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9 19:15:3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第1章:沙漠之城

邪王负春风:公主太逍遥

一世繁华:少主太霸道

绝爱江湖:魔君囚凤

百花深处负春风:公主太逍遥

无帝城中狼烟起,一曲艳歌任旖旎

她背负王者的阴谋,来到奇异陌生充满未知危险的沙漠之城,遭遇这一生无法预测的劫难,在红罗帐中翻手成云,覆手为雨。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她一步步逼着他成魔,他也成魔,他更是为她跌下地狱成修罗……

用尽计谋,用这天赐的容颜和身体,颠鸾倒凤,成全另一个王朝美梦。

等到尘埃落定,他教她懂得何为情爱,而她看尽百花负春风,却发现,无论身与情,再回不到最初。她被囚在高台上,一世繁华抵不过夜夜旖旎……

沙漠之城,又称无帝城。

这是沙漠中的一片浩瀚无边的绿洲,能走的进来,并活下去的人,不需要任何人来主宰他们的命运。

因为已经足够强大,所以,无帝城无帝王。

外界传言,这是地狱之城,布满了死亡之树,魔鬼之花,暗无天日,人性凶残。

又有人言,此乃神仙桃源,美人如云,处处是灵丹妙药,可令人长生不老,永世不死。163女人网

未曾踏入无帝城的人,听着种种传言,无法想象无垠的沙漠中,会有怎样惊心动魄的美。

沙漠之城的种种传说,连结成一个妖艳的网,网住了世人欲望之心,朝廷,江湖,平民……无人不想进入无帝城,一睹神奇之域,得到不老神药。

数万里的黄沙弥漫,一行驼队在缓慢的行走,驼铃发出的声音,像是勾魂的魔音。

——无帝城,暗流涌动,即将风云变色。

设计精巧舒适的驼车上,探出一只素净的手,手腕上缠绕着璎珞玉石,在荒漠的骄阳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这只柔若无骨软滑白净的手,和这手腕上的璎珞,都表明驼车里的人,如何的处尊养优。

海无香微微眯起眼睛,大漠的阳光如此刺眼,黄沙肆虐的翻滚着往轿子里席来。小说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主上,风沙太大,还是放下轿帘吧。”轿边的骆驼上,坐着一个紧身装扮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双精光闪闪的锐利眼眸,脸色却极为苍白,这让那双锐利的眼眸格外漆黑。

他叫尹宁,是王族精心训练出来的侍卫,护她周全。

海无香眼波流转,似有轻叹,此刻黄沙弥漫,再到下一刻,会是血色弥漫。

她的手中,攥着一个王国的欲望,或者说,一个国王的欲望……

尹宁看着她放下轿帘,漆黑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令人心颤的笑意,仿佛那看不到底的眼眸深处,藏着吞噬一切的危险旋涡。

无帝城从没见过,有人能用如此优雅姿势,穿过万里无垠的沙漠,穿过沙漠边界的毒瘴和重重诡阵,来到沙漠之城。

他们更多的是看见血污满身,伤痕累累,疲 惫不堪,濒临死亡的人,挣扎着爬到这片美丽神奇,如同桃花源的土地上。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驼铃依旧在响,只是骆驼只剩下了十分之一,而跟随海无香那些武功高强的侍卫,三百人,只剩下三十六人。

难怪自始至终,若无巧合机缘,无人能进入沙漠之城一睹奇容。

只是,世人传错了,这并非只是一个城,它的疆土,可能辽阔的让人无法想象,比一个小小的国家,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翠绿如莲叶剪裁而成的小楼,往常来人不绝,今日却安静异常。

