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序摇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5 3:48:20 来源:网络 []

小说:序摇光

第二章消失的尸体

抢救室里炸开了花,版权163nvren.com家属的哭声和病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夹杂在一起,对于医生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只不过是多了二个病危的病人而已!

今天由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任长雷在急症室值班,这是相当难得,任长雷教授身上光环一摞,数都数不清,曾好几次别的医生宣布病人死亡,经过任长雷教授的诊断,都把他们从阎王殿给扯了回来,人家都戏称他敢从阎王口中抢肉吃!

“二病人失血过多急需输血,都是O型血,马医生赶紧通知血库急调O型血!快速补充血容量,163女人网马医生负责男病人,我负责女病人,马上手术,马上!”

李慕爸爸打了11个电话都没打通,最后接到陌生号码却是医院的,马上飞奔去了医院,二条腿都软了,轩香的家人也匆匆赶来,警察把双方家长叫到一起完善资料!双方家长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自己的小孩安然无恙!每个家属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但对医生来说以科学说话,来自http://www.163nvren.com/任长雷和马医生会诊后赶紧叫了双方家长,表情凝固的把二个人的病情告知了他们!

“轩香大动脉已破,锐器伤及右肺,离心脏很近,但没伤及心脏,生命体征还好,手术成功率很高,李慕锐器伤及脊髓,失血过多,各器官正在衰竭!生命体征及其紊乱,手术成功率极低,但我们不会放弃抢救!血型跟自己孩子一样的家长准备输血!”

医生看双方家长都楞在那里。小说序摇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莫非你们的血型都不一样!”

他们很无耐的点点头,李慕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在那抽泣。

“好吧!那我们只能调集血库里的血!”“医生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走廊上回荡着二位母亲的叫喊声!手术室里紧张的气氛愈显浓烈,因为任长雷教授的眉头紧锁,这对于其他医生来说能让任教授紧锁眉头着实很罕见,也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是不是熊猫血!”

“不是!”

“怎么会这样呢!”

“任教授这一袋血能用!”

“那还不赶紧看备注,找血源!火速……”

“备注上是李慕2009年献的血,跟马医生的那个病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啊!”

“好像是,身份证号码对上!”

“那可怎么办啊!”

突然马医生来到轩香的手术室里,悄悄的在任教授的耳边说:“那边病人好像不太正常,我有点搞不定,你能不能帮我判断一下啊!”

可是他们二刚跑进李慕的病房,李慕已经停止心跳了!“停止手术,宣告死亡!”

任教授把别人支开也叫马医生帮他看轩香的手术。“李慕已死刚好可以借点血,不然轩香可能也得挂!我刚才保证的救回几率很大的说法也得泡汤!这也不违背伦理!于是他采了二袋血,采了之后李慕的身体里几乎没有血了!”

任教授快速的跑到轩香的手术台上悄悄的给轩香换上血袋,过了半个小时,轩香终于救活了,李慕却宣告死亡,可轩香身体里有大半的血是李慕的!医院灯火通明,窗外已然黑了或是灰了,李慕僵直的身躯静静的躺着病床上,他的血在轩香的血管里流淌着,是那么的奔腾,那么的活跃!走廊上的二家人情绪二个极端,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可是这是一家庆幸,一家悲痛!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世间最悲之事!李慕的母亲听到死亡的消息,已经晕倒!李慕的父亲还是有点木讷,心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但面对自己儿子之死总归悲上心头,浑浊的泪水还没淌到脸上,硬是给忍住了!嘴里念叨“该来还是要来的,没想到是这种方式,或许这种方式对于孩子的妈妈更好接受吧!心中的秘密就随着孩子的尸体烟消云散吧!所有的宿命在我这一代断了源头,那样或许会更好,只能对老祖宗说声对不起!”

