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军婚迷情:老公步步紧逼】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1:01: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军婚迷情:老公步步紧逼

第9章 好闺蜜

秦姝住在第一军工集团分配的实习生宿舍楼,和唐安如住一起。网站163nvren.com

她和唐安如从小就认识,中间因为一些不好的事情分开了。

大学后重新相遇,而且还是同专业同班级的室友,现在两人又一同在第一军工集团的秘书部实习。

在外人眼里,唐安如温柔善良,清纯漂亮,是人见人爱的女神。

秦姝放荡不羁,是臭不要脸的……唔,反正秦姝在国防大学的名声不太好听,整个外语文学系都在传她喜欢勾引男人。

秦姝就纳闷了,她一没男朋友,二没当小三,三没乱搞男女关系,和男同学也是正常交往,怎么就勾引男人了!

再说,这世界上只准男人到处撩女人,不准女人反撩回去吗?又不是封建社会!

唐安如矜持自爱,秦姝放浪形骸,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会成为好姐妹。

其实秦姝也不懂。

所有人都以为她和唐安如是好闺蜜,但事实上唐安如有没有把她当成闺蜜,秦姝还真不知道。完整版【军婚迷情:老公步步紧逼】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但秦姝心里清楚,自己从未把唐安如当成闺蜜。

她把唐安如当成一个重要的债主。

两条人命债,替爸爸还的。

所以她甘愿当唐安如的绿叶,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唐安如想要的,秦姝绝对不会和她争。

大家都说,肯定是秦姝不要脸,使劲粘着唐安如,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一副水性杨花的样子,怎么还好意思和纯洁自爱的唐安如站在一起。

可别把美好的唐安如给污染了!

但事实上,从大学一开始,就是唐安如频频对秦姝示好,唐安如对所有同学都说秦姝是她小时候的好朋友。

秦姝一个欠债的,没那么厚的脸皮把人往门外推。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于是大学四年,她也就变成了外人眼里唐安如的闺蜜。

很多时候,秦姝不愿意去想这些事,只能不断往前看,让自己活得潇洒自在一些。

但偏偏凌墨寒这个王八蛋出现了!

想用一张破结婚证就困住她?没门!

秦姝绝对不是那种嫁人后就规规矩矩当家庭主妇的女人,她现在就使劲想着法子怎么折腾凌墨寒,让对方受不了赶紧离婚!

一天跟着凌墨寒折腾下来已经傍晚了。

秦姝回到宿舍,发现门没有锁,猜想应该是唐安如下班回来了。

她刚推开门,就听到有人恶声恶气地骂道:“秦姝,你还有脸回来,你好意思么?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秦姝一看,啧,这不是唐安如的男闺蜜杨彬么?

杨彬是她们的同班同学,林城的富二代,大学第一天就开着宝马来学校,人又长得还算帅气,所以在学校里也很受女生欢迎。

不过杨彬不像其他纨绔子弟那般花心,相反还很专一。

他对唐安如一见钟情,大学四年都没有交过女朋友。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唐安如只把他当朋友,杨彬也就变成了她的男闺蜜。

杨彬三头两天过来找唐安如,俨然是唐安如的护花使者,所以他对秦姝的态度一向不是很好,生怕秦姝欺负唐安如似的。

今天秦姝和凌墨寒斗智斗勇,身心俱疲,根本没心思搭理杨彬,直接把他忽略掉了。

杨彬见秦姝趴在桌子上,连眼神都不给他一下,而唐安如就坐在旁边,情绪一直很低落。

他感觉自己在唐安如面前丢脸了,火气蹭蹭蹭地飙起来,冲秦姝发火道:“秦姝,我跟你说话呢!你别装死,是不是你陷害安如的?”

“什么陷害?”秦姝捕捉到这两个字,总算正眼扫了一下杨彬。

这下杨彬来劲了,就像一个正义使者似的,气愤地指责道:“你还装,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喜欢我,我没看上你,你心里面嫉妒我对安如好,所以你就在背后陷害她……”

“杨彬,不关秦姝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唐安如终于抬起头来,眼眶通红,手足无措地看向秦姝,“秦姝,你别生气,杨彬不是故意说你的,他就是替我着急。完整版【军婚迷情:老公步步紧逼】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安如,你怎么还替她说话,你就是太善良了!”杨彬又心疼又气愤地说。

秦姝一脸懵逼。

她这才进门不到两分钟,杨彬和唐安如就好像唱双簧一样,哪来的什么陷害?

