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厉害了我的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21:29: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厉害了我的妃

第三章 她是妖女

记忆若尘埃烟起……

犹记得那一日,夜黑风凉,星星缀在身边,如露水般清凉。阅读163nvren.com

似有无数人在耳边喧哗高喊,“烧死她,烧死妖女!烧死妖女!”鼎沸的人声,震耳欲聋。

她的心中浮起了深深的恐惧。强烈的真实感令她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些人的的确确要烧死她。

理由,简单而又可笑,只因她的头发是诡异的棕红色,只因他们认定了她是祸国殃民的妖女。

两日前她在陌生的沙漠小镇幽幽醒转,脑中却一片空白,忘了一切,她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本打算着先休养一阵子,日后再慢慢想法子回忆过去的事。不想那日午后,村长带领着村中全数男丁,将她擒了去,绑在了高高的木架之上。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她起初费劲地想同他们解释,却发现自己只是对牛弹琴。

呆呆望着连绵的金色沙丘延伸向远方,她看着太阳一分分落下去,自己的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她反手用一直带在身边的半块残玉割挫着粗壮的绳索。她可不想真的被他们烧死。她努力地挫着,直至双手被绳索磨出了道道青紫的血痕,渐渐痛得麻木。

不能,不能放弃。

她不想死!

太阳终于不见了,被最远处的沙丘挡住了,再看不见。163女人网

密密匝匝的人群中,潮潮攒动着如海潮翻滚,也不知是谁突然高喊了一句,“托雅真神来啦。”

紧接着是齐齐的拜倒,他们,虔诚而又激昂。

她心中“咯噔”一声,预感不好。手中一抖,那半块救命的玉阙竟是不慎坠落黄沙。意识与理智在一瞬间消失殆尽,恐惧令她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点火!”只听见“轰”的一声。木架底下搁着的枯柴瞬间便被蹿起的火苗一一吞噬。网站http://www.163nvren.com/火势越来越大,越来越烈,风助火势,很快她脚下便燃成火海一片。

热……

热极了!

热浪,似流水般滚滚而来,一浪接着一浪扑向她,沙石灰末,漫天狂舞,不停地落在她的身上,面上。

烈焰,似能将她整个灵魂尽数吞没。

绝望比恐惧能更快地吞噬一个人,她早已是被涔涔汗水浸透,眼前一片模糊,喘息间都带着浓烈的焦味。

就在此时,白烟蒙蒙的前方,突然一骑黑马绝尘而来,身后似是滔天的阵仗,黄沙掩盖,不辨究竟有多少人马。

惊惶的人群中不知有谁大喊一声,“是东宸国的军队。”

霎时浓烟滚滚之中,只见马上一金袍男子足尖一跃,飞身而起,带着摧裂山河般的杀气,如风卷残云。版权163nvren.com手中宝剑寒光一闪,如水银泻地,破空一撩,瞬间便织成一张无边无际的剑网。

漫天黄沙在他的挥剑下如金龙般,条条纵横交错,顷刻间便筑成一道几丈高的沙墙,朝着熊熊火焰奔驰而去,只听得“轰”的一声,沙墙瞬息间坍塌,将那熊熊烈火尽数扑灭,不留一丝火星。

空气中弥漫着焦炭的气息,半空中腾起了茫茫白雾。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她惊诧不已,庆幸劫后余生的同时,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免被焦烟呛着了,连连咳嗽不已。

冷风嗖嗖,寒光一点,那名金袍男子飞快地掷出手中的宝剑,宛如白龙在空中盘旋,两下便割断了正系着她的绳索。

“氨,突然的下坠令她猝不及防,惊呼出声,同时却被那金袍男子飞身接住,衣厥飘摆间,他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似在沙漠中狂舞的冰雪。

她瞧见,他的眼梢,极美极媚。163女人网

飞离数丈远,他们平稳落地。

人群中不知有谁高呼一声,“是庄王!”

