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19章(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2017/11/4 21:13: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

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哼”清鸢似乎连回应都不屑给予。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你现在回头,我定能求得门主救你!”吴觞大声说道。

  “门主能救吗?”高弘羽脱口而出。

  吴觞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看着清鸢,脸上神色恳切起来。

  “韩岳做不到,他也从未想过要救我,这话,我以前就说过。”清鸢不胜其烦似的答了一句。

  “门主怎会没有办法,”吴觞说着又激动起来,“更何况,你对于他终究,终究是不同的,他怎会在不知医治之法的情况下命你练罗刹功!“

  “你就是太蠢,所以连给韩岳当穿鞋的奴才都当不好,”出乎意料清鸢如此说道,“他岂是那般心慈手软之辈,我一早作为局上弃子,现下病发更是无用之物。那人眼中,从来只有自己,他要救我一早就救了,何需你这窝囊废去多嘴求情。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这一番恶毒言语说下来,不光高弘羽听得刺耳,吴觞更是面上渐次白了下去,半响他声音沙哑的说:

  “我知你看我不上,也从不敢奢求,只不过你好歹得替自己多打算。我已想过,只要门主救你,我就自请去浮生塔,至死方出。”

  “哦,倒是忘了,你别的用没有就只在做靶子上还有点天赋,去了浮生塔大概能撑个两年,可说到底还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能耐,韩岳的眼皮子也不至于这么浅。”

  “姓吴的能耐小,救不了你也怨不得别人,”吴觞惨笑道,“既然你惯看我不起,又这般厌烦我来找你,何不一剑杀了图个清静。”

  “杀了你,回头万一韩岳想起来没的找我晦气,你若真有这份心,不妨在此自我了断如何?”

  吴觞呆立半响,忽然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激愤之意。

  “原该如此,与你认识十余年,这还是你头一次对我有所求,怎么也该答应才是。”

  说罢他捡起地上的剑镖,竟就此直径往咽喉部刺去!

  “紫杉!”高弘羽眼见不妙不由大喊。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19章(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咔嚓一声,紫杉挥动岚夜硬生生击断了吴觞手中的剑镖,吴觞死意坚决所用力气不小,紫杉已包扎好的伤口又因震击再度迸出缕缕血渍。

  吴觞怒视紫杉,高弘羽上前一步道:

  “你这又是何必。”

  “与你无关,”吴觞的手紧攥成拳,面露凶光,“你小子记清楚了,今日既然拦下我,他日一定让你死在我手上。”

  说罢吴觞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扶墙蹒跚走出房间。

  “浮生塔是什么地方?”等吴觞的身影消失之后高弘羽打破沉默问道。

  “在南疆,是隶属于山明门下的武斗塔。”

  “那他刚才说要去浮生塔·……”

  “浮生塔每年都会对塔内到了一定年龄的孩子进行甄选,吴觞的武功以守为主,若能击败他自然不是凡物。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19章(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如何可称作击败?”

  “杀了他。”

  高弘羽震惊于清鸢说话间的语气,仿若捏死一只蚂蚁般轻描淡写。

  “这样就不能接受了?”她见高弘羽如此反倒笑了,“别这幅表情,浮生塔每年参加甄选还能活下来的凤毛麟角,比武须得双方其中一个死了方能结束,我刚才可不是说了,吴觞擅防,又有经验,在他死之前不知会有多少孩子先丧命,你大可不必可怜他。”

  “我不是可怜他!”高弘羽忍无可忍,“我是因为你!他既能为你做到这种地步,你为何在激他自尽后还能用这种事不关己的模样说这些话!”

  “因为这本就和我无关。”清鸢恢复了平素那副淡漠的样子,站了起来,“他何曾问过我真心所想?眼下所做的一切,看似情真意切,其实也不过是为了遂他自己的心意。”

  高弘羽一时想不出话来反驳,紫杉在旁低声道:

  “大公子,既然有人找来此处已不易久留,还请先行离开。”

  高弘羽低头略一思虑。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19章(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曲航和大师兄呢?”

  “属下来之前曾去屋内寻过他们,但两人均已不知去向。”

  “什么,两个人都不见了?”

  “属下无能,但金先生武功高强足以自保,曲家与世无争,想必曲公子暂时也无性命之忧。”

  高弘羽额头紧锁,“山明门究竟和高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一路的使绊子究竟是为何?”