医生嘱咐完病人家属之后,便叫工作人员把李慕的尸体拉到了停尸房,农历12月15正是月圆之时外面的雪早已停了,但还有云彩挡住了月亮,几乎没有什么月光,也没有人特意记着这一天,停尸房里阴森冰冷,偶尔还有液体变成冰膨胀的声音,或是尸水结成冰戳破肚皮的声音!静,很静!月亮正圆,突然一具尸体上的白布落到地上,那赫然是李慕的身体,脸色突然红润起来,此时他受伤脊髓不知受到什么刺激在飞快的造血,莫非是轩香的那些药,一个是布洛芬,一个是治疗痛经的雌激素(轩香当时羞于告诉李慕)不过这二种药在现有医学水平不会产生造血这种现象,况且心脏已经停跳了,药物已经不会起作用的!造血飞快!心脏砰的一声又开始动了起来,心速比平常人快了将近一倍,血压也比平常人高了许多!血管貌似被重塑了一样,韧性很好!身体的某个重要编码貌似被人动过手脚!突然李慕的脑海里闪现一个六边形,圆形,音符—2,一滴水,一个古老的短笛!

“这是什么鬼!!”

李慕猛地睁开眼睛,瞳孔比以前大了许多,黑眼珠有点泛蓝,目视周围一切,以为自己已在阴间,但是他稍微一想,头脑好多论证突然出现,知道自己没死!好像比以前聪明许多!李慕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的走出停尸房,把另一具供解剖的尸体放到自己刚才的床位,把自己的衣服也给那具尸体穿上,跟刚才死去的自己别无两样!自己只穿了件衬衣,鬼使神差的走到医院外面。月亮正圆,转身处,月光倾泄而下,穿入被胸口红痣及零下101度冰封的记忆,开始消融,你脸上独特的斑点貌似刻进晶状体一样,眸中又现你!如何?如何?这又是个序!

轩香!我好像跟她只见过一次面。

“她的身体到底怎么样!”

李慕又走到医院轩香的病房外,夜渐渐深了,病房里只剩轩香一个人了,李慕悄然走近轩香的跟前,看着她苍白憔悴的脸,顿生怜惜,情不自禁的吻上了轩香干燥的薄唇上,月亮正圆,突然轩香睁开双眼,怔怔的看着李慕,他们二脑海里时出现了六边形,圆形,音符—2,一滴水,一个古老的短笛!上次跟轩香手尖接触到时只出现一个六边形,而现在却出来这么多?他们二都很茫然,此时的李慕知道轩香脑海里出现的景象跟自己的是一模一样,而轩香却不知道!此时轩香全身无力,任凭李慕这样的吻着,而李慕却是在记脑海里的内容,也许还有点爱恋,或许是同情!情景一遍一遍重现,李慕的头近乎爆炸,疼的厉害,离开了轩香的薄唇,捂着头疯也似的逃出了医院!此时的轩香头也很疼,但女孩子和男孩子的思维就是不一样!他却在想,李慕为什么要吻她!!月亮悄悄躲进云彩之中,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李慕倒在一个垃圾桶旁睡的很沉,轩香捂着自己的嘴唇睡的很沉!好一个难忘的18岁生日,以后的以后谁也不想提!哪怕那个特殊的吻很深刻!

第三章神秘组织

李慕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肚子很饿准备回家找点吃的,当他出现在家门口的红枫下时,突然眼前一黑,被二个黑衣人用棍棒打晕,用麻袋套头抬到一辆黑色面包车上,小说序摇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疾风似得逃走了。

然而医院那边也正在转交尸体手续,李慕的妈妈在别人的搀扶下又一次晕倒在别人的怀里,丧礼一步一步的在进行中,李慕的爸爸连最后一面也没看,他怕受不了,就这样火化了!谁也没发现什么端倪或异常,实际上也与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况且都处于悲痛之中!只有在医院里丢了一具准备供学生实习解剖的尸体(这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以前也出现过,所以大家都没觉得异常,最后归结为工作人员工作失误!)。

李慕被拖进一个黑暗的地下室,待他醒来看到周围都是蒙面人,知道自己深处险境,却不知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有如此遭遇?父母得罪什么人?我得罪什么人?从记事起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人,我从小都是被别人欺负的份,哪有什么仇人!为了寻找真相,他必须想办法,自从昨夜的变故,他现在心思不知不觉缜密了起来!

