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5 3:41: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

第2章 我答应会娶她

程家是滨海市最大的权贵,一家三代都是军人出身。版权163nvren.com程家的老爷子是开国元勋,在马背上打下了江山,是国内元老级的人物,虽然现在已经退隐,但仍以司令称呼。

程家现在的当家人程旭已经是大军区司令员,他的儿子程燕西更是军中最年轻的少将。所谓“程家一出手,滨海抖三抖”。

程家跟季家的渊源颇深,父母过世之后她就再没去过程家,只有程爷爷时不时来看她……

季凉甩甩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去了滨海市之后,先去看程爷爷,再去找房子住下,等开学报到的时候,再搬回学校,恩,就这样。

季凉闭目养神,却不知道,她的人生会因这次行程而彻底改变。

车子行驶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滨海市。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刚进滨海市,季凉的脑海里就闪过几个破碎的画面,遥远的记忆泛着黄席卷脑海。

军区大院的孩子的欢笑声,卫队做早操的呼喊声,妈妈喊自己回家吃饭的声音,爸爸爽朗的笑声……

“季小姐,到了!”小张的声音突然从副驾驶传来。

季凉刚睁开眼,已经有人打开车门,她拿着自己的包包走下车,抬眼一看,却是在一个小区里,四季景都。

“张大哥,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呀?”季凉疑惑。按理来说,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医院,或者程家所在的军区大院。

“没走错。是程司令吩咐的,他老人家在进病房之前吩咐我把您带到这里。163女人网这里,就是您的家了,房子在十层,房产证上写的是您的名字。”

“什么?”季凉大吃一惊,连忙说道,“不,张大哥,这太贵重了!告诉程爷爷,我不能要!”

“季小姐,这里距离京南大学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上学也很方便。”小张道,“司令他知道您不想住在大院里,特地给您买的。”

季凉抿抿唇,小声嘟囔,“那我也不能要。”

“司令说,季小姐如果不收,就算是绑也要把您绑上去!”小张一本正经,“如果季小姐不住在这里,我们警卫队就到学校守着季小姐,寸步不离!”

季凉一阵哑然,军人的脾气还真是倔!

“季小姐,请吧!”

“……好。”季凉咽了咽口水,跟着几人往楼上走。

十层的公寓已经完全装修好了,简约大方,是季凉喜欢的风格。163女人网

季凉的东西放在客厅,小张问道,“季小姐,钢琴放在哪里?”

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逆着光弹钢琴的样子,季凉看了看阳台周围,说道,“放在阳台边上吧,靠着墙。”

“是!”

东西随意的一放,眼看着就要天黑,季凉问道,“程爷爷现在在哪里?我想现在就去看看他。”

“好的。”小张点点头,带着季凉离开。

滨海军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重兵把守,程家一家人都守在外面等情况。

小张带着季凉赶到。

“司令员,季小姐来了!”

程旭转过头,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看了季凉半晌,说道,“小凉长大了,跟你妈妈长得真像啊!”

“程叔叔好!”季凉打招呼,隐隐约约记得这位程叔叔的样子。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恩,这么多年来过得怎么样啊?”

“一切都好。”季凉淡淡的笑了笑。

“哎呀,这就是小凉吗?长得可真漂亮啊!”一位五十岁左右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上前来,拉住季凉的手,说道,“一路过来辛苦不辛苦啊?”

季凉摇摇头。

“这是你陈阿姨。”程旭开口。

“陈阿姨好!”季凉叫了一声,心中已经明白,这妇人是程叔叔的续弦,她听程爷爷说过。

“哎,乖!”陈婷看着季凉,满心的欢喜。说明163nvren.com

“程爷爷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季凉担忧的看了一眼病房。

“医生说药效过了就能进去了。”

正说着,走廊那头又走来一个人,风尘仆仆,俨然是刚赶到医院。

“首长!”

“首长!”

