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豪门第一甜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5 3:47:05 来源:网络 []

书名:豪门第一甜心

《002》 心情很郁闷

“算你走运!”待到男人走远,女人这才转过头,恶狠狠得瞪了一眼一脸歉意的冷语诺,气呼呼得蹬着高根鞋疾步走了。版权163nvren.com

冷语诺拍了拍心口,吓死了,还好运气好,这些有钱人没有为难她,否则光那女人身上的裙子,她就是去卖血也赔不起。

心口又是一阵难受,冷语诺再次冲进洗手间,狂吐起来。

将肚子里的东西尽数吐出来,这才感觉舒服了些,用冷水洗了把脸,望向镜子里的自己。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散在后肩,露肩白色连衣裙很修身,胸口的锁骨闪着性感的光泽。因为不胜酒力,脸上泛起好看的酡红,双眼迷离,平白的增添了几分独属于女人的可爱和味道。

镜子里的脸模糊起来,冷语诺有些懊恼,拼命得甩了甩头,踉跄着走出洗手间,都怪自己酒力不好,才喝一杯,便晕呼呼的碰不着北,整个派对从开始到现在,她几乎没有和一同前来的学长学姐们说上几句话,大家玩得很是疯狂,她只有远远观望的份,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少来为好,根本入不了流。

一想到唐泽和于茉莉跳舞的情景,冷语诺里又涌起一股酸,唐泽哥哥怎么可以只顾陪学姐,不管女朋友,以后,再也不跟他出去玩了!

外面的声音震耳聋,冷语诺一听到这喧嚣的声音,头又开始晕眩起来,眼前的景物晃动不已。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走道两旁有着一扇扇门,冷语诺手扶着墙,头重脚轻得一步一步往外挪,若现在有个地方可以躺下,她立马就能睡着。

正想着,手掌正好落在一扇棕色的门上面,门轻轻得开了一条缝。

冷语诺见走道上此时并无人经过,便歪着头往门里一探,门内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望了眼不远处的大厅,闪烁的灯光及喧闹的音乐正欢着呢,时间还早,先休息会吧。

侧身进了门,轻轻得关上门,将门从里边反锁上,透着窗户上昏暗的灯光,抓索着走向前,手触着长长宽宽柔软的沙发,将手里的包扔到一边,蹬掉脚上折磨了她整晚的高根鞋,往沙发上倒去。

“这么快就回来了?”

黑暗里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而此刻的冷语诺在碰到沙发的那一秒,便进入了梦乡,完全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

黑暗里一闪一闪的一点火花,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烟草味,随着小亮点一上一下,可见房间里早便有人进来了。

“怎么来了也不开灯?想玩得刺激一点?”男人戏谑得问着。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沙发上的人完全无声响,男人似乎有些不悦,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烟按熄,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声响,房间里亮起桔色的灯光,光线很轻很柔,仿佛只是一抺绿荫下的阳光,淡得看不清任何事物。

一个健硕修长的身影走了过来,背朝灯光坐在沙发边,昏暗的灯光照射着此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张扬着野性的魅力。

“居然是你!”

凌冀辰有些意外的望着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冷语诺,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弧起一抹魅惑致极的笑,声音低沉浑厚,富有令女人着迷的磁性。

灯光很暗,却无法遮住她这迷人的身材和脸蛋,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睑,鼻子小巧可爱,两片薄唇紧紧得抿着。她的睡容带着淡淡的笑意,娇嫩的肌肤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让人一看便忍不住想亲。半露的肩膀,象牙般的肌肤,白色裙子外的腿纤细修长,里面同样白色的小内内恬到好处的露出来。

望着这甜美诱人的睡容,忍不住伸出白皙手指划过沙发上沉醉的可人儿的脸颊。小说豪门第一甜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指尖划过,沙发上的人儿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低喃。

这低喃声无疑是一道致命的诱符,小腹突然涌起一股炽热,凌冀辰谔然,他竟对这个酒醉的女人有了反应。

起身,取过桌上的酒杯,重新坐下。

透明的玻璃杯中,半杯红色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流光溢彩。

凌冀辰轻轻摇了摇酒杯,递到嘴边,一饮而尽。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凌冀辰有些不耐烦得不时看着手表,这时,熟睡的冷语诺似乎做了个梦,呢喃着蹬了蹬腿,最后将一条白皙的腿架在了凌冀辰的腿上,不动了。

“女人,是你送上门的!”

