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师娘,借个火5章(005)

2017/11/9 15:37: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师娘,借个火

005

他眼光一凝,死死盯着李福根:“我把你师娘许给你。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什么?”李福根身子重重一震,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把月芝许给你。”苛老骚又说了一遍,牙齿咬着,眼中有一种凶狠的光,仿佛一个守财奴,要把全部的财产交给另一个人。

“师父。”李福根这下听清了,也听呆了。

师娘,那个月亮一般的女人,李福根只要想到她,就觉得眼晴都睁不开,直到今天,他好象都没有看清她,可苛老骚说,要把她许给他。

“但是,你跟你师娘生的第一个崽,要姓苛,跟我姓。原文163nvren.com

“师父。”

李福根彻底明白了,苛老骚是说真的,他急了。

“你不会死的,我带你上去。”李福根心中一急,突然不知哪来一股大力,左手扯着柳枝,右手一下深深的插进河堤里,这下借到了劲,他一弓腰,把苛老骚扯上来一截。

李福根心中一喜,左手上却突然一松,那根柳枝一下子裂开了,只剩一点点皮吊着。

“天意如此,你是狗王。”

苛老骚嘎嘎一笑,突地松手。网站163nvren.com

他手松得毫无征兆,李福根大惊之下反手急捞时,只扯下苛老骚一把头发,洪水一卷,苛老骚身子一下没了影。

“师父。”

李福根惊叫。

苛老骚身子却突然从水中窜了起来:“应我?”

这一刻,他的眼光是如此凶悍,李福根不由自主,哭叫道:“我答应你。”

苛老骚好象是憋着一口气,李福根一答应,他气松了,嘎的一声怪笑,一下给卷进了水中,再没有露过头。

只有那一声怪笑,回荡在水面上,那声笑是如此的怪异,李福根一直都没有忘记过。

“师父。163女人网”李福根哭叫一声,不知哪来一股力,双手插进堤岸里,交错着爬了上去,顺着河岸往下跑,希望能看到苛老骚,可洪涛滚滚,雨也越下越大,再没了苛老骚的影子。

苛老骚的尸体,后来是在下游二三十里的地方找到的,挂在一株老树根上。

出殡,下葬,第二天雨就停了,天反常的热,而且苛老骚是淹死的,说是有煞,第三天就下葬了。

吴月芝哭得很厉害,小小不懂事,妈妈哭他也哭,吴月芝的娘段老太过来了,段老太抱着也哭,到是李福根抱着不哭。

李福根有些呆傻。

师父死了。

师父还把师娘许给了他。163女人网

这天大的变故,让他脑子里一团浆糊。

然后他还发现了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他听得懂狗说话。

是的,往日黑豹含义不明的叫声,这会儿到他耳朵里,变成了可以听得懂的话语。

他听得懂黑豹的叫声。

听得懂小花的叫声,哦,小花是隔壁张麻子家的花狗。

他听得懂大黄的叫声,听得懂老九点的叫声。

村里所有的狗,它们的叫声,他都听得懂。原文163nvren.com

也就是说,他听得懂狗语。

这个还好说,因为以前他看过一个故事,说古时候,有一个叫公冶长的人,听得懂鸟语。

听得懂狗语,和听得懂鸟语,在性质上是一样吧,所以李福根还觉得自己没有变态到独一无二。

但是,有一件事让他恐怖,他从黑豹它们的话里听到,它们叫他为狗王。

每一只狗,只要远远的闻到他的气味,都会恐惧的趴伏在地,或者夹着尾巴远远逃开,或者仰面朝天躺倒,这是狗类表现绝对臣服的意思。

“可我是人,不是狗啊,我为什么成了狗王?”