其实他最想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的发泄一下,可是他知道不能那样,若此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放老实点,要想慢慢去发倔真相必须保命,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来,起来吃饭了,不要装死!”

“谢谢大哥!大哥,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来啊”

“不要多嘴,不要妄想从我们这得到什么消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我们拿钱办事而已,不要怪我们,我们也是迫于生计!”

李慕看已无戏,先填饱肚子再说,看来不是想灭口,那就好!至少我可以慢慢跟他们斡旋。

过了大约5,6个小时一个蒙面人将他眼睛也蒙上,在他手臂上扎了一针,“难道是想给我注射什么不知名药用来做活体实验吧,想想都恐怖!可是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么注射完啊,会不会是错觉啊,不对,他在抽我的血!他在抽我的血!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抽我血,要杀要刮随便你,抽血算什么本事!****你大爷的!”

李慕终于愤怒了,骂的很难听……骂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等体力恢复了一点就又开始骂……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就这样以后的每天李慕都有好吃的,但每天都会抽他的血!半个月过去了李慕的血基本上已经被抽完了,这种血尽而亡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李慕身体虚弱到极点,也失望到极点,等死是他唯一需要做的!

可就在他准备被抽干而亡的时候,蒙面人连续15天没来抽了,他正暗自窃喜的时候,他们又来抽了,又是月圆之时,蒙面人正在抽血,李慕忽然感觉脊髓处在疯狂造血,瞳孔变大,体力恢复极快!脑海又出现“婴儿和血迹”和上次和轩香接吻时的情景又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六边形一模一样!

李慕此时脑子飞快运转,想想前果后因,上个月15就是我的生日,身体有变化,而且接触轩香的身体时脑海情景出现的越多,事情的突破口或许在轩香哪里可以找到答案!可此时的轩香还没出院,她的脑海里情景和李慕的一样,他想的也和李慕想的一样,也许我身上的异样可以在李慕的身上找到答案!李慕就这样慢慢的熬着,每到15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比上一次又强大了一些!

轩香总是不愿想起李慕,可是今夜想的又是那么明显。“妈妈,和我同时出车祸的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啊?”

轩香的妈妈突然很紧张的看了看轩香到

“干嘛问这个,好像叫李慕,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你当时输血用的就是他的血,本来我们应该好好谢谢他的,可是他却死在手术台上,真可惜了,还好你命大……”

下面的语句轩香根本没听下去,他正惊讶于“同年同月同日生?”“输血用的就是他的血?”“可是他却死在手术台上?”

怎么会这样!轩香摸了摸嘴唇,

“莫非是幻境!可是却是那么真实!”

“我的血液里有李慕的血,这好像可以解释总是想到他!可是吻我的明明是他,我还记得他晶状体上有我的脸庞!他却消失了!你为什么要折磨我呢?”

轩香用她稚嫩的双手杂乱无章的捶着枕头,她疯子似的摇头!

“已经一个月了,那天也是他的生日,同样是月圆之夜,他或许有很多事还没做,有很多理想还没完成吧!我既然用了他的血,等我好了,我去拜访拜访他的朋友和亲人,也许能完成他没有完成的理想,这是我宽慰的理由!”

