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极品太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4:06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太子妃

第9章回皇上,是她该打!

“云洛情,云洛情你别乱来,我可是公主,你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父皇定会……”

“定会抄我满门,灭我九族是吗?这话你说过多次了!”云洛情看了看平静的莲花池,又看了看她。完整版【极品太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望着云洛情寒气冰绝的脸,楚金铃的恐惧之感自心底而起。

“你,你敢!”

“噗通!”话毕,楚金铃呈抛物线状,被扔进了石桥下的莲花池中,池水激起了千层浪。、

“救,救命……”楚金铃在莲花池中扑腾着,着实喝了不少的池水。

“云洛情,你竟敢把公主扔进莲花池,你死定了!”红儿惊愕之下指着云洛情。

云洛情转身走下石桥,身后传来她淡淡的声音:“我云洛情恶女之名天下皆知,再恶一次又何妨?”

不远处站着的明黄色身影将先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中,这个云洛情,似乎真与从前不一样了,许久,他才从走远的云洛情身上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已经被救上岸来的楚金铃,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对妹妹的疼惜,转身走了。

走了一会儿,云洛情忽然转身看着帮她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显然没有料到云洛情会问他的名字,怔了一下忙回道:“奴才叫小晏子。”

看了一眼他脸上红红的指印,额头的血依旧还在滴,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递给小晏子:“这是治伤的白药,你敷些在伤口上,七日便会好了!”

小晏子颤抖着手从云洛情手中结果白药,眼中分明有红丝,他在宫里当了十年的奴才,从未有人关心过他的死活,第一次有人关心他,而且这个人还是……

“奴才谢谢云小姐!”他卑躬向云洛情道谢。原文163nvren.com

“该是我谢你的,清理一下伤口上药吧,否则你流血也要流死的,颐和轩我自己去便是!”把一块白色的丝帕放在他手中,留下一抹白色的背影。

小晏子看着白色背影渐渐走远了,额头上还滴着血,低头看着手中的白丝帕,他答应过四皇子要保护好云小姐,他不会食言!

云洛情到了颐和轩,楚玄痕果真给她留了位置,可这国宴上,每一个人的位置都是按照身份来安排的,云洛情一到便被云王爷叫了过去。

“小姐,您怎么现在才来?皇后娘娘都到了许久了,还一直问你是否来了,你不是去见皇后了吗?”梨落小声的伏在她耳边问道。

“我没有见到皇后。”

“啊?小姐,那你……”梨落似乎猜到小姐是被人使计了,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并不少见。

看自家小姐还是和进宫时一样,没多什么,也没少什么,想是小姐应该没事,她这才放心,松了口气。

只是抬头之间看见秦王爷的脸色,又不禁担心起来了。163女人网

“小姐,秦王爷看你的眼神恶狠狠的,你在宫门口打了秦小姐,好像被皇上知道了,先前一直问你呢!”

云洛情是一点担心也看不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担心有啥用!

“怕什么,他还能吃了我么?”

梨落觉得自家小姐似乎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从前胆子也大,可每次一惹祸都是急着找老王爷当护身符,这回却不一样了!

这种天不怕地不怕,敢做敢当的小姐,令她逐渐心生佩服之感。

云洛情扫视了一圈整个国宴,最上首坐着的是东爵惠武帝,身边坐着皇后,

有一人与惠武帝齐座,龙案之下摆放着两副桌椅,有一人坐着,其中一人便是她在静初池边见到的南岳摄政王。

容离举着杯子朝她遥遥一敬,算是与她打了招呼。

与惠武帝齐座的是一个黑色绣五爪金龙华服的男子,看不太清楚男子的脸,可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浑身泛寒。

“小丫头,可是看上了他们中的谁?”楚玄痕突然在她身边出现,吓得云洛情一怔。

云洛情眉头一皱,瞪了一眼楚玄痕,她不过出于好奇心多看了两眼而已,瞧楚玄痕把她说的,她是花痴吗?

“是啊,我就是看上了他们两个,管你什么事?”

楚玄痕一听,怔住,皱眉:“喂,小丫头,我随便说说而已的,你看上他们其中一人已经不得了了,还两个都看上了,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管他是什么人,在我眼里,都是男人!”云洛情拿起一个苹果啃着,看到边上空着的位置,心想,这四国会晤还有人敢迟到的?