李福根想哭。

他又想起了苛老骚临放手前的那句话:天意如此,你是狗王。

也记起了在白长子家里那夜,做的那个梦,他变成了一条狗,站在万山之颠,纵声长啸,四野八方,无数的狗趴伏在地。

所有这一切,都透着诡异,以至于让他有些恼恨起苛老骚来,苛老骚叫他狗王,明明是知道些东西的,可就是不告诉他。

还有一件事,就是三个蛋蛋,李福根估计,自己之所以生了三个蛋蛋,应该跟吃下的那粒狗王蛋有关,后来的一切,狗王梦,听得懂狗语,以及黑豹他们叫他狗王,应该也都是狗王蛋的原因。

“第三粒蛋蛋肯定就是狗王蛋,阉出来,我就不是狗王了,也不会再听得懂狗话了。”

李福根下定决心,要自己给自己动个手术,取一粒蛋蛋出来。

他不害怕,也有信心,平时阉狗阉鸡,很简单嘛,自己摸着也简单,就那一层薄薄的春袋,割开皮,取掉一粒蛋蛋,然后再缝上不就行了,最多去打几天消炎针,多简单的事情。

出了头七,家里慢慢安生下来,李福根也下了决心,吃了两天素,辣椒都没吃,要准备动刀了,黑豹却告诉他,段老太看他不顺眼,要赶他走。

“那个死老太太赚你吃饭吃得太多。”黑豹气愤愤的,不是叫,而是用一种低沉的呜呜声告诉李福根:“说没有道理养着你,必须要赶你走,三千块钱也一分不退。”

段老太家在三十多里外的老樟村,不过苛老骚才死,段老太当然要多住一段时间,她跟吴月芝私下里说话,李福根是听不到的,但人防人,不会防狗,谁会注意边上一条狗啊,加上狗的耳朵又尖,哪怕屋里说话,屋外也能听到,所以黑豹就知道了。

黑豹的消息,让李福根有些慌了手脚。

照道理说,苛老骚死了,李福根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再留在吴月芝这里,走是应该的,最多最多,吴月芝讲理的,退他一点学徒钱。

可在黑豹给他通风报信之前,李福根根本没想过要走的问题。

在心底里,他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这里有吴月芝在啊,这时才突然想起,他不是这个屋里的,苛老骚在,还有个学徒的名份,苛老骚不在了,他不可能跟着吴月芝啊,必须得走。

可李福根不想走,不仅仅是自己心底舍不得吴月芝,而且,苛老骚也把吴月芝许给了他,他也答应了苛老骚,跟吴月芝生的第一个男孩,要姓苛的。

他无法想象,看不到吴月芝的日子。

可是,他却找不到留下的理由。

李福根想不到办法,就问黑豹,黑豹也想不到办法,却说:“我去问问村头的老四眼吧,它在我们一群里,从来自号智者的。”

老四眼是村头代销店王跛子家养的一条老狗,养了有十多年了,眼晴上方两点黑,看上去象有四只眼晴,李福根见过一次,没想到居然是狗中的智者。

李福根也是病急乱投医,答应了。

黑豹屁癫屁癫的跑了去,回来告诉李福根,老四眼有些怕了他,不敢来见李福根的面,不过出了几个主意。

村里的代销店,人来人往的,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老四眼活得年头长了,见得人多,听得事多,随便就可以找几个现成的法子来。

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装做中煞,说苛老骚的魂回来了,上了李福根的身,然后就借苛老骚的嘴,让李福根留下。

李福根一想,也是个主意,虽然他打死也不愿骗吴月芝,可骗骗段老太,他没有什么心理障碍,跟了苛老骚大半年,苛老骚说话的腔板,他也能学得来,即便不完全象,五六分是有。

黑豹这时却又告诉李福根一个消息,苛老骚有一坛银元宝,是以前巡诊时,在一座雨后荒塌的老坟头里发现的,苛老骚拿回来后,埋在屋后的桂花树下,连吴月芝都不知道。

不过苛老骚瞒了人,却没有瞒狗,所以黑豹是知道的。

“老四眼跟我说,大王装做中煞,然后报出这个秘密,段老太不信也要信,只要她信了你是苛老骚,你再借苛老骚的嘴说让你留下,她自然就没办法赶你走了。”

“这个主意好,不愧是狗中的智者。”李福根一听,也不禁点头赞叹。

黑豹传报消息,吴月芝不好开口,段老太在逼她呢,如果吴月芝不开口,段老太自己就要开口了。

李福根本来还有些犹豫,骗吴月芝,他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到这个份上,不采取行动,真等段老太说出赶人的话来,他再装苛老骚上身,就有些假了。

