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老公你好坏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8 7:53: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老公你好坏

旧人归来

宾利上,温斐然眼神冷漠地看着白笙黎一系列动作,心中莫名有些烦躁。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温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副驾驶席上娇媚的女声传来,打断了温斐然的思绪。

取出只烟点上,温斐然吸了一口,可心中的烦闷却丝毫未退。

那娇媚的女人见温斐然没说话,凹凸有致的身体缠了上去,“温总......”“滚下去!”冰寒的声音在车厢内骤然响起,女人微微一愣,仿佛没有想到他变脸竟然如此之快,伸手准备环上温斐然脖子的手也是一僵,“温总......”“别让我说第二遍。

”看到温斐然冰冷的目光,女人身体微微一颤,不敢再纠缠,赶忙拉开车门下了车。

车内重新恢复安静,温斐然再次扭头看向药店的方向,却发现那火红的车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在车库里,他看到白笙黎失魂落魄的驱车离开,心中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烦闷,下意识的竟然就这么跟了上来,心中自我辩解,自己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去药店买药。

如今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为什么他心里却更加的烦躁?皱了皱眉,温斐然不由得自嘲,昨晚喝的酒到现在竟然还没醒。阅读163nvren.com

发动车子,温斐然朝着和白笙黎相反的方向而去,他们从一开始,走得就是相反的路,所以很多年,他们之间都在不停的兜兜转转。

正在温斐然觉得一切都脱离了轨道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有一瞬间恍惚,仿佛像是做梦一般,那个一年前离他而去的女人,终于肯联系自己了?接听了电话,温软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然,我回国了。

”温斐然一愣,时隔一年,她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看来这场契约婚姻到底对她还是有些许触动的。

“你在哪?我去接你。

”温斐然的声音依旧冷清,但却难掩温柔,这是对白笙黎从未有过的。

“我在你公司楼下。网站163nvren.com

”电话那头传来季敏淑温温软软的声音。

温斐然挂断了电话,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车速,心中忍不住有着几分期待。

她是否还和一年前一样,明艳动人,温润可人?关于她的回忆突然纷至沓来。

机场门口,季敏淑看着远处踱步走来的温斐然,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年未见,这个男人似乎变的越发成熟,举手投足间都是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不过这个男人的心现在是否还在自己这里?想到最近新闻上关于这个男人的消息,季敏淑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再次抬起头时已然恢复如常,朝男人挥了挥手,“斐然,我在这里。

”季敏淑声音甜糯,一袭浅绿色的纱裙在夏风中飘扬,看上去异常清纯可人。

温斐然寻着声音望过去,看着站在机场候机大厅门口娇俏甜美的女人,唇角有了一丝笑意。

不得不承认,季敏淑比一年前更加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温润和优雅。163女人网

他大步走了过去,“怎么舍得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季敏淑有些嗔怪地开口,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温斐然接过季敏淑手上的行李箱,冲她微微弯起臂弯,“走吧,一起吃饭。

”看着他的动作,季敏淑笑道:“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

”无所谓的笑笑,温斐然举步走向车子,手臂上却是一紧,垂眸却见季敏淑一双细长的手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胳膊,占有欲十足。

季敏淑却仿佛没察觉到温斐然的目光,脸上温婉的笑容却没有任何变化,“伯母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我爸妈也会过去,算是我的接风宴。

”温斐然听着季敏淑的话,脚步顿了顿,“我妈常念叨你。

”季敏淑怎会看不出他脚步的迟疑,她庆幸自己回来的还不算晚,不然她都怀疑,属于她的东西就快要被那个叫白笙黎的女人抢走了。版权163nvren.com

那个白笙黎不过是白家的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跟她抢温斐然!温斐然此刻跟季敏淑并肩走着,自然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和恨意。

“伯母,您比一年前还年轻了许多呢!”季敏淑优雅地从温斐然的宾利上下来,看着站在门口等她的温夫人,一张精致的小脸挂着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温润可人。

