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现言小说《冷情大少追妻,要不起》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9:57:22 来源:网络 []

小说:冷情大少追妻,要不起

锲子

世界上痛苦的事就是恋爱,比这还痛苦的事就是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因为一个爱字,多少人失了心神,丢了性命。这个道理方舒窈自小就知道,所以她对爱这个字,敬而远之。

可是为什么,最后还是陷了进去?明知道会受伤,会痛苦,却义无反顾的陷了进去?如果当时她在坚决一点,是不是今日便不会这么痛苦了?“穆昊天,这柄刀刺进我身体内的时候,你的心中可有过一丝的心疼?”方舒窈躺在病床上,对视着床边那冰冷帅酷的男人,眸光流转,却离不开心伤二字。

她是他的妻子,他却为了别的女人将刀刺进她的身体,鲜血顺着刀柄流在地上的那一刻,她终于见到了自己有多可笑。

看方舒窈,这就是你爱上这个男人的结果。

“没有。”穆昊天薄唇轻启,冰冷的吐出两个字,与他的气质一般冷酷,把方舒窈心中唯一的一丝情感打入深渊。说明163nvren.com

是啊,没有!

他对她的感情只有恨,恨一个人,怎么会因为这个人的受伤而心疼呢?何况他还是这么内心冰冷的一个人。

他们的婚姻,是因为算命师的一句话,他与她二人八字命格相合,若是她嫁过来,必可以让穆家如虎添翼。

所以,她舍了男友,嫁给了这个心中有个深爱的女人的男人。

他恼她,恨她,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把她逼离自己的身边,她忍着受着,因为自己嫁进穆家,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一辈子,就算他一直恨她,她也必须不离不弃,除非世界毁灭。

只是,她不甘心这一辈子这么过,能不能让她赌一把,就这么一把,拼了性命赌一把?“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可怜吗?”

他转身就走,看不见方舒窈眼中的泪光,出了病房的那一刻,方舒窈拼尽全力起身关住门,门框的玻璃中她看见了穆昊天冰冷的脸庞。

她把手中那柄刀举到手腕处,许久未笑的脸上扯出一抹苍白的微笑,锋利的刀尖划向手腕的那一刻,她看见了穆昊天惊慌的眼神。

原来,他也会惊慌。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你要做什么?”穆昊天冷眉紧皱,看着那苍白解脱的笑,他冰冷地心湖突然泛起波澜。

他在害怕。

“穆昊天,我不想再做傀儡了,死了我就可以解脱了。”她不想再被人威胁,看着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不想了。

所以只有死,死了之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放下刀。163女人网”穆昊天扭着把手,却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他用尽全力想要撞开那扇门。

他在害怕。在害怕什么?他不是最希望这个女人赶紧走的吗?可是为什么这一刻看见她的不要命,他会害怕失去她?该死的,这门怎么这么牢固?一道道,一滩滩鲜血顺着手臂流到白色的地砖上,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的血花。

方舒窈脸色愈加苍白,手指颤抖,在倒下去的那一刻,她看见拼命撞门的男人,流下一滴泪。

这一世她爱的太苦了,所以让她离开吧!

穆昊天,不是恨我吗?那就看着我死好了,为什么要撞门救我呢?我不会再做你的工具了不会了

第一章  婚礼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A市穆氏酒店门前,高级轿车随处可见,车水马龙,人满为患。

酒店门前安排了不下十个保安在那里整顿秩序,今日是穆氏集团的总裁穆昊天的大婚之日,受邀而来的都是知名的企业家,还有官员,明星。原文163nvren.com所以今天的秩序绝对不能乱。

新娘车是全球限量版的宾利商务车,后面跟着的也是全球知名的豪华商务车,不下百辆。

今日迎亲车队走过的道路,都已限行,就是为了浩荡的迎亲车队能够顺利通行。

中午十二点,迎亲车队准时停在穆氏酒店楼下,车子刚停稳,已经有人上前把车门打开,迎新娘下车。

方舒窈身着Verawang的手工婚纱从车上下来,见接自己下车的人不是她的男人,脸上的笑容不减,望向人群中的那个人,眼神带着淡淡的惧意。

蓄着一头短发,浓密的眉毛更显阳刚,幽暗深邃的眸子,狂放不羁,微抿的薄唇,冷傲孤清却又盛气凌人,站在这人群中鹤立鸡群,一身白色的西装更显他清冷,尊贵。

从门口到宴会厅,穆昊天始终没有看过方舒窈一眼,仿佛今日结婚的人不是他。现言小说《冷情大少追妻,要不起》在线免费阅读

方舒窈记着妈妈说的话:舒窈,既然决定嫁过去你就要有心理准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很难过的。

