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至尊狂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01: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至尊狂妃
第九章 凤神诀

这凤神诀属性为火,分为九层,每一层分为三级。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每一层都有十分强大的技能。而修炼凤神诀,一定要是从未修炼过其他功法的女子,一定要肉身成长完全后,才能修炼。千月大喜,这部功法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

打开另外一只玉盒,里面竟然也是一部功法,不过这部功法比较正常,是修炼肉体和速度的幻影身法。幻影身法分为三层,一层炼体,二层分身,三层幻影。修炼到后面可以达到千里瞬移的效果,实在是难得的宝物。

将幻影身法熟记于心,千月看了看四周,随意走了几步,发现自己前面多了一股无形的阻力。网站163nvren.com千月没有强制前进,心想,估计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的原因吧。也不知道外面时间过了多久,正好奇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时,只觉眼前景色一变,自己又处在房间内了。

重新戴上面具,绝美的容颜瞬间变得平凡,不仅如此,千月还感觉到了空气中充斥着一些能量,虽然不多,但都朝着她身边汇聚。

“这些,都是你能感应到的玄气。”冰冷却稚嫩的女声突然在千月的脑海中响起,起,仿佛感觉到千月接下来的疑惑,那声音接着道:“你契约了我,我就是那张面具。”

接下来,那个声音向千月解释了,因为千月的血液将面具成功契约,顺带唤醒了面具本有的意识,所以,能在千月脑海中对话的,只是一个意识而已。

“既然如此,我就叫你小影吧,”千月说道,“那其它的宝物或者法器什么也会产生意识吗?”

小影沉默了会,“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不过要看物体自身的材料以及经历,记忆中,有的法器还会产生有形体的器灵。163女人网

“是吗?”千月突然来了兴趣,问了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发现小影就是相当于百科全书一样的存在,一直到小影说累了,要休息,千月这才勉强按压自己内心的激动。

她现在虽然得到了功法,但小影就像一位老师。千月之前还只能感应到周围能量的存在,在小影的指点下,她已经知道怎样将这些能量吸收到自己体内。

身体盘坐在床上,千月闭上眼睛感受着,要是现在有别人,看到千月现在情况定会大惊!东大陆能量稀少,正常人初修炼是极其困难的,但只要感应到能量并学会将能量牵引到自己身体内,就表示已经踏入了修炼者的范围,而一般人起初只能牵引一至两根,有些惊艳之辈可以做到牵引四根左右。而现在被千月牵引着进入体内的竟然有数十根之多。这表示,别人修炼玄师一阶少则半月,多则两个月,但是千月只需几个呼吸间就能做到。

没有人知道,日后闻名整个东大陆的绝世天才,在这一刻正悄然诞生。版权163nvren.com

要问现在洛国最火的事情是什么?不是第一花痴废柴纳兰千月嫁给了风流郡王柳文旭,而是废柴纳兰千月竟然给柳文旭修书一封。有人认为这场婚礼只是纳兰家的一出戏,有人认为是因为纳兰千月不堪忍受郡王风流,有好事者证明在成亲当晚亲眼见到郡王留宿青楼,更有一些人暗地推测是不是纳兰家要对皇室开展什么动作…

虽然只是坊间传言,但这种传言也很快传进了皇城各大势力耳中。

洛国皇帝一听到消息就命人将柳文旭召来,要知道,这场婚礼进行的尤为瞩目,已经不仅是普通的婚礼,而是两个势力友好结合的代表,就是这样别有用心的婚礼,竟然成了一场闹剧!

“不知道怎么回事?”洛皇朝柳文旭冷冷一笑,显然是不相信柳文旭的说辞。

是啊,整个洛国都知道纳兰千月无比痴迷郡王柳文旭,为了嫁给郡王不惜对纳兰家主以死相逼。而能让纳兰千月这么做的原因就只有纳兰家了。

“臣的确不知道!”柳文旭自己也十分郁闷,本来被这样的女人喜欢上已经是件丑事了,被这样的女人甩,作为一个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别让他知道是谁放出去的消息,否则…

洛皇正要说什么,只见门口走进一侍卫,朝洛皇禀报:“陛下,纳兰夫人求见。”

纳兰夫人?柳文旭现在最讨厌听到纳兰二字,心下猜测这纳兰夫人来意,无论如何,这笔账,他柳文旭记下了。163女人网

第十章 二夫人

“见过陛下。”苏婉儿一身华衣,朝着洛皇微微行礼,便直接表明自己来意。

一是向皇室表明,纳兰千月休书一事跟纳兰家并没有关系。

二是……

洛皇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这个女人,一丝戒备从眼中飞快闪过,很快转为喜悦,“纳兰夫人的意思,是打算合作了?”