温夫人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笑出了声音,几步走到季敏淑的面前,“还是我们敏淑好。

”边说还不忘瞪一眼温斐然,口中的话更是不留余地,“你说说你,怎么就选了那么个女人结婚!”“伯母,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季敏淑挽住温夫人的手臂,落落大方地走进了温家别墅,仿佛像是走进了自己家一样。

卑微至此

叹了一口气,温斐然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进了别墅。

刚一进门,他就不由得愣住了,就算是当年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父母也不见得如此兴师动众地为他接风洗尘,看来,爱敏淑的不止他一人,牠的父母也是心仪这个女人做儿媳妇的。推荐163nvren.com

看到这儿,温斐然蹙了蹙眉,如今季敏淑一紧回来,他自然想要结束掉跟白笙黎那所谓的契约婚姻。

但是她会让他如愿吗?他不会忘了昨天,那个女人是怎样爬上自己的床的! “伯母,您对敏淑实在是太好了。

”季敏淑看着别墅中的温馨,脸上笑容真切,更是伸手拥住了温夫人。

相比于此时的热闹,白笙黎一个人站在偌大空旷的办公室里,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河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在想在温斐然心里,究竟是怎么看自己的?难道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不惜一切代价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 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答案,索性她也就不想了。

人投入到工作中,似乎也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也是极容易过去的,她看了看时间,抓起放在椅子上的新款包包,匆匆离开。

她不会忘记今天是周一,是每周必须要去探望温家人的日子,开车去超市随便买了一些家常用品,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动引擎,朝着温家别墅而去。

白笙黎将车子停在门口,下车看见温斐然的车怔愣了片刻,这才朝着别墅而去。

通常情况下,他都会避开今天回家的,今日怎么竟然回来了? 她靠近别墅,里面欢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有些踌躇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打扰。

她心里清楚,温夫人是多么的讨厌自己。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大作,她一惊,慌乱地想要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挂断,可越是心急,便越是事与愿违。

就在她将手机拿出来之后,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开,“你来干什么?” 白笙黎目光掠过挡在门口的温斐然,落在端坐在温夫人身边的季敏淑的身上,她最终还是回来了。

她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自己像是一个登堂入室不知廉耻的女人。

最可怕的是,在她的心里,她竟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对不起,今天是周一。

”她的声音有些小,却清晰。

温斐然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却没有打算让她进门,“东西放这儿,你可以走了。

” 听着他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白笙黎一张脸出奇的平静,她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但她却该死的还不想放弃。

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侧身走进别墅,走到了季敏淑的身边,顺手拿起一杯红酒,“敏淑。

欢迎你回来。

” “行了,行了。

拿着你那些寒酸的东西赶紧走吧。

”温夫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白笙黎,声音中带了几分尖锐。

白笙黎听着温夫人的话,低头看了看在超市买一些琐碎的东西,她只是希望这个家像一个家的样子,带着烟火的气息,却被他们做当是最廉价的东西。

她朝着温夫人一笑,轻声开口,“妈,那我就先走了。

” 温夫人瞪了白笙黎一眼,伸手拉过季敏淑的手。

温斐然看着母亲的动作,阴沉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以后这种时候就不要进来自取其辱了。

” 白笙黎闻言,猛地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吊挂在房间中的风铃上。

她仓皇地离开,仿佛那悦耳的风铃声都在嘲弄着她。

“然,你这样对待笙黎,她会难过的。

”季敏淑看着跑出去的白笙黎,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却起身走到温斐然的身边好心相劝。

温斐然听到季敏淑的话,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他原本有些心疼那个孤独而落寞的身影,但触及到季敏淑的温暖,皱了皱眉,他刚才那一晃而逝的痛觉一定是错觉! 回头朝着季敏淑笑了笑,温斐然道:“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我和她......算了,不说了,去吃饭吧!” 季敏淑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却一言不发,微笑着走回温夫人的身边,“伯母,赶紧尝尝这个狮子头,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