季凉听到声音,转过头去一看,就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

这人穿着军装,一双黑色的军靴踩在脚上,迈着大步往这边走。他身形笔直高大,抿着唇,皮肤比小麦色更白一些,眉宇之间有着睥睨天下的霸气,萧冷的眼神仿佛能射寒星。

季凉承认,这十七年以来,她没见过帅得这么霸气的男生。

“是燕西来了!”陈婷叫了一声。

燕西?程燕西!

季凉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程燕西已经快走到她面前,眼前这个男人太强势。虽然在程爷爷那里听了无数关于程燕西的事,季凉始终没见过程燕西。因为程爷爷说,燕西那小子从小就立志当兵,季凉出生的时候,程燕西已经在军校了。

“爷爷怎么样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掠过季凉的耳朵,程燕西看都没看季凉,直直的走到程旭面前,“爸!”

季凉莫名的松了口气。

“恩。你爷爷他一会儿就醒了。”程旭指了指季凉,对程燕西说道,“这是你季凉妹妹,今天刚到,你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季凉……”

程燕西淡淡的转过头来,淡淡的开口,淡淡的看着季凉。

“你好。”季凉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程燕西瞥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看向病房,不再说话。

“那个,”陈婷有些讪讪的,问道,“燕西啊,小凉啊,我在家做的饭,你们要不要吃点啊?”

“不用了!”

“不用了。”

程燕西跟季凉齐齐开口,陈婷更尴尬了。

“我不饿。”程燕西又补了一句,眼睛的余光一直在季凉身上。

季凉浑身不自在,可以感受到程燕西的视线,却偏偏不敢跟他对视。

“司令员,少将,夫人,”医生走出病房,对着众人开口,“程老司令醒了,问季凉小姐到了没有。”

“到了!”季凉急急地开口,“我在这里!”

“程老司令请大家进去。”医生微弯着腰,打开病房的门。

几个人匆匆往病房里挤,程燕西走在最前,扑到床前,一把握住程老司令的手,语气焦急又恳切,“爷爷!我回来了!燕西回来了!”

季凉站在床侧,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燕西啊!”程老司令苍老疲惫的声音传来,他微微睁开眼,看着程燕西,“没有耽误你部队里的工作吧?”

“没有。”程燕西摇摇头,“爷爷最重要,就算耽误也要回来。”

“胡说!”程老司令拉下脸来,“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要遵纪守法,怎么能为了爷爷的事情就违反军纪呢!”

“爷爷说的是。”程燕西笑了笑。

“咳咳……小凉,小凉来了吗?”程老司令开口。

“程爷爷……”季凉有些哽咽,上前一步,连忙开口,“程爷爷,我在这里呢!”

“丫头啊!”程老司令颤巍巍的抬起手,季凉主动伸过手去,抓住那苍老枯槁的手。

“程爷爷,您没事了吧?”季凉问道。

“爷爷没事。”程老司令一手握着程燕西,一手握着季凉,突然将他们两个的手叠放到了一起。

季凉感受到程燕西手掌上的茧子和温度,吓了一跳。

“爷爷?!”程燕西也是大惊,慌忙要撤开手,却被程老司令拉住。

“别放开,爷爷啊,就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的。”程老司令突然咳了咳,“爷爷老了,有生之年,只希望你们能安定下来,这次让小凉过来,就是想让你们了了我的一桩心愿。”

什么叫安定下来?季凉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爷爷,您什么意思啊?”程燕西开口询问。

“爷爷希望你们两个能尽快完婚。”

“什么?”季凉抑制不住的叫了一声,结婚?跟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结婚?

程燕西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这件事,本来是想等到小凉满十八岁的时候再跟你们说。”程旭在一旁开口,“可是父亲的病情……没办法,只能这样匆忙的跟你们说。”

“你们的亲事是从小就定下的。”程老司令开口,对程燕西说道,“小凉手上的镯子,就是信物,是当年我送给老婆子的,后来传给你了你母亲,现在在小凉手上快戴了十八年了啊!”

