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合家欢乐14章

2017/11/4 9:08: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合家欢乐
第五章、往事难回顾

夏侯媛和王云卿单独会面,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除了在公开场合下以外,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说明163nvren.com夏侯媛明白,王云卿是在故意躲着她。因为她知道王云卿的为人,他害怕和她继续藕断丝连,会给她的事业和家庭带来影响,让她那本来就不和谐的家庭分崩离析,从而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苦和伤害。

夏侯媛结婚的时候年龄还很小。当时他的父亲是村支部书记,林业局副局长谭长安搞退耕还林中心工作在他们家里驻村。一天老支书夏侯福配合中心工作组的领导同志下社落实退耕还林指标去了,也不知道是倒了哪辈子的霉,他那个宝贝儿子夏侯武闲着没事突然心血来潮,不知在哪里搞到几管炸药和两发雷管,把屋后公用林里的一棵黄角树炸翻了,因此惹了大祸。

村支书的儿子在退耕还林的运动中把公用林的风水毁了,这是在这里生长了几百年经过了几辈人的黄角树啊,说炸了就炸了,这还了得,你夏侯书记不是成天在给我们做工作要育林护林吗?你不是说毁林犯法吗?你这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吗?好多村民自发地跑到工作组长谭长安那里,要求严惩夏侯武,并且要求夏侯福这个支部书记也不能再当下去了,一时间闹闹嚷嚷,不可开交,个别好事的村民准备集体上访,不但要搞垮夏侯福,而且要求以毁坏山林和私藏爆炸物品的罪名将夏侯武绳之以法。

毕竟儿子炸了黄角树是明摆在那里的事实,夏侯福也乱了方寸。合家欢乐14章他请求谭长安给予帮助。谭长安说,你儿子炸了老树是事实,如果要追究爆炸物品的来源,那你的会麻烦更大,我看不如这样,干脆叫你儿子去自首占个主动,这样可保住你的支部书记,你可别小看了这个支部书记的位子啊,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失去了它,你被动得很呢!带你儿子自首后,我再去森林派出所做点儿工作,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时候还你个完整的儿子就行了。虽然这样做我要冒一定风险,但是只要能保全你的儿子,我也只好这样去做了,谁让我们都是痛儿子的父亲呢。

谭长安有个儿子叫谭云爽,生他的时候谭长安还是八大员之一的护林员,家庭经济条件差,营养不良,刚生下来的谭云爽只有三斤四两,哭声像小猫叫。加上谭长安的老婆身体又差,没有奶水,小云爽靠淡盐水兑古巴白糖维持生命,长到五六岁的时候个儿还不及人家三四岁的孩子,偏偏祸不单行,刚满六岁的小云爽和邻居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候,被小他一岁的波儿推在米碾槽里,石磙子从他那小肚子上碾过去,差点儿要了他的小命,正当他母亲哭天嚎地要把他送到路边的岩洞去的时候,合当他命不该绝,住在河沟对面的寡妇谢婶说她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捡了一个娃儿。她急急忙忙跑来,叫爽儿妈不要忙着把娃娃扔了,让她带回去试试看有救没有。

谢婶用畚箕把双儿端回家后,熬了一碗姜汤,捏住爽儿的鼻子,一连给他灌了半碗进去,奇迹出现了,爽儿的嘴巴连续动了几下,紧接着又有了呼吸,心跳也有力了。合家欢乐14章谢婶又在姜汤里添了一把白糖,慢慢地给他灌下去,半个钟头以后,爽儿的手足开始活动。谢婶请来了水师先生黎纯虚,就地搞了几贴草药,经过半个月的内服外敷,爽儿不但活过来了,而且又可以上坡下坎和小伙伴一起办家家晏了。

谢婶一个人带着他困难无比,爽儿妈思子心切,托人给谢婶说要把爽儿带回去,谢婶左思右想只好答应了。爽儿妈来带双儿的时候给谢婶送去两块腊肉、两篮鸡蛋,并对爽儿说,谢婶也是你的妈,养你救你的妈,两个妈不好区分,你就叫她干妈吧。

