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江山战图10章

2017/11/4 4:29:2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江山战图

第010章:相逢(下)

延嗣平日虽是顽皮,对大哥却甚为信服。来自163nvren.com他见大哥微皱了眉头,不由得便低垂了头。

  延平见弟弟不再吭声,方缓和了面色向潘豹一拱手道:“潘公子,舍弟个性莽撞,冲撞了潘公子游园雅兴,潘公子海量汪涵,想来亦不会与舍弟一般见识。杨延平这里替舍弟赔不是了。”

  “什么?大哥!”延嗣见延平替自己给潘豹赔礼,忙抬起头道:“分明是潘豹仗势欺人,我们为何要向他赔礼?”

  “七弟,莫非你忘了爹的严令?”延平呵斥道,他看看身旁的四个弟弟责道:“明知七弟素来行事冲动,你们怎能放任他与清姑娘单独游园?倘若清姑娘有何闪失,咱们如何向慧远大师交待?”

  “大哥,”延嗣见哥哥们因自己而受责备,急忙对延平说:“不关三哥他们的事。是我不喜欢他们那么沉闷,所以才偷偷和疯丫头独自游玩。大哥,你别怪他们了。”

  “你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延平轻叹口气:“幸好我与二弟及时赶到。否则,看你如何收场!还不随我们回去?”

  众兄弟劝散了围观人群,转身待要离开,却见潘豹气咻咻的上前拦住他们道:“慢着!拐到我爹常说你们杨家居功自傲。看这架势,果然是目中无人!本少爷自出娘胎,便无人敢与本公子作对。这丫头斗胆惊了我的车轿,倘若就这么轻易放过她,本少爷岂非自扫颜面!此事若被我爹知道,在皇上面前参奏一本,你们杨家就算功高,又能如何!”

  “别给脸不要脸。”延嗣不屑的看看他讥诮道:“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仗着你爹......”

  “七弟,你住嘴!”延平生怕延嗣一不留神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不由沉声呵斥。

  “大哥!”

  延广眼见延嗣不服,急忙拉住他低声说:“七弟,若被爹知道此事,恐怕就连娘也保不住你了。”

  延嗣仍要反驳,却听延平道:“你们几个带着七弟与清姑娘在前面茶楼等着我!看好七弟,不许他再任性胡闹!他若不听,便将他带回家由爹发落。163女人网

  见大哥神情严肃,延广兄弟慌忙连拉带拽的劝了延嗣离开。一直未曾再出声的琼儿眼见延嗣随兄长们走远,这才放心的与珊儿一同向茶楼赶去。

  延平望着几个弟弟离去,平静的看了潘豹道:“潘公子,我们杨家素来行事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此乃朝中众臣以至皇上有目共睹。想潘大人在朝中声望颇高,似乎亦不会说出此等违心之言。潘公子,我杨家与你潘家同为皇上尽忠效命,理当和睦共处。关于这次的误会,我想潘公子也不希望它顺风传到皇上那里吧!延平言尽于此,还望潘公子三思!延平告辞!”延平说完便不再理会潘豹,径直前往茶楼与弟弟们会合。

  潘豹看着延平远去的背影,气得跳脚骂道:“臭丫头,杨延嗣,你们给我等着!”

  迎宾茶楼中,人头攒动,欢声笑语此起彼伏。163女人网

  延广等寻到一处清静明朗的雅间坐下等候延平。

  延嗣知道延平一向沉稳干练,对付潘豹绰绰有余。他笑嘻嘻的趴在桌上问着延广:“二哥,你还没告诉我呢,皇老头怎么肯放你与大哥回来?他不是胆小得很么?”

  “七弟,不许胡说!”延广轻斥道:“皇上乃万金之驱,自然要严密守护!皇上体恤民情,原想与百姓们同喜同乐,只是由于朝中频有公文呈送,皇上这才启驾回了宫。还好我们赶得及时,否则你这个祸就闯大了!”

  “就是,小柒!”延庆重重的拍了延嗣肩头埋怨道:“你答应我不会闯祸,又食言!以后我可不敢轻易相信你了!”

