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15:46: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

第9章 王爷你缺女人

何严可没空跟何叔解释,急忙问赫连夜,“王爷,您怀疑那位姑娘?”

“她出现的时机太巧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赫连夜说得眸中带笑,甚至,语气中还有点愉悦。

不过何严正紧张着,没注意自家主子的异状。

“可如果她真的有问题,您让她去西苑选人,不正是……”

抬手打断紧张的手下,视线转向还杵在院子中的江渔渔,赫连夜眼中闪过甚至可以说是兴致盎然的光芒,“让她去。”

就算真的只是为了西苑的事被人安插进来,以那小丫头的聪明机灵,也不会傻到就这么直接地把幕后的主子选出来,他倒想看看,现在这种情况,那小丫头会怎么处理。

何严还是没弄明白主子在想什么,可他觉得,这一定是自己的智商问题。

不再啰嗦,他急着要去完成任务,看到一边还是茫然着的何叔,就把他也拉起来,“您老还是跟我过来看吧!”

所以几分钟后,江渔渔跟着何叔和何严,来到王府西侧的一座宅子。

还没进门,江渔渔就闻到一股香味。完整版【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仔细分辨,这是花香混着脂粉香的味道,单拿出来可能香气怡人,可就像是密闭的空间里所有人都用了香水一样,各种香气混杂在一起,闻起来有些头晕。

没好气地看着那扇朱红大门,何严蹙着眉,正准备带人进去,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何大哥!”十多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走出来,脆生生地招呼着,还带着明显的讨好语气。

大户人家的下人都是统一服装,她们几个衣服的样式和颜色却都不同,看着有点奇怪。

不过论容貌,她们又绝对是上乘,远超过普通人家的丫鬟水准。

谁是你们大哥!何严直想翻白眼,不想跟这些丫鬟说话,看看一边“傻头傻脑”的江渔渔,手一指,“王爷吩咐,以后去……王府的人选,由她决定。”

“唰”的一下,丫鬟们的眼神立即转向,刚才还被她们当空气的江渔渔,现在却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网站163nvren.com

江渔渔茫然地看向何严,选人做什么?

连这都不告诉她,她怎么知道该按什么标准选?

可不用何严回答,丫鬟们自会告诉她答案。

“让她选?何大哥,这位是……”

看得出来,这些人心里已经拿江渔渔当敌人,却因为不清楚她的身份,不敢把敌意表现得太明显。

“有权力选择谁先去伺候王爷,这位姑娘,在王府里地位不一般吧……”有机灵的丫鬟,旁敲侧击地发问。

王府里怎么突然多了个年轻女人!

这话中的意思……江渔渔也觉得自己被雷了。

总管何叔看惯了赫连夜清心寡欲的生活,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什么伺候,什么先去的……等等!

这……这是说西苑住着的这些人,都是准备送去给王爷侍寝的吗!

何叔彻底傻了,猛地转头,看向何严。

何严没精打采地回望,不然您老以为呢?王爷他为什么假装闹别扭不吃饭?

因为不吃饭没力气啊!连最基本的体力都没有,还怎么……那啥?

这下可好了,没听到刚才西苑的欢呼吗?那就是因为她们得到了消息,知道王爷必须吃饭,以后也一定会按照宫里那群家伙的嘱咐,选人侍寝!

这西苑中的女人,数量可不少,因为宫中各股势力都想牵制住王爷,就算王爷不怎么贪恋女色,不会被这些女人的枕边风影响,那能在靖王府里塞个人,多个眼线也是好的。完整版【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所以各派系中身份够得上格,配得上靖王府的大臣,就把家里未出阁的千金小姐都送了过来。

所以就出现了眼前的局面,这西苑里,可都是朝廷重臣家的千金。

知道王爷挑剔,他们一定都是选最漂亮的送,嫡出的可以争个名分,庶出的还可以做妾。

什么,你说那些朝臣为了前途,不顾女儿的幸福,强迫她们来?

别闹了,他们王爷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容貌,有这样的机会,多少人都会抢着往上冲呢!没看这些丫鬟都这么急切地迎出来吗?要不是有她们主子的吩咐,她们敢吗!

可就是苦了他们王爷了,难道今后还真的难逃厄运?

不然怎么办,造反吗?