她只微笑说知道。

她自然知道难过,更何况外界传言穆昊天心中已有佳人,他对她宠爱之极,她说要天上的星星,穆昊天二话不说便会去摘,只为博美人一笑。

外界把穆昊天说成痴情男子,即使违背父母愿望,也要与佳人在一起。如果不是三日之前的一面之缘,她也认为是这样。

“退婚,立刻。”他左手牵着一只凶猛的藏獒,藏獒目露绿光,流着哈喇子,随时会扑到她的身上。

“不退。”她倔强抬头,视藏獒于无物,其实背部已经冷汗连连。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勇敢,面对这么凶猛的犬类动物,竟然没有腿软坐在地上。

“你认识它吗?”穆昊天冷漠的目光看向那只半人高的藏獒,问她。

她点头。语气故作轻松,“看起来它一口可以咬掉我二斤肉。”

“你不怕?”他问。

怕!她在心里说,可是嘴上却说,“很可爱,这是你送给我的新婚礼物?”

新婚二字似乎是穆昊天的不可触碰的棱角,他一听,松开手中牵制着藏獒的绳索,方舒窈没来得及喊叫,便看见一道黑影扑过来,之后便是小腿处钻心疼痛。

事实证明藏獒并没有咬掉她二斤肉,只是咬了她一口,鲜血流出来,很疼,方舒窈倔强的咬着唇,没有出声。

后来穆昊天接到一个电话,便离开了。他一离开,方舒窈就赶紧去医院,打了狂犬疫苗,她不想自己以后变成疯狗。

这件事颠覆了穆昊天在方舒窈心目中的形象,她明白原来外界津津乐道的穆总裁,心狠手辣,这么对自己的新娘。

她也知道,新婚二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变成了不可触碰。若是佳人口中而出,便是喜讯。

第二章  我会记着的

婚礼省略了很多步骤,虽然排场很大,但是内容空得很,没有回忆甜蜜,没有宣誓,直接跳到交换戒指。

穆昊天接过伴郎递过来的戒指,一步上前抓起方舒窈的右手,把那枚制作精美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亲吻新娘。

方舒窈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愣在了原地,看着面前那张似笑非笑的俊脸,若不是她小腿有伤,只怕自己真的会连连后退几步。

“我的新娘,该你给我戴戒指了。”穆昊天伸着左手,冷眼看着矮他一头的女人。

方舒窈咬唇,木讷的从伴娘手中拿过戒指,戒指戒除手指,她只感到一丝凉意,努力的稳着颤抖的手,给穆昊天套上戒指。

穆昊天的身体挡着底下的众人,在方舒窈触到他手的一刻,他反手抓住方舒窈的手,用力,似是要捏断她的手臂一样,方舒窈手一颤,戒指从她手上滚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

穆昊天很用力,方舒窈只感觉手臂阵阵疼痛,她知道穆昊天想她出丑,她更不能如他所愿。她倔强地咬着唇。垂着眸不看她。

底下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好奇的看着台上的那对璧人。

因为疼痛,方舒窈涨红了脸,可是她硬是咬牙没有哼一声。

穆昊天的力气有多大,可以徒手把一块纯钢打造的实心钢块捏得变了形,他锁着方舒窈手臂的力量连三分力气都没有用上,但是普通女人却根本受不了,若再用力一分,方舒窈的手臂必残。

他冷冷一笑,松开方舒窈的手臂,“我的新娘怎么脸红了?”

