看着他,也愿意一辈子如此下去。

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爱了整整两年的男人,对她竟会是这般绝情!

毫不犹豫的拒绝!

楚非寒站在惠武帝侧下方,冷笑一声:“摄政王说这话,是觉得金铃公主配不上你吗?”

第13章去做北冥皇妃便是

口气冷硬,很是不善!即便是南岳摄政王又如何,辱没了东爵的面子,也要付出代价的!

本以为容离会说几句客套话,挽回局势,可他听了楚非寒的话后,竟是不言不语,似乎是默认了楚非寒说的那话。

是东爵五公主配不上他!

全场没有人敢再说话,东爵与南岳都是大国,惹了谁也不好。至于东爵的大臣们,脸色都不太好,毕竟容离当场拒婚,是扫了东爵的面子。

云洛情看了看容离面无表情的脸,再看看楚金铃被气的煞白的脸,一种幸灾乐锅之感涌上心头,无比欢畅。与楚金铃多年来的恩恩怨怨,容离倒是为她出了一口气。

她这副模样看在澹台聿的眼中,却感觉有些不舒服。

“摄政王这话说得可要注意一些,金铃公主并非一定要嫁给你,先前北冥皇且有意与我东爵联姻。”楚非寒冷冷的开口说道。

“既是如此,那便让五公主去做北冥皇妃罢!”淡淡的说了一句,如风轻云淡,事不关己一般。

“容离,你!”这话说的也太轻飘飘了,堂堂东爵五公主在他眼中竟然这般不堪!楚非寒着实上火,可碍于东道主的身份,只得硬生生忍着。

楚金铃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妆面也花了,也顾不得多少人在场,更顾不得面子了,一双眼睛梨花带雨,盯着容离:“你说的不是真的,只是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楚金铃的模样让在场的许多男人都心生怜惜之心,若不是碍于身份,只怕此刻已经有一群人冲上去安慰她了!

云洛情摘了一颗紫红的葡萄塞进嘴里,甜甜的,味道好极。再抬头看了看,凭她识人的经验,她断定容离的下一句话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方才楚金铃说话之时,容离一眼也没看过她,眼中甚至没有一点怜惜,可见楚金铃对于容离来说,甚至比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厮还不如!

“容离确实配不上五公主!”又是淡漠的一句话,如一个惊天炸雷,把楚金铃轰得面目全非。

楚金铃瘫在地上哭,已经没了一国公主的形象。

许久没说话的惠武帝这时说了一句话:“朕觉得,北冥皇帝更适合朕的五公主!”

“是啊是啊,皇上英明!”惠武帝这话一出,马上有人帮着复合,为了挽回东爵的颜面,也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

云洛情看了一眼容离,容离听见惠武帝的话,眼中没有一点思考和犹豫,反而站起了身:“今日天色已晚,本王先回行宫了!”五公主与谁适合,他并不关心。

“请!”惠武帝点了一下头,虽然是容离让他们东爵失了面子,可当着诸多外国使节,大国国君的气度必须表现出来。

要怪也要怪金铃自己,在他和皇后面前说若他不指婚,便自己开口向摄政王求婚。在礼法森严的东爵,从未有过女子向男子擅自求婚之先例,他只好答应指婚,可谁也没想到会是这般的结果!

淡漠秀雅的身姿,如踏着月色,缓步走去。

宫人赶紧给他引路,楚金铃看着那身背影,两年来的日思夜想在这一刻全都化成了愤恨,悲凉,凄楚。

突然,“砰!”一声,碟子摔碎的声音响起,楚金铃迅速捡起一块碎片抵在自己脖子上:“父皇,我不要嫁到北冥去,我此生非容离不嫁!”接着,转身看着容离离去的背影,大吼:“容离,你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众人大惊,都想起来劝,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那碎片可是锋利得很,轻轻就可以割断一个人的脖子。如果五公主当真因此自尽,恐怕东爵南岳两国的和平日子从此要结束了!

楚非寒更是怒瞪着楚金铃,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死这个不争气的妹妹!

