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公主妖娆:驸马别着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3 20:15:46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公主妖娆:驸马别着急

前序 引子

我的心被儿子摘走了,浑身已没了任何知觉。来自163nvren.com八岁的儿子盛泽宏是我的全部,是我活着的精神支柱。想不到月初查出了癌症,不到一个月就匆匆走了。

  这份疼痛比当初被盛世轩抛弃时多了不知多少倍。

  我能怪谁?要怪就怪上天不公。

  从小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虽然没有父母兄弟的疼爱,我依然努力长大,笑着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困苦。

  十六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女子武警学校。三年后,以过硬的专业技能分配到市区刑警支队工作。163女人网

  六年来我像假小子一样一心扑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多次为支队赢得荣誉,还获得了省里市区“散打冠军”的称号。

  二十五岁的我拒绝了很多男同事的追求,期待着命定中的一见钟情。

  很快我的爱情就来临了,在一个同事的婚礼上,我终于遇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盛世轩,他不但长得一表人才,还是一家装潢公司的大老板。举止文雅,风趣幽默,瞬间让我沉寂多年的心跳动起来。

  经过半年的热恋,我终于得偿所愿,和他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礼阵容豪华,盛世轩在最高档的酒楼邀请了一众亲朋好友及我所有同事,光酒宴费用就花费好几万。有人说我时来运转脱贫了,有人羡慕我运气好,钓到了钻石王老五。《重生公主妖娆:驸马别着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身旁或高或低的嘈杂声,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反而令我认清了现实,我确实是幸运的,让我遇到了生命中的他,看着他投来的温柔眼光,我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幸福感。

  这场婚礼后,有的女同事看我的眼神多了些不同的意味,反正羡慕嫉妒恨都有,支队领导见了我一直说,流云你是个有福的。

  婚姻生活开始都是甜蜜的,生了儿子盛泽宏后,盛世轩就要求我辞去工作。

  我的收入对我们的生活水平来说确实是杯水车薪,面对盛世轩有些强硬的态度,我决然辞掉了热爱的工作。

  虽然有遗憾,但是为了这个家,我不得不做出选择。后来我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盛世轩和孩子身上,盛世轩的工作很忙,经常不在家。只要他一回来,我就变着花样、做各种好吃的,看着他面带微笑吃下去,我的心便充盈起来。来自163nvren.com

  转眼间盛泽宏六岁了。突然一天,盛世轩带着个时髦的女人和一个三岁男孩回到家“离婚”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击蒙了我。那女人是盛世轩公司的业务经理徐菲菲。那孩子眉眼也有几分盛世轩的影子。

  残酷的现实让我站立不住,浑身颤抖成一片。

  “只要你在离婚书上签字,这套房子就是你的”盛世轩开口,冰冷的语言不带一丝感情。

  我抬起泪水模糊的双眼,怔怔的望着依偎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女人肆无忌惮嘲讽的眼神,男人冷冰端肃的脸,无一不刺痛着我的心。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曾经我们三口人在一起的甜蜜和欢笑,如今都变成了令我窒息的回忆。

  眼前的男人已不是我当初所爱之人。

  覆水难收,爬满泪水的脸最终换做苦涩的笑,在盛世轩惊诧的目光下,我伸手拉过儿子,带上一个行李箱离开了原以为“最温暖”的家。

  为了养活儿子,我在熟人的介绍下来到城西派出所当临时工。

  听话的儿子很快抚平了我的伤痛,我以为我以后的生活是幸福的,却不想…

  儿子走了三个月了,他的一瞥一笑依然映在我脑中。

  仅仅因为嫌犯那张酷似儿子的脸,迟疑的瞬间,一把锋利的刀子插进了我的胸口…

 

 

第一章 如此寡妇

慕容流云心中划过一个念头,终于可以见到儿子了,随后便失去了意识,等到她醒来,却发现她的身体飘荡在空中,没有见到期待的儿子,使她慌乱起来,犹豫间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飘向前方。

  这是一间奢华极致的女子房间。《重生公主妖娆:驸马别着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房间内古香古色的陈列,精致而华贵,紫檀木博古架上,琳琅满目的珍品,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慕容流云撇撇嘴,看来主人的身份很显赫呀,可是管她什么事?她要去找她的儿子,诡异的是身体不受她的控制。