” 温夫人含笑看着季敏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是我的儿媳妇,多好啊。

” “伯母,这都要怪您的宝贝儿子不等我。

”季敏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露骨,可她若这个时候再不说,难道等着白笙黎真的将他从她的身边带走吗?她的东西,即便她不要,也容不得旁人染指。

温夫人听到季敏淑如此说,看了一眼温斐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温斐然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双眼睛紧紧地落在季敏淑精致的脸上,心中的喜悦开始蔓延。

季敏淑也看着温斐然,随即耸了耸肩膀,“赶紧吃饭吧,以后好好对待笙黎。

” 他看着她坦诚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她竟如此容易便说出了祝福的话,这让他怀疑她前面说得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此时他却想要忽略这句话,盲目地相信着前面的话。

“好。

”温斐然落寞地回答,刀削斧凿的脸上不带任何生气。

季敏淑看着他的模样,心底暗笑了一声,她今天种种不过是以退为进,她的东西谁也动不得。

“我听伯母说,你明天想去参加一场拍卖会?”季敏淑慢条斯屡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她从来都是如此优雅。

温斐然点了点头,“恩,你想去吗?敏淑。

” 这是她回来后,他第一次这样叫她,他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可就是这样叫着她都好像是一种幸福。

“你就把敏淑带着,这孩子刚回来总要和圈子里的朋友联络联络。

”温夫人看了一眼温斐然,她懒得看见自己的儿子和那个私生女同框的照片,所以忍不住开口。

“算了伯母,这种场合本应该笙离去参加的。

”季敏淑温婉地笑了笑,那善解人意的模样更是让人无法忽略。

“没关系。

”温斐然打断季敏淑的话,垂了眸子淡淡开口。

宴会

季敏淑看了看温斐然带着些许宠溺的眼神,柔弱地开口,“笙离知道会生气的吧.......” 可温斐然自然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当机立断道:“明天早上我去接你。

” 一脸为难的季敏淑抬头将焦急的目光落在温夫人的身上,“伯母,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斐然让你去你就去。

”温夫人高傲地开口,从始至终她也没有承认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儿媳妇。

季敏淑听着他们坚决的话,心底乐开了花,嘴上却依旧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那好吧。

” 温斐然听到她的话,抬头朝着她笑了笑,脑海中却浮现出今早白笙黎看着他时,那悲伤落寞的目光,心底有了一丝迟疑,不过也就仅是片刻,他便将这种本不该出现的情绪抛诸脑后。

另一边,白笙黎落寞的坐在车子里,双手无力地搭在方向盘上,嘴角带着一抹苦涩的笑容。

季敏淑回来了,她是不是应该放弃了?有季敏淑在,或许温斐然永远都不会正眼看自己不是么?就连他昨晚激情时口口声声喊得不都是季敏淑的名字吗? 唇角划过一抹苦笑,这一切白笙黎心里都很清楚,但可悲的是,她不想放弃,她喜欢温斐然整整十年,如今不管如何又嫁给了他,让她就这么放手,谈何容易? 深吸一口气,白笙黎她摇下车窗让夜风吹进车厢,仿佛这样就可以吹散车厢内的落寞一般。

机械地回到了所谓的家,白笙黎放下包包和钥匙,径直走进卧室,将早上没来得及处理的床单拿起来,刚要塞进洗衣机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白笙黎被惊醒快步走到门口,想也不想就直接将门打开。

“笙黎,你个臭丫头,要是我不来找你,你就一直不准备联系我是不是?”佟莹莹手里拎着一大袋零食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开口。

