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乞丐总裁15章(第十五章创业)

2017/11/4 14:33: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乞丐总裁

第十五章创业

边骆扬十分担心宁羽燕的安危,在他数次打电话不接的情况下,便直接向她的寝室冲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可是当他到达女寝时,传达室的人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上去。他急了冲刘阿姨就喊:“要是我女朋友有危险,你承担得起吗?”

  刘斯雨笑了。“没那么严重吧!她要是有事,同寝的人也该发觉。你这么大吵大嚷的也太缺乏家教了吧!”边骆扬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些,他觉得刘斯雨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

  好汉不吃眼前亏。一点小事也用不着这样兴师动众的,或许燕子还在睡觉没听见也是有的。都说冲动是魔鬼,他还真被魔鬼给诱惑了一次。163女人网可眼下自己已经把刘阿姨给惹生气了。这可怎么办啊!

  不是说女人是靠哄出来的吗?自己说点软话,兴许她还能上去帮自己叫宁羽燕下来呢?对就这么办。打定主意之后,边骆扬说尽了天底下最让人觉得动听的话给刘斯雨。

  刘斯雨听了也相当的受用。一片乌云真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转瞬之间就晴空万里了。为此边骆扬相当的配服自己的口才。刘斯雨让他在这里等一会,她去叫宁羽燕下来。说明163nvren.com

  边骆扬连连称好。刘斯雨上去了,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宁羽燕才缓慢的从楼上下来。“你怎么才下楼啊!做什么要那么久?”“你今天是怎么了?吃火药了吗?”“对!我就吃火药了。”

  “我不跟你吵,有事没。没事我先回去了。”说完宁羽燕转身就走。边骆扬见了赶紧拉住她。163女人网“燕子,别生气了好不好?都是我错了。”宁羽燕笑了。“这还差不多。”

  宁羽燕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哥!你今天没课吗?”“我已经不上学了。”“什么?”宁羽燕像没听清似的又问了一遍。“我是说我已经不上学了,已经工作了。乞丐总裁15章(第十五章创业)

  “噢!”宁羽燕若有所思的样子。“怎么了?你不喜欢社会上的人吗?”“喜欢啊!只是我一直以为你跟我一样还在学校里读书。”“你这么说是在拒绝我了。”“没有啊!我们不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吗?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燕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那当然,你看我像骗人的人吗?”“不像。”“那就不是。”“太好了。”边骆扬抱起宁羽燕兴奋的转了一个圈又一个圈。163女人网“别转了,快放我下来。我的头都被你给转晕了。”

  “哈哈!我是在体验刚才你说的话的真实Xing。”“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宁羽燕轻轻的推了一下,边骆扬就故意做出要跌倒的样子。被宁羽燕及时给拉住了。“小孩子的游戏你也敢玩,太无聊了吧!”

  “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上那边站一个小时,何时站够了何时再过来。”边骆扬的嘴立刻噘了起来。“你现在还没当体育老师呢?就敢体罚学生啊!”“你还敢顶嘴,再加一个小时。”

  “好!光棍不吃眼前亏,就依了你。”“那你就站在这里吧!我先去休息一下,一会回来看见你动了就再加一个小时。”“行!你去吧!”宁羽燕走了没多久又回来了,她用粉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

  “看好了,不准出这个圈。如果我回来发现你出了这个圈,我们就不再相处了。”扔下一句话宁羽燕就走了。待宁羽燕走远了,边骆扬才敢喊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当你是孙悟空啊!我为何要在这个圈里呆着啊!”

  边骆扬刚要往出走,一想还是别违背女朋友的意愿了。他又把正要准备迈出的脚给收回来了。正在这时,廖云凯和刘雨走了过来。“哟!这是哪个老师在体罚学生啊!啧啧,真是怪事这还画了一个圈。有意思。”廖云凯不无讽刺的看着边骆扬。“怎么样?被体罚的滋味还好受吧!”