楚玄痕觉得他很有必要帮小丫头普及一下国际常识,否则这小丫头哪天惹了麻烦都不知道,眼睛看着容离。

“穿白色衣服的是享有战神之称的南岳摄政王,据说他九岁上战场,十五岁凭战功被封王,他虽然未婚配,但是看不上你的!”最后一句,是带着笑说出来的,古来君子爱淑女,容离可是仓廪大陆的四君子之一,自然是看不上一身污名的她的。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云洛情听楚玄痕这话是有几个意思,侧头望着他:“我也是女人,他为什么会看不上我?难不成他不喜欢女人?”

第10章来人,拖下去!

这次惠武帝没有听信秦王爷的话,脸色严肃的看向云洛情:“你说秦如冰侮辱先皇,侮辱国体,你可有什么证据指明她的行为?”

“她骂我是贱蹄子,下贱坯子,还朝我吐唾沫,说我母妃大贱人生下了我这个小贱人,我母妃是先皇钦赐的云王妃,秦如冰如此辱骂我母妃,不就等于在骂先皇有眼无珠,钦赐了贱人做云王妃?这难道不是侮辱了先皇?侮辱了国体?”

惠武帝平静的眼神看着云洛情,亏她能把秦如冰骂她的话牵扯到先皇和国体上来,不过,秦如冰若当真骂过南宫锦是贱人,那么,她死不足惜。

惠武帝老眼之中,隐藏着一抹冷意:“你有何为证?”

云洛情扫视了一圈整个颐和轩内坐着的人:“当时宫门口有很多人,我记得李小姐,凤小姐,顾小姐都在现场,如若不然,皇上也可以找当时在宫门口的宫女太监来问,他们若是耳朵不聋的话,肯定也把秦如冰的话字字句句都听到了!”

几位小姐一听,谁愿意承认自己是聋子?可这大殿之上,谁也不敢乱说话,只好低眉顺眼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思考着若皇上问起了应该如何回答。

秦王爷脸色一阵青白交加:“皇上,这不过是小辈之间耍嘴皮子的,怎能严重到要重伤小女呢?”

秦王爷这话令皇后越是不满,皇后冷笑一声:“秦王爷这话的意思,是即便秦如冰侮辱了本宫的结拜姐妹,也是理所当然的吗?”皇后眼眸一闪,鼻息冷厉的哼出一声。

“……”云王妃是当今皇后的结拜姐妹,这事东爵皇朝无人不知,秦王爷的话无端惹了皇后,皇后的话是将他逼到了死角,就连狡辩也无所从了。

这时,一直不吭声的端王站了出来。

“皇后娘娘何必动气,两位小姐之间言语不和出言不逊也是有的,皇后为一国之母自然有容人的雅量,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

端王的话又把皇后压了下去,若皇后再追究,也就没有了容人的气度!

秦王爷感激的看着端王,关键时刻,还是端王够义气!

“老臣觉得小孩子之间的口舌之争皇上不必介入,可如今事情也闹到这份上了,既然是因为口舌闹起的,本也无伤大雅,只是云王府嫡女下手过于重了,秦小姐如今也生死不明,即便错在秦王府,也罪不至此!”

惠武帝也不想在此事上再费功夫,让其余三国看了笑话,有损国誉,巴不得赶快了结此事。

“那端王有何建议?”

端王看了一眼秦王,又看了一眼云洛情,老眼中深意不明:“不如罚云洛情三鞭子,也算给了秦王爷个交代,秦王爷也见好就收吧,毕竟秦如冰也有错!”

“爱卿可有异议?”惠武帝问秦王爷。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秦王爷细细一思量着端王的话,今日这局面已经十分尴尬了,还惹了皇后不悦,是该见好就收:“但凭皇上做主!”

惠武帝一挥手:“来人,把云洛情请下去,打三鞭子!”

话一说完,马上就有两个禁卫军走了来拿云洛情,云王爷忙起身,若情儿当真被打,父王那儿可如何交代?刚踏出一只脚准备开口,不想令一个如仙乐般的声音先他一步在大殿中响起。

“这是发生了何事,好好的宴会上怎会有禁卫军?”

