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合家欢乐14章

2017/11/4 9:08: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合家欢乐
第五章、往事难回顾

夏侯媛和王云卿单独会面,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除了在公开场合下以外,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推荐http://www.163nvren.com/夏侯媛明白,王云卿是在故意躲着她。因为她知道王云卿的为人,他害怕和她继续藕断丝连,会给她的事业和家庭带来影响,让她那本来就不和谐的家庭分崩离析,从而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苦和伤害。

夏侯媛结婚的时候年龄还很小。当时他的父亲是村支部书记,林业局副局长谭长安搞退耕还林中心工作在他们家里驻村。一天老支书夏侯福配合中心工作组的领导同志下社落实退耕还林指标去了,也不知道是倒了哪辈子的霉,他那个宝贝儿子夏侯武闲着没事突然心血来潮,不知在哪里搞到几管炸药和两发雷管,把屋后公用林里的一棵黄角树炸翻了,因此惹了大祸。

村支书的儿子在退耕还林的运动中把公用林的风水毁了,这是在这里生长了几百年经过了几辈人的黄角树啊,说炸了就炸了,这还了得,你夏侯书记不是成天在给我们做工作要育林护林吗?你不是说毁林犯法吗?你这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吗?好多村民自发地跑到工作组长谭长安那里,要求严惩夏侯武,并且要求夏侯福这个支部书记也不能再当下去了,一时间闹闹嚷嚷,不可开交,个别好事的村民准备集体上访,不但要搞垮夏侯福,而且要求以毁坏山林和私藏爆炸物品的罪名将夏侯武绳之以法。

毕竟儿子炸了黄角树是明摆在那里的事实,夏侯福也乱了方寸。版权163nvren.com他请求谭长安给予帮助。谭长安说,你儿子炸了老树是事实,如果要追究爆炸物品的来源,那你的会麻烦更大,我看不如这样,干脆叫你儿子去自首占个主动,这样可保住你的支部书记,你可别小看了这个支部书记的位子啊,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失去了它,你被动得很呢!带你儿子自首后,我再去森林派出所做点儿工作,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时候还你个完整的儿子就行了。虽然这样做我要冒一定风险,但是只要能保全你的儿子,我也只好这样去做了,谁让我们都是痛儿子的父亲呢。

谭长安有个儿子叫谭云爽,生他的时候谭长安还是八大员之一的护林员,家庭经济条件差,营养不良,刚生下来的谭云爽只有三斤四两,哭声像小猫叫。加上谭长安的老婆身体又差,没有奶水,小云爽靠淡盐水兑古巴白糖维持生命,长到五六岁的时候个儿还不及人家三四岁的孩子,偏偏祸不单行,刚满六岁的小云爽和邻居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候,被小他一岁的波儿推在米碾槽里,石磙子从他那小肚子上碾过去,差点儿要了他的小命,正当他母亲哭天嚎地要把他送到路边的岩洞去的时候,合当他命不该绝,住在河沟对面的寡妇谢婶说她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捡了一个娃儿。她急急忙忙跑来,叫爽儿妈不要忙着把娃娃扔了,让她带回去试试看有救没有。

谢婶用畚箕把双儿端回家后,熬了一碗姜汤,捏住爽儿的鼻子,一连给他灌了半碗进去,奇迹出现了,爽儿的嘴巴连续动了几下,紧接着又有了呼吸,心跳也有力了。163女人网谢婶又在姜汤里添了一把白糖,慢慢地给他灌下去,半个钟头以后,爽儿的手足开始活动。谢婶请来了水师先生黎纯虚,就地搞了几贴草药,经过半个月的内服外敷,爽儿不但活过来了,而且又可以上坡下坎和小伙伴一起办家家晏了。

谢婶一个人带着他困难无比,爽儿妈思子心切,托人给谢婶说要把爽儿带回去,谢婶左思右想只好答应了。爽儿妈来带双儿的时候给谢婶送去两块腊肉、两篮鸡蛋,并对爽儿说,谢婶也是你的妈,养你救你的妈,两个妈不好区分,你就叫她干妈吧。

