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首领霸宠俏佳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1:18: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首领霸宠俏佳人

第9章:走狗屎运了

“T市以后再去吧,现在不是忙吗,行了别说了,你回来还不跟咱们王姐好好报备一下你这次的收获。163女人网”宁馨转移着话题,再说下去,王姐肯定又是充满负罪感了。

姚乐怡回头看看护士长,就看见那一脸尴尬的笑容,额……好吧,过会儿再问吧,姚乐怡刚消停,303的灯亮了,宁馨认命的双手插兜出去了,姚乐怡看了半天。

“王姐,303谁啊,怎么宁馨亲自去了?”不应该啊,馨丫头应该属于金刚钻的,得放在绝对的地方才可以的啊,这303住的是何方神圣啊,居然会让馨丫头亲自出马?

“是……太子爷。”王蓉的一句话,弄得姚乐怡愣住了,谁?太子爷?不认识啊,“王姐是谁啊。”姚乐怡懵了,到底是谁啊。

“是云帅,云浩轩。”王蓉叹了口气,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宁馨那丫头对这些就不上心,这个姚乐怡更是了,唉!

云浩轩?哦!是他!不会吧,姚乐怡瞪大眼睛,看着王蓉,只见护士长再次的点点头表示是的,姚乐怡转身就溜了,靠,云浩轩耶!极品男有木有,黄金比例的身材,五官更是帅到掉渣,大校级别,更重要的是老妈那个跨国企业也有他当家呢,这简直就是超级老公的不二人选啊,宁馨啊宁馨,你这丫头走什么狗屎运了哦。163女人网

宁馨快步来到303,就看见警卫员在外面站着,“你家队长没事儿吗?”宁馨郁闷了,什么情况,不是按灯了吗?难道……

小张操着一口家乡口音说:“没事儿啊!”

宁馨无语的推开病房门,小张帮着又把门给带上,走到病床前,“首长,有事儿?”

云浩轩睁开眼睛,“没事儿,我没意思,你陪我聊会呗。”云浩轩说的无辜,宁馨听得火大,我靠,没事找人陪聊,尼玛,姑奶奶是护士,不是那什么,想到这,宁馨笑了,笑的无比妖娆。

搭着床边靠坐着,一脸的柔情似水,任谁看着都觉得这是一对情侣在诉说衷肠,云浩轩看着这样的宁馨,没说话,不过心里明白,这丫头肯定在憋坏水呢,先按兵不动吧。

宁馨的手精准无比的打在了被子上,而被子的下面就是……云浩轩火了,在纵容这个女人也不能失了自己是男人的面子,右手使劲的扣住女人的手腕,一用力女人倒在了他的怀里,宁馨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倒在了他的左胸上。

“唔……”云浩轩不禁疼的冒汗,不过那也没松开,寻求到女人的小嘴,直接的吻了上去,霸道、强硬、果断,云浩轩左手固定住女人的头,右手在女人的腰间使劲的掐了一下……

直到两个人真的都喘不过气以后,云浩轩才松开她,宁馨一获得自由,赶紧趴着使劲的喘气,终于平缓了以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忽然发现自己还趴在他身上,赶紧起来。

云浩轩也乱了,本来想着给她点教训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做,而且一亲上她就欲罢不能,看着她那被自己吻肿了的唇瓣,不禁又想在亲一下,该死,想什么呢?

宁馨快速整理好心绪,站起身就要走,算了谁让自己那么做的呢,不过自己还真是不讨厌刚才那个吻,顺兜里掏出50块钱,放在桌子上,然后酷酷的说:“首长吻活儿不错,这个就当是给您的辛苦费。”宁馨心里都特么快殴死了,那个可是自己的初吻啊,就这么被这个渣男给夺了去,可是面子自己还是得要的,甩他50块钱,窝囊死他。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云浩轩被她的这个动作弄火了,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冷冷的说:“女人,你不想活了是吗?”本来自己还对她有些理亏,毕竟那么占了人家的便宜不是自己应该所为的,可是这个女人给自己的50块钱,确实让自己很火大,什么意思这个,自己的吻还是有价格的?就特么值50块钱?