目光却一下就瞥见白笙黎手中床单上那抹醒目的红色。

白笙黎看着她探究的目光,攥着床单的手不由得握紧,将床单揉作一团藏在了背后,脸色惨白地开口,“没什么,准备洗床单。

天气太热,最近容易流鼻血。

” 本不想揭穿她,可作为白笙黎发小的佟莹莹,一想到白笙黎在温斐然那受委屈,这心里就不舒服,伸手在白笙黎额间敲了一记,又埋怨又有些心疼道:“你这小脑袋里一天装的究竟是什么啊!天下好男人那么多,为什么你就非那个冷脸冰块男不可呢?” 佟莹莹上下打量着白笙黎,她身形高挑,身材也是纤秾合度前凸后翘,一张脸虽然不是顶尖的漂亮但却精致耐看,配上她举手投足间的温婉气质,绝对能迷倒一票男人,可她倒好打定了主意一样,非要在温斐然那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白笙黎垂了眸子,眼神中满是落寞,“我也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可是莹莹,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只要一想到有一天我会离开他,再也不能看到他,我的心就疼的好像要裂开一样.......” 佟莹莹将白笙黎拥在怀里,无奈的叹息一声,“你就是一根筋。

” 白笙黎勉强扯了扯唇角,如果有的选,她何尝不想像佟莹莹一样潇洒畅快的活着,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不想再挑起白笙黎的伤心事,佟莹莹拉她径直做到沙发上,取出包薯片递给她,挑眉道:“那些烦心事先放放,你明天有事吗?” 白笙黎想了想,温斐然明天似乎要参加个宴会,不过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已经回来了,那种场合想必他是不会带自己参加了吧。

白笙黎扯了扯唇角道:“没什么事,怎么了?” 佟莹莹放下手中的零食,弯着唇角环抱住白笙黎的胳膊道:“那正好,明天你陪我去参加一个公益拍卖会吧!省的你闷在家里又胡思乱想。

” 白笙黎一向不怎么喜欢那种场合,仅有的几次也是配合温斐然应酬,想要拒绝,佟莹莹却一脸可怜相的祈求道:“拜托了,你知道的我也不喜欢那种场合,但是明天的拍卖会我被我老爹逼着必须参加,你就陪我去吧!恩?” “好吧,好吧,受不了你。

”白笙黎看着她祈求的目光,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答应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 白笙黎无奈的笑了笑。

天色渐沉,白笙黎送走了佟莹莹后,房间中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清,看着诺大的双层别墅,白笙黎无端的觉得冷清和孤寂。

显然,这又是一个没有温斐然在的夜晚,他现在应该在季敏淑的身边吧,他们俩这么久没见,想必...... 努力甩开脑中纷乱的念头,白笙黎倒在床上,听着洗衣机转动的声音,疲惫地睡了过去。

耀眼的阳光洒进卧室,白笙黎揉了揉眼,从床上坐起身看了眼手机,却发现竟然已经是中午12点了。

她昨晚不受控制的想着温斐然与季敏淑,思绪烦乱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堪堪睡过去,没想到竟然一觉睡到了现在。

想到自己跟佟莹莹约定的时间,白笙黎赶忙起身简单洗漱后就下了楼。

正准备开车赶去佟莹莹家,佟莹莹的声音却自白笙黎身后响起。

看在身后倚在一辆甲壳虫上,笑容明艳的佟莹莹,白笙黎有些道:“不是说从你家出发吗?你怎么过来了?” 佟莹莹看着白笙黎身上简单的衣着,无奈笑道:“我要不来,你就打算穿着衬衣牛仔裤去参加宴会啊!” 白笙黎看了眼佟莹莹身上裁剪合体的露背式小礼服,这才想起来两人是要去参加宴会的,歉意的笑笑道:“我早上出来太匆忙忘记了,我马上上楼换衣服。

” “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佟莹莹说着从副驾驶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子递给白笙黎。

白笙黎坐上副驾驶,疑惑的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正静静躺着一席火红的深V露背长裙,样式十分精美,可穿着一向以简单素雅为主的她,却从来没穿过这么大胆的衣服。

