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此生不幸遇到你】阮小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18:15 来源:网络 []
书名:此生不幸遇到你

作者:阮小七

第002章:八年后

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穿着一条纯黑色的抹胸礼服,乌黑柔顺的长发看似随意却复杂的盘在了脑后,没有头绳和发卡煞风景的影子,只有一朵白玫瑰戴在右侧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来自163nvren.com

谁也想不到,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姑娘,居然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行政总监。

安宁一路迈着平缓的步伐来到休息室,素白的手指微微蜷起轻叩门扉,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时,才轻轻推门而入。

休息室里只有一个人在,就是今天这场婚礼的女主人——岑婧。

她已经换好了圣洁无暇的婚纱,正坐在化妆台前细细的补妆,那张出众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欢喜,就连眼底都晕染了幸福的意味。

“怪不得别人都说新娘子总是最美的,今天终于能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安宁走过去,笑着调侃。

岑婧描着细眉的手一顿,抬眸从化妆镜里看向她,从上到下把人打量了个遍,半晌才幽幽叹口气,“可我这个新娘子开始怀疑,找你来当我的伴娘兼婚礼总策划是不是找错人了?”

她看到安宁不解的表情,放下手中的眉笔站起来,一伸手拉过安宁两人并肩而立,对着镜子说:“你看,你把我的风头全都抢去了,到底谁才是新娘啊?”

镜子里,岑婧和安宁是两种类型的女人,前者为惊艳的豪放美,后者为淡雅的内敛美。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嗤——”

安宁看着镜子,被她无比哀怨的语气逗笑了,按住她的肩膀,指着镜子里那个一袭白纱美艳到不可方物的女人说:“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今天谁的风头最盛吧?嗯?方家少奶奶?”

“噗哧——”岑婧一把拍开她的手,羞红着脸嗔道:“什么方家少奶奶,土死了!再说,我姓岑!”

“再有十几分钟你就该姓方了,一样的。”安宁双手环胸看着她,静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当初我还真的以为你打算做一辈子独身主义者,结果没想到,你还比我先嫁出去了。”

她这么一说,岑婧也有些感慨,“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到自己会遇上他啊,不然单身一辈子也不是没可能。”

安宁微微一笑,拍拍她的肩膀,“这些话等今天晚上洞房花烛的时候你跟你老公说一说,看看他什么反应。好了,我先出去了,再过二十几分钟差不多婚礼就该开始了。”

离开休息室,安宁又四处看了看,这是好友一生一次的婚礼,而她作为这场婚礼的总策划,她绝不允许出现一点差错。

“那边的粉色气球在升高一点,这里铺的香槟玫瑰不够多,送来的花篮不要堵在门口,整体的灯光在柔和一些……OK!”

安宁抱着肩膀站在宴客大厅里,俨然一副“我是总策划”的模样,支使着工作人员,让人唯唯诺诺。【此生不幸遇到你】阮小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大厅的角落里,四五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正围坐在一起说笑。

“哎,那个女人是谁?”突然,有人冲安宁方向抬了抬下巴,好奇问道。

第003章: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亚则,今天你是新郎官,来的人你都该认识吧?”

新郎方亚则扭头看了一眼,笑道:“她啊,岑婧的闺蜜,今天婚礼的总策划。”

“我怎么看着她那么眼熟呢?”

此话一出,在座的几个男人纷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安宁正和一个人对着节目单,微低着头,侧颜很美,粉嫩的樱唇一张一合,远远地都能感觉到她认真的语气。

一个人笑出来,直言:“歆年,你见个长得有点儿姿色的女人就这么说。你这么说不行,关键是人家也得看你眼熟才行。”

“你丫闭嘴吧!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版权163nvren.com”简歆年丢了个卷成花的纸巾过去。

“哎哟!简少爷羞涩了!”穆恒笑起来,“亚则,去,帮着简少爷引荐引荐。”

一这么说简歆年就更有兴趣了,放下酒杯推搡着有些为难的方亚则,“快去快去,婚礼还没开始呢。”

方亚则看看几个好友如狼似虎的神情,无奈的直摇头,叫了一声:“安宁——”

安宁正认真仔细地检查节目单,突然就听到有人叫她,她抬头看过去,笑了,“新郎官怎么早早就出来了?宾客到齐了吗?”