李福根决定采取主动,第二天一早,吃了早饭,他对吴月芝说:“姐,打扰了这些日子,我也该走了,临走前,我想再给师父上柱香。”

吴月芝不喜欢他叫师娘,叫老了,所以私下里,都是叫她姐。

听说李福根要走,吴月芝好看的眼晴里,流露出一丝不舍的神情,不过她看一眼边上的段老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你师父去了,也是没缘份,记着姐,以后有空的时候,来姐这里看看小小。”

说完,她又想起件事:“还有那个学费,说是三年的,一年不到,加上餐费什么的,就收你一千块吧,我退两千给你。”

听说退钱,边上的段老太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但吴月芝根本不看她,自己起身到里屋拿钱。

师娘,借个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师娘 或 借个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精彩看点 | 广东音乐联谊会举办盛会

    点击上面视频重温当天活动精彩广东省广东音乐联谊会13日在东莞召开了第一届第七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暨新春交流会。此次会议由广东省广东音乐联谊会主办,东莞广东音乐活动中心协办。冯仲儒会长、黄金成名誉会长等活动中心负责人以及广大粤乐爱好者共61人出席了会议。会议由邝国如常务副会长、秘书长主持,开场前首先就逐一介绍了现场参会人员,大大促进了彼此的认识和了解。其次,会议回顾了联谊会2017年重点工作。尤值一提的是,会议增加了互动研讨环节,全国著名笛子演奏大师、星海音乐学院教授黄金成分享了广东音乐传承和继承的

  • 韵味岭南 | 南派粤剧艺术:火爆刚烈、硬桥硬马、勇猛逼真、委婉柔情

    2018年1月19日20:00-21:00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频率:FM104.9/AM1215)《韵味岭南》节目节目主持人晓华联手广东电台主持人伟斌专访吴川粤剧团团长郑永健分享南派粤剧的“刚”与“柔”说起南派粤剧,相信不少人会感到陌生。现今的粤剧大多以文戏为主,风格偏向委婉柔情,而南派粤剧可以说得上是其中的一股“清流”,“南派粤剧的舞台场面气氛激昂,以武戏见长。”郑永健介绍道,“火爆刚烈,硬桥硬马,勇猛逼真,委婉柔情”这十六个字便是对南派粤剧艺术特点的形象概括。南派粤剧中的武功是以少林武

  • 与舍利弗尊者有关的经典

    舍利弗尊者所说的经典,涵盖了与梵行相关的广泛题材,从简单的道德行为到最深奥的法义及禅修经验,下文将列出这些经典及各经的简要说明。巴利三藏的编排并没有显示出说法年代的先后次序,但是有些经典所提及的事件,使我们能够确定是发生在佛陀一生中的某个时代,《教给孤独经》(AnathapindikaSutta)就是一个例子,此部经是在这位伟大的佛弟子临终时讲的。小编注:👉http://agama.buddhason.org/index.htm《中部》(MajjhimaNikaya)No.3《法嗣经》(Dha

  • 母亲跟女儿借1000,借条上却多加两个零,3个月女儿傻了

    王大娘有两儿一女,两个儿子不太是东西,女儿却很孝顺。王大娘身体逐渐不行了,卧病在床,两个儿子躲得远远的。女儿得知情况后,跟女婿商量,让母亲一个人在家也不是个办法,既然两个哥哥不管,那我就回娘家照顾母亲吧。女婿通情达理,说赡养照顾老人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回去吧,家里的事我来管。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女儿回了娘家,一心一意照顾母亲。母亲生病吃药需要钱,女儿大哥去要,大哥就一句话:没钱!女儿又去找二哥,二哥说:你先回去等,等我有钱了给你送去。可后来二哥根本没来,只是把妹妹支走了。女儿家里不富裕,但还是

  • 建盏怎么养出七彩光?建盏五养!

