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前妻的诱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5 3:48: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前妻的诱惑

第2章 女王的路

傅少权从来不在微信朋友圈里提洛安宁的只言片语,他秀恩爱的人,永远只有叶其玉一个人。小说前妻的诱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大家都觉得他长情,钟情。又有多少人敢说他薄情无情呢?婚后明目张胆的和别的女人秀恩爱。

洛安宁穿了一件红色的A字短裙,中长的头发稍微打理了一下就垂在耳边。她没有化妆,但是明眸皓齿,五官出挑,胜过那些化妆的人。

她身高一米六六,穿A字裙的时候,有一种女王的风范。

她气质冷冽,架得住颜色鲜艳的衣服。

司机把车门打开后,她一步一步的走进云天酒店。阅读163nvren.com

这里是A市最为奢华的一间酒店,需要提前预约,并且只有年费一百万以上的黄金会员才可以预约。

她定的包间在三楼,是为了与起亚集团合作而请起亚的人吃饭。

“王秘书刚才打电话来说,起亚从国外回来的CEO今天也会出席这个饭局。”向酒店走的时候,助理在洛安宁耳边说。

洛安宁的眼皮跳了跳,起亚是C市最大的一家企业,在福布斯财富排行上也是有名气的。

本来AN集团已经几次发出合作的邀请,但是他们一直在考虑。

好不容易上个月开口了,现在国外回来的CEO来参加今晚的饭局,机会是更大,还是更渺茫呢?

洛安宁有些担心,但是面上的颜色,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她平静的问:“等一下上桌的酒和菜都确认了吗?”

“确认了。”助理回答。

这次她招待的,都是起亚集团的高层,万不可出差错。

走到包间,她和助理一起确认房间的桌子椅子以及摆设没有问题后,正要坐下来休息,助理就接了一个电话。

助理接电话的时候有点儿兴奋,她对洛安宁说:“洛副董,米米说起亚的人到了。”

“让她们将起亚的人客气的带上来。”洛安宁倒是十分镇定。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好。”助理对电话那端的人交代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洛安宁的腿是有些酸,腰也很不舒服。但是起亚的人就要到了,她不能坐下来休息。

她不是第一次招待大客户,但这一次,为什么有些闷呢?难道是房间的冷气不足?

她叫了一声助理,让助理再一次检查房间的温度。

“24度”助理报出一个数字。

云天的制冷效果很好,它的24度,往往要比别的地方低几度。163女人网但是洛安宁还是觉得燥热。

也许只是心理原因吧。

数着时间,就在这时候,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颀长的身形映入洛安宁的眼中。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那人眼眸如海,闪着星辰的光芒。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嘴角噙着笑意,但是眼底却有一种冷冽的气质。

在一起进来的七个人当中,他最显眼。说明http://www.163nvren.com/犹如鹤立鸡群。

他的目光落在洛安宁身上,笑容更明亮。

他的笑,还是那么的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刚才在路上碰到了傅少,就耽误了时间。没想到他在四楼定了包间,给叶小姐庆生。”站在银灰西装男人旁边的一个男人,笑着开口。

洛安宁的心猛的一痛,目光也随之暗沉。傅少权在这里给叶其玉过生日?但只是一秒钟的功夫,她就收起了伤痛的情绪。

“这位就是起亚新上任的CEO吗?”洛安宁面带礼貌性的微笑,问之前说话的人。

说话的那个人,是起亚的赵董。

赵董无不得意的道:“洛副董好眼力,这位就是我们新上任的CEO萧寅泽。”

“久仰洛副董的芳名。”萧寅泽上前一步,对洛安宁绅士的伸出手。

洛安宁望着萧寅泽的脸,久久的没有伸出手。还是旁边的助理着急了,轻轻的推了一下她。

她这才回过神来,礼貌的笑笑,伸手同萧寅泽互握。

萧寅泽则轻轻的将手一拉,把洛安宁拉到他的胸前。他倾身向前,性感而具有魅力的嘴唇贴在她的耳边,缓慢的说出一句话:“生日快乐。”

洛安宁全身的血液,因为这句话僵住了。脸色也变得有点儿白。

她的生日……还有人记得她的生日。她的眼眶有点儿酸了,她的丈夫在给别的女人过生日,她的生日却是用来陪客户。

她的丈夫,根本不记得她这个妻子也在今天过生日。

赵董这时候又开口:“我们寅泽从法国回来,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外国人的方式,热情。”