  “山明门?吴觞确实是山明门下不错,可眼下这一出与山明门无关。”清鸢站在破损的窗口前,一只眼睛隐于发下,另一只眼睛奕奕如星子,天空却是一团浓墨般的漆黑。

  “这客栈现在也太安静了,能于无声无息中做到这一步的,应该是你们十贵族之一,倒是果断,换做是我大概也会在对方察觉前先将整座客栈的人杀光灭口。”

  高弘羽看着她,微风下身影单薄衣袖飘飘,宛如冬季最后一片残雪,转过头来,地上是一片打斗后的狼藉和斑斑血迹,他忽然不想问清鸢是如何下此断论的,不想问她到底为何叛出山明门,不想问她明明杀人如麻却为何总对自己出手相救。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和清鸢真正是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陌生得以至于他无法问她任何问题。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19章(第十八章 尘昏埃埃压灵光)

  “大公子!”紫杉低声提醒他道。

  高弘羽弯腰扶起倒在地上的圆凳,随后坐下。

  “紫杉,对方如能拦住大师兄和曲航,并让整间客栈的人消失,那必是在附近觑视很久了,以你我现在的情况逃不掉的,更何况,我也看不出为什么要逃。”高弘羽忽然笑了笑,连他也诧异,金又缺和曲航生死未卜,陆方寒重伤未愈,秦、王两家和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山明门均对自己虎视眈眈,洛阳虽近在眼前自己却几乎忘了去那的真正缘由,眼下居然还能这般笑出来。

  “大公子,请务必冷静下来。”紫杉握住他放在桌面上的手,神色不变,“不论大公子是走是留,属下都会以性命护得大公子平安,大公子安心就是。”

  高弘羽抽出手,拍了拍紫杉的手臂,嘴角依旧挂着笑。

  “夏时,别说了,只不过是忽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来这做什么罢了。”他以手撑额头,眼睛慢慢阖上,“我身上乏得很,不论来的是王家、秦家、还是山明门人,亦或者是传说中那个洵亲王,是谁都无所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清鸢对高弘羽此刻的态度毫无反应,半响她靠在窗边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手腕上那两串银镯随着动作相撞,锵的一声在夜色里游荡开来。

  等看到来人的时候,高弘羽觉得这几日自己定是太累,以至于心里只剩一片麻木。

  陆方陵与方寒虽是异母兄弟,却在外表上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他年过三旬,是个眼神精明身材高大之人,身上隐约透着贵族不该有的市侩气息。高弘羽虽然素来对他缺乏好感,也不得不承认正是他这种擅长算计极似商贾的特点才险险拖住悬崖边上的陆家。

  “堂堂高氏嫡长子竟然栖身这等寒酸客栈,高大人若知道了该多心疼啊。”一进门陆方陵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身边跟着一男一女,脸上均覆了薄纱,看不清面目。

  “明知我用不了内力却连尘昏楼里排名第二的襄凉和第三的颜涯都带了来,你还真是小心。”

  “不敢,在下不过万事求一妥字罢了,毕竟是高大公子,想求您办事总该先拿点场面。”

  “金又缺和曲航呢。”

  “曲家到底有几下能耐,没等我前去拜见曲公子已不见了人,至于金先生,在下又如何知道呢?”陆方陵盯着高弘羽,“虽然我是派了重林前去请他,可既是高公子的师兄,那必不容易请到,虽听闻前两日受了点轻伤,但以金先生的能耐想必一只手也就够重林喝一壶了。”

  “你消息倒灵通,”高弘羽冷言相对,“想必是王柔依告诉你的吧,那娘们惯爱搬弄是非。”

  “在下是得了王姑娘点醒,高大公子不也找了山明门人助阵,”他转向一旁,“这可不是清鸢姑娘么,想不到你居然会在这,韩先生可算走了眼啊,不过以姑娘这般容貌,为自己多打算些也是人之常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清鸢靠在窗边睨了他一眼。

  “毕竟是山明门自家的纠葛,在下怎敢对姑娘说三道四,别的不提,只望姑娘多体贴些自己的身体,勿为旁人的事过于操心。”

  “哦,这是威胁么,有意思。”清鸢走到了高弘羽的身边,“别人要做什么我一点也不关心,只是,你不该打这孩子的注意。”她的手搭在高弘羽肩头,高弘羽不由微一颤动。

  “自古嫦娥爱少年,这话倒真不假。”陆方陵一撇嘴角讥笑道。

  高弘羽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陆方陵,我可以看作你是站在了王家那一边吗?”

  “在下倒是想为高大人效力,奈何高攀不上,我家九弟算是高公子的老相识,您这些年对他明里暗里照顾的也不少,只是,”陆方陵表情一敛,“若依附高家也不过如此,陆氏现如今的状况岂是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打发的?在下也不过是择良木而栖罢了。既然世态有了这等百年难得的机遇,干脆就豪赌一把。”他眯起眼睛,“当然,说是赌,毕竟还是要拿高公子做筹码才能玩得大。”

  “王家真以为,拿住了我就能胁迫我爹吗?”