第10章:怪胎

宁馨敛起失去初吻的失落,回头犹如傲娇的公鸡一般,“首长,还有事儿?”大爷的,自己这么被欺负还特么是头一次,想想以前多难缠、多难搞定的人自己都是信手拈来,怎么就特么栽在这个家伙的身上了,还特么把自己的初吻给搞丢了,靠之!

“收起你的钱,有两件事通知你一下。”云浩轩往回收了收手,拽着宁馨又坐回了床边。

“什么事!”宁馨弱了,自己真的忽然觉得有些搞不定他了,其实宁馨就属装甲老虎的,只要给撬开了边儿,马上就弱。

“一,我左胸的伤口应该崩了,二,从今天开始,你宁馨是我的女人。”

什么?宁馨听了第一个到还没感觉到什么,本打算听完第二个给他看看伤口怎么样了,可是第二个,我靠,这特么什么情况,宁馨翻了翻白眼,说:“谢了,不过我不需要。”开玩笑,谁会需要这个,搞什么玩意。

云浩轩已经料准了她会拒绝,不过云浩轩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吗?“你需不需要是你的事,和我无关,你只要记得你以后是我的女人就好,爷儿的初吻可都给你了,你不会想不负责吧。说明http://www.163nvren.com/”云浩轩有感情洁癖,莫名其妙的吻了这个女人,即使这个女人再辣椒,自己也认了,谁让自己亲了呢?更何况这个女人自己还是有点喜欢的,因为她不化妆,没有难闻的化学药品的味道。

宁馨听了这话,默了,你特么初吻,我还初吻呢,我找谁说理去,算了懒得搭理他,正事儿不能忘,挣脱了他的牵制,掀开被子,就看见他的衣服上已经印了血迹,估计是开线了,宁馨心里暗自琢磨,算了老实点吧,不想和他说什么了,转身要出去找大夫,却被男人一把给拽住,“干什么去?”

宁馨听着这个问话,真是有够白痴的,干什么去?叹了口气,说:“给你找大夫,应该是开线了,得重新缝合一下。”

“小张……”云浩轩没有放人,大声的冲着门外喊着。

门推开了,“队长,什么事儿?”

“去找刘大夫过来,就说开线了,叫她带好东西。”

“是!”小张说完转身出去了,宁馨用另一只手掰开他的手,叹了口气,毕竟这开线是自己造成的,应该很痛吧!宁馨不敢抬头看他,一项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居然在被他亲完以后,不敢看他,大爷的说出去多丢人。

宁馨小心的解开男人的衣扣,纱布已经全透了,头顶上传来一阵轻笑不禁让宁馨很是恼火,这个男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严重啊,居然还能笑出来,二了吧他,“现在笑,一会儿有你哭的。”宁馨高明不明白了,这样的伤口不疼?可能吗?除非是机器人,这个男人居然还能笑出来,怪胎!

“怎么,现在知道心疼了,刚才撞我的时候你想什么了?”云浩轩看着侧脸羞红的女人,不禁心情大好,这个女人很合自己的脾胃,或许在自己二十八岁这年,来结束自己单身生活也是不错的。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心疼你个大头鬼。”宁馨歪头狠狠的说,看着面前的男人,一下愣了,自己知道他很帅,可是没想到他笑起来会这么好看!靠,搞什么呢,自己想毛线呢,使劲的甩了甩头,门开了,刘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姚乐怡。

宁馨赶紧站起来,尴尬的不知所措,刘大夫走到床边,看着解开的衣服,皱起眉头,“怎么搞的宁馨,怎么就开线了?”