季凉瞥了瞥手上暗金色的镯子,这个金镯子是自己从出生就戴在手上的,这么多年,流光溢彩未曾褪色,上面的花纹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只是她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定情,哦不,订婚信物!

“爷爷,这太可笑了!”程燕西抿着唇开口,“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凭借一个信物就决定两个人的婚姻?何况,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不管是什么年代,做下的承诺就要兑现!这是一名军人最起码的素养!”程老司令一下子拔高了声音,“这是两家人的事,是你过世的母亲和小凉的母亲早就定好的亲事!你父亲也是双手赞同的!”

“爷爷……”

“咳咳……”程燕西刚要说话,病床上的程老爷子突然咳了起来,饱经风霜的脸憋得通红,“我,咳……”

“爸!”

“父亲!”

“爷爷您没事吧?!”程燕西慌忙的顺着程老司令的后背。

程老司令一下子抓住程燕西的手,颤巍巍道,“爷爷就这么一个心愿啊!燕西,咳咳……”

陈婷站在一旁,眼眶泛红,已经小声啜泣起来。

“爷爷的日子不多啦,燕西,你忍心让爷爷抱憾离开吗?”

“爷爷,为什么是她?别人不可以吗?”程燕西抿唇问道。

“只能是小凉!”程老司令脸上威严不减,“咳咳,要是你不答应,以后也不要来看我了。反正我一个将死的老头子,能活一天算一天,咳咳……”

程燕西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喉结滚了滚,转头看向季凉,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中没有任何感情。

仿佛天人交战般,屋子里的人都等着程燕西开口,最终,他还是点头了,说的云淡风轻,“好,爷爷,我答应你,我会娶她。”

第3章 你为什么不死

季凉的眼睛倏地睁大,反瞪着程燕西,浑身僵住再动不得半分。

“好好好,咳咳……”程老司令终于放心,笑了笑,“丫头啊,你怎么说?”

“我……”季凉皱了皱眉,“程爷爷,我还很小啊!”

“不小了,燕西的奶奶嫁给我那时候也才十八岁,跟你一样。”

“是啊,”陈婷笑道,“燕西比你大,知道疼人。”

季凉看了程燕西一眼,眼前这个男人,从上看到下,没看到一点他会疼人的样子。

“丫头啊,燕西都答应了,只等着你点头了,你想让爷爷求你吗?”

季凉心中一阵烦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程爷爷的压力,姑母一家说不定会怎么折腾自己,如今老人家卧病在床,就这么一个心愿,自己按理说应该答应,可是,结婚啊!她还是个孩子,结婚对她来说太遥远了!

“丫头啊,燕西是个好孩子,把你交给他,爷爷也放心哪!”程老司令又开口,“这么多年你一个娃娃过生活,结婚了就有咱们程家护着你啦!”

季凉还在犹豫。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可你跟燕西的婚事是你父母答应了的,”程老司令苍老的脸上有一丝动容,“他们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不希望你孤孤单单的。你要是不答应,爷爷我到了地底下也没法跟他们交代啊!”

“程爷爷你……”季凉咬了咬唇,“我,我答应就是了。”

“好孩子,好孩子!”程老司令终于笑开,握着程燕西和季凉的手,久久没有放开,“等小凉一到十八岁,你们就去登记!”

“行。”

“程然没有来啊?”程老司令扫了一圈病房,淡淡的问道。 程燕西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皮一跳。

“小然,她,”陈婷颇为不自在,解释道,“她还在国外学习,回,回不来……”

“哼。”程老司令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来就没来吧。”

季凉大脑中思绪飞转,程然,程燕西异父异母的姐姐,是陈婷嫁过来时带来的女儿,比程燕西大一岁。程老司令一向不待见她。

程老司令说了没多会儿就睡过去了,几个人悄声走出病房。程旭因为突发急事先行离开。

季凉手心直冒汗,程燕西手掌的温度久久消散不去。

“季凉。”

“恩?”季凉听到程燕西叫她,连忙回神,一看走廊里已经没有人了,“有事?”