小云爽大难不死,可身心难免遭受到了摧残,不但个儿长得很慢,而且性格倔强认死理,在同龄的小伙伴中十分任性,处事爱走极端。上一年级的时候因争玩乒乓球拍,趁同学谢福儿不注意,把他掀到冬水田里,差点儿要了人家的命。好不容易进了初中,他看上了同班女同学朱松梅,硬要和她耍朋友,朱松梅嫌他人长得不怎么地道,同学们暗中叫他为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老是躲着他,他在下晚自习的时候躲在朱松梅回宿舍的路上,看见朱松梅过来了,他先是几把鬼撒沙,然后几声鬼叫,把朱松梅吓得半死,若不是后面跟上来几个同学将朱松梅救起,还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版权163nvren.com

云爽性格古怪,在学校人见人厌,初中毕业后再也不能继续上学,谭长安这个时候已经转正调到林业局了,东折腾西折腾把谭云爽搞到小学去当了个代课老师。这小学虽是村小,但离城不过两公里地,每天可回到家里食宿。云爽虽然文化程度低,但教个一二年级的娃娃看图识字和一百以内的加减法还是可以的,更何况这所学校虽然只有十四个学生,可连校长教导主任在内就有八个老师,说在这里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还不如说国家拿钱叫他们在这里休养静心。

虽然谭云爽个子长得慢,但年龄却长得快,转眼二十多岁了,媒人请过不少,可就是没有效果。看着儿子一天天年龄在增长,谭长安两口子都有些着急。

通过谭长安的斡旋,夏侯武炸树的事很快得到了平息。由于夏侯武是自首,且认罪态度又好,林业派出所处以五百元罚金,然后无罪释放,森林派出所的人把他送回家,并当着派出所警察的面,在村民会上作检讨。推荐163nvren.com这事儿看起来是派出所非常重视,实际上是对夏侯武采取的一种特殊保护措施,既然有警察在场,又是罚款又是检讨,心存不满的村民虽然心有不平,仔细琢磨琢磨有就算了。从此夏侯福一家把谭长安当成大恩人。此时夏侯媛刚满十六岁。

十六岁的夏侯媛正念高中,已经出落得有些标致,年轻单纯的少女夏侯媛脑子里全是梦想,按照自己的构思,读完中学上大学,或当老师或当工程师或当演员,再嫁一个如意郎君,比翼双飞,在幸福的生活中遨游,在她的眼中,自己的前途将是无限美好晴空万里满面春风一片光明。

可是算路不打算路来。一天,洋溢着青春梦想的夏侯媛放学回到家里,吃过晚饭以后,父亲夏侯福说要开个家庭会,夏侯媛觉得父亲肯定又要做出一项重大决定,因为过去但凡父亲主持召开家庭会是一定有重要决定要宣布的,比如说上次决定女孩夏侯媛享受男孩一样的待遇上学读书。

家庭会一开始气氛就很凝重。163女人网父亲夏侯福首先宣布了会议纪律,他说当家很难,做子女的必须为父母着想,所以父母如果有什么决定,家庭成员只有服从的权利和义务,不能有任何反对或不从的表示。他又回顾了近来家庭发生的一些事件,不但险些把他当了几十年的支部书记搞垮,而且夏侯武差点儿进了班房,这可是自解放以来夏侯家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丑事。要不是谭局长出手相助,恐怕这个家庭就此败得一塌糊涂。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理当涌泉相报,说实在话,凭现在的境况,我们也没有什么可报答人家的。

绕去绕来,老父亲夏侯福终于说出了今晚上开家庭会的核心议题,前几天谭局长托人来说媒,说是要我们家媛媛去给他儿子做媳妇,我考虑再三已经答应了,今天晚上全家人在一起我正式通知你们,这门亲事已经定了。媛媛的母亲说,不是说谭局长那个儿子人才很差叫什么三寸——树皮吗,矮打杵一个,尖嘴猴腮的,你叫我们媛媛嫁给他?这不委屈她了吗?老书记说,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人差点儿怎么了?人家也是老师,老爹又是局长,要人长得乖,乖能当饭吃?人家那家庭哪点儿配不上你这家庭,何况人家救了你家,你总不能忘恩负义吧。儿子夏侯武也在那里劝媛媛答应这门亲事,谭家条件不错,你嫁过去哥哥也跟着沾光。