“是你这个缝合的不牢靠,自己崩开的,你快给我再缝上就好。”云浩轩此时已经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当然只有自己才能说、才能骂,哪儿轮得到外人。

刘杰一听这话,不禁一愣,本来自己这么说就是帮宁馨的,没想到这云帅居然会开口帮宁馨说话,不过这借口有些太……算了,赶紧缝上就是了。“姚乐怡让麻醉师赶紧过来,准备打麻药。”刘杰边说边带上手套。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第11章:什么?不打麻药?

“不用打麻药,你直接缝就好。”云浩轩知道打麻药会损伤大脑,自己是干什么的?自己可是某军区特种部队大队长,这脑子是一般的脑子吗?再说谁知道那个要给自己打麻药的是男人还是女人,面前这个叫姚乐怡的女人一看就是化学药品用的太多,自己在这都已经闻到味道了,这要是也来个这样的麻醉师过来,都不用麻药了,直接被那味道就熏死了。

三个女人听了这话都愣了,尤其是宁馨,搞什么呢这个男人,不打麻药还不疼死吗?疑惑的看着床上躺着男人,男人对自己一笑算是安慰,眼尖的姚乐怡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我靠!自己是不是错过什么了啊,这……这不对劲啊。

刘杰没有在墨迹,“宁馨,打开纱布。”刘大夫毕竟年纪大点,有些事情自己还算是看的真切,这时候自己要是让姚乐怡帮忙的话,估计云帅直接能把姚乐怡给灭了……

宁馨听了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掀开纱布,看到伤口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太……太触目惊心了,弄好之后,站在一旁,刘杰看了看,无奈的拿着工具打算完成修补工作,这是干什么了啊,弄得这么血腥,可真是够呛了,这个宁馨下手就没轻重。

宁馨看着那根针刺到肉里,不禁心里一颤,后悔死了,好端端地干嘛撞他呢,再看云浩轩,手握成拳,脑门全是汗珠,嘴唇紧闭,刘杰拉线的那一瞬间,宁馨忽然间觉得自己心口好疼,原来自己居然忘记了呼吸,走到床的右边,握住男人的手,瞬间自己就感受到自己的手好痛。

云浩轩握紧宁馨的手,咬紧牙关愣是一点没有哼哼出来,宁馨被握的生疼,也不敢说什么,终于刘大夫弄好了,包好伤口嘱咐着说:“别再那么不小心了,云帅这三天您还是最好别乱动,不然再开的话,这疤可就难看了。”刘杰摘下口罩,脱下手套,对一边的宁馨使了个眼色。

云浩轩没说什么,松开了被自己握着的女人的手,靠!这么红,淡淡的问“疼吗?”

宁馨一声不吭的抽回手,跟着刘杰还有姚乐怡出了病房,刘杰关好门,往前走了会儿,停下:“宁馨,那伤口怎么弄得,怎么那么不小心呢,那床上躺着的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下次下手轻点,别弄他伤口的地方,他要是不听话捶别处知道吗?好在云帅没有追究,不然……你就别想混了,东西送回去吧,我先走了。”刘杰说完转身走了。

宁馨听了不禁想笑,原来刘大夫以为是因为云浩轩不听话自己抽他才搞成这样的?想到这儿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刚要回头就感觉脖子一紧,耳边娇滴滴的声音扬起,“说,你和那个云帅怎么回事,快点,老实交代!”姚乐怡好不容易捱到就剩下两个人,抓住机会问出自己心中所想!

宁馨使劲的掰开姚乐怡的手臂,走了几步回头,“你大爷的,你身上的香水就不能少掸点,呛死人了。”

“你快点说是怎么回事,不然我抱着你就不松手,直接熏死你。”姚乐怡煞有其事的说着,要说这个宁馨人长得美吧,可就是从来都不化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每次自己一化妆她就会嘟囔自己。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他是病人,我是护士,就这简单,还能怎么的?”宁馨本来就烦着呢,这个姚乐怡还来凑热闹,烦死个人。

“宁馨,你当我是傻子啊,连刘大夫就看出来了,你和那个云帅有猫腻,你还敢狡辩,信不信我大刑伺候你。”姚乐怡说完直接从兜里就要掏东西,吓得宁馨赶紧说:“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他惹我了,我打了他,他抱我的时候,我估计撞了他伤口。”

好吧,着了道了,又尼玛败了,什么都嘞嘞出来了,靠!关键自己是真怕她兜里的那玩意,那瓶香水还什么法国进口,简直就是毁灭人性的。

第12章:以后算总账

姚乐怡一听,顿时没说话,瞪大眼睛看着了半天,“就抱你了?没干点别的?”