王爷倒是有造反的实力,而且因为某些原因,王爷虽然对皇位兴趣不大,却一直想找机会造一次反,让宫里的某几人不痛快一次。

当然,这样的造反,绝对是在不伤害黎民百姓的前提下进行的,比如直接逼宫。

可造反这么大的事,可是要载入史册的,总要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你听过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身,不被一群女人“糟蹋”而造反的吗!写到史书上去,还不被人笑死!

第10章 王爷,你就从了吧

唉!何严在心里长吁短叹了半天,最后眼神又落到江渔渔身上。

王爷说得对,这小姑娘,多半是有问题,他倒要看看,她会选择哪家千金最先去侍寝!

江渔渔已经被雷傻了。说明163nvren.com

她倒是不知道赫连夜一直走纯洁路线,却也觉得他的命运太凄惨了。

谁愿意被人当成种马,塞了一院子女人给你,强迫你每个都要宠幸啊!

就算是色情狂,要是面对这任务似的情况,也会觉得悲催吧!

再说,看起来,那个美男王爷明显很排斥这件事。

可他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呢?难道是他这个王爷当得很没地位?那么强大的人,又怎么会太没地位?

暂时不知道原因,可江渔渔觉得,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件事还算好解决。

何严正用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江渔渔就自己介绍,“我是江小九,王府新来的丫鬟。”

在现代时,她生活在一个人口很多的大家族中,家里堂兄堂姐都算上,她排行第九,家里人叫她小九,外人叫她九小姐。

江渔渔这个名字,是要在她拿了身份牌子,离开王府去逍遥自在时才用的,所以她现在不想暴露真名,就随口编了一个。

“负责伺候王爷。完整版【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何严故意补充了这一句。

这是在给她拉仇恨吗?知道她能近距离接触靖王爷,看这些丫鬟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她撕了。

江渔渔可不怕,还是一脸憨乎乎的老实模样,跟着她们往宅子里走。

可那句简单的“伺候王爷”,却已经让西苑的气氛彻底变样,丫鬟们嫉妒得眼睛都快发红。

她们都是各家千金的贴身丫鬟,仗着主子的纵容,在各自府里,常常欺负没人罩着的老实下人。

所以看到“单纯老实”的江渔渔,几人眼珠一转,已经想出了整治她的法子。

“翡翠姐姐,你这块绣帕可真好看。”江渔渔右手边的粉衫丫鬟,突然出声,还作势伸手去摸,像是要把那块绣帕拿过来,仔细瞧瞧。

在此之前,丫鬟们各为其主,互相都看不顺眼,可现在,江渔渔就成了她们统一的敌人。

叫翡翠的丫鬟立时会意,脸上一凶,配合地用力向回扯那块绣帕,“你放手,我说要借给你看了吗!”

丫鬟吵架是很常见的事,因为赫连夜的缘故,何严总觉得女人猛于虎,所以听到这争吵声,就头大地快走了几步,不想听她们制造噪音。

何叔年纪大,受不了这么多香料混在一起的香气,一直就走在他们前面。

所以现在,没人能护着江渔渔。

两个丫鬟的手就在江渔渔身前拉拉扯扯,一个“不小心”,突然就打向江渔渔的方向。

“哎呀,小心!”有人“好心”地提醒,七八双手伸过来,好像是要扶稳江渔渔。

可是那手使力的方向不一,推推攘攘的,几乎要把江渔渔推下湖。

演技不错。

江渔渔有点欣慰地想,看来在古代,没有电视也不用担心没戏看了。

可是……现在是初春,他们站在桥上,桥下就是冰冷的湖水,别说是不会游泳的,就算是水性很好的人掉下去,厚重的衣服吸满湖水,也要费上好大的劲才能游上来,寒气入体,上岸之后还一定会大病一场。

古代的医疗条件说不上多好,她一个普通丫鬟又请不到太好的大夫,运气不好的话,留下一辈子的病根都有可能。

要是一下水就冻得抽筋,那可能就没有上岸的可能了……

不过才见面没几分钟,为了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男人而已,竟然就下手这么狠。

真没人生追求!

遗憾地摇了摇头,江渔渔的眼神却还是单纯极了,向左侧移半步,再微一闪身,轻轻地叹了声气。

人呢?