室外一片喧嚣,室内却是另一番风景。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003》 让我送你吧

一身酸痛的醒来,瞳孔瞬间放大,面如死灰的将身上已经沉睡过去的身体推倒在地,昏暗的灯光下,银白色的十字架折射着刺眼的光芒。

冲出房间,外面依旧喧闹。

冷语诺狂流着泪,赤着脚挤出人群,跌跌撞撞奔出酒吧门外,跑出几百米远,直到听不到那喧嚣的音乐声,才停下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来往的路人站在不远处,盯着只顾埋头大哭的冷语诺,窃窃私语着,直到听到身边有人打110报警,冷语诺才站起来,抺着眼泪往前走去。

如同被抽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漫无目的往前走,眼中的泪如那断了线的珍珠,没完没了的往下掉。

糊里糊涂和一个男人发生了那种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吱!”

紧急刹车声划破夜空,路人纷纷侧目而视,冷语诺双眼空洞的坐在马路中央,白色的连衣裙撕开好大一个口子。

黑色的宝马随着刹车声停了下来,车门开,一位身着白色衬衫,戴着金丝框眼镜,很是斯文的年轻男子下了车,走到冷语诺的面前,一脸的歉意:“小姐,你没事吧?”

冷语诺双眼空洞的看不见底,麻木得摇了摇头。来自163nvren.com

“真是不好意思,撞着你了。”男子以为冷语诺吓坏了,一边道歉,一边小心得搀扶着冷语诺站起来。

冷语诺推开男子,神情呆滞得往前走,仿佛世间一切都在她眼里成了空气。

围观的路人,见无热闹可看,很快便散去了。

“小心!”随着一声急促的惊呼,男子伸出手拉住了冷语诺冰凉的手臂,将她攥了过来,一辆车呼啸而过。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男子这才注意到冷语诺极度异常的神情,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酒味,撕开了一条大口子的裙子,又见她打着光脚,头发散乱,精致的小脸满是泪痕,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

“我没事。”冷语诺将手抽离,定了定神,往对面走去。

男子望着冷语诺单薄的身子,快速上了车,驾着车跟了过来。

“小姐,撞到你我很抱歉,让我载你一程吧。”男子将车开到冷语诺的身边,摇下车窗玻璃,“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这么晚在街上,不安全。”

见冷语诺站着不动,男子拿过钱包,取出身份证递到冷语诺面前,“我叫曾子航,这是我的身份证,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让我送你一段吧。”

冷语诺定定得望着曾子航,他脸上淡淡却感觉很温暖的笑容,让她不自主的产生一种很信任的感觉。

在这绝望的夜里,唯一一丝温暖。

默默得坐到副驾驶上,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全身如火烧一般痛得钻心,可这些又算得什么?守身如玉十八年,最后却稀里糊涂得迷失了自我。

“小姐,请问你要去哪?”曾子航边开车边试探得问道。

“去明开商学院。”冷语诺木木得答道。

曾子航笑了笑,“原来你是大学生啊,读大几了?”

冷语诺的脑海里不断得闪现在酒吧的情景,痛苦得闭上眼,靠在座位上,脸朝外,不再说话,曾子航见她不愿回答,又笑了笑,不再多问,白皙干净的手指轻轻一按,一股干净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这是冷语诺最喜欢的古曲音乐,她虽说是90后,可偏爱这些古香古色的音乐,古曲音乐安静,能让人心绪平静,此时这音乐,正能安抚她受伤的心灵。

车子行驾一段时间,冷语诺睁开无神的大眼,望着窗户一闪而过的风景,随着景物越来越熟悉,突然坐直了身子,“停车!”