“你什么时候成年。”程燕西单手插在口袋里,盯着季凉,似乎有些不耐烦。

“还有几个月。”

“我要具体时间!”

季凉淡淡瞥他一眼,“十月八号。”

“好,我们就那天去登记结婚。”程燕西果断的下达命令。

“结婚?”季凉微微蹙眉,“真的要去结婚?”她还不想结婚啊!

“不然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吗?”程燕西勾了勾嘴角。

“可是我们两个才刚见面……”季凉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

“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程燕西哼了一声,“我要娶你纯粹是为了爷爷,爷爷的要求我不可能不答应,娶你,只是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

“然后呢?”季凉不复刚刚的慌张,心里莫名轻松,“你究竟想说什么?”

“就算结婚我也不会爱上你。”程燕西眼神冰冷,有些飘渺,“爷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医生说撑不过三年,如果……如果爷爷去世,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

“好。”季凉应下。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对不住程爷爷,可是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这么多年来程爷爷对我一直很照顾,他老人家的心愿我会尽力达到,”季凉继续说道,“只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手上的镯子还是我的。”季凉淡淡的开口。从小看着这个镯子长大,又加上母亲的熏陶,让她对设计珠宝首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才选了如今的专业。这个镯子要是收回去,她可不干!

程燕西看了眼她纤细的手腕和暗金色的镯子,没有说话。

“这个镯子是你母亲送给我的,”季凉呼了口气,想要说服他,“本来你也没有权力收回去。”

“不要提我的母亲!”程燕西忽然发狂,猩红着眼,一掌拍在季凉身后的墙壁上,恶狠狠地盯着季凉,“你有什么资格!”

季凉吓得倚在冰凉的墙壁上,嘴唇有些颤抖,“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程燕西嗤笑一声,“你忘了十年前的车祸吗?”

季凉眼睛猛地睁大,看着程燕西,就像在看一个恶魔。

“十年前的车祸中,她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程燕西咬牙切齿,拳头狠狠攥起,一字一句的开口,“因为那场车祸,我的生活全都变了!天翻地覆!季凉,是你母亲害死了我母亲!”

季凉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程燕西的话像刀剑一样刺进胸膛。他说,自己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

“我恨你们季家的人,可惜季家只剩你一个了!季凉,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父债子偿……

程燕西说完,大步离开,可他的话还在走廊里久久挥散不去。

不顾陈婷的挽留,季凉坐着小张的车,执意回到四季景都。

她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一直泡到水凉了,才裹着浴巾走出来。

季凉站到镜子前,擦了擦上面的雾气,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到后背上两条丑陋的扭曲的疤痕倒映在镜子里,疤痕几乎贯穿季凉的整个后背。

这是车祸那天留下的泯灭不掉的印记,改变她命运的那天历历在目。

“妈妈,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八岁的季凉坐在车子后座,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瓢泼的大雨将视线全部遮挡。

“去我们家呀!”回答她的是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程燕西的母亲,她转过头来,笑着说道,“今天你燕西哥哥回家,我们去看看他,小凉你一定会喜欢燕西哥哥的!”

季凉抬起头来,甜甜一笑。

“可惜天公不作美啊,这么大的雨,我都有点不敢开了。”驾驶座上是季凉的妈妈。

“没关系,开慢一点就可以了!”

铃铃铃……

车子行驶到怡海南路,温暖的车厢中,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似乎有些急促。

“你开着车,我帮你接电话!开免提,你就可以听见了。”副驾驶上的女人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喂?”

“夫人,不好了!”听筒那边传来季凉父亲的警卫员慌张的声音,“季政委出事了!出任务的时候中了两枪,现在……”

“什么!”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季凉的母亲把着方向盘,一张脸煞白,转头冲着电话喊,“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

“在滨海……”

“小心!”警卫员还没说完,程燕西的母亲就忽然尖叫一声,声音之大,几乎穿透季凉的耳膜。

“吱……砰!”