丫鬟们一愣,想把人推下湖的手都是一僵,随即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她们身边,却并没被她们抓着的江渔渔。

她怎么……刚才不是……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江渔渔就又叹气一声,好像很苦恼地说,“你们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选,这样吧,我们做个游戏,能赢我的人,以后就去伺候王爷。”

“哎呀,小九,你可别乱说话,我们哪有资格伺候王爷!”马上就有人反驳,可话是这么说,眼神却都荡漾起来。

赫连夜的魅力是无可匹敌的,别说是真去伺候他,哪怕是听别人这么说上一句,都够让人陶醉一会儿的。

本来嘛,要是她们的主子能跟了王爷,那她们跟王爷接触的机会不就是也多了?说不定哪一天……说到底,她们卖力地想让主子得到宠幸,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自己。

那可是靖王爷啊……

第11章 伺候王爷好累

一群丫鬟都忙着做梦,早忘了刚才还拿江渔渔当敌人,想把她推下湖的事。

“可你们都很漂亮啊,为什么没资格?”江渔渔问得一脸纯真。

“小九,你可真会说话!”一群丫鬟都吃吃地笑了起来。

“如意!”有尖锐的声音响起,大声地叫着自己的丫鬟。

死丫头,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竟然敢肖想王爷!

“小姐。”叫如意的就是刚刚的粉衫丫鬟,她连忙低头,声音诚惶诚恐,可低垂着的脸上,却闪过一丝不甘不愿的怒气。

哼,不就是仗着自己投了个好胎吗!小九说得有什么不对,她们本来就很漂亮,说不定还真就被靖王爷看上了!

他们现在已经进了宅子,所以住在西苑的那些千金小姐就也都迎了过来,看到刚才的那一幕,脾气暴躁的,就直接呵斥自己的丫鬟,还有些知道掩饰的,因为有外人在场,就只是丢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而丫鬟们的反应,多半是跟如意一样。

何严原本是匆匆往前走,看到那群千金出来,他的头就更大了,怎么这么多女人!

前有狼后有虎……晕,难道让他跳湖逃生?

迫不得已地站在桥边不动,从何严的角度,正好能把丫鬟们的神态看得大概,心里不禁惊了下。

这个江小九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就把她们的主仆关系挑拨得这么彻底,这些丫鬟回去,一定没好日子过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千金少了个心腹,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好事!

可她那几句话,好像还是傻头傻脑的……这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只是巧合?

他没看到刚才丫鬟们想推江渔渔下湖的事,也没看到江渔渔很可疑地顺利脱离她们的掌控,所以不知道这是回敬的小手段,一时就茫然了。

何严觉得,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位江姑娘了。

可是不管那群千金和丫鬟们的暗潮汹涌,江渔渔马上就做了件“犯傻”的事情……

走到一棵大树下,江渔渔很淡定地,再次提出要玩“装苹果”这个游戏。

何严脸一绿,她这是玩上瘾了?

不过这个游戏,只有第一次时有效,再玩一次,可就骗不了人了。

果然,因为事关重大,虽然这游戏听起来蠢死了,可那些千金小姐还是很谨慎,借口要准备一下,就连忙命人去打听消息。

过了一会儿,等探听消息的人都回来,她们就都露出胸有成竹的神情。

可江渔渔却像完全没发觉似的,还一点都不担心地站在一边。

刚说她好像城府很深,她就开始犯傻了……

嘴角抽了抽,何严不准备阻拦她。

反正这些千金小姐一定都能赢她,又不可能这么多人同时去伺候王爷,就让她们自己争去吧,打起来才好呢!

因为吃饱了,这次江渔渔爬树的动作很利落,其他千金小姐不会爬树,却也在丫鬟的帮助下,颤颤巍巍地爬了上去。

“那就开始吧。”江渔渔声音愉快。

她竟然还心情很好!

何严无力地抚额,这傻姑娘是刚赢了王爷,就以为可以靠这个游戏吃一辈子了是吧!

王府里到处都是眼线,这些女人早就知道刚才的事了,看着吧,她们也会马上跳下来,说自己“熟了”!