轩香稍许平静,望着窗外柔和的月光,血液在奔腾!身体在渐愈,医生说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轩香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弄清楚我做奇怪梦的理由”

在黑暗的密室里,李慕对这种无休止的折磨也习以为常了,随着身体的渐渐强大,他不再坐以待毙试图寻找方法出去,各种想法在他脑子里飞速运转,同时也在关注着平时的细节!花开花落多少个月圆之夜走过,轩香在车祸后第二个月就出院了,随后她到处打听着李慕的消息,答案基本上是一致的。

“李慕去世了,他是个再平常不过的男孩,喜欢音乐,家境平平,貌似没有异常?难道问题出在我的身上?可是我身上的问题已困扰我18年了都没解决,而再我输了李慕的血之后,梦更加强烈!那个吻我的梦好像是真实的!”

又一次拜访李慕的家,李慕的妈妈坚决不让其进屋,因为李慕的妈妈每当看到轩香就会想起自己的儿子,反差浓烈,现实的讽刺!曾一度想为什么是自己的儿子!而不是这个丫头!母亲的极度自私的爱扭曲的时候,精神也将会接近崩溃,原文http://www.163nvren.com/所以每次看到轩香时她都会被刺激一下。

这次只有李慕的爸爸在门外接见轩香,李慕的爸爸说:“李慕身上有异常,但必须在18岁生日月圆之时才显现出来,这是我们家族的遗传,如果没处理好可能会致命,就是18岁生日那天会高烧致死,我曾打电话给儿子的,叫他随时准备布诺芬的,可是现在说都是徒劳,因为他的死因是车货,也许老天就不想让他存活在世上,也许我们的基因就是个错误,我也一直没搞明白,死了也许更好物竞天择嘛!想我祖宗留下的嘱咐也在我这一代湮灭,这样或许更好!我只知道这些了,以后你不要再来了!”

说完李慕的爸爸头也不回的进屋了,留下轩香愣愣的站在风中,“风开始恨我,因为我不曾呵护她,”所有的谜团又回到起点!以后的每年轩香都会到李慕的坟墓上祭拜一下,告慰李慕,也告慰自己!

看这李慕爸爸的背影,显得那么苍老,轩香尽有说不出的悲凉!红枫的叶子落的满地都是,一场大风呼啸而过,落叶飞到李慕家窗的玻璃上,李慕的爸爸正在伏案而作,把老祖宗之前嘱咐他的种种,还有他知道的一切关于家族的秘密全都写在一封信上,“一切的秘密止于此,就这样一直瞒着李慕的妈妈吧,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李慕的妈妈,怪我当时的自私,如若我不结婚,秘密就会在我身上消失,也不会让儿子来承受!他慢慢把信叠好,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上,悄悄的的把它放在儿子的墓地上!”