  “哎哟,”延嗣大叫:“三哥,你轻点。怎么又是我的错?你们没看见,那个老婆婆抱着小娃娃走得很辛苦啊!还有疯丫头,潘豹竟然想......眼看她们就要被潘豹那些恶奴欺负,我当然应该帮她们。”

  韩清低着头对延广延庆说:“是啊,都是我不好。二哥三哥,你们不要怪杨延嗣!”

  “清妹,”延德走上前安慰道:“别自责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大哥一定能摆平此事!”

  “是啊,是啊!”延嗣连忙点头:“大哥那么厉害,对付潘豹还不是‘小菜一碟’?”

  “是么?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话音未落,延平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

  延嗣看见延平平静的面色就知道这件事一定被大哥摆平了,他跳到延平身边笑着说:“怎么样?怎么样?大哥,潘豹是不是吓得溜之大吉啦?”

  “你还笑!”延平看看延嗣忍不住斥责道:“你认为潘豹是那么容易罢手的人吗?”

  “啊?”延嗣吃了一惊,连忙抓住延平问:“不会吧!大哥,潘豹他想做什么?”

  延平看着延嗣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说:“你以为他还能干什么?”

  延嗣这才恍然大悟,知道是哥哥在吓唬自己,便拉着延平不依不饶道:“大哥,原来你骗我!你怎么这样,还是我大哥呢!哼!”

  “哈哈,小柒!”延辉走过来说:“若非这样,你怎么能受教训?要我说啊,大哥这样做没错!”

  “你们!”延嗣气得大叫:“你们都不是好人!”

  “哈哈!”杨家众兄弟乐不可支。

  他们开心的笑着,谁也没有听见从雅间的尽头飘来的一声轻叹:“唉!我要是有这么多哥哥该多好!杨延嗣,你真的很幸福!”

  “只要小姐嫁给杨延嗣,不就有这么多哥哥了么?”一个低低的轻笑声。

  “珊儿,你胡说什么?”

  “难道小姐不想吗?”

  “你!你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这时,一双闪闪的眼眸向两个少女所在处看了过来,接着便见韩清轻轻的撞了撞身边的延德。延德会意,止住笑对延平延广说:“大哥二哥,现在天色尚早,清妹还想再去逛逛,你们要不要与我们同去?”

  延平摇摇头说:“不了。爹还要我和二弟回军营议事。我二人这就要走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大哥二哥,你们还要去军营?”听见军营二字,延嗣也顾不得再和哥哥们生气,急忙说:“为什么?”

  “爹说,最近有股势力在暗中打探朝廷的一举一动,但又不似大辽的作风,爹担心是以前那些亡国余孽作祟,所以让我和大哥随时待命。”延广解释道。

  “哦,”延嗣点点头,接着结结巴巴地说:“大哥二哥,你们不会......不会......把今天的事......”

  延平脸色一整反问道:“你说呢?”

  “啊?”延嗣扑通坐在了桌边,瘪着嘴,哭丧着脸,一副痛苦万状的模样,可怜地望着延平延广说:“不要吧,大哥二哥!要是爹知道了,我的屁股一定会被打成八瓣......不是,是十几二十瓣的!大哥,别告诉爹好不好?我保证不再生事胡闹了!真的,我保证!大哥,好不好?好不好?”

  “小柒!”延昭忍住笑拍一拍延嗣说:“小柒,六哥没法子帮你了!你就忍忍吧!”

  “不要,”延嗣把头深深的埋在桌子上道:“爹会打得我十天半个月走不得路。大哥,求求你了。”

  “噗哧!”一个清脆的笑声在雅间内荡漾。

  延嗣猛抬头正看见一位明眸善睐的紫衣少年用手悄悄的比划着笑话自己。

  “什么?”一瞬间,延嗣似乎置身于多年前的杂耍场。他迷蒙地看着紫衣少年却又仿佛看见了那个红衣女童。

  乳莺出谷般的清脆嗓音,灿若朝霞似的宛然一笑。一切好像在梦中飞舞盘旋,竟是那么的朦胧又是如此的熟悉。

  “琼儿?”延嗣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然而他又迟疑了:“他?她?不会的,一定不会!”延嗣摇摇头,继而又自嘲地笑了笑。

  “小柒,你怎么了?”延昭看看征神的延嗣笑着对延平说:“大哥,你就别再吓小柒了,你看他都被吓傻了!”