“滚蛋,少打听点,我先过去了,谁知道那祖宗会不会叫人,你先回去吧,你做好饭等我回去吧,估计我要整点下班。”宁馨说完,朝303方向走去……

姚乐怡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屁颠屁颠的推着车子走了,要是馨馨真的能和云帅在一起还真是不错的呢,不过就……貌似有些麻烦呢,不过自己是很乐意他们在一起了,毕竟这个222医院,阴盛阳衰,女兵一个一个都恨嫁呢!

宁馨站在303门口老半天,不知道进去该怎么说,后来警卫员小张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帮着把门打开,宁馨忽然觉得这个老实人也有帮倒忙的时候,唉!没办法,进去吧,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关上门。

“那个大夫没难为你吧。”平淡的声音让宁馨吓了一跳,好端端的冒什么声,靠!不过宁馨还是没说话,只是摇摇头,走过去看了下,衣服没有换,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衣服,高干病房就是好,什么都有,连厨房都备着,在卫生间弄了些热水,拿了块毛巾。

“换衣服吧。”宁馨这下老实了,总觉得欠他的一样,大爷的,搞什么东东呢,慢慢的把床摇起来,慢慢的帮着把衣服脱了下来,拿着热毛巾帮着把他的身子擦了擦,小心的避开伤口处。

“你经常这么照顾病人?”云浩轩不爽了,看着这个女人的样子应该是经常做,可是……自己怎么就不乐意呢。

“嗯!”宁馨轻声回答,这不是很正常嘛,干嘛这么问?笨啊,自己是护士,总要照顾病人的不是?

“我出院以后别做了,我给你找地方。”云浩轩直接肯定的语气,压根没有征求的意思。

“谢了,不过不需要,我现在挺好,你老实养病就好,配合一些。”宁馨边说边帮着把衣服穿好,把换下来的衬衫放在水盆里,顿时水盆红了。

云浩轩抓着宁馨的手腕,不松手“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

宁馨火了,再觉得有愧被他这么说也顿时什么都没有了,“云浩轩,你大爷的!你脑子有病是不是,谁规定亲一下就一定要在一起,这不是封建社会,你是初吻,姑奶奶还是初吻呢,我都没说吃亏,你鬼叫什么。你要发春找别人,别找我,咱俩不配、八字不合。”宁馨使劲的挣脱,大爷的,居然挣脱不开,这不是欺负人吗!

云浩轩听了那句姑奶奶还是初吻的时候,不禁心中大喜,好哇!这个好,这个不错,快速的在其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酷酷的说:“既然你初吻给我了,那我就对你负责了,八字不合没关系,不合才好拧成一个大疙瘩,咱俩谁也跑不了。”

“你……”宁馨再一次的默了,大爷的,真特么想问候他家祖宗,什么人啊这是,感觉手臂上的力道减轻了,挣脱开,端着脸盆去了卫生间,看着盆里的衣服发呆,脑子有病啊,给他洗衣服,不过这衣服还真得自己洗,谁让是因为自己弄得呢!