苏婉儿点头,“正是。”

“夫人,这洛国皇室跟纳兰家一直都是合作关系。”洛皇似笑非笑道。

苏婉儿掩面媚笑:“陛下,到如今,陛下不认为跟我合作是最为划算的吗?”

“那朕不知,苏夫人你有什么资本可以跟皇室合作?”

“大半个纳兰家族,陛下以为如何?只要皇室肯合作,我相信陛下只会得到更多。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纳兰家。

自千月回来后,连续一个星期待在自己小院里没有出来过。虽然不知道以前的纳兰千月在纳兰家是什么行为,但对于千月来说,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便是提升实力。

没有实力,她什么也做不了。

两种功法同时修炼,加上小影从旁指导,并没有冲突,一个星期,就让千月从什么都不是的普通人晋升到了武者三阶,玄师五级,这才是凤神诀第一层,能操控火焰,修炼到第二层的时候便能凭空召唤火焰。

眼下千月明显是到达第一层瓶颈,熟练运转第一层所有的内容,一条条细长的火焰围绕着千月周围来回旋转,小院所有的玄气都朝那些火焰涌去,一条特殊的细线在千月脑海中飞快划过,千月立即分布一部分精神力去抓住,下一秒,周围的火焰尽数消失,千月缓缓睁开眼睛,伸出右手,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突然升起一小簇明黄色的小火焰。

凤神诀,第二层。

同时第三层的功法也随之打开,越往后,越能召唤出更高等级的火焰。

再去查看自己玄师等级,并没有任何提升,只是感觉体内玄力更加深厚了些。

看来,这五级以后,突破就是看机缘了。

打开房门,发现门口除了被纳兰天派来一直照顾自己的丫鬟阿玉,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铃铛。

“大小姐,你可算出来了!”

见阿玉一脸急色,千月没看铃铛一眼,朝阿玉问道:“怎么了?”

“小姐,长老那边来人让你过去。”铃铛抢着答道,并将阿玉挤到一旁。

千月扫了铃铛一眼,“让我过去,我就一定要过去?阿玉,跟上了。”

说完转身朝外走去,阿玉跟在千月身后,铃铛识趣地没有跟上来。

“怎么?有话要说?”

走了一段距离,余光中见到阿玉一直盯着自己又欲言又止的模样,千月索性停下。

阿玉咬了咬嘴唇,开口道:“大小姐,铃铛姐姐是您的贴身丫鬟……”

千月知道她疑惑的是什么,给了阿玉一个安抚的笑容,“现在,我的贴身丫鬟是你。”

那个铃铛,最好能识趣一点。

走到纳兰天所在的院子,见到门口站着的丫鬟,阿玉小声嘀咕了句,“二夫人也在埃”

二夫人?千月在远处顿了顿,思索片刻,顿时明了。她非纳兰天亲生,而纳兰天现在就只有一个二夫人,可见纳兰天对这位二夫人喜爱程度。纳兰千月这个废柴霸占嫡女之位这么多年,这位二夫人,真的一点都不恨吗?那位二小姐纳兰雪,对她可是又不屑又憎恨的。

“阿玉,跟我说说二夫人。”

阿玉虽不知道千月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还是老老实实将关于二夫人的都说了出来。

听完,千月不由疑惑,本以为在下人眼中,二夫人是那种名声并不好的人,不曾想,这位二夫人十分得下人的心,不仅把纳兰家治理的井井有条,自身还有玄将的实力,至于到底是玄将几级,并不清楚。正因如此,二夫人还十分讨长老那边的喜欢。并且,对纳兰千月,也是极好的,比对自己亲生女儿还要好。

当初,纳兰千月执意要嫁给柳文旭,不管家族中人怎么反对,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最后全靠二夫人出面,才遂了纳兰千月的愿。

这么好的一个人,按理说,千月不该多想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位二夫人,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紧接着,一个词语从千月脑海里飞快闪过——捧杀。

想到这个词语,所有想不通的,都瞬间明了。

苏婉儿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千月,虽然厌恶,但还是极力表现出一副慈爱模样。

“月儿,你来了?”

