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厉害了我的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1:29: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厉害了我的妃

第三章 她是妖女

记忆若尘埃烟起……

犹记得那一日,夜黑风凉,星星缀在身边,如露水般清凉。阅读163nvren.com

似有无数人在耳边喧哗高喊,“烧死她,烧死妖女!烧死妖女!”鼎沸的人声,震耳欲聋。

她的心中浮起了深深的恐惧。强烈的真实感令她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些人的的确确要烧死她。

理由,简单而又可笑,只因她的头发是诡异的棕红色,只因他们认定了她是祸国殃民的妖女。

两日前她在陌生的沙漠小镇幽幽醒转,脑中却一片空白,忘了一切,她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本打算着先休养一阵子,日后再慢慢想法子回忆过去的事。不想那日午后,村长带领着村中全数男丁,将她擒了去,绑在了高高的木架之上。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她起初费劲地想同他们解释,却发现自己只是对牛弹琴。

呆呆望着连绵的金色沙丘延伸向远方,她看着太阳一分分落下去,自己的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她反手用一直带在身边的半块残玉割挫着粗壮的绳索。她可不想真的被他们烧死。她努力地挫着,直至双手被绳索磨出了道道青紫的血痕,渐渐痛得麻木。

不能,不能放弃。

她不想死!

太阳终于不见了,被最远处的沙丘挡住了,再看不见。推荐163nvren.com

密密匝匝的人群中,潮潮攒动着如海潮翻滚,也不知是谁突然高喊了一句,“托雅真神来啦。”

紧接着是齐齐的拜倒,他们,虔诚而又激昂。

她心中“咯噔”一声,预感不好。手中一抖,那半块救命的玉阙竟是不慎坠落黄沙。意识与理智在一瞬间消失殆尽,恐惧令她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点火!”只听见“轰”的一声。木架底下搁着的枯柴瞬间便被蹿起的火苗一一吞噬。说明163nvren.com火势越来越大,越来越烈,风助火势,很快她脚下便燃成火海一片。

热……

热极了!

热浪,似流水般滚滚而来,一浪接着一浪扑向她,沙石灰末,漫天狂舞,不停地落在她的身上,面上。

烈焰,似能将她整个灵魂尽数吞没。

绝望比恐惧能更快地吞噬一个人,她早已是被涔涔汗水浸透,眼前一片模糊,喘息间都带着浓烈的焦味。

就在此时,白烟蒙蒙的前方,突然一骑黑马绝尘而来,身后似是滔天的阵仗,黄沙掩盖,不辨究竟有多少人马。

惊惶的人群中不知有谁大喊一声,“是东宸国的军队。”

霎时浓烟滚滚之中,只见马上一金袍男子足尖一跃,飞身而起,带着摧裂山河般的杀气,如风卷残云。网站163nvren.com手中宝剑寒光一闪,如水银泻地,破空一撩,瞬间便织成一张无边无际的剑网。

漫天黄沙在他的挥剑下如金龙般,条条纵横交错,顷刻间便筑成一道几丈高的沙墙,朝着熊熊火焰奔驰而去,只听得“轰”的一声,沙墙瞬息间坍塌,将那熊熊烈火尽数扑灭,不留一丝火星。

空气中弥漫着焦炭的气息,半空中腾起了茫茫白雾。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惊诧不已,庆幸劫后余生的同时,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免被焦烟呛着了,连连咳嗽不已。

冷风嗖嗖,寒光一点,那名金袍男子飞快地掷出手中的宝剑,宛如白龙在空中盘旋,两下便割断了正系着她的绳索。

“氨,突然的下坠令她猝不及防,惊呼出声,同时却被那金袍男子飞身接住,衣厥飘摆间,他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似在沙漠中狂舞的冰雪。

她瞧见,他的眼梢,极美极媚。版权163nvren.com

飞离数丈远,他们平稳落地。

人群中不知有谁高呼一声,“是庄王!”

