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7:35:42 来源:网络 []

小说: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

第009章和你没关系

“小欢,我记得你的酒量不好。推荐http://www.163nvren.com/”他的语气,还是一贯的宠溺深情,却让迟欢更加的生气。

“我就算醉了也和你没有关系!”迟欢躲开他的怀抱,厌恶地蹙紧眉头。

陈立诚彻底地沉下脸,淡淡的叹气声溢出来,手僵在半空中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这样抗拒他的迟欢,他却还是忍不住靠近,她从来都是他心里戒不掉的毒药,一别一年,更添了他无尽的思念。

可是现在的她,早已不属于他。

“小欢,我是有苦衷的。”陈立诚握紧拳头,低沉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落寞。163女人网

迟欢冷笑了声,忽然凑到了陈立诚身边,纤细的指尖勾起他的下巴,娇媚的笑绽放在唇边,此刻的迟欢,性感而诱惑,她脸上不施粉黛,可是却比任何他见过的女人都要动人吸引。

陈立诚喉结滚动,眼底掠过她白皙的脖颈,一路而下,无一不在勾动着他的欲望。

动作比思考要更快一步,男人健硕的身子压下来,大掌扣住女人的后脑勺,一双黑眸浮满情意,迟欢的笑更是诱得他理智全无,只想肆意地品尝着她的美好。

薄唇渐渐落下来,迟欢却在那一刻偏过头,指尖压着男人的唇瓣:“你知道吗?我真的讨厌死了和我的姐姐共用一个男人。”

闻言,陈立诚浑身一僵,手撑着沙发望着身下的女子,精致的侧脸轮廓姣好,她的笑无畏讽刺,让他的心脏泛起绝望的疼痛。

迟欢一脚往上踹开男人,陈立诚措不及防,身子几乎跌到了地上,迟欢冷漠地笑:“啧啧,别告诉我,你还对我有感情,我现在最不想听的就是笑话。”

陈立诚抿唇不语,站起来的时候再一次压制住迟欢,这一次还未等他的脸凑近,迟欢就一掌扇了过去,陈立诚却丝毫不受到影响,扣住迟欢的肩膀低沉地道:“小欢,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不能拒绝我。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话落,他的吻重重地落下来,迟欢无处可躲,小手一直推搡着男人的肩膀,眸光落向男人的肩膀后面,一张英俊却冷漠至极的脸让迟欢惊慌地瞪大眼睛,小嘴发出不满地“呜呜”声,陈立诚却更加深入地吻。

几个黑衣人渐渐靠近,迟欢望着他们站在陈立诚身后,唇齿间的湿软忽然间消失,陈立诚被几个男人一甩摔在了墙角,后脑勺重重地一撞,猩红的血液滴落在了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触目惊心。

迟欢惊魂未定地看着这一幕,心跳在这一刻似乎骤然停止,她想要走过去,可是刚站起来,韩宸就走到了她的身边,森冷的气息让迟欢的思绪骤然清醒。

“废了他的手。”无情冷漠的嗓音从男人削薄的唇吐出来,几个黑衣人动作利索地走过去,迟欢蓦地尖叫出声。

“别!韩宸!”迟欢捏紧了男人的手臂,余光望着陈立诚满满的都是担忧,韩宸扳过她娇小的脸,落在她微红的樱唇上,眼底的阴鸷暗沉得让迟欢害怕。

“动手!”见几个黑衣人停下动作,韩宸再一次命令。完整版【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迟欢踮起脚点一直拽着男人的手臂,哀求地看着他:“他已经昏迷了,够了,韩宸,你就放过他吧。”

黑衣人的脚已经踩在了陈立诚的手上,力度十足,顿时昏迷中的男人痛苦地尖叫出声,迟欢的泪水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嗓音呜咽:“韩宸……你让他们停下来,我求求你……”

韩宸微微皱了皱眉,指尖轻柔地抚过女人脸上的泪痕,滚烫的温度流窜开来,他沉沉地开口:“迟欢,我想杀了他。”

话落,迟欢立刻捂住了他的嘴,泪眼模糊间是男人无情的脸,她的嗓音哑哑的,又一阵撕裂的喊声在耳边炸开,迟欢的心仿佛受着凌迟的折磨,她不断地摇头,她听不下去了,她的心好痛。

“这是最后一次,我的纵容是有底线的。”韩宸冰冷地落下话,挥手让黑衣人离开,迟欢渐渐地松了一口气,浑身无力地靠在韩宸怀里。

她的手摸索着包里的手机,把脑袋埋在韩宸的肩上,给迟欣发了一条短信。

酒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已经清场了,韩宸搂着她离开,迟欢忍住想要回头去看看陈立诚的冲动,一路失神地跟着韩宸的脚步。版权163nvren.com