接着,是排山倒海的跪拜,与高声山呼千岁。

自九死一生中回神,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名人称庄王的男子。修眉凤目,鼻挺秀峰,目若朗星,所不协调的是,他整个人似散发着一种嗜血的残酷与冷戾,以及一丝欲摧毁万物一切的暴虐。如鬼蜮中走来的修罗,看上一眼,便令人心生畏惧。

她上前致谢:“多谢庄王相救。”

他陡然凝滞,似不可置信,道:“你竟然叫我庄王?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愣住,说不出话来。

他探寻的目光自她身上来回扫视着,良久才试探着问道:“你,失忆了?”说话间,已是将方才的宝剑收入鞘中,寒光收敛,一时整个人杀气顿减。

她轻轻点头,表示默认。

“哈哈……”他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望着她,邪唇一勾,掌风一震,掀起袍摆飞阙,寒声道:“失忆的好!金羽卫,宣读先皇遗诏!白清幽接旨!”

一名金羽卫侍卫,拱手出列,自袖中取出一卷明黄色诏书。朗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已故恭贤皇后嫁入皇家前,曾育有一女,随母姓白,名清幽,遗落民间多年不曾寻得。 秉承皇后仁孝之名,特封其女白清幽为宁和公主,保留其原姓名不变,钦此!”

从那时起,她知晓了自己的名字——白清幽。

也是从那时起,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宁和公主。

“白清幽,你跟我回宫!”扫了她一眼,他一马当先,率先启程,身姿卓然凌厉,威势十足。尽显指挥千军万马,从容自若的气度。

她又愣了一下,拽住缰绳,身形一轻,便纵身上马,紧随其后。

天悬冷月,地铺寒霜。军队纷纷上马启程,黑压压的一片,如潮水般汹涌褪去。

黄沙漫天舞,凝成滔天白雾。

策马奔驰,天色晦暗,星月渐隐,她突然侧首,不经意的一瞥,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两抹黑影,乌纱罩体,不辨容貌,唯有那幽冷森然的气息,凝绕不散。

身处这荒漠之中,会是谁呢?

突然,只听得“轰卤一声,一道蓝紫色的电光劈开沉沉夜色,照得眼前瞬间一亮。接着,滚滚雷声便在头顶响起。

沙漠的雨,出奇的猛烈,顷刻间便倒灌下来。雨水,冲成一片水帘,回眸再看时,那黑衣男子身影已是被雨雾淹没。

无暇多想,她纵马跟上前面的金袍男子。

事后,她才知晓,庄王,名唤——轩辕无邪。

而她的母亲,名唤白若月。听闻为人亲厚,宫中女婢们多有受之恩惠,且生的极是柔婉貌美,虽是嫁作人妇,育有一女,先皇仍是执意娶其为皇后。

先皇有三子一女,东宸国立嫡不立长,先皇驾崩后,如今即位的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轩辕若离。只是这轩辕若离年仅十岁,近来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一直昏迷卧床不醒,所有政务皆由庄王全权打理。除了庄王轩辕无邪,还有先皇长子,静王轩辕无尘。

只可惜,静王轩辕无尘已是在两年前的东都惨烈之战中牺牲了……

不知缘何,她在听到轩辕无尘这个名字时,心中有着莫名撕裂般的疼痛。

庄王轩辕无邪,在百姓们的心中,近乎神话。是他们东宸国收复疆土唯一的希望。

她深深感慨,难怪那日那些村民对他如此尊敬。

……

夜凉风大,霍然吹开房中两扇长窗,寒风暴雨侵袭入来,她倏然自回忆中清醒。

但见,屋外,已是落了一地的霜红,如残阳泣血。

轩辕无邪清凉的话语,似仍在耳边缭绕。他的手,抚上她的发梢,略过她的肌肤,那种战栗感似乎仍存在。

“清幽,和亲关系到东宸国的前途,这重任只能落于你的肩上。如今本王正厉兵秣马,休养生息,你此去凤秦国,凡事切记忍耐,定要稳住他们。明白么?”