声音自颐和轩大殿门口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来人身姿秀雅,步履缓慢,银色锦袍,绝美的容颜震惊了整个颐和轩内的人,来拿云洛情的禁卫军也因此停了动作。

这男子看似潇洒不拘,可举手投足之间尽透着优雅,尊贵中又带着一股与身俱来的威严。

一花一世界,一世一清明。

这个男人,他自成一个世界。

他缓步而来,身上有着淡淡的金光,犹如众星拱月,满天的风华,在万众瞩目之下径直来到惠武帝面前,和悦的开口:“东爵的御花园果真美妙得很,本宫方才流恋园中花草,来晚了宴会,东爵皇上莫怪!”

惠武帝看着这一人,心中无不感叹,传言西楚太子澹台聿才绝四国艳惊九州,想不到竟生得如此惊为天人,满殿的天潢贵胄都因为他而失去了颜色。

脸上标准式的笑了起来:“西楚太子若是看得上那些花花草草,朕可全盘将它们挖起来送给太子!”

“若是将它们挖起来,长途跋涉数十日运到西楚也已经枯死,那还有什么意趣?多谢东爵皇的好意,本宫心领了!”

云洛情此刻心情糟糕无比,哪里还有心思看帅哥,即便是男神也无视了。完整版【极品太子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她将目光从澹台聿身上收回来,闷头想着这古代的三鞭子到底是怎样的三鞭子?若只是一般的皮鞭打上三下也还好,若是鞭笞之刑用的鞭子,那可就不好了!

那一身银白在众目注视之下,与东爵皇打了招呼之后,优雅的转身,看着云洛情浅笑道:“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话落,所有人即刻陷入巨大的惊讶之中,久久缓不过来!

云洛情猛惊,奇怪的看着澹台聿,皱着眉头,这种场合他乱攀什么关系?很是不悦的开口:“这位什么太子,你怕是认错人了吧,谁是你的太子妃?”

澹台聿精美绝伦的脸上带着浅笑,狭长的丹凤眼中带着摄人心魄的魅惑,朝云洛情走近两步:“本宫又不是傻子,怎会连自己的太子妃都认不出?你就是我的太子妃!”

“咳咳咳咳……”云洛情被自己的唾沫呛到,猛咳。这丫的到底想玩什么灰机?

所有人都十分疑惑,东爵什么时候与西楚联姻了,他们为何不知?随之,他们又开始怀疑这位西楚太子的品味了。

云洛情可是整个仓廪大陆人尽皆知的妒妇,心思狠毒,不折手段,飞扬跋扈……可说是个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灾难,这位少年成名,威望极高的西楚太子竟然要娶她?

第11章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云洛情感觉到无数双刀子般尖锐的目光刺着她,扫了一眼周围人看她的眼神,似乎她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人人得而诛之!每一个小姐、少妇刺人的眼神,恨不得跑上前来一把掐死她。

关她什么事儿?她记得她好像和这丫的没什么恩怨。

今日她已经是众矢之的,他这般说是想火上浇油还是眼睛有毛病:“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看清楚点,本小姐不是你的什么太子妃!”

澹台聿闻言只低笑:“太子妃若是忘了,也该记得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定情信物?”云洛情忽然凌乱了,莫不是从前的云洛情当真与这丫有什么私情吧?

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还是没想出点什么。

澹台聿伸手在怀中拿出一支女子的发钗,云洛情定睛一看,此物还当真是她的东西,那是早上在宫门口与秦如冰打架,她扔出去的海棠花青玉发簪,怎么会在他手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局面一时之间僵持不下,容离站了起来,面向惠武帝:“东爵何时与西楚结了亲的,本王竟是不知!”

“这……”惠武帝静默不语,这事连他都不知道,他说什么?

全场一片静默!

“本宫方才在殿外听到,东爵皇下令要鞭笞我的太子妃三鞭子,可是为何?”淡淡的声音,带着似笑非笑之感,灿金色的眼眸璀璨夺目,看云洛情的眼神温柔如水,仿佛云洛情是他爱了多年的心尖上之人。

“哦,她出手打伤了秦王府的嫡女,朕小惩大诫!”惠武帝说道。

澹台聿抖了一下眉,完美的唇线一悠一扬:“可是因为早晨宫门口之事受罚?”

“正是!”

澹台聿的脸色在听到“正是”两个字之后,脸上的淡笑倏然不再:“若是因为此事,本太子觉得太子妃并未打错,秦王府嫡女该打!”

醉人的双眸中闪现出不屑一顾。

云洛情一怔,澹台聿这般说显然是在帮她!