洛安宁回过神,眼中的波澜情绪也很快收起来。她从萧寅泽的身前直起身,平静的道:“很荣幸今天见到萧先生,请里面坐。”

她把萧寅泽带到了上座,然后转身招呼赵董以及其它的起亚高层。

赵董今天像是故意要刺洛安宁一样,他一边向椅子边走,一边笑吟吟的说:“傅少今天怎么没有过来?还是他……”

“赵董事。”萧寅泽看向赵董,抿着的嘴唇气质冷冽,眼睛里也有幽幽的寒意。整个房间的温度,好像因为他这句话这个动作,降低了几度。

过了一秒钟,他又眯起眼睛,露出笑意:“洛副董是我的同学。”

赵董张大嘴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包间的人,没有一个不惊讶的。起亚的高层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从对象的眼神中,挖出萧寅泽这句话后更深的故事。

洛安宁心里,感到一点儿欣慰。萧寅泽还记得她。

赵董事得了萧寅泽的警告后,讪讪的对洛安宁笑了一下。这时候酒正好送上来了,她接过酒瓶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洛安宁说:“洛副董,赵某今天说话太冒失了,我向你赔罪,希望洛副董接受我的歉意。”

看着他递过来的酒杯,洛安宁的笑容有些僵。

她不能喝酒,她在备孕。她甚至连化妆品都没有用,她用的护肤品,生活用品以及衣服鞋包包,吃喝的,全部经由傅家的人严格把关。

助理知道她不能喝酒,立刻笑着接下赵董手里的酒:“赵董,我们副董对酒精过敏,这一杯酒还是我陪您喝吧。”

她说完直接灌下了这杯酒,并将杯子背过来给赵董看。一滴酒也没有。

赵董笑笑,称赞一句:“好酒量。”也没有追究,仰头一口喝下他杯中的酒。

萧寅泽则淡笑着,倒了一杯果汁递给洛安宁,而他自己手上端着红酒。

他对洛安宁举杯:“肯不肯赏我这个老同学的脸?”

看着他的笑容,脸庞英俊,眉目成熟硬朗。他变了,洛安宁替他感到欣慰。她正要接过他手中的果汁,包间的门被人哗啦一声从外面大力的推开。

所有的人,都因为这突然的声音,看向门边。

只见傅少权嘴角噙着捉摸不定的笑,一身黑色的衬衫加长裤,更衬得他黑如星辰的眸子,深不见底。

他勾着唇缓步的走向大圆桌,锐利的目光落在萧寅泽端着的那杯果汁上:“箫先生,恐怕你还不知道我的妻子正在备孕吧?”

闻言,洛安宁脸色一白。她盯着傅少权,浑身都充斥着怒气。

他这是要给她当众难堪吗?

傅少权笑盈盈的向前走了几步,眼中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只是,他隐藏得很好,墨黑的眸子遮住了他狂然的怒气。

他看着萧寅泽的脸说:“这杯果汁是酸性的,我太太不能喝。”

傅少权让萧寅泽难堪,他却并不生气,反而自然抬起手中的酒杯,对洛安宁笑着举了一下酒杯:“不知道你在备孕,这杯酒我喝了。”

包间里似乎燃起了一股敌对的火苗,聪明的人都知道,傅少权对起亚新来的CEO有敌意,并且是很大的意见。

但是,这里他们的人多。他们更应该团结。

赵董很聪明,见势,他笑着说:“傅少没有在楼上陪叶小姐吗?”

“听说萧总和我太太是同学,我过来敬萧总一杯。”傅少权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他就像一个王者一样,任何话都上不到他。

他高傲,他有他的不败的资本。

他目不斜视的走到萧寅泽面前,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举到萧寅泽面前:“萧总,这杯酒我敬你。不过,你也要敬我一杯酒。”

他把杯子向前推了推,和萧寅泽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

“叮”的一声,好像两个人的较量,就在这个房间拉开。

萧寅泽的脸上同样带着笑意,他不卑不吭,骄傲的举起杯子,喝下杯中的酒。

有人迅速帮他们把酒添满。

萧寅泽擒着嘴角向傅少权举杯:“傅少,这杯酒我敬你。”

“你知道你为什么要敬我这杯酒吗?”傅少权眼中的笑意,更加深沉。同时带着一股沉冷的寒气。

他的眸子,让人永远看不透。但是洛安宁却在里面,看到了黑色的危险气息。

萧寅泽皱皱眉,表情显得有些困惑。

萧寅泽扯了扯嘴角,慢慢的掀起嘴唇:“这杯酒,是我罚你的。我和安宁的婚礼,你没有到场。”

说完,他目光一沉,脸上的笑也收起。

蓦地放下酒杯,红色的液体从杯中洒出来。他语气冷冷的:“夏一晗,好好照顾洛总,早点儿送她回家!”