小云爽大难不死,可身心难免遭受到了摧残,不但个儿长得很慢,而且性格倔强认死理,在同龄的小伙伴中十分任性,处事爱走极端。上一年级的时候因争玩乒乓球拍,趁同学谢福儿不注意,把他掀到冬水田里,差点儿要了人家的命。好不容易进了初中,他看上了同班女同学朱松梅,硬要和她耍朋友,朱松梅嫌他人长得不怎么地道,同学们暗中叫他为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老是躲着他,他在下晚自习的时候躲在朱松梅回宿舍的路上,看见朱松梅过来了,他先是几把鬼撒沙,然后几声鬼叫,把朱松梅吓得半死,若不是后面跟上来几个同学将朱松梅救起,还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合家欢乐14章

云爽性格古怪,在学校人见人厌,初中毕业后再也不能继续上学,谭长安这个时候已经转正调到林业局了,东折腾西折腾把谭云爽搞到小学去当了个代课老师。这小学虽是村小,但离城不过两公里地,每天可回到家里食宿。云爽虽然文化程度低,但教个一二年级的娃娃看图识字和一百以内的加减法还是可以的,更何况这所学校虽然只有十四个学生,可连校长教导主任在内就有八个老师,说在这里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还不如说国家拿钱叫他们在这里休养静心。

虽然谭云爽个子长得慢,但年龄却长得快,转眼二十多岁了,媒人请过不少,可就是没有效果。看着儿子一天天年龄在增长,谭长安两口子都有些着急。

通过谭长安的斡旋,夏侯武炸树的事很快得到了平息。由于夏侯武是自首,且认罪态度又好,林业派出所处以五百元罚金,然后无罪释放,森林派出所的人把他送回家,并当着派出所警察的面,在村民会上作检讨。版权http://www.163nvren.com/这事儿看起来是派出所非常重视,实际上是对夏侯武采取的一种特殊保护措施,既然有警察在场,又是罚款又是检讨,心存不满的村民虽然心有不平,仔细琢磨琢磨有就算了。从此夏侯福一家把谭长安当成大恩人。此时夏侯媛刚满十六岁。

十六岁的夏侯媛正念高中,已经出落得有些标致,年轻单纯的少女夏侯媛脑子里全是梦想,按照自己的构思,读完中学上大学,或当老师或当工程师或当演员,再嫁一个如意郎君,比翼双飞,在幸福的生活中遨游,在她的眼中,自己的前途将是无限美好晴空万里满面春风一片光明。

可是算路不打算路来。一天,洋溢着青春梦想的夏侯媛放学回到家里,吃过晚饭以后,父亲夏侯福说要开个家庭会,夏侯媛觉得父亲肯定又要做出一项重大决定,因为过去但凡父亲主持召开家庭会是一定有重要决定要宣布的,比如说上次决定女孩夏侯媛享受男孩一样的待遇上学读书。

家庭会一开始气氛就很凝重。版权163nvren.com父亲夏侯福首先宣布了会议纪律,他说当家很难,做子女的必须为父母着想,所以父母如果有什么决定,家庭成员只有服从的权利和义务,不能有任何反对或不从的表示。他又回顾了近来家庭发生的一些事件,不但险些把他当了几十年的支部书记搞垮,而且夏侯武差点儿进了班房,这可是自解放以来夏侯家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丑事。要不是谭局长出手相助,恐怕这个家庭就此败得一塌糊涂。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理当涌泉相报,说实在话,凭现在的境况,我们也没有什么可报答人家的。

绕去绕来,老父亲夏侯福终于说出了今晚上开家庭会的核心议题,前几天谭局长托人来说媒,说是要我们家媛媛去给他儿子做媳妇,我考虑再三已经答应了,今天晚上全家人在一起我正式通知你们,这门亲事已经定了。媛媛的母亲说,不是说谭局长那个儿子人才很差叫什么三寸——树皮吗,矮打杵一个,尖嘴猴腮的,你叫我们媛媛嫁给他?这不委屈她了吗?老书记说,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人差点儿怎么了?人家也是老师,老爹又是局长,要人长得乖,乖能当饭吃?人家那家庭哪点儿配不上你这家庭,何况人家救了你家,你总不能忘恩负义吧。儿子夏侯武也在那里劝媛媛答应这门亲事,谭家条件不错,你嫁过去哥哥也跟着沾光。