最关键的是,她也从来没喜欢过杨彬,这人哪来那么大的脸!

第10章 害人终害己

唐安如坐在那里默默地抹眼泪。

她长着一张素净漂亮的脸蛋,五官清纯,气质清丽,这一哭看起来愈加柔弱动人,很能激起男人骨子里的保护欲。

杨彬不愧是唐安如的男闺蜜,刚才一脸正义地指责秦姝,这会儿又贴心地安慰她:“安如,你就是太单纯了,所以才会被人陷害。我跟你说,职场如战场,有些人不要脸,为了能留在第一军工集团,什么阴险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说完杨彬还气愤地瞪了一眼秦姝。

秦姝嗤地一声笑了,站起身走到杨彬面前,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瞧着他。163女人网

杨彬忽然有些口干舌燥:“你、你看什么?”

秦姝扬着红唇,笑靥如花,伸出嫩白的手指在杨彬脸上若有似无地划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啧,我就是看看,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喜欢你。”

“你……”

“实话告诉你,别说你一个有点小钱的富二代,就是上校站在我面前,我也没多大兴趣!”

杨彬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感觉一个男人的自尊被秦姝丢在脚下狠狠踩了,而且还是当着女神唐安如的面,这让他以后怎么在唐安如面前抬得起头来!

他恼羞成怒,指着秦姝的鼻子骂道:“就你这种心思歹毒的女人,瞎了眼的男人才会看上你!”

“杨彬,你别乱说话。”唐安如似乎这时候才想起调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急忙拉住秦姝的手。

她清纯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安,小声说:“秦姝,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给杨彬说工作上的烦恼,害得他误会你。其实我知道不是你,你肯定不会害我的……”

“什么害你?”唐安如皱眉打断了她的话,“刚才他说我陷害你,什么意思?”

“没事没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唐安如连忙摇头,冲她温柔一笑,眼角还挂着泪滴,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了。

秦姝却有点烦心她说一半又不说一半的样子,搞得好像她真在背后陷害唐安如似的。

果然,杨彬保护欲激增,把唐安如拉到自己身后,冲秦姝怒道:“你还想装是吧?好,我就告诉你!今天安如要交给上司的一份资料里,中间暗暗夹着一张你翻译出来的那些下流小说!还好她上交资料前又认真检查了一遍,不然她今天就被辞职了。秦姝,你还敢说不是你陷害安如的?”

秦姝明白了,原来唐安如也和她一样,被人暗中陷害了!

到底是哪个小贱人,弄出这么阴险的一招,不仅让她在老大面前难以交代,还弄得她和唐安如也差点吵起来!

秦姝一时半会也想不到是谁,杨彬又咄咄逼人,跟聒噪的鸭子似的,特别烦人!

她重新坐下来,翘着腿懒洋洋说:“我要是真想陷害安如,就不会用自己翻译的小说夹在里面,免得留下把柄。杨彬,你真该去测测智商了。”

最后那一句又踩到了杨彬的痛脚!

他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气,这下彻底爆发了,气急败坏地说:“秦姝,你还狡辩!谁不知道安如处处比你强,你敢说不嫉妒她?哼!我早就知道你这种女人心思歹毒,接近安如肯定没好心!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爸心怀鬼胎,害死安如的父母,现在你又来害她……”

“你闭嘴!”秦姝突然起身,冷冷地盯着杨彬,“我爸当年是因为意外才出车祸撞死安如的父母,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

杨彬不屑地说:“谁知道是不是意外,害人终害己,自己也没落得好下场。”

啪!

秦姝一巴掌扇在杨彬的脸上,声音很响亮,杨彬的脸上也迅速浮起一个红红的指印,可见秦姝用了多大的力气。

她绝对不允许别人肆意污蔑、谩骂自己的家人!

宿舍瞬间安静下来。

杨彬难以置信地瞪着秦姝,唐安如也愣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秦姝紧紧地攥着拳头,身子微微颤抖,唇角却勾起一抹冷艳的弧度:“杨彬,你立刻道歉!”