第四章 李慕的出逃

一辆法拉利停在了一幢豪华的别墅跟前,下车是个帅气的男子,搂着一个妖娆的女子,手还不停在其腰上摸索!这也不知道是王凯的第几个情人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不算什么,谁不知道赫赫有名的王氏家族药企有几百亿的家产啊,多少青春少女愿意投怀送抱,他这个王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跻身于名流界的圈子会没有几个情人?一天没有几万的零花钱那都显得丢人,刚开的法拉利就是昨天刚买的送给这个妖娆的情人的!刚好有二个王氏家族的保镖正匆匆的走来,手里拿着不知名的盒子,“少爷好”王凯嗯的一声点点头!你们这么急手里拿的什么啊,让我看看!二位保镖有点局促,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说:“不好意思,老爷不让其他人知道!”“你们保镖也太不识好歹,少爷想知道,还不赶紧告诉少爷,少爷可是王氏药企的继承人,你们饭碗不想要了吗?”“不敢,不敢”说着这位妖娆的女人就去夺那个精致的盒子,顺势把它打开了。“血,鲜血!啊......”慌乱之中就把整个盒子扔在空中,血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跌落在地上,散落一地,煞是殷红。格外的刺眼!“少爷我怕血!”“还不赶紧把它清理掉,少奶奶怕血!”王凯指着保镖一通的骂了起来,真是个废物,王家的钱养你们这些杂种真是浪费,还不如去喂狗!”所谓的少奶奶故作怜悯状,靠在少爷的肩膀上,心满意足的笑了,她以为以后王氏家族的半壁江山就是她的了,刚才少爷可是在别人面前叫她少奶奶呢!殊不知王凯有多少情人,他都叫她们少奶奶,最后不也被王凯玩够了,被甩了!豪华办公室里,王凯的父亲坐在转椅上,下面站着王凯和二位保镖,都低着头,董事长不轻易发脾气,今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手做出了让保镖下去的手势,“等等,去再抽一袋血,给他吃点好的!千万不要再出意外,再出意外的话,提人头见我!赶紧滚下去!”等保镖下去了,王凯的父亲啪啪二巴掌甩到王凯的脸上。“你他妈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错误!还不赶紧跪下,你平时再怎么胡来我都不管,今天要是取不到血,家族的企业将会毁于一旦!你知道吗!你他妈知道吗!还是让一个贱女人给甩到地上!”说完啪啪又是二巴掌!“爸爸,你为什么就为一袋血而打我?你从小到大从来没打过我,不就一袋血吗,到市血库去买不就行了吗?再不行以我们王氏药企的名义去叫人献血不也行吗!”还没等到王凯说完王凯的父亲一脚踢到王凯的腹部,王凯的嘴角溢出了血!“还敢跟我顶嘴!你要知道这血是任教授要的,而且唯一血源就只有一个人身上有!你知道我们家族企业有多少秘密掌握在他的手上!当时爸爸病危他是主治医生,我昏迷的时候把家族企业的黑幕都说出来了,他却用录音笔把我说的话给录了下来,真是个卑鄙小人!居然威胁我!叫我们家族企业帮他做事,我们企业本来没有激素类药品,但他非要我们开一个生产线,上一个男性激素类药品,一个项目二个亿啊,还好我们家族大!每个月几百克的药品都给了任教授了!前段时间刚好有个小孩的血能够治疗任教授的特殊之病,每个月的血量刚好可以维持,你却把它给弄毁了,如若今天的血量不够!我们都要倒霉,或许还要重开生产线!重开生产线倒是不怕,就怕任教授怪罪下来,帮我们的黑幕抖出来,我们就死定了,任长雷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个禽兽!”“爸,那个小孩的血为什么能治任长雷的病!”“好像是基因突变!”“那个男孩在哪儿?”“在乡下的别墅里,你可不要再给我惹什么乱子啊,跟那个女的分了,找一个像样的女的,赶紧成家,成家之后我才能放心的把家族产业放到你手里!你出去吧!”密室里抽血的人又来了,李慕就大叫起来,“你们刚刚不是抽过了么,怎么还要抽啊!”给王凯少爷弄毁了,怪你倒霉!我身上的血已经很少了,啊......不要啊......“还没等李慕叫完针头已经插进李慕的手臂上,李慕表面是在反抗,内心终于有点兴奋,他接受到一个重要信息!王凯少爷,这信息太重要了,或许能解开为什么抽我血的原因!保镖终于勉强采完血,赶紧把血送给董事长,今天这一劫总算过去了,王凯终于叹一口气,但还是把今天的挨打都记恨再李慕身上了!