想到自己要穿这件衣服参加宴会,白笙黎脸上一红道:“这衣服我穿不了的,我还是上去换衣服吧。

” “马上都要迟到了,哪有时间,你就穿这个,就这么决定了。

”佟莹莹说罢,狡黠一笑,直接发动了车子。

车子稳稳停在Z市一栋知名的五星级度假酒店门口。

佟莹莹拉着白笙黎刚下车,却见一辆白色宾利驶来正巧停在了她们旁边的车位上。

老公你好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老公你好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若我不曾爱过你19章(第19章 你跟我一起回别墅)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9章(第19章你跟我一起回别墅)小说: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9章你跟我一起回别墅可即使是在梦中,周小乔也不敢奢求更多。她害怕看到宴遇琛脸上流露出的任何一丝厌恶的表情,哪怕只有一点点,都可以将她凌迟千万遍。宴遇琛见周小乔已经睡熟,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上了床,尽量避开了周小乔的伤口,一边动作轻柔的将周小乔娇小的身体搂进了怀中,不带一丝情谷欠。一夜好眠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外撒了进来,照在两人相拥着的怀中,却并不刺眼。周小乔只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很美很美的梦,可是当她刚一睁开眼时

  • 莫道春来早19章(第19章 妈妈怀孕了)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9章(第19章妈妈怀孕了)书名:莫道春来早第19章妈妈怀孕了妈妈说会保护我……还允许我跟着她……“妈妈,我听话,可是……可是我……”我低垂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什么可是?”我妈忽然瞪起了眼睛,死盯着低着头的我,似乎要把我后脑勺看穿一般。“我想离开唐富贵,他很可怕,他总会……总会掐我……很疼……很难受”我科科吧把的说着。却不料,我妈噗嗤一笑,“这就可怕了?有什么好怕的,以后你学会了怎么操控,你的小日子保准比老娘过着都舒坦。”我妈见我哭丧着脸,一点也听不懂她的意思,随即又说

  • 轻歌曼舞彩蝶飞19章(第十九章:怀孕)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9章(第十九章:怀孕)小说名: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九章:怀孕“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还有呀,这酒是不能再喝了,喝多了误事。”莫辰不再言语,将酒拿走,忙其它事情去了。黎晏清闻言,陷入了沉思。他确实犹豫了。人生中第一次犹豫。因为叶清歌。他想起叶清歌断腿那日浑身是血的倒在他面前、想起生下死胎那日她的疯狂和悲伤,想起被送进精神病院那日她的眼泪。他明明恨透了她,却总在夜里梦见她。梦见她一言不发,只对着他不停流眼泪。从酒店床上醒来的那刻,他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是叶清歌。她身上的气味清香淡雅,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9章(第十九章 她是个杀人犯)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9章(第十九章她是个杀人犯)小说: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十九章她是个杀人犯“当年晨曦为什么会离开?”盛亦轩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垂下的手却紧握着,这是他第一次以质问的语气对着盛远明。“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的修养呢?”盛远明气急,他引以为傲的儿子为了低贱的女人再次跟他杠上。“当年晨曦为什么会离开?”盛亦轩重复着,眼里有着坚定。“因为她是个杀人犯。”盛远明拿起桌上的杯子甩出去,杯子应声而碎。看他儿子这样子,摆明就是没有莫晨曦就活不下去,算算,那个女人早就该出狱了,看来他们是重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9章(第十九章 你要的勾引!)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9章(第十九章你要的勾引!)小说书名: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十九章你要的勾引!叶丝夏甩开秦珏。没想到秦珏一把将叶丝夏按到了墙上,两个人面面相窥,她甚至能够感觉得到,秦珏在暴怒下微微颤抖的身子。叶丝夏心里不禁冷笑,他断了她所有的后路,现在又凭什么气她出现在这种地方。“怎么?离开我之后,你就已经学会到这种地方来做小姐了是吗?叶丝夏没想到自甘堕落的还挺快?”“我怎么样跟你没有关系。”叶丝夏没有反抗的能力,在秦珏身体的力度下,只能够站在这里看着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恶嫌和讥讽。双手完全冰