第十一章 心机

千月扬唇轻笑,这个女人,三十好几却风华不减,拥有玄将实力么?有千影面具存在,不仅可以掩盖住样貌,还可以让人无法探知实力。如今的千月在苏婉儿和纳兰天面前,依然是普通人一个。

纳兰天正打算要找千月,“月儿,我给你找了几个玄士级的师父……”

“不必了,”千月打断道,“这事,你不用操心。”

没有用敬语,就这样平平常常的对话,看到纳兰天眼里划过一抹失落,千月有微微的不自然。说实话,她曾是兰千月的时候,就是孤儿,自记事起就是跟着隶属的佣兵组织,记忆里对亲情的概念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如今她成为纳兰千月,即便她不是纳兰天亲生,但还有名义上的父亲存在,但是要她叫出父亲二字,还是感觉别扭。

而在纳兰天看来,是因为千月知道自己身世而对他疏远,毕竟是自己用心养大的,潜意识里,早就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了吧。看着纳兰千月,虽然还是那张脸,一样的声音,但,就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等苏婉儿离开后,千月为了让纳兰天放心,同纳兰天汇报了自己现在的等级,同时还问了纳兰天关于君无邪的事情。在千月看来,君无邪实力很高,那么在洛国实力最高的纳兰天多少会知道些什么。 本来是千月随口一问,不曾想纳兰天告诉千月,在十四年前,千月的亲生父母就告诉过纳兰天,十四年后,会有西大陆的人过来。

“如果月儿选择了安稳的生活,那么这些事情月儿永远不会知道。”

“为什么要来找我?”千月问道。

“西大陆,”纳兰天说着,眼神不由看向一个方向,“只有到西大陆,你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接着,纳兰天告诉千月,君无邪之所以给千月一年的时间,是让千月在一年时间达到玄王等级,起初纳兰天觉得这根本不可能,早知道他到玄王拼死拼活用了三十年,要想让一个普通人在一年内达到玄王,那得需要耗费多大的物力财力才能堆积出一个玄王?而这个人这辈子也只能停留在玄王,并且是同一等级中,最弱的。

现在看千月修炼的速度,一年到玄王,也不是不可能。

得知这些消息,千月心里暗暗做了决定,西大陆她会去,但,不一定要靠谁才能做到。

“对了,既然我并非你血脉,为何,不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嫡女?”

这个问题,是千月想知道的,也是对纳兰天的一个试探。

如果,这一切,都是纳兰天授意的,为的就是借她人之手毁掉纳兰千月,那这个男人,实在可怕。

而纳兰天的回答让千月松了一口气,仅仅是因为,他应了纳兰千月亲生父母的情,就要给纳兰千月最好的,所以,他对外宣称纳兰千月的生母死亡,让他心爱的女人做了个二夫人。而这一切都没有告诉苏婉儿。

就是这样单纯的理由,也是,要是纳兰天真的心机深沉,也不会让纳兰家成为一个女人的天下。

清净了几天,千月一直在巩固修为,因为小影告诉她,照她这么快于常人的修炼速度,尤其是没有经历战斗的修炼方式,很容易造成根基不稳,所以,千月决定,巩固修为后,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再者,千月暂时不想正面对上苏婉儿等人,在小院里窝着,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苏婉儿是什么人?千月避着,她就想办法逼千月出来。

要不是阿玉提醒,她都忘记了,上次放长老们鸽子的事了。

“大小姐,长老们都在祠堂等着呢!”阿玉一脸急色。

“急什么?你当家主是吃饭的?”千月悠悠开口,冷笑,好一个苏婉儿,藏了这么多年,终于忍不住了么?

就在今日,苏婉儿跟长老们申请,要求更换嫡女之位,将纳兰千月废嫡为庶,凭着苏婉儿这么多年的表面功夫,估计将那些个长老们都收买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纳兰天在一旁坚持要征求纳兰千月的意见,估计还没等阿玉通知,这事就已经成了定局。

不是千月在意这嫡女的位置,而是她可以把这个位置让给任何一个人,除了跟苏婉儿有关的人。

既然她们这么在意,那她偏要争上一争。

在阿玉的带领下,一派悠闲的走到祠堂,祠堂是家族最严肃最神圣的地方,千月一出现,便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同时,千月也将祠堂众人扫视了一番。

“放肆!纳兰天,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第十二章 红莲之火

最右上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灰衣老者突然放声喝道,声音带着玄将特有的威压,直朝千月而来。

千月已踏入修炼,自然能看出这位老者是故意。玄将威压?还真是看的起她!