说完,他转身就走。

包间里的空气,仿佛被他冻住了一般。每个人也像被点了穴道一般,动弹不得,看着他离去。

“是。”夏一晗答了一声。夏一晗就是洛安宁的助理。

洛安宁看着傅少权潇洒离去的背影,怒不可遏,捏紧拳头,告诉自己不能动怒。

而萧寅泽看着傅少权的背影,只是抬了抬唇角,他脸上的笑没有少分毫,只是,比之前阴冷锐利。

他在心里笑,傅少权,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

第3章 一夜未归

四楼豪华包间里,谈笑风生,灯光迷离,人们的脸上都带着笑。香槟蛋糕,鲜花水果,让这个包间里的生日的气氛十足。

叶其玉犹如仙女一样,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定制纱裙,站在舞台中间,拿着话筒羞涩的说:“这首歌,我要献给我最爱的少权。”

“喔~”她一说完,台下的人马上鼓掌欢呼。

她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前奏缓缓的响起来,她开口唱了起来。

大家都安静的听着,傅少权躺靠在最大的那一个沙发上,他看着舞台中间的叶其玉,俊美的眼睛却逐渐的眯了起来。

今天也是洛安宁的生日,谁给她过?他勾了勾唇角,端起面前的一杯酒,正要喝的时候,旁边的孙少笑着问:“刚才你出去干什么了?”

傅少权的目光沉了沉,似笑非笑:“收拾贱人。”

孙少不解,看看贺少。贺少对孙少摊手,表示他也不懂傅少权。

傅少权喝完杯中的酒,放下酒杯径直向台上的叶其玉走去。

叶其玉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他揽起叶其玉的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吻在叶其玉的嘴唇上。

“嗷~要死人了~”沙发上的单身狗们表示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有的地方热闹如天堂,有的地方却清冷如地狱。

洛安宁后来只在包间里待了三十分钟就被傅少权派人来接走了。

她和萧寅泽一句话也没有说,许多人向他敬酒,她没有机会和他说话。

不过,看着他有现在的成就,她很开心。

大宅里只有洛安宁和佣人,傅少权没有回来。院子里的灯平静的亮着,在黑夜里却显得有点儿孤寂。

洛安宁缓缓的拉上窗帘,有点儿落寞的走向床。傅少权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他咬在叶其玉的脖子上的照片。两个人亲密恩爱。那是洛安宁给他拍的。

她自己在她的心口上开了一刀,鲜血淋淋。

有人在给叶其玉过生日,可她呢?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床上的手机这时候响了一下,她收到了一条微信。她伸手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是一个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

她点开,发现是萧寅泽。

有点儿惊讶,她点了同意。

“生日快乐。”萧寅泽发来了一句话。

洛安宁笑了笑,给他回了两个字:“谢谢。”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不过今天没来得及送给你。”

“礼物?”洛安宁发过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已经很开心了,不需要特地给我准备礼物。”

之后,萧寅泽没有再给她回微信。她握着手机睡着了。这天,那个人始终没有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的话。

他只记得叶其玉的生日,根本不记得她也是在今天过生日。

傅少权一整晚都没有回来,他和洛安宁虽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过夜。

除了,规定的交合。

他虽然没有回来,但她还是有一丝胜利感。

叶其玉纵使再爱傅少权,傅少权也非常怜惜她。但是洛安宁没有和傅少权离婚,他就不能和别的女人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