“你,你说什么?”秦王爷听到外人说自己的女儿活该被打,一时气愤,仰头就瞪了澹台聿一眼,可在对上澹台聿的眼睛之时,犹如小羊见了老狼,眼神瞬间畏缩,低眉顺眼,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也得为自己秦王府说上两句:“西楚太子不了解事情的真相,请莫要乱说!”

“哼!”澹台聿冷哼一声,眸中寒意一闪:“本宫亲眼见到她二人宫门打架之始末,本就是秦如冰出口侮辱太子妃在先,还趁太子妃不备偷袭,此等下作之人,若是本宫,早已杀了去喂狗,太子妃只是打伤了她,可见太子妃善良,秦王府还敢在此恶人告状,是当本宫不存在吗?”

西楚太子澹台聿,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七岁才震天下,十三岁独率五千精骑攻破北漠十万大军,十五岁摄政独揽西楚皇权,十六岁夺回被北漠攻占三十年的数十城池,令西楚成为点苍大陆上与东爵,南岳,北冥三国齐名的大国,强国。

此等传奇一般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比点苍大陆发生十二级地震还慑人!

惠武帝也在片刻之间转换了脸色:“原来今早之事西楚太子就是证人,照聿太子说来,错的全然是秦如冰,朕险些被蒙蔽了。”

“皇上……”秦王爷听皇上这般说,发现不对,可全然不能引起惠武帝的在意。

“来人,即刻传旨,秦王府嫡女秦如冰即日起从太子妃名册中除名,以后不得宣召,永世不能进宫!派人将她移出御医署,回家养着去吧!”

“皇,皇上……”秦王爷如何也想不到,就因为西楚太子说了几句话,女儿就被从太子妃名册中除名了,那可是他最大的希望啊!

一个秦王府小小嫡女怎能与点苍大陆名震天下的西楚太子相抗衡?明显的不自量力!

跪在大殿边上,已经没了说话的气力!

惠武帝看向澹台聿:“朕的处置聿太子可还满意?”即便惠武帝心中知道是有些对不住秦王府,可谁让他们惹的是云洛情,偏偏又有名震天下的澹台聿相助!只有先做这番处置,以后有机会再补偿秦王府了。

如诗似画的脸浅笑着,望向云洛情的脸:“太子妃可满意?”

云洛情反应过来,当下她担心的还是老皇帝先前要惩罚她的:“那,我还要挨那三鞭子吗?”

“别担心,即便要打那三鞭子,本宫也替你受着!”

惠武帝一惊,他怎可能打得起西楚太子呢?转瞬笑语:“聿太子严重了,此事竟然云洛情没有错,自然就不用打了。”目光转向云洛情:“赶快回到座位上去吧!”

第12章容离配不上五公主

丝竹之声响起,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虚幻,云洛情抬头看见坐在对面的澹台聿。

她从未见过澹台聿,可澹台聿却处处维护她,方才她也从梨落那里试探过,她确定从前的云洛情也不认识他!

澹台聿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笑,他整个人犹如一个发光体,无论处在何地,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方才出现了一点小插曲,但不会影响我东爵迎接各国来使的诚心,现在,本宫就举荐一名女子来献舞。”皇后清了清嗓音,自凤座上起身,明亮的声音响在殿中。

琴音乍响,一个面蒙白巾的女子,长袖翩飞,轻逸飘舞,缓缓而来。

女子舞姿轻盈,每一个动作都尽显美态。

所有人的眼睛都专注在跳舞之人身上,云洛情四下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楚玄痕那家伙,他可是最喜欢美人的了。

先前坐在容离身旁的那位北冥皇帝不知去了哪里,也不见了人影。

看到对面的澹台聿,却是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一双眸光只盯着手中的那支发簪,似乎发现云洛情在看他,一抬头,就撞上云洛情的目光,绝美的容颜绽开笑容,云洛情忙转开了眼睛。

醉人的眼眸看着云洛情的脸许久,唇角的弧度越加拉大了!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云洛情才反应过来,舞已经跳完了。

跳舞的女子身穿一身鹅黄色的舞衣,尽显女子娇美的身材,一舞完毕,轻轻福了半身,娇柔的开口:“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惠武帝没想到跳舞之人竟然是金铃公主,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大笑起来:“朕说是谁,原来是朕的五公主,金铃快快起身!”

云洛情对此并不惊讶,自她进场开始她便已经看出来了,她还想不明白凭楚金铃的性子,她一定会哭诉着把御花园之事告到皇上皇后面前的,怎地还会好生装扮了出来跳舞,可在看到随后出现的楚非寒之时,她明白了!

