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极品偷香5章(第005章 神奇的石头)

2017/11/9 15:37: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极品偷香

第005章 神奇的石头

尴尬。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这时,她身边的那个前台着急说道,“柳总,他是来应聘游泳教练的。”

“你?就你?救条狗都费劲,还想当教练?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她冷哼一声,略带几分嘲讽的看着我,“不是看不起你,你有最基本的游泳救生员证吗?”

“什么证?”

我没听清,一脸彷徨的问道。

“算了,不跟你说了,你走吧,看到你就眼烦。”

她白了我一眼,压根没把我当回事。

我当时就火了,“你什么意思?我好端端的来应聘,你有什么要求说就是,干嘛这种态度?就你这种人还想开门做生意?有人来才怪!”

“晶晶,送客。”

她压根没看我,扭头踏上旁边的楼梯,向二楼的办公室走去。163女人网

看着她的背影,我气的嚷道,“你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气嘟嘟的出了活动中心,我越想越憋屈,什么玩意,好好的求职反倒被羞辱了一通,这臭娘们,太可恶了。

这处别墅倒是风景独秀,纯英伦风格,溪水、竹林、石岗雕应有尽有,我闷闷不乐的踢着地上的一块碎石,“去他妈的,老子还不稀罕干呢。”

哎呦。

就在这时,一声痛叫传入我的耳膜,我着急抬头,这才发现我刚刚踢出的鹅卵石打在了一个收破烂老头的小腿上,疼的他半屈着身,一脸痛苦的哼叫着。

我见状着急奔了过去,“大爷,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没看到你.......”

“你个臭小子,这么好的魂石也敢踢,不怕遭天谴吗?”

老头面目黝黑,一脸的褶子,下颌的长吁足有十几公分,眸间闪着精光,看着挺唬人的。

“什么?魂石?”

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他,“老头,我可没钱哈,别想糊弄我。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臭小子,你懂什么。”

说着,老头将地上的石头拿起,在破烂不堪的衣服上用力擦了擦,原本遭烂的石头竟真的发出了一丝黝亮,我睁大了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只见他嘀咕了两句我并听不懂的鸟语,然后猛的将石头砸在地上,咣当一声,石头碎成若干块,从里面竟剥落出一小块红色石粒,跟小时玩的溜溜球差不多,他捡起后,激动的说道,“小子,这注定是属于你的,一定要保存好,保护地球的使命就交在你身上了。”

说着,他伸出脏兮兮的手在我眼前一晃,我只感觉眼前一花,就陷入了某种朦胧状态,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好像有保安训斥那老头的声音,“收破烂的,快离开这,这且是你能来的地方!”

之后,我坐在一旁的长排木质椅上昏睡了大概半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沉,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我努力怔了怔眸子,那老头早已消失不见。

我疲倦的伸了伸胳膊,红色石粒从我手心脱落,跌在椅子上,我好奇的捡起,仔细观察着,“这是魂石?这老头是不是耍我?”

我着急摸了摸口袋里的钱,一分没少,这才放心下来。

“算了,该干嘛干嘛去吧。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刚要将石粒仍进前面的喷泉池,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唤过了一个声音。163女人网

“小子,你要干嘛?!”

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就是刚刚那老头发出的。

我楞在原地,举目四望,空荡无人。

“别看了,我在石头里面。”

声音再次唤出,听到这话,我惊了一跳,吓得差点把手里的魂石扔掉。

“你......你是刚才那个老头吗?”

“是啊。你个臭小子,这么快就把老子忘了?”

“你......怎么藏石头里的?”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

老头叹息一声,“哎,想我一世英名,只能窝身于此,苟且偷生,罢了,罢了,谁让你我有缘分呢。极品偷香5章(第005章 神奇的石头)跟了我,你小子有福了。”

“啥意思?我可不想带着你,小哥自己都养不活了。”

“你想干什么?我可以满足你。”

“切,吹牛皮。我想......算了......”

回头看着不远处的游泳中心,我叹息一声,“或许我注定只能回镇上找张寡妇了。”

“这样吧,你现在品级太低,我暂且赋予你一个能力,超听力。如何?”