有小影存在,尊者之下的威压都可以被千影面具化解掉。

“不知千月做了什么,惹得这位……如此失态?”千月边说边找了个地方坐着,面对众人各色眼神,丝毫不受影响。

“你竟然没事?!”灰衣老者惊疑道,接着向千月施展出二次威压。

“够了,”坐在正上方的纳兰天轻松挥手,化解了灰衣老者的威压,“虽然月儿今日穿着与祠堂规矩不符,但二长老也不必接二连三吧?”

千月看了下自己,在整个祠堂中就自己一身艳红格外喜庆,其他人都是素色,这就是原因?

苏婉儿见纳兰天不悦,立即用眼神安抚,而坐在苏婉儿旁边的纳兰雪满面不屑的看着千月,仿佛再说,嫡女之位,她志在必得。

众人虽对千月为何什么事都没有抱有疑问,但还是将这事暂且放下,一直没有开口的黑衣老者深深看了眼千月,然后开口:“这嫡女之位,从定下人选开始便不可更改,只是这些年,纳兰千月并无做出任何有利于我纳兰家族,反而纳兰雪,年仅十三就已经是玄师四级,若加以培养,假以时日,定能成为洛国第二位玄王强者,经诸位长老一致决定,废除纳兰千月嫡女之位,纳兰雪为纳兰家嫡女,诸位,有何异议?”

黑衣老者话一说完,除纳兰天外,千月看到不少人把眼睛往苏婉儿脸上一瞥,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看来,苏婉儿在收拢人心方面没少下功夫,只是有一点千月不明白,仅仅是一个嫡女的位置,至于苏婉儿下这么大功夫和精力吗?

“纳兰千月,你可有何异议?”黑衣老者显然是刻意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千月身上。

千月挑眉轻笑,“长老的意思,如果我说有异议,这嫡女之位是不是就不给纳兰雪了呢?”

黑衣老者本想刺激刺激千月,没想到她会这么说,顿了会开口道:“如果你能拿出你的优势,将纳兰雪比下去,长老们会重新决定。”

“行啊,只是我很好奇,家主不是一家之主的称谓么?长老管的再宽,都轮不到无视家主去做决定吧?”千月面带微笑用嘲讽的语气说着,不等黑衣老者开口又接着道:“行了,我算是看清楚所谓长老的德行如何了,至于我配不配做这个嫡女,你们谁说了都不算,就算我纳兰千月不配,也轮不到纳兰雪这个废物!”

“你!”纳兰雪听罢,娇容大怒,嗖的站起来,“纳兰千月!你也不照照镜子!”

“雪儿!”苏婉儿怕纳兰雪口无遮拦,说出有失身份的话,立即出声制止,“诸位长老,婉儿以为,月儿虽不适合嫡女之位,但只要月儿胜了雪儿,便能证明其实力,长老以为如何?”

这番话,看似是谁也没帮,实际上,却是处处逼着千月同纳兰雪动手。

“如此,那比试时间就定在三日后……”黑衣老者开口道。

千月突然起身,朝众人冷笑,“不用三日后,今日事今日毕。”

三日?她可不想三日后遭受什么手段。以苏婉儿这种人,不管知不知道千月现在的实力,都会想办法让纳兰雪稳赢。

纳兰雪看来,是越早动手越好,她可不想看到纳兰千月又多霸占嫡女之位三天,再说,当初千月之所以能一招制住她,仅仅是巧合罢了,废材永远是废材,就算纳兰千月现在能修炼,这才几天,能修炼到几级?

众人把比试场所定在纳兰家专用的试炼场,一路走来,围绕在千月身上的目光就没少过。再看纳兰天,他从制止了一次威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从长老发难到苏婉儿提出比试,没有人征求这个家主的意见,好像认定了纳兰天不会反驳一样。

这个纳兰天,她看不懂。

试炼场上,之前在训练的家族弟子们一听是二小姐纳兰雪和废材大小姐纳兰千月的比试,立马腾出地方。可以一睹二小姐的芳容,就是让他们重新造个试炼场出来,也心甘情愿啊!至于纳兰千月?那个丑女废物?就算是大小姐,他们也懒得看一眼。

比试一局定胜负,且任何人不能插手。

“纳兰千月,你可敢与我定下天地规则?”纳兰雪无比高傲看着千月,眼神满是不屑。

第十三章 惊讶

众人一听天地规则,不由唏嘘,天地规则一定,那是怎么也不能改变的,要是强制改变,便会收到天地间规则的惩罚。那力量,并非人力所能抵抗。

苏婉儿没想到纳兰雪自作主张,但如若有天地规则,就算纳兰天再护着纳兰千月,也改变不了什么。

“有何不敢?”千月同样回以笑容,这天地规则她听小影说起过,正合她意。

纳兰雪立即说:“那好,我纳兰雪至此起誓,这次比试,生死不论!”

