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召唤者的游戏20章

2017/11/4 21:46: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召唤者的游戏
第20章激战

人的身体是世界上最大的宝库,一位能人十分坚信这一点,终于在他的努力钻研下掌握了血液的秘密,然而这种能力也让他变得极度渴望鲜血的味道,因此他犯下了滔天的杀戮,上帝大为震动,认为这是一种不详的能力,诅咒其进入地狱。推荐163nvren.com

——《西方宗教中的地狱》

血月,大凶之兆。

静默看着一切的刘洋嗅着空气中的淡淡的血腥味,嘴角掠过一丝满足的微笑。

“你怎么来了?”

刘洋没有回头,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黑暗说道。

王清随缓缓从黑暗中走出,说道:“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所以我来了。”

刘洋淡淡的说道:“你既然来了,就把这收拾一下吧!”

王清随轻笑一声,说道:“原来我一直都是收拾残局的啊!”

只见王清随遥遥一指躺在地上的伊泽,一道充满了邪恶气息的黑色光团从指尖飞出,没入伊泽的体内。

就像是被泼上极具腐蚀性的液体,伊泽的身体慢慢的融化成点点黑色星芒,被微风一吹,顿时无影无踪,丝毫看不出之前这里有人死去的痕迹。

夜,冰冷,没有因为得到或失去而动容。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你来了,那我就走了!”刘洋看都不看王清随一眼,便沿着来时的路返回,而王清随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待到刘洋和王清随快要擦肩而过时,刘洋眼中妖异的红光大盛,十指成爪,猛然掏向王清随的胸膛。

倘若这一击击实,刘洋定然将王清随怦然跳动的心脏掏出。

但王清随却只是冷笑,全然不顾刘洋即将到来的攻击,依旧定定的站在原地不动。

刘洋只觉得脚下突然升腾起一股荒芜腐蚀的气息,内心响起警兆,立马腾转身形,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片刻之后,刘洋原本所站着土地轰然爆裂,腥臭的黑色光点四处飞溅,落在刘洋的红色T恤上,渐渐消失不见。

刘洋邪魅的一笑,原本苍白的面容逐渐变得红润,瞳孔中的红光浓郁得仿佛沾满了鲜血。召唤者的游戏20章

刘洋遥遥用手一抓,王清随只觉得体内的血液快速地奔涌,仿佛下一刻就要失去控制爆体而出。

这非人的痛楚放在一般人身早就满地打滚痛苦哀嚎了,但王清随脸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表情,脚尖一踏,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向刘洋。

速度很快,快得一般人看见王清随的拳头落在身上时才想到要去闪避抵挡。

刘洋轻蔑的一笑,指尖血液飞溅,一道温热黏稠的猩红色血液呼啸着喷射到王清随脸上,后者下意识的一眯眼睛,一只如钢铁般的利爪已经猛然没入胸膛当中,温热的血液溅射了刘洋一脸,斑斑点点,甚至狰狞。

王清随抓住了刘洋那深深没入自己胸膛内的右手,口中玩味的说道:“我抓到你了!”

顿时,以王清随为中心的脚下土地突然蒙上了一层腐蚀酸臭的黑雾,时不时传来的痛苦哀嚎声透过耳膜直钻大脑。

一双双仅剩下白骨的手钻出土地扣住刘洋的脚踝,力道之大,竟让刘洋一时间动弹不得。

王清随死死盯着刘洋的血色双眸,阴笑的说道:“我真想听听你在临死前的最后一次呼吸。163女人网

“抱歉,你应该是听不到了!”

刘洋右手猛然爆发出一股巨力,将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从王清随体内扯出,左手屈肘轰击在王清随的头部,直接把王清随打得身体一个趔趄,差点站不住身体。

刘洋双腿化作一团血流,很轻松的摆脱了骨手的抓握,退到了一旁。

王清随向前探着双手,挣扎的说道:“还给我!”