警卫员的声音埋没在巨大的轮胎摩擦和汽车相撞的尖锐声中,季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身子先是重重的撞在前座的靠椅上,然后整个人随着车子翻了好几翻,最后被狠狠的甩出车子,倒在路边。

季凉以为自己会死的,后背疼得几乎像是裂开了,可究竟是她命大。

“妈妈……”季凉挣扎着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瓢泼大雨打在身上,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看到十几米开外正冒着烟的车子,车顶朝下,车轮朝上,车头已经撞烂。

沥青路面上混杂着血水和雨水,季凉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双手艰难的撑着地站起来想要往车子那边走,可刚走了一步,她小小的身子就轰然倒下。

“啊……”

镜子前的季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又睁开,擦干了身上的水,往卧室走去。

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程燕西的话又一次回荡在脑海,季凉嗤笑了一声,原来这世上有人这么恨她。可程燕西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

因为后来季凉才知道,他们出事的那天,父亲也没有被抢救过来。

一夕之间父母双亡。

父亲中的那两枪是替程燕西的父亲挡的,一命换一命好了。程燕西凭什么恨他季家?

第4章 这是我孙媳妇

滨海西郊的墓园里,季凉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包了几束菊花,拿着往父母的墓碑前走。父母的墓碑挨着,在一处山坡上,在那里,几乎可以看到整个滨海市的风景。

走了十来分钟,就看到墓碑,季凉上次来的时候是二月底,因为高考倒计时一百天,学校采取封闭式教学,人都出不来了。

“爸妈,”季凉将两束菊花分别放在父母的墓碑前,低垂着眼,拔着石头缝里冒出来的杂草,说道,“高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全市第二,报了京南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但是我肯定能去的。你们的女儿是不是很棒啊?”

“还有,最近程爷爷身体不好,我就搬来滨海市了。初中的时候我就想回滨海市了,想住在咱们以前的家里,谁知道咱们的大院被拆了,我气得要死……这次程爷爷帮我买了房子,在学校附近……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来看你们了。”

“爸妈,你们给我订了娃娃亲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你们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啊!”季凉似是撒娇般开口,“程爷爷突然告诉我,我都吓坏了。程燕西啊,他那么凶,还那么老……他比我大九岁,我不想嫁。”

说完之后,季凉又笑了笑,道,“我就是抱怨一下,不会真的任性不嫁的,你们在那边可别担心。我很好。”

说了不知多久,季凉跟父母告别,拿着剩下的一束菊花往墓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远处,是芸阿姨,程燕西的母亲的墓碑。

“芸阿姨。”季凉走到墓碑前,轻轻把菊花放下,看着照片里年轻漂亮的女人叹了口气,“芸阿姨,对不起。当年的事,请不要怪我妈妈,相信她如果知道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一定很愧疚的。”

“程燕西,我也不怪他,因为我知道失去父母的痛苦。我听程爷爷说过,自从陈阿姨进了程家,程燕西的性子就变得更加捉摸不定。”

“他怪我妈妈没关系,芸阿姨,请您一定要原谅我妈妈。”

一阵微风吹来,季凉的眼眶里有些酸涩。想起程家,她就想起过世的父母。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逃避着程家,她以为成年了就可以不用程爷爷的帮助了,谁知道,她还是逃不开。

季凉走出墓园的时候,小张还等在外面。

“张大哥,辛苦你了。”季凉快步走过去。

“司令下的的命令,我只是按规矩办事,不辛苦。”小张规矩的开口,“季小姐上车吧。”

“好的。”

坐在车上,季凉问道,“张大哥,你以后不会这么一直跟着我吧?你是程爷爷的警卫员,一直跟着我,我心里很不安的。还有,这车子实在太夸张了,我……”

“我知道。”小张笑了笑,“司令说,因为季小姐刚到滨海市,人生地不熟,先让我跟着您几天,等您熟悉了,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季凉舒了口气,“谢谢你,张大哥。”

季凉直接让小张把自己送到医院,今天的程爷爷的气色好多了。

“程爷爷!”季凉刚进门就开口。

“小凉来了!”程老司令一笑,招呼道,“快过来,过来这边。”