曾子航在靠路边缓缓停下了车,望了眼车窗外,转过头,“还没到呢,还有好几百米,我送你到校门口吧。”

“不要。”冷语诺拉开车门,连“谢谢”都忘记说,便提着裙子深一脚浅一脚得往前面的小区走去。

曾子航望着冷语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摇上车窗玻璃,转过车头,原路返回。

冷语诺走进小区,来到C幢电梯口,走进电梯,按下10,随着指示灯一节一节往上,她渐渐得冷静了下来。

出了电梯,来到105门口,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抺干净脸上的泪痕,伸出手便要按门铃。

《004》背叛, 很受伤

手停在半空,又放了下来。

这是唐泽在校外租的房子,唐泽和她是老乡,两人从中学便认识,为追随唐泽,她放弃了最喜欢的美术学院,来商学院就读,只为将来毕业后,两人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大学期间,唐泽也要求过与冷语诺偷尝禁果,思想相对保守的冷语诺拒绝了,想将来结婚后两人才发生关系,为此,两人还发生过冲突,可是,现在,她的清白身失去了,唐泽知道了,会原谅她吗?

经常看到一些关于这种情结的贴子,男人会很在乎女人这层膜,如果唐泽知道,她像宝贝一样守着的身子在酒吧让陌生男人占有,会不会像那些贴子里的男人一样,抛弃她?

踌躇着在门口踱着步子,她受到伤害,第一时间便想到唐泽,好想扑到唐泽怀中痛哭一场,可是现在,她又犹豫了,她很害怕,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唐泽。

“嘻嘻,你好讨厌喔!”

正万分纠结着,入口传来嬉笑声,似乎很熟悉。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么?”

另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冷语诺心头一紧,暂时忘记了如何向唐泽解释,慌忙跑到转弯处,悄悄得藏起来。

随着脚步声渐近,哗哗的开门声,嬉笑声一下转入门内。

冷语诺探过头,小心得往外面望去,直到走道恢复了宁静,这才蹑手蹑脚得走到105门口,门没关紧,轻轻一推便开了。

门后的世界不是她想象中的灯火通明,只见漆黑一团,心里又是一紧,小手紧握,为何于茉莉半夜三更会和唐泽一块回来?

“咯咯……你好坏啦……”

“宝贝,爱死你了。”

冷语诺站在黑暗中,听着这放荡的笑音及那吱吱叫的床摇动声音,瞬间天崩地裂。

也不知道是怎么下的楼,浑浑噩噩坐在小区的花园最隐蔽的地方,将头埋在腿上,无声得抽泣起来。

只是短短几个小时,她失去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也失去了她精心呵护的爱情,原以为,她会做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将最好的,最干净的留给她最爱的人,最后,却换来一无所有。

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有了。

仿佛被上帝抛弃的孩子,无助得独自躲在角落里舔着伤口。

冷语诺坐在小区里默默得流了一晚上眼泪,整整一个晚上不曾合眼,双眼又红又肿。

随着小区的清洁阿姨开始打扫,渐渐得,晨练的、买菜的及上班的都出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冷语诺站在C幢不远的黄果树下,静静得望着出口,唐泽每天七点半才会出门,她等他一晚上,只是想要一个说法,为何他会背叛他们多年的感情,为何要欺骗她,她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C幢出口上的大挂钟指到七点半的时候,唐泽出现在入口,身边,依偎着挂着一脸满足笑容的于茉莉。

“唐泽哥哥。”

冷语诺远远得叫了声。

听到呼唤的唐泽,抬起头,脸上的笑意僵住了,搂在于茉莉腰上的手试图缩过来。

于茉莉攥住唐泽的手,眉头高挑:“你知道怎么做的!对吗?”