叶其玉就算赢了洛安宁很多,但这一点儿,她赢不了。

洛安宁笑了笑,心里却是苦涩的。她得到了男人的身体,却得不到男人的心。

萧寅泽自从知道洛安宁被傅少权管得很严后,他就把送给她的礼物,临时换了。

洛安宁看着惟妙惟肖的蛋糕,真是想抓狂。萧寅泽知道她喜欢吃甜食,还送给她一个这么漂亮又诱人的蛋糕模型。

这是分分钟想馋死她的节奏啊,她想吃,又吃不到。

这笔仇,她记着。

自从那天晚上在云天和傅少权见过一面后,洛安宁已经几天没有见到傅少权了。

他没有来公司,她的生活就和他没有交集。

谈下了起亚的合同,办公室里的人都很高兴。这种激动的氛围,持续了几天都没有降下去。

这天早上,洛安宁刚到公司,却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氛围。好像有乌云笼罩在办公室的上空。

助理夏一晗的电话这时候打过来,她的声音哆嗦着,好像受到了惊吓:“洛……总,您……到公司了吗?”

洛安宁心里一突,严重的不好的预感向她扑来。她神情一泠,问:“到了,怎么了?”

“傅……总……”

“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夏一晗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传来傅少权带着怒气的暴吼。

夏一晗的手机应该是被傅少权抢去了。

洛安宁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她沉了沉气,让心中那股疼痛沉下去。傅少权对她的这种态度,她不是司空见惯吗?为什么还要感到心痛?

“进来。”

傅少权的办公室门开着,洛安宁站在旁边敲了敲门,他冷冽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洛安宁稳步的走入,她刚刚走到办公室的中央,哗啦一盆冷水,直接淋在她的头上。

傅少权咬着牙齿站在她的旁边:“被冷水淋的滋味如何?”

湿冷的水从洛安宁的头发上滴下来,她全身湿透了。他办公室的温度极低,冰冷的风吹在她的身上。

她感觉彻骨的寒。

比身体冷的,是心。

她一张脸惨白,双眼带着恨意的抬头看他:“傅少是想让我把这种感受写下来吗?”

办公室的温度,因为这他们两个人的对峙,变得更低。但是,暗中又有一股强烈的火药气息,一触即发。

夏一晗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她想上前给洛安宁批一件衣服,可是她不敢。

总裁办公室的墙壁是全玻璃试的,它采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光感技术。按下遥控器后,外面的人就不能看见里面的东西。而当他解除开关,外面的人又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

此时,总裁泼洛安宁水,乃至洛安宁湿漉漉的站在办公室中央的情景,全被外面的员工看见了。

傅少权选择办公室的地方很独特,他选择和员工最多的那一层,而不是像其它公司的高层,职位越高,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越高。

他选择的办公室和洛安宁的遥遥相对。

正因为人多,他每一次羞辱洛安宁的场面,都被员工看见了。

而公司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总裁不待见总裁夫人。大家都以为,总裁和叶其玉是真爱,被叶家养大的洛安宁,是颇有心计,费尽心思嫁给傅少权,以至于让傅少权和叶其玉这对真爱不能在一起。

“真可怜,又被总裁欺负了。”

“要是我我就走了,带着钱远走高飞。”

“也许人家要更多的钱呢?”

外面的人议论纷纷,洛安宁被欺负了,她们却不觉得洛安宁是受害者,反而都在说风凉话。

“呵。”傅少权冷漠的扯了扯嘴角,冰冷的眼眸里漫出恨意:“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是什么样的滋味。要是你下一次再让其玉淋雨,我会让把你泡在冷水里一天。”

洛安宁听完,脸色变得铁青,声音也带着愤怒:“我什么时候让你的宝贝淋雨了?”

他让她受这种罪是因为他的心肝淋雨了?还是她造成的?可笑,她根本没有做这种事!

傅少权在她身边走了两步,如毒箭一样的目光始终盯着她,他的声音如三尺玄冰:“你是没有,可是你的手下有!她明知道司机是我给其玉派的专人司机,为何要用公事压司机?让其玉在外面等了三个小时,最后淋雨?”

洛安宁的眼眸变得深邃,一丝怒意从眼眶满出来。她紧紧的咬着牙说:“你派给她的专人司机,我如何能请动?”

叶其玉真狠,连带着身边的人,也变得阴毒无比。

洛安宁的人,确实在前天坐了叶其玉专人司机的车。可那司机,当时并未说叶其玉等着,也并不是像傅少权所说的,她是拿公事压那位司机。

好一个颠倒是非,反咬一口啊。

“你心思歹毒,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吗?”傅少权目光一沉,紧紧的盯着洛安宁:“其玉心地善良,怎么会说是你拿公事压他?还是我派人查清,才知道你处处置其玉于死地!她连生病发烧了,也求我不要讲责任怪罪于你!”

