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5 20:22:11 来源:网络 []

书名:人生如梦,似幻似灭

第002章 人生如梦,似幻似灭
    天空渐渐的阴沉了下来,雨滴开始拍打着窗,远方的风放肆的吹着,树叶在空中狂乱的起舞,一片又一片的原野迅速的在脑海滑过,木雨多想在原野上拍上几张照片,仰望着蓝天,坐在草地上,穿着纯白的裙子,头发微微的拂过脸颊,帆布鞋自然地摆放着,在一个黄昏的傍晚,背景是微黄的,身后一大片的树林,那会多么美好。网站163nvren.com

    一直喜欢安静的雨天,就像此刻,木雨静静的仰望着蓝天,雨打湿的季节是一场美丽。列车一直一直没有停歇,陆朝颜早已把此刻画了下来,木雨并没有察觉。

    旅客朋友们,非常抱歉,由于前方发生了泥石流,列车无法前行。为了保证旅客朋友的安全,请旅客朋友在本站下车。

    看看车上的乘客,已经只剩下沈木雨和陆朝颜了,因为很少有人会去桀骜岛,也很少有人知道那里的传说。

    那我们怎么办?木雨有些着急。

    先下车再说吧。163女人网跟着我走,没问题。木雨将信将疑的下了车。

    天空中还在下着雨,一路上朝颜一直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衣服保护着木雨,自己却全身湿透。在雨中奔跑一直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情,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此刻木雨突然觉得很感动。抬头看看陆朝颜,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似乎没有察觉在雨中一样,只是一个劲的护着木雨。

    终于到了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泥泞的小路上到处是行人的足迹。

    没事吧,沈木雨。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还好,我没怎么淋到。

    呀,你全身湿了。

    我没事,一个男人,这点雨算什么。

    突然木雨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孩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估计今天是不能去桀骜岛了,我们先找个旅社住下来再说。

    旅社?不是吧,我的神啊。自从很久以前的一次旅社被劫,木雨就一直觉得旅社是一个不安全的地方。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先生小姐,需要什么房间呢?一个20来岁的姑娘很有礼貌的问着,眼睛直直的盯着陆朝颜。

    这是一家只有两层却装饰精致的旅社,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盛夏光年。淡淡的音乐穿过耳膜直达心底,像一条小溪从云间流过,未留下任何痕迹,很久后的某个夏天回忆起来才知道那种感动再也无法寻找。

    一个双人间。陆朝颜看了看木雨,确认她没问题。

    不,两个单人间。木雨觉得和一个陌生男孩住在一起不安全。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你不相信我,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害怕才开双人间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这样想的,看你那痞样子,我才不信,木雨口不择言的说了出来。

    在他说只是担心自己害怕的时候,木雨突然觉得这个男孩是那么真实,帅气的男孩原来也可以这么可爱。

    我,我痞?好,我就是痞子,我要把你吃了。

    好啦,你们别吵了,先生小姐,不好意思这里只有一个单间了。

    没有办法,外面下那么大的雨,木雨沉默一会后看了一眼陆朝颜,最后还是妥协了。

    到了房间后,木雨放下背包,直接去了浴室,帆布鞋已经湿透了,牛仔裤也紧紧的粘着腿,淋浴之后,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出来了,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摆放着。小说人生如梦,似幻似灭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陆朝颜舒服的坐在椅子上,湿湿的头发紧紧的贴着脸,眼神迷离的看着木雨。

    哎呀,今天晚上你就睡地上吧,小木木。陆朝颜斜斜的看着木雨,眼睛里满是坏男生的表情。

    喂,你是男的,干嘛要我睡地上,而且我的衣服是白色的。木雨没好气的说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嘟着嘴,木雨穿了一身纯白的棉质衣服,天空渐渐的黑了下来。

    陆朝颜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就像天使一样,干净的眼睛永远有读不完的故事,房间的一侧开着窗,木质的房间里没有电视机,却有一台小空调和一台音乐机。

    我是男的,但是地上好硬,如果你不想睡地上,要不我们一起。

    最后在战争中,陆朝颜乖乖的把几个凳子拼凑在一起,其实陆朝颜毫无疑问是要让给木雨睡的,只是想和木雨吵一吵,多说说话。

    陆朝颜洗完澡后,木雨把自己的放了进去,木雨一直很喜欢孙燕姿的雨天,舒服的音乐会让木雨觉得很安心,从小就想找到一个安心的家,想找到一个可以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的人,木雨此刻觉得世界很安静,窗外的浓绿在眼睛里深深的荡漾着。陆朝颜坐在椅子上,手上拿了一本杂志,房间时不时飘荡着薄荷味的风,她抱着一个枕头躺在床上,眼睛一直顶着天花板,房间很整洁,天蓝色的窗帘被风时不时的吹起,靠在窗边有一张小木圆桌和两条栗色小凳。

    一直珍惜身边的朋友,一直珍惜那些在生命里来来去去的人,虽然最终他们都离开了自己,多少年后的你还会记得我吗,虽然只是萍水相逢,虽然只是擦肩而过。

    那些美丽的花朵还会为我开放吗,还会为我们的友谊的长存吗,那些蓝天还会为我们见证吗,那些可爱却又可恶的感情还会在我们的记忆里生根发芽吗?那些你们说的的永远会永远有效吗?