果然,游戏一开始,江渔渔的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噼里啪啦,像下饺子似的,刚在树上站稳的千金们也不怕摔着,就都勇猛地跳了下去。

这一院子的女人,都是为了赫连夜而来,谁都不愿意离“情敌”太近,所以才一跳下去,她们就都各自选了地方站好,神态高傲地命丫鬟来给她们整理衣裙。

“你们怎么跳下去了?”这一回,问这句话的变成了江渔渔。

“因为我熟了!”齐刷刷的回答,让何严和何叔的嘴角都狠抽了几下。

配上这群千金小姐高傲的神色,这句话还真是显得……雷得很有力度。

江渔渔不急着下来,露出一脸迷茫,“可熟了的苹果,不会走路啊!”

她刚才跳下去,可是老老实实呆在原地,等着美男王爷先开口的!

“你们一跳下去就都动了,之后我才说话。”江渔渔眼神特别纯真地看着她们,“所以你们都输了。”

唉,不要小瞧游戏嘛!

死一般的寂静在宅子里蔓延,千金小姐们盯着树上那个装得很成功的“苹果”,恨不得拿刀把她剁了。

一院子的人,只有何严和何叔眼神是闪亮亮的。

眼神来回看了好几圈,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这、这是解决了?王爷暂且没“危险”了?

何叔本来就觉得这孩子是福星,现在更是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何严也热泪盈眶,激动得快要哽咽了。

第12章 王爷求放过

姑娘我错怪你了,姑娘你太神了!你那个听起来傻死了的游戏太牛了!

何严唰地转身,飞掠回王府,急着去跟赫连夜报喜。

江渔渔也跟着转身,好像很急着走的样子,还喃喃自语地说,“我是不是该回去想想,下次用什么办法选人啊……”

何叔没拦住她,在心里一叹气,这傻孩子,怎么把这话说出来了!

要是让这些如狼似虎的千金小姐知道,每次的“考题”都是她自己想出来的,那可就麻烦了!

一定少不了有人上门去打探消息,要是她口风紧,什么都不肯说,那群千金还不知道会做什么事呢!

等回了王府,他可一定要调几个可信的侍卫,保护好九姑娘。

江渔渔说自己叫江小九,而她现在的身份,该算是王府里的丫鬟,其实何叔是该叫她小九的。

不过因为她刚才的“英勇”表现,何叔就客气地称她“九姑娘”。

在心里盘算着,何叔还很和蔼地问她,“九姑娘,你晚上想吃什么?”

立了这么大的功,晚上可要好好给她庆祝一下!

“不用特地给我做。”江渔渔很“本分”地说,“我跟王爷吃一样的就行。”

不然你还想吃什么!

何叔默默地擦着冷汗,突然发现,太实心眼的孩子,其实杀伤力也是很大的……

愿赌服输,说好了的“游戏规则”就不能耍赖,而因为有何叔在,那群千金不敢放肆,所以把她们愤怒的目光都甩在身后,江渔渔很淡定地离开宅子,回到靖王府。

而何叔就留下来,板着脸说一些场面话,让千金们好好准备过几天的再一次筛选,不要让王爷失望。

一点都不意外地,江渔渔才刚一进王府大门,就有人过来传信,说赫连夜要见她。

“王爷。”来到书房,见到赫连夜时,她就这么叫了一声。

也不行礼,语气中也没什么紧张或是恭敬的意思,就好像他姓“王”名“爷”,这两个字并不是什么尊贵身份的象征,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名字似的。

赫连夜根本没介意这样的态度,轻轻一笑,“听口音,九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他正在喝茶,如玉的手指衬着青色的细瓷,已经是养眼至极的画面,而他端着茶盏凑近唇边,轻缓地品上一口,樱色的唇就这样染了一层潋滟水光,诱人得让人恨不得扑过去咬上一口。

这男人太美,美到举手投足,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形成极致的魅惑。

其实真正的美人,很适合去逼供。

因为普通人看到这让人迷醉的一幕,八成就什么坚持都忘了,迷迷糊糊地把实话说出来。

所以江渔渔用比平时更老实的眼神看着他,“是吗?”

执着茶盏盖的手微微停顿一下,狭长的桃花眼中闪过笑意,“难道姑娘是京城人?”

“不知道。”

“哦?那姑娘的老家在哪儿?”

“山上。”

“哪座山?”

“不知道。”

何严默默地抽动着嘴角,觉得再问下去,这话题就会一直绕圈子地进行下去。

用眼神征得赫连夜的同意,他就直接问江渔渔,“那你是怎么来到王府的?”