夏侯媛是个心性善良的女子,她对父亲这个错误的决定尽管有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答应,迫于父亲的权威和她对父母的孝顺,她只是埋着头在那里嘤嘤地哭。最后父亲丢下一句话,哭哭哭,哭有什么用?同不同意你自己定,同意的话下周继续上学,不同意就回家帮你妈割猪草,我下周进城给学校打个招呼就行了。说完宣布散会。

天性仁慈的少女夏侯媛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选择,她觉得一次婚姻不成功还有第二次机会,可是不让上学就会影响自己的终身大事,想来想去她决定要继续上学,而要继续上学就不得不暂时把和谭云爽订婚的事应承下来。第二天早晨,他来到父亲床边,告诉他说,我要继续读书。老书记大喜过望,连声说我就知道我夏侯福的女儿就是个乖女儿,她一定会替父亲着想,当即骑着自行车把夏侯媛送到了学校大门口。

谭长安及其家人听到这一消息后,同样是大喜过望,特别是那个叫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谭云爽,简直高兴得手舞脚蹈,摸不着北,几天以后趁着夏侯媛回家过周末,他揣着厚礼上了夏侯家加深印象,并向世人宣布夏侯媛已经是他未来的掌门媳妇。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夏侯媛高中就要毕业,眼看这未来的媳妇越发出落得水灵,而且就要考上大学,谭氏父子担心夜长梦多鸡飞蛋打,冥思苦索地想办法稳住这桩婚事,最后决定将生米煮成熟饭。谭云爽三天两头往夏侯家跑,今天给准老丈人送一双皮鞋,明天为准岳母买一件羽绒夹衣,后天又给准媳妇拿一套时尚衣服裙子,过两天又给夏侯家提一包好酒名茶,连番轰炸,使夏侯家逐渐失去了自我防范保护意识,一天趁着夜深人静,谭云爽偷偷摸进了夏侯媛的房间,悄悄爬上了夏侯媛的床头,清纯美女夏侯媛在睡梦中成了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的下酒菜。

谭长安叫媒人过来说,谭家支持夏侯媛去读大学,夏侯媛读大学所有的费用由谭家承担,为了显示诚意,夏侯媛在进入大学之前必须和谭云爽结婚,为了保证夏侯媛的名誉,结婚办证一律悄悄进行,在校学习期间也不怀不生小孩。经过厉害权衡,夏侯福老书记同意了这个提议,夏侯媛也认为四年的大学费用不下十万,靠自己父母根本解决不了,为了圆大学梦,聪明仁慈的夏侯媛没有别的选择,乖乖地就范了。

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然而这桩马马虎虎受复杂观念支配的婚姻却还远远没有过去。想当初,夏侯媛多少抱着一点儿感恩的心理,极其矛盾又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谭云爽,可是真正做起夫妻来,夏侯媛越来越觉得简直不可忍受。每次谭云爽要求寻欢作乐,夏侯媛总认为躺在她身上的是一个丑而不堪的怪物在摇头摆尾,这怪物不仅仅是摸样难看,而且周身臭气熏人,行为低劣,惨不忍睹。久而久之,只要谭云爽有些冲动,她就会感到恶心,感到将有一场莫名其妙的兽行发生,但她又不能说出来,怕说出来之后伤害了谭云爽,毕竟为了她,谭云爽已经付出了全部精力和财力。她更担心因为她的言行让自己的父母受到伤害,哪怕仅仅是舆论上的,她也怕人家说他过河撤桥,忘恩负义。她只能漫无期限地忍受着,等待着,期望哪一天会有奇迹出现。

虽然她自己有了这种心态,但要想冲出这个围城谈何容易啊。

在一次谭云爽发完兽性之后,夏侯媛出人意料地对他表现得格外温柔,谭云爽感动不已。夏侯媛说:“云爽,看得出来你很在乎我,我也很感激你。但是夫妻之间除了房事还应该干点儿别的,我们毕竟是现代年轻人,总要到社会上找点儿事做,如果我今后去干自己的事,你可千万要支持。”

谭云爽脑壳象鸡啄米一样:“我当然要支持,不仅支持,还要全力支持。”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夏侯媛问他。

“不是我自己说的难道还是别人说的吗?我坚决支持,一千个支持一万个支持好了吧?这就是我谭云爽说的。”谭云爽急得不行。

夏侯媛看谭云爽急吼吼的样子,忙说:“其实我也不要你格外支持什么,我只希望,我今后无论做什么工作,你都不要参与,更不能干涉,就像你做什么我不参与不干涉一样,比如说我开茶楼,老板只能是我,你最好不要到茶楼来,即使躲不开,来了你只能是茶客,如果你以老板自居指手画脚,我就要跟你急,弄不好就去离婚。当然开酒楼、开歌舞厅也一样,你来喝酒你来玩,只能以普通客人的身份。你答不答应?”