“妈的,你敢打我!”杨彬反应过来,嘴里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恶狠狠地抓住秦姝的胳膊。

唐安如似乎吓坏了,呆呆地愣在那里,也没上前来阻止。

杨彬被怒气冲昏了头,忘记了在唐安如面前要维持形象,扬起手就朝秦姝的脸上劈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不明物体“嗖!”的从门口砸进来,正好砸在杨彬的手腕上。

杨彬惨叫一声松开了秦姝。

秦姝定睛一看,一个矿泉水瓶。

牌子有点眼熟,好像是她昨天用来砸王八蛋的。

思忖间,一阵冷冽的寒意袭来,咄咄逼人,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降温了!

第11章 强悍的凌墨寒

秦姝抬起头,看见凌墨寒竟然上楼来了,差点惊掉下巴。

刚刚她故意让凌墨寒在宿舍楼下等着,上楼后又磨磨蹭蹭不收拾东西,就是想折腾一下这王八蛋,让他也尝一尝等人的滋味!

想当初,她可是整整等了三个月!

现在凌墨寒等了还不到半个小时后已经很不耐烦了,沉着一张脸走到秦姝身边,大手搂紧她的肩膀。

他这人天生就长得极具侵略性,五官俊美,眉目锋利,狭长的眼睛深邃而黑沉。

而且身材高大健硕,四肢修长,本来端正严肃的白色衬衫,穿在他身上,硬是叫他穿出一身逼人的痞气来。

凛冽邪肆,不怒而威。

唐安如终于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看了凌墨寒一眼,眼底掠过一丝惊诧,又急忙去问杨彬:“你的手怎么样?”

杨彬也注意到了凌墨寒,被对方冷冰冰的目光一扫,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但女神在身边,他怎么能怂。

“你、你是谁?你和秦姝是不是一伙的?”杨彬使劲挺直腰板,力求让自己在唐安如面前显得有男子汉气概一些,但大腿肌肉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主要是凌墨寒这人的气场太强悍了!

一个国家特种兵出身的军人,手上沾过血,遇过不知多少危险至极的人和事,气势自然不同。

凌墨寒长臂一伸,用力抓过杨彬的衣领,面无表情地警告道:“下次再敢动秦小姝一下,我就拧断你的胳膊!”

说完手一挥,直接把杨彬狠狠地甩在地上,又有点不耐烦地对秦姝说:“收拾完没有?赶紧拿上你的电脑!”

秦姝眨眨眼,下巴朝书桌上示意:“喏,那儿呢。”

“麻烦!”凌墨寒皱眉,一手拿起笔记本电脑,一手拽着秦姝大步往外走。

“等一下。”唐安如温柔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秦姝回过头,见唐安如轻咬下唇,随后白净的脸蛋绽放出一抹柔美的笑容:“这位先生,你是秦姝的朋友吗?”

凌墨寒冷冷地盯着她。

唐安如心间一凛,笑容不变,露出一丝歉意说:“不好意思,刚才我朋友误会秦姝了。他不是有意的,我代他替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凌墨寒态度冷淡,语气强硬,“你应该向秦小姝道歉。”

唐安如一愣,似乎是没料到她会被凌墨寒这样对待,顿时有点无措地说:“我、我……”

凌墨寒面露不耐,抓着秦姝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安如看着凌墨寒那道高大的身影,又轻轻地咬住下唇,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如,你别为我担心,那人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杨彬以为唐安如担心他会被凌墨寒报复,所以替他道歉,心里一边暗暗欢喜,一边又心疼唐安如受委屈了。

唐安如看起来仍旧有些担心,又愧疚地说:“是我不好,连累你了。也不知道秦姝的朋友是什么身份,看起来像是一个军人,他若是替秦姝出气,我真怕你会受我的牵连。”

听到唐安如这样为自己着想,杨彬喜不自胜,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放心吧,我在林城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那人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兵痞子,他能把我怎么样。”

唐安如轻轻抽出手,抿唇粉唇不说话,看起来似乎还在为杨彬担心。

杨彬手上落了空,心底生出一丝遗憾。

又想到刚才凌墨寒一副又酷又拽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放在眼里,竟然还敢警告他,顿时满肚子的火气飙起来。

想他堂堂一个有钱有势的富二代,没想到在女神面前接连丢脸,还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兵痞子吓得双腿发抖,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死!