刘洋得意的凝视着手中不时在跳动的心脏,心脏外面迷蒙的缭绕着一层黑雾,鲜血滴落。

每一滴鲜血滴落到地上,都变成了一抹黑色光点钻入大地之中。

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着,而心脏的每次伸缩都吞吐出一团黑雾,当黑雾完全消散在风中之时,心脏也完全停止了跳动。

刘洋右手用力一握,停止跳动的心脏便化作一摊碎肉,伴随着鲜血飞溅。

王清随双眼圆睁,面有不甘的软倒在地,一动不动。召唤者的游戏20章

刘洋静默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王清随,半响之后才说道:“装得一点都不像,起来吧!”

原本一动不动的王清随一个鲤鱼打挺,姿势十分帅气的摔了下去,然后才迅速的爬起来,说道:“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刘洋很绅士的笑道:“打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王清随刚要说话,却意外的发现刘洋身形犹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王清随暗道不妙,可为时已晚,刘洋从侧方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踹中王清随柔软的腹部。

王清随脚步踉跄,直接撞上了背后的墙。

刘洋正要趁胜追击,不料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无数画面碎片。

渴望血液的焦虑,地狱火焰燃烧身躯的炙热……

一切都转变成痛苦的情绪在身体内蔓延直至四肢百骸,正要进行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放慢。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一股荒芜腐蚀的气息在刘洋脚下爆发开来,道道黑色光点钻入刘洋体内,把刘洋的部分血肉腐蚀散发出腥臭难闻的气味,随后就被汹涌奔腾的血液淹没。

刘洋双眸中血光愈加妖异,王清随动作一缓,血液如不要钱般疯狂的从他胸膛洞口处迸射而出,化作一道血流没入刘洋体内。

血腥味愈发浓重,月亮上的血色更加浓重。

北门处的理工楼内一片漆黑,仅有楼道中亮着几盏昏暗的灯。

理工楼远在研究生公寓几十米之外,外面是一片荒芜许久的土地,昏黄的路灯都照不透这里浓郁的黑暗。

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手拿着一盏强光手电筒在楼道中穿行,手电筒的穿透力极强,很能清楚的照亮阴郁的黑暗。

理工楼是校内老师办公的地方,白天还好,到了晚上除了偶尔借用一下教室的学生们会过来,基本上就没有其他人了。

周围太过安静,空气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再加上保安下午时看了一部日本的恐怖片,让此时的他心中有些惊惧不安。

想象力是惊惧的根源。

保安不过在里面呆了几分钟,便开始疑神疑鬼了。

咚,咚,咚……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从黑暗深处传来,声音很轻,就像是谁怕被发现一般用指甲尖在轻轻的敲着,在黑暗中显得十分诡异。

保安大着胆子问了一声,道:“是谁?”

敲门声停下了,保安害怕得本想离开这里,但碍于保安的职责,他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脚步声在楼道中回响,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保安的心跳上,焦躁不安。

敲门声再度响起,保安确定了声音的来源,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哆哆嗦嗦的拧开门把,用强光手电筒往里面四处探照,却什么都没发现。

桌椅摆放得很整齐,陈设的物品没有凌乱,窗户也反锁得好好的。

保安心神稍松,暗道是自己在吓自己。

咣!

紧张的保安被吓了一跳,回身看去,却愕然发现门关上了。

窗户紧锁着,没有穿堂风,门怎么会无缘无故关上呢?

保安脑海里浮现过恐怖片里的几个恐怖情节,惊慌的用强光手电筒朝四周照了照,生怕有什么东西从黑暗里窜了出来。

庆幸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保安赶紧去拧门把手,想要离开这间办公室,却惊恐的发现门打不开了。

冰冷,抖动。

整间办公室莫名的开始抖动,摆放在墙边的书柜所放置的书不断的往外掉落,桌子上的物品都晃动着一点一点挪动。

地震了吗?

A市处于地震带,所以发生地震是很正常的事情。

保安再次拧动门把手,门依旧纹丝未动。

地震呆在屋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既然门打不开,那么就走窗户。

反正这才二楼,跳窗户时只要做好未必动作并不是很危险。

保安拉开窗户,往下看了一眼,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是二楼,但一般办公楼的一楼设得都比较高,理工楼也不例外。

保安忖道:其实躲在结实的桌子底下也是可以的。

正当这时,保安惊愕的发现,四周的墙壁似乎在慢慢向里面运动,不一会功夫,另外三堵墙壁仅有三四米之遥,而且还有继续收缩的趋势。

卧槽,真的见鬼了。

保安稍微犹豫了一会,墙壁已经压缩到了窗户下方的办公桌左右,木质的办公桌发出吱呀的令人牙酸的扭曲声,仿佛下一刻就要碎裂开来。

保安此刻哪敢犹豫,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砰!