    一只盏,握在手中,可以把玩,可以品性。盏与人之间,可以感受到心的呵护;与盏对话,可以缓解人世的冷暖和淡漠,可以调剂生活的苦辣酸甜,可以领略到来自心灵之外的豁达与自由。建盏看似没有生命,其实经过主人的泡养与悉心呵护,它会以温润有神或七彩宝光来回报主人,换个角度思考,这其实就是人与盏之间的一种情感互动,其中乐趣,只有用心才可体会,茶靠泡,盏靠养,平时看似养的是盏,其实养的却是自己。1、建盏养神《黄帝内经》说:“静则神藏,躁则消亡”。建盏可以静心神、修身性。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使人们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 清 张之洞楷书《百字文》欣赏

    张之洞,是清末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洋务派代表人物。清道光十七年八月初三生于贵州。咸丰二年(1852年)顺天府解元,十八岁中举人,廿六岁中进士。同治二年(1863年)探花,庶吉士,历任翰林院编修、教习、侍读、侍讲学士及内阁学士等职,一度是清流派健将,后期转化为洋务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大力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张之洞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成为晚清“四大名臣”。

  • 道伟法师: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我们的禅七进入了第四个夜晚,在唐宋时期,打七的第四天正是禅家冷静功夫用到极致,此夜要彻夜晓天坐禅,克期取证。今天我们的禅堂,为适应四众弟子共同和合修行用功,课程的设置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想当年在唐宋时期,祖师禅风接引的都是高等英才,所谓“茶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唐末五代有一位著名的禅师叫贯休,进入禅门修行以前,是一位文人,是一位画家,自然他会摆文弄墨。有两句流传千古的很著名的诗,是他与钱镠的对话。一般江南的文人墨客、高官都与吴越王钱镠有非常深的交情,有一次钱镠过生日的时候,贯休禅师递上两句诗

  • 原创:盘点2017微博之夜那些明星饰品搭配,黄晓明竟让没有跟他老婆一起走红毯

    今天是2018年1月18日。也是微博之夜的盛典。盘点正当红的那些明星和商家大咖。为什么要定在今天,看数字就知道了、18年1月18日,谐音就是18118:要发要要发!这个很符合马老板的气质,当然,马老板不差钱!就是要个好彩头!马老板今年的小目标:1艺术。2运动。3看书。言归正转:说说2017微博之夜的现场盛典:都有哪些商界大咖和明星:这个阵容已经很强大了,基本上这些人都喜欢玩微博而且有一定的影响力。下面咱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些人的品味和所穿戴的那些饰品。在没有开场之前蔡依林的微博就已经拍出来她的饰品的

  • 当代水墨画名家郑忠的艺术之路之二十明月沧海王雪峰

    与王雪峰的相识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仿佛于崇山峻岭茫茫原野艰难前行的旅途,日暮苍山,天路隐约,忽然路随山转,豁然开朗,终于走到一座烽火台“2012《美术报》艺术节中国水墨现场大展”2012年11月25日在甘肃省兰州市美术馆正中的大厅中央,陈列了三幅作品,中间一幅是甘肃省画院院长的作品,旁边两侧则是郑忠的当代水墨画《谷音系列》,与展厅中一百多幅大都呈传统气息的作品完全不同的风格与气场,又陈列于这显要的位置,说明了策展人的独具慧眼与良苦用心。而这个时候在一群嘉宾中一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俊秀青年对郑

  • 满旗人的传统节日:走百病、添仓节、领神节

    编者注:我们的民俗专家富察晨枫先生上期发表吉林省满语地名,因为富察晨枫先生年岁很大,不熟悉使用电脑,就用手机书写,每篇写大约三十到四十个地名,已经分十二次发完。1月9日发的文章《黑龙江满语地名》。1月10日发《东北地区以动物命名的满语地名》。1月11日发了文章《东北地区以动物命名的满语地名(续)》。最近几天,作者富察晨枫先生流感沾染,吃药打针已近一周。身体不适,仍坚持给我们写文章,很让人感动。今天开始发满洲人传统节日,系列文章,估计四至六期。不周之地,望大家指正,请多多支持为盼。1月12日已经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