  慕容流云暗骂一声,只好随着身体继续观摩房间。内室白色帐幔下,躺着一个人,待看清那人的面貌后,慕容流云一愣,好一个绝色女子,虽然她闭着双眼似乎没有了气息,但是小巧的瓜子脸上,弯弯的黛眉和细长而又卷翘的眼睫毛,为这张死寂般的脸增添了一抹惊艳。

  慕容流云好奇的靠近她,就想看看她死透了没有。手指在碰到女子鼻孔的同时惊讶身体怎么能随心而动了,还没来得及细想,突然就被一股力量拽住,瞬间跌倒了女子身上。

  再次睁眼的她震惊的看着刚刚来过的房间,一时间心绪难宁。

  自己的魂魄附在了别人身上,那她现在算是借尸还魂吗。

  慕容流云对这一变化有些消化不了,她抬手揉着额头,突然“鬼啊…”一声尖叫,伴随着跌跌撞撞的声音冲出了房间。

  慕容流云坐起身,前身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让她一阵头晕目眩。

  没想到这具身体也叫慕容流云,是先皇慕容玉龙的二女儿,人称云霞公主。嫁给了忠勇候陆川的长子陆清,陆清年前中毒身亡,她现在是一名寡妇。

  慕容流云兄妹四人,她上面有大哥慕容连庆,下面有三弟慕容连波、四弟慕容连成。

  大哥慕容连庆一直病体缠身,只做了五年的永顺帝,于两个月前驾崩。后宫有皇后与后妃几人,竟都未能生下一儿半女。

  现任皇帝正是三弟慕容连波,年号永安。

  慕容流云看着空寂的房间,有些担心她这个忠勇候夫人的称号是不是已经名存实亡。

  嫁给陆清十二年,竟然一无所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慕容流云大大的凤眼眯了眯,以后这具身体的麻烦肯定不会少。

  怎么还没有人过来呢?嗓子干得冒烟了,扭头看了看床头几,几上摆放着一把茶壶,她艰难的从床上挪下来,躺了多久了?够虚弱的,双腿有些打颤。

  突然,一声惊呼声传来,跑进来一人急忙搀扶住她的胳膊“夫人,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奴婢还以为您…您想喝水吗?奴婢来弄”一个丫鬟装扮的女子激动地说着,眼里闪着泪花,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一杯热茶递到慕容流云手里。

  茶水温度适中,一杯下去,慕容流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这个丫鬟是前身的贴身侍女冬雪,以前的慕容流云刁蛮任性没少给她苦头吃,但她依然念着主子的好,是个忠实可用的丫头。

  “夫人,您刚刚醒来,还是快些到床上休息吧”冬雪见慕容流云静静地望着她,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垂下头上前搀扶着说道。

  慕容流云一笑摆摆手道“不用了,躺了这几天身子都僵了,坐坐吧”

  冬雪细心地塞过一个大靠枕,让慕容流云斜靠在软榻上,此时的慕容流云才听到门口似乎有说话声。

  “冬雪,门外有人吗”

  “后院的四公子过来了,他们没您的允许不敢贸然闯进来,只好在门外等着呢,现在您要不要见他们?”

  慕容流云又一次扶额,栖凤国不是绝对的男尊,也不是绝对的女尊。拥有权势或能力的男人和女人都可以找多个配偶。他们都是前身的男宠。

  不知道前身这高贵的出身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一时间陷入纠结中。既来之则安之,如今的她便是自己,只有勇敢面对了。抬眼见冬雪还在等着自己答复。便开口道

  “请他们进来吧”

  进来的四男子,风华绝代、各有千秋,四人散发的光华使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慕容流云小嘴张成了“0”形,现代最帅的男星魅力也不及其中一人,他们怎么这么好看,论相貌个个都能甩盛世轩好几条街了。

  四人看着慕容流云惊讶的样子,不明所以的相视一眼。

  西门风心里冷哼道这女人莫非变傻了,对他们四人竟然露出这幅神情。可他很快发现慕容流云眼里只是欣赏,没有一丝欲望,他不由得多了一丝诧异。

  “若是儿子也能还魂到这里,就好了”慕容流云的心思从盛世轩身上转到了盛泽宏身上,心口便一阵绞痛。喜悦的心瞬间冷下来,淡淡的问道“你们过来有事吗?”