尘土飞扬,血腥味染红了这片黑暗。

“嘿嘿,死亡的气息,真想让人高歌一曲!”原本失去大量血液而皮肤苍白的王清随睁开了双眼,慢慢的从地上站起,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全身上下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直至消失不见,只是身上的那件黑色T恤心脏处依旧破了一个大口子。

刘洋在几分钟前把王清随打趴下之后就离去了,估计是到什么地方吸收失去的血液去了。

王清随由于失去了大量血液的关系,脚步有些轻浮,他试探性的走了几步之后才逐渐适应现在这个状态。

“游戏,才真正开始呀!”

召唤者的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召唤者的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女神佳期8章

    原标题:女神佳期8章书名:女神佳期第8章:小打小闹因为这轮赌石也有几人买了原石,别的几个切割师也早就陆续开动,围观的人群渐渐达到了近百人,声势颇为浩大,每个人都闭口不言,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一幕。不过,大多数人都在观看那些成色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大块原石,很少有人注意李文这边后来的小打小闹。“出玉了!好像是绿的!”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爆出一嗓子惊呼,声音尖锐得就像是见了鬼似的!这一声喊,吓得李文一惊,连忙警惕的盯着四周,生怕自己的宝贝被人抢了,结果一回头发现,自己的顾虑都是多余的

  • 都市易传录8章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8章小说名字:都市易传录第八章让神医打下手李家老爷子中的,是苗疆蛊毒,这一点鲜有人知,即便一开始肖遥也是毫无头绪。若不是后来老爷子吐了口血,肖遥从吐出来的血里看出些端倪,可能现在的他也是毫无把握的。拔掉老爷子身上最后一根针之后,肖遥这才长舒了口气,简单的说,老爷子的心脉已经被他体内的劲气护住了,接下来就是熬药了。只要老爷子还没死,他就能将其从鬼门关拉回来!接下来,就是熬药了。推开门,肖遥愕然的发现,李潇潇竟然还站在门口。“我爷爷怎么样了?”李潇潇的脸色看上去似乎有些疲倦。“还好

  • 若我不曾爱过你8章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8章小说名称:若我不曾爱过你第8章她决定离开发泄完,“砰”的一声关上门,周小乔坐在床头上哭泣着,任由手上的伤就这么呆着,对门外的敲门声充耳不闻。他一定又要埋怨自己了吧?骂她不懂事,骂她婊子。都是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一直被骂?可她,就是爱他啊。爱一个人,就卑微到了尘埃里。爱一个人,就愿意为他生为他死。爱一个人,就心甘情愿。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小乔才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极其不安稳,她又梦到了那个孩子,站在悬崖边上朝着她伸出手,笑嘻嘻的很天真,和画面一转,她忽然掉进身后的万丈深渊,

  • 莫道春来早8章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8章小说名字:莫道春来早第8章要听话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那些每天洋溢着笑脸的孩子一样,可以在阳光下,在教室里学习。唐富贵的话就像一剂毒药,被植入了我的心房,从此再也无法挣脱。看着我点头如捣蒜,唐富贵只是笑了笑,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说:“想上学的话,可是要听话的哦!”那时候的我真的是太单纯了,根本没有想过这话其他的意思,只觉得这是一种告诫,所以依旧忙不迭的答应。唐富贵想了一下,然后对我说:“辛笙你还没有户口,这可是个棘手的问题!”唐富贵说的户口,那时候我还不懂,不过看着他那