“来的差不多了,大部分都在楼上房间休息,有个别不能来的也都打过电话了。”

方亚则走过去,看一眼她手里的节目单,客气说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忙,一直忙到现在连觉都来不及睡。”

“没什么!岑婧是我的好姐妹,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婚礼,累一点也无所谓。”合上节目单,交给身边的人,嘱咐道:“就按照刚才我说的做,不要临时给我搞出什么问题来!不然拿你开刀。推荐163nvren.com

方亚则看到那个人拿着节目单战战兢兢的跑开,才拍拍安宁的肩膀说:“过来,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认识。”

“什么人?”

安宁奇怪地看着他,给她介绍什么人?

“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被方亚则拉着来到一个空了好几张椅子的圆桌前,安宁看着坐在中间的人,向来巧舌如簧的她诡异的哽塞了,像有一团棉花堵住了她的喉咙,噎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尽量让自己不要把笑脸扯得那么僵硬,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躲了八年也够久了。

她还在兀自出神,方亚则已经温柔笑着说:“介绍一下,这位是南城三少之一,霍东爵。这位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简歆年,还有我今天的伴郎,江左希。她就是你们刚才看了半天的美女,安宁。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安宁?名字不错。”简歆年站起来,顶着一张童颜的娃娃脸朝安宁伸出手,笑眯眯地说:“你好,我叫简歆年。”

伸出的手迟迟没有人相握,简歆年的笑脸僵硬了,方亚则干笑着瞥了一眼安宁,轻轻推推她的手臂,压低声音说:“安宁,人家跟你问好呢!”

第004章:幸或不幸

安宁盯着霍东爵那张带着邪笑的脸足足看了十多秒,直到方亚则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抬手抚着额头说:“亚则,我去看看那边准备的怎么样!婚礼快开始了,你也赶紧再检查检查吧,出了差错岑婧会杀了你的。”

“哎哎哎——”方亚则一把拉住她,扳着她的肩膀让她面朝两位好友,低声在她耳边说:“人家跟你问好呢,你这样直接走人,也太不给面子了!”

握上了那只一直半举的手,礼貌性的微笑,“你好,我叫安宁。”

简歆年勾唇笑了笑,收回手。

“还有。”方亚则暗暗提醒她。

此时的安宁很想暴走,她深吸一口气,朝那个坐着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公子哥递手,“霍少,久仰大名。”

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八年过去了她的变化很大,可能霍东爵已经不认识她了也说不定,又或许霍东爵根本就没有记住过她,如果真的是这样,最好。

霍东爵把玩着高脚杯,微微抬眸,就看得出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他噙着笑看眼前的这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既不说话也不握手,只是倾斜着身体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久久没有动作。

方亚则和简歆年两人不明就里的相互看了一眼

安宁咬着贝齿,自嘲一笑,看来他记得自己,不然怎么会吝啬到和陌生人握个手都不愿意?

伸出的手缓缓落下,透着无力感,落到一半时,霍东爵突然站起身握住她的手,在她惊愕的目光中,他说:“安小姐,你好。”

霍东爵的手比她的手大了许多,两个人的手相握看起来就像是他的手把安宁的手完全包裹,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触到他手心里四个小小的茧子和略显粗糙的手指,看来这八年里他付出了不少,似乎也收获不少。

手心里渐渐出汗,他还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动,努力压制都无法让她平静下来,安宁咽一口唾液,想要抽回手,却发现他牢牢抓着自己的手怎么都不肯放。

安宁蹙了眉,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两个人暗中僵持,一阵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来,安宁趁此之际猛地抽回手,说了声“不好意思”转身离开,背影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方亚则问:“东爵,你认识安宁?”

“……不认识。”霍东爵淡然一笑看着自己的手,鬼使神差的闻了闻手心残留的余香,就在她手伸过来的一瞬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那个香味让他有些流连忘返。

是姚诗敏生前最爱的冷松香。

“亚则!”