  一人上前施礼道“夫人,听说您醒来了,我们四人就过来看看,您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不适”

  说话的是栖凤国有名的琴师叶如卿,一身白色锦袍,外扎金色腰带,头戴玉冠,一双温润的眼睛,一身温文尔雅的气质,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慕容流云闪现的记忆中,有一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床上,一夕缠绵后,她便昏迷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了,直到现代的“她”闯进来。

  她一双凤眼直视着叶如卿没有说话,就在大家以为她不再开口时,她却说“没有不适的地方,浑身舒服极了。不相信吗?孙立阳应该最清楚了,他可是出自医药世家”

  名叫孙立阳的男子身体一僵,无视其他三人异样的目光,震惊的看着慕容流云。

  “你们下去吧,我累了”慕容流云不去看他们的表情,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第二章 各怀心思

皇宫内,总管太监李公公对永安帝慕容连波说道“皇上,您放心吧,那事成了,听说人已经不行了,说不准忠勇候府明天就办丧事”

  慕容连波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微薄的嘴唇开启道“这丧事早该办了”语气却是冰冷的吓人。

  李公公心里一颤,急忙垂首道“是,是,奴才明早再派人去忠勇候府一趟,务必将这事办妥了”

  慕容连波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伸手拿起龙案上的一份奏折看起来。

  忠勇候府瑜尚居最后面的一处院落,刚刚离开的四公子沉默的聚在一起,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

  琴师叶如卿皱着眉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那晚她分明中了毒,怎么会昏迷两天又醒过来?刚刚那冰冷的眼神…是不是她知道了什么?想到此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叶如卿,那女人昏迷的那晚,你刚好在她床上,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西门风斜靠在门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问道。

  “我…我能做什么?她在床上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双手被缚…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叶如卿心虚的辩驳道。

  西门风、郭仁朗两人听了脸色顿时变得不自然,那女人在床上向来喜欢玩些刺激的,通常把他们绑在床头上,用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他们身上撩拨点火,直到他们求饶为止。

  叶如卿看到西门风的神色,便松了一口气。

  谁也不知道,他正是利用了慕容流云的这种嗜好,把药涂在了身体上,想到那人的嘱托和以后能脱离这女人的掌控,他便看着她一点点舔舐着自己的身体…

  孙立阳沉着脸,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

  书生气浓郁的郭仁朗低声说道“她的眼睛和往常不一样,没有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其余三人听了均一愣。

  孙立阳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起身朝外走去。

  本要休息的慕容流云看着再来的孙立阳,没有开口。

  孙立阳是四公子中年龄最大的,已有二十八岁。修长的身形,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双眼皮,大眼睛炯炯有神,用现代的眼光看,绝对是高大帅气的美男子。

  可是慕容流云无心欣赏这些,孙立阳原名叫劳立江,是御医劳岞山在外养的私生子。劳岞山夫人知晓后,找上门大闹不休,劳立江的生母被活活气死。劳岞山迫于夫人的威势,只好把年仅五岁的劳立江送给了一户姓孙的人家,十岁的劳立江偷偷跑回来,劳岞山心疼他,就把身上的医术传给了他,把劳世家族世代相传的一本医学秘籍传给了他。

  劳岞山的嫡子劳立海知晓此事后,扬言一定要弄死他。

  他自动找上她,来寻求她的庇护。她答应他留在忠勇候府,替他保守秘密,他承诺以他的医术来守护她。虽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今看来他失信了,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帮他。

  慕容流云淡然的问“你还有何事?”

  “夫人这是要赶我出府吗?”

  “不,你愿意待多久就待多久,想离开也可以。你是自由的。我俩以前的口头协议就此取消,以后我不会刻意庇护你,你也不用再守护我”

  孙立阳嘴唇动了动,最终说道“夫人休息吧,立阳退下了”

  慕容流云看着孙立阳的背影消失,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虽说他们背叛的是前身,可是…遭受背叛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现代的她错信了盛世轩,结果变得一无所有。来到异世的她,该怎样去相信一个人,她不知道了。

  幸好她还有个皇帝弟弟做靠山,就算身边没有一人相伴,她照样可以活得恣意、快乐。

  慕容流云在冬雪的服侍下,很快进入梦乡。

第三章 多个儿子

清晨慕容流云看着镜中如画的女子,呆滞住。

  哪是二十八,明明是十八岁的娇容,白皙柔嫩的脸颊,一双水灵灵的凤眼,清澈明亮。腮边两个深深的酒窝,一笑那极致的魅惑…原来一笑倾城不是妄言。

  她喃喃的说道“这绝色无双的容颜若是在现代,一准是各种镁光灯抢拍的对象,可惜在这里…”现代的慕容流云算是美的,可是相比起来就黯然失色了。

  “夫人,您嘀咕什么?”丫鬟冬雪拿着梳子打理着慕容流云的长发。

  “没什么,随便发点感慨罢了”慕容流云一笑道。

  “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您吃了早饭,过去一趟。奴婢听说二爷和三爷都已经过去了”冬雪一边盘头一边说道。

  “开家庭会议啊”慕容流云喃喃说完问道“因为什么事你知道吗?”