云浩轩好心情的透过玻璃看着卫生间里的人,冰了二十八年的脸上终于有点暖了,其实这样也挺好,家里有个女人的话,自己住的那个泉轩会有点家的氛围,也省的每次小妹一去就说没意思,冰冷的都比不上宾馆。

下午5:30。

宁馨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该下班了,“我下班了,晚上吃点清淡的,烟不可以抽。”出于礼貌和职责,宁馨报备了一切该注意的地方,云浩轩不爽的瞪着眼前的女人,显然现在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她的位置,既然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居然还要下班,算了等自己拆线了在找她算总账,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第13章:这个男人,很危险

宁馨转身出了病房,看看一边的警卫员,“我要下班了,晚上给你们队长吃清淡的,小米粥就行,还有烟不可以给他抽。”

小张听了点点头,“知道了。”

宁馨嘱咐完返回护士站,拿好东西换了衣服,下班,回到宿舍姚乐怡已经把饭做好了,宁馨放下东西,换好家居服洗了手,老实的坐在饭桌前吃饭,姚乐怡看着一言不发的宁馨也没说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嘛。

好不容易终于吃晚饭了,姚乐怡憋不住了,“宁馨,你……这次临时取消计划是因为那个云浩轩吗?你俩别真有什么啊,不然……”

“行了,别瞎扯了,我和他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临时取消是因为云浩轩没人能搞定,李妹妹被他给呲儿回来了,王姐没招了才找我的。”宁馨翻着白眼,听着姚乐怡说的那些有的没的就烦,本来都已经乱了一下午了,这妮子还过来裹乱,是真看自己闲着了是吗?收拾好碗筷儿,宁馨打开电脑,熟练的上了邮箱,就发现了一堆邮件。

“嚯!百灵牛皮了啊,这家伙把你骂的,你没和她解释啊。”姚乐怡看了那一堆的邮件就知道,宁馨这丫头肯定打完电话就把模式改成飞行的了,自己太了解她了。

“随她吧!”宁馨合上电脑,把自己狠狠地摔在床上,本来还以为出个任务顺道自己亲手解决一下,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唉!

“馨馨,如果,我是说如果哦,如果你有机会和云浩轩在一起的话,我觉得你还是选择在一起吧,毕竟你不能一个人单身那么久,你忘了,组织有规定超过25周岁的人就算没有结婚也要脱离组织的。”姚乐怡煞有其事的说着,今年自己和宁馨已经24岁了,再有一年就该脱离组织了。

“都说了,你想多了,那就25岁的时候在走呗,反正现在有跟没有,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宁馨无所谓的说着,自己的那个组织到底是什么,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反正不是做坏事的,总体来说就有点替天行道的意思,那个公司克扣下属了,上级不干实事了等等,只要被他们鸟窝抓到,都是跑不了的,不过最近有些问题了,自从上面的鹰换了以后,发现每次指派的任务都有点脱离轨道了,经常百灵他们会接到打入部队军网的任务,不过每次都是失败告终。

“乐子,你有没有发现,现在的这个鹰有些问题。”宁馨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趴着问着。

“嗯,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不过这些和我们没有关系,当初我们加入这个组织也是为了你的那个事儿,如今看起来在这儿是没有指望了,解决不上了,只有等年龄够了就退出来就好,好在你我的工作在这,他们也不能怎么难为我们。”姚乐怡吃着零食,边分析着,最近是有点问题,而且问题还很大,不过和自己无关就算了,毕竟现在自己和宁馨都是有军籍的人,大树底下好乘凉,谁也动不了。

宁馨想的比较远,毕竟这个不是闹玩的,鹰现在打的是擦边球,稍稍有一点问题就会偏离轨道,这个不得不防……

三天后,云浩轩终于拆线了,刘大夫一早亲自带着东西来到303病房,给太子爷拆线,宁馨这次也学乖了,老实的站在云浩轩身旁,终于弄好以后,不等云浩轩清场,屋里就剩下宁馨和云帅两个人。

宁馨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三天每天都和床上的男人斗智斗勇,可是每次自己都会被他冷冰冰的话语给打回原形,这叫什么事啊,三天的时间里,宁馨得到一个结论,床上的男人很危险,而且是超级危险,他的话威慑力很强,自己不受人控制的,可是在他的威胁下,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就被控制住了,而且自己的身份证都被他给拿去了,虽然不知道他拿身份证做什么,关键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给了,真尼玛玄幻了!