“你这诡异的头发,恐怕要染黑。就要早朝了,我先走一步,等会儿我派人去替你染,只是这染发你自己也要学会才行。日后免生事端。”

“清幽,你的身子骨底子薄,这粒药丸可以助你提起固本。”

撩起一缕长发,她已是用黑豆与醋浆染黑。

摊开手掌,她的右手掌心之中,一道红痕颜色似更深了一分,诡异妖艳。

梳妆台上铜镜中,烛火倒映出一张清丽的容颜,发髻松乱,眉画新月,秋波流动,只是掩不去那,一丝苍白。

她不得不怀疑,轩辕无邪给她吃下的那粒药丸,有问题。

因为,自从服下那药丸后,她的掌心便出现了这样一道诡异的红痕,随着日子的推移,越来越深,越来越红。

太多太多的疑问,无法解答……

轩辕无邪送她来凤秦国和亲,难道真的没有别的目的么?如果有,又会是什么样的目的呢?

清幽的思绪渐渐飘渺起来,眉间凝滞如玉,如晓风过后,晨雾轻起。

……

厉害了我的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厉害了我的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降娇妻:总裁请接招第六章恍然大悟“什么?”“啪”的一声,谭丽华似是没想到顾倾城敢这么对她说话,二话不说上去对着顾倾城就是一巴掌,毫不怜惜的力道使得顾倾城的脸颊上顿时浮现了清晰的五指印。“我让你敢给我这么顶嘴?看清楚,我才是这家真正的女主人,你妈充其量只是一个只会勾引有妇之夫的贱女人而已。”“你胡说。”顾倾城今天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此刻面对谭丽华嚣张的气焰,也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控制不住的反唇相讥:“我妈才不是,你凭什么这么说她?”“呵

  • 小说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黑枭老公,霸道婚宠第6章放过陆景修站在一旁挑了挑眉,眸中闪过诧异之色。显然他没有想到苏向雪会没有选择报警,而是选择给那个叫柳慕的女人打电话。可是这又有什么用?陆景修眸中的诧异转而变成了嘲弄,人家明明都已经骗了她,她还傻傻的把这一通最珍贵的电话打给了那个叫柳慕的女人。这样愚蠢的做法只会让她失去唯一的逃脱机会。当然,哪怕苏向雪是打电话报警他也不会有半点害怕。既然他敢把手机给苏向雪,就有把握叫警察局的人在这件事上变成聋子和哑巴。什么也不敢听,什么也

  • 小说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最好不过余生有你第6章买醉瘫坐在地上的庄念念失声痛哭,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做错了什么?庄念念为了妹妹的医药费这么努力着,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呢?并且与庄念念解除关系。回过神来的庄念念想不通,起身走出了这个医院。拦下出租车,去往夜寞酒吧。庄念念来到了酒吧,命令调酒师调些酒来。只见到调酒师的手上下左右舞动着,一杯蓝色的酒就放在了庄念念的面前。庄念念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酒的滋味搭配着受到的委屈和背叛。一杯杯落肚,庄念念竟然有点晕乎乎的。林薇薇在庄念念

  • 小说锦绣田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锦绣田园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锦绣田园第六章英雄救美“就是,就是,我娘身上的伤可比婶婶严重的多,都没有看郎中。”姚静芳站起来,附和着。姚新月才不相信陈氏没看郎中,她看着姚静芳,小手紧紧握起。姚静芳被她看的发怵,脚底有些发软,跌坐在椅子上。“爷爷,你说这事怎么办?”姚新月知道李氏和大房的人是绝对不会把银子拿出来的了,把唯一一丝的希望寄托在姚老头身上。姚老头闻言,错愕的抬头,深邃的眼眸看着姚新月,见她眼底满满的希翼,动了动嘴唇说道:“既然你娘伤的重,婆娘你看看……”他的话还没说完,