接着,是排山倒海的跪拜,与高声山呼千岁。

自九死一生中回神,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名人称庄王的男子。修眉凤目,鼻挺秀峰,目若朗星,所不协调的是,他整个人似散发着一种嗜血的残酷与冷戾,以及一丝欲摧毁万物一切的暴虐。如鬼蜮中走来的修罗,看上一眼,便令人心生畏惧。

她上前致谢:“多谢庄王相救。”

他陡然凝滞,似不可置信,道:“你竟然叫我庄王?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愣住,说不出话来。

他探寻的目光自她身上来回扫视着,良久才试探着问道:“你,失忆了?”说话间,已是将方才的宝剑收入鞘中,寒光收敛,一时整个人杀气顿减。

她轻轻点头,表示默认。

“哈哈……”他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望着她,邪唇一勾,掌风一震,掀起袍摆飞阙,寒声道:“失忆的好!金羽卫,宣读先皇遗诏!白清幽接旨!”

一名金羽卫侍卫,拱手出列,自袖中取出一卷明黄色诏书。朗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已故恭贤皇后嫁入皇家前,曾育有一女,随母姓白,名清幽,遗落民间多年不曾寻得。 秉承皇后仁孝之名,特封其女白清幽为宁和公主,保留其原姓名不变,钦此!”

从那时起,她知晓了自己的名字——白清幽。

也是从那时起,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宁和公主。

“白清幽,你跟我回宫!”扫了她一眼,他一马当先,率先启程,身姿卓然凌厉,威势十足。尽显指挥千军万马,从容自若的气度。

她又愣了一下,拽住缰绳,身形一轻,便纵身上马,紧随其后。

天悬冷月,地铺寒霜。军队纷纷上马启程,黑压压的一片,如潮水般汹涌褪去。

黄沙漫天舞,凝成滔天白雾。

策马奔驰,天色晦暗,星月渐隐,她突然侧首,不经意的一瞥,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两抹黑影,乌纱罩体,不辨容貌,唯有那幽冷森然的气息,凝绕不散。

身处这荒漠之中,会是谁呢?

突然,只听得“轰卤一声,一道蓝紫色的电光劈开沉沉夜色,照得眼前瞬间一亮。接着,滚滚雷声便在头顶响起。

沙漠的雨,出奇的猛烈,顷刻间便倒灌下来。雨水,冲成一片水帘,回眸再看时,那黑衣男子身影已是被雨雾淹没。

无暇多想,她纵马跟上前面的金袍男子。

事后,她才知晓,庄王,名唤——轩辕无邪。

而她的母亲,名唤白若月。听闻为人亲厚,宫中女婢们多有受之恩惠,且生的极是柔婉貌美,虽是嫁作人妇,育有一女,先皇仍是执意娶其为皇后。

先皇有三子一女,东宸国立嫡不立长,先皇驾崩后,如今即位的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轩辕若离。只是这轩辕若离年仅十岁,近来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一直昏迷卧床不醒,所有政务皆由庄王全权打理。除了庄王轩辕无邪,还有先皇长子,静王轩辕无尘。

只可惜,静王轩辕无尘已是在两年前的东都惨烈之战中牺牲了……

不知缘何,她在听到轩辕无尘这个名字时,心中有着莫名撕裂般的疼痛。

庄王轩辕无邪,在百姓们的心中,近乎神话。是他们东宸国收复疆土唯一的希望。

她深深感慨,难怪那日那些村民对他如此尊敬。

……

夜凉风大,霍然吹开房中两扇长窗,寒风暴雨侵袭入来,她倏然自回忆中清醒。

但见,屋外,已是落了一地的霜红,如残阳泣血。

轩辕无邪清凉的话语,似仍在耳边缭绕。他的手,抚上她的发梢,略过她的肌肤,那种战栗感似乎仍存在。

“清幽,和亲关系到东宸国的前途,这重任只能落于你的肩上。如今本王正厉兵秣马,休养生息,你此去凤秦国,凡事切记忍耐,定要稳住他们。明白么?”