心想总有一天去揍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恨!王凯第二天就把那个情人给甩了,不过分手费还蛮可观的,法拉利跑车给她了,顺便还给了五十万!轩香抱着书本,飘逸的长发随着微风舞动,但她的脸总有点淡淡的忧伤!刚好王凯开着一辆路虎停在轩香的旁边,喂,小姑娘,跟我一起吃个饭好吗!我是王凯!轩香正在想李慕的事,而且也不喜欢纨绔子弟!之前在学校也听说过王凯,好多女生都为之而疯狂!但轩香不太喜欢,总之有点排斥,所以轩香就径直的走了,留下王凯在车上愣了一会才缓过神来,王凯哪丢过这种脸,所以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轩香弄到手!王凯越想越来气,想找个人发泄发泄!于是想到了那个有特殊血液的倒霉家伙,就驱车来到乡下的别墅,别墅里有个密室,王凯再熟悉不过了,轻车熟路的来到密室里,此时的李慕正闭着眼,突然发觉这个时候有人来,有所异常,”“这个时候即不是抽血时间,也不是吃饭时间?怎么会有人呢?”他依然闭着眼睛。“那个小兔崽子在哪,害我这么惨,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他一下!呵呵......本少爷的整人手段还是不少的!来,你给我尿杯尿!”“可是少爷我刚尿过,已经没有了!”王凯又指着另一个保镖,“那你来!”那个保镖有点尴尬,不过拗不过少爷!“好的少爷,”不一会儿一杯尿就拿给了少爷,“你最近是不是有点上火啊,尿这么黄!这次就说是绿茶,下次再说是水!哈哈......”三个人开怀大笑!笑的很变态!“喂!起来了!我们家少爷来看你了!送杯绿茶给你!”“我不渴!”李慕终于睁开眼睛!其实王凯和保镖的谈话他早已听的清清楚楚的!关押的这段时间李慕的身体不知名的变化太多,尤其是听觉和力气!“不渴当饮料喝!”“那好吧!”当李慕接过杯子的时候,砰......砰......二个手链和二个脚链同时断裂,脚链顺势一抽,在空中划个弧线把二个保镖的手枪打的远远的,一个反手擒拿,刚好一杯尿泼在王凯的脸上,咔咔一种骨骼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王凯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整个乡间别墅!王凯的左手算是废了!王凯本身身体就弱,此时肯定失去战斗力了,还没等二个保安反应过来,李慕一个横扫腿,空中完美转身踢向二个保镖的头部,保镖瞬间晕倒!一切只不过几秒钟时间,这一刻李慕构思了很久了,只等今天月圆,谁知道多了一个王凯!李慕的身体一不在是以前那样娇小了,爆发力的强悍和反应速度极快连他自己都没预料到!整整三年了,三年我的血枯竭再生,如此反复,每到月圆之夜,骨骼肌肉在不知明的力量下历练,头脑思维似乎可以看穿一切!只等这一天,我不再是以一个死人的名义活下去了,想到此李慕有点兴奋!他此刻要做的就是赶紧逃离!别墅有门禁,密码是权限着的指纹和瞳孔!李慕毫不犹豫的解了王凯的右胳膊!把王凯的瞳孔放在密码区,指纹和瞳孔信息在李慕的脑海里已有一个模型!把王凯和自己的衣服对调!身上的钥匙和手机钱包都拿了!一把火烧了这个别墅,李慕坐在王凯的路虎车上准备开走,还没开出别墅的院子里,突然砰的一声路虎炸了!熊熊烈火包裹着李慕,等火渐熄,李慕已面目全非!原来王凯左手有个远程自曝控制器,当有别人抢他车时,他可以起爆的,这个李慕没有预见到!别墅化为烟尘,等警察来时别墅内内有三具尸体,车外有一个好像还有生命体征!旁边还有身份证的残骸,显示是王凯!王凯的父亲听到这消息差点瘫坐在地上,他唯一的命根子可不能有闪失!苍天有眼!儿子还有生命体征!那些人死了就死了赔点钱了事,关于那个小孩,刚好可以摆脱那个任教授!开个生产线就开,总比弄个活人风险性大!现在最主要是救活儿子!李慕此时虽然面目全非,但并没有太重伤,他心想刚好可以以王凯的身份,以现在身体的修复能力应该能够活下去!尔等欠我的,连本带利全部还来!他心中记的指纹模型和瞳孔模型随着他异样的基因在重新塑造!月圆之夜更加强烈!凭着王氏家族的影响力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总之真相也没必要知道!钱有时候可以淹没真相,等以后王凯的父亲知道真相时,他或许更后悔当时拿钱淹没真相,因为他碰到的是李慕,一个棘手的李慕,一个基因异样的李慕,一个寻找真相的李慕!