唐泽的手掐了把于茉莉的腰,“女王放心,给我三分钟,我会处理得很干净。”

于茉莉满意得放开手,轻蔑得睨了眼如丑小鸭般的冷语诺,在唐泽耳边甜蜜一吻,“我去开车。”

豪门第一甜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第一甜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我的老公是罪犯3章(003 我的无奈)

    原标题:我的老公是罪犯3章(003我的无奈)小说名字:我的老公是罪犯003我的无奈齐文轩从萧翰的手中扯出自己领带,心里很清楚萧翰是在那他开涮,“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齐文轩整理着自己的领带,:“那女的挺固执的,想要从她身上直接突破很难,时间也不允许我们拖着,我已经给你想了别的办法,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了。”萧翰将腿放下,从椅子上站立起来,脚步踱到了窗边,透过窗户上的栅栏,正看见局子的大门口。萧翰夹着香烟的手指,指了指树荫下的萧楠,“那女人坐那干什么呢?”齐文轩走到萧翰的身边,“应该是没地

  • 黄泉探案3章(第三章 损兵折将)

    原标题:黄泉探案3章(第三章损兵折将)小说名字:黄泉探案第三章损兵折将我们几人同时退后数步,恍然大悟,由于光线太暗,而我又鬼使神差的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尸王尖长的牙齿,正咬在午阳的肩膀上。午阳不知是死是活,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胸口不见起伏,我吓得冷汗直流,尸王嘴里叼着午阳,二人基本上与山壁形成一色。尸王身上和脸上,都沾满灰尘,瘦耳嘬腮,就好像一副骨架上披了一张人皮。七叔当即发号施令,“铁头,想办法把午阳救出来。”铁头是个急脾气,话音未落,就已经动身,朝着尸王蹿了上去,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拳,尸王干

  • 邪咒鬼探3章(第三章 庄杰道长)

    原标题:邪咒鬼探3章(第三章庄杰道长)小说名称:邪咒鬼探第三章庄杰道长我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蹿上头顶,下意识转头看了看左右,没见有人啊!我父母一脸慌乱地看着这个阴阳先生的背影消失后,父亲回头拉着我,叫我赶紧收拾东西,今晚先搬到镇上住一夜。发生这种事情,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我在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没鬼没怪一事了,和母亲一起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家汉,心地比母亲还淳朴,我们忙活之际,他已经开始打电话通知村里人搬走一事。可最终没人相信,就连林雪儿的父母,也死活不走,他们抱着侥幸心理。夜里

  • 诡案七宗罪3章(第三章 :红衣女孩)

    原标题:诡案七宗罪3章(第三章:红衣女孩)书名:诡案七宗罪第三章:红衣女孩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我隐约中从那湿漉漉的头发中,看到了一个丑陋的面庞。那是一个人的面容。“呼”的一声!可还没等我近一步反应过来,突然之间,一团黑色的东西从白色身影的手中向我飞了过来。看着飞来的物品,我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向着一侧多去。飞来的东西,撞击在墙上,“砰”的一声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而那道白色的身影,居然在此刻飞奔起来,“咚”的一声打开了房门就向着楼下跑去。稍微愣了一下神之后,我看见了落在地上的东西。那是一个带着污泥的

  • 凶案现场3章(第三章 ‘专业’会所)

    原标题:凶案现场3章(第三章‘专业’会所)小说:凶案现场第三章‘专业’会所原因有三。1:天都市并不发达,这种娱乐场所少之又少,‘狼穴’的地理位置距离现场最近,剩下的几家夜店或夜场,最少路程都在60公里以上(抛尸位置没有经过刻意隐藏,如果不是‘狼穴’显然是脱裤子放屁。)2:‘狼穴’不仅是夜场,还包含多种娱乐项目,酒吧、DISCO、会所于一身,服务项目多种多样。3:此夜场曾受到多次群众举报,里面内容,肮脏杂乱,警方不止一次的突击搜查,抓获许多不法分子,但,狼穴仍没有倒闭。经久不衰,自然有它的道理,不