“你这诡异的头发,恐怕要染黑。就要早朝了,我先走一步,等会儿我派人去替你染,只是这染发你自己也要学会才行。日后免生事端。”

“清幽,你的身子骨底子薄,这粒药丸可以助你提起固本。”

撩起一缕长发,她已是用黑豆与醋浆染黑。

摊开手掌,她的右手掌心之中,一道红痕颜色似更深了一分,诡异妖艳。

梳妆台上铜镜中,烛火倒映出一张清丽的容颜,发髻松乱,眉画新月,秋波流动,只是掩不去那,一丝苍白。

她不得不怀疑,轩辕无邪给她吃下的那粒药丸,有问题。

因为,自从服下那药丸后,她的掌心便出现了这样一道诡异的红痕,随着日子的推移,越来越深,越来越红。

太多太多的疑问,无法解答……

轩辕无邪送她来凤秦国和亲,难道真的没有别的目的么?如果有,又会是什么样的目的呢?

清幽的思绪渐渐飘渺起来,眉间凝滞如玉,如晓风过后,晨雾轻起。

……

厉害了我的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厉害了我的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5章(第五章 辞职风波)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5章(第五章辞职风波)小说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五章辞职风波“秦主任,您这边请。”陈校长很清楚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分量有多重要,他怎么能够不客套。现在虽然他只是一个主任,但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自己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他那么很有可能仕途就算是到头了。在陈校长的带领下,一行人朝着学术报告厅走去。朱蕊妍觉得更加的不自在,因为她似乎注意到秦亦钊时不时会有意无意地看她一眼,但是眼神里却并没有什么善意。秦亦钊的眼神带着无尽的讥讽,仿佛是在看一个低贱的小姐,这让朱蕊妍感到屈

  • 不负流年不负你5章(第五章 裴靖,你疯了)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5章(第五章裴靖,你疯了)小说名字: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五章裴靖,你疯了“哗啦啦——”冰冷的谁自头顶冲刷下来,一道道顺着我的额头流至衣服里,让我瞬间清醒,环顾一圈,才发现我竟然回到了和裴靖的婚房。“嘶……”正值初秋,单薄的衣服因为被打湿和我的皮肤紧密相贴,寒意无孔不入渗透进我的皮肤,未等我惊呼,下巴便被裴靖肆意捏住,“清醒了?凌雅,你缺了男人就会死吗?竟然敢出没那种地方!”裴靖为什么这么动怒?我怔愣片刻,忍不住反唇相讥,“裴靖,我和你已经离婚了,就算我真的被男人上了,和你又有什

  • 看淡人生情无悔5章(第5章 我的女人)

    原标题:看淡人生情无悔5章(第5章我的女人)小说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5章我的女人在他还在思索的时候,身下的女人却因为呼吸困难而下意识动了动嘴唇。唐慕心头一震,顺势将舌头滑入她的口中,湿热柔软的诱惑,让他再也把控不住,舌头灵活翻转,搅住她的甜美吮吸。唔,好甜。“我靠,唐慕,你到底是让我过来看病,还是让我过来看活春宫啊!”正在唐慕吻得有些入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不可思议的打断了他。他没看错吧,唐慕竟然在压着一个女人强吻,还是一个昏迷得不省人事的女人?!唐慕募地被打断,本来就很不爽,看到后

  • 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5章(第5章 只跳舞不陪睡)

    原标题: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5章(第5章只跳舞不陪睡)小说名称:隐婚蜜爱,老公大人晚上见第5章只跳舞不陪睡她的另一份工作,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当年孩子被拿掉以后,她一无所有,重重困境之下有一位名为“锦年”的好心人,资助她读了大学。为了帮弟弟治病,她选择医学院,因为成绩优异,第四年就被学校推荐进入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周末,医院里人很多,三环主路上又发生一起严重的连环车祸,苏清婉被派去急诊帮忙。“来,让开让开!!”“苏医生,这位病人情况很不好,已经重度昏迷,玻璃插入心肺,血压下降……必须马上

  • 你是我的执迷不悟5章(第005章 带我走)