“没什么?”方舒窈别过脸,不想让穆昊天看自己这幅样子,她朝台下鞠了一躬,道了声对不起,弯腰去捡戒指,却因为小腿疼痛,一个踉跄,趴在了台上。

台下一阵低呼,还有轻轻的低笑,方舒窈感觉脸上一阵发烧,她想若是台上有缝,她一定会钻进去。

活了十九年,自懂事以来,她在众人面前从来都是优雅高贵,不允许有一丝的不得体,何曾像今日出过丑?穆昊天看她狼狈的趴在地上的样子,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他都忘了她腿上还有伤呢?看她无地自容的样子,他不明白,这就算难堪吗?不算,连开胃菜都不算。

他走过去捡起戒指,扶起方舒窈。

说是扶,倒不如说是拎,他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把戒指放到她手中。

方舒窈咬牙,接过戒指呆在穆昊天的左手无名指上。

接下来的仪式,方舒窈根本不知道怎么走下去的,在刚才交换戒指的那一刻,他做假吻状付在方舒窈耳边说:接下来,辛苦你了。

带着从地狱而来的冰冷,让她心生阵阵寒意。

谁会料到,新郎官在交换完戒指时候,会突然离场?谁又会料到,新郎会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把与自己举行婚礼的新娘说成是第三者,狐狸精和攀高枝的拜金女?“方舒窈,这就是你嫁给我的下常以后的日子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记着。”

穆昊天正对着方舒窈,褪下那白色的西装扔在地上,方舒窈双拳紧握,很想问他,既然不想娶她,为何要让他母亲去下聘礼?他们,并不相识不是吗?“我会记着的。”她唇角绽笑,清丽动人,眸中却染着丝丝怒火。

穆昊天冷笑,很好,很坚强的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笑多久?脱下刚刚带上的戒指,他握在手心,冷笑,扔了出去。

戒指落在方舒窈的裙边,她连看都没看。

她是方家小姐,方家虽不及穆家权大势大,但是她也有自己的骄傲。今日的难堪,她就当做了一场噩梦,醒来之后,便是万里晴空。

第三章  带着恨的纠结

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半个小时前还是闷热难耐,现在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冲刷着树的叶子,树在风中摇摆,仿佛要折断,天空中不时闪着闪电,轰雷从天空滚滚而过,似要把天震裂。

外面是这样狂风暴雨,别墅内却是一片旖旎,空调常温,让人感觉很舒适,一堵墙,隔绝了外面恐怖的天气。

距结婚那日已经过去十天了,婚礼离开以后,穆昊天便再也没有露过面。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把昏暗的屋子照的明亮。

卧室里,那张新婚的床还保持着婚礼当天的原样,若不是玫瑰已经枯萎,谁会知道婚礼已经过去十天了。

“啊...”方舒窈惊呼一声,蜷缩在屋子的角落,瑟瑟发抖,明明屋子里凉爽得很,但是额头的汗珠还是往下落。

她从小怕打雷闪电,小的时候一次迷路正赶上雷电交加,一道闪电就直直的劈裂了她身旁不远的树木,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阴影,从那以后她就害怕打雷。

每次遇到打雷天她都会和母亲挤在一个屋,躲在母亲的怀中,她才会有一丝安全感。

可是现在她已经嫁到了穆家,不能因为害怕打雷回方家,也不能和在方家一样躲在穆昊天妈妈的怀里。

所以她只能蜷在角落,这样狭小的空间给了她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嘭的一声,卧室的门被踢开,方舒窈吓了一跳,举目望向门口,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穆昊天!

轰隆!一声巨雷响彻天空,随后便是一道闪电,闪电照亮了屋子里的一切,包括穆昊天。他就站在那里,伟岸的身影投下长长的影子,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如同从地狱而来的阿修罗。

“你来做什么?”方舒窈下意识的问出这么一句,眸光清冷。

穆昊天无视她的话,大步凛然的走上前,一把抓住方舒窈的臂膀,把她提了起来,他的力气很大,方舒窈感觉自己的臂膀都要被他捏碎了。

“这么快就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看来背后有人就是不一样,你别忘了,这里是我家。”穆昊天强硬的把她拽到床边,不留情的一把把她摔到床上。