“我原本住在山上,爹娘过世之后,山上就只剩大乖陪着我,可有一天,大乖也不见了,我出来找大乖,就一路走到这里。”

金庸先生的《侠客行》里,主角差不多就是这么离开家的,江渔渔稍微修改了一下,不客气地把这个桥段搬过来自己用。

这样就很方便地解释她为什么没有身份牌子,也理直气壮地可以假装什么规矩都不懂,所以对谁都不行礼。

她可不想没事就跪来跪去,见谁都要卑躬屈膝的。

“大乖是……”她弟弟或者妹妹?

江渔渔刚帮他们解决了大难题,何严正想办法感激她,听说有人丢了,就想派人帮她去找。

以靖王府和王爷暗中培养的势力,只要这人还活在世上,就一定会找到。

“我家的大黄狗。”

满腔热血唰地被泼了盆冷水,何严默默地抹了把脸,觉得这个狗名,跟它的主子一样,透着一股……呆。

“那你找到它了吗?”

“没有。”

“那怎么不找了,跑来王府当丫鬟?”感激归感激,何严还是有点怀疑江渔渔的身份,所以刨根问底。

江渔渔眼睛骤然亮了,满脸热诚地说,“因为这里让我有家的感觉!”

家的感觉?她家不就剩一条大黄狗了吗?

难道王府里有人像大黄狗?何严和刚回来的何叔默默地互看了一眼,之后唰地转头,一脸深沉地遥望远方。

这肯定不是在说他们!

开玩笑,捡骂这种傻事,他们才不干呢……

第13章 为了肉被卖了

何严和何叔都不看她,江渔渔就唰地看向赫连夜,还是那种满脸热诚,眼神闪亮亮的模样。

赫连夜差点笑出声来,这样子,还真的像只可爱又乖巧的小宠物,正眼巴巴地看着主人,等着主人来陪它玩。

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还真是越看越合他的胃口。

嘴角噙着笑,他冲何严做了个手势。

他们就在书房里,所以何严立即转身,去给主子拿来纸笔,再动手开始研墨。

“叫什么名字?”

“江小九。”

“小九?好名字。”赫连夜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称赞这一定是假名的名字。

“谢谢王爷。”江渔渔很礼貌很客气地问他,“那王爷叫什么?”

何严磨着墨的手一抖,努力控制着自己鸡婆地去跟江渔渔啰嗦规矩的冲动。

赫连夜却没介意她“大不敬”的态度,笑着答她,“赫连夜。”

“夜。”江渔渔也学着他刚才的模样,缓声念着这个字,品味了一会儿,才格外客气地说,“王爷的名字,跟我的一样好。”

单字的名字这样念出来,总给人一种亲昵感,这也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眼神瞥过来,看着江渔渔把这亲昵的单字念得淡定无辜的模样,凤眼闪过玩味笑意。

何严却忍不了了,一脸凶相地瞪着她。

江渔渔很无辜地回视,“我跟王爷学的。”

赫连夜已经提笔在纸上写字,还好,这里的字就是繁体字,她还不至于做文盲。

所以眼神一瞥,她就看到纸上的内容。

眼角微微抽搐一下,她把原本想说的话咽回肚子里,一脸崇拜地改口,“我觉得王爷刚才那样,看着很端庄,所以我就学了。”

公平起见,他不仁,她就不义呗!

何叔默默地转头看着窗外。

他年纪大了,不应该总受刺激,好像不适合再听下去……

何严的脸都快青了,“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哦……”江渔渔很无辜地看着他,“我不识字,只认识几个词。”

“不识字?”写完了要用的东西,刚被“称赞”为“端庄”的赫连夜抬眼,微微一笑,眼底漾起波痕点点。

“嗯。”江渔渔痛快地点头。

赫连夜笑得很温柔,“那也不要紧,来,我解释给你听。”

他说着就指着纸上的那行字,语调优美地“解释”,“这些字,说的就是你以后会在靖王府做丫鬟,每月五两银子,食宿全包。”

江渔渔一脸诚恳地看着那张明明写着终身卖身契而且一分钱不给的纸,露出一个憨乎乎的笑来,“这么多银子啊。”

“同意的话,就按个手印吧。”赫连夜可不信她不识字,饶有兴致地等着,想看她怎么收场。

“好啊!”江渔渔一脸雀跃地同意,把手往墨盒上一盖,之后痛快地把整只手按在刚写好的卖身契上。

纸上多了个墨色的巴掌印,把卖身契上的内容几乎遮了个干净。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她突然懊恼地一叹气,“哎呀,按错了!”