  “要你管。”廖云凯呵呵冷笑着。“我是管不着,但有人管你就是替我解气了。”边骆扬非常生气。“有本事你就出圈来打我啊!”廖云凯继续挑衅边骆扬。边骆扬在心里一个劲的对自己说:“为了燕子,我一定要忍住。”

  宁羽燕办完事回来,离老远她就看见廖云凯和刘雨围着边骆扬。“你们让开。”宁羽燕边喊边把边骆扬给拉走了。待廖云凯和刘雨反应过来时,两个人已经走远了。“燕子,这可不是我违反规定。是你把我拉出来的。”

  “是我把你拉出来的又怎样?你傻啊!那么危险的两个人物你还不快点跑。你还真拿你当忍者啊!”“他们又不是凶神,有什么好怕的?”“你知道什么?你刚来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慢慢你就明白了。”

  边骆扬想想也对,也就不多说了。或许自己真的不了解廖云凯和刘雨。“我们去哪啊!燕子?”宁羽燕看了看边骆扬笑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这两天都请假了,是专程为了陪你的。”

  “不是吧!骆扬哥,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尤其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听了此话,边骆扬的脸红了。“燕子,我并没有上班。我是特意为你而来的。”宁羽燕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骆扬哥,你能够对我坦诚的讲话,我就已经很欣慰了。”边骆扬轻轻的拉了拉宁羽燕的手,表示感激。“记住,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对我说谎。”“我保证以后不对你说谎了。”

  宁羽燕虽然觉得边骆扬所发的誓言根本不会有所承诺,实现的可能Xing也仅仅接近于零。但她还是违心的相信了。女人们都是比较爱慕虚荣的,不然也不会被男人们的花言巧语所迷惑。

  宁羽燕认为爱一个人就要相信他,可是宁羽燕真的能相信边骆扬所说的话吗?回答是不能,她没有那么大的高风亮节。同样她也不会有那么的伟大,如果将来边骆扬真的对不起他,她是一点机会也不会留给他的。

  “燕子,你是不是超喜欢新鲜事物?”宁羽燕看了看边骆扬。“你怎么知道的?”“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可是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你还这么了解我。”“那当然不然怎么追女孩子啊!”宁羽燕想想也对。两个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花青公园。

  “燕子,我去买票。你在这里等我。”“不,我要跟骆扬哥一起去买。”边骆扬显得很无奈。这个小女孩从小就让他给惯坏了,长大了她非但没改还变本加厉。没则啊!谁让自己比她大几岁,是他的哥哥呢。

  “燕子,你今天想玩什么?我带你去吧!”“我想坐缆车。”有了刚才买票的经验,边骆扬也学乖了。“那我们一起去买票吧!”“我才不去呢,我都已经累了啊!你没看见我都流汗了吗?”

  “那行!我去排队买票。”边骆扬走了,宁羽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折腾骆扬哥哥对不对?毕竟她跟自己的亲哥哥也没有什么区别。”可她转念又一想,如果日后自己嫁给了骆扬哥哥,他不是也要经历这些吗?

  要是他承受不了自己的来回折腾那么他(她)们就分手,她认为只有能够经得起她来回折腾的男孩儿才是她以后能长相左厮守的人。

  过了一会,边骆扬大汗淋漓的跑了过来。“燕子,票已经买到了,我们走吧!”宁羽燕假装十分生气的样子。“怎么这么久啊!你也不看看我几点了?要去你去,我是不去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边骆扬赶紧追了上去。“燕子,你听我解释。”“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么笨看见排那么长的队就不要排了吗?看看把自己给累的。”她拿出餐巾纸给边骆扬擦汗。

  边骆扬还以为宁羽燕真生自己气了呢?敢情还是她为自己好啊!原本边骆扬很生气的,见宁羽燕如此体贴他,一腔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燕子,我承认我错了。下次我一定改正,看我这么辛苦的份上,你就跟我一起去坐缆车吧!”

  宁羽燕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凡事也不能做得太过。做的太过了也就显得她有些胡搅蛮缠不讲理了。那样的女人是最让男人头疼的。“那好吧!”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一些再柔一些。

  “我也是心疼你吗?”“可你看我也真是累了,也不能跟你一起排队买票。要不然是不是我们还能换班休息一下。”宁羽燕偷偷用眼睛看了边骆扬一眼。继续说:“都怪我这腿也太娇气了。”说完就去拍打自己的腿。

  宁羽燕坐着缆车,心里无限的憧憬。她非常满意边骆扬的表现。她认为各方面都能容忍的男人就是将来能跟自己过一辈子的那个人。“燕子,一会我们下缆车就去那边的凉亭休息吧!”

