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隋末风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3 20:33: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隋末风流

第008章: 明喻病倒三清观

一气之下的明喻忿忿的离开了‘销魂居’出了城毫无目的的胡乱走着,此时恰遇东南风,虽说不大,但迎着风而走,出来约有几里地远,就觉着胸口堵塞,肚子里一阵一阵地拧着绳儿的疼,说不出来的难过。版权163nvren.com暗道不好!抬头一看,就见大道的前边北下坎,坐北朝南有一座庙,奔到庙门口,想歇息歇息再走,谁知这时肚子疼得更厉害,简直连腿都迈不开步了。紧咬着牙关,往下沉着气,用银枪支撑着身体,一步一步儿地蹭到庙的跟前,上了台阶,将要转身坐下,就觉着眼前一黑,一阵头晕耳鸣,往前—栽身,手上的银枪头正打在山门的石头门墩儿上。就听得当啷啷的一声响,明喻趴伏在地,昏迷过去。

  门外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小道士,开门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行路的人倒在庙前,只见他是二目难睁,牙关紧咬,不省人事;连忙到里面,报知了这庙里的两位观主。观主出来,忙走上前去,拉过明喻的手腕摸了一摸后赶紧差道童把明喻抬进去,三个道土连忙把秦琼抬进庙中,进了西配殿,放在床铺上。

  一个紫脸的道土找出银针来,按着明喻的穴道,扎了几针之后,就见明喻醒来挪身探向床边,一阵呕吐。他微睁二目一看,就见眼前站着两位老道士,旁边还有几个小道士,这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自己要在庙前台阶上坐下歇息,以后心中就觉一迷糊,栽倒在地,就不知道了。推荐163nvren.com如今自己躺在屋中的床铺上,又见身旁有几个道士,才明白自己是被他们救到这里,有心想要给老道道谢,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这时紫脸儿的道士说:“少年,现在你觉着怎么样?”明喻睁开双目,只是连连地摇头。这紫脸儿的道士又诊了诊脉,对那白脸儿的道士说:“不要紧了,这人已然有了救了。这针扎下去,血脉已然流通,不至于再有危险。徒弟们,你们去煎一杯金银花汤,再到后面取两丸子丸药,赶紧拿来。”小道士答应了一声出去,不一会儿,全都取来,帮着这紫脸儿的道士把丸药调开,给明喻服食后,都退出屋来,只留下一个小道士在旁边看守。明喻躺在床铺上,迷迷糊糊地睡去,这一觉直睡到夜晚定更以后,才醒过来。说明http://www.163nvren.com/明喻想要起身道谢,但酸懒无力动不了身的他只能无奈的看着小道土

  两位观主得知道少年已醒急忙过来,紫脸道士进来说:“少年,现在你觉着怎样?”

  明喻看着道士:“多承观主搭救,现在我心里倒是舒服了,就是周身酸懒,不能够移动。”这紫脸儿道土说:“少年你不要急,我慢慢地给你调治,你就在这庙里养病吧。听你的口音不是此地人,施主,你贵姓高名,家住在哪里?因为什么到了潞州呢?”

  “小子姓明名喻字子成,是陕西榆林人氏。”略去了‘销魂居’的事把自己游历经过说了一遍。明喻看着两位道士问道:“请问二位当家的上姓呀?”这个紫脸儿的说:“贫道姓魏。”那个白脸儿的说:“贫道姓徐。”

  明喻听完一脸吃惊的看着,心道:哎呀,我怎么碰到这两位了!原来这紫脸儿的道士是魏征,是隋朝名人文中子王通的门徒,满腹的经文并且深通医道白脸儿的道士徐积徐茂功他们是师弟;一脸兴奋的打量着眼前两人,抱拳道“久仰二位大名,小子得见高人,三生有幸。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明喻的话弄的二人一脸的吃惊,魏征哈哈大笑“久仰不敢当,不知少年怎知我二人?”明喻说不出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千年后是穿越过来的吧,笑着说道“您二位叫我子成吧,我是晚辈,喊少年叫着生分,听人说的”。