杨彬冷哼一声,不屑地说:“安如,你看那人连军服都不敢穿出来,哪有当兵的样子,说不定就是一个流氓,和秦姝串通一气来装腔作势呢!”

“是这样吗?”唐安如还有一丝忧虑。

“肯定是这样!”杨彬拍着胸脯保证,感觉在唐安如面前又找回了一点男人的自尊,“安如,你想想那些真正的军人,哪个不是一身正气,这小子有正气吗?我看流里流气还差不多!”

“噗——”唐安如被他逗笑,低眉轻笑的样子让杨彬心动不已。

但莫名的,他突然想到刚才秦姝那样艳丽的笑容,眉目间似乎含着撩动人心的春水……

第12章 没良心的秦姝

杨彬的心猛然漏了一拍。

他气恼地想:秦姝果然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居然还想勾引我,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和她计较陷害安如的事吗?

不可能!

想到这里,杨彬满脸不屑地说:“像秦姝这种不自爱的女人,倒贴给我我都不要!她还真以为自己能找个上校,要是她能嫁给上校,我跪下来喊她姑奶奶!”

唐安如微微一笑:“好啦,你别在背后这样说秦姝,她不是这种人。”

“安如,你就是太相信她了。”杨彬无奈地说,“你把她当闺蜜,处处维护她,可是刚才那小子用那种恶劣的态度对待你,她一句话都不帮你说。”

这么一说,唐安如又难过起来,不安地问杨彬:“秦姝是不是怪我了?早知道,我就不说工作上的事了,都是我的错。”

杨彬看到她不开心,弯弯的柳叶眉蹙在一起,粉唇微微抿着,这般模样真叫心疼!

他忍不住拥住唐安如的肩膀,又替她打抱不平:“本来就是秦姝在背后陷害你,要错也错在她,根本不关你的事!她这种女人,心思狠毒,水性杨花,刚刚你也看见了,她还勾引我呢。呵,我才看不上她,你、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

“杨彬,别再说这种话了。”唐安如忽然推开杨彬,生气地背过身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男朋友的,我和你只能当朋友。”

杨彬当然知道唐安如有男朋友,不过他没见过,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听说是一家大集团的总裁。

杨彬心里是不服气的,谁知道是不是总裁,安如那么单纯善良,万一被骗了呢?

见唐安如生气,杨彬又赶紧哄她,连连保证道:“好好好,我以后不再说这些话。只要你还愿意和我当朋友,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才不会像秦姝那种放浪无耻,专门破坏别人的恋情。”杨彬说得情真意切,就差对天发誓了,“安如,只要你幸福,我也会替你开心的。”

唐安如又展露笑颜,柔美的笑容映在杨彬眼里,让他深深地嫉妒那位集团总裁。

没关系,只要他一直待在安如身边,总会有机会的。

……

天色渐晚,唐安如见秦姝和凌墨寒出去后一直没回来,便给她电话。

秦姝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路上,军车飞快地往军区大院那边疾驰。

凌墨寒把她当成抱枕,蛮横地抱着她闭目养神。

“安如,我今晚不回去了。”秦姝被迫靠在凌墨寒怀里,鼻间尽是对方霸道的气息,弄得她心烦意乱的,“以后也是,我和朋友一起住。”

“是今天傍晚过来的那个朋友吗?”唐安如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担心,“你一个单身女孩和他同居,这样不太好吧?他是什么人?可靠吗?你别怪我多嘴,我就是担心你的安全……”

“嗯,没问题的,你放心吧。”秦姝打断了她的话。

唐安如还想问一些事,秦姝却飞快地挂断了,而后嗤笑一声,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可靠才怪!王八蛋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凌墨寒倏地睁开眼,黑眸沉沉地盯着她,冷笑道:“没良心的小东西!”

“啧,上校大人,我怎么没良心了?”秦姝饶有兴趣地问。

“宿舍。”凌墨寒言简意赅地吐出两个字。

秦姝却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敢情这位上校大人还想要她感谢在宿舍里替她出手的事情啊。

秦姝又轻笑一声,细嫩的食指从凌墨寒像是挑逗似的从他胸口往下滑。

“上校,你别忘了,从法律角度来说,我是你的妻子,你保护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也是你的演戏搭档,你要想哄老爷子开心,还不得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啊?”