    木雨

    眼前的这个男孩会是自己的永恒的记忆吗,有人说,有些旅行只是为了遇到一些人。

    陆朝颜已经睡得很熟了,那个很男人的他突然却又这么可爱,就这样趴在桌上。木雨突然笑了起来,他好像一个天使一样保护着自己。梦中木雨和一个男孩在麦色的草地上拼命地在风中奔跑着,黄昏的颜色刻在了脸上,远方的风筝越来越近,还有一群孩子在草地上弹着吉他。

    天亮的时候,木雨觉得自己的脚旁边怎么好像有个东西,睁开眼睛才发现是朝颜的头,这时陆朝颜也醒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木雨。

    我怎么在这?

    我怎么知道?脚都被你压疼了。

    哦,想起来了,昨晚你的脚老是在乱动,我就按住了你的脚。

    我的脚乱动,你才乱动呢。

    好好好,不和你争了,我乱动了好了吧。

    不好,你碰了我的脚,你欺负我。

    我的姑奶奶,这也叫欺负,要不你也欺负我一下。

    算了,懒得和你这个痞子讲。对了,陆朝颜,我们今天应该可以搭到去桀骜岛的火车吧。

    不知道,也许不可以,呵呵,你很急吗,我们两个过二人世界不是很好吗?

    算了吧,谁和你过二人世界,对了,你没女朋友吧,不然肯定会吃醋的。

    吃醋?就你,哈哈,自恋吧你。

    我怎么了,真是的,想找我的人可多着呢

    好吧,小美女,不用您操心了,我暂时没女朋友。

    那样就好。木雨心里暗暗的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很开心。上学的时候也会遇到很多帅气的男孩,但从来此刻木雨觉得陆朝颜这个坏小子那么特别。

    沈木雨,你怎么笑的那么甜蜜啊,是不是喜欢我啊。

    别自恋了,就你那样。木雨鄙视地看着陆朝颜。

    哎呀,肩膀也酸,腿也酸,手已经完全没感觉,怎么样,沈木雨,这都是你的功劳,快给我按摩一下,就算是那个什么费了。

    去死吧,你。沈木雨一脚把陆朝颜踢开。

    真够恨的。说完,陆朝颜屁颠屁颠洗漱去了。

    很多年后的某一个清晨,当我们醒来时,会发现很多年前的那个清晨是多么的美好,而当时我们却未曾知道,只是在用尽全力找寻时,终于发现,那个时候的那些梦境真的只是幻影,生活太现实,甚至让我们无法呼吸。