  魏征徐茂功看着明喻不想说的样子,微微一笑:“子成,你好好休息,我们告辞了”转身离去。

  三天后清晨,魏征来到明喻房内:“子成,看你的样子病业已大好,恭喜啊”明喻恭身一礼:“多谢道长这两天对子成的照顾,子成铭记在心”说完看了看魏征徐茂功突然低声下气道:“不知二位道长能不能收留我?我实在是无家可归了,只想吃份安稳饭!”魏征徐茂功吃惊的看着躺在床上明喻,一脸的惊疑:“我们都是三清观的道士,所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外面的事,不想管也管不了;子成啊,我观你相貌不是这‘方外’之像,你还是自谋出路吧。”明喻看着魏征徐茂功不肯收留无奈苦笑道:“小子多事了,还望道长谅解。”岔开话题道:“不知道长知否我那银枪的下落?”

  魏征点头唤弟子取了过来,交给了明喻;明喻手拿亮银枪强抖着精神学着古人样对着二人说道:“青山不改,细水长流,两位的恩情来日再报,小子告辞了”转身耷拉着脑袋就要朝门外走去。这时魏征叫住他挽留道:“你再在三清观中修养几日,待身体完全康复过后在离去吧。”本不知道该去哪里的明喻点了点回转过来再三的感谢着魏征徐茂功。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第009章: 二贤庄兄弟结金兰

看着明喻跃墙而去的单雄信一脸自责的对身旁的苏清娘道:“都是愚兄的莽撞,我这就把他追回来”说完急忙冲出‘销魂居’骑马四处寻找明喻。

  空洞的眼神楞楞的看着明喻离去的围墙,苏清娘木纳的点头回应着单雄信,嘴里不停念叨着明喻离去的话语: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难道他在告诉我,他无意功名利禄,富贵荣华,只愿隐居一世么?他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解释呢!”捂着满脸泪珠的脸跑回了绣花楼扑倒在上前,放声的大哭。闻听此事的肖若兰急急赶了过来,怜惜的抚mo着苏清娘的秀发不停的安慰着。

  再说单雄信快马加鞭从东到西再由南到北不停的寻找着明喻的影子,此时的明喻正病倒在三清观他那找的到,找了两天,明喻人踪皆无,想到许不远处三清观中徐茂功号称神算,不如清他一算明喻的行踪,打定主意后单雄信策马来到三清观前,小道士见单雄信来了连忙道“单师叔您怎么来了?我师傅在鹤轩呢,我给您通报去。”雄信进到了院中说:“二位道兄,小弟来也!”这个时候单雄信已然走进来,魏、徐二人都站起身来说:“单二弟,你由哪里来呀?请坐,请坐。”单雄信三人和魏、徐二人彼此见礼已毕,落坐献茶,茶罢搁盏。163女人网单雄信单:“咳!我心里有一件不痛快的事,来找二位哥哥来了。”于是单雄信就把怎么误打明喻明喻一气之下跃墙而走的事说了一遍;“徐仁兄,你给我摆一摆卦,占算占算明喻去那里了?”徐茂功一听说:“呕,原来是为这个事情,占卦是诚则灵,你要没有诚心,可就不灵啦。”单雄信说:“诚!诚!我是一秉虔心,求你给我算卦!”徐茂功说:“好!今天叫你们开开眼,瞧一瞧大拘活人的。可有一节,你得跪在桌子前头,面朝东南,闭目合睛,一心秉正地祷告说:‘明贤弟快来,明贤弟快来。’我在旁边掐诀念咒,施展法术,立刻就能把这位明喻给拘来。”单雄信说:“我跪下了,今天你要拘不来,我不但要打老道,而且还得拆庙呢!”徐茂功点头示意单雄信跪下。