  “奴婢不知”

  慕容流云的记忆中,老侯爷陆川早已不问世事,经常游历四方不在府中。府中的一切事由老夫人于氏说了算。于氏一直不喜欢她,十几年一无所出更让她接受不了,陆清死时竟把她当做嫌疑人,一度曾想把她赶出家门。

  以前的慕容流云强势霸道,仗着她高贵的身份和皇上大哥这座靠山,在府中说一不二,于氏的那点小伎俩硬是动摇不了她半分。

  如今的家庭会议与她有关吗?

  慕容流云走进于氏居住的福泰苑,迎候的众丫鬟慌忙垂首而立。

  厅堂里,早已经坐满了人,看来就专等她了。

  于氏屋里的大丫鬟春花恭敬的说道“大夫人,您请这边”

  慕容流云对上首的于氏盈盈一俯身,行礼后坐在了指定的位子上。

  众人瞬间愣了一下,春花回神后,赶紧把一杯清茶放在慕容流云身前“大夫人,您请用”

  “大嫂,小弟有礼了”三爷陆明起身施礼问候。

  陆清的三弟陆明,庶出,生母已故。二十岁,眉清目秀,挺直的鼻梁,一双温和的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记忆中,陆明一直文质彬彬,是府中唯一一个与她没有过节的人。

  慕容流云微笑道“三弟客气了”

  “噗嗤”一声突兀的娇笑打破了气氛“大嫂病了一场,似乎变了一个人,以前哪见过她这么有礼貌?”一个身穿粉色长裙,头戴玉翠朱钗的年轻妇人一边笑一边问身旁的男子“二爷,妾身说的对不对?”

  男子笑笑说道“玉英,不要说了,当心大嫂翻脸发飙”语气轻松随意,却透着无尽的嚣张放肆。

  陆清的二弟陆鹏,庶出,生母是府里唯一的姨娘张氏,张氏常年吃斋念佛,深居简出。陆鹏和嫡母于氏竟亲如母子,他把于氏奉为生母,唯命是从,从不忤逆。

  以前陆清和陆鹏之间总是争来争去,于氏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关键时候略偏向于亲儿子,但也不责备庶子,她把两兄弟捏在鼓掌之间。

  慕容流云的记忆中,陆鹏与她可谓冲突不断,前身恶她也不是吃亏的主,次次都仗着皇室的身份与威严,压制着陆鹏说不出话。

  陆鹏见慕容流云竟然没有开口搭腔,一愣后,淡淡的说道“母亲,大嫂也来了,您有事就说吧”

  于氏脸色深沉,对刚刚的小插曲似乎没有留意。

  慕容流云惊讶于氏保养的好,记忆中是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却像四十来岁。精致奢华的衣料头饰,颈项间和手腕上带着鲜红的玛瑙配饰,一身贵气。精明的眼扫视着众人,透着一家主母的威严。

  “把人带过来”于氏对身边的春花吩咐道。

  春花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走进厅堂。

  厅堂内一片寂静。

  于氏摸摸孩子的头说道“这是清儿的孩子陆之尤,昨天才接进府。清儿走的匆忙,我这当母亲的心里最难过,一直遗憾他没有留下子嗣。却不想老天开眼。原来清儿在外与一个姓沈的女子有过一夜露水姻缘,那女子竟是个痴情的,偷偷地生下了陆之尤,如今听说清儿没了后,她就把这孩子送回了府”于氏说着拿起帕子擦拭着眼角。

  “母亲,这孩子真的是大哥的吗?会不会是假冒的?”陆鹏大声说道。

  “混账!难道我眼瞎了不成,这孩子的样貌分明与你大哥小时候一模一样,错不了!他定是我的孙子”于氏生气的辩驳道。

  陆鹏顿时没了话说,他夫人崔玉英忍不住问“母亲,那您答应我们的…”话未说完被陆鹏一拽没了后音。

  慕容流云低着头在想一个问题,以前的慕容流云死亡和私生子进府竟是同一天,是单纯的巧合吗?