楚金铃起身,走到皇后身边,与皇后耳语了几句,皇后又与皇上小声的说了句什么,惠武帝脸色一愣,随之缓和了一下,眼睛扫视着下面,有意的多看了一眼容离。

“五公主真是多才多艺,不愧东爵第一美人称号!”不知是哪个小国的使者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名不虚传!”

“东爵皇教女有方!”

“……”底下一片称颂之声,云洛情冷眼看着底下这些恭维之人,说的再好听,楚金铃也是看不上他们的。

惠武帝听着这些赞美的话,心情大悦,转而看向容离:“摄政王觉得如何?”

容离淡淡一笑:“甚好!”

听到容离的肯定,最高兴的莫过于楚金铃了,脸上笑得比花还灿烂,顾盼之间尽显小女人的美态。

“据朕所知,摄政王殿下还尚未婚配吧?”惠武帝问这句话,显然是有所意图的。

容离点了一下头。

“那把朕的五公主嫁与你做王妃,如何?”

这话一出,全场陷入一片静寂。

可短暂的一片呆愣之后,人们又开始议论纷纷,东爵皇那边才和西楚联姻,这边又打算把女儿嫁给南岳摄政王。

众所周知,南岳皇帝幼年继位,容离担任摄政王,掌握南岳大权,把五公主嫁过去,这瞎子都看得清楚是为的什么了!

云洛情低头神秘的笑笑,虽然她还不了解容离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从表面上看,容离沉稳内敛,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可楚金铃自恃身份,骄傲自大,一冷一暴,要是打起来肯定好看!

殿内哗然了许久,突然,一声低沉孤傲的嗓音响起:“本王谢过东爵皇的好意,可容离,配不上五公主!”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安静得连一声呼吸都听得见,这是……拒婚!

容离虽然是南岳摄政王,掌管南岳大权,可也有不少反派势力与之作对,楚金铃是东爵皇帝唯一的女儿,娶了五公主就等于有了一个强大的外延,可他竟然当场拒绝,淡漠至此!

楚金铃当即脸色刷白,近乎晕厥过去!

自两年前他来东爵借兵平内乱,在朝殿上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非君不嫁。她不在乎他对自己的冷漠,不在乎,甚至冷言冷语,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心里有那么一个人,喜欢在身后默默看着他,也愿意一辈子如此下去。

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爱了整整两年的男人,对她竟会是这般绝情!

毫不犹豫的拒绝!

楚非寒站在惠武帝侧下方,冷笑一声:“摄政王说这话,是觉得金铃公主配不上你吗?”

第13章去做北冥皇妃便是

口气冷硬,很是不善!即便是南岳摄政王又如何,辱没了东爵的面子,也要付出代价的!

本以为容离会说几句客套话,挽回局势,可他听了楚非寒的话后,竟是不言不语,似乎是默认了楚非寒说的那话。

是东爵五公主配不上他!

全场没有人敢再说话,东爵与南岳都是大国,惹了谁也不好。至于东爵的大臣们,脸色都不太好,毕竟容离当场拒婚,是扫了东爵的面子。

云洛情看了看容离面无表情的脸,再看看楚金铃被气的煞白的脸,一种幸灾乐锅之感涌上心头,无比欢畅。与楚金铃多年来的恩恩怨怨,容离倒是为她出了一口气。

她这副模样看在澹台聿的眼中,却感觉有些不舒服。

“摄政王这话说得可要注意一些,金铃公主并非一定要嫁给你,先前北冥皇且有意与我东爵联姻。”楚非寒冷冷的开口说道。

“既是如此,那便让五公主去做北冥皇妃罢!”淡淡的说了一句,如风轻云淡,事不关己一般。

“容离,你!”这话说的也太轻飘飘了,堂堂东爵五公主在他眼中竟然这般不堪!楚非寒着实上火,可碍于东道主的身份,只得硬生生忍着。

楚金铃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妆面也花了,也顾不得多少人在场,更顾不得面子了,一双眼睛梨花带雨,盯着容离:“你说的不是真的,只是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楚金铃的模样让在场的许多男人都心生怜惜之心,若不是碍于身份,只怕此刻已经有一群人冲上去安慰她了!