翠羽小楼的主人,正是穿越万里荒漠,来到此处的海无香。

在半月前,她领着三十六人,旖旎来到沙漠之缘,就已成无帝城中饭余茶后的谈资。

如今翠羽小楼名声鹊起,不仅因她敢在这血池脚下,开了一间医铺,更因为她的容貌。版权163nvren.com

见过她的人,永远忘不掉那双黑中透着异紫的双眸,还有她那轻软的身段,令男人萌生渴望的轻软。

一池氤氲的湖水,像是收纳了天地间的绿,泛着青碧的色泽,美如碧玉。

更美的是里面的女人,一头长发在泉水中丝丝散开,如同水中女妖,碧波下若隐若现的身体,能让所有男人心跳失神。

“这就是让无帝城的人,争睹芳容的妙手罗刹?”略带低沉的悦耳声音响起,花丛掩映下,修长的身影一闪而过。

海无香懒懒的抬眼,能避过她的那些手下,又轻松绕过她的乱情树,毫发无伤的站在她面前,无帝城里,果然高人辈出。

凌流风遇到一双他见过的最美的眼睛,明明是漆黑的瞳孔,却在阳光下泛着妖异的深蓝的紫,像是有万顷海水封印其中,带着天真却又诱惑的神秘色泽。

果然是妙手罗刹,殊美清丽不可方物,难怪近日受伤的人愈发的多,纷纷赶到平日不敢踏入半步的血池,一睹芳容。163女人网

海无香看着站在水面上风流倜傥的男子,轻轻一笑:“公子怎么称呼?”

她对自身的优势和劣势极为清楚,若非这张绝色的脸,若非这颗冰冷的心,她怎会来到危影重重的无帝城?

刹那间,恍若万莲绽放,竟有袭人暖香。

无帝城水土极好,美人如云,凌流风也阅人无数,这时却失了神。

尤其美人沐浴,香肌半露,粲然一笑,美不胜收。

“喊我夫君便可。”凌流风在水上如履平地,走到她的面前,屈膝蹲下,伸手去捏她的下巴,孟浪之至。

“夫君?”海无香倏然往后一滑,避开他的手,无帝城三主之一的凌少主,竟如此轻福

“嗳,乖娘子。”凌流风嘻嘻一笑,如影随形,将她逼到岸边,还是捏住了她的下巴。

海无香的眼里没有半分怒意,被人言语轻薄,手上占了便宜,她也不嗔,玉足往上一点,只见凌流风身影一闪,便站在了岸边,笑道:“娘子脾气好暴躁,不好,不好。”

“你可知,我又叫毒娘子?”海无香微微侧头,唇边亦浮起一丝笑容。

她既能妙手回春,当然也能送人入地狱。

“确实很毒。”凌流风不再靠近她,只是笑道,“三日后,天都堡来迎娶美娇娘,翠羽小楼,搬入天都堡中,你白日坐堂,夜间上床……”

“那便看你有没有本事请的走我。”海无香又笑了,那笑意从眼里转瞬即逝,有一种娇憨却又风情的美,极端相反的气质同时并存,说不出的奇异,却不妨碍她的笑倾城倾国。

“暂且收下定情物,三日后,为夫在洞房归还。”凌流风声音未落,人已不见。

岸边石凳上艳红的裹胸也随之不见。

凌流风既然来了,那剩下的人应该也会很快见到。

海无香靠在岸边,神态怡然,脸上无喜无怒,眼里也无情无爱。

她在此悬壶,已经大致摸清无帝城的情况。

无帝城虽无帝,却有三个令人闻名丧胆的名字。

只要一个出现,另外两个定不会再沉住气。

“主上,血池下,聚集着许多天都堡的人。”花丛外,一个锦衣侍卫闪现,漆黑的眸中有极为隐蔽的兴奋。

“许多是多少?”海无香缓缓穿好衣袍,系上裙带,赤着脚,往尹宁身边走来。

“三千。”锦衣侍卫正是尹宁,神色恭谨的回答。

“刚才那男子怎样?”海无香从尹宁身边走过,淡淡问道。

“传言天都堡有三万弟子,凌流风是这里最大的头目,自然是非常之人。”尹宁刚才故意让凌流风闯进来,他转过身,跟上海无香,低低说道,“主上,我们需要他。”

天都堡的“乌合之众”可不能小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游侠儿,机缘巧合,穿越万里无垠的沙漠,来到这里,慢慢成为一个中土人的联盟。

“那我,该嫁?”海无香停下脚步,侧过脸,问道。

“无帝城太大,如今半个月过去,三十六个侍卫,死伤一半,也未能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如今若有天都堡的三万弟子相助……他们熟悉这里的一切,我们可利用他们,功成身退。”尹宁思索片刻,终于说道,“所以,主上该嫁!”