  “当然,难得高大人居然犯了糊涂,就这么让你前来洛阳,王家怎会在眼下这个紧要关头放过送上门的大好机会,即便高大人朝堂之上再硬,自己的嫡亲儿子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让我猜猜,王家想让我爹做什么,是防止我们高家与洵亲王接触呢,还是想干脆让高家背黑锅顺了太后的意。”

  “既然有您在明处招人眼那高大人定是另派了他人在暗处,找不到暗处的人用大公子您来做筏子也就可以抵过了。”陆方陵眉毛一挑,“最差不过一个失手送高公子上路,再给您安上个勾结洵亲王谋反的罪名,死无对证的事也可让太后和皇上省事不少。”

  “哼,来来回回也不过是些通常伎俩。”

  “只要想的周全,简单些也未尝不可”陆方陵摸着上唇的短须,眼珠骨碌一转看向紫杉,“更想不到的是如今你身边剩下的居然是紫杉,高大人真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若换做是在下可不敢害死人家满门之后再厚着脸皮收留这唯一的漏网之鱼,更遑论让他当自己儿子的护卫了。”

  “挑拨离间么,”清鸢似是听得不耐烦般,“陆氏行事的手段真让人闷煞了。”

  “姑娘别误会,在下不过是惜才,这般人才武功的少年,又何必非让他步了姑娘的后尘。”

  “哼,你倒是好心。”

  “我年少时也曾有缘随家父见过夏御史一面,真真是人中龙凤”陆方陵似是感慨一般的说,“起自寒族却能凭一己之身官至从三品,虽也是因了先帝求贤不拘一格,可毕竟难得。更何况夏御史外表那般温文清雅,不客气的自夸一句,仅说相貌如今也就只有在下的九弟可与当年的夏御史相较,只没想到,如今夏御史这唯一血脉却沦落至此。”

  紫杉冷眼看着他。

  “可话又说回来,谁让夏御史非要参高士渊高大人一状呢,鸡蛋碰石头能有什么好果子。”陆方陵不甚惋惜的摇了摇头,“结果被莫名其妙的安了个‘曲通敌国扰乱朝纲’的罪名满门抄斩,真是可怜啊。”

  明知对方所言不假高弘羽心里仍咚的一跳,按捺不住喝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是不是胡说大家心里都清楚,”陆方陵笑道,“而且据我手下的探子密报,高大公子竟会如此不知体谅下人,无外人处常用‘夏时’这个名字来唤,可不是太揭人伤疤了。”

  “即便换一个名字,紫杉身上也留着夏氏的血,岂是一个称谓可以改变的。”高弘羽冷言道,“大家都不是傻子,硬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才真真可笑至极。”

  陆方陵不再理会他而是微笑着对紫杉说:

  “年纪轻轻何须如此固执,说起来你全家可都是因为高氏而死的,高大人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才留下你的命如一条狗般养将在身边,只顾将你利用殆尽,从未理会过你的死活。如何,于家仇于己身你都该杀了高大公子,杀了他我就让你当尘昏楼排行第一的杀手,除我之外不需听令于任何人。”

  说着陆方陵从怀中掏出一枚尘昏楼的令牌,“我敢以陆氏世子身份对你保证,接过它,杀了高弘羽。夏时,你从此就等于是自由之身!”

  咔的一声,陆方陵手上的令牌被岚夜削成两截,前半块落在地板上发出叮当之声,深夜里听来尤为清脆,一直默不作声的那对蒙面男女立刻警觉的拔出剑来挺身挡在陆方陵前面。

  “夏家对我来说早就什么也不是,除了大公子,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紫杉在空中刷的一挥岚夜,直直指向陆方陵的面部,烛火在剑风下矮了矮身,那枚泪痣于橙红的烛光中似是泫而欲泣,半张侧脸却被映照得通透而温暖,他瞳孔幽深的眸中似有绚丽的流光摇动。

  “自由之身?真可惜,那是我眼下最不想要的。”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风华 或 公子太凉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福建漳州举行盛大拜天公典礼

    2018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初九,福建漳州天宝镇珠里村玉尊宫举行盛大的拜天公传统习俗,广场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几百多张桌子,桌子上摆满各色供品,拜祭的信众们以此祭拜天公,场面蔚为壮观。视觉中国图

  • 花花公子三部曲

    花花公子三部曲――致可爱的小鹏鹏过去青春年少多痴狂,敢和日月比光芒;也曾梦中挽雕弓,西北望处射天狼。现在佳人处处有,囊中时时无;怀揣女儿红,笑卧花丛中。将来月黑雁飞星沉,边境密布战云;谁敢横刀立马,唯有鹏大将军。

  • 欣聆度:成功路窄个人心宽

    在困难时,人们常常说,“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不但能帮让你们在困难面前解脱,更能让人们称为一个生活的主宰。很多人认为,人活在世上,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就是适应环境。今天,当人们越来越不愿意适应环境,而单纯地选择自身发展,并用知识、能力和认知来为自己事业铺展道路时,“适应环境”变得不再重要。因为,适应是一种精神力量,而真正的知识、能力和认知却可以改变它。在此基础之上,才有一种不需要装点,不需要过多文化性的东西。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眼前,那就是在不需要“适应”因素过成功路上,是否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

  • 《年啊年》写得真好!