该死的,这个禽兽。

方舒窈吃痛的皱眉,心中愤愤不平,什么这里的女主人,她才不稀罕。若不是他母亲威胁,她神经病才会舍弃已到谈婚论嫁地步的男朋友,嫁给这个乖张暴戾的神经玻

“神经病,”方舒窈起身,整理了整理衣服,正要从床上起来,却被穆浩天一把按了回去,穆昊天欺身而上,压在方舒窈的身上。

“你干什么?”方舒窈心中警钟大做,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可是穆昊天的力气岂是她可是抗衡的?“怎么?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看来我妈挺喜欢你的,今天我就如你所愿。”穆昊天残酷的一笑,大掌用力的钳住她的下颚,似要捏碎一般,“你这么想和我亲热,今日我就满足我美丽的妻子。”

穆昊天特意咬重美丽的妻子这几个字。

“你滚。”下巴的疼痛让方舒窈眉头瞬间皱起,双手更加用力,却不能让他移开半分。

穆昊天懒得和她废话,他今日回来就是抱着速战速决的打算,这个家,他进来一次就厌恶深一分。

长臂一伸,把方舒窈不安分的双手钳住,移至头顶。另一只手也腾出,毫不客气的撕裂她的衣服。

“禽兽,滚开,今日你若是敢碰我,我就...我就一脚踢死你。”方舒窈瞪着眼睛,警告着他。

穆昊天抿着唇,不说话,不带半分怜惜的撕碎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钳制住她所有的反抗,至于那些眼神警告和口头威胁,他直接视为无物。

冷情大少追妻,要不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情大少追妻 或 要不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玄门大师16章

    原标题:玄门大师16章小说名:玄门大师第15章涌冰泉张陵脸色苍白地喘着气,手中那座法宝小山因为多次使用,而变得只有鸡蛋大小了。铁郎的团扇也由原先艳丽的荷花红缓缓变成了黄白色。很明显,他们手中的两件法宝也要到极限了。身后轰隆隆的声音依然在,水妖穷追不舍,前面的雾妖也带着妖雾气汹涌而来。“水来土掩啊!”张陵就眼看着自己手中鸡蛋大的小山“咻”的一声成了黄豆大小,身后筑起一座比先前还小的土坝。“万里狂风。”铁郎一扇之下,雾妖也不过被扇飞个几十丈远。如今已经过了午时,太阳热烈得很,峡谷中两个人汗流浃背气喘

  • 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16章

    原标题: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16章小说名称: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第16章离你远远的南粤被吓得浑身哆嗦一下,好像是从巨大的恐惧中抽身出来,她如梦初醒一般,慌乱的擦掉眼泪,从地上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因为站的急,脚扭了下,又摔倒在地,整个人异常狼狈。南粤顾不上全身的疼痛,扶着身边一棵棵大树向前走着,脑中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里,那种恐惧让她在茫茫夜色中更加单薄。单薄的让人心疼。顾安爵始终没有动,他的手心上还沾染着南粤的泪水,她的泪水很烫,烫的他心都跟着疼!脑海中始终是南粤颤抖惊慌的声音。“我离

  • 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6章

    原标题: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16章小说名称: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第16章你穿套装的样子,真禁欲苏夏天安静的享用午餐的时候,发现原本人声鼎沸的员工餐厅倏忽静如死水。她抬头四处扫荡了一眼,一愣,慕云深一身定制铁灰色西装,踩着程亮的皮鞋,碎发往后高梳,露出饱满亮堂的额头,剑眉星目,容如刀削般俊美风流,桃花眼风流含情,嘴角微微上扬,面色疏离又保持一个大集团老总该有的亲和力。所有女人们的炽热目光在这一瞬间犹如探光灯一样扫射在慕云深的身上,男人们则是目露艳羡之色。慕云深无疑是焦点的所在,他的一举一动

  • 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6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16章小说名: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第16章以师之名那些社会名流,惜命的紧,不说这种场面,就算有个风吹草动,也会退的八丈远,他们早就作鸟兽散了。这里只剩下南宫鄂带着一群私养的雇佣兵,这群人并非善类,个个都上过战场,九死一生活下来。这种情况却并不罕见,擒贼先擒王,这是作为一个杀手的个人素养。苏胜眉宇之间散发出的杀气,足以震撼着这群人,就连疤哥也不禁想到,这小子手中,到底有多少冤魂?“你们是在顾及那个女的?一起杀了!”南宫鄂见救兵来了,丑恶嘴脸原形毕露,甚至可以对一个女人下手。