第14章:一肚子坏水

云浩轩身体素质不错,恢复的也很快,如今可以下地慢慢地走了,看看身边发呆的女人,不禁暗自好笑,这个女人就是欠抽,每次都和自己对着干,然后每次都输,听说她是这个三楼的当家花旦呢,谁炸毛她都能收拾,不过遇到自己也算她倒霉吧,居然被自己给收了!

房门推开,宁馨缓过神循声一看,嚯!二毛二的肩章,长得斯文,嘴角挂着一抹浅笑,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忽然觉得自己腰有些疼,尼玛!该死的云浩轩又掐自己,回头怒瞪他,云浩轩不以为然的拉着宁馨坐在病床上,云浩轩看着女人看鲍子的样子,就火大,谁是你男人不知道?

“队长,感觉怎么样?今天拆线了吧。”来人是特种大队的副队长……鲍雨泽,跟云浩轩那是实打实的发小,别看鲍雨泽一脸的斯文,可是这人啊一肚子坏水,还真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

“嗯,挺好!”云浩轩淡淡的说,手自然而然的环住宁馨的腰,这三天宁馨算是真败了,自己根本摆脱不了他的牵制,又不敢下重手,怕伤到他,只能任由被他吃豆腐,如今宁馨已经破罐子破摔了,随他去吧!

“东西弄好了吗?”云浩轩再次问。

鲍雨泽站起身,把文件袋扔到床上。“办好了,不过您家老爷子知道了,也知道你受伤的事了。”

“迟早都得知道,怕什么。”云浩轩说完,打开文件袋,掏出来东西,宁馨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刺眼的结婚证,自己的身份证也在里面,什么情况这是,谁能告诉下自己。

云浩轩打开结婚证,宁馨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照片,我靠!太尼玛玄幻了吧,搞什么呢啊,这扯结婚证不用本人去的吗?在看照片上的钢印,我了个天!这是要逆天了啊,一把抢过结婚证,仔仔细细的看了下,不是说领结婚证还要户口本的吗?这不用户口本一个身份证就搞定了?

“媳妇儿,你别急,再扯坏了!”云浩轩难得好心情的打趣,这一句话倒是让鲍雨泽大跌眼镜,这天要下红雨了吗?老大居然会笑?

宁馨强忍着不爽,回头看着云浩轩笑着说:“首长,这个是假证吧,您别闹,我不就把您给弄伤了吗,我道歉,您看行不。”

没等云浩轩开口,鲍雨泽先说话了:“宁馨小姐,你不能侮辱我的办事能力,你可以去有关部门去查,绝对真品!”开玩笑,这是给云帅办事的,就算自己和他关系再好,可是有些事情那小子要是耍起狠来,那真是小猴儿洗脸一麻搔……爱谁谁!

宁馨顿时绝对天都黑了,算了有外人在,就在等会儿说吧,可是这是云浩轩又给自己一张纸,上面两个字特别的显眼……调令!

宁馨仔细一看,算算日子,昨天自己就已经被调走了,调到特种大队医务室去了,我靠!这特么谁通知自己了啊,这下宁馨算是炸毛了,“云浩轩,你爹尾巴的,你……”还没等说完话,云浩轩就捂住宁馨的嘴巴,不让其再骂了。

“鲍子,你先回去,这事儿办的不错,漂亮,回去吧先。”云浩轩一世英名可不能断送在这丫头的手里,鲍雨泽一听这话,点点头,赶紧离开战场,体贴的把门带上,云浩轩才放开怀里的女人。

这时宁馨也算平静了,转过头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猪头,“这个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这个,你都说清楚了。”谁有自己这么悲剧,莫名其妙的被结婚了,还被调令了,搞什么飞机呢。

云浩轩把东西收拾好,然后才说:“我说你是我的女人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你就是了,我说不让你做这个,也不是开完笑,早就知会你了。”云浩轩说完不说话了,搂着宁馨的腰,头靠在她的肩窝处,齐活了!