  “哎呀,可不是么?”延广摸摸延嗣的手:“大哥,七弟这回真是害怕了,你就别再捉弄他了吧!”

  “唉!真没见过有谁怕爹怕成你这个样子的!”延平拍了拍延嗣,笑着说:“好了好了,看你这么可怜,就饶过你这一回!”

  “大哥,你不会告诉爹?真的不会?”

  见弟弟一副猴急的模样,延平不觉又好气又好笑,他无奈的看了延嗣郑重的点了点头。

 

江山战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江山战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竟是牛皮糖9章(第9章 陌生的男人)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9章(第9章陌生的男人)小说:总裁竟是牛皮糖第9章陌生的男人她揉着自己发痛的眉心,这么说来,她跟一个陌生男人闪婚,还闪出了一个三婚的?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替自己默哀三分钟。慕筱夏走到窗边,一把将窗帘打开,外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大片经过静心修剪的草地平整而空旷,上面洒了一层细碎的金色阳光。草坪之上,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驶过,停了下来。欧聿夜打开车门,抬眸向高高的别墅三楼看了一眼,慕筱夏吓了一跳,急忙向窗帘后躲。她为什么要躲啊!这样想着,她就重新从窗帘之后站了出来,而那个男人已经上了车

  • 夜夜生情9章(第9章 穆先生,您怎么)

    原标题:夜夜生情9章(第9章穆先生,您怎么)小说名:夜夜生情第9章穆先生,您怎么补好妆,梁缘对助理道了声谢。拍摄继续进行。“林薇,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不择手段!”唐思晨说完台词,拿起桌上的水杯,正要泼过去。梁缘也在瞬间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冷水往自己脸上招呼。“住手!”一声带着愠怒的喝止,让唐思晨楞了一下,她没有转头去看身后的人,而是迟疑了半秒,盯着梁缘那张脸,硬生生将手里的水泼了过去。这场戏是她羞辱梁缘最好的机会,就算此刻叫停,她也要趁机多羞辱她一下。看着梁缘狼狈的样子,她勾了勾红唇,这才心满意

  • 相公注意腰9章(第9章 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护)

    原标题:相公注意腰9章(第9章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护)小说名称:相公注意腰第9章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护“小姐,王爷来了!”夜凤鸾离开之后,夜倾城一直斜靠在软塌上闭目养神着,绿翠焦急的到处奔走着,想寻些丹药给夜倾城疗伤,却是处处吃了闭门羹。绿翠的话音还未曾落下,陌弘逸便闪身到了夜倾城身边,今日的他一袭白衣胜雪,衣袖下摆绣着几片竹叶,倒是与夜倾城今日所穿的翠绿色锦衣相得益彰。“你受伤了?”夜倾城苍白的脸色落入陌弘逸眼中,平静无澜的黑眸透出浓浓的怒意,胆敢伤他陌弘逸的人!这些人还真是嫌命太长!柔软的手

  • 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9章(第9章 你做女人做得真失败)

    原标题: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9章(第9章你做女人做得真失败)小说名: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第9章你做女人做得真失败“霍先生和容太太怎么在一起?”“容太太什么时候竟然成了霍先生的女伴?”“容先生先生知道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吗?”“这时候里面似乎有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啊?”苏小萌自然不会忽略众人私底下的议论纷纷,不过那又怎么样?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勇敢的走下去。男人递给了她一杯香槟,他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不要在乎别人怎么说,做你自己就好。”苏小萌摇摇头,“你多虑了,如果这些流言蜚

  • 孩子他爹不安分9章(第9章 便宜老爸不好做)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9章(第9章便宜老爸不好做)小说名字:孩子他爹不安分第9章便宜老爸不好做“早产吗?”何铭远心‘咚’的一下,紧张道。“满37周便不算早产了,孩子很健康,不知道是不是像爸爸,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我。”康雨霏将孩子抱起来,看着孩子的小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何铭远听到康雨霏的话,不由伸长脖子向前看,孩子虽然小,但是肌肤很白,头发也是黑亮黑亮的,只是睡着了,看不出眼睛的大小,但就脸部轮廓来说,还真得像欧阳一鸣。“可能吧,孩子小,看不出来。”何铭远敷衍道,不管像或不像,以后康雨霏都看不到,