夏侯媛是个心性善良的女子,她对父亲这个错误的决定尽管有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答应,迫于父亲的权威和她对父母的孝顺,她只是埋着头在那里嘤嘤地哭。最后父亲丢下一句话,哭哭哭,哭有什么用?同不同意你自己定,同意的话下周继续上学,不同意就回家帮你妈割猪草,我下周进城给学校打个招呼就行了。说完宣布散会。

天性仁慈的少女夏侯媛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选择,她觉得一次婚姻不成功还有第二次机会,可是不让上学就会影响自己的终身大事,想来想去她决定要继续上学,而要继续上学就不得不暂时把和谭云爽订婚的事应承下来。第二天早晨,他来到父亲床边,告诉他说,我要继续读书。老书记大喜过望,连声说我就知道我夏侯福的女儿就是个乖女儿,她一定会替父亲着想,当即骑着自行车把夏侯媛送到了学校大门口。

谭长安及其家人听到这一消息后,同样是大喜过望,特别是那个叫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谭云爽,简直高兴得手舞脚蹈,摸不着北,几天以后趁着夏侯媛回家过周末,他揣着厚礼上了夏侯家加深印象,并向世人宣布夏侯媛已经是他未来的掌门媳妇。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夏侯媛高中就要毕业,眼看这未来的媳妇越发出落得水灵,而且就要考上大学,谭氏父子担心夜长梦多鸡飞蛋打,冥思苦索地想办法稳住这桩婚事,最后决定将生米煮成熟饭。谭云爽三天两头往夏侯家跑,今天给准老丈人送一双皮鞋,明天为准岳母买一件羽绒夹衣,后天又给准媳妇拿一套时尚衣服裙子,过两天又给夏侯家提一包好酒名茶,连番轰炸,使夏侯家逐渐失去了自我防范保护意识,一天趁着夜深人静,谭云爽偷偷摸进了夏侯媛的房间,悄悄爬上了夏侯媛的床头,清纯美女夏侯媛在睡梦中成了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的下酒菜。

谭长安叫媒人过来说,谭家支持夏侯媛去读大学,夏侯媛读大学所有的费用由谭家承担,为了显示诚意,夏侯媛在进入大学之前必须和谭云爽结婚,为了保证夏侯媛的名誉,结婚办证一律悄悄进行,在校学习期间也不怀不生小孩。经过厉害权衡,夏侯福老书记同意了这个提议,夏侯媛也认为四年的大学费用不下十万,靠自己父母根本解决不了,为了圆大学梦,聪明仁慈的夏侯媛没有别的选择,乖乖地就范了。

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然而这桩马马虎虎受复杂观念支配的婚姻却还远远没有过去。想当初,夏侯媛多少抱着一点儿感恩的心理,极其矛盾又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谭云爽,可是真正做起夫妻来,夏侯媛越来越觉得简直不可忍受。每次谭云爽要求寻欢作乐,夏侯媛总认为躺在她身上的是一个丑而不堪的怪物在摇头摆尾,这怪物不仅仅是摸样难看,而且周身臭气熏人,行为低劣,惨不忍睹。久而久之,只要谭云爽有些冲动,她就会感到恶心,感到将有一场莫名其妙的兽行发生,但她又不能说出来,怕说出来之后伤害了谭云爽,毕竟为了她,谭云爽已经付出了全部精力和财力。她更担心因为她的言行让自己的父母受到伤害,哪怕仅仅是舆论上的,她也怕人家说他过河撤桥,忘恩负义。她只能漫无期限地忍受着,等待着,期望哪一天会有奇迹出现。

虽然她自己有了这种心态,但要想冲出这个围城谈何容易啊。

在一次谭云爽发完兽性之后,夏侯媛出人意料地对他表现得格外温柔,谭云爽感动不已。夏侯媛说:“云爽,看得出来你很在乎我,我也很感激你。但是夫妻之间除了房事还应该干点儿别的,我们毕竟是现代年轻人,总要到社会上找点儿事做,如果我今后去干自己的事,你可千万要支持。”

谭云爽脑壳象鸡啄米一样:“我当然要支持,不仅支持,还要全力支持。”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夏侯媛问他。

“不是我自己说的难道还是别人说的吗?我坚决支持,一千个支持一万个支持好了吧?这就是我谭云爽说的。”谭云爽急得不行。

夏侯媛看谭云爽急吼吼的样子,忙说:“其实我也不要你格外支持什么,我只希望,我今后无论做什么工作,你都不要参与,更不能干涉,就像你做什么我不参与不干涉一样,比如说我开茶楼,老板只能是我,你最好不要到茶楼来,即使躲不开,来了你只能是茶客,如果你以老板自居指手画脚,我就要跟你急,弄不好就去离婚。当然开酒楼、开歌舞厅也一样,你来喝酒你来玩,只能以普通客人的身份。你答不答应?”