首领霸宠俏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首领霸宠俏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最强王者在历险1章(第一章喵了个咪的)

    原标题:最强王者在历险1章(第一章喵了个咪的)小说书名:最强王者在历险第一章喵了个咪的丁寒朦朦胧胧中感觉到喉颈部位传来一丝痒痒,立刻睁开了睡意正浓的眼睛。天生的那种对危险预知能力,让他全身毛细孔在一瞬间紧缩起来!但眼皮只睁开不到两毫米之时,他又立刻让身体的这种紧张状态消弭于无形。因为他迅速认出了眼前的这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想弄死他,无论他反应有多快,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叫霍乱,女的叫天花,虽然还不是菲布斯杀手榜上排名前二十的杀手,但两人走的阴邪路数绝对可以排进前十;而且自从

  • 旧爱晚成1章(第一章 结婚纪念日)

    原标题:旧爱晚成1章(第一章结婚纪念日)小说书名:旧爱晚成第一章结婚纪念日别墅内。安然在餐桌上摆放上蜡烛,玫瑰花瓣铺满桌面,餐桌两头已经摆好了牛排跟红酒。薄靳宇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当看到她的时候,俊脸是一贯的冷漠孤傲。安然抬头看着他完美的脸部轮廓,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慕。她喜欢看他的脸,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安然就疯狂的爱上了他,可是她的爱从来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每次都是把自己伤的遍体鳞伤。“靳宇,你还记得吗,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年的纪念日。”安然看着他的眼睛,美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知不觉他跟薄靳宇

  • 夜夜承欢:嫡女侧妃很倾城1章(第1章:恶奴)

    原标题:夜夜承欢:嫡女侧妃很倾城1章(第1章:恶奴)小说名:夜夜承欢:嫡女侧妃很倾城第1章:恶奴鎏金异兽纹铜炉,嵌螺钿紫檀玫瑰广榻,一应物件古色古香。少女冷着脸坐在梅花形状的一方圆凳上,看着螺钿铜镜里那一张稚嫩的容颜,明明十五六岁柳芽儿般的年纪,偏偏穿了一套老气横秋的衣裙,华贵有余、却死气沉沉。要知道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女人70还往17上打扮呢,真不知道原主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儿?可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就知道了,前前后后十几个人,都是一张晚娘脸,每个人打扮得一丝不苟,站在那好像一排兵马俑。她只不过

  • 草根也修仙1章(第一章初遇)

    原标题:草根也修仙1章(第一章初遇)小说名字:草根也修仙第一章初遇“说起这西域圣骑士张大牛,那可是在西方神界响当当的人物,五德仙人不敢随意应对,当下掏出他的本命法宝——斩血烈阳剑,这开山裂石的一剑唰地一声便斩了出来,众位看官知晓,这把剑,是以泣血烈阳鸟为器灵,元婴以下,概莫能当。不料,这圣骑士张大牛是西域圣殿骑士团团长,当真不是易于之辈,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天权城有名的好来茶肆上,张老头吐沫横飞地说着新出的话本——《五德仙人异界游》,听得一众闲人大声喝彩叫好。楚星超听了会儿,没觉出多大的新

  • 基因游戏1章(第1章夜间任务)

    原标题:基因游戏1章(第1章夜间任务)书名:基因游戏第1章夜间任务三月初的天气还是很冷,山顶上的风又特别大,几棵稀稀疏疏的小树根本挡不下风,就是强壮如刘弈也禁不住瑟瑟发抖。这是没办法的事,他的动力甲是早期型号,没有体温调节系统,在寒冬穿戴向来是对意志的考验。不需要借助观瞄设备,直接用肉眼就能看到,山下方是个小镇,公路从中通过。才刚刚十一点,已然只剩寥寥几盏电灯还亮着。镇上只有一家旅馆,招牌上的霓虹灯有规律地忽明忽暗,夜晚看来格外荒凉。四下里安静得吓人,偶尔有微风扫过枝头,几片零落的碎叶沙沙作响。