海无香听到最后两个字,轻轻叹了声,闭上眼睛,她的胸口隐隐痛了起来。

“主上,天都堡是无帝城最大的帮派,我们必须借助他们的力量!”尹宁见她闭目不语,又说道。

他是海无香身边的侍卫领军,可是举止风度,却不像普通的侍卫,难掩那份逼人的贵气。在这里,他的话如同军令。

海无香伸手拂了拂被风吹乱的长发,一双深紫的眼眸,泛出不该有的情绪——悲伤。

“公主!”尹宁突然用密语喊道。

他早就发现海无香踏入无帝城后的反应,在沙漠之中,她从不显现出一丝疲 惫和情绪,如今她就像是病了,眼里的光彩一天天黯淡下去,时常茫然的看着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

“尹宁,我想回去。”海无香也用密语说道,带着从未用过的哀哀口吻。

“只要拿到那张图,我们就能回去。”尹宁只知她是没有感情的工具,如同一柄利剑,不会有自己的灵魂,也不会有悲喜。

如今突然听过她哀哀的口吻,竟不觉心中一痛,似乎被她的哀叹蛊惑祝

“我怕我撑不到那一天就死了……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海无香转过身,看着尹宁,那双眼里,似有万顷海水,随时会淹没一切。

她说出这句话,胸口炸裂般的疼,喉咙一甜,竟吐出黑色的血来。

“你……你动情了?!”尹宁急忙抚上她的后背,眼里幽幽沉沉的映着海无香苍白的脸,连尊称都忘记了。

“我只是……只是怕自己死在这个地方……”海无香伸手摸到自己的唇,上面有粘稠的暗黑的血。

许是因为这十八年年来,从未离过他的身边,又或者,他是唯一的亲人,所以还想着回去见他一面……

还可能……是这个叫无帝城的地方太可怕,她踏入这里之后,每夜都做着奇怪的梦,就算醒来,也会听到有人在黑暗中唤她。

海无香对无帝城,有种从未有过的敬畏感,仿佛这里处处都是神灵,有无数眼睛在盯着她,让她想快点回到中土王国。

“不会,有我在。”尹宁有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如同从地狱里刚刚出来,可他的眼睛却极黑,如同秋夜里的灿烂繁星,这让他带着一种掩盖不住的特殊光泽,仿佛是幽冥世界吸血王国里走出的王之子。

“尹宁,尹宁……你护不住我的命……”海无香闭上眼睛,靠在他的身上,心如刀绞,觉得自己的生命在缓慢的流逝。

她的命,只剩下两年。所以必须尽快的找到王上要的那张图,然后,死在那熟悉的王宫里,永远与他为伴。

“无帝城处处都是奇花异草,定能找到延年益寿的神药。”尹宁扶着她的肩,用密语低低的说道,漆黑的双眸里闪动着芒星。

“尹宁,你说嫁了他之后,何时能找到那张图?”海无香无力的摇头,她只要找到那张图——帝王心中想要的图。

至于自己,无欢无悲,唯一的执念,就是在他身边死去……

“我会帮你。”尹宁不动声色的看着那张皎如明月的脸,她确实美的无可挑剔,尤其是用天真的语气说话时,让人忍不住想爱怜的占有。

可惜,他和其他男人不同,他对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非但不动身心,还要将她送给另一个男人。

“你也变了。”海无香抬眸,看向尹宁的脸,他从小就陪在自己身边,习文练武,和其他几个贴身侍卫一样,每天都在一起,彼此极为熟悉。

可踏入无帝城之后,尹宁似乎就变了,从称呼到语气,都有细微的变化。

尹宁看到那双异紫的水眸,心中一紧,莫非被她看出什么了?