谭云爽开初还以为夏侯媛要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当他听了夏侯媛说完这些话后,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当即答应:“我以为你说的啥子呢,原来是这样,我有什么不答应的。”谭云爽本来就嫌麻烦,这不是能偷懒的好事儿吗?真要我参与或干涉你那些事儿,我还会觉得烦心呢。

夏侯媛还是不放心,又问了一句:“你说话当真?”

谭云爽也被问烦了,他说:“你还不相信我吗?那你觉得放心不下的话,我给你立个字据嘛。”

这正是夏侯媛想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她担心谭云爽反悔,到时候耍赖不认账,口说无凭,她要趁他现在高兴不防备,一下子搞得个鱼死眼闭。于是她说:“要得,我和你都向对方写个东西,到时候相互有个约束。”

为了图个表现,谭云爽立马跳下床,从柜子里拿出纸笔,工工整整地写到:“立字据人谭云爽,为了支持妻子夏侯媛独立自主创业干事,今后无论夏侯媛开发什么项目、开展哪项业务、从事哪项工作,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我无权参与和干涉,如违背此承诺,婚姻自行解体,特立此据。立据人,谭云爽,某年某月某日。”

夏侯媛要给谭云爽写下相同内容的字据,谭云爽为了讨好她,坚决不让她写。谭云爽说:“我只安心当我的小学老师,其它也干不了什么事,如果你要参与或干涉我教一二年级的语文算数,你尽管参与和干涉好了,我求之不得呢。”

夏侯媛把字据收好,谭云爽又跳到床上,猴急狗刨地把夏侯媛蹂躏了一回。

合家欢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合家欢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目录预览:第1章色胆包天第2章危险的男人第3章我要和你结婚第4章筹码,我也有第1章色胆包天年仅二十岁的苏媚在上流社会很出名。除了因为她是海城第一富豪苏振南的女儿之外。更因为她的生活作风,大家传言,苏媚在国外读书的这几年,每天都是花天酒地,挥金如土,放浪形骸到连她爸爸去世都没有及时赶回来参加葬礼!可没有一个人知道,苏振南的死对苏媚而言,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打击。中国,海城,陵园墓地。苏媚一身黑色套装,站在一处

  • 我做外围那些年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做外围那些年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做外围那些年目录预览:001外围女002筠哥003五爷004撕逼001外围女1996年夏天,我爸抛弃重病的我妈跟一个日本女人私奔了。他跑了没多久我妈就死了,恨得连眼睛都没闭上。那个女人在我们住的街道对面开了个花店,她喜欢穿白颜色的和服,眉眼很漂亮,在我老家那穷乡僻壤的,男人没见过世面,路过花店门口要看上她好久才舍得走。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丈夫和孩子,直到她和我爸一起失踪了,这场掩盖了三年的婚外情才被彻底揭开。初中毕业我离开老家到东莞打工,

  • 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目录预览:第1章恨嫁算理由吗?第2章你要娶我?第3章总不能悔婚吧?第4章尽快怀孕第1章恨嫁算理由吗?F市,好久不见咖啡馆厅,201号包厢。许无忧站在咖啡桌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搭在键盘上白皙修长的双手,她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吐沫,这男人的双手恐怕连国际手摸都要逊色三分自愧不如吧。等等,现在是在相亲不能犯花痴,许无忧猛地摇头去掉心中的杂念,清了清嗓子,唇角绽放一抹笑意。“先生,你看我貌美如花,肤白腿长,一看就是