  • 小说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邪帝狂妻:医妃倾天下第六章:暧昧互动“烦请金先生仔细帮在下瞧瞧,可否伤着要害之处了?”在一个小房间中,闻智赤着上身,让我瞧他腹部一道很是细小的伤口。我在看伤口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看他精壮的上身,委实是有穿衣有肉,脱衣显瘦的意思。可怎的胆子这么小?我瞅着那个比水果刀割伤还小的伤口,笑道:“公子多虑了,这样一道伤口是上不到要紧之处的。”“金先生此言差矣,同为男子,先生该是知道这男根的重要之处。还请先生好好诊治,这诊金在下自是不会少了先生的。”诊金

  • 小说冷王榻上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王榻上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冷王榻上妃第六章病皇后见她突然就来精神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心中含着的那些担忧便没有再说出口,只轻轻的点了点头,柔声说道:“瑶儿,此事你不要想的太简单了,那赫荣涑怎么会轻易与你解除婚约?不若你就安心嫁过去,你们二人各过各的就好。”慕千瑶微微一愣,神色略有些复杂的看向皇后,她只感到一股暖流慢慢的涌向她的心间,她自然是明白这古代对女子的规矩之多、束缚之深,却没有想到她的母后却还是为这她着想,知道既然避免不了与赫荣涑成婚,那就不要委屈了自己。皇后见她面容

  • 小说可不可以不离开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可不可以不离开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可不可以不离开第6章陌生的女人“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认识…”陆盛琛坐在床边,轻轻的在我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我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吗?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出色的男朋友。“想吃什么?”对方打断了我的沉思,湿热的呼吸打在我最敏感的脖子,我双手攀着他的肩膀,不用看都知道这一幕又多暧昧。“我好像闻到有小笼包的味道…”我悄悄的在他耳边,学着他的样子,明显的感觉到他身子一僵。看到他可爱的反应,我就忍不住的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然而我揉揉眼睛,确定没看错的是,陆盛琛居

  • 小说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晌贪欢:总裁离婚吧第6章记者看到一片绿“你敢打我!”反应过来的林可欣咬着牙,整个身体扑了过来,揪住时染的头发。她扬手就要扇回去,时染抬手要抓住对方的手,一股强悍的力道袭来,箍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拉,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挨了林可欣一巴掌。镁光灯咔咔直响。时染被煽的有点懵,反应过来剧烈的挣扎。她身体被宁修远制得动弹不得,一张脸几乎被用力的压在宁修远的怀里。他靠近她,冷笑:“我亲爱的未婚妻,请问你可以为我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处女膜还在吗?”时

  • 小说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第六章这些都是你需要的东西除了戴项链,楼漠寒的右手也没有闲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文件袋,直接扔在程欢面前。程欢下意识低眸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东西。“是什么?”程欢不由皱了皱眉头。她想要的东西?她现在想要的只有薄枭一颗项上人头,其他就别无所求。当然这里面自然不可能是人头,那么程欢自然是好奇楼漠寒口中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自己打开看看。”楼漠寒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看样子并不打算直接告诉程欢。程欢桌下的手指不由紧紧攥成了拳

  • 小说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独家帝宠:一婚更比一婚高第006章真想弄死她陈钰这辈子没对什么人心软过,面对这个让自己唯一心有触动,不愿她委屈半分的小姑娘,他尚弄不明白仅仅只是因为那一双相似的眉眼吗?但他做事儿向来都是随心所欲的,他这会儿就是想要护着她,就是不愿她受半点儿委屈,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林妍被他护在怀里,冷厉的眼神直直的射向那个女人:“原来都不曾亲眼所见?不要以为诽谤不会坐牢,并且刚刚你还动手了,你父母没叫你话不能乱说的道理,那就让律师和法官给你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