一路回到别墅,韩宸始终是一语不发,迟欢的余光看向男人,他紧绷的俊脸在暗光下俊美逼人,她的身子靠过去,挽着男人的臂弯低低道:“我也不知道他会在那里的。”

她知道韩宸是生气了,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而她和陈立诚刚才接吻了,他心里的想法她知道,可是事情都发生了,她那时又是被迫的,能怎么办。

“要多久,你才会放下他?”男人冷寂的嗓音传来,迟欢愣了愣,眼底的痛苦一闪而过。

第010章已经在努力

抿紧樱唇,她垂下头靠在男人的肩头,淡淡的薄荷气息袭来,她的心情更加沉重。

三年的初恋,还有一场未能修成正果的婚姻,哪是这么容易就能放下的。

“我已经在努力了。”迟欢无力地回答,她何尝不想把陈立诚这个男人从自己的心里赶出去。163女人网

“下一次,我不要再听到这样的回答。”

迟欢低低地应了声,眼底的落寞倾泻出来,神情有些恍惚。

接下来的一周杂志社的工作让迟欢忙的完全没有时间乱想那些烦躁的事情,她几乎每天都主动加班,往往是最后一个才离开,对于她这样拼命工作,韩宸自然是不满,迟欢一直安慰他只要过了这一周就好,杂志社的首刊她要盯着点,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这样充实的工作迟欢乐此不疲,但是总有些碍眼的苍蝇不甘平静,迟欣找上门的时候让迟欢完全没了心情。

那一晚在酒吧她已经通知了迟欣,后来她没再关心过陈立诚的状况,两人像过去一年那样,完全没有联系。

她想着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就算在同一个城市,可是南城这么大,哪是这么容易就能遇到的,而那晚在酒吧,也不过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已经过去了。

他们之间,连陌生人都谈不上。

“迟小姐,有什么事?”迟欢推门走进贵宾室,颇为不耐地在她对面坐下。

“迟欢,你为什么还要缠着立诚不放?我没想到,一年过去了,你这勾人的本领倒是长进了不少。”迟欣冰冷地讽刺,精致的眉眼泛开层层冷意。

“迟小姐是专门来夸奖我的?”迟欢冷淡地反问。

迟欣冷哼了声,高傲地看着迟欢:“你害的立诚现在还在住院,我是来警告你,要是想破坏我和立诚,门都没有!我们要结婚了,把你的那些心思收起来!”

“你以为我还想把陈立诚抢过来?”迟欢冷漠地挑眉,樱唇讽刺地勾起:“他是我不要的男人,给你凑合着用也没想到你真当是宝了。”

迟欣气结,一手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小脸染上了沉沉的怒意瞪着迟欢:“你就是嫉妒我罢了!我就不信你真的放下了立诚!迟欢,我就是要夺走你所有的一切!你不能再去见立诚!”

“这话你跟陈立诚说,让他别来骚扰我,烦死了。”迟欢不悦地沉下脸,眼底的厌恶浮现。

“立诚才不会找你!她是我的!”迟欣骄傲地宣誓,她一年前最大的成就,就是从迟欢身边夺走了陈立诚,现在的迟欢,就算攀上了韩宸,可是她永远也不会幸福。

迟欢早就没了耐心听迟欣炫耀,皱眉边离开边淡淡地说:“看来陈立诚还不是很爱你啊,让你这么没安全感要来我这里撒野,好好管着他可别让我有机可乘了。”

“你!”迟欣追上去拦住迟欢:“托你的福,立诚现在还在昏迷,要是他醒不过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从来就没放过我。”迟欢冷冷地拂开迟欣,头也不回地走进办公室,脑海里却一直徘徊着迟欣的话,陈立诚昏迷了?