“恩。”季凉坐到床边,拿出一个蓝色的卡通食盒,“程爷爷,这是我给您做的午饭,您看看要不要尝一下,可能不太好吃。”

程老司令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好好好,我孙媳妇做的肯定好吃。”

看护一听,连忙在床上摆好小桌,把食盒接过来。

季凉脸色有些红,程爷爷的一声‘孙媳妇’让她听得别扭。

“小凉啊,以后就别程爷爷程爷爷的叫了,以后跟着燕西直接叫爷爷。”

“……好。”季凉点头,医生说,程爷爷的火气大,凡事要顺着他的心来。

咔哒。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程旭、陈婷、程燕西三个人排着进来。

程燕西依旧一身军装,帅气逼人。

“小凉这么早就来了啊!”程旭笑了笑。

“程叔叔,陈阿姨……”季凉站起身打招呼,自动忽略那最后一个。

程燕西冷冷的瞥了季凉一眼,似乎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走到床边喊道,“爷爷。”

“燕西来啦?”程老司令笑着,看着小桌上摆的饭菜,冲众人道,“燕西过来看,你们都过来看看!都过来看,这是我孙媳妇给我带的午饭!三菜一汤,有粥有饭,色香味俱全。燕西啊,你看看小凉多贤惠,你这小子有福啦!”

季凉只是迎着程爷爷的话微微一笑,因为有程燕西在,她的眼底还是冷冷的。

“是啊,小凉人长得漂亮又心灵手巧。”程旭含笑点点头。

“跟小凉做的饭菜一比,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陈婷也笑着夸了一句。

“陈阿姨您这样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季凉客气的说道,“都是平常自己做来吃,也不管好吃不好吃,能咽的下就行,就怕爷爷吃不惯。”

程老司令一听,脸色顿时沉了,想起她受的苦,拉着季凉的手,“以后想吃什么尽管跟爷爷开口,不想自己做,爷爷就派个炊事班给你。以后,凡事都有爷爷。”

十年来,程爷爷都是这么护着自己的。

季凉点点头,“爷爷对我好我知道,谢谢爷爷。”

“哎,好好。”

“那爷爷您快吃吧,尝尝好不好吃。”

程老司令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对了,燕西,”程旭开口问道,“你跟小凉决定什么时候结婚了吗?”

“十月八号。”程燕西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怎么这么晚?”程老司令皱眉。

“已经是尽可能的最早了。”程燕西面对自己的爷爷,语气虽然还是很硬,可终究不那么冷了,“她十月八号那天成年。”

“那敢情好,”陈婷笑道,“十月八号是个好日子,早点安定下来,给父亲冲冲喜。”

“燕西啊,”程老司令开口,“你那个结婚申请要尽快着手申请,还有程旭,你给我麻利点办下来,耽误我孙媳妇进门可不行。”

“好的,父亲。”

“是,爷爷。”

“小凉啊,离你开学还有段时间,你打算干什么呀?”陈婷问道。

“我……”季凉刚要说自己打算找份兼职,又一想,说出来程爷爷肯定不同意,于是脑袋一转,说道,“我准备到滨海市四处转转,一边熟悉环境一边写生。”

“写生?”陈婷优雅的笑了笑,“小凉学美术吗?”

“恩,一直在学。”季凉淡淡的笑了笑,“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

设计专业,设计师……

“程燕西,我以后会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设计师!”

“你的处//女作我要定了!”

“嘿嘿,好!肯定是你的!”

记忆的片段突然出现在眼前,程燕西一愣神,心弦像是被羽毛轻轻地撩拨了一下,又连忙回神。

“小凉啊,你跟燕西就要成婚了,也该好好处处对象,你们年轻人叫什么来着,”程老司令一脸纠结,“哦,对,叫约会!”

“父亲懂得还不少。”程旭难得开一次玩笑。

“部队里事情太多了,我没时间。”程燕西无声的拒绝。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重要任务,你不会放权给你手下的人吗?!”程老司令几乎吹胡子瞪眼的说道,“我以司令的身份命令你,好好跟小凉约会!”