好一个求他不要将责任怪罪于她。如果叶其玉真的不想让傅少权归罪洛安宁,那就什么也不要说啊。她装着可怜说不是洛安宁的错,那不是指明告诉傅少权,就是洛安宁的错?

洛安宁抿紧嘴唇,一个字不说。

如果傅少权认定是她的错,那么她解释得再多,他也不会认为她没有错。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现在马上去向她道歉。”傅少权压抑着怒气,狠狠的丢下这句话。

洛安宁默默的把拳头捏紧,这样的事,不是只发生了一次。从她嫁给傅少权起,就不断的发生。

最开始,她也反抗过。可是,反抗的后果就是,傅少权变本加厉的折磨她,羞辱她。

道歉有什么大不了的?道歉又不会让她洛安宁少一块肉。可是,眼睛为什么那么痛呢?酸酸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滴下来。

叶其玉,你给我的耻辱,我会加倍还回去的。

依山傍水的一间别墅里,宽大的卧室,叶其玉躺在定制的超级奢华大床上。

她看起来面容苍白,也确实像生病了。

第4章 正房照顾小三

洛安宁穿着被傅少权泼湿的衣服,站在叶其玉面前。

傅少权穿着整齐的衬衫休闲裤,好整以暇的抱臂站在洛安宁身后,就像是要看一出笑话。

叶其玉一脸的惊讶与担心:“怎么都湿了?快去换一件衣服。”

她那样的担心和紧张,确实看起来很善良,就像姐姐对妹妹的疼爱。

但洛安宁知道,她是装的。

而她眼里流露出的快感和胜利,也毫不隐瞒洛安宁。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说完我就去换衣服。”洛安宁面无表情,对叶其玉的虚伪与假装,她也懒得拆穿。

有人相信叶其玉,她说的再多也是无用。

“都说了不是你的错,怎么来道歉了。”叶其玉嗔怪的看向傅少权:“少权你真是的,真的不关安宁的事。你呀,就是太紧张我了,生病是人都会病,怎么是安宁的错呢?”

她反而责怪起傅少权了。

不过,这在洛安宁眼里,不是责怪,而是秀恩爱。

对于他们的秀恩爱,她也已经免疫了。再恶心的话,她也听过。再见不得人的场面,她也见过。

这些,并不能让她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了。

“我不该让你在那里等司机淋雨,是我的错。姐姐……你原谅我。”说出这几个字,洛安宁用了很大的力气。

她甚至感觉她的喉咙里有血腥的味道。

洛安宁越是难堪,叶其玉越高兴。她的嘴角,微微的上勾了,露出得意。

“快别这么说,你没有错,何来让我原谅,都是……”叶其玉急得从床上坐起来,要下床拉洛安宁的手。

傅少权不忍心看不下去了,他急得快步上前,一把将叶其玉按在床上,心疼的说:“你还冰着,起来干什么?那是她应得的惩罚。”

叶其玉假装责怪的瞪着傅少权。

为了让她不生气,傅少权快速的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叶其玉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洛安宁慢慢的撇开眼睛,她只觉得全身发冷,连心底都是寒的。她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她正要开口说话,傅少权不满的声音传过来:“明天五点,老宅要举办家宴,你过去照顾其玉。”

听完,洛安宁惊讶的看向傅少权,叶其玉脸上则露出娇羞的表情。

傅少权看也不看一眼洛安宁,只是将一个冷漠而骄傲的背影对着她:“其玉的病是由你引起的,若不是要照顾其玉,你也没有资格进老宅。”

洛安宁慢慢的把拳头捏紧。傅家的老宅,只有傅家的人以及傅家有身份的亲戚才可以进。她是傅少权的太太,傅家的孙媳妇。她进老宅,居然是为了照顾一个小三?