云洛情摘了一颗紫红的葡萄塞进嘴里,甜甜的,味道好极。再抬头看了看,凭她识人的经验,她断定容离的下一句话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方才楚金铃说话之时,容离一眼也没看过她,眼中甚至没有一点怜惜,可见楚金铃对于容离来说,甚至比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厮还不如!

“容离确实配不上五公主!”又是淡漠的一句话,如一个惊天炸雷,把楚金铃轰得面目全非。

楚金铃瘫在地上哭,已经没了一国公主的形象。

许久没说话的惠武帝这时说了一句话:“朕觉得,北冥皇帝更适合朕的五公主!”

“是啊是啊,皇上英明!”惠武帝这话一出,马上有人帮着复合,为了挽回东爵的颜面,也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

云洛情看了一眼容离,容离听见惠武帝的话,眼中没有一点思考和犹豫,反而站起了身:“今日天色已晚,本王先回行宫了!”五公主与谁适合,他并不关心。

“请!”惠武帝点了一下头,虽然是容离让他们东爵失了面子,可当着诸多外国使节,大国国君的气度必须表现出来。

要怪也要怪金铃自己,在他和皇后面前说若他不指婚,便自己开口向摄政王求婚。在礼法森严的东爵,从未有过女子向男子擅自求婚之先例,他只好答应指婚,可谁也没想到会是这般的结果!

淡漠秀雅的身姿,如踏着月色,缓步走去。

宫人赶紧给他引路,楚金铃看着那身背影,两年来的日思夜想在这一刻全都化成了愤恨,悲凉,凄楚。

突然,“砰!”一声,碟子摔碎的声音响起,楚金铃迅速捡起一块碎片抵在自己脖子上:“父皇,我不要嫁到北冥去,我此生非容离不嫁!”接着,转身看着容离离去的背影,大吼:“容离,你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众人大惊,都想起来劝,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那碎片可是锋利得很,轻轻就可以割断一个人的脖子。如果五公主当真因此自尽,恐怕东爵南岳两国的和平日子从此要结束了!

楚非寒更是怒瞪着楚金铃,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死这个不争气的妹妹!

楚金铃自己已经丢尽了脸面,即便不如此,她以后也再没脸见人了。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容离可是她的命啊,若是没了容离,她活着也没有意义!一个公主的姿态、骄傲在这一刻全都没了,对着那些欲过来劝她的人大吼:“你们谁也不许过来,否则我马上死给你们看!”

云洛情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金铃,以自杀逼婚的法子都使了,亏她想得出来!

见她如此激动,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有些小姐甚至以为五公主疯了,这被男子当面拒婚已经很丢脸了,她现在还想以死逼婚,这简直史无前例,太荒唐了!

“楚金铃!”楚非寒现在是连妹妹也懒得叫了,喊着她的大名,他现在恨不得把楚金铃捏死,她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吗?

这一喊,倒是让楚金铃的脸色正常了些许,看见楚非寒眼中的冷寒,心中闪过一阵后怕,可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她若现在放弃,就真的永远失去容离了!

绝不,她绝不放弃!

第14章你当真对我如此绝情?

惠武帝年纪大了,接连受刺激以至于气得晕了过去,被太医抬到了勤政殿去,皇后也随着去了,这里就只剩下了楚非寒能主事!

“皇兄你不必劝我了,我心意已决,若容离今日一定要弃我而去,我就死在这里!这样,他至少还能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子为他而死!”眼睛看到已经快走出颐和轩门槛的身影,却见他听到此话,脚步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依旧缓步走出去,仿佛她刚才说的话他根本就没听到,她只是自导自演了一场闹剧!

“楚金铃,你不要冲动!”楚非寒再对着楚金铃喊了一声,可这次楚金铃根本不听他的。

“容离,你对我当真如此绝情?”对着那一袭月白的身影嘶吼,两年来,她对她如此的付出,他怎么能如此绝情?

“金铃公主真是个痴心人!”云洛情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淡粉色衣服的女子,她幽幽叹了口气,眼中看不出来是怜悯还是叹惜。

云洛情闻言,侧头看了看她。这个人是丞相之女,宋若凝。

宋若凝同时也侧头与她对望,脸上两个梨窝浅浅,笑的纯洁无害:“云姐姐,你说金铃公主是不是很可怜?”

云洛情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看楚金铃拿着碎片的手。

“啧啧,真是个痴心的女子,本世子都快要被她感动哭了!”楚玄痕突然出声,却是刻意挡在了云洛情和容若凝之间。

而任凭楚金铃如何用力的嘶吼,始终是留不住那人的脚步。

楚玄痕笑了笑,问云洛情:“哎,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割下去?”