  • 徒罪3章(第三章 分岔路)

    原标题:徒罪3章(第三章分岔路)小说名称:徒罪第三章分岔路我询问她事情是否如我猜想的一样,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立马又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反应:“我当时的确特别激动,有想要杀死她的冲动,她说得话实在太过分了...”我看着她惊恐的表情,突然又笑了起来,让我内心一抖,我使劲地眯了一下眼睛,才发现刚才应该是我的错觉,她现在正低头抽泣。我回过神来递了纸巾给她擦拭,她抬起头的时候我还特地注意了她泪眼婆娑的双眼,整个脸都红了。“她当时说了什么话,导致你有杀意,你真的推倒了她?”我不知自己怎么了,突然变得有些迷

  • 殄官3章(003.噩梦连连)

    原标题:殄官3章(003.噩梦连连)小说:殄官003.噩梦连连三天后龙嫣的尸体出现在医院的太平间,没有人不知道是谁送去的,无论是谁也搬不走那尸体,最后请来了本地比较有名的道士,道士说他也请不走尸体,只能把尸体封印在冰柜里头,警告院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得打开那冰柜。当天陈叔以前的搭档辞职不干了,这事闹的众所周知谁也不敢去应聘那工种。院方请动老法医找到我,给我整了一大堆好处,譬如月薪八千,转为正式工,除了没有假期之外,享受一切医院该有的福利,还送一套两房一厅的经济适用房。想想也不错,便答应下来。我

  • 鬼魂的名义3章(第三章 你经历过绝望吗)

    原标题:鬼魂的名义3章(第三章你经历过绝望吗)小说名:鬼魂的名义第三章你经历过绝望吗等我走近后才发现原来她并不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是在低声的抽泣,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女人哭,顿时也没了对她下手的欲望!“喂,你哭什么?该哭的人好像是我吧!”我拍拍她的肩说道。但她并没有理我,而是继续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小声的哭泣,见她不理我我也不想自作多情,便准备找个地方离她远一点,省的我见了心烦!可是环顾四周这间黑屋也就不到五平方米,跟个牢房差不多,看来躲是躲不掉了,干脆席地而坐,靠在墙上想起逃出去的办法来。

  • 魍生殿3章(第三章 诡异噩梦)

    原标题:魍生殿3章(第三章诡异噩梦)书名:魍生殿第三章诡异噩梦门外一片漆黑。只有微弱凄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散在地上,在微冷的秋风吹动下透着冰冷的寒光。我看见地上有一件青色旗袍以及散落在地的女人的内衣,我走过去,认出了这件旗袍。这件旗袍就是今天早上美少妇穿的那件,我放在面前闻了一下,旗袍很柔软,上面还残留着美少妇的体香。我的男孩中不由的浮现美少妇那如同美人蛇一般的身材,让我不禁翩翩遐想。不过也只是想,面对这一地衣服,我有点不知所措,正准备要不要去问问美少妇的时候,我不经意瞟了一下楼梯口,我看见一道黑

  • 凶宅笔录3章(第0003章 鬼脚印)

    原标题:凶宅笔录3章(第0003章鬼脚印)小说名称:凶宅笔录第0003章鬼脚印这家中介公司表面上帮人买卖房子,不过现在出事的宅子太多,如果是好房子根本不愁卖,人家也不会花冤枉钱找人帮忙,这年头谁都不傻,按照何伟的说法,那些来中介公司的,要么是房子有问题,要么急着出手没有门路。“那和香有啥关系?”我还是没弄明白这里面的玄机,何伟看了看时间,然后给我讲了一段他经历过的事。何伟刚进公司那会,和我一样,啥也不懂,当时是老鬼带着他,正好赶上有人要卖房子,虽然他不懂,不过一看就看出来,就这笔买卖肯定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