楚金铃自己已经丢尽了脸面,即便不如此,她以后也再没脸见人了。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容离可是她的命啊,若是没了容离,她活着也没有意义!一个公主的姿态、骄傲在这一刻全都没了,对着那些欲过来劝她的人大吼:“你们谁也不许过来,否则我马上死给你们看!”

云洛情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金铃,以自杀逼婚的法子都使了,亏她想得出来!

见她如此激动,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有些小姐甚至以为五公主疯了,这被男子当面拒婚已经很丢脸了,她现在还想以死逼婚,这简直史无前例,太荒唐了!

“楚金铃!”楚非寒现在是连妹妹也懒得叫了,喊着她的大名,他现在恨不得把楚金铃捏死,她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吗?

这一喊,倒是让楚金铃的脸色正常了些许,看见楚非寒眼中的冷寒,心中闪过一阵后怕,可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她若现在放弃,就真的永远失去容离了!

绝不,她绝不放弃!

第14章你当真对我如此绝情?

惠武帝年纪大了,接连受刺激以至于气得晕了过去,被太医抬到了勤政殿去,皇后也随着去了,这里就只剩下了楚非寒能主事!

“皇兄你不必劝我了,我心意已决,若容离今日一定要弃我而去,我就死在这里!这样,他至少还能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子为他而死!”眼睛看到已经快走出颐和轩门槛的身影,却见他听到此话,脚步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依旧缓步走出去,仿佛她刚才说的话他根本就没听到,她只是自导自演了一场闹剧!

“楚金铃,你不要冲动!”楚非寒再对着楚金铃喊了一声,可这次楚金铃根本不听他的。

“容离,你对我当真如此绝情?”对着那一袭月白的身影嘶吼,两年来,她对她如此的付出,他怎么能如此绝情?

“金铃公主真是个痴心人!”云洛情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淡粉色衣服的女子,她幽幽叹了口气,眼中看不出来是怜悯还是叹惜。

云洛情闻言,侧头看了看她。这个人是丞相之女,宋若凝。

宋若凝同时也侧头与她对望,脸上两个梨窝浅浅,笑的纯洁无害:“云姐姐,你说金铃公主是不是很可怜?”

云洛情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看楚金铃拿着碎片的手。

“啧啧,真是个痴心的女子,本世子都快要被她感动哭了!”楚玄痕突然出声,却是刻意挡在了云洛情和容若凝之间。

而任凭楚金铃如何用力的嘶吼,始终是留不住那人的脚步。

楚玄痕笑了笑,问云洛情:“哎,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割下去?”

一双尖锐的眼睛仔细看了看楚金铃的神情和拿着碎片的手,讽刺的哼了一声:“我赌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真的割下去!”她拿着碎片的手颤抖不已,眼神中惊恐无比,她很害怕甚至是恐惧死亡,怎可能自尽?她演得这般逼真,不过是为了挽回容离,只可惜……流水终是无情的!

宋若凝深深的看了一眼云洛情,虽然她也觉得楚金铃不会真的自尽,可她想不到云洛情也看了出来。

“哈哈哈……想的跟本王一样,楚金铃看上的可不止一个容离那么简单。”楚玄痕的这句话别有深意,云洛情是听出来了。

“哼,我要是她,就直接一刀抹了脖子还能全了名节,这般吆喝着要死不死的,叫人看笑话!”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这么吼了一句,正好也让楚金铃听见了。

“你们都希望我死是不是?”楚金铃早已经心灰意冷,冷笑一声,挤出几滴泪来。

情况僵持不下,这好好的国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糟模样,有人开始劝容离:“摄政王殿下,瞧这金铃公主是当真对你一片情深,你就收了她,即便成不了你的正妃,做个侧妃她也是愿意的。”

“是啊是啊,您就留下劝劝她吧!”众人开始附和。

脚步停住,转头看了看刚才说话的几个人,再大家都以为他回心转意的时候,只听一片寡凉的声音传了来:“命是她的,她执意要死,便就死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颐和轩大殿,引路的宫人尚未反应过来。

众人再次陷入呆愣之中,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人们交头接耳,看见楚金铃惨白得没有人色的小脸,顿生无限同情。

楚金铃万万没有想到她拼了命也只换回他一句“要死,便就死吧!”他说的那样轻巧,声音甚至连一点情绪也没有,他怎么能这样对她?他能么可以这样对她?她可是东爵尊贵的公主啊!