凌墨寒啪地一下抓住她作乱的手,慢慢收拢握在掌心,大拇指轻轻摩擦着她腻滑的手背。

秦姝敏锐地察觉到男人被挑起来的兴趣。

她坏心一笑,故意说:“上校,别乱来哦。我告诉你,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能控制住欲望,否则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秦、小、姝!”这回轮到凌墨寒咬牙切齿了,一把将秦姝开,“你再敢惹火,我就在车上办了你!”"

秦姝终于扳回一局,得意地笑了。

第13章 我家也是你家

军绿色的越野车缓缓驶入林城的军区大院。

秦姝已经有三年没回来这里,望着车窗外熟悉的夜景,远处传来士兵们训练时有力的吼声,她一时有些恍惚。

守门的警卫兵都是人精,早把全军区各大首长的军牌号牢牢记在脑子里,所以凌墨寒的军车一路畅通无阻。

车子越往里面开,戒备就越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同时还有护卫兵巡查。

秦姝知道,军区大院深处住的不仅有军区各大高级军官,还有重要的军事基地,那里面绝对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最后车子在军区大院最深处停下来,周围戒备森严,高强电网,高高的哨塔上站着荷枪实弹的哨兵,塔下面还有二十小时巡逻的警卫兵。

这是秦姝从未来过的地方,她扭头问闭目养神的凌墨寒:“这是哪儿?”

“家里。”凌墨寒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凌家大宅搬到这里来啦?”秦姝随口问,心里想着等会儿见到老爷子该说什么好,她实在没脸见这位从小疼爱她的老人。

“不。”凌墨寒睁开眼,目光黑沉,声音冷硬,“这是我家,从今天起也是你家。”

秦姝惊诧不已,被口水呛了一下。

“快点!”凌墨寒开门下车,把她也从车里拽下来,动作十分粗鲁,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好在秦姝也不是娇弱矫情的小女人,下车后跟着他后面往前走,结果凌墨寒还不耐烦,嫌弃她走得慢。

“磨磨蹭蹭的!”凌墨寒突然把她打横抱起来,感觉怀里的小女人还不如部队一个麻袋重,软软腻腻的,好像稍微大力点就会弄坏她,逼得他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

秦姝可没感觉到他那点铁汉柔情,反而气得无语!

想想这么多士兵看着,凌墨寒一下车就把她抱起来,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在车里干了什么活色生香的事情呢。

凌墨寒根本不在乎这些,何况在他的认知里,秦姝已经是他的妻子,丈夫抱妻子进门太正常不过了。

谁敢有意见,不服憋着!

凌墨寒怀里抱着秦姝,脚步稳健,快步如飞,面无表情地把人抱进别墅里面。

偌大的客厅开着明亮的大灯,静悄悄的,除他们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这不免显得太过冷寂。

李副官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大喊一声:“报告!”

“说!”

李副官看了一眼秦姝,凌墨寒立刻把她扔到沙发上,大步往二楼走,同时命令李副官:“到书房来!”