之后又把手往墨盒上一盖再拿起来,这一次,结结实实地拍在赫连夜手臂上。

“这回好了!”她露出大功告成的欣慰笑容。

当然,这笑容还是呆呆的。

“你、你干什么!”何严惊得脸都绿了。

“做记号啊!不然我记不清哪个是王爷,以为自己在别的王府打工怎么办?”

“你……这都能认错?”胡扯!他们王爷的倾城容貌,看一眼就深印心中,怎么可能记不清!

何严凶着脸,“你说,为什么能认错!”大有她说不出原因,他就要扁她一顿的意思。

做为一个“反应不快”的“老实”孩子,江渔渔好像被他问住了,凝眉思索了半天,小脸才傻呆呆地扬起,“因为我老实吧。”

一腔怒火就这么被梗在胸口,情绪太压抑了,何严恨不得捶胸顿足地大哭一场。

太邪门了,怎么每次跟这傻乎乎的姑娘说话,最后都有这种快被噎死的感觉呢?

为了自己的气质考虑,何严决定暂时不理江渔渔了,可是再一转头看着主子,嘴角就又开始抽搐。

冷静、冷静,往好处想,好歹江渔渔这个黑黑的巴掌印是按在王爷的袖子上的,她没有趁机去摸一下王爷的脸。

把他的欣慰眼神都看得清清楚楚,江渔渔很淡定地开始洗手。

切,她才不会趁机去摸他的脸呢,美男有什么了不起,除了她老公,她谁都不想摸。

比较遗憾的是,她还没有老公。

如果真的留在古代回不去了,恋爱问题可能很难解决……

这些男人习惯了三妻四妾,想要找一个肯承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男人,一定很有难度。

第14章 王爷让我吃一口

手上沾了很多墨汁,她就一边考虑着这个问题,一边淡定又认真地洗手。

可这样的画面,已经让何叔找了个借口,立即离开了。

他年纪大,他不能总受刺激……

何严再次悲愤了,还让不让他保持气质了!

相比之下,赫连夜可就淡定得多,嘴角依然噙着那抹让人迷醉的优雅微笑,缓声提醒她,“九姑娘,这是我的茶杯。”

江渔渔低头看着正被自己拿来洗手的茶杯,很茫然地抬起头,“我没跟你抢啊。”

一边说,还一边拿起旁边的茶壶,再倒些干净的水出来,做最后一次冲洗。

洗手要认真,嗯。

这小丫头,不就是他写了张无良的卖身契吗,她报复起来,也真是毫不手软。

他越看江渔渔越觉得有趣,可何严却完全不能理解主子的诡异品味。

看江渔渔刚才的表现就知道,跟她说什么阶级地位,她一定听不懂。

所以他决定换一个容易理解的角度教训她,“那是上好的云翡茶,就这么被你糟蹋了!”

“啊……”江渔渔震惊地微张了小嘴,一脸懊悔地说,“妈妈说,浪费可耻。”

这还差不多!何严总算觉得心里舒坦些了,缓缓气,准备听江渔渔的忏悔。

而江渔渔咬着唇,很“自责”地继续“回忆”着“妈妈说”,“所以宁可糟蹋人,也不能糟蹋东西!”

何严一个激灵,蹭地窜到赫连夜身前,“你、你想干什么!”

难道她还想“糟蹋”王爷不成?

赫连夜轻咳一声,掩饰快要忍不住的喷笑声,她是怎么想到这些古怪的说法的?

留下江渔渔,一小半是想揪出她身后的主子是谁,一大半,是想给自己找一个有趣的玩具。

可现在,这个“玩具”的有趣程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料,简直是让他惊喜。

本来只是想叫她来随便问几句话,而现在,他却不想放人走了。

可江渔渔却不觉得舍不得,洗完手,猜他没什么话问了,就痛快地摆摆手,“王爷再见。”说完,也不管他答不答应,就径自走了。

她这些天都没睡好,现在吃饱喝足,正好可以回房间去补觉。

跟她之前的一串神奇言行比起来,这个古古怪怪的道别方式,也不算让人惊奇了。

再说何严恨不得她立即消失,不要再折磨他的小心脏,现在就也不介意她自作主张地离开,有多么的不合规矩。

而等她的身影一消失,何严马上就很不淡定地跟自己主子要求,“王——王爷?”