    原标题:你是我的执迷不悟5章(第005章带我走)小说名:你是我的执迷不悟第005章带我走局长在那里早早的等候着,见了顾维甄很是客气的握了握手,然后就进了局长的办公室。“喂!喂!喂!看什么呢!”女警很不耐烦的拿着笔敲了敲本子,说:“问你话呢,姓名!”“哦。抱歉。”我立刻回神,端坐在了椅子上,“叶,叶夕瑶。”接着就是年龄,住址,一些惯例问话。最后女警将啪的一声将本子合上说:“我们将对你进行拘留,以及罚款处理,你一会通知你的家人来交一下罚金,还有你这是已经有了案底了,好自为之吧。”拘留?罚款?通知家人

  • 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5章(第5章 回到陆家)

    原标题: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5章(第5章回到陆家)小说名:疼妻入骨:腹黑总裁深深宠第5章回到陆家在国贸广场逛了快三个小时,陆少祁这才吩咐属下进来提东西,带着许茶坐上了车。一路上,许茶紧紧抱着那个项链盒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福和喜悦,这让陆少祁心里升腾起一丝不悦。怎么,自己买了那么多昂贵的衣服和首饰,价格加起来都能买一栋花园别墅了,她只喜欢这条二手货么?许茶敏感地察觉到陆少祁不高兴,识相地收敛了情绪,默不作声地看向窗外。车子平稳地行驶着,一路上经过平整的道路,种满奇花异草的花园和私家游泳池,最

  • 上位5章(第5章 做梦都不敢想)

    原标题:上位5章(第5章做梦都不敢想)小说名称:上位第5章做梦都不敢想“喜欢,太喜欢了!”杜秀青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过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杜秀青,意味深长。“……”杜秀青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像离我比较遥远——”杜秀青不敢看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的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翩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愿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秀青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好

  • 漂亮女领导5章(第5章 游戏)

    原标题:漂亮女领导5章(第5章游戏)小说名字:漂亮女领导第5章游戏我差点没一下子把这2b的臭嘴给撕烂,我贼你老母啊,老子刚才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形象,就被你这2b给毁了。还好,子悠听后倒是一副很佩服的表情,说:“不简单不简单,现在很少有男孩子去研究这些古诗词了,哦……对了,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大哥?为什么叫你大哥?”被她这么一问,我心里一虚,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因为当年在澡堂洗澡,我们宿舍的一伙人都比下面大小,他们比的时候我走过去,他们一看,就叫了我大哥。女孩一脸的期待,我有些紧张,猛然间,心

  • 村色佳人5章(第五章 小树林里的美景)

    原标题:村色佳人5章(第五章小树林里的美景)小说名:村色佳人第五章小树林里的美景我狠狠的咽着吐沫,忐忑的将手靠近秦玉莲。生怕秦玉莲这一刻仿佛会醒过来一般,这会。我说不清我是什么感觉,刺激。畏惧尽皆有之,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最终我狠狠的一咬牙。手放下了下去,霎时间秦玉莲仿佛有感觉一般。身子突然绷紧了一下,口中也发出了一阵无意识的声音来,吓了我一跳。我赶紧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打把势不小心的行为,但是我多虑了,片刻之后,秦玉莲的身子。再度柔软了下来,我不由松了一口气,可是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生怕

  • 乡衣5章(第005章儿媳妇被咬)

    原标题:乡衣5章(第005章儿媳妇被咬)小说名:乡衣第005章儿媳妇被咬刘旭一眼就认出了这男人,是村里有名的老无赖,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光棍其实也没什么,可这个老无赖还经常会摸女人的屁股,都被一些女人的男人打了好几次。对于老无赖出现在这,刘旭当然非常不高兴。“喂!”见是刘旭,原本还在往里头眺望的老无赖就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城里吗?”“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路过,路过,”老无赖露出一口黄牙笑着,随后就赶紧走开了。见门锁着,刘旭就敲了敲门。走进去后,见玉嫂重重松了口气,他就知道老无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