那时候他撞到了后脑勺昏迷,她以为并不是太严重,但是现在迟欣既然找上门,看来情况并不太好。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迟欢看着面前的文件,却都没有工作的心思,心不在焉地推倒了面前的文件,她忍不住还是过去了医院。

……

病房里,迟欣一接到护士的电话就立刻赶过来,陈立诚已经醒了,但是伤势还未完全复原,她看着病床上苍白的男人,眼底积聚着晶莹的泪珠。

“立诚,你昏迷了五天了,我真怕你……”迟欣哽咽地说着,这几天她寝食难安,守在陈立诚身边一天比一天担忧。

当时,她看到迟欢的短信赶到酒吧,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看见陈立诚昏迷在角落,源源不断的血液涌出来,触目惊心。

那一刻,她尝到了一种绝望的痛,怕他的血会在她面前流尽,后来是酒保提醒了她她才立刻叫了救护车,但是抢救完毕,陈立诚却一直没醒。

“别担心,我还没死。”陈立诚淡淡地扯唇,迟欣冰凉的手一直在他的掌心颤抖,眼泪一颗一颗地砸落下来。

“你怎么能死!你还要照顾我和宝宝呢……”迟欣越说哭的越加厉害,本来怀孕的事情她想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告诉陈立诚给他一个惊喜,但是此刻却忍不住说了出来。

闻言,陈立诚浑身一颤,黑眸迸发出不可置信的冷光,他扣进了迟欣的手,沉沉地问:“迟欣,你说什么?”

迟欣抹了抹眼泪,掌心落在小腹上,脸色也渐渐变得柔和:“立诚,我怀孕了,宝宝已经一个月了。”

陈立诚愣住,而站在病房外的迟欢也愣住,握住门把的手僵硬的发疼,心脏寸寸地收缩着,她愣愣地看着里面那一双人,玻璃门上清楚地映出一个苍白狼狈的身影,无不在嘲讽她的可笑,她倏地背过身,转身离去。

第011章迟欣怀孕

“怎么?你不高兴吗?”迟欣望着陈立诚愣怔的神色,这一年来他对她宠溺温柔,她一直以为他都是爱她的。

她自认为自己不比迟欢差,凭什么迟欢能够拥有的,她就不能?

“迟欣,这个孩子,别要了。”陈立诚沉重地开口。

迟欣惊诧地瞪大眸子,美眸瞪着陈立诚,此刻的他全无一点要当父亲的喜色,反而一脸的阴霾。

捏紧了衣摆,迟欣转过头,泪眼汪汪地质问他:“陈立诚!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是我们的孩子,既然我们都要结婚了,这个孩子为什么不要?”

“我们解除婚约吧。”陈立诚转过脸,眸光落向一旁。

“不!”迟欣一口拒绝,她站起来,俯身看着陈立诚怒吼道:“我不答应!现在我有了孩子,你必须要娶我!你还惦记着迟欢?她究竟有什么好?只有我才能给你迟氏,才能给你迟家女婿的身份,迟欢她什么都不是!”

陈立诚重重地叹气,他不是没试过要和迟欣认真在一起,可是做不到!

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是迟欢,他忘不了她,也无法放下她。

“迟欣,你不是她。”一句话,就已经足够让迟欣失望。

因为她不是迟欢,而陈立诚爱的是迟欢。

多可笑,这一年陪在他身边的是她迟欣!而迟欢早已堕落的和另一个男人在鬼混了!

“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立诚,只有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迟欣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滚烫的泪水滴下来,在床单上蔓延开。

陈立诚始终波澜不惊,他紧紧地抿着薄唇,推开了迟欣的手:“迟欣,一年够了,我感激你当初……”

话还没说完,迟欣就捂住了陈立诚的嘴:“我是心甘情愿的,你不用感激我,我只要你答应和我结婚,我什么都给你!”

陈立诚沉默,俊脸漫开层层的忧伤,迟欣的话在耳边响起:“立诚,我怀孕了,爸是不允许你离开我的。”

只要这个孩子在,陈立诚就必须要负责。

……

迟欢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医院的,她没有开车,脚步虚浮地走在繁华的街上,耳边一遍又一遍萦绕的都是迟欣的话,她怀孕了……

讽刺地笑着,漫天的阳光落下来,她微微眯了眯眼,迎着阳光仰头,明明是晴空万里,她的心却乌云密布。

漫无目的地走着,市中心的路交叉纵横,她竟然也能够走到环球,这栋全南城最高的建筑,在耀眼的阳光下,剔透闪耀的光芒无与伦比。

低下头,此刻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迟欢站在一角打电话给韩宸,过了一会才听到他的嗓音。

“我在环球楼下。”

韩宸还在开会,此刻诺大的会议室里,所有的高管都在望着韩宸接电话的动作,闭着嘴不敢有任何表情。

“你什么时候下班?”迟欣问他。

“在开会,还要半小时,你先上来。”韩宸柔和的嗓音传来,迟欢微微笑了笑:“我就在对面的咖啡厅等你,不打扰你了。”