“是!”程燕西立刻起身,行了个标标准准的军礼,“司令!”

季凉目瞪口呆。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只欢不爱 或 军官老公太冰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2章

    原标题:穿越之巫女养成记2章小说书名: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第二章:原身的能力苏灿灿不由得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忍。不过她现在冷的厉害。实在是太冷了,不由得整个人朝着妇人不算多温暖的怀抱里蜷缩了一下。妇人见状,哭的更厉害了。“哭,哭什么哭?凭白丢人。”她的便宜爹爹生气的一甩袖,带着二老婆走远了。村长见状叹了口气:“去吧,孩子冻了一整晚,眉毛都结冰了,记得不要让她一开始就接触热水,容易烫坏,先在屋子外晒晒太阳,寒气去除的差不多了,再往热水里送,啊?”刘氏见状忙掉着泪点头:“村长,我知道了。”“好了好了,都没事

  • 灵魂医师2章

    原标题:灵魂医师2章小说:灵魂医师第二章诡客午夜钟声响起,现在,已经差不多快要凌晨一点钟的时候,大街小巷早已空无一人,黑灯瞎火,但是,长生巷,13号诊所内,此儿科依旧亮堂着大灯,依旧没有要熄灯关门的意思。13号诊所,虽说是一家诊所,但是诊所内没有任何药味,反倒是飘荡着一股说不出名字的花香气息,屋内洁白的墙面,洁白的沙发,洁白的办公桌椅,清一色的素白,单调的很,不过在窗台上养着的几盆花,此刻却正开的碧绿鲜艳,在这清一色的素白装修中,倒是显得很扎眼。屋内,一名浑身白色西装领带,看样子有二十七八左右的

  • 霸道巨星是竹马2章

    原标题:霸道巨星是竹马2章书名:霸道巨星是竹马第二章告诉你一个秘密“次卡——”刷卡机的清脆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惊到了原本在埋头苦干的时初雪。谁?大晚上的,都下班了来公司干什么?该,该不会是小偷吧?想着,时初雪不自觉的抓起手机,向办公桌下面躲去。“啪嗒,啪嗒。”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一声声清脆的脚步声像是一只恶魔的手紧紧的抓住时初雪的手,而且越握越紧。时初雪颤抖着手,打开手机,点开微信,点开闺蜜申瑾然的头像:然,快救救我,有人入室偷盗。发完还不忘将自己的位置共享给了申瑾然。“谁在里面?”一个充满磁性的

  • 倾城皇夫2章

    原标题:倾城皇夫2章书名:倾城皇夫第1章错误的姻缘沧澜王朝六十一年,正值第三代帝王韧帝云修谨执政,王朝一片兴盛,百姓安居乐业。此时距离旧朝大月灭国已有六十二年。这一月沧澜的王都一片喜庆,原因是他们的二公主云盛华大婚。二公主云盛华是韧帝最疼爱的女儿,此番被韧帝指给了当朝左相之子慕长枫。公主之尊,慕长枫被招为皇家驸马。说起这慕长枫,其实朝廷里见过的人并不多。因为他并未取得半点功名步入朝堂,人称他为云河才子,才华横溢,公子无双。但提起慕长枫,大多人会叹息。虽然他才名在外,但是这位左相之子天生体弱多病,

  • 杀神府2章

    原标题:杀神府2章小说书名:杀神府第二章:夏轩第二章:夏轩庞大的皇家议事厅中,夏刹高居首位,在其前方放置着一封信。夏刹目光冷冽,直盯着那封信,在其周围,无数帝国隐秘高层安静地坐着,许多人脸上都挂着慵懒,在座的无一不是对帝国有过重大贡献的人,在帝国享福的他们早已不理国事。场中一片寂静,无一人敢发言。星北帝国崇尚武力,夏刹年轻时本是九皇子,与皇位无缘,可是其天赋极高,仅仅十五岁便已是帝国数一数二的高手,二十岁便成了帝国武功前三者,如今更是帝国第一人。然而那位年仅十几岁的孩子却能轻松打败夏刹,不难想象