  • 都市超级高手16章

    原标题:都市超级高手16章小说书名:都市超级高手第16章委托“现在播报早间新闻。继前面发生的两起,目前已经是A市第三起大学生自杀事件……”啪!胡依依穿着睡衣,嘴里含着牙刷,头发乱糟糟的。她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嘴里不清楚的说道。“一大觉,怒看着写赶忙……”赵宇无语地看了胡依依一眼,胡依依拿起漱牙杯,把泡沫吐在里面。“我说,你一大早看这些干嘛?怪吓人的。”“拜托,我好歹是个侦探好吗!多看看这些,当是准备。说不定马上就有跟这些有关的委托。”胡依依白了赵宇一眼。“切,明明平时都不关心生意如何的。今天又哪

  • 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6章

    原标题: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16章小说名: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第16章留在身边第二天一早,于子言便到了办公室,把早就准备好的辞呈递交给了人事部,再收拾着自己的桌面。不过半小时,她便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那头只传出两个生冷的字:“上来。”于子言把最后一本资料扔进了收纳箱,掐断了一直在响的手机,保持着微笑抱着箱子朝公司外走去。墨氏集团三十三楼。墨沉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眸子一凛,也不再犹豫什么,抓起桌上的车钥匙便冲了出去。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挑战自己的耐性,居然敢真的辞职。难道

  • 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6章

    原标题: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16章书名: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第16章项目里挑骨头虽然凌穆这个人阴晴不定,性情冷淡,将大多数人排斥在千里之外,但是,说的话却极具分量,得了他笃定的话,冉三七便也不再在杀人与否这件事上纠结了。只是,她刻意将吃饭的速度放慢,在饭厅中多等了片刻,都未等到凌穆下来,在她回房洗完澡,准备去书房催他吃饭时,只见,书房的灯已经暗了。冉三七又去饭厅寻了遍,可是,此刻,饭厅的饭菜都收了起来了。估摸着凌穆是回房了,冉三七思忖再三,还是走到了客房,敲响了门。“睡了吗?”没有回应。冉三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6章

    原标题: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16章小说书名: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第16章酒楼打工(下)白施宣坐到了季海棠的对面,单手托腮,思考了许久,而后抚掌一笑:“姑娘还真的颇有趣,也对自己有信心呢!”季海棠眉眼一弯:“不敢当不敢当,少爷觉得如何?”“可行!就明日开始吧!”“对了,我有个不情之请既然每日只有五十份,那我这时间上可否只来酒楼两个时辰?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是需要处理的。”季海棠道。“哦?可以!只要姑娘完成五十份即可回家,也不介意姑娘将秘方拿出来!”白施宣那张人畜无害的面庞上笑的愈加温和,可惜,白施宣怎么会

  • 校花的兵王哥哥16章

    原标题:校花的兵王哥哥16章书名:校花的兵王哥哥第16章意外“现在可能会不方便吧,你还要做生意的。”陈锋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李桂香的生意。“小锋啊,你看姐这里还会有人来吗,而且房间就在楼上,带你看一下姐再收拾也不耽误事。”李桂香笑了笑,指了指一塌糊涂的店面,脸上也是有些许无奈,不过想到陈锋塞给自己的钱,心里也好受了些。陈锋看了看这一片狼藉,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就麻烦李姐了。”既然李桂香刚才故意在称呼上和自己拉近距离,陈锋自然也打蛇随棍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处理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李桂香也是

  • 护花高手在校园16章

    原标题:护花高手在校园16章小说名:护花高手在校园第16章阿猜反正也睡不着,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便说了起来。汤可依在龙海的引导下,说出了她为什么会有洁癖。在她五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汤正华’在任务出发前,抱着她,笑道:“不准淘气,要听爷爷的话!”当时的汤可依不知道汤正华,是去进行一个作战任务,看着汤正华离去的背影,汤可依委屈地哭了。从此,汤可依每天坐在门口等,从不跟别的孩子玩,她怕弄脏了衣服,等汤正华回来会认不出她。可汤正华终归还是没有回来,汤可依一直都以为是因为她弄脏了衣服,父亲生气,不回来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