序摇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序摇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说明163nvren.com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夜百合也有春天3章(第003章琴姐抽我一耳刮子)

    原标题:夜百合也有春天3章(第003章琴姐抽我一耳刮子)小说:夜百合也有春天第003章琴姐抽我一耳刮子我硬着头皮拨通了琴姐的电话。电话虽然通了,但是琴姐很不耐烦。她的嘴里哼哼着,发出忽高忽低的呻吟,我就知道她在干嘛了。琴姐总算明白我出了啥事儿,她就骂我,但是她在伺候人,一个老相好,正在欢快的当口上,马上就要到峰顶了,她哪能抽身走?琴姐叫我别急,这老头是有羊癫疯,她让我等一会,待会皇冠的二当家丁辰会来处理。我听人说,皇冠内部一些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儿一般都是他出面处理。虽然他在皇冠只入了一点小股份,但

  • 总裁,与你授受不亲3章(第3章 曾孙)

    原标题:总裁,与你授受不亲3章(第3章曾孙)小说名称:总裁,与你授受不亲第3章曾孙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苏涵都没有看到唐墨凌,她垂下眼眸,果然自己让他更加讨厌了。唐家的司机把她送到机场,因为留学是唐墨凌一人临时决定的,所以唐家其他人并不知情。苏涵拿着机票跟护照,转头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心里奢想着唐墨凌会突然出现。但是一直到机场广播响起,她也没有等到。苏涵嘲笑着自己的痴心妄想,随着飞机起飞的时候,她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默念着,“再见,唐墨凌,再见,阳城……”从离开的那天起,苏涵整整五年,没有回国

  • 豪门强宠:总裁太主动3章(第3章 勉强不来)

    原标题:豪门强宠:总裁太主动3章(第3章勉强不来)小说名字:豪门强宠:总裁太主动第3章勉强不来她昨晚刚刚回国,今天好不容易缠着慕亦琛出来吃饭,怎么能被轻易破坏?!苏瑶如同受惊的小鹿似得僵持在两人中间,慕亦琛攥的她手腕极疼,肯定已经青了。冬天的风冷冽如初,她被拽出来的急,外套都没来得及拿,此刻没被他拽着的那只胳膊环着胸,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完慕亦琛没在看许诺一眼,而是直接将苏瑶塞进了车里!“慕亦琛,许诺她……”她刚刚回国,他怎么可能把心上人晾在酒店?回应

  • 豪门囚笼:小妻不回头3章(第3章 办入学手续。)

    原标题:豪门囚笼:小妻不回头3章(第3章办入学手续。)小说:豪门囚笼:小妻不回头第3章办入学手续。离得近,那狰狞之物直直拍打在她细嫩的小脸蛋上,有些微疼。难道他刚刚回来时就.....?顾明颜无法思考那么多,紧咬着的唇瓣松开,颤巍巍的双手碰上那摸过,碰到无数次却让她极其痛恨的东西,凑了上去,张开鲜嫩的唇。似乎听到祁莫寒的闷哼声,大手按在她脑袋上。得到男人的默认后,顾明颜心里一松,闭上眼,假装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小嘴一点点的长大,头颅往下低,尽心尽力的服务着,企图让他满意。三年前顾明雅也不过才学

  • 爱是一生流离3章(03 逼婚)

    原标题:爱是一生流离3章(03逼婚)小说名字:爱是一生流离03逼婚因为我和隋家兄妹关系很近,隋氏和赵氏的生意慢慢开始合作着。隋家想让我和隋辛订婚,我一直拒绝。父亲也因为隋辛疯狂倒追我,竟然也开始和海城第一豪门摆起了架子。母亲只是严厉的管束我,不准我动半点男女之情,不准超过十二点回家。我依然和母亲住在郊区,没有住回赵家,因为母亲不准。我想,她大概也怕纸包不住火,她要的是赵氏股权慢慢转让给我,她要让父亲对她服软。而我,不过是她发泄恨意的工具而已。我慢慢长大,已经看懂,看透,再也不奢望这个母亲能爱我。