接完电话的安宁站在不远处招手,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冷着脸扬了下头,示意他时间差不多了。

第005章:脾气见长

安宁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霍东爵望过来的眼神,和八年前一样,带着讽刺,轻蔑,还有那么一点挑衅,她握了拳头,缓缓的挤出一个冷笑,对方一愣,她潇洒的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霍东爵微微眯起眼,八年不见,脾气倒是见长。

“东爵,东爵,喂!”简歆年叫他,“你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怎么?看上刚才那个妞儿了?”说着,他探身又看看坐在最前方的安宁,摸着下巴说:“嗯,是挺不错的,长相,身材,气质。”

“喜欢?”霍东爵问道。

简歆年摸着下巴,“还行。”

霍东爵看他一副磨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轻飘飘的问:“你不是最爱辣妞的吗?她不是你的菜。”

“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简歆年伸了个懒腰,一连惬意。

霍东爵喝一口红酒,笑着摇摇头。

***

婚礼到达高潮,新郎新娘开始轮桌敬酒,各桌宾客也开始进行轮番轰炸,稍微有点儿交情的就大喊“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想不喝干都不行。

岑婧是出了名的一杯倒,才敬了一桌酒就迷迷糊糊的已经开始说酒话,被人扶着进了新房。方亚则虽然不是一杯倒但也不是千杯不醉,被人连灌了十几杯的啤酒掺红酒,脸已经红的不像话,照这样的速度下去,醉倒是迟早的事儿。

“来来来,亚则,干了,今儿你结婚,得干光啊!”

“对对,喝光啊,再来一杯……”

“不是,我真的不能再喝了,意思一下就行了。我……”方亚则无奈的看着再次被倒满的酒杯,耳边朋友的吆喝声连绵不绝,他苦笑着端起酒杯就要一饮而尽,冷不防凭空出现一只手把就被夺走。

第006章:挡酒

起哄的声音渐渐消了,各个都看着安宁,脸上写着疑惑。

有认识她的兄弟说:“怎么?安宁来帮忙挡酒来了?是怕亚则喝醉了今晚洞不了房啊!”

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

安宁就是安宁,即便面对这样的调戏仍然脸色不变,她淡笑着看了一圈,举举酒杯说道:“今天亚则是新郎官儿,待会儿婚礼结束还要回去陪岑婧度过他们的新婚第一夜。大家就看在今天他主场的份儿上,饶了他这一回。等今天过去,你们想什么时候把他灌醉就什么时候把他灌醉,没人拦着你们,行不行?”

这一番话说的敞亮又体面,加上安宁光鲜亮丽的外表加了不少分儿,多数朋友都呵呵的笑了。

方亚则见状,松了口气,“安宁,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真的就要醉了。”

“你醉了不要紧,我担心的是明天岑婧找我的麻烦,嫌弃我不帮她老公。啧啧啧,这份罪名,我可担当不起。”安宁似笑非笑的说着,眼底流光飞逝。

“哎——宁宁,让我们放过亚则也不是不行,那你就替他陪我们喝完这一轮儿,喝完就让他走,怎么样?”

安宁看清挑事儿的那人,笑了,纤纤玉指指着他骂道:“明三,你小子别给我找事儿啊,我还摸不清你那点儿心思。”

叫明三的人闻言嘿嘿一笑,“宁宁,你能摸清我什么心思啊!我喜欢你的心思谁都能摸得清,是吧兄弟们!”

“对对对——”

“呸!”

安宁啐了一口,举起酒杯,“说好了,我陪你们喝完这一轮儿,你们就得放人!”