“同样,生死不论!”千月说完,天地规则降临二人身边,规则形成,比试开始。千月心下冷笑,这个纳兰雪,真是要至她死地啊!

比试开始,纳兰雪率先动手,四周玄气在她功法运用下变成蓝色,玄师凝聚成水,这表示纳兰雪修炼的事水属性功法。水化成数十道水枪,朝千月袭来!

玄师五级么?千月动用幻影身法迅速躲过这次攻击,这场比试,她不想暴露自己全部实力,对付纳兰雪,根本无需动用凤神诀!

众人还惊讶纳兰雪表现出来玄师五级的实力,并没有看清千月是怎么躲过技能。纳兰雪微愣,随后发动下一轮攻击。她现在是玄师五级,实力是四级时的一倍!她就不信,还弄不死一个废物!

幻影身法第一层,可以让人的身体变得柔韧以及更加灵活,这些对于千月来说,足够了!纳兰雪是玄师五级,管她几级,只要被千月近身,她玄师的力量就没办法施展!纳兰雪好像知道千月的目的,一边攻击千月,一边分出一部分精神力防止千月进攻。

玄师施展技能需要消耗精神力,武者则需要消耗体力,仅仅只是躲技能,千月也消耗不了多少,反而纳兰雪,不停施放技能,就是打不中千月,随着精神力不断消耗,纳兰雪急了,同时也更加认真起来!千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前世可是佣兵,前世十几年的佣兵生涯,十几年的实战经验不是摆看的!

找到纳兰雪技能中的破绽,千月不再躲避,直接无视技能出现在纳兰雪面前,立即出手攻击!一拳一拳实打实的落在纳兰雪柔嫩的身体上。

“雪儿!”一个年轻的男声突然响起,余光中,可见一个身影飞快朝比试场赶来,刚要靠近,便被一层看不见的光罩挡祝

哼!想要英雄救美?千月双唇微扬,拳头毫不客气的对准纳兰雪娇艳的小脸。

女人都爱美,千月这一拳,彻底激怒了纳兰雪,毕竟有玄师五级的实力,转动全身玄力,准备好攻击的同时也让千月无法靠近。

千月倒没有真的想单凭拳头就能打败纳兰雪,在不动用玄力的情况下,利用身为佣兵时所学的招式,攻击纳兰雪并加速她精神力的消耗!

可显然纳兰雪也不蠢,看出了千月的想法,在扔给千月一个技能后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一瓶药剂,迅速饮下,下一秒,千月感觉到周围空间的玄气都开始暴动起来!

“纳兰千月!你死定了!”纳兰雪狠狠道,娇艳的面容逐步变得狰狞。

围观的长老们都不傻,自然知道纳兰雪喝下的药剂是什么,本想说点什么,被苏婉儿一个眼神,便都静默不出声。黑衣老者低声叹气,“一个嫡女之位,竟毁了两个人,呵。”

苏婉儿对于黑衣老者的嘲讽丝毫不在意,现在一门心思都在纳兰雪身上,所以才没有注意到,纳兰天默默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那极其复杂的眼神。

婉儿,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是现在,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爱你。

“那是什么药剂?”千月眉头微皱,在脑海里呼唤着小影。

下一秒,小影稚嫩的声音传来,“那是强行提升自己实力的药剂,这种药剂可以助人在短时间内强行提升实力,却有很大的副作用,严重可导致修为倒退或者停止。”

只见纳兰雪周围的玄气疯狂朝其身体里涌去,等级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上涨,玄师六级,七级……八级!最后在九级停下!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纳兰雪利用药剂的力量将自己强行升到九级!同时她本人也因为玄气入体时受到伤害,衣服变得七零八落,隐隐可见诱人白嫩的身体。

“五分钟,阿月,她的药剂维持时间是五分钟,”小影认真说道,“打不过,你可以躲进面具里。”

千月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玄师九级又如何?我就不信,不能跟你玩五分钟!