  单雄信来到桌子前面,朝着东南一跪,徐茂功说:“你闭上眼睛吧,我要施法了。”单雄信把眼睛一闭,心里还真是暗暗地祷告。就听徐茂功在旁边嘴里上着韵调念着说:“过往神灵呀,明喻的金身大驾何在呀?你在屋里闷儿着,是怎么回事呀!再不出来弟兄相见,可快急死人啦……”单雄信一听,愣了!心说:“明喻怎么在他们屋里闷着呢!睁开眼一瞧,由东里间出来一人,正是明喻。再说明喻在东里间躲避,一听徐茂功说他能够把自己拘来,心说:坏了,藏不住了。扒着帘缝儿一瞧,见单雄信在这儿跪着,又听徐茂功拿腔上韵的点明了说叫他出来,再不出来不行,只能尴尬的撩帘走了出来。感动的朝着单雄信跪了下去,呜咽的说道:“子成何敢劳动单大哥金身大架,子成罪过!”连连的朝单雄信磕头认错。

  单雄信看着一脸感动的明喻点了点,一把拽起他:“走,现在就去找清娘,她一定会原谅你的”说着不容分说的拉着明喻出了观门。明喻被强拉着出了观门甩开单雄信的大手道:“哥哥,你就别为难小弟我了,我想找出清静之地好好的想想”看着一脸坚决不回的明喻单雄信无奈的点了点:“去我家吧,那里地方大,没人会打扰你的”不由分说的拉着明喻上马,明喻急忙道:“哥哥,我那匹马还在‘销魂居’能不能麻烦您……….”单雄信哈哈一笑表示没问题,这样两人合乘一马来到了二贤庄,单雄信吩咐下人准备香房给明喻住,自己暗谴亲信急速告之苏清娘。

  在二贤庄住下的明喻逐渐的单雄信熟落融洽直至莫逆,每天被单雄信拉着不是聊天就是喝酒,没过多少日子明喻的酒量比以前好了很多;这天,单雄信的家人把‘妖怪’从销魂院带了回来,单雄信一看之下吃惊不已的问道:“兄弟,你这马叫什么?哪来的?”明喻看着一脸吃惊的单雄信平静的说:“此马是我师傅送于我的,是“汗血”因为长的奇怪所以就叫‘妖怪’有什么问题么?”

  单雄心看着一脸平静的明喻道:“兄弟,可以啊,上八骏头骏在你眼中这么平常,如果是在外面,它可是万两黄金都难求的,兄弟可真是有福之人,哈哈”哈哈大笑的单雄心拉着一脸吃惊的明喻向朝花厅走去。

  在花厅,多喝了两杯的单雄信心血来潮的拉着明喻来到后花园让下人准备香案黄纸要与明喻结拜,明喻看着对自己有如亲兄弟关爱的单雄信一脸感激后,恭恭敬敬的在案前拜了下去,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照顾好这位以后将要落难的大哥。

  结拜完后,明喻恭恭敬敬的在单雄信身前跪倒:“大哥在上,弟明喻,诚心叩拜”连磕三响头后,被激动的单雄信搀起。

  得知明喻栖身在二贤庄,肖若兰拉着不情愿的苏清娘赶了过来,正巧看见二人义结金兰,肖若兰拉着一脸尴尬的苏清娘,道着喜走了过去。此时尴尬的不止苏清娘,明喻也是一脸尴尬的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单雄信打着哈哈道:“都是一家人,这是干什么,走一起吃饭去。”明手拉着明喻右手拉着苏清娘大步走出后花园。