李副官赶紧跟上去。

秦姝倒在沙发上,瞪着凌墨寒冷酷的背景消失在楼梯转角处,这才咬牙切齿地爬起来,打量这个陌生而冰冷的别墅。

深棕色的实木地板,欧式的白色家具,客厅和餐厅之间用一道古色古香的圆形拱门连通,然后穿过两扇精致的屏风,是一个很大的会客室。

头顶是巨大的水晶吊灯,脚下铺着珍贵的羊绒地毯,落地窗外的汉白玉雕栏上装饰着荧荧灯光。

啧啧啧,真是够奢侈的。

秦姝在别墅底层溜达了一圈,一边欣赏还一边在心里点评,就像是来别人家里作客的客人。

可不就是客人么。

她和凌墨寒根本没有夫妻感情,只有三年前的那一夜,这回硬被他拉过来充当演员,要在老爷子面前和他秀恩爱,说起来还挺头疼的。

秦姝的肚子咕咕咕地叫起来,凌墨寒还在二楼书房听李副官汇报机密,她不得不先想办法把肚子填饱。

大概是凌墨寒不经常在家里吃饭,厨房里厨具一应俱全,酱料也不缺。

但看起来冷冷清清,没有一丝烟火气息,冰箱里面也只有一把面和两个鸡蛋。

好吧,只能吃鸡蛋煮面了。

秦姝厨艺是不错的,干脆利索地煮了一碗面,上面卧着两个香喷喷的荷包蛋,再淋上几滴香油,简直令人食指大动。

秦姝正在餐桌前埋头吃面,突然横空出现一只手,把她的面端走了。

“唔!”她腮帮子鼓鼓的,瞪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凌墨寒。

这家伙走路没声的,过来就抢她的面吃,一口下去大半个荷包蛋也没了。

李副官目瞪口呆,首长竟然吃别人剩下的东西,关键还吃得有滋有味的,这、这算得上是军中的大新闻了。

“你干嘛抢我吃的?”秦姝很不爽。

“饿了。”

“你自己去煮呀。”

“不去。”

秦姝被凌墨寒理所当然的态度气得差点吐血。

她真是没见过这么霸道的王八蛋,脾气又恶劣,性格还拽得要死,真想用筷子戳死他!

“吃吃吃,撑死你吧!”

秦姝气恼地站起身,完全不管听到这句话脸色黑沉的太子爷,就这么潇洒地跑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李副官这次被秦姝的胆大包天折服了。

他敢打赌,敢在太子爷面前接二连三不留情面怼他的,整个林城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第14章 秦小姝就是来祸害他的

秦姝才不管是不是惹怒了凌墨寒。

她今天太累了,吃饱后睡意涌来,便有些不管不顾地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凌墨寒站在沙发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眼眸如墨海深沉不可测。

三年不见,曾经的小丫头长开了。

眉眼褪去了少女时期的青涩,慢慢显露出一种艳丽的颜色来,眼角眉梢间都透露出动人心魄的韵味。

今天吻她吻得狠了,她的嘴唇现在还有些红肿,微微嘟起来,就连睡着也像是在索吻。

凌墨寒捏捏眉心,又烦心起来。

在长年的军旅生活中,除去三年前鬼迷心窍和秦小姝发生关系外,他再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

主要是他对那种事没多大兴趣,心里面也只有军队和任务。

谁想到再次遇见秦小姝,他总是轻而易举的被小丫头撩起火来。

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无意识的动作,都能把他撩得邪火焚身。

要不是在部队锻炼出强大的自制力,凌墨寒早就把秦小姝压在身下办好几回了,哪里由得她这样三番四次地放肆作妖。

秦小姝就是来祸害他的!

睡梦中,秦姝发现自己被一头凶狠饥饿的野兽盯上了。

那眼睛绿幽幽的,阴森森的,好像饿了很久,就等着用她来填饱肚子。

吓!

秦姝一个激灵醒过来,对上凌墨寒那双冷冽的眼睛,又听他冷冰冰地命令道:“起来,到卧室去睡!”

“哦哦。”秦姝还在犯困,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往楼上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撞在楼梯扶手上。

一只大手及时按住她的脑门儿,耳边传来凌墨寒的讽刺:“走路不长眼。”

秦姝正想反驳关你什么事,话还没说出口,她又一次被凌墨寒蛮横地扛在肩上。

秦姝深深觉得,只要有凌墨寒这个霸道不讲理的王八蛋在身边,她根本不用走路了。

不是扛就是抱,就不能让她自己好好走路?

被他这么一折腾,秦姝睡不着了,发现卧室也透露出一种冷冰冰的气息,简单的摆设和灰黑冷色调组合在一起,完全符合凌墨寒那副酷拽冰冷的样子。

这肯定是凌墨寒的卧室。

“我的房间呢?”秦姝躺在床上,见凌墨寒要走,急忙用脚去踹他的大腿。

结果连裤子都还没碰到,凌墨寒便反应迅速地转身抓住她的脚腕,简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

秦姝暗暗心惊,这家伙不愧是特种兵出身的,反应能力绝了!

凌墨寒就这么用手握紧她的脚踝,也没有放手的意思,一双凛冽的黑眸冷冷地睨着她,薄唇吐出三个字:“偷袭我?”

啧,这眼神可怕!

秦姝小心肝一颤,下意识地缩脚,却被他握得更紧,顿时火气上来了,另一只脚也踹过去。

别以为她是好欺负的!

啪!