  如果背后有人操控这一切,那他的目的是什么?他又是谁?

  慕容流云不由得揉揉额头。

  “长媳,你不会计较死人的过失吧?清儿已不在了,这孩子是无辜的,我希望你能接纳他”于氏盯着她冷冷的说道。

  “母亲。儿媳还没有…”慕容流云急忙解释。

  “这孩子我会养在身边,不用你操心”于氏根本不给慕容流云说话的机会,插言下了结论。

  本文首发蜜阅,谢谢喜欢本书的读者

第四章 逛街巧遇

慕容流云看了那小人一眼,孩子眉宇间确实有几分陆清的影子。

  虽说有前身的记忆,但内心对这孩子并没有多少反感,心下惊讶也许以前的她不爱陆清吧。

  慕容流云说道“那就有劳母亲费心了”

  到此还以为散会了,没想到于氏又开口“清儿走了以后,就该由鹏儿继承这侯府的爵位,这事皇上也同意了。现如今虽说有了之尤这孩子,可这事已成定局,再无法更改。只好等之尤长大些,再从长计议了。长媳,你住在瑜尚苑已不合适,只有承爵的人才可以住在里面,你就搬出来吧,府里的院落任你挑选”

  慕容流云一愣,原来瑜尚苑还有这一说法。搬就搬吧,最好找个清净的地方,自己可以无拘无束的生活。

  慕容流云瞬间想到一处院落“母亲,儿媳明天就搬出瑜尚苑,病了多日,身体还未调养好,想搬到城西那处别院静养一段时日,请母亲应允”

  于氏和陆鹏母子二人相视一眼,惊诧慕容流云答应的如此痛快,原以为她会大闹不休,更换别院一事要费些周折的,没想到这么容易。

  于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只要你愿意那就去吧”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瑜尚苑一片忙碌中。

  慕容流云带着冬雪出了门,栖凤国是她以后生活的地方,很有必要走走看看了解一下。

  现代的慕容流云结婚前一心扑在工作上,结婚后一心扑在老公和孩子上,从没有这样轻松的逛过街,大街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在她看来都是稀奇的,大大的凤眼看来看去,嘴角挂着满足的笑。

  冬雪双手拿着大大小小的包裹,一脸别扭的跟在身后。

  慕容流云一手拿着串糖葫芦,一手拿着个糯米糕,边走边往嘴里塞“这里应该没有污染,好吃,好吃”

  “冬雪,你不来一口?很好吃的”含糊不清的回头问道。

  冬雪撇撇嘴“夫人,您以前都不吃这些东西的,说这是乞丐才吃的东西,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开心?您变得好奇怪啊”她虽是丫鬟,都不会吃这种东西的。

  “以前是不知道它的美味,尝过以后就知道了,它独特的乡味,那是回味无穷,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有所变化”

  冬雪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慕容流云,茫然的点点头。

  突然“这不是堂堂的长公主吗?几年不见,惊世骇俗的举动依然不减当年,珍馐美味吃腻了,竟然吃起叫花子才吃的东西了”一个女子迎面站在慕容流云前讥讽的说道。

  慕容流云一愣,怎么吃个零嘴也被人数落?以前的她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细看该女子衣着华贵梳着妇人的发髻,髻上插满了金贵的头饰,浑身雍容华贵。可惜脸上涂抹着厚厚的一层粉,白的吓人,一双眼睛怨毒的瞪着她。

  慕容流云转念间明白过来,她是太尉王大人的嫡女王莹莹,原本和大将军西门龙之子西门风订了婚,结果被以前的她从中搅和,拆散了俩人。后来西门风进了忠勇候府,王莹莹嫁给了礼部尚书田奎。

  “原来是尚书夫人,为何这么大的火气?照你的说法,吃个零嘴便是惊世骇俗?那杀人偷人岂不是天地不容,该就地正法了。大惊小怪!”慕容流云斥责道。

  谁承想王莹莹听到这话,涂着厚厚脂粉的脸更加苍白,她恨恨地说道“慕容流云,你嚣张不了多少日子了,永顺帝没了,陆清没了,你还能依仗谁?总有一天,你会变得比任何人都惨”

  竟敢诅咒她,慕容流云顿时火了,怒道“王莹莹,今日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如若再让我听到你说这些话,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又怎么样?你已经毁了我的终身幸福,我还怕你作甚?”王莹莹撕破了脸说道。

  慕容流云脑中闪过西门风那张清冷英俊的脸“哦?原来你还记挂着我的男人?这样吧,我把他还给你。不过五年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你?”