原本的恭敬请示,才开了个头,就又变成了被拔毛老母鸡的尖叫。

今天怎么总发出这种声音?

何严摸摸喉咙,悲哀地发现他的气质正狂奔着离他远去。

可这真的不怪他啊!王爷现在正看着九姑娘离开的方向,而那眼神……竟然好像有点遗憾!

难道王爷不舍得她离开?

定定神,何严努力安慰自己,这一定是他眼花了,王爷怎么会舍不得那个古怪的九姑娘离开!

把眼前的一切都当幻觉,他继续之前的请示,“王爷,九姑娘她……她实在是太奇怪了!不如今晚……”

他压低了声音,提出一个要试探江渔渔的方法。

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可能骗倒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赫连夜刚想否决,突然又改了主意,笑着点头,“也好。”

他很想看看,在那种情况下,这小丫头又会有什么反应。

何严哆嗦了一下,王爷这种心情很好,好像捡了个宝贝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没敢多想,他连忙告退,去准备晚上的“大计划”了。

江渔渔比较信奉食不言寝不语,美食当前,她基本没空理人……

所以当天晚上的晚膳,吃得比较平静。

当然,看到她竟然“胆大包天”地跟主子同桌吃饭,何严很不淡定,只是为了晚上的计划,还是暂时忍了。

因为没有身份牌子,不能住客栈,穿越之后的五天,江渔渔就根本没睡过床,所以虽然下午已经睡了一会儿,晚饭后回房,她还是洗漱后就倒到床榻上,想要继续补眠。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站着的。

确切地说,她是被人绑在一根柱子上,没有其他选择地只能站在地上的。

而在她身前,站着一个蒙面的黑衣男人。

比较奇特的是,这人身材高大,一定是男人没错,可他的身上却带着明显的脂粉香气。

“你是谁?”

黑衣男人古怪一笑,“采花贼!”太呆了,他身上这么重的脂粉香,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那你绑我干吗?”

“我是采花贼,你说我干吗!”