“啥意思?超听力?我又不聋,听毛线啊。极品偷香5章(第005章 神奇的石头)行了,老头,你快洗洗睡吧。”

我不耐烦的说道。

“行,那我先去修行了。你记住,一定要随身带着我,否则,我会让你万劫不复,永世不能轮回。”

话落,那石粒外围的光芒就渐渐黯淡了下来,我半信半疑,虽然不相信这种妖魔鬼怪,但有了老头的诅咒,也不敢真的将这石粒丢弃,反正也不重,装着就装着吧。

极品偷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极品偷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短片《 Wanna Be Your Friend》:不要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

    编者按你是否感慨,想融入的圈子总是进不去。于是总在违心地改变自己,试图活成别人认可的样子。孰不知,任何一种需要刻意讨好、违心迎合的关系,都会让人感到疲惫和悲哀;而那些需要动用各种手段才能留住的朋友,即使拥有,也是一种虚伪的客套。没有谁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与其强迫自己融入陌路人群,倒不如率性自由,找一些志同道合并欣赏自己的人交往。或者把时间用来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做有价值的人,才能交到有价值的朋友。东京艺术大学动画专业研究生作品《IWannaBeYourFriend》▼

  • 我们丰富地过一生,不是因为有太大的享乐,而是由于有许多苦难。

    梦魇找上门来,撕裂我们,死死的抓住我们。据说,如果你饿极了,你就会开始吞食自己的心。——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作家书签每日意图Vol.16561©PhilomenaFamulok何必对世界末日操心呢?每一天都是某个人的世界末日。时间像潮水般涨啊涨,当它涨到你眼睛的水平,你就淹死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2©aka_outwork“否认”是某种期望落空之后出现的“修正”。每一次否认都是一次承认。——弗洛伊德3©NikolajLund要面对人生。要永远直面人生,你才会知道它真正的含义

  • 70亿美元大单背后:哈萨克斯坦走近美国另有隐情

    2018年1月16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飞往华盛顿,面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月17日,唐纳德·特朗普和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两国领导人就扩大双边合作达成一致意见。纳扎尔巴耶夫访美期间,哈萨克斯坦与美国签署了涉及航空、农业、石化及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20多个协议,意向总额高达70亿美元。纳扎尔巴耶夫和特朗普谈笑风生纳扎尔巴耶夫的本次访问,美国主流媒体反应相当积极,不忘纳扎尔巴耶夫长期统治哈萨克斯坦的同时,赞赏哈萨克斯坦发展成就。“今日美国”等媒体特别撰文,盛赞美——哈两国历史悠久的友

  • 装在酒具中的万里江山

    「」「」·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风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短文|皇子有毒 文/一世安

    「」「」作者:一世安我被宋景逸从押运粮草的马车底下拎出来的时候,南军已离鄞都有二十里远了。他像是拎小鱼干似的将我拎着,上下打量我一番,义正词严道:“沈音音,国家军事多么重要,也是你能跟着来儿戏的?”我扭了扭身子,没能逃出他的钳制,只得梗着脖子看他,道:“我又不是跟着你来的,我是来孝顺我爷爷的!”宋景逸将手一松,我成功地摔在地上。他冷冷一笑,嘲讽我道:“你爷爷是东军主帅,跟我们南军走的压根不是一条道儿。”我这才拍拍屁股站起来,大惊小怪道:“什么?我居然跑错场子了!”宋景逸负手而立,严肃道:“别装了

  • 总有一句表白适合你

    「」「」·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风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诗词|趣味诗词接龙125句!你还能继续接下去吗?

    「」「」中华诗词音律优美,博大精深,名诗名句首尾相连,可接成一条长龙: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趣味诗词接龙125句↓一边玩接龙,一边品诗词。·END·●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编辑:璃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啥叫做人(建议收藏)

    啥叫做人??宁可吃亏,也不占小便宜。宁可付出,也不辜负人心。别为了金钱,泯灭了自己的良心。别为了利益,欺骗了他人的信任。功名利禄,荣华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何必处心积虑,把机关算尽。何必千方百计,把金山银山获取。为人处事:不管嘴笨还是嘴甜,心地善良才是本钱!人活一世:不管能说还是能干,光明磊落才是关键!不伪装,不敷衍,不欺骗,就是一个人的真!懂宽容,懂尊重,懂体谅,就是一个人的善!做一个正能量的人,比什么都重要!一个人丢掉什么,也不能丢掉交往的真心;一个人输掉什么,也不能输掉鲜红的良心。

  • 100个风水文化小视频(11)道家精髓——你不迷信 所以不幸

  • 晚安故事:杀死一只宠物少女

    晚安故事:杀死一只宠物少女三三夏天的密度不该大于空气,以至于它跌落城市之中,密密麻麻覆盖在人们身上,替代了此前丰硕的毛衣。或者说,她不该把头发剪短。就在几天前,她的头发还像一块轻柔的丝绸,一直裹到她的膝盖。但是风云突变大概算是时代特色,如今,她的发型被改造了,细小的黑色茸毛在她头上蠕动,她像一个被削弱版的美杜莎。假如以上两件事中,任何一件没有发生,我就不会发现她的秘密。“你背上有根羽毛呀。”我说,可我的声音淹没在窗外的鸟叫声之中。我不停地叫她,“Niki——Niki——”,想错开鸟鸣的频率。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