一双尖锐的眼睛仔细看了看楚金铃的神情和拿着碎片的手,讽刺的哼了一声:“我赌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真的割下去!”她拿着碎片的手颤抖不已,眼神中惊恐无比,她很害怕甚至是恐惧死亡,怎可能自尽?她演得这般逼真,不过是为了挽回容离,只可惜……流水终是无情的!

宋若凝深深的看了一眼云洛情,虽然她也觉得楚金铃不会真的自尽,可她想不到云洛情也看了出来。

“哈哈哈……想的跟本王一样,楚金铃看上的可不止一个容离那么简单。”楚玄痕的这句话别有深意,云洛情是听出来了。

“哼,我要是她,就直接一刀抹了脖子还能全了名节,这般吆喝着要死不死的,叫人看笑话!”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这么吼了一句,正好也让楚金铃听见了。

“你们都希望我死是不是?”楚金铃早已经心灰意冷,冷笑一声,挤出几滴泪来。

情况僵持不下,这好好的国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糟模样,有人开始劝容离:“摄政王殿下,瞧这金铃公主是当真对你一片情深,你就收了她,即便成不了你的正妃,做个侧妃她也是愿意的。”

“是啊是啊,您就留下劝劝她吧!”众人开始附和。

脚步停住,转头看了看刚才说话的几个人,再大家都以为他回心转意的时候,只听一片寡凉的声音传了来:“命是她的,她执意要死,便就死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颐和轩大殿,引路的宫人尚未反应过来。

众人再次陷入呆愣之中,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人们交头接耳,看见楚金铃惨白得没有人色的小脸,顿生无限同情。

楚金铃万万没有想到她拼了命也只换回他一句“要死,便就死吧!”他说的那样轻巧,声音甚至连一点情绪也没有,他怎么能这样对她?他能么可以这样对她?她可是东爵尊贵的公主啊!

云洛情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她虽然觉得容离不会喜欢楚金铃,却也没想到他会这般绝情,这个人,似乎比她想象之中更冷漠!

而站在她旁边的楚玄痕,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一种复杂的情愫,她不了解容离,他可是非常了解他!

容离一走,场面顿时僵化了!劝谁也没用了,这让他们很是郁闷,若是不劝,似乎不太好,怎么也是他们国家的公主,可劝,谁又劝得住呢?

“金铃,父皇已经拟好了国书,北冥夜王名扬四海,会是你的良配!”楚非寒说这话是在劝楚金铃别在一棵树上掉死,同时也是在给她一个台阶下,希望她顺坡下驴,别再胡闹下去!

楚金铃也有几分聪明,她知道今日这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正要顺坡下去,却听到澹台聿的声音突然响起:“太子殿下这话说错了,公主对摄政王情深似海,恐怕是不愿嫁过去的,太子这话怕是反而会刺激了公主,您说是不是,金铃公主?”

楚金铃一愣,想着西楚太子恐怕是要劝慰她的,于是答了一句:“我说过,此生非容离不嫁,那又如何?”

极品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乡村大凶器 沈丽娟 龙根

    原标题:乡村大凶器沈丽娟龙根小说名称:乡村大凶器主角:沈丽娟、龙根目录预览:第一章摸还是不摸?第二章咋这么大呢?第三章表婶,我还要...第四章咦,小鸡鸡吐...第一章摸还是不摸?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呻吟闷哼。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颗大.奶.子如同木瓜,轻轻晃动,震慑心魂!“咕噜!”龙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巨大帐篷。房间那边,沈丽娟正轻轻抚摸着坚挺双.峰,一双桃花眼

  • 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 君令仪 秦止

    原标题: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君令仪秦止小说名:宠妃无度:冲喜王妃嫁一送一主角:君令仪、秦止目录预览:第一章为大龄剩男守寡第二章王爷,你没死啊第三章她掉进狼窝了第四章被战神大大壁咚了第一章为大龄剩男守寡君令仪逃婚了。至于她逃婚的对象,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平西王秦止。传说中,秦止十岁上沙场,十五岁立战功,如今二十五岁,功成名就,叱吒沙场。虽说他长得不错,战功显赫,但偏偏一直没有娶妻,倒是五年前从战场上带回了一个私生子。前两天在战场上,这位赫赫有名的王爷出了点意外,竟失踪了。太后心急如焚,在心慌之