  吃完饭后,偌大的花厅只留下了明喻和苏清娘;两人都低着头,偶而目光接触下又马上分开,大堂的气氛十分的尴尬;喝了点酒的明喻看着眼前如花的美人,有点心猿意马起来,轻挪着圆凳慢慢的靠近苏清娘直至衣服快要贴在一起才停了下来,仔仔细细的欣赏着苏清娘的美貌。此时的苏清娘实在受不了被明喻审视的目光,脸一下红了起来,眼角瞄着明喻生怕别人听见轻声的嗔道:“你不是不要我了么,还靠这么近干什么,起开!”酒壮英雄胆,也壮着明喻的色胆,他是呆了点沉闷点,但他又不是太监,如此佳人在前他又怎么忍的住呢;于是不理会苏清娘的质问,在桌下伸出右手一把的抓住了苏清娘的手道:“我怎么会不要你,大丈夫一言既出,四马难追,我答应娶你就一定回娶你的。”

  被明喻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的苏清娘吃惊的看着眼前熟悉而又感觉变的陌生的明喻暗道:他还是以前那个被我捉弄的呆子么?正当苏清娘想要对明喻说话的当口,躲在一旁的单雄信和肖若兰一脸笑意的从屏风后面走出,单雄信戏谑的说道:“常言说的好啊,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我真的相信了,哈哈”肖若兰也在一边帮着腔“是啊是啊,你看他们甜的跟蜜似的,他们两本来是要成亲的,都被你搅和了,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反正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规矩。”单雄信拍手叫好,连忙吩咐下人去准备,晚间就成亲。明喻苏清娘无奈的看着两人都低下了头,但苏清娘的手还是被明喻牢牢的抓住想要甩开都甩不掉。

 

隋末风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隋末风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穿越之尘缘劫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尘缘劫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穿越之尘缘劫目录预览:第1章男人也能穿越第2章洞房花烛夜第1章男人也能穿越公元二OOO年元月一日夜千禧之年,举世欢庆。彩虹影剧院里,文澈独自在后台里化着彩妆,按部就班,不徐不缓的画着脸谱……剧务已急不可耐,“阿澈,快点吧,这一场的钢琴独奏马上就要结束了。”……真是倒霉,怎么就请了这么一个角儿,根本就不听指挥,快上场了人才到。剧务骂咧咧的小声嘟囔着,可里面那位就是一百个不应也不理。救场如救火,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个角儿呢!台上一曲终了,主持人慢吞吞的走上去,只盼

  • 穿越之庶女王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庶女王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庶女王妃目录预览:第1章羞辱第2章下药第1章羞辱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帝都。一座小小的四合院。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上的面巾之外,个个都是赤身露体。那光~裸的胸膛,还有那毫不掩饰的下~身上的硕~大让她惊惧,可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她的口中被塞了一块软布。“醒了。”看到她睁开眼睛,一个男子邪笑着说道。“妞,真美呀,让哥先疼疼你。”一只大手说着就向她的身上摸来。身

  • 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在线阅读小说: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爱的婚姻第2章结婚证第1章没有爱的婚姻咖啡厅里唯一的一张可以吸烟的桌子,紫伊优雅的以长指将雪茄送到了唇边,玫瑰色的打火机倏的一亮,也映着她精致的五官格外的清晰,那双眸子就仿佛润染了一层雾,让她仿如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一样。她在等待相亲。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红唇轻启,一个个的烟圈把她掩映在迷幻的氛围中,她已经整整坐了有一个小时了,烦躁感一直都在攀升,可她知道,她必须要把自己嫁了。咖啡厅的门又一次的打开,也吸引着她

  • 陪嫁之小环在线阅读

    原标题:陪嫁之小环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陪嫁之小环目录预览:第1章她要嫁他第2章救一个人第1章她要嫁他“小姐,小姐,容家来下聘礼了。”丫头小环兴高采烈的跨过门槛向院子里正伫立在芍药花前的若昔笑道。若昔静静而立,眸中却没有一丝喜色,早就在预料之中的,他为的,只是救他的父兄,又岂是为她。“小姐,十几口大箱子呢,管家正在查收,听太太说容家连日子也定了下来,就是下个月的初八,大吉大利的好日子。”若昔手指落在那粉白的芍药花瓣上,虽未出声,心里却已悄悄的数了下日子,却不知是心喜还是心慌,面上刹时就罩上了一抹晕红