  “不用,那边有好多家卖饮料的,一会买完饮料我们就去那边坐。那里还有大伞,很凉快的。”“那也行。”时间过得很快,他(她)们玩过之后,宁羽燕觉得哪里都疼。

  “骆扬哥,怎么玩比学习还累啊!”“那是当然,你就当锻炼身体了。”宁羽燕笑得很开心。“那我宁愿去练瑜珈,既锻炼身体又拥有健康。还能保持体型。”“说的太对了。”边骆扬一个劲的给宁羽燕鼓掌。

  街边的路人一个劲的看他。宁羽燕用手捅了捅他。“发什么疯?这是在大街上。”边骆扬笑了。“我可没发疯,我这是在走秀。”“哼!”宁羽燕一副十分不服气的样子。

  “走什么秀?生锈还差不多。”边骆扬有点不大高兴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跟你开玩笑的吗?这你都承担不起。”“我又怎么不能承担了,你倒说说看。”

  宁羽燕一句话也没说,独自一个人走了。边骆扬最害怕女生这样了。他几步走到宁羽燕面前。“燕子,你别不理我,不说话行不行?我哪里做错了?我改过来不就可以了吗?”

  宁羽燕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这不是改不改的问题?是态度的问题。”边骆扬一时慌了手脚。“好,好。都是我的错,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还不行。”“这还差不多。”

  前后不到两分钟,宁羽燕就弈换了N张脸。“都说小孩的天女人的脸,说变就变。”起初,边骆扬还不相信,现在看见宁羽燕他才知道,原来这是千真万确的事。“骆扬哥哥,我们回去吧!”

  边骆扬的样子相当的狼狈,他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跟宁羽燕在一起,那么他又能够坚持多久?“你为何不说话啊!骆扬哥。”边骆扬这才回过神来回答。

  “那我送你回去吧!”“不用了,我一个人回去就好。”边骆扬想了想:“反正现在是白天,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的。”于是他就同意了宁羽燕的请求。宁羽燕跟边骆扬分开后,便回自己的寝室了。

  众姐妹立刻围攻了上来,宁羽燕吓了一跳。误以为她们又过来朝她要好吃的呢?陆霞笑了。“我们这次不要吃的。”宁羽燕更加惶恐了。“那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啊!”

  “看看你们把燕子妹妹给吓的,她对你们都没有免疫力了。”大家都笑了。“好象没你什么事似的?”宁羽燕不明白大家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对同寝室的姐妹们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尽管如此,宁羽燕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她自认为自己是淑女,淑女对人一定要有礼貌才行。不然可就真的辜负了这一称号了。“燕子,我们那天是故意试探你的。看看你对我们这些姐妹们印象如何?”

  宁羽燕不愿意在寝室里呆着。因为她一点也不喜欢她们。但表面上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心里不那么舒服。她尽量不让自己呆在她们身边,每天不是在外面玩,就是去图书馆看书。

  等八点多时她才回来,起初大家还以为她每天都出去约会呢?可是后来她们才发现,她是为了躲避她们才出去的。文娉终于发现了宁羽燕这个小秘密,她把这件事跟众姐妹们说了。

  大家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把宁羽燕伤得那么深。“我们这样可不行,我们必须把她对我们的坏印象给改正过来。”“对!对。”大家都同声附和着。“过些天是燕子的生日,我们借这个机会扭转她对我们的态度怎么样?”