  • 爱你已如云烟 沈墨城 顾爽爽

    原标题:爱你已如云烟沈墨城顾爽爽小说名:爱你已如云烟主角:沈墨城、顾爽爽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七夕情人节的夜晚,充满着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牵手热吻的年轻男女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顾爽爽刚做完兼职,坐了一趟公交赶来帝豪大酒店,此时她从车上跃下来,望着街边霓虹闪烁的酒店,她圆润的脸蛋调皮地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娇羞,不由地将身上的长款衣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外套下,只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粉色睡裙,再无其他……深深吸了口气,顾爽爽的心跳开始加

  •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沈墨城 顾爽爽

    原标题: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沈墨城顾爽爽小说名字: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主角:沈墨城、顾爽爽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七夕情人节的夜晚,充满着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牵手热吻的年轻男女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顾爽爽刚做完兼职,坐了一趟公交赶来帝豪大酒店,此时她从车上跃下来,望着街边霓虹闪烁的酒店,她圆润的脸蛋调皮地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含着娇羞,不由地将身上的长款衣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外套下,只穿了一件近乎透明的粉色睡裙,再无其他……深深吸了口气,顾爽爽的

  • 我的神秘老公 苏桀然 白雅

    原标题:我的神秘老公苏桀然白雅小说名:我的神秘老公主角:苏桀然、白雅目录预览: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第2章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第3章我看你敢不敢?第4章我要她的全部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开门声响起。苏桀然搂着美艳妖娆的助理出来。他看到白雅,微

  • 你的爱如星光 慕少凌 阮白

    原标题:你的爱如星光慕少凌阮白书名:你的爱如星光主角:慕少凌、阮白目录预览:第1章她不知道他是谁第2章成功怀孕第3章双宝出生第4章有她一半骨血第1章她不知道他是谁深夜,坐落于A市顶级地段的奢华豪宅,一辆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驶入。别墅里。阮白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绸布。对方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不要害怕,深呼吸,”“阮白,你可以的,没有什么能比老爸换肝以后继续活着更加可贵,为老爸牺牲一点不算什么。”车开进别墅的声音不可忽视。事到临头,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在心里自说自话,劝慰自己。慕少凌颀长挺

  • 超级强兵当奶爸 林昆 楚静瑶

    原标题:超级强兵当奶爸林昆楚静瑶小说书名:超级强兵当奶爸主角:林昆、楚静瑶目录预览:第一章:高薪工作第二章:二斤C4第三章:超人叔叔第四章:调戏警花第一章:高薪工作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的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兄弟,住店不!”“来我们店吧,经济实惠,还有特殊服务!”“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满意!”……林昆回头一看,顿时一哆嗦,那位口口声声包他满意的姐至少五十多岁,长的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

  • 兵王卸甲 秦渊 叶云曼

    原标题:兵王卸甲秦渊叶云曼小说:兵王卸甲主角:秦渊、叶云曼目录预览:第1章男儿泪第2章我是你的女人第3章英雄救美第4章明劲武者第1章男儿泪“混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座椅上,老者怒目横眉,声如雷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的肩上,赫然披着三颗闪耀的金星。“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老将军的对面,站着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脸面无表情,挺拔的身躯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山峰厚重。“知道你还这么做?为了一个毒枭,值得断送你的军人生涯么?”老将军的声音在颤抖。年轻人沉默!值得么?他是

  • 神医惊天录 陆明 唐然

    原标题:神医惊天录陆明唐然小说名字:神医惊天录主角:陆明、唐然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你有病第2章厕所里的娇喘第3章香艳任务第4章一脚踹飞法拉利第1章美女你有病陆明背着一只破旧的双肩包,挤上昆仑山下百里之内唯一的一趟火车,该死的老头子莫名其妙的塞给他一张只写了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条,让他去青阳市。上了火车,陆明看着手中被自己攥的皱皱巴巴的火车票,扫了眼喧嚣的车厢,看着拥挤的人,他有些无奈。因为这里是首发站,而且又地处大西北最深处,经济条件相对要落后,穷疯了的人都想去外面的世界打工,所以,车上的人也相对

  • 君上的独宠医妃 沉煞 楼柒

    原标题:君上的独宠医妃沉煞楼柒小说书名:君上的独宠医妃主角:沉煞、楼柒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4章大杀器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轰隆!哗啦!吼嚎!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