  • 纯禽妻约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纯禽妻约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纯禽妻约目录预览:第001章、被绑架第002章、险些被人侵犯第003章、恶劣的男人第004章、她竟然发烧了第001章、被绑架疼——这是顾瑾熙唯一的感知,好像有人在推她,还有人用力的掰开她的嘴,想要灌进去什么东西。她被弄得痛苦不堪,费力的睁开眼。眼前,站满了人,一个粗鲁的男人竟然用力的捏住她的嘴巴,就要将白色的药丸塞进她的嘴里。“唔——”她死死地抿住嘴,不断地挣扎着,但是双手双脚被牢牢的禁锢在椅子上,她只能拼命的扭过头,费力的闪躲着。心底的不安被无限

  • 总统爹地,别爱我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统爹地,别爱我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统爹地,别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怀孕了?第二章滚出这个家第三章五年后回国第四章枪战第一章她怀孕了?夜深。男人只在腰间随意系了一块黑色浴巾,倚在床头,凝视着身旁熟睡中的女人,眸色渐渐幽深。黑发,红唇,雪肌,倒是个美人胚子。门外的人叩了叩门,在得到允许后,快步入内,脚步声极轻,显然训练有素。“阁下,时间差不多了。”男人点点头,掐灭了指缝中的雪茄,起身,饶是房间只有点点昏暗的灯光,也难以让人忽视他那仿佛睥睨一切的强大气场。他接过手下递来的衬

  • 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暗夜求宠:总裁的嫩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大闹婚礼第二章:雇主居然是他?第三章:穆家的孙媳妇第四章:正室风范第一章:大闹婚礼香江酒店。蔚蓝色的天空恍若一块澄净的蓝宝石,没有一丝云彩。酒店的门口被一辆辆豪车所占据,流畅而不羁的线条无形的喧嚣着它们的昂贵。酒店的大堂四周摆放着裁剪精致的盆栽,四角的小型喷泉随着空气中悠扬的小提琴乐声变换着形状,仿佛连地砖都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台下坐着众多衣着华丽的宾客,衣香鬓影,珠宝争辉。而站在台上的是最为夺目的一

  •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目录预览:第1章一对渣男女第2章时先生的到来第3章亲眼目睹自己的葬礼第4章她不过是你捡回来的狗而已第1章一对渣男女盛京,殡仪追悼馆。唐家千金出殡,追悼馆门前一路摆满了花圈,哀伤的音乐充斥着整个大堂,悲悲戚戚的。而大堂正中央在花团锦簇下的照片美伦绝丽,无不让前来参会的人们直叹惋惜。“洛心,不……洛心你怎么那么狠心,你说过要和我结婚和我过一辈子的!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呢!洛心,你死得好惨……”死者未婚夫赵清安抱着棺

  • 裸贷人生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裸贷人生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裸贷人生目录预览:第1章裸贷第2章酒店第3章放开我!第4章你还好吗?第1章裸贷我叫林念儿,今天二十岁,帝都医科大学的大二学生。我的父亲早逝,家里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我原本以为读完大学参加工作后,就可以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了。可是噩耗却先一步传来:我妈生了急病,大笔的医药费压在了我的头上。向所有能借钱的人都求遍了,却根本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李琴给我介绍了一个门路:裸贷。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而拍摄裸照的要求更让我

  • 婚姻保卫战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姻保卫战目录预览:第1章会议室内的照片第2章跟我到办公室第3章你这是污蔑第4章一个巴掌第1章会议室内的照片“嗯啊……靳城,轻点……我怕疼。”天舜集团十八楼的会议厅中,沈靳城刚把U盘插入高配的苹果电脑。巨大的液晶屏幕上,本该放映出表格的电脑里,突兀的响起一道娇媚的女音,如一道闷雷炸响在每一个人的耳畔。会议厅内瞬间哗然!此时,正在记录会议摘要的林言,手中钢笔停下,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一幕暧昧不堪的画面映入她的视野。天舜集团总裁——沈靳城,正站在会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目录预览:第1章我要结婚了第2章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第3章生下来,就注定了没有父亲第4章公务员?卖笑的戏子?第1章我要结婚了晕黄灯光下,大床上两道人影疯狂缠绕着,墨黑的长发和黑棕色的短发糅合在一起,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连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爆棚的气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低吼一声发泄出来,女人小鸟依人一般藏入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精瘦有力的腰部。莫沉渊低头看了一眼累瘫在怀里的季如风,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