  • 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2章

    原标题: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2章小说书名: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第2章我不是冲着你来的我喘着粗气忙往后退了几步,几缕发丝粘在了嘴唇上,每呼吸一下都弄得皮肤痒痒的。那个女人却顺势倒在江子寒的怀里捧着被我打伤的地方一阵哭诉,眼睛死死瞪着我,一副恨不得将我剁碎嚼烂的恶毒模样。“子寒,这是哪里的疯子!为了你我受什么样的委屈都无所谓,但是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你还怎么在恺城混下去啊。”那个女人委屈巴巴地倒在江子寒的怀里诉苦,句句都是为他着想,将所有的错处都推在了我的身上。江子寒一把将她推开,阴

  • 医女素心在玉壶2章

    原标题:医女素心在玉壶2章小说名:医女素心在玉壶卷二元宵佳节初遇郎“啊,大哥哥不好意思。”温素心在找着红豆,没留意突然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里,一抬头却是一张惊艳的脸,在那帽檐下露出来的眉如收剑入鞘般刺进两处的鬓发,目若星辰,鼻梁高挺,一双薄唇下正好是硬朗好看的线条,宛如温素心小时候在家里看的漫画书的男主角一样,让人忍不住就迷晃了眼。真是好看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突然觉得这个公子用帽子把自己的相貌遮住了真是一种特别明智地选择,不然的话这个灯市估计可以喧闹得可以。她吓了一跳,赶紧行了个礼

  • 君上,请平身2章

    原标题:君上,请平身2章小说名:君上,请平身002.不堪回首三十天后,夙沙烈焰再次找上我,还再次死皮赖脸地提出要求:“姑姑,小焰要学射箭!”“你师父在那儿!去找他!”我随意一瞥,某棵大树枝干上,斜躺着一“桃花妖”,慵懒而美丽,睡着的妖孽,更迷人了。“可是,他好像很忙……”夙沙烈焰看向大树,委屈巴巴地对着手指。“最后一次!”我皱皱眉,终于,下定了决心。“嗯!”夙沙烈焰咧嘴一笑。然后,我再我其师职责,授予他射箭之术,对于这项技能,夙沙烈焰竟然并未表示出惊天之才,倒是实打实地学习了数月之久。对此,我不

  • 水沉香2章

    原标题:水沉香2章小说:水沉香第一章死而复生七月,炎炎烈日,金蝉聒噪,幽深的竹林密不透风。小茅屋内有一个热气升腾的木质水缸,里面全是黑乎乎的药水,沉香已经在这里整整泡了两年。起初,她是完全不能离开水缸半步,更别说从这茅屋中出去了。后来她想到一个好办法,在水缸中加一个盖子,中间凿出个圆洞,这样,除了头和脖子以外,身体都在水缸之中。这样她就可以凭借自身之力,推倒水缸,滚出去了。虽然能离开茅屋,但是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吓坏了许多来山中采药的或者打猎的人。他们可能没见过木桶会说话。说以,往往她一张口,所有

  • 腹黑娘子萌宝贝2章

    原标题:腹黑娘子萌宝贝2章小说名字:腹黑娘子萌宝贝002月光下的光腚爷们吃饭的话,就让这男人跟着寨子里的其他人一起吃吧,但是这饭钱嘿嘿。夙漓歌不怀好意的看了白芷浩后面的车马一眼。“……”白芷浩十分的无语。“娘亲,他是我拐来给你当夫君的。”夙晨曦适时插了一句。“嗯?夫君?”夙漓歌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看着白芷浩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的一个字:“丑。”此时的白芷浩,怎么都沒想到,他面前的这个女人会是这么的毒舌,一时间就觉得他自己好似掉进了冰窟窿一样,从头凉到了脚尖。“我也这么觉得的。”某宝再次神补刀,笑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