“行!谁不放人谁是孙子!”明三应得满口。

安宁抿唇一笑,二话不说,举杯一饮而尽,啤酒的味道让她皱起了眉,其实她更倾向于喝红酒。

一杯饮尽,明三又给她满上,说道:“这里一人一杯,一个不能少。”

方亚则试图阻拦,“安宁一个女孩子,别……”

安宁杵着他的手臂,摇摇头,“我没事,这点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说完,又是一杯酒下肚。

喝了几杯酒,她原来白皙的脸颊此时染上一抹绯红,再加上她今天花了淡妆,看起来平添了几丝魅惑和性感。

“亚则,这妞儿挺个性的啊,介绍给我。”

方亚则斜睨一眼好友,说:“你想都别想了,安宁有未婚夫,再过一个月也该结婚了。”

简歆年听到这话,低骂了一句,恼火的抓抓头发,唉声叹气。

霍东爵小抿了一口酒,看着安宁明媚的侧脸,冷冷讥笑。

***

安宁喝醉了,却也不是醉的一塌糊涂,只是走路有点儿飘,说话有点儿慢,表情有点儿傻。

她坐在椅子上,抚着有些疼痛的额头,耳边嗡嗡的声音吵得她心烦。

此生不幸遇到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此生不幸遇到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冷王的倔强妃 大结局

    原标题:冷王的倔强妃大结局书名:冷王的倔强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玉修罗是个病秧子第二章靠,好妖孽的男人第三章女人,你果然胸大无脑第一章玉修罗是个病秧子简洁但不失华丽的房间里,地上铺着上好的羊毛地毯,四柱大床飘着唯美的粉色床幔,配套的米色家具明显是名家设计。靠墙边的一组真皮沙发前有一个造型优美的茶几,上面的花瓶里插着一枝白色牡丹,孤独但热烈地怒放着。无疑房间的主人是个富有的年轻女子,此刻她正站在落地窗前,身上仅着一件白色睡衣,这颜色把她和这房间的一切都奇异地融合在一起。她身后披着的发直到腰际,加上纤细

  • 闪婚不闪离 大结局

    原标题:闪婚不闪离大结局小说书名:闪婚不闪离目录预览:第一章没心没肺的林尤冉第二章飞来的桃花运第三章啊,大变态呀!第一章没心没肺的林尤冉S市中心医院住院部楼前。幽静的花园,随着一阵风,卷着桃花的香气,吹向每一个角落。呼呼——林尤冉气喘吁吁地快跑着,速度堪比疯狂的兔子。没办法,谁让她分到了心内科,心内科的护士长是全院出了名的蛇蝎美人,妖娆的身材,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折磨起实习生,那手段何止凶残?林尤冉疑惑地看着一脸忧惧,行色匆匆的人,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她顾不得这些,要不是坐过站,她肯定有充足的时

  • 惊世盛婚 大结局

    原标题:惊世盛婚大结局小说名:惊世盛婚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偷了我的东西第二章一个女人都抓不住第三章呵,你真不识趣第一章你偷了我的东西夜幕,灯火璀璨。位于A市市中心的七星级酒店,正在进行一场秘密交易。十几辆宾利房车停在酒店入口,下车时,统一着装的黑西装面无表情的保护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缓步走进酒店。乘上电梯,直达33层的总统套房。房间中微弱的光线,模糊了站在落地窗前身姿修身的男人。“萧先生,您要的东西带来了!”这时,中年男人带着三分谄媚的笑容,手里拎着一个箱子。男人微侧过身,指间一点腥红,若隐

  • 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 大结局

    原标题: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大结局小说名:我和收养我的美女老总目录预览:初见美女老总误闯浴室心跳得厉害初见美女老总认识她的时候,我十四岁,她三十岁。是她把我从孤儿院领回去,给了我爱和温暖,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是她,改变了我的人生。千不该,万不该,在我十九岁那年,我发现我竟然爱上了这个女人。******************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孤儿院。那天她开着一辆蓝色的宝马出现在孤儿院时,我听到周围的孩子们发出惊叹和艳羡声,虽然孩子们并不认识什么宝马,却也知道能开着一辆漂亮的小车前来的人,身份