谭云爽开初还以为夏侯媛要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当他听了夏侯媛说完这些话后,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当即答应:“我以为你说的啥子呢,原来是这样,我有什么不答应的。”谭云爽本来就嫌麻烦,这不是能偷懒的好事儿吗?真要我参与或干涉你那些事儿,我还会觉得烦心呢。

夏侯媛还是不放心,又问了一句:“你说话当真?”

谭云爽也被问烦了,他说:“你还不相信我吗?那你觉得放心不下的话,我给你立个字据嘛。”

这正是夏侯媛想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她担心谭云爽反悔,到时候耍赖不认账,口说无凭,她要趁他现在高兴不防备,一下子搞得个鱼死眼闭。于是她说:“要得,我和你都向对方写个东西,到时候相互有个约束。”

为了图个表现,谭云爽立马跳下床,从柜子里拿出纸笔,工工整整地写到:“立字据人谭云爽,为了支持妻子夏侯媛独立自主创业干事,今后无论夏侯媛开发什么项目、开展哪项业务、从事哪项工作,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我无权参与和干涉,如违背此承诺,婚姻自行解体,特立此据。立据人,谭云爽,某年某月某日。”

夏侯媛要给谭云爽写下相同内容的字据,谭云爽为了讨好她,坚决不让她写。谭云爽说:“我只安心当我的小学老师,其它也干不了什么事,如果你要参与或干涉我教一二年级的语文算数,你尽管参与和干涉好了,我求之不得呢。”

夏侯媛把字据收好,谭云爽又跳到床上,猴急狗刨地把夏侯媛蹂躏了一回。

合家欢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合家欢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英雄联盟之超级召唤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英雄联盟之超级召唤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英雄联盟之超级召唤目录预览:第二章众星之子——索拉卡第三章为升级而奋斗第四章南宫怜儿第二章众星之子——索拉卡陈凡慢慢睁开了双眼,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瞬间,他看到电脑桌前那个漆黑的洞口。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大声骂到:“尼玛,坑爹啊,早知道昨天就拿去修了,可怜陪伴我多年的电脑啊,这让我以后怎么撸LOL啊?”好吧,陈凡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反而为自己失去了那心爱的电脑而无法再玩LOL感到痛心!陈凡发泄了一番决定省点钱去网吧玩,下定决心后

  • 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目录预览:第2章第3章第4章第2章孙红玉听了陈晓的这些话,觉得也有些道理。毕竟这人都快要被人给欺负死了,难道还不知道改变如果那样的话,那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了。陈晓,看着孙红玉的脸上疑惑的表情消失掉,松了一口气。这孙红玉和原主感情非常好,对原主的性格也非常了解,虽然自己不怕被怀疑,不过有这么一个怀疑自己人注意着自己,那就让人太讨厌了。“那行,你说说看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那就先谢谢红玉姐了,我想请红玉姐去帮我

  • 小说禽兽总裁惹不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禽兽总裁惹不起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禽兽总裁惹不起目录预览:第二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第三章你真下贱第四章求你救我第二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泽云……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放开我……”韩忻失去刚刚的焰气,感觉自己快要晕厥了,身体就像被人活生生撕开一样,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秦泽云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良久,他满足的抽开身体,一脸戾气推开韩忻,就像丢垃圾一样随手。“滚!”韩忻拖着一具疲惫的身体走出办公室,立刻引来周围无数人的眼光,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嘲讽着。“为了上位不容易啊,真浪……”“床上功

  • 小说绝天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绝天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绝天纪目录预览:第2章救命啊!第3章竹良城第4章在下沐云歌!第2章救命啊!竹良城外,有山有水,自古多游者,而其最有名于世间的,还是那世人皆知的湖中仙岛和岛上仙宫。澹然空水对斜晖,曲岛苍茫接翠微。“这里真的好美啊!”城外的官道上,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由远而近,声音也传了开来。“竹良美景,可是在天武国都负有盛名的,当然很美了。”二人中的男子笑答道。这个年轻人品貌非凡,身材修长,一身出尘的气质,一看就异于常人。他一脸笑意的看着一旁的姑娘,眼睛里满是宠溺。“叶