手机里很快就传来“嘟嘟”的声响,韩宸把手机放到一边,众人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本以为这个会议老板还要开半个小时,但他只是说了几句总结的话就立刻散会。

韩宸离开了会议室,交代了秘书剩下的工作就离开,迟欢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游戏,只有专注的时候她的脑子才不会又乱想。

“今天不用加班了?”韩宸坐下来,要了一杯蓝山咖啡。

“没心情。”迟欢还在继续玩着手机游戏,余光睨了眼韩宸,他的身上还带着丝丝的凉气,混合着他独有的薄荷气息好闻极了。

“你不是在开会吗?才过了十分钟你就下来了。”迟欢一局都还没结束,语气有些哀怨。

“怕你等不及。”韩宸挑眉,优雅地端起咖啡抿了口。

“你要是还要工作不用陪我,我等会自己回去。”迟欢知道韩宸一向都是很忙的,他一周有三天能够在12点前回来就已经不错了。

“你就是我今晚的工作。”韩宸勾唇淡笑,眉眼间的神采总是让迟欢失神。

她眨眨眼蹭在男人的怀里,关了手机,撒娇道:“唔……可是我今晚不想陪你。”

“得寸进尺了?”男人挑眉。

迟欢“咯咯”地笑出声:“就是就是,你奈我何?”

回答她的,是韩宸惩罚性的吻,又深又重,迟欢搂着男人的脖子,眼底的哀伤渐渐蔓延,又被她敛下。

……

半夜的时候,迟欢蓦地惊醒,她擦了擦脸上的热汗坐起来,身侧并没有人,卧室里亮着一盏小灯,她看向挂钟,已经凌晨四点。

这一年来她不时都会做噩梦,多数时候醒来都只有她一个人,韩宸似乎从来都不会一觉睡到天亮,但是每一天他都是精神奕奕。

迟欢下了床,有些口渴,她下去客厅的时候经过书房,门并没有关紧,男人低沉的嗓音传出来。

“迟氏那边同意的话,明天就签约。”

第012章争执

清晰的语句传过来,迟欢的脚步顿住,迟氏?

她疑惑地想要再听多一点消息,韩宸却忽然挂断了电话,犀利的眸子射过来,见到迟欢才稍稍柔和。

迟欢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她不是故意要听什么,这一年来韩宸的公事她一概不知,他不说,她也从不会过问。

但是事关迟氏的,她比谁都要敏感。

“你怎么起来了?”迟欢敛下情绪走进去,乖顺地抱住男人的腰。

韩宸搂着迟欢坐下来,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动作暧昧撩人。

“公事。”韩宸简介地回答她。

迟欢低下头,思索着如何问迟氏的问题,韩宸却早已看穿她,抬起她尖细的下巴:“环球和迟氏合作,是西北部的一个开发计划。”

韩宸主动说出来,迟欢还是有些讶异地,她脸色微红,尽量让自己的脸色平静:“你怎么会和迟氏合作?”

“有利可图。”韩宸挑起迟欢的碎发在指尖把玩,语气漫不经心。

迟欢皱眉,忽地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现在迟氏的实力早已不复当年,而环球,如果和迟氏合作,势必会带动迟氏的发展。

可是之前,明明韩宸是想要毁了迟氏的。

迟欢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韩宸了。

“不相信我?”迟欢的沉默让韩宸有些不悦,指腹抹开她眉眼间的褶皱,娇媚的小脸莹莹动人。

迟欢摇摇头:“怎么敢。”

“不敢不代表不会。”

“你别打压迟氏了,虽然我觉得自己没资格劝你,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迟家完了。”迟欣搂着男人的脖子,低低的嗓音缭绕开,韩宸的脸色微变。

“那就看你的表现。”韩宸把迟欢抱上了办公桌,上面的文件被他悉数挥落到了地毯上,迟欣还未来得及惊呼,韩宸已然强势进攻……

……

环球和迟氏合作的新闻在第二天迅速地登上了头版,许多评论家对此都发表疑惑的评论,环球此举在别人看来无疑是在救迟氏,可是之前迟氏的危机业内人士都知道是环球的手段。

迟欢这几天一直都在留意着新闻,以她对韩宸的了解,他是不可能会帮助迟氏的,可是现在,两家企业的合作正式展开,她心底的不安一直在蔓延。

直到父亲的一通电话打过来,她才知晓韩宸从来就没有放过迟氏。

“小欢,如果这一次你不帮爸爸,迟氏是真的要完了。”迟云峰沉重的声音传过来,迟欢愣住,再硬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也柔软下来。