  • 恰似那回眸一笑19章(第十九章 自杀)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19章(第十九章自杀)小说名:恰似那回眸一笑第十九章自杀沈思彦随即叫来保安将他们轰出了公寓,只剩顾箐如!安凉夏软磨硬泡让沈思彦送她回家!顾箐如跌坐在地,殊不知现在的顾箐如生不如死!沈思彦不爱她,留着她只是为了折磨她!甚至从未相信她,甚至一度以为念慈就是他害死的!沈思彦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她绝望的眸子里掉出一滴泪。她脑子里只想着死!她什么都看不清!世界于他而言什么都是黑的,每天活着都没有一丝意义。顾箐如擦了擦眼角的泪,起身双手不停的交叉来回探路,她只想死!她慢慢的来到了厨房!

  • 别样的小幸运18章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18章书名:别样的小幸运第十八章天生就是主宰者适才一阵闹腾,他还不觉得,此刻,被她一问,果然发现自己胃部隐隐疼痛。“知道了!太子殿下,等着!”男人习惯性地又要黏过来,顾小涵拧眉。善于察言观色的男人,立即止住了步子。聪明睿智如他,什么时候该装可怜,什么时候适可而止别招人嫌,他已经很会拿捏。多一个人多一张嘴,顾小涵看看兜里这个月的生活费,哗哗往外流,只剩最后一张,真的很肉痛。咬牙,心一横,还是拿出那最后一张。不多时,营养早餐已经摆在了慕容辰谨面前。看着男人没动,顾小涵提醒:“吃啊

  • 偷爱迷情18章

    原标题:偷爱迷情18章小说:偷爱迷情第18章美女邻居醒来后,底裤高高的被撑起,还是那般的英武。心里很慌,有一种失落,我才明白,是自己在夜里梦见了苏雅,还梦见了和苏雅一起欢爱的场面。想着有她的那种感觉,我醒来后,才会坚挺有力。我还没有起床,外面一阵子敲门声。我想,会不会是收水电费的呢,没有想去理睬,还困着呢。没过几秒钟,又敲了起来,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起床后,穿了睡衣,前去打开门。外面站着我竟然是我新来的邻居白颜。从那天和她见过一面后,我都忘记了这个美女。我刚把门打开,还没等我给她打

  • 总裁保镖18章

    原标题:总裁保镖18章小说:总裁保镖第0018章:才配得上美丽动人的你“唔……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女人深深地看了一眼江洹,拿起酒杯晃了晃里面朝霞般火红的液体。“这样充满活力和浓烈的酒,才配得上美丽动人的你。”江洹凑到女人的耳畔,轻轻吐了口热气。女人看了一眼江洹,伸手撩了下发丝,优雅的动作充满了诱人的气息,她轻启朱唇:“你这是想找机会灌醉我吗?”“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作为一个男人,我当然希望这样。”江洹的话老实得让周围的人一下子就无语了。大哥啊!这么明摆着的机会,你这么说破了还搞毛啊?喝酒

  • 谁的风景谁的心18章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8章小说: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8章一声惨叫想起女人,李衍禹想起那一夜,那个柔软的身体在自己身下娇俏,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起了感觉!该死!李衍禹一边懊恼,心中却又不免涌起异样的感觉。他对她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别让他找到她,她的下场一定会很惨!或许……还有一个女人让他同样的不爽,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发泄发泄。李衍禹腾然起身,快步走出办公室。门外,萧洛正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当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竟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不由得愣住,见李衍禹百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竟然一瞬间有一丝的融化。“那个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