    旧灵歌日丽小时盼过年,如今怕过年。一年又一年,不觉到晚年。想想这些年,眨眼几十年。天真在童年,理想在少年。艰辛在青年,奋斗在中年。定型在壮年,休闲在老年。抬头快暮年,珍惜每一年。养生在全年,争取活百年。2018愿每个人都幸福康安!新春快乐—end—

  • 知识 | 再穷,家里也要挂张画!

    再穷,家里也要挂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当代艺术或者是版画,总有你喜欢的并且买得起的。画是家中最棒的装饰,但挂画其实很讲究,挂不好就容易有不伦不类的效果。黄永玉白荷不要沦为暴发户如果你说“我觉得复制品看起来效果一样”“装饰店买的行画也挺好看的”所以你退而求其次?那么不管你家里装修花了多少巨款,铺金贴银,极尽奢华,请几个有见识懂品味的朋友来打分,一定不及格,没有文化体现,最多算个暴发户。石鲁卷舒荷花月入5000,也要有品位不要一味追求昂贵的画,并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品都是天价!月入5000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品

  • 看了就赚了 | 绿松石和佛教究竟有啥渊源?

    绿松石和佛教的渊源,还要从我国藏族人民说起,在青藏高原上,每一个藏民都拥有自己的绿松石,他们认为佩戴绿松石是天意。在西藏的大街小巷,我们经常会见到身着民族服装的藏族人的发带、发饰、腰带、念珠、项链等,都是由绿松石,珊瑚等制作而成的,异常美丽。藏王的子民不得把绿松石丢弃在水里,否则人的灵魂就会离开肉体而消亡。自古以来,绿松石就在西藏占有重要的地位。它被用于第一个藏王的王冠,用作神坛供品以及藏王向居于高位的喇嘛赠送的礼品及向邻国贡献的贡品。在本世纪拉萨贵族所戴的珠宝中,金和绿松石仍是主要的材料。在许

  • 怀念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1980年的日子,00后看了都想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2017年上半年,成都有一群好朋友,因为偶然的机会,拿下了南二环高楼大厦中一块难得的空地,用了3个月时间,把这改造、还原为成都八九十年代的平房大院。这群70后、80后的成都戏精,这还不罢休,大家带上自己的小孩、父母,穿上上个世纪的旧衣服,按着记忆中1980年代日常生活的样子,自编自演,拍了一组“重返80年代”的大片!那时一大家人的饭香和笑声,是日子里最甜蜜的部分80年代,拥有一台双卡收录机就是摩登青年没有智能手机,小时候玩的是弹弓、铁环、木头玩具

  • 15个新鲜冷知识,光棍节和夫妻节原来是同一天

    时间过得真快,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又到了每周六为大家带来冷知识的时间了。冷知识,顾名思义,知道的人很少,通常用一句话总结出一个知识。那么最冷的冷知识,你知道多少呢?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掌握了丰富冷知识的人,在与朋友沟通上定会更高效更自如,使他们更喜欢你、信任你,从而生活更轻松。现在就打开你的脑洞,一起恶补这些奇葩冷知识吧。在夏天,我们一天内会蒸发约700毫升汗液。鸡精其实不是在鸡身上提取出来的。人的脸上约有43块表情肌,能做出7000种表情。每年的3月12日植树节其实是为了纪念孙中山。解文胸最快

  • 老爸把女儿装进国画里,连人民日报都点赞转发!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舒适和温暖,让我们一生无法忘怀。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可下面这位爸爸,如一缕阳光,能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感到温暖如春。人民日报也为他鼓掌,数万名网友点赞转发……他用“魔法”将女儿装进了国画里!这些画作的创作,出自一位叫万里的青年画家。他拥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大女儿叫朵朵5岁半,小女儿叫萌萌3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眼睛是肉眼可以看到我们生活中能看到的事物肉眼谁都有,但天眼却不是人人都有有的人天生就开天眼他们有通灵的能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更容易得到佛祖的感应如果学佛之人勤加修炼也能够开通天眼开了天眼能看见什么??生命究竟有多奇妙?真相令人震惊!王翠明是一位能与灵界沟通的居士,她通过自己的通灵能力,能与天界、修罗界、冥界等不同层次空间的,高级灵性生命,进行交流沟通。下面是她亲身与灵界沟通后,获悉的信息。王翠明与灵性生命沟通的报告,已得到了出家法师的印证。这些灵界传递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