  • 穿越之宫主威武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宫主威武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宫主威武目录预览:第1章勾引第2章她要做到第1章勾引静夜里,墙壁灯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茫,宽大的木床上一白皙而妖艳的女人兀自将自己横陈其上,试过了,试过了一次之后,她就知道了逃跑意味着什么,那便是意味着地狱般的痛苦。捆绑,然后是几十个男人的轮流欺身而上,而她,再也没有了自己。可是,她还不想死,她还要卑微的活下去。那个将她送入这地狱一样地方的男人,她要找到他,她要让他尝一尝死亡的味道。而她也要学会坦然的面对血腥和残忍。放松,伸展开手臂与长腿,轻轻的阖上眸子

  • 你不认识的字又双叒来啦!生僻字丨绂

    拼音:fú1.古代系印纽的丝绳,亦指官印:印~。玺~。2.同“黻”。【王绂】(1362—1416)明代画家,字孟端,号友石生,别号九龙山人。江苏无锡人。擅长山水,尤精枯木竹石,画竹兼收北宋以来各名家之长,具有挥洒自如、纵横飘逸、清翠挺劲的独特风格,人称他的墨竹是“明朝第一”。作品有《潇湘秋意图》、《江山渔乐图》等等。江山渔乐图卷王绂明代纽约大都会艺术馆藏

  • 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

    英雄是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他们默默无闻却让我们屹立于世界他们走进历史却让我们拥抱未来他们失去生命却让我们生生不息英雄是平常日子鞠躬尽瘁是普通岗位恪尽职守流血牺牲是英雄无私奉献也是英雄英雄,是普通人拥有一颗伟大的心英雄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崇尚英雄精忠报国

  • 郑州简欧风精品酒店设计-东方豪庭精品酒店装修设计案例

    东方豪庭酒店属于私人定制式精品酒店,按照国家四星级酒店标准打造,同时承担当地高级接待服务。在东方豪庭精品酒店装修设计中,设计师想表达的是生活品质的享受。精雕细琢的设计营造出时尚的现代氛围,清新简约的室内风格、美轮美奂的艺术珍品、诱人的美食和美酒。在曼妙繁华的簇拥下,那些在商务或度假旅途中探寻时尚、文化、艺术与舒适感的旅行者们可尽情享受奢华私密时光,体验一种全新的酒店文化。东方豪庭酒店大堂设计风格高贵、沉稳、不乏优雅。宏钰堂设计师对大堂顶面采用巨幅的蜂巢型图案拼接而成,与地面的黑色线条图案形成鲜明

  • 著名国画家——石成海作品欣赏

    石成海,字聚山,号江北布衣,神州浪子,笔名石海,古邾人石海,石布衣等,男,山东省邹城市人,大学文化,自学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结业于山东文化艺术研究院美术,书法研究生班。当代著名国画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荣宝斋特约画家,英国牛津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从艺三十余年,创作各类作品数千幅,人物,花鸟,山水,走兽皆工,尤以善画济公闻名全国书画界,人称济公画家,同时兼善书法,诗联,治印等。画中常自题诗,钤自刻印等;书法以隶,行见长,著有《学书偶得九韵》书论诗等。多次获金银铜奖,入编各类典籍近百部,出版《荣

  • 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目录预览:第1章她的初吻第2章我不喜欢做第三者第1章她的初吻“叮”,电梯停了,柯晓晓吃力的一提手里的外卖,今天康威的职员不知怎的集体点了她那个小店的外卖,沉呀,十几份呢。一脚迈出去,正要去向这一层楼的那间大办公室,忽的,手腕上一紧,她才要惊叫,嘴已经被一只手给堵住,扯着她就向楼梯间走,手里的外卖落地,听着那一声闷响,她却根本顾不得了。打劫?绑匪?无数种可能袭上心头,可她使尽了力气也挣不开那男人的钳制,不过是眨眼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