望着傅少权的背影,洛安宁的眼里,渐渐的结冰。她的心,被他一箭刺穿,痛得无法呼吸。

“我知道了。”她平静的回了他一句:“我先走了,让……姐姐,好好休息。”

“走吧,你在这里,污染了我的空气。”傅少权的话,极其的刻薄。

她的心,早已经千疮百孔了,都是他刺的。她以前不知道,那个帅,那么英俊而又无比尊贵,骄傲如谪仙的人,如何能将人伤的,连呼吸都觉得肺痛。

自从和傅少权结婚后,她才慢慢的明白。

一个人不爱你,他就分分钟能将你伤得不想活。

傅少权,你的叶其玉是人,我也是人。

洛安宁强撑着一口气,刚刚从楼上走下来,整个人就站不住了。头昏昏沉沉的,人直接向一边倒去。

“安宁姐……”夏一晗吓得连忙扶住她。

洛安宁脸色苍白,她站稳后,缓了几秒钟后大脑又清醒了,说话的时候浑身无力:“我没事儿。”

“你身上都是冰的,我扶你上车。”夏一晗十分焦急。

洛安宁的脸色很差,身上也全是冰的。她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傅少……他对她太狠了。

夏一晗在心里是替洛安宁心疼的,扶着她走了几步路,她愧疚的道歉:“安宁姐,都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人接触他们的人。”

“不是你的错。”洛安宁坐在车上,疲倦的闭上双眼。

夏一晗也知道傅少权是刻意针对洛安宁的,她心里为洛安宁抱不平,但是她的力量太薄弱,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她只有好好对洛安宁,才能给她一点儿帮助。

“我看你脸色很差,我帮你叫封医生。”夏一晗担心的看着洛安宁。

洛安宁的眼睛疲惫的闭着,在夏一晗面前,她才露出她虚弱的一面:“不用叫封先生,帮我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再买一杯参茶过来就行。晚上和起亚的饭局我还要去。”

“哎。”夏一晗很是心疼洛安宁,她都已经那么累了,还要操持公司里的事。

纵然傅少权在外人眼中有多完美,在她眼中,他也是一个心狠手冷,对老婆不负责任,还在外面搞三搞四的渣男。

傅少权站在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他看着洛安宁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头发也贴在脑袋上。那样子很是狼狈不堪。

她身形本就纤瘦,衣服贴在身上时,更显得柔弱。

一个女人最柔软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他的心像被什么撞了一下的难受。

那一刻,他几乎就要打电话让司机给她准备干净的衣服,以及把车里的暖气打开。可是,他拿起手机时,想起她做的种种。他眼睛中的那一点点怜悯,就随之冷了下去。

洛安宁,你所承受的痛苦,不及你所做的事情的千分之一。

他眼神冰冷的转身,不再看她。

洛安宁冲泡了一个热水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喝了一杯热热的参茶后,整个人好多了。

她的身体底子很好,加上傅家的医生以及药膳医师的调理,遇到头疼感冒的事,喝杯参茶热水就好了。

她穿着黑色的小领欧根纱上衣,下面是一件几何图案花纹的同材质黑色及膝中裙。配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小腿纤细的她,带着骄傲的女王范儿,整个人金贵不可侵。

夏一晗每每看见她高傲的昂着头,踩着高跟鞋,都想在她身后说:“洛女王,让我给你提鞋,让我给你提包。”

但她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就被洛女王用一个鄙视的眼神打发了。

这次的饭局是起亚的人定的,地点是江边的一个私人会所。会所采用的也是会员制,每天限制进入的人数。

它是上个世纪西方的建筑风格,占地面积很大,里面栽了许多古树,看起来别有一番清韵的味道。

看见萧寅泽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番。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银灰色的小西装。皮带端端正正的系在腰上,短发剪得很干净利落,一双眸子乌黑有神。

他对洛安宁闪了闪眼,洛安宁就忍不住想笑。

看见桌上的菜的时候,她很是有一些惊讶。

包间里的人都知道,萧寅泽是在照顾她的身体,但大家都没有说出来。

敬酒的时候,也都自觉的给她端的是营养滋补的汤。萧寅泽笑眯眯的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

他面上的表情虽然温和,但是那眸子却是锐利无比。只要谁欺负了他的洛女王,他就立刻冲上去将人厮杀。

所以大家都小心翼翼的。

一个小时后,洛安宁觉得有些闷,她对在座的人说了出去透透气后就离开了。

萧寅泽随后而至,他看着洛安宁发白的脸色有些担心:“你还好吗?我送你回家吧,你脸色看起来很白。”