“你也能听到它的声音?”海无香又问道。

她在这里,经常会听到有什么在唤她,就像魔咒,无法摆脱。

“公主,有人来了。”尹宁的耳力似乎极好,海无香还没听到动静,他就立刻从袖中掏出手帕,替她擦去唇上的血迹。

“主上,霜寒三人失去联系。”晓寒匆匆走到海无香身边,满脸忧愁,他们又失去了三个伙伴,如今只剩十二人。

“罢了。”海无香见惯了生死,从没有异样的感情,但是今天,没来由的悲怆,身边的人一个个消失,她不想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人回去。

所以,嫁去天都堡,或许是最好的路。

冷千绝坐在竹楼中,看着远处云卷云舒,秀挺的眉宇间,带着漫不经心的狠厉和冷绝。

若是这等阴沉放在面目可憎的人身上,会令人望而生畏避而远之,偏生他容貌秀美,肤白胜雪,虽有狠戾,让人却又不觉多看两眼。

无帝城来了个有趣的女人,在最乱的三交处,开了一所医馆。

能活着走进无帝城的人,不是奇人也是异人;能领着如此多的手下,美不胜收的走进无帝城的女人,不是妖女就是魔女。

能款款走进无帝城,在血池处住下,悬壶济世,无帝城还从未有过。

如今正值用人之际,越是奇人,越要收拢,不能为我所用,立刻斩尽杀绝。

可惜,他来晚了。

如今人去楼空,只剩下药草的香味,淡淡的萦绕在竹楼里。

天都堡……他心头的一根刺,无法拔除。

对千绝宫的后人来说,那些中土人,着实比魔教还要可恶。

冷千绝是千绝宫最后一个宫主。

千绝宫在此处已矗立数千年,是土生土长的沙漠之城里的人。他们的祖上,和那群从外面撞进来的野人不同,冷家身体里留着的血,是无帝城最古老最纯正的一支子嗣的血。

所以,作为正宗的本土血脉,千绝宫在无帝城的威望极大。

原先,沙漠之城里的子嗣,心性平和,善良仁慈,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皇帝”,也没有任何的王法赋税,无帝城里遍布着各种山珍野味奇花异草,沙漠之城的人们衣食丰足,没有战争和贪欲,如同在世外桃源过着神仙日子。

可是,随着外面偶尔闯进来中土人越来越多,一切都变了。那群伤痕累累却又武功高强的恶徒,将外面世界的贪欲带到桃花源里,他们有征服欲,有控制欲,想要把这美丽的地方变成自己的家园,于是,杀戮和抢占开始了……

数千年来,从中原进入此地的外来武林人士扎根发芽,他们流着野性的血,想要成为无帝城的帝王。

作为矗立了几千年的千绝宫,被他们当成了最终目标,想要利用千绝宫,一统无帝城。

而数百年前魔君发动的一场杀戮,让流着沙漠绿国血液的千绝宫差点灭亡。

从此,千绝宫的大门紧闭,无帝城子嗣的血开始变冷,曾经他们敞开仁厚的胸怀,迎接和拯救那些从沙漠里满身是血的“远客”,到了最后,却反被他们所杀,外面的人心如此残酷,沙漠之城再也不欢迎任何的中土人。

如今的千绝宫,不知是因为数百年前元气大伤,还是因为沙漠城中的本土人越来越少,如同没落的贵族,带着无言的悲怆和痛苦。

本是同根生的魔域,个个凶残狠毒,而千绝宫又无法相信任何外人。

所以,这些天,只要踏入沙漠之城的外来人,千绝宫的人都会杀了他们,或者,将他们囚于阴寒的天牢,等噬心药炼出,就喂他们服下,让他们成为千绝宫的死士杀手。

可惜,这个传言中的妙手罗刹,被天都堡抢先一步夺走……

冷千绝岂能甘心,若是海无香成了天都堡的人,就意味着,千绝宫又多了一个敌人。

艳霞满天,坐在软轿中的女子,容貌比漫天烟霞还要明丽动人,眼眸流转间,让人心中一荡,魂儿飞出一半。

“少主夫人的身段真勾人。”