  “好主意!”大家一致通过。宁羽燕每天都按步就搬的生活着。不过她觉得自己的日子还是蛮充实的。为了让自己的母亲生活的更好,她不停的工作着。她总觉得自己赚的钱不够多。

  她的妈妈宋窈看见她如此辛苦,心里很不是滋味。“女儿,你别做那么多。可别累坏了。娘会心疼的。”宁羽燕笑了笑。“娘!我没事。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

  宋窈拿她也没有办法。自己现在也无法出去赚钱,一切的开销也都只能靠自己的女儿。她觉得是自己拖累了自己的女儿。因此她觉得自己太懦弱了,才让女儿跟她受苦的。

  “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向你保证。”“好!有你的保证,娘也就放心了。”边骆扬不想回去,因为那样他离宁羽燕也就远了。不过自从他跟宁羽燕相处,他就发现宁羽燕改变了许多。

  而且也变得越来越现实了。她的改变让边骆扬很满意,这样会让她慢慢的融入他(她)们共同的生活。他现在已经从家里出来了,就要单独做事。想要再依靠父母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一切都得靠自己了。他自从那天跟宁羽燕分开后,就明显感到了她对他的不满。她一定认为自己还是那个胡乱花钱,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他爱她,就得改变她对他的那种厌恶的态度。

  他决定从最低的地方来锻炼自己。他因为刚来这个城市不久,对这里的地形还不是很熟悉。边骆扬在网上找了几家人才市场,他将那些地址一一的记录下来。并按照这些地址找到其中的一家。

  当他走进人才市场里面时,不由得感慨万能分。“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到这里的一天。但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付出一些还是值得的。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有行动才能让宁羽燕相信自己是爱她的。

  边骆扬在市场里走来走去的,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家值得他一去的单位。在去那家单位之前,他仔细的看了那家单位的一些详细资料,看过之后,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又亲自跑到公司附近去打听这家公司的情况。一切都准备完善之后,他才敢去这家公司报到。到了嘉祥公司,边骆扬简直是轻车熟路。无论是他的能力还是他的学识都得到了杨铭凯的赏识。

  杨铭凯十分喜欢这个年轻人,他决定好好的培养边骆扬。因此他十分的器重边骆扬,不管有什么事他都愿意交给边骆扬去做。开始时,边骆扬还很不理解,认为杨铭凯是存心与他作对。久而久之,边骆扬也明白了这是领导在有意栽培他。

  两个人买了好多菜,才恋恋不舍的从菜市场离开。李矿齐还品怕这些菜不够大家吃的,就一个劲的问迟岳林。“弟弟,你说这些菜能够大家吃的吗?”迟岳林笑了,我是做厨师的,我心里有底。

  “噢!”李矿齐多少还有些迟疑,但迟岳林的话就像给他吃了一颗宽心丸,把他的心给定了下来。两个人出来后,李矿齐还一个劲的叮嘱迟岳林呢。“你就放心好吧!我决不会给你丢脸的。”

  李矿齐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回去了。迟岳林则一头扎进厨房,开始潜心经营他的饭菜。过了好久饭菜终于端到台面上去了,迟岳林的一颗心才算悄然落地。没想到迟岳林做的这几道菜很受大家的欢迎,尤其是那道菜汁茄子。味道香美,创意还很独特。而且让大家赞不绝口。

  迟岳林觉得自己没有给李矿齐丢脸。他正想着呢,李矿齐笑容可掬的走了过来。“一会走时,你先别走在这里等我。我有话要告诉你。”李矿齐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迟岳林开始收拾这些人吃剩下的残局,当他心情完后。过了好一会李矿齐才过来。“弟弟让你久等了,我刚才跟我们领导说了,他同意让你在我们公局开个餐厅。”

  “真的吗?”迟岳林的那份喜悦实在是难以言表。“那当然,你这顿饭做的,让我们单位的领导相当的满意,他就跟我提出让你在我们公司开个餐厅,以后公司的员工吃饭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李大哥,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谢什么?谁让我们是好兄弟了呢?”“那也对!”迟岳林笑了。和李矿齐分开后,迟岳林便赶紧往回走,或许他还能赶上回去的那顿饭呢?

  迟岳林非常的开心,他为自己有这样好的开始而兴奋。不是说头三脚难踢吗?这第一脚踢出来还真是顺利。回到了自己的餐厅,他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他的员工们。

  大家比他还要兴奋呢。这意味着他(她)们的工资还会翻倍。

乞丐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乞丐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