“爸,究竟是怎么回事?”迟欢沉重地问。

挂断电话,迟欢的脸色一直都布满阴霾,环球虽然表明是在和迟氏在合作,但是西北部的开发进程却都是交给迟氏处理,现在政府检审方案不通过,但是两家大企业都已经投入了过千万的资金,迟氏更是和经销商签下了条约,如果这个开发案腰斩,迟氏将会面临巨额赔款,更有可能会被控告。

迟欢的心凉飕飕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她开车过去迟氏,父亲说这件事是陈立诚出院之后拍板决定的,她更是疑惑,如果是陈立诚,他更不可能会答应和韩宸合作。

他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来到迟氏,前台的小姐看见她立刻拦住,毕竟迟欢现在已经不是迟家人,前台小姐通报了之后她才能上去。

电梯在顶层停下,门打开,迟欣正站在门口,见到迟欢的时候明显一愣,脸色渐渐转冷。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找立诚吗?”迟欣冷眼瞪着迟欢。

迟欢皱了皱眉,现在没有心思和迟欣在瞎扯什么,绕过她就要走进办公室,迟欣却拦住了她:“迟欢!你敢走进去?”

“我怎么不敢?放手,我来找他是有正事。”迟欢想要甩开迟欣的手,迟欣却一直紧紧不放。

“你能有什么正事?迟欢,你别想再勾引立诚!”

迟欢不耐烦到了极点,她本来就心烦意乱,现在被迟欣阻着更是烦躁,一把甩开了她的手臂怒道:“你以为谁都是你,当年为什么我会和陈立诚分手你最清楚不过?说到勾引,还是亲爱的姐姐你教我的?”

迟欣惊诧地倒退了几步,迟欢的力气不大,但是地板湿滑,她脚上穿着平底凉鞋向后一滑,迟欣措不及防就跌倒在了地上,她拼命地捂着小腹,秘书听到动静走过来,就连陈立诚也惊动了。

见到迟欣痛苦地躺在地上,迟欢愣了下,这才想起迟欣怀孕了。

迟欣惊诧地倒退了几步,迟欢的力气不大,但是地板湿滑,她脚上穿着平底凉鞋向后一滑,迟欣措不及防就跌倒在了地上,她拼命地捂着小腹,秘书听到动静走过来,就连陈立诚也惊动了。

第013章迟欢是罪魁祸首

迟欢还未来得及解释,陈立诚已经抱起了迟欣,一眼都没看向迟欢,冷漠地从她面前走进电梯,“小欢,你姐姐怀孕了!”

语气一如他的温润,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将他的立场毫无保留的展现给迟欢。不管陈立诚对迟欢还有多少感情与不舍,他始终是在迟欣身边。

站立原地的迟欢扯了扯嘴角,棕色的大波浪被她撩到耳后,身姿不让任何人看轻一分:“陈立诚,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你既然接管了迟氏,就不要让我爸失望!”

……

“医生,孩子怎么样……”

医院急救室外走廊里,医生一出来,陈立诚起身急忙追问。

“孕妇体质不好,怎么那么不小心,如果不是送来的早,大人也有身命危险。”妇科女医生埋怨的看了陈立诚一眼。

从急救室推出来的迟欣面色苍白,看到陈立诚,有些蜷缩着身体,哭过的眼眶微微泛红:“立诚,是我太不小心了,没有保护好孩子。”

陈立诚不管如何,此时都是心疼迟欣的,毕竟她失去的是自己的孩子,“迟欣,我知道你委屈。小欢,这一次做的确实不对。”

迟欢冷冷清清的站在一旁,其实心里有些发寒,她不是故意,也未用上什么力气,但是迟欣就那样在她眼前摔倒流产,她逃脱不了责任。

“立诚,你不能这种这时候都帮迟欢说话!是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期望它能来到这个世界!”迟欣愤怒的看向迟欢,姣好美丽的脸上已是一片恨念。

窗外有阳光投入,将迟欢的身影打在医院走廊雪白的墙面,迟欢捏紧了拳头:“迟小姐,我虽然有几分责任,但是最重要的责任是在你。是你缠着我,我才要甩开你的手。”

迟欢明明说的实话,可这时候谁会相信她?陈立诚清雅的眉宇皱着,似乎对迟欢这样的说话有些失望。

“迟欢,是你推了我!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摔倒?!你赔我的孩子!”迟欣说着边哭了起来,起来作势要下推车,晶莹的泪不断落下。

陈立诚拥住她,安抚着她的后背,黑眸里含着温柔与痛惜:“迟欣,孩子没了就没了,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不要跟小欢置气。”

小欢,小欢,陈立诚为什么满嘴满心的都只有迟欢?!难道迟欢做的这一切都还不够让陈立诚放弃她吗?迟欣双手搂着陈立诚,当着迟欢的面,借慰陈立诚的怀抱取暖。

这时,得知消息赶来的迟云峰忧心忡忡,本来这几日迟氏的公事已经让他够夜不能寐,现在又出了迟欢将迟欣推倒流产的事。

岁月留下斑驳痕迹的英气的脸带着怒意,迟云峰呵斥道:“小欢,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她是你姐姐!”