第十四章 玄师出现

接下来的过招,差距明显拉开,玄师九级的纳兰雪,每一招都是置千月于死地,千月利用幻影身法躲得几次后,还是中了一个技能,整个人被震飞出好几米!由于纳兰千月的身体并不行,千月只感觉咽喉传来一阵腥甜,一张口,吐出鲜红的血液。

看着纳兰雪狰狞的模样,千月伸手往嘴唇上一抹,很好,竟然逼她不得不暴露玄师身份。

“纳兰千月,你就是个废物!既然是废物,那就应该去死吧!”

纳兰雪边说边用玄师化成的巨大水球,朝千月而去。

玄师九级,对付一个没有修炼的人来说,根本就是轻轻松松就解决,但,众人都看不懂千月为什么可以躲过纳兰雪那么多次攻击。只是这次,没有躲的机会。

众人议论的声音传到千月耳中,都猜测千月面对玄师九级根本躲不了。千月双眼变得冰寒,谁说她要躲了?

这场比试,除纳兰天外,没有一人在意千月的死活,纳兰天虽知道千月实力,但这毕竟是玄师九级的力量,跟玄师五级是跨越多少个等级?即使担心,在天地规则面前,他也插不上手。

最满意现下情况的就是苏婉儿,她给纳兰雪的那瓶药剂果然没有白费,这样,能彻底将纳兰千月从这个世上抹杀掉。

就在所有人以为那技能之下看到的只会是倒下的纳兰千月时,下一刻,她们看到了什么?

“给我破!”

冰冷的女声响彻整个试炼场,那巨大的水球在下一秒突然破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纳兰千月,竟然完好无损!

这一幕,纳兰家所有人永远不会忘记。纳兰千月一身红衣,墨发随气流飞舞,那独特的唯我独尊的气场,以及冰冷的双眸,都让人难以相信,这是那个丑女纳兰千月吗?

“看!那火焰!”

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众人随后把视线都转移到浮在千月手心的赤色火焰上,看着纳兰千月周身环绕着的玄气,众人大惊!

“竟然是玄师五级!”

和纳兰雪一样,同为玄师五级!但!纳兰千月却破了纳兰雪玄师九级的技能!这是何等逆天?

“怎……怎么可能!”纳兰雪不敢置信后退一步,转而眼镜充斥着疯狂:“玄师五级又如何?我现在是玄师九级!纳兰千月!你去死!!”

纳兰雪知道,等到药剂效果一过,她的身体会异常虚弱,所以她必须在那之前,不择手段除掉纳兰千月!没了她!只要没了她纳兰家的一切都会是她的!

千月是玄师五级是没错,可没有人想到,她修炼的凤神诀是无色功法!第二层的凭空召唤火焰,竟然让她召唤出高于普通火焰三倍的红莲之火!

“红莲之火,能焚万物!”关于此火的介绍在千月脑海里浮现,也是现在千月修为不够,不能召唤完全的红莲火焰,但仅仅是这么一点小火苗,破掉纳兰雪一个技能,是绰绰有余。

不仅是纳兰雪在赌,千月同样也在赌!要是召唤出来的不是红莲之火,而是普通火焰,根本不会对纳兰雪的技能造成损伤!

“放心,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说着,千月将手心的红莲之火扔向纳兰雪,火焰穿过纳兰雪放出来的所有防御,直接从纳兰雪的腹部穿了过去!

剧烈的烧灼感瞬间充斥纳兰雪整个丹田!紧接着,全身玄力正在以非常的速度从体内流逝!不是药效过后的虚弱,而是清楚的感觉到,属于自己的玄力,正在被什么东西吞噬,而那种痛苦已经不是可以通过声音来表达。除了纳兰雪,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看到,被火焰击中的纳兰雪,身子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过。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而八卦传播的根源是怎么也找不到。即便苏婉儿再想隐瞒,千月击败纳兰雪的消息迅速在洛国传播开来。

世人发现,近段时间世人议论最多的便是这位名声并不好的纳兰千月。但最新传出的消息却再一次震惊世人,他们眼里的丑女废材纳兰千月,却打败了玄师五级的纳兰雪。并且,纳兰千月同样是玄师五级!

而只有极少部分人知道,当时千月打败的,是服用药剂玄师九级的纳兰雪!

十四岁,玄师五级。却可以击败玄师九级强者。

世人议论,纷纷猜测这纳兰千月是故意隐藏实力,以纳兰千月嫡女身份,不少势力都纷纷打探其消息。

苏婉儿坐在房内,衣裳凌乱,妆容狼狈,哪有平日的娇艳妩媚。床上,纳兰雪双目紧闭,面容苍白,胸口微微的起伏表示她还有残存的生命。

“娘……”

至尊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至尊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