“也只有这样的美人才能配的上我家堡主……”外面一直在啧啧议论,言语放肆,毫无礼教,和中土的丐帮所差的就是身上的衣服精美些而已。

海无香撑着额头,对身边用火辣辣眼光打量着她的陌生男子不理不睬。

现在,天都堡的人正吆喝着,高高兴兴的抬着轿子往回走,天都堡早就张灯结彩,等着新娘子回去洞房。

只是,这些人要走回天都堡的老巢,不是快马加鞭,还得两天的时间。

无帝城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烟霞渐渐散去,夕阳垂垂而落,月亮已经挂在了天空上,轮廓越来越清晰,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沙漠中的人见过海吗?海无香闭目养神,想着无聊的问题,没有为即将到来的洞房之夜担忧。

她是无情无心的人,那人说,一动情,就会离死亡更近。

既然无情,对男女之事自然无牵无碍。

只想着快点回到天都堡,完成她的任务。

入夜,天都堡的人还在行走,丝毫不见疲 惫,马蹄声中依旧杂着大家的笑谈,说着粗鲁的流氓话,纷纷讨论着洞房怎么把凌流风灌醉,然后去闹堡主夫人。

海无香听着山林里各种鸟兽声音,这里很多东西中土没有,她根本没有见过,却奇异的感觉到莫名的熟悉。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魅帝王与倾世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新成都人与老成都人的“爱恨情仇” 终将走向何方?

    特约作者:李扯火,莫斯科联邦总统国民行政与经济学院留学生,成都土著、城市发展与文化爱好者。▲作者:李扯火“天府新区没文化”“五城区才是真正的老成都”“天府新区才能代表成都的未来”“成都老城区太旧了”“哎呀,简阳都出城咯得嘛”“最早一批在南门买房的尽是些外地的”……以上句式是否耳熟能详我问了10个朋友,有9个人回答是当然还有一个人说他在老城区和天府新区各有两套房子不会在乎这些话题。而这些言论的背后,是本世纪以来,新成都人与老成都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互怼了N年的“三环人”与“天府人”成都,是一座拥

  • 夏日至“惠”,错过要等一年

    知了唤起童年,湖水想起伙伴,荷花回忆嬉戏,浓荫沉淀思念,梦回夏日往事,牵挂定格夏至。夏至,全年中日照最长的一天,伴随着烈日,回想起曾经那片山水湖泊,鸟儿在林间嬉戏,花儿迎着烈日娇艳欲滴,那些美好的画面跃然于画家的宣纸之上,那些美好的回忆是否触动了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我们一起在艺术的海洋中,找到夏日的那一丝清凉。刘彦乔,生于1946年,字一乔,雅馨斋主人,北京人,原籍河北。现为央视网区域博览频道书画名家联盟副主席。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华夏画院副院长,北京集文阁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人民艺术协会理

  • 走进孔子文化学院特邀艺术家——徐以富

    徐以富艺术简介徐以富,字可贵,号向康居士、三宝斋主人。1963年2月生,本科学历。1984年参加工作,长期任教高三语文。曾任苏鲁豫皖中学语文研讨会会员,江苏省教育学会语文专业第六届会员,华夏出版社《材料作文解析与指导》副主编。现任中华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国际艺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古燕书画院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特邀会员、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会员、“书法之乡”沭阳县书法家协会会员代表,沭阳县潼阳中学董事、工会主席等,《虞姬河》《2015沭阳年度文学作品选》《

  • 人对你怎样,你就怎样对人

    曾经在电影中看到这么一段话:“这世上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将心比心。如果让别人看到了你的善良,别人就会一直期待你善良。”其实每个人的初衷都是善意的,但渐渐地我们学会了逃避,学会了欺骗,学会了复杂。不是自己太过淡漠,是经历让你无法相信人心。成长,便是把哭声调成静音。如今,我们不再傻傻的对别人掏心掏肺,只有真心待我的人,我才会真心待你。不想让自己自作多情,不想被虚情假意欺骗。或许我们变得理智,或许我们变得成熟,但我们也更加面目全非。曾经,我们以为付出就会有回报,真心就会换真情,但有些人的心,是你多努力都