  • 轻歌曼舞彩蝶飞8章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8章书名: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八章:刺激从那以后,叶清歌就时常疯疯癫癫的。一会儿莫名其妙的大哭,一会儿一言不发,一会儿又不停说对不起。黎晏清也始终没来看过她。医药费耗尽以后,护士好心给叶清歌配置了一把轮椅,便将她送出了医院。叶清歌痴痴傻傻,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盒子,是她硬从护士那里拿来的,她一口咬定这是她儿子的骨灰。护士拗不过她,便给了她,她当宝贝似的供着,逢人便傻笑。没人愿意靠近她,他们只觉得她是疯子,更遑论她的脸丑陋不堪。迎面走来一位穿着白色衬衣戴着口罩身材颀长的男人,男人双手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8章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8章小说: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八章自欺欺人罢了“你还知道回来啊。”盛远明看到盛亦轩回来,心里高兴,但脸上还是气呼呼的,当年他就为了那样一个女人,违背他的意愿跑去美国,六年了,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盛亦轩默不吭声的拉开凳子就要离去,被安之晴拉住。“回来,瞧瞧你这点出息,为了莫晨曦跟你老子冷战了那么久,她到底有什么好,之晴那么好的女孩你看不见吗?”盛远明气急,他这个儿子的性格太倔强。听到盛远明提起莫晨曦,盛亦轩高大的身躯还是不由自主的僵硬,脑海里闪过6年前的种种,她怎么可以那么狠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8章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8章小说: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八章难以逃脱的伤害叶丝夏呆愣的站在原地,身旁的秦铭哭泣着趴在她的身上,“坏人,坏人......欺负小夏......”一切都那么巧合,巧合的让人惊愕。“秦钰,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秦铭哥没有伤害叶丝秋,我没有看见......”这时一个佣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走了出来,“先生,我可看见了,太太竟然是这么恶毒的人。”“小姐过来拿东西,太太竟然打了小姐一巴掌,而且还叫来这个疯子,两个人一起打小姐,要不是小姐的父亲及时赶到,后果还真不敢想象。”佣人

  • 恰似那回眸一笑8章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8章小说名字:恰似那回眸一笑第八章用你的双眼补上顾箐如肿怔的望着意凡,慢慢说出安凉夏之前的话语。意凡点了点头,总算明白来龙去脉。“放心吧,我来。”“意凡,求你一定要找到!”顾箐如扯着他的胳膊,一脸恳求。“好。”意凡拨动着她额前被水打湿的碎发,狭长的双眼里流露出心疼之意。得到承诺的顾箐如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意凡的心一慌,快速抱起全身湿透的箐如往急诊室赶。……急诊室外,走廊死一般的沉寂。意凡冷冷的看着走廊深处一角低头吸烟的沈思彦,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烟,万千的思绪吐

  • 别样的小幸运7章(第七章 回家的路)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7章(第七章回家的路)书名:别样的小幸运第七章回家的路太子殿下猛地一扑,直接把顾小涵扑倒在地,然后悲剧了,顾小涵直接扑了个饿狗抢屎。痛痛痛!她的膝盖,她的鼻子!直挺挺地趴在地上,身上还压着沉重的男人,顾小涵动弹不得。她的人生从来没有此刻一般倒霉催!慕容辰谨迅速长臂一捞,将她卷了起来,赶紧全身上下扫描,“没事就好!”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顾小涵两个鼻孔下面立即飚出两条血龙。“流血了!我带你去找御医……”慕容辰谨心里一紧,整个脸色瞬间苍白,慌乱划过眸底,打横将女人一抱,想冲出去,一下

  • 偷爱迷情7章(第7章 她在感动着)

    原标题:偷爱迷情7章(第7章她在感动着)书名:偷爱迷情第7章她在感动着第一次开宝马,身边还坐了一个漂亮女人,这样的感觉,真是舒畅,拉风。只是,享受这美妙的时刻太短,从医院回到公司楼下,半小时就到了。我下车后,给苏雅打开车门,这个过程,被公司里的两名员工看到了。有两位女孩正好从我们旁边经过,看到苏雅和我在一起,小声议论了起来。“这位帅哥是谁啊?怎么和苏总在一起。”“我怎么知道,你说,会不会是苏总的朋友。”“当然是朋友,要不,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我不是说的普通的朋友而是男女朋友。”“你小声点,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