  • 从此无爱亦无痛3章(第三章 你没权利拒绝)

    原标题:从此无爱亦无痛3章(第三章你没权利拒绝)小说书名:从此无爱亦无痛第三章你没权利拒绝手术室外。安然瞥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傅景深,沙哑解释:“景深,我没有要杀林婉,是她要杀了我,而且林婉刚刚亲口承认,她不爱你,她……”“闭嘴!”她话还没说完,傅景深便直接打断。他伸手,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力气大的让她已经无法呼吸,小脸涨的紫红无比。她被迫踮起脚尖,小手不断用力掰扯他的大手,“景,景深……”“安然,小婉要是死了,我要你给她陪葬!”双眸赤红的傅景深,大手一挥,直接将她甩在地上。啪的一下,身子重重摔倒在地

  • 深爱更无声3章(03身败名裂)

    原标题:深爱更无声3章(03身败名裂)书名:深爱更无声03身败名裂同事们的眼神精彩纷呈。我感觉自己的呼吸系统都快要瘫痪报废了!气得接不上气。此时我真的后悔听了父母的话,从小跟严谨学不骂人。严谨何止是不骂人,他除了工作交流,几乎不跟人说话,也不跟我说话。我那些相对刻薄的言语,还是跟又妍学的。此时我急得要命,却只能如实回击。“这些年我没有花过陈源一分钱!他拿了结婚证就被调去了非洲,说单位奖金、绩效钱都没结,在国外生活太紧张拮据,我还给他打过好几次钱!他拿什么养的家!”陈母看我辩解,更是变本加厉的骂我

  • 爱你不过深情而已3章(第3章)

    原标题:爱你不过深情而已3章(第3章)小说书名:爱你不过深情而已第3章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星期。安好景去了医院检查,却发现没有怀孕,内心有些失落。“你是不是疯了,你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要怀孕,你是不是想死的更快一点?!”苏浅意在知道自己闺蜜都活不久了却还想着为江行云生孩子的时候,气得大吼。可是面前坐着的女人,脸色苍白,眼神却异常执着。“这是我唯一能留下的,他又不会不要的东西……”她的声音很淡,可是苏浅意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而安好景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她就不会再改变,这个女人骨子里,倔得很

  • 迟来的爱,不再稀罕3章(第三章兄妹乱伦)

    原标题:迟来的爱,不再稀罕3章(第三章兄妹乱伦)小说书名:迟来的爱,不再稀罕第三章兄妹乱伦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脚步几乎是被无形中的力量推着往前走,直到看到沙发上在静夜里纠缠在一起的人影。“芩芩,你的身体真美味。”声音沙哑,虽不是平时的模样,安怡还是一听就知道了那是顾池渊的声音。“池渊哥哥,你好坏哦,轻一点……”甜腻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喘息,娇嗔。这个女人……跟顾池渊纠缠在一起的女人是顾芩芩!安怡心跳越来越快,仿佛有只手在无形中慢慢扼住她的呼吸,让她浑身因为血液的停滞变得冰冷彻骨。她鼓足好大的勇气,

  • 情至深处人孤独3章(第3章)

    原标题:情至深处人孤独3章(第3章)小说名字:情至深处人孤独第3章坐到车上,楚延修直截了当的问我还有没有家人,我犹豫了下,摇了摇头,从陈清怡为了还清两万的赌债,将我卖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不能算是我妈了,我爸早就死了,也没有什么别的亲戚,现在的我孤家寡人一个。楚延修似乎挺满意我的状况,其他的没多问,就直接开车带我走了。我被楚延修领回一栋奢华的别墅,之后就被安排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我不知道自己被带过来是要做什么,我有点怕楚延修,可是在这个家里面他又是我唯一一个见的最多的人,也是我的债主!我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