  “你…”王莹莹被堵得说不出话。

  慕容流云继续说道“若礼部尚书大人知道自己的夫人还在记挂着别的男人,不知道他会如何想?”

  王莹莹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她和府中护卫的事情已经让田奎不喜,若再出岔子,她可能就被赶出府了。

  “你,你这个恶毒女人会得到报应的”她撂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这一插曲没有影响慕容流云逛街的兴致,一直到酉时中才回到府中。

  想到即将搬离这里,慕容流云激动地没睡好,早早起床,结果意外发现四公子都整理好物品也在随行的队伍中。

  “你们不用跟着过去,我住几个月就回来了”

  西门风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她道“我们是你的人自然是你到哪里我们到哪里,难道留在这里等着被冷落然后送给别人?”

  慕容流云一愣,怎么觉得这家伙说的话有所指呢,难道昨天的事他知道了?

  她扭头看了冬雪一眼,冬雪一脸茫然。

  见院中所有的人都望着她,她略一犹豫“那就都去吧”

第五章 搬入别院

别院的确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

  几进几出的古雅宅院,坐落在一片翠绿之间。凉亭、假山、小桥流水无不彰显高贵雅致。

  宅院西侧竟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竹林,穿过郁郁葱葱的清幽小径,是一个人工修葺的大湖,清澈的湖水随着微风扬起一圈圈的波纹,在阳光的照映下,折射出点点璀璨。

  入眼的美景让慕容流云心情雀跃,她缓缓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着湖边的清新与舒适。

  纤细的紫色身影站在湖边,微风吹来,扬起了她的发丝和裙摆,她脸上的那份舒心柔美看呆了走近的四公子。

  大将军之子西门风幽深的眼睛一眯,昨天当听说那女人要不把他送人的时候,他心中一惊,以前他想要离开,就会换来那女人变本加厉的惩罚,连续几夜不能下床,赤身裸体被绑在床头,就连吃饭和如厕都得在床上进行。想到那女人羞辱他的花招,西门风就恨不得杀了她。

  西门风受父亲的影响,从小习武,身手了得。他甘愿待在慕容流云身边,就是迫于慕容流云的权势,永顺帝慕容连庆曾经对他说,他最疼爱自己的妹妹,见不得她有一丝不开心。得罪慕容流云就是得罪他。

  慕容连庆驾崩后,他也曾想趁机离开,但他又怕新皇慕容连波一样宠爱她,所以就一直犹豫不决。如今听说那女人不想要他了,内心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倒生出了一股酸涩。

  这女人自醒来以后,他明显的感到了她的疏离,可她越疏离,他就越想靠近她。

  “夫人脸上这样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见”郭仁朗随口说道。

  其他三人俱一愣,却都没有说话。

  慕容流云嘴角的那抹笑意还未消失,扭头道“我喜欢住清风苑,那里距离这儿最近。你们想住哪里你们随便”

  灿如星辰的凤眸,那微翘的唇边深深地酒窝…光华流转、媚色无边。看得四人都呼吸一滞。

  皇宫内,皇上慕容连波对着跪在地上的那人道“你是在戏耍朕吗?你分明对朕说她中了毒快死了。那她为何还活的好好的?”

  “皇上请恕罪!微臣也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晚微臣的确看到她已昏迷不醒…请皇上再给微臣一次机会,让微臣查清此事,给皇上一个交代”

  “查出那帮助她的人,替朕悄悄的处理掉”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狠戾。

  “微臣遵旨”那人低垂着头退出去。

  慕容流云躺倒舒适的大床上,筹划着未来。

  身份尊贵,也不用工作,钱还多的花不完,妈呀,这样的生活正是现代最向往的生活。

  可是这架空的异世古代社会,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没有娱乐场所,那天天坐等吃喝还有什么意义。

  “哎呀,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慕容流云躺在床上翻滚着念叨起现代的歌。

  “夫人,您怎么了?烦什么?”冬雪听见声音走进来问。

  “没烦什么,我在背歌词呢”慕容流云开口敷衍道。

  清晨,慕容流云一身黑底白边的男式锦袍,长发束成了一只马尾,素面不施粉黛,却英气逼人。她随手拿起桌上一把精致匕首出了别院。

  城郊一处偏僻的院落内,一位花白胡须的老大夫念着胡须沉声道“这位相公,不,夫人,你多年未孕,是因为你食用了一种极寒的药物,你的体质本就阴寒,不易受孕,如此以来,那就更不可能了。”