“爸。”迟欢对这个给予过自己唯一温暖的亲人,始终是狠不下心。她说:“我是因为迟氏的事想去找陈立诚商量……”

迟欢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迟云峰打断:“小欢!你跟立诚已经离婚一年了,你现在去找立诚,别人会怎么看?!我迟云峰怎么就生了你这么女儿!小欢,还有三个月,立诚跟小欣就要结婚了!你能不能不要给我们迟家添事。”

迟欢面色并不比迟欣好到哪里去,她孤立的站着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眼前这一家,陈立诚开口替迟欢解释道:“爸,小欢她也不是有意。”

“立诚!你要娶是小欣,既然小欢做错事就应该受惩罚!”何况迟云峰还没对迟欢怎么样,他现在气迟欢,更气陈立诚不专一的感情态度!

迟欢咬着嫣红的菱唇,精致的眉眼变得有些冷漠:“爸,一年前你就把我赶出了迟家!这样的惩罚我不接受!”

“只要你一天喊我爸,我就一天可以教训你这不孝女!”迟云峰满脸怒容,伸手就要去扇迟欢耳光!自己这个女儿是跟在韩宸身边脾气长了是吧?!

这样的家事,只要说一句道歉就可以,迟欢偏偏倔强的不开口!迟欣是差点连命都没了,迟云峰能不气迟欢?!

迟欢缩了缩白皙的脖子,目光坚定的看着迟云峰,疼爱迟欢多年的迟云峰忽而就叹了一口,怒愤的甩开手,“快点走!迟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最近小欣状态不好,你也别出现在她眼前!”

“爸,迟氏的事……”迟欢抿唇,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

迟氏的事现在忙的让迟云峰焦头烂额,如果韩宸真要迟氏倒,迟氏又能屹立几何?迟云峰严肃道:“别提迟氏!你有心就跟韩宸好好说说。”

第014章金丝雀

迟欢跟韩宸该说的都说过,而且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韩宸所不拥有的?

韩宸今天回来的早,别墅落地窗外夕阳昏黄的笼着大地,豪车开过庭院中间的过道停入车库。韩宸乘坐室内电梯上来,一身裁剪笔挺的西装,眉宇里是常人看不透的冷漠与淡然。

迟欢今天难得给韩宸下了一次厨,其实她的手艺不算好,韩宸也曾挑剔过她做的饭不像饭,菜不像菜,但冷着语气说完,他还是会吃下。

“回来了。”系着围裙的迟欢闻声从厨房里出来。

“嗯?做饭?”韩宸迈步过去,双手插在裤兜,近了闻到一丝饭香。

迟欢并不是什么居家好女人,她就是韩宸养的一只金丝雀,只要光鲜漂亮就可以。所以眼前如此富有生活气息的迟欢,韩宸皱了眉,心里有些不喜欢。

“闲着就来试试厨艺,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不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吃的吧?”迟欢笑得温柔美好,有些迷了韩宸的眼。

似乎迟欢这样?也不错?韩宸沉了眸光。

“你先出去,我做好了喊你。”

迟欢说着,韩宸却径直走了进来,水槽里的水还在哗啦啦的流放,里面有条鱼洗到一半的鱼,看着有些腥。

“怎么想到做饭?”韩宸立在橱柜一旁,修长的手指拿起一盆迟欢切好的小葱。

为了跟韩宸好好谈谈迟氏的事?话到了嗓子眼,迟欢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只有笑,笑弯了一双漂亮又媚气的眼:“就是想怎么做做看,我都好久没有下过厨。”

以前在迟家的时候,迟欢还经常会下厨,甚至跟陈立诚结婚前,她也学了不少菜谱,但最后跟了韩宸,什么样的山珍海味需要自己动手?