  • 小说超级卡片buff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超级卡片buff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超级卡片buff目录预览:第二章世界冠军大赛第三章飞机失事第四章“我还活着”第二章世界冠军大赛今天是世界冠军‘游戏王’桌游争夺大赛的总决赛,来到这里的可谓是高手云集,各显神通!通过90多个国家选手的较量之后,现在依然站立不到的比赛选手就只剩下来自中国的安蒙和来自日本的御前晴子两位了。而整个过程就像是上天之前安排好了一样,竟然是两个死亡卡组之间的较量,光道和代行天使两个终极卡组之间的你死我活,到底是传说中高傲的裁决之龙称霸世界还是霸气的主宰者独拥

  • 小说重修之戒尊霸道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重修之戒尊霸道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重修之戒尊霸道目录预览:第二章重生(二)第三章云兽之战第四章云兽之战(二)第二章重生(二)“少主我现在已经很虚弱了。外边那个老头很不简单,您最好先不要说话。见机行事吧,我要沉睡了。”说完,声音便消失了。曹曼宇见没有办法响应,边只能是叹息一声。“小俊,小俊”柳光听到了孩子的声音,边急忙呼唤,边向床边跑去。到了床边,见小俊(曹曼宇)睁开了双眼。“我的儿啊,你总算是醒来了。你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做些吃的。”说着,抱着自己的儿子,那激动的表情,却是真切的流

  • 小说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目录预览:第2章遇袭第3章冰棺里的男人第4章丹霞谷第2章遇袭最近的上京流传着很多传言!!一个是青色盟的景王殿的一个分队全部被击杀在相国小姐的院子,另一个则是那个相国小姐声称自己见到了火云剑!火云剑是明天大陆的传说,没人敢动!瞬间灭掉一个小分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尤其,还是景王殿的。如果说前面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么相国小姐说自己见到了火云剑的事情绝对是神话故事!谁不知道,火云剑,是那位的东西!这个消息一出,

  • 小说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摄政公主:世子请躺好目录预览:第2章好戏开锣第3章万蛊噬心第4章逆天改命第2章好戏开锣上官素樱蹙眉,不解的回头,淡淡看了中祁帝一眼,道:“还有什么事?”“来人!”中祁帝坐着,未动,却是下达了命令。一队银翼卫闯了进来,拦在她的前方,截住了她的去路。银翼卫是她为中祁帝培养出来的暗卫组织,如今,中祁帝居然用银翼卫来对付她!“你什么意思?”上官素樱转向中祁帝,沉沉的问道。即使心中猜测,她还是想亲耳听听中祁帝说什么。中祁帝笑得一派温柔,抱着明心恬,

  • 小说灵魂转换挚爱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灵魂转换挚爱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灵魂转换挚爱你目录预览:第2章最坑编辑系统第3章苏醒的对话第4章主编冷菲第2章最坑编辑系统要不要这么坑爹呀?我可不想一直变成男人,要知道,我一直是一个柔弱的女性,不要这么的刺激我。“主人,我是5688号最强编辑系统,我的任务就是让你变成最强者,系统会发布任务,完成任务会有经验。当经验累积到一定等级,我就可以帮你换回灵魂。做一些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当然,关联人物关联任务,经验会很多。”这就和玩游戏似的,累积经验,经验达到一定量,就可以升级了。只是升

  • 小说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目录预览:第二章:看谁先折腾死谁第三章:你和她们不一样第四章:值得更好的第二章:看谁先折腾死谁见没人应,夏翛然以为是没听清,然后又提高了几分声音叫道:“林子期。”“……”“夏教授。”前排一个女生低声地叫他,并没有站起来,红着一张脸尴尬地说:“林子期没来。”夏翛然一怔,镜片下的眼眸闪过一丝凌冽的寒光。没来?金融院的学生,我的讲座竟然没有来,好,很好。夏翛然低下头看着名单上的名字在心里念了念,然后用笔将它圈了起来。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