  • 嫁入豪门9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9章 你们桑家胆子倒是挺大)

    原标题:嫁入豪门9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9章你们桑家胆子倒是挺大)书名: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9章你们桑家胆子倒是挺大“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桑梚的一张脸快滴出血来,在这种上面下面都遮挡不住的尴尬场景下,她只能想到挡脸的法子了!顾祈言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他倒是裹着睡袍,一点都不急。见他不吭声,桑梚忍着羞耻心看了过去。和之前身着正式礼服的冷情男人不同,睡袍领口大敞的顾祈言一手靠在沙发背上,凌乱的额发搭了下来,慵懒随性的模样只能让桑梚想到四个字……夜之帝王。理智上知道自己这样胡盯着他

  • 爱在心头宠入骨9章(第9章 调查她)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9章(第9章调查她)小说名字:爱在心头宠入骨第9章调查她顶楼,空中花园。空气清新,环境雅致,咖啡壶里正煮着咖啡,香气萦绕不散。藤织的沙发上,季曜珉慵懒而坐,晨曦的阳光洒落他的脸上,华光潋滟,俊美得让人挪不开眼。那双狭长的黑眸在阳光下更显深邃,如海一般触不可及,勾魂摄魄。齐卫远远朝这边走来,看着那样的季曜珉,他猜测先生的心情不错。或许这跟昨晚先生带回来的那名年轻女子有关?昨夜,当他们看着先生亲自抱着一个年轻女子下车,整座庄园都轰动了。都在暗自猜测这名女子的身份,毕竟这是他们先

  • 我爱你,不死不止9章(第9章 越来越沉溺)

    原标题:我爱你,不死不止9章(第9章越来越沉溺)小说名称:我爱你,不死不止第9章越来越沉溺顷刻间,顾若初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然而,叶霆琛猛然低下头看着她,似是在等待她的回答。“叶霆琛,我们之间的事情只不过是一场成人间的游戏,你不用对我负责,我也不需要你的负责,反正这种事情很快就会忘了。”顾若初一本正经,事已至此,她想要顺利自然。“很快就会忘?是这样吗?”叶霆琛的目光愈来愈深遂,锁定住顾若初的双眼,问。“当然。”顾若初吐出了简短的两个字。“那我们再来温故下好了。”叶霆琛眼里满布了邪魅,犹如大灰狼看

  • 情到深处狠狠宠9章(第9章 亲自接见)

    原标题:情到深处狠狠宠9章(第9章亲自接见)小说名:情到深处狠狠宠第9章亲自接见“慕小姐,你这些药丸我们旗下的药物研究院已经拿去研究过,药效也的确如你所说,真的见效快,时效长。我们现在有意向聘请你到我们旗下的药物研究院工作,你看是否愿意?”助理莫帆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坐姿很是正派。“我不姓慕,我姓白。”白小艾抬眼看了办公桌那边的乔铭赫一眼,他似没有在意她们这边的谈话,低头看着文件。莫帆助理淡淡一笑,并不和她争辩姓慕还是姓白,语气依然温润的问道:“那白小姐,你愿意来药物研究院工作吗?”“好啊!可以

  • 薄情好幸孕9章(第9章 画中美人多留恋)

    原标题:薄情好幸孕9章(第9章画中美人多留恋)小说名:薄情好幸孕第9章画中美人多留恋望着画中的女人,薄君擎的黑眸泛着幽幽的光,深邃无比,浑身气息冷冽。不同于其他的目光,他的眼睛盯着女人胸前那朵美丽的蝴蝶上,红色的翅膀,在白嫩肌肤的映衬下更加诱人心魂。几乎不需要反应,他的思维就跳到了五年前七星级酒店的那个夜晚,那个在他身下求救的女人,胸前也有一朵红色的蝴蝶,初时,他只觉得在她胸前的那片红,在夜色里闪着迷人诱惑。惹的他的手指和嘴唇在那里一遍遍的留恋。后来,他凭借着月亮的清辉隐隐约约的感知她胸前的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