云洛情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她虽然觉得容离不会喜欢楚金铃,却也没想到他会这般绝情,这个人,似乎比她想象之中更冷漠!

而站在她旁边的楚玄痕,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一种复杂的情愫,她不了解容离,他可是非常了解他!

容离一走,场面顿时僵化了!劝谁也没用了,这让他们很是郁闷,若是不劝,似乎不太好,怎么也是他们国家的公主,可劝,谁又劝得住呢?

“金铃,父皇已经拟好了国书,北冥夜王名扬四海,会是你的良配!”楚非寒说这话是在劝楚金铃别在一棵树上掉死,同时也是在给她一个台阶下,希望她顺坡下驴,别再胡闹下去!

楚金铃也有几分聪明,她知道今日这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正要顺坡下去,却听到澹台聿的声音突然响起:“太子殿下这话说错了,公主对摄政王情深似海,恐怕是不愿嫁过去的,太子这话怕是反而会刺激了公主,您说是不是,金铃公主?”

楚金铃一愣,想着西楚太子恐怕是要劝慰她的,于是答了一句:“我说过,此生非容离不嫁,那又如何?”

极品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2018游凤岗正月初五,上俺接神完满

    2018年2月20号正月初五,早上7:30集合出发上俺接神,整个村男男女女活跃参加。积极性配合性十分强大。一年一次,十分难得,凤岗新龙十分活跃。提示,今天下午2:30分所有出游人士到小学集合分配工作,落实明天任务,此次主要负责人,由詹成钢,詹志伟,詹栩涛,全程负责。一人参加,全家光荣。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文,由詹广东编辑发布

  • 星空朗读新年诗会丨满载一船星辉,又见康桥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由《一天零一夜》主播一零朗读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 福生天天:初五送穷,痴傻能卖,读一读古诗文里的春节习俗

    春节的传统习俗从古至今流传下来,或流失,或被弃,或演变,或保留至今,而今人们通过一些古诗文了解到过去春节的人文景观,古今之间也有了文化的联结,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也算是旧俗新赏。凡此五鬼,为吾五患——选自《送穷文》(唐)韩愈大意:这五个鬼,就是我所害怕的五个事物。赶五穷:正月初五,俗称“破五”。在这天,有一种风俗叫做“赶五穷”(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五穷”也叫“五鬼”。正月初五日,为路头神诞辰。金锣爆竹,牲醴毕陈,以争先为利市,必早起迎之,谓之接路头。——选自《清嘉录》(清)顾铁卿大意

  • 无论你选择什么,结果你都可能会后悔

    1人生于世,如大海行舟,太多未知,难免彷徨迷茫。2要认清什么是你想要的,什么是可以放弃的。3一件事,当时没做,后来想起每每有些后悔。但假如做了那件事,结果就会比现在好吗?难说,说不定事后也会后悔。4所谓选择,就是这么回事,无论你选择了什么,结果你都可能会后悔。因为你选择了一种可能性,就不得不放弃其它的所有可能性。5选择之难,难在放弃,亦难在不确定。人面对选择时,很难知道他即将做出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只有回过头去看,对错才可能一目了然。看似正确的选择后来间接导致糟糕的结果,是常有之事。反之亦然。有时

  • 这些空酒瓶做的艺术品,除了洋河、汾酒,你还认识几个?

    文云酒团队喝完的酒瓶,想必很多人不是丢进垃圾桶就是卖给收废品的了。春节一过,家里又多了不少空酒瓶。云酒小嫚想说,只要动动手指,在不起眼的一个酒瓶,也都能成一件艺术品。今天,云酒小嫚就教大家几招,分分钟让空酒瓶实现华丽转身。❶稍加改造,立马高大上▼灯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拿一串小彩灯放入酒瓶里,晚上看如萤火虫一般。做成台灯底座也有别样的风情。还可以将酒瓶底部切割掉,再把灯泡安装到里面,一开灯美哭了。▼收纳食物瓶颈以上的,可以用来装装牙签;瓶身可以用来装黄豆啊燕麦啊等等。▼烛台切割酒瓶的上面部分或者

  • 今天“破五”,开市大吉!