“我……”洛安宁只说了一个字,就感觉大脑一阵眩晕。腿站不稳,她意识的就去扶扶手。

见此,萧寅泽一阵慌乱,立刻上前去扶她。

只不过,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洛安宁的手,就被一只突然伸过来的手,打开了。

傅少权穿着一身黑的衣服站在洛安宁的身后,这时候她因为站不稳,小小的跌入到了他的怀中。

一股熟悉的,霸道无情且阴冷的气息传来,令她的大脑有一分钟的清醒。

“萧先生不记得她是有夫之妇吗?”傅少权冷冷的盯着萧寅泽。

昏黄的灯光照在他冷硬的线条上,让他看起来更加无情霸道。他的阴影投洒在洛安宁身上,让她有那么一秒钟的窒息。

她提起力气直起身,想要逃离他的怀抱,但是腰被他的手稳稳的揽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不敢忘记。”萧寅泽微眯着双眼,盯着萧寅泽的眸子如阴鹜一般,同样寒气逼人:“我只是出于朋友的身份,想要帮她一下而已。”

“那我替我太太谢谢你了。”傅少权垂眸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洛安宁,坚硬的心又被某种东西撞了一下,只是很快,他又恢复冷漠:“我的女人,从来不要别人插手。”

我的女人?洛安宁因为这四个字,心脏跳停了一秒钟。接下来,傅少权的举动,更是让她心跳加快。

他直接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洛安宁诧异的看着他。

灯光下他的脸更为冷峻,一双眸子漆黑得冰冷无情。

这个人……是她的丈夫傅少权吗?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她是不是在梦里?

前妻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诡棺3章(第3章 蛊惑)

    原标题:诡棺3章(第3章蛊惑)小说名称:诡棺第3章蛊惑我好不容易选择了一个角落,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传来,令我作呕,只能到别的地方。好在山神庙并不小,房子的正中央,是一尊山神的雕像,看上去灰尘满满,不过还是能够看出他的威风凛凛。我就选择躺在山神雕像附近,还没合上眼睛,只听外面传来不慌不急的脚步声。不知道是谁,晚上还来山神庙。此刻,我屏住呼吸,完全不敢放松,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只怕惊扰到什么,可就糟糕了。没多久,有人敲门,声音传来,搅得我心脏有点受不了。“王强,是我,快开门!”尤阿姨的声音传来,让我

  • 尸魂录3章(第三章 披麻戴孝)

    原标题:尸魂录3章(第三章披麻戴孝)书名:尸魂录第三章披麻戴孝漆黑,阴森,冰凉,好大的一口棺材就在我的身后!这几天我居然一只和这口棺材呆在一起,扫到棺材之后,我嘴里的肉块都掉到了地上。人就是这个样子,在没发现的棺材的时候,我可以淡定的睡在这里,而在看到棺材之后,顿时腿肚子都抽筋了起来。“你怎么了!”发现我脸色煞白,林雨蒙问了一句。怎么了!黑漆漆,凉飕飕,这哪是什么山洞,这是一座坟墓,有棺材的地方不是坟墓又是哪里?身边阴风不停的吹着,洞里棺材死气沉沉的凝望着我,在得知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坟墓以后,

  • 运气亡3章(第三章 搞死张雪)

    原标题:运气亡3章(第三章搞死张雪)小说名:运气亡第三章搞死张雪都知道马腾飞是那种遇火就炸的,可这次他竟然就坐在座位上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刘锋看张雪依旧在推脱,有点口不择言:“你不是说早就受不了马腾飞了吗?口臭、秒射,还有秃头基因,你不就是怕他那个什么黑道大哥才跟他在一起的吗?我告诉你,压根就没什么黑道大哥,就是他编出来吓你的!”马腾飞没有反驳,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俩。不过,他坐住了,俩小警察坐不住了,站起身就去拉刘锋:“这位同学,请你现在就回到你座位上去。”搁平时,刘锋肯定就蔫吧了,现在他直

  • 冒牌无常3章(第三章 观音玉佩)

    原标题:冒牌无常3章(第三章观音玉佩)小说名字:冒牌无常第三章观音玉佩果然张姨听了我的话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笑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小封,你就是嘴甜,小胖能认识你阿,是他修来的福分。”就在我们二人说着话的时候,一边的二胖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我,说道:“封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就刚刚闭上眼一会你就来了。”二胖说着话挠了挠头。“我不是让你看着你妈吗?怎么自己睡着了?”我说这话逗了逗二胖。二胖听了我的话之后,红着脸嘟囔了一句:“我就眯了一小会。”看的着他脸红的样子我和张姨都乐了。乐完之

  • 鬼撩衣3章(第三章 它回来了!)