    这是一个长长的梦,很久过后,木雨才发现那个梦是如此真实,如此清晰的存在于自己的生命里。

人生如梦,似幻似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人生如梦 或 似幻似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六章:转正【6】书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六章:转正(因为晚上要出去,所以这一更早更了。冰公主继续无耻的求收藏,求票票,求长评!!新书冲榜啊冲榜啊,宝贝们给力些哦!冰冰爱死你们了!)看来军长大人对她的做法,有点抱怀疑态度。名不正则言不顺吗?“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夏凝眨了眨眼睛。易云睿不语,静静的看着她。好吧,在军长大人面前,一切谎话都是徒劳的。“我不想做‘小三’,我想做元配。”夏凝很认真的回答。夏凝的回答,易云睿怔了几秒钟,随后笑道:“嗯,你就是易云睿的元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 公开的情妇(下)【6】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6】小说名称:前妻不要逃第六章公开的情妇(下)冷清溪依旧保持着微笑,她从来都没有稀罕什么慕家少奶奶的位置,既然有人要做,她只管上手奉上就好,她现在最关心的是慕家大少爷的会议什么时候结束,她的粥快要凉了。慕寻城说完这句话,不自主的开始搜寻冷清溪的身影。想看看她苍白而难过的脸,却见藏在人群后的她依旧一脸的微笑,似乎还在神游,根本就没将他的一番话放在心上,这让慕寻城莫名其妙的恼怒,真想上去将那个女人的笑容撕碎,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自此,凌菲儿就入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似眼前人【6】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不似眼前人脸上火辣辣地疼,柳絮似是有意为之,两记耳光打得都是她受伤的左脸,一声比一声响,余剩绕梁,听得人心尖儿疼。赵献置若罔闻,负手静默地立在一旁。第二记耳光极重,锋利的指尖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来,丑妃偏过脸,啐出一口血痰。“柳絮不是故意的,”柳絮柔婉地抚摸那痕迹,“丑妃娘娘不会怪罪妹妹吧?”“自然不会,”献帝笑得冷漠,口吻如刀般凌迟她的心,“她已这般丑陋了,不在意多几分颜色。”好像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像一只被稳妥珍藏了数年的瓷器,沿着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 共享【6】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6章共享【6】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6章共享黑漆漆的刑房里散发着恶臭,这里是皇宫最恐怖的地方,若不是还有狱卒时而巡视,应雪桃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地狱。她也不知被关了多久,隐约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低沉冷酷的嗓音响起:“让她清醒一点。”“哗!”夹带着冰块的水迎面浇来,她浑身一个哆嗦,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对上那双黑如墨潭的瞳孔,漩涡般吞噬着她。“现在知道什么是报应了吗?”阎清鸣穿了一身黑色的华服,刑房昏暗不明的烛火,将他映衬得犹如地狱中的阎罗。“我没有害死小公主!”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6章 被迫沉沦【6】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6章被迫沉沦【6】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6章被迫沉沦“不要脸!谁、谁勾引你了……”林语嫣紧张的拽着衬衫,不想自己走光。冷爵枭眼带笑意走进屋内,随手将门一关。“这里到底是哪?”“我公司。”林语嫣心惊,怎么到了他的单位……“你是说,这里是你上班的地方?”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睡在了他接客的地方,顿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好脏……见她一副鄙夷的表情,冷爵枭黑眸一闪,就知道她误会了,可他并不想解释。大长腿走到床边坐下,嘴角带着丝坏笑:“怎么,我就不能正经上个班?”他神情高冷,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6章 给我个孩子【6】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6章给我个孩子【6】小说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6章给我个孩子原来,他现在回来,不过是为了替江楠讨回公道,质问她而已。萧月扭过头,不让眼泪掉在他的手上,“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和她说,你会信吗?”黑暗里,萧月看不清楚他的脸色,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她不知道江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会让他这样的愤怒,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陆温泽厌恶的松开了双手,“你不必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推倒小楠是我亲眼所见,如果不是因为你对她恶言相向,她会痛苦成那样?”萧月身子一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6章 老顽童和小顽童【6】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6章老顽童和小顽童【6】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06章老顽童和小顽童听到儿子的声音,方小鱼立刻弹了起来,就要往楼里冲。“站住!”刚到门口就被一个身形高大的保安拦住了。“小姐,这里是专人疗养区,外人禁止入内。”保安一脸严肃。方小鱼根本顾不得他说了什么,一个劲的就要往里冲:“让我进去,我儿子在里面!”“你是什么人?”保安拦在她身前,表情依旧严肃。情急之下,方小鱼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脱口而出:“我是我儿子的妈!”这叫什么回答!方小鱼真是急糊涂了,但一时又想不出该怎么描述自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6章 被迫沉沦【6】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6章被迫沉沦【6】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6章被迫沉沦“不要脸!谁、谁勾引你了……”林语嫣紧张的拽着衬衫,不想自己走光。冷爵枭眼带笑意走进屋内,随手将门一关。“这里到底是哪?”“我公司。”林语嫣心惊,怎么到了他的单位……“你是说,这里是你上班的地方?”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睡在了他接客的地方,顿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好脏……见她一副鄙夷的表情,冷爵枭黑眸一闪,就知道她误会了,可他并不想解释。大长腿走到床边坐下,嘴角带着丝坏笑:“怎么,我就不能正经上个班?”他神情高冷,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6章 你温柔一点【6】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6章你温柔一点【6】小说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6章你温柔一点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此刻沈寒的表情。他张着嘴,大概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视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最终手一抖,婚检单滑了下来。“你怎么出来的?”我没说话,用尽全身的力气扇了他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很吓人。这是我第一次打他,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沈寒一怔,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秦歌,你疯了?”我瞪着他,死死地瞪着他:“我是不是疯了,你不清楚么,还想把我再扔进精神病院一次?”沈寒脸色一沉,估计做梦都想不到我敢这样跟他说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6章 结婚协议书【6】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6章结婚协议书【6】小说名称:爱无论早晚第6章结婚协议书“这样的交易不行,只要是不让我拿自己的身体的做交易,什么都答应你。”冷婉言也坚定的说。“你觉的你有选择的余地吗?”上官子轩只是想知道那天的视频是怎么回事?看来这个女子真的是想多了。“你想多了,目前来说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我只要你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保证不要你的身体。”但是别的什么就不一定了,上官子轩有自己的主意。“成交!”冷婉言想到自己的妹妹还在医院里,她还是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还在过儿童节,不能因为自己在这里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