  • 玄关挂画可不能随便,挡门煞当需精心布局

    玄关是一种挡门煞的存在,在家中有着实用价值以及风水价值,对于正大门的玄关来说我们需要注重其装饰的美观度,亦要注意其中的风水元素,玄关挂画是有品位的人家中的刚需,装饰画的选择能起到提升玄关品味的作用,还能够改善家中玄关的风水,那么究竟正对大门的玄关挂什么字画风水好呢?玄关挂画风水上有什么说法?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设置玄关的意义在于,一则让大门进来的旺气与财气尽可能在屋内回旋和缓而润泽;二则可化解屋外直冲大门的煞气。从大门入宅的旺气与财气应尽可能在屋内回旋,被住宅充分利用后,再缓慢流出屋外。玄关好比

  • 寇北辰: “和”是孝文化之首

    传统文化中的孝文化,在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很多人都知道二十四孝,可没有人知道“和文化”才是孝文化的源头!据我多年来对社会方方面面的研究发现:老人自杀人数相对比例上升,其中不少的老人都是因为家庭等因素不和,从而间接导致老人的死亡。那么,孝道文化如果不重视家庭之“和”,孝道文化就显得苍白无力。因此,孝道文化,要从家庭之“和”入手。我们要高度重视“和”在家庭孝道文化中重要性,如果家庭不和,不论家中老人吃得再好,穿得再好,住得再好,也不具备孝道之家和孝顺之子!我在《和平天下》一书中谈到

  • 厨房的小阳台,怎么利用不浪费?

    在我们前几天的文章的留言区里,各位粉丝都表示想看看北阳台厨房设计,说明在厨房旁有个小阳台的户型,还是比较多的,而关于这个小阳台的设计利用,似乎大家都比较关心。今天,设计姐,整理了关于这个小阳台的利用,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一、打通,扩大厨房一般而言,很多户型的厨房面积都是比较紧凑的,而北阳台临近厨房的话,面积都不会太大,把它打通纳入厨房,这样可以扩大厨房的使用面积,让厨房更加好用。12345678910二、打通,多个休闲区通过把这个小阳台打通与厨房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个空间装成休闲区,让厨房空间不再

  • 浓情端午品颂国学 汉神购物广场亲子活动温情上演

    6月18日下午,由西安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联合汉神购物广场主办,大明宫童学馆和芝麻街英语共同支持的“丝路童韵迎端午,品诵国学知礼仪”亲子DIY活动,在汉神购物广场南栋一层中厅温情上演,现场参与家庭近200组。活动中小朋友参与互动游戏、学习国学和制作香囊,既拓展了孩子们的动手能力,也让孩子与家长们共度一个美好的端午节!本次活动是西安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精心打造的全新亲子品牌“丝路童韵”系列活动之一,通过举办本次具有传统文化内涵又有创意的趣味活动,不但能寓教于乐,还能增进小宝贝们对端午节传统文化的了解,

  • 黄邦德—“正山堂杯”全国第三届茶文化书画展作者推介

    黄邦德,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书法院书法家,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任职于广东书法院。2015年6月毕业于肇庆学院美术学院国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书法作品发表于《书法报》、《西江日报》,作品被中国东莞观音山健康文化节组委会、书法报、专业机构收藏,素描作品《静物》作为肇庆学院美术学院留系作品被收藏,毕业创作山水画《客居深谷》被肇庆学院美术馆收藏。书法作品获奖入展全国第四届草书作品展“大爱妈祖”——第二届中华妈祖文化全国书法篆刻大展首届“麦华三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二等奖中国

  • 【每日运程】2018年6月20日

    【每日运程】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农历五月初七(戊戌年戊午月癸末日)黑道凶日【宜】装修、打扫、修复【忌】脱校服【吉时】寅时、卯时、巳时、午时【凶时】子时、丑时、辰时、未时【相冲属相】牛【有利方位】福神(东北)喜神(东南)财神(正南)阳贵人(东南)阴贵人(正东)阳贵人:已知的贵人或男性阴贵人:未知的贵人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