    原标题:鬼撩衣3章(第三章它回来了!)小说名:鬼撩衣第三章它回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队才小心的站到了我的身后,轻声细语说了句。“你们跟我来!”转身他离开了。王队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他坐在办公桌前,我坐在他的对面,芷柔在我身后站着。“你先不要激动,控制情绪,我给你讲讲事情发生的过程。”“你的父母是,电子厂的工作人员。同时他们兼职厂子里的打扫工作。”我点点头。“今天他们在厂子里打扫时,正准备打扫一间办公屋时,在门缝下,看到了三张百元大钞!”“你看就是这三张!”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塑

  • 尸魔记3章(第三章 活尸)

    原标题:尸魔记3章(第三章活尸)小说:尸魔记第三章活尸已经抬起腿,准备开溜的我一听响声,顿时便被吓了一跳。回头一望,便见一具鲜血淋漓的躯体正倒在木门边,细看之下,我却是发现,对方正是那进了木门房间的黑衣老者。只是此时的黑衣老者已经不复之前的威武姿态,他此时全身上下都伤痕累累的,正如同一条死狗般,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见此情形,我虽然吃惊不小,但并没有迟疑,快步来到黑衣老者的身前,小心的将他给扶了起来。此时的黑衣老者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对方的呼吸还算平稳,想来他身上的伤口虽多,但都不致命,如果救治及

  • 半夜别开微信3章(第三章 今天是鬼节)

    原标题:半夜别开微信3章(第三章今天是鬼节)书名:半夜别开微信第三章今天是鬼节我知道我已经不是处男了,我感到一阵宣泄之后的欢畅和疲惫。我趴在了那极富弹性的山峦之上,感到了一阵满足。我的眼皮有些发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觉我睡得很沉,甚至连梦也没有做,我感觉我身边滑腻腻的,还有一股腥味。我觉得我是在笑,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声音很熟悉,怎么好像是杜豁子?那个家伙怎么会来的?我不愿睁开我的眼睛,我仍然沉浸在无尽的回味之中。“你他妈的到底起不起来?”杜豁子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响了起来,我被

  • 葬枉生3章(3 坟中乾坤)

    原标题:葬枉生3章(3坟中乾坤)小说名字:葬枉生3坟中乾坤月亮在团团乌云中时隐时现,夜风吹动树林中的枯枝败叶,似是鬼哭狼嚎。二孬用袖子使劲地擦遗照。我沉默了片刻,道:“你不介意挖你爷爷的坟吧?”二孬眨巴眨巴眼睛,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挖吧,反正他也死了。”我找来一块尖利的石头,很快扒开了一个大洞。里面冲出来一股沉闷的土腥味。我和二孬坐在洞口等待了几分钟,感觉洞内洞外的味道差别不大时,就钻了进去。里面静悄悄的,死一般的沉静,只听到我和二孬的呼吸声。我拿着手电筒在坟内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

  • 临终笔记3章(第三章 怪事频发)

    原标题:临终笔记3章(第三章怪事频发)小说名:临终笔记第三章怪事频发见此情景我外公心中猛然一惊,李先生并没有两根蜡烛会同时熄灭,此现象不知是吉是凶,这下该如何是好?虽然还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早已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脚步缓缓挪动,身形渐渐后退。一阵冷风夹杂着泥土的腥味扑面而来,月亮也被乌云层层遮住,好在老马闺女的坟并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挑起油灯就要往回走。一转身,忽然看见我外婆正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后,差点没把魂吓出来,便抱怨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是李

  • 鬼契3章(第三章 夏涵)

    原标题:鬼契3章(第三章夏涵)书名:鬼契第三章夏涵一连串疑问出现在脑海中,一时间感觉很乱,需要时间去整理。现在去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就算我现在到了占里侗寨也是一样,倒不如先听听这个叫夏涵的女人究竟要说些什么,说不准对我有些帮助。于是我冲着夏涵点了点头:“那时间加紧,不能耽误太久。”见我愿意与她交谈,夏涵不由的松了口气,眉宇间舒展了许多。走回屋子我坐在沙发上顺手点上一支烟,示意夏涵进屋坐。夏涵顺手将门关上后便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任先生,我听我朋友说你失忆过一段时间?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想起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