    正月初五话财神正月初五是财神的生日,所以人们要在这一天大摆宴席,燃放鞭炮,举办多种多样的庆祝活动,寓意就是迎接财神的到来。初五被称为“破五”的来历正月初五又称为“破五”,是送年的意思,过了这一天,一切就慢慢恢复到大年三十以前的常态了。传说姜太公封老婆为穷神,并令她“见破即归”,人们为了避穷神,于是把这天称为“破五”。还有一个略为不同的传说是,大年三十人们请神时,把脏神——姜太公的老婆给忘了。于是她气不过,便找弥勒佛闹事。弥勒佛满脸堆笑,就是不答腔。这脏神气得捶胸顿足,七窍生烟。眼看事情要闹大了,

  • 狗年是“无春”年?万万没想到的是……

    16日,迎来农历戊戌狗年。天文专家表示,和刚刚过去的农历丁酉鸡年“两头春”不同的是,狗年为“单春年”,只有一个“立春日”。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又称“打春”,“立”是“开始”的意思,我国以立春为春季的开始。立春的时间基本落在每年2月4日或5日。天文专家介绍,为了指导农业生产活动,中国古代将阳历年划分为24个节气,即每15天一个节气。而因为多了闰月,农历闰年的天数比农历平年的天数多出30天左右,故农历闰年有25个节气,而农历平年则有23个或24个节气。因为立春在岁尾或岁首,所以经常出现立春节气跑到

  • 聊天时做到这3个细节,比情商更重要

    前几年,很喜欢看一部美剧叫《别对我说谎》,这部剧的主题是,通过对人的面部表情、身体动作的观察,来探测人们是否在撒谎,然后还原事件真相。主人公卡尔·莱特曼博士是世界顶尖的测谎专家,能从面部表情、不自觉的肢体语言、你说话的声音和言辞中,寻找到真相。他能从一个人无意识的耸肩、摆手或任何微小的举动里,看出那个人是否在撒谎。还能通过面部表情,读出别人的想法——无论是深藏的憎恨,还是诱惑,甚至是嫉妒。虽然影视剧难免有艺术夸张的成分在,但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是可以在一个人的任何举动、表情里看出一些他们的内心。也

  • 今日农历正月初五,破五穷喜迎财神!

    我们都知道农历正月初五是迎财神的时间,也是破五穷的时间,请出穷神,最好的时候,只要你们把穷神请出去,就能够迎接财神,迎接幸福和安康,一生当中幸福无忧,毕竟正月初五的时候把穷神送出家门,自然以后的日子滚滚而来,打开大门把财神迎进家门,事业飞黄腾达。生肖属猴的人,正月初五一定要破五穷,就是把身边的霉运,困惑运一切通通扫去,因为生肖属猴的人在这农历初五是最好的时候。在此之后就能够迎来财神,迎来自己,健康,富裕的日子,让生肖属猴的人,从此可以扬眉吐气,在以后的生活过得富足,还有一点,生肖属猴的人一定要保

  • 拼尽全力,才是对人生最大的敬意

    人类最伟大的能力就是独立思考,可以自己选择目标、喜好和行为方式。011月19日,阿米尔汗新作《神秘巨星》在国内上映。电影讲述音乐天才尹希娅冲破来自父权社会的阻力,最终实现音乐梦想的故事。题材十分普通,剧情也很套路煽情,然而观众心甘情愿为它买单,电影两天内破亿。有人评价说,看《无问西东》没流出的眼泪,全献给了《神秘巨星》这部励志喜剧电影。因为发现自己用前半生时间,拼命活成了别人希望的样子,却忘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影片最燃的地方,是尹希娅的母亲在机场唤醒尘封的自我,勇敢反抗丈夫的一幕。在机场,父亲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