凌墨寒把她两只脚踝都抓住了。

此时秦姝尴尬了。

她上半身躺在床上,两只脚踝却掌控在凌墨寒手里,大腿也被迫岔开,而凌墨寒正好站在她双腿中间。

这、这姿势仿佛要干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啊!

再看凌墨寒那饿狼似的眼神,秦姝不用猜都知道他在想什么,简直欲哭无泪!

“你快点放手,我要睡觉!”秦姝暗暗用力挣扎,脸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

奈何在绝对的武力面前,她那点劲儿别提了!

凌墨寒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从泛红的桃花脸,到微肿的红唇,眼神沉了几分。

紧接着目光又落在白皙的天鹅颈上,细嫩脆弱,似乎只要轻轻咬一口就会印上他的痕迹。

秦姝越看越觉得凌墨寒的眼神不对劲,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又羞又恼地说:“喂,你放手啊!我真的很困,我不挑房间了,你让我睡觉吧!”

“不放。”凌墨寒嗓音沙哑,似乎连呼吸都在喷火,又特别霸道地补充了一句,“我要睡你!”

秦姝惊呆了!

这、这究竟是流氓呢,还是流氓啊!

她真是第一次见这样直白粗鲁的!

作为一个经常翻译小黄文的人,面对枪杆儿硬挺笔直的男人,秦姝难得害臊了。

她不自在地清咳一声,望着野兽般的男人,好心建议道:“不如来日方长?”

下一秒,凌墨寒猛然俯身狠狠蹂躏她的唇瓣,把她的双腿也压在床上,类似于内敛的W形,又被迫夹在他腰间,简直让秦姝面红耳赤!

而凌墨寒尝到她唇里香甜的味道,也几乎失控了!

军婚迷情:老公步步紧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军婚迷情 或 老公步步紧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0章

    原标题: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0章小说书名:丑女重生:倾尽天下第10章离席岳璃珠转身,眉眼噙着笑意,开口:“知道我要你来的用意?”“知道。”“那就好。”岳璃珠手中绢帕摆了摆,又说:“她穿了一件大红披风,白色长裙衫,现眼的很,你们莫要给我盯错了。”“是,属下一定会注意,”她谋划许久为的就是今日。忽的,岳璃珠眼神转的凌厉,“很好,你们将她送到丞相府后门,那里会有人接应你们,记得,要把她的脸盖住,别让别人瞧见了。”男子抱拳领命,之后转身朝着另一头走去。岳璃珠手里拽着绢帕,她有些心慌又有些雀跃,如果能成,

  • 盛宠再恋10章

    原标题:盛宠再恋10章小说:盛宠再恋第10章你上热搜啦安北酒看到舒寒毫发无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感慨万千。“这次真的是难为你了。”对于舒寒,安北酒还是有些愧疚的,要不是因为自己舒寒也不会被宋清黎抓住。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她,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她也不会情急之下弄出宋清黎的事情,而且还让本来与这件事情毫无干系的舒寒背了锅。“有什么可难为的,当初就是我想保护你来着,只是没有想到宋清黎的手段如此之高,居然能通过我的手机找到你。”其实舒寒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宋清黎控制自己的时候一直都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 那天,我入行10章

    原标题:那天,我入行10章书名:那天,我入行第10章女朋友按完了之后,刘语就对我说:“手法很专业,你按得不错。以后好好干,再有这种事你跟我我,工作时间我绝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明显的失误。”“谢谢经理,我会努力工作的。”我接着回去上班接客,大飞哥看我依旧是横眉冷对的,因此我也没有什么客人,其间赵强过来和我说:“你这样子下去不是办法,你这是得罪大飞了,不行我这边有些固定的客人,平时都会来叫我,要不我把我的客人分给你几个。”我说:“不用,这事也就这样,他不可能一直这样在工作上针对我太明显了,他也怕经理知道

  • 若非是你10章

    原标题:若非是你10章小说:若非是你第10章他的前任为了让我安心,他起身,去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我不解的望着他,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从一堆零碎的小东西里拿出了放在最下面的一张照片,递给我。我不免有些震惊,毕竟他一个男人,我确实没办法想象他居然能如此保留一些小女生的东西,特别是这个一看就很简陋的粉红色盒子,就算是保存的再好,上面还是有泛黄的痕迹,和明显他一定是经常触摸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等看清那张照片的时候,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这……”我不可置信的接过照片,“这