  “还能调养过来吗?”慕容流云急忙问道。

  “老夫给你开几服药,你吃吃看。老夫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愈你,但是情况一定会有所好转”慕容流云一笑道“您老的医术,我信得过。不然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慕容流云留下足量的诊金走了。

  老大夫扭头对身边的小徒弟说道“刚刚那位相公,不,夫人看着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以前是不是来过?”

  小徒弟瞅瞅门外,低声说道“师傅看来真的老了,大名鼎鼎的长公主不认识了吗?”

  “啊?真的是长公主?不像啊,以前的长公主没有这样清澈的双眼”老大夫惊讶的反驳道。

  不大的院落陷入沉寂中。

  本文首发蜜阅,谢谢喜欢本书的读者,请下载蜜阅客户端支持我

重生公主妖娆:驸马别着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公主妖娆 或 驸马别着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情难自控,宝贝难再求10章

    原标题:情难自控,宝贝难再求10章小说:情难自控,宝贝难再求第10章等到十八倏然跳开很远,我紧紧盯着面前这个高人的男人,没错,男人,他身上找不到一点男孩的影子,他终于肯配合的垂下头,目光炽热,小麦色的脸上扬着半僵的笑容。“曼儿,是我。”我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只是盯着他,酸碱的液体直往眼里冒。是他呵,是他,不是路人甲不是路人乙,他穿着讲究的灰色西装,身材挺拨结实,平板头,很帅气!好气人呐,长那么高干嘛?让我看他都费劲。“我是范宇晨。”“曼儿……”“嗨!”声音出来了,却不是我发出,是林筝的声音,学着我

  • 倾城新娘:霉妃不好惹10章

    原标题:倾城新娘:霉妃不好惹10章小说名字:倾城新娘:霉妃不好惹第10章你没事吧“王妃,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开始拜堂吧?”那名内待见到龙胤煌使的眼色,立发即抱着公鸡对准梅开心。眼见那只公鸡马上就要睡着了,内侍故意用力在鸡腿上一拧,那么只公鸡精神一振,用力扇动翅膀,竟然从内侍的手中挣脱。一挣脱内侍的控制,大公难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此时忽然就像打了兴奋剂,扑腾着一双翅膀上蹿下跳,满厅乱跑,不是打翻茶杯,就是扑倒香炉。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几名内侍边追边喊:“抓住它,别让它跑了!它还要和咱们王妃

  • 雾沙岛除魔学院之冥恋10章

    原标题:雾沙岛除魔学院之冥恋10章小说书名:雾沙岛除魔学院之冥恋第10章寻找漠歌1“格列?罗卡?”御冥魂低喝着,吃惊地望着浮在空中的两个人,为什么皇叔的人会出现在这里?父王不是不准冥族出冥界吗?怎么会这样?“你果然认识他们,看来你的父王杀我并抢冥幻石的决心下得很大嘛!”塞娅紧紧盯着面前的两人,她越来越不明白冥王的意图。“不是那样的……”御冥魂还来不及解释,塞娅已经越过甲板的人们走到最前面,冷眼望着空中的两人。“看来我们兄弟不用两边跑了,塞娅·斐尔与御冥魂都在这里呢,是不是,罗卡?”健壮魁梧的人对

  • 情难自已,总裁少年谈谈情10章

    原标题:情难自已,总裁少年谈谈情10章小说名称:情难自已,总裁少年谈谈情第10章食物有毒我注意到董霖的不对劲,他的脸色铁青,背有点弯,像是在强忍着腹痛,我赶忙放下手中的笔,扶他坐到床上。“你怎么了,小霖?”董霖摇头,苍白的脸扯出个笑容,“肚子有点疼,大姨妈来了。”要是以往我会笑出来,但此时董霖的脸太过苍白,我担心的问:“是不是吃坏东西?想不想去厕所?”“没事。”“还没事?你都流冷汗了!我去找医生!”看到董霖额头开始淌冷汗,我急忙站起身,却被董霖一把拉祝“姐,别走!”“嘘,小霖乖!姐姐找完医生马上