他只是一句话,有便人端菜送饭上来。别墅里的厨子更是精通各大菜系的名厨。

闻言,韩宸冷漠的将迟欢所切洗好的菜扔进垃圾桶,就像是不值一视的垃圾,“不用你下厨,你去给我放洗澡水。”

迟欢僵立在原地,手指拧着自己身上溅了水渍的围裙。

韩宸就是这样一个霸道又蛮不讲理的人,他看了一眼迟欢,欢欢出去,沿着红木楼梯上楼,根本不在乎迟欢此时的心里感受。

迟欢嘲讽的笑了笑,她何必做这样自作多情的事?她有什么话完全可以在床上跟韩宸,做饭干什么?!

水声不止,迟欢看了一样自己用心准备的饭菜,心里有些说不明的难过,她去关了水。楼上传来韩宸冷淡的声音:“欢欢。”

迟欢解了围裙,整理好自己的心态上楼。韩宸有些洁癖的抓着她的手闻了闻:“有些腥。”

“我去洗!”迟欢把手从他的桎梏里挣扎出来。

韩宸见状问她:“生气?”

“没有。”迟欢笑着说,眼里的涩意韩宸看不懂。他看不见迟欢的努力,两个人维持的关系就是包养与被包养,所以迟欢厌倦的想逃离。

“我去洗手,放水。”迟欢装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的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放到一半,迟欢弯着腰,棕色的卷发被她绾着,韩宸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身旁,随手一揽,迟欢就入怀。

炙热的气息喷在迟欢脸上,迟欢想这才是她真正应该做的事,于是她伸手解开韩宸的领带:“韩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

韩宸任由她服侍,使坏的手按在她的敏感触:“如果是迟氏的事,免谈。”

迟欢一颤,越发干净利落的去解韩宸的衣物,他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吧?所以自己做的饭菜他不接受。“韩宸,能不能给迟氏留一条路,就算是我求你。”迟欢明透的目光与韩宸对视,她的脸颊有些绯红,但神情严肃的让韩宸没了兴趣。

韩宸松开迟欢,嘴角一丝薄凉的笑意,“欢欢,乖。”

哄宠物般的口气与语调,迟欢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她会找韩宸?“韩宸,我乖,所以你能不能……”

迟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宸推进了浴缸,温热的水花四溅,迟欢棕色的卷发浮散着像是一朵妖艳之花,韩宸俯下身,似魔鬼般道:“迟欢,别妄图挑战我底线。”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二宠婚 或 总裁追妻要给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武则天和她的无字碑

    武则天和她的无字碑---此文转自祖荣涂鸦搜狐博客文/祖荣插图/网络翻开相册,见到一张我前几年在乾陵的照片,由此钩起了一些回忆,根乾陵博物馆的史料和民间传说我写下了此文。乾陵位于西安西北方向乾县的梁山主峰下,那里是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合葬墓地。墓前有两块高均为6.3米的石碑,西面为“述圣碑”,碑文主要是歌颂唐高宗的功绩,由武则天撰文,唐中宗书写。东面是武则天的碑,碑由一块巨大的整石雕成,宽2.1米,重98.8吨。站在碑下向碑顶仰望,有“刺破青天”之感觉!令人费解的是,武则天的那块碑上面竟然没有字,

  • 福建“火把节” 村民举千支火把巡游祈福

    2018年2月24日晚,福建晋江,永和镇山前村村民手持火把绕村巡游,祈福平安。来源媒体:东方IC据了解,每一年的正月初九是晋江永和镇山前村的“火把节”。旗帜开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全村村民高举火把进行绕村巡游。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平安健康。山前村火把节民俗已经传承300多年,入选晋江、泉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已经成为山前村的一张“名片”。

  • 《上帝没有忘记小提琴》“历史的回声”之010

    陈立:《上帝没有忘记小提琴》“历史的回声”之010:《历史的回声》这是一档以真实的历史、人物、事件为背景,以在过去历史中曾经具有重要意义的音乐会演出为展现,通过陈立老师的讲述,将听众带回历史中那曾经激动、震撼、感动的音乐瞬间,感受一首音乐在不同的特定环境下所产生出的不同艺术效果。《历史的回声》每十期为一辑。每一期介绍播讲一个历史著名的音乐录音。音乐欣赏《历史的回声》第一辑《陈立讲音乐》系列节目(共10期,更新完毕)点击我收听