  • 不斩相思不忍顾兮10章

    原标题:不斩相思不忍顾兮10章小说名字:不斩相思不忍顾兮第十章疯了?三年前?是从三年前顾氏一族的满门斩首开始吗?那一刻,皇甫琰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阿琰,是我,是我啊,明明是我救了你……”顾倾城昏迷之际呢喃出的话,在皇甫琰的耳边炸开,他几乎不敢相信,难道,这个女人说的都是真的吗?可若是真的如此,那么一切不都是一场笑话?皇甫琰几乎是不敢相信,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当初救了自己的人?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一定要弄清楚。“给朕治好她,另外以前看守未央宫的侍卫,全部杖杀。”临走前,皇甫琰下了

  • 万般风情不如你10章

    原标题:万般风情不如你10章小说书名:万般风情不如你第10章签了离婚协议“你还愣着干嘛?”见苏颖不动作,顾夫人恶狠狠的催促,“苏颖我告诉你,我们远恒虽然身体不好,但也不缺人想嫁进我们顾家大门!”苏颖这才回过神,捏住手里的文件。“好。”片刻后,她抬起头,“我签。”本来就是一段错误的婚姻,本来就是她背叛了远恒,她的确是不配做他的妻子。想到这,苏颖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还差不多。”顾夫人一把夺过文件,看着苏颖的眼神里满是不屑,“我告诉你,这是你对不起我们顾家,离婚了别想分到我们一

  • 一品侯妃10章

    原标题:一品侯妃10章小说名:一品侯妃第十章你会后悔的苏皖颤抖着身躯,执拗地与叶匪对视。“当年,如儿也是这样。”她轻轻笑开,“叶匪,你总是这么自负。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她顿了顿。“是你,将自己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孤家寡人。”他不动,抬起眼,居高临下地挑起双唇:“这么一个人,她何德何能,入得了我叶家族谱?”反问的语气,多么的嘲讽。忽然静了。苏茹蠕动着唇,似乎念念有词,想说着什么,却说不出口。而叶匪,一袭官袍,负手而立。他偶尔扫视过叶思皖的目光,就像是在审视一个并不该存在的怪物。那目光让年幼的叶思皖

  • 那夜心微凉10章

    原标题:那夜心微凉10章小说书名:那夜心微凉第10章那年年少沈从安一把将女医生手里的单子夺了过去。而我,也陷入了以往的回忆里。很久以前,我还不叫梁微,我叫魏童心。我有一个很不错的家世,父亲是兰城的首富,母亲出身于书香门弟。我从小学钢琴,手指纤长,会很多曲子。我的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怕我以后所托非人,他们亲自从孤儿院挑选了一名样貌秉性都很好的少年。那一年,我十三岁,少年十七岁,我正是对异性懵懂的岁数,他正是青春年少,小鲜肉一样的年纪。他是我名义上的哥哥,但实际上,是我父母钦点的女婿。满园玫瑰花开的

  • 当爱耗尽10章

    原标题:当爱耗尽10章小说:当爱耗尽第10章没有退路“我没有退路!”然而时语不打算让步,这是她唯一能走的路!顾承安拳头紧握,青筋绽开。他眼睛血红,怒气更甚了几分。过了好半响,这才沉声道:“我给你时间考虑,希望你不要后悔!”也不等时语回答,他将门一脚踹开,转身就走。时语见他走了,这才如负释重松了口,整个人瘫在地上。然而她刚走出手术室,就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时小姐,刚刚我们接到通知,您弟弟的医药费已经停了,请您尽快过来缴费,否则的话..”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时语打断道:“我会尽快过来缴费的,请你

  • 我这样爱着你10章

    原标题:我这样爱着你10章小说书名:我这样爱着你第10章你怎么不杀了我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提起父亲的名字了。还记得大四下学期,我正在准备毕业论文的时候,我接到了我爸爸助理陈先生的电话。“大小姐,您看您什么时候能回国?”“陈叔,怎么啦?”“公司遇见了一点事情,你爸爸现在状态不太好,你妈妈也不懂这些,公司总是要有人挑大梁的。”据说是因为一块标地,断了资金链,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我只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我的回归也并没有力挽狂澜。公司倒闭,家里破产,母亲绝望自杀,父亲连翻遭受生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