  • 封印大陆,加莉的神奇之旅10章

    原标题:封印大陆,加莉的神奇之旅10章小说名字:封印大陆,加莉的神奇之旅第10章初次的任务1灰白的天空中飞过几只乌鸦,栖落在古堡的尖顶上,在淡如银纱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显眼。“潘多拉,我对你的美貌一见倾心。”男子搂着穿黑色露背晚礼服的女子,深情地说道。女子黑色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垂落在背后,洁白的手臂反钩住男子的脖子:“真的吗?”她轻轻地推开了他,捧起男子递给她的红酒放在鲜红的唇边,淡淡地问道:“那么,你愿意把一切都交给我吗?”说着,缓缓倒入了男子的怀中。壁炉里发出柴火燃烧的“噼啪”声。“我愿意!你是我

  • 穿越:古代的花魁日子10章

    原标题:穿越:古代的花魁日子10章小说:穿越:古代的花魁日子第10章随着人潮走的,到现在居然看不见几个宫女太监工了?天呐,我竟然忘记了宫庭那么大,而我又不知何条路才是我要回去的路,宫女太监们散的散走的走,我又不能去问路,若是被人报了上去说我是间谍,我可就一百个脑袋也不敢砍,头上带着丝巾,还好这皇宫也人道,出阁了的宫女允许带丝巾,我的天呐,要不然我可就真的是鹤立鸡群喽!无奈的坐在一个看似花园的地方歇着脚,四处望了望,这宫殿竟然没一人,安静得出奇,我悄悄的坐在一缀花丛的后面,脱下裹着脚的布鞋,若是在

  • 萧少的明星娇妻10章

    原标题:萧少的明星娇妻10章书名:萧少的明星娇妻第10章洛心桐摘下脸上的口罩,同时朝他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我刚才去买药了,因为你粗暴地对待我,导致我的嘴唇受了伤,我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他,你还要问什么?”她的话里带着怨气。萧擎天的视线落在她的唇上。即使她出去了数十分钟,但她的唇,依然汩汩流血。想到这是自己的杰作,他的心里突然涌起了深深的愧疚。然后他拉着她走到了大床上,按着她坐了下来。“萧擎天,我的唇都已经破成这样了,你还想着那些事儿,你还有没有人性啊?”洛心桐生气地用她手中的药袋子砸他的脸。他一把

  • 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10章

    原标题: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10章书名:方少独宠:爱上二婚娇妻第十章成为你的舞伴我知道他在帮我,连忙应道:“我可没跟他说话,我不跟畜牲聊天的。”郑荣一张脸涨的通红,可还是作出一脸谄媚的笑,看着他这个装孙子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恶寒,我当初怎么能看上这么个东西的呢。我当初已经是没戴眼镜,或者是眼睛瞎了。方涛看着我,开口,“既然这样,就别跟畜牲一般见识了。进去吧,里面有很多公司的新老员工,你还需要再深入的认识了解一下,对了,王文小姐,你愿不愿意陪我跳今晚的第一支舞?”他像个王子一般向我缓缓走来,伸出手

  • 独宠萌后10章

    原标题:独宠萌后10章小说名:独宠萌后第十章上门唐真真是十一时到的学堂门口,顾明月正背对着她站在那。听到唐真真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转头不悦道:“走路声太大,你怎么偷袭别人。”唐真真喔了一声,放轻了脚步。他把木头制的剑隔空仍给唐真真,她双手接住,心里小小地失落,好想再看那柄宝剑一眼。“跟我走。”顾明月完全忽视她,笑话,给她那柄剑还得了。唐真真拿着剑跟在他后面走,默默记下了路,走出了街道过了小巷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冬日的树叶大多凋零,花也谢了,四周到处是荒草。顾明月踏过草径自往前走,唐真真也不多言

  • 终极护花弃少10章

    原标题:终极护花弃少10章小说名:终极护花弃少第十章附加条件事到如今,徐强几乎可以肯定,杯中的水一定被小白做过手脚。关键是他自己都没有尝过一口,自然不知道里面被放入了什么。只能装作不知情的回道:“唐经理这是什么意思?这东西是你们的服务员端过来的,你应该去问她们啊!”“你先别急,我们这边的物品都有标识。况且现在客人这么少,我想就算是一个新手也不可能把纯净水给弄混了吧。”唐浩不温不火的说道。这一下徐强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按理说就算真的是自己变出的戏法,对方又没吃亏,根本没必要为难自己。唯一的问题可能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