  • 贝多芬《第五“皇帝”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 华丽绚烂的乐章 1092

    《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是德国作曲家贝多芬于1809年完成的作品。也是贝多芬所作钢琴协奏曲中最庞大宏伟的一部作品,被人称为“皇帝”协奏曲。乐曲中无穷变化的旋律体现出贝多芬的创作技巧炉火纯青,给观众留下华丽灿烂和气势磅礴的感受。这部作品是我的最爱,已经听了无数遍,但每次入耳还是那样华丽多彩和波澜壮阔,让人兴奋不已。默里·佩拉希亚1947年出生于纽约,四岁起学习钢琴,后进入曼斯音乐学院主修指挥和作曲。1972年在利兹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大奖。曾于1981至1989年任英国奥尔德堡音乐节联合艺术总监。

  • 陕西安康花卉盆景奇石根艺作品欣赏

    【盆景人感悟】文张道兵路在脚下,是距离;路在心中,是追求。有追求,就会有坎坷;有希望,就会有失望。风有风的方向,云有云的心情,别奢望人人都懂你,别要求事事都如意。脚踏实地,依心而行,做最真实最漂亮的自己。至今还值得一看:陕西安康2011年首届花卉盆景奇石根艺展部分作品欣赏图、文李钦业千余件展品引人入胜,3万盆菊花飘香安康,2011陕西•安康(首届)花卉盆景奇石根艺展,于2011年11月1日至11月9日在安康市金州广场举行。据悉,这是近年来安康市规模最大、展品最多、特色独具的一次展出,目前各项活动

  • 诸事不宜,诸事不利,行事确实要小心!运程播报(2018.2.26)

    运程播报2018年2月26日,农历正月十一(戊戌年甲寅月己丑日),星期一,法定工作日。幸运数字25,30,50,45,07,40财神方位在正北方打麻将,打牌或求财的人可增强财运。喜神方位在东北方可增强桃花运和感情运。阳贵神方位白天在正北方容易找到帮助你的贵人。阴贵神方位晚上在西南方容易找到帮助你的贵人。生门方位在东北方求财,治病或做生意会比较顺利。宜、忌诸事不宜,诸事不利。结婚,搬家,入宅,开市等重大事情尽量避免当天进行。幸运生肖鼠、蛇、鸡带衰生肖羊、马、狗幸运颜色红色、黄色

  • 一曲 《长路漫漫陪你走》风风雨雨也不回头,送给我一生的朋友!

    朋友相遇没有早晚,时间之后,留下的是真朋友,经历之后,有的人不会忘,因为舍不得;有的人必须忘,因为不值得。人海茫茫,如梦人生,缘起缘灭,得失因果,不必纠结,短短一生,得一知己足矣!知缘惜缘才得真缘,将心比心才得真心!人与人之间,总有邂逅;心与心之间,总会生情。一种感情,无关年龄,只与倾心有染;一种思念,无关距离,却可以海枯石烂。最实在的感动,是风雨中的同心同行;最交心的豪情,是心灵间的相吸相映。再多的关心,感动不了不爱你的心;再长的等待,等不来不想你的人。爱不是一句承诺,而是一生的行动;情不是嘴

  • 人生要自在,九“在”,九“不在”!

    1.生命不在年龄,贵在保持童心童心可以使人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在无形中延长自己的青春与生命。要保持一颗童心,因为它是人的天性。任何人的内心深处都深藏着童年的记忆,都渴望着像孩童那样真性流露,无拘无束。小时候,幸福是件很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件很幸福的事。童心是生命的润滑剂,是从心底升起的阳光。保持一颗童心,生活将变得简单而快乐。2.生活不在金钱,贵在怡乐心情《增广贤文》:“储水万担,用水一瓢;广厦千间,夜卧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三餐。”金钱可以提高生活质量,但是这种提高不是无限的,一旦超过限

  • 10位大师笔下的春天,美进骨髓

    春天里(节选)张爱玲春天带着温度,去融化冬天的路,在春天走冬天走过的路,思考的是冬天的冷,而这些,无疑在春风下自然而然的就不重要了。很多的创伤,就是这样突然好了起来,没有明显的征兆。唯一的征兆也是痛定之后才知道的,那就是,你在春天里。写在人生边上(节选)钱钟书不过屋子外的春天太贱了!到处是阳光,不像射破屋里阴深的那样明亮;到处是给太阳晒得懒洋洋的风,不像搅动屋里沉闷的那样有生气。就是鸟语,也似乎琐碎而单薄,需要屋里的寂静来做衬托。我们因此明白,春天是该镶嵌在窗子里看的,好比画配了框子。记春园琐事

  • 宏圆法师:一切诸相即是非相

    一切诸相都是因缘所生法,一切的相都是因缘所生法,幻有不真,都是妙有真空的,幻有的,当体就是非相,所以不必再拨相以求无住,当体即空。摘自宏圆法师《金刚经》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