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倾天下之我是吃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首席的掌心至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首席的掌心至爱第7章我结婚了“老三!”唐仲森语带警告地喊了一声,故作淡定问道,“老二你说结婚……是真的?”二儿子打出生起就是异性过敏症体质,除了妻子外,直接与其他任何女性接触到肌肤都会引起身体过敏反应。这些年来他们一直为此寻遍名医,可对于他的特殊情况,很多权威医生都表示束手无措。唐聿城一言不发将结婚证放在桌面上。唐墨擎夜眼疾手快,但还没碰到结婚证,就被唐仲森严厉的目光给瞪得把手缩了回去。拿起那本红色结婚证,唐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独宠,总裁的二手暖妻第7章那位陆上校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该不该用。犹豫了许久,她还是关掉了电脑。她得先证明自己的清白。夜未央是S市最出名的男公关店,越到夜深的时候,这里就更加繁华。沈初见站在会所的入口处,这会儿天才刚刚暗下来,夜未央的客人正在渐渐增多,门口进进出出的客人有不少。会来这里的女客人大多穿得光鲜靓丽,有保养得当的贵妇人,也有打扮前卫的富家女。相比之下,穿着一条保守的黑裙子的沈初见就被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白山茶与红玫瑰》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白山茶与红玫瑰》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白山茶与红玫瑰7她的孩子是狗强烈的视线引得夏晴看过去,看清来人,身子一震。“宋雅——”她下意识叫出了口。“呵呵,这小三当的,连正宫的名字都敢叫,是不是恃宠而骄得意忘形了?”宋雅缓步来到夏晴面前,站定,“快生了吧?”她伸出手去摸夏晴的肚子,夏晴本能地往后退。宋雅纤手顿在半空中,眼神,变了变。她面色如沐春风,可眼底,妒意汹涌。夏晴嗅到危险的气息,宋雅带着一车保镖过来,分明是来者不善,她想躲进屋子,可宋雅带来的人拦住了她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情太难,婚姻太痛第7章:不甘寂寞,要我陪吗?漫长又寒冷的冬天过去,几近初春,迎来新年。王薇打电话让迟念到她家里过年,迟念身子大了,本来不想去的。王薇就到家亲自接她去了谢家过年。刚到谢家,迟念就看到乔楚天和谢思琪牵着手,从扶梯走下来。迟念喊了一声,“楚天,你怎么来了?”王薇不高兴,拉长了脸,“是我叫的,怎么,还不让我女婿来过年吗?”“妈,我不是这个意思!”迟念看着乔楚天和谢思琪在一起,她不痛快,走过去一把扯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请说你愿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请说你愿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请说你愿意第7章:阴谋陷害苏眠的身体不好,虽然醒了过来,但是需要后续的调养。医院后面一栋楼是疗养院,周围环境不错,苏眠就在这里,一待就是两个月,她的一颗心,早已经没有波澜。一场秋雨过后,天气慢慢的转凉。梦姨去办出院手续。苏眠一个人在病房里面,病房的门被推开,她以为是梦姐,转过身,却看见,来人是苏清染。苏眠警惕的看着她,紧紧的咬牙,“你来做什么?”苏清染得意的笑着,她拖着腰部,伸手抚摸着腹部,甜甜的微笑,“姐姐,我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嫂子的诱惑》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嫂子的诱惑》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嫂子的诱惑第7章捉奸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右手输着液,左手打着厚厚的石膏,手掌整个也被纱布包住了,锥心的刺痛一阵阵的传来。我扭头一看,只见表嫂正坐在我身边板着脸看着我,看到亲人,我内心却突然感觉一热,眼泪没忍住就落了下来。表嫂冷声说:“不许哭!”我赶紧抿住嘴,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表嫂问给我的剖鱼刀呢,为什么不用。我低下头,小声说:“我不敢。”表嫂瞬间火了,指着我打石膏的胳膊说:“不敢,不敢这就是结果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神级妙手第七章推拿“你没病吧?”李秀云听了张铁柱的问话,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才一个晚上,我哪有机会说这个事情。”“我这不是着急吗。”张铁柱郁闷的道。李秀云有些心虚的朝四周瞥了几眼,见没熟人经过,才又开口说:“你着什么急?我不都说了,尽量帮你把鱼塘的承包权弄下来,村里的这个鱼塘给谁承包可都是我们家老王说了算。”张铁柱说:“我可听说了,老李头想继续续约呢,最近几天肯定会找王志强来说续约的事情,你可得帮我盯着点。”“说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宠你倾尽所有第7章你别再打她了绍云霆疲累的捏了捏眉心,想解释,“爷爷!洛溪这两年受了不少委屈,当年嫁给我的本来就该是她不是顾亦雪!”“你别跟我说这些!现在是亦雪怀着你的骨肉,坐在绍太太的位置上,她的孩子生下来就是继承人,沈洛溪想都别想!你如果坚持要跟亦雪离婚,别怪我让沈洛溪再次离开!”绍云霆眼中戾气释放,“爷爷,如果你敢动洛溪,顾亦雪和孩子就都要给她陪葬!”绍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手里写了沈洛溪跟绍云霆绯闻的报纸捏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行走的强者第7章意外频生“你疯了……”段飞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几十米高的高架桥,更加上车流不断,万一出现意外……叶芷晴赤裸一双洁白的小脚,也不管地上是不是脏是不是脚疼,向前跑了十几米才站住,回头看着段飞,张开双臂大叫道:“不错,我是想疯,可是我总也疯不了,啊……”高架桥上车来车往,无数的司机经过时都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向这个赤裸着双脚站在马路上却美的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午夜娇蕊”是一家中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坠入你的温柔里第七章杀人“苏依依你是故意的吧!”许诗琪在病房外跺脚,想对着苏依依扇耳光又怕打狠了被裴老爷发现,气得面色通红。而她生气的对象则是挑了挑眉,撇嘴说:“我做什么了?是爷爷不想跟你说话,又不是我让他不跟你说话。好感是需要过程累积的,你这么着急干嘛。”许诗琪被气得饱满的胸脯不断起伏,瞥向病房内的视线闪过一丝恨意,旋即像是变脸一般全然不见之前的怨怒,笑着对苏依依说:“抱歉了,都是我不好,要不我去单独跟裴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