  • 爱似毒药1章(第1章 白血病)

    原标题:爱似毒药1章(第1章白血病)小说名称:爱似毒药第1章白血病苏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苏小姐,很遗憾地告诉您,您大概只有半年时间了。”医生犹豫而怜悯的眼神已经在她脑海中回荡,字字句句,如晴空中的霹雳,直直劈在她不加防备的心上。她想不通,不过是觉得有些贫血过来医院检查一下,怎么就成了白血病了呢?晴空万里,人来人往,苏时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扔到了空无人烟的冰天雪地之中,孤独,绝望。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家,苏时坐在沙发上发呆,恍然若在梦中。时钟骤然响起,她才像是回了神一般,猛的从沙发

  • 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1章(第1章 睡错房间)

    原标题: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1章(第1章睡错房间)小说名:一夜危情:前妻,别来无恙第1章睡错房间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吹拂在她的耳朵边。手指也攀附上她纤细的腰肢,拉入自己的怀里。腿顶上她的身体,禁锢住她。这异样陌生的感觉,伴随着细细碎碎的痒麻,让她的身体都跟着酥软了。“啊!”等那只手从上到下,就要越过三八线的时候,熟睡中的柳芽儿发出惨叫声。她被陌生感惊吓的浑身一哆嗦,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她身旁。看着眼前酣睡中,手脚不老实的男人。她真的要吓傻了,昏昏噩噩地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

  • 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1章(第一章致我命中注定的你)

    原标题: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1章(第一章致我命中注定的你)小说:禁忌之吻:豪门少主是恶魔第一章致我命中注定的你2016年10月31日,万圣节之夜。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夜幕下的圣劳伦斯堡打开了全部的灯,无数盏水晶吊灯照得人几乎没有影子,折射着迷离的光。这座城堡式的豪华别墅位于渥太华郊外,里多运河在不远处静静地淌过,倒映出一片璀璨如海的灯火。舞池里流动着音乐,侍者们捧着托盘奉上深玫瑰色的法国红酒与透明的德国冰酒,绯红的生鱼片和硕大的澳洲龙虾被整齐地码在餐盘里。仪表不凡的男女贵宾们踏入这座金碧辉煌

  • 厨神之暴餮三界1章(第一章殒落的天才)

    原标题:厨神之暴餮三界1章(第一章殒落的天才)小说名字:厨神之暴餮三界第一章殒落的天才“米其林评出全球第一位四星大厨,周弘毅……”“今年的联合国晚宴,我们邀请到了周弘毅先生来为我们主厨!”“天才厨神周弘毅先生在举办世界没事巡回展的途中遭遇车祸生死不知!”“周弘毅先生……”无数关于周弘毅的报道席卷整个传媒界!我叫周弘毅,天才厨师……至少以前是!从小,家里长辈就教导我蒸饭、煮菜、研究从古至今传承下来的各色菜谱,我甚至在还没有学会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葱、姜、蒜的作用是什么,我童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 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1章(第1章 把孩子打了)

    原标题: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1章(第1章把孩子打了)小说名:买一送一:霸道总裁深深爱第1章把孩子打了医院走廊拐角处。“苏小米,你给我把孩子打了!”尖利地声音刺耳地要命,充斥着苏小米地耳膜。苏小米呆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婆婆,不明白为何刚做完产检,婆婆就来了个‘大变脸’。“妈你说什么呢?为什么啊?”苏小米有些心慌,只觉面前婆婆的脸色越发地愤怒。婆婆刘金霞愤怒地甩开苏小米地手,冷哼一声:“哼,你肚子里的,是个女孩!”说着,三角眼不屑地朝上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真是怄气,没想到苏小米这肚子这么不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