  • 诸天魔道 大结局

    原标题:诸天魔道大结局小说书名:诸天魔道目录预览:第一章月色下的杀戮永别人间第二章复活王者陵墓第三章独角龙第一章月色下的杀戮永别人间这是一个阴风肆虐的夜晚,呼啸而过的阴风如同鬼魂在低声咆哮,天地间充满一股难言的阴森,天空月色被黑云掩盖,偶尔间的露出半月如钩,洒下的月光都充满凄凉。凄凉月色之下,正上演着一场惨烈厮杀。月色中的海罗满身鲜血,他健步如飞在森林中传穿梭,在他身后几十道人影个个身手不凡,手持长剑,阴冷杀机弥漫整个森林。在海罗身后,十几名手持长剑的蒙面者剑芒交错,一双双眼睛绽放冷芒,这是一场

  • 赢家天下 大结局

    原标题:赢家天下大结局书名:赢家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河和何桐第二章未婚王爷第三章现代王妃洞房花烛夜第一章河和何桐2016年。何桐卧在沙发里吃泡面看电视剧,在乡下照看没有出息的弟弟的妈妈突然打电话来,希望她再打一笔钱回去贴补家用。在城市里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的何桐抱怨了一顿,意思就是说希望妈妈来看看她,但是妈妈直接拒绝了。接完电话之后何桐就站在阳台上往街上看,好多人都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往哪里奔走,但是总是有一个盼头,可是自己又应该往哪走呢。身为一个写手只能依靠笔下的温暖过活,还有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弟弟和一

  • 九鼎天神 大结局

    原标题:九鼎天神大结局小说名:九鼎天神目录预览:第一章:蒙山少年第二章:家族测试第三章:第三项测试引发的血案第一章:蒙山少年“为什么我不能练武,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阵阵怒吼在山脉之间回荡。只看在一悬崖之上,一名大概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正顶着烈日在扎马步。但其能够坚持的时间却是短得可怜,只要一蹲下,就立刻的倒在了地上。少年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几乎同泥土的颜色融为了一体。而看那少年的脸庞,更是黝黑得发亮,像极了研墨的墨盘。或许稍显夸张,但在普通人的严重,这少年无疑是黑得出奇。他靠在一棵树上,双眼

  • 特种兵豪门情仇 大结局

    原标题:特种兵豪门情仇大结局小说名字:特种兵豪门情仇目录预览:情伤往事寻找真相无法原谅情伤往事三年了,李志豪终于走出了他漫长的等待,走出了那个不见天日没有自由的地方。监狱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吃的炒菜象煮菜,没油;干的活比牛干的都重,谁让你犯罪了呢?就该苦该累该好好反省,留点深刻的印象,管教这么说。其实那些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一个男人,有生理需要,而那里面没有女人,等一个女人把心等得发霉一样的,想一个女人,有的人想得发疯了,不得已只好自行解决。而李志豪总惦记着老子孔子那些圣人,惦记着道德那东西,

  • 毒尊 大结局

    原标题:毒尊大结局小说名称:毒尊目录预览:第1章误吞奇毒第2章觉醒第3章如因第1章误吞奇毒“剑尧,你为什么就这样离开我。”一声声女人悲泣的哭声从肃穆的教堂里传来,而在她面前的华丽墓穴之中,掩埋的是与她相爱了多年,并且刚刚订下了婚约的未婚夫的尸体,那张年轻的黑白照片刺激着每一位中国人,一位位化学界的能人为他默哀……剑尧:22岁的化学界奇才,哈佛大学化学界博士。他为了自己一生所追逐的梦想——一定要在化学领域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也属于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他决心要在有生之年,一定要研制出世界上最厉害的化学

  • 逆时针旋转的树 大结局

    原标题:逆时针旋转的树大结局小说名字:逆时针旋转的树目录预览:第1章多年之后第2章初来乍到第3章面馆风波第1章多年之后算起来,只过了五年。五年可以让浪荡少年变得成熟懂事,五年可以让叛逆少女变得稳重温暖,五年可以让春暖花开变得荒草丛生,五年也可以使美好青春变得伤痕累累。时间很短,短到认识雪子好像一眨眼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像快速行驶的火车一样哗啦啦地向前行驶;时光很长,长到认识雪子的时光好像一部漫长的小说一样,似乎要用一生才能把故事看完。又是一年冬天,算算时间,雪子已经离开了五年。嘉乐漫步到华中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