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天才侍卫》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8:21: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天才侍卫
修行在个人!

第一章寡妇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在人迹罕至的山沟沟里,有这么一个村子,不管外界科技如何迅猛发展,村里依旧保持着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生活水平。阅读163nvren.com

“狗日的,他妈的赵小天要是人生的,老娘就就不是人!我说怎么好几天了鸡都不下蛋,感情都让这孙子给偷了,你个没良心的赵小天,真该挨千刀!”

大早晨的,佛爷村的马路上李婶就开始骂街,村民们一个个好言的劝着:“李婶,算了,可别叫那个祖宗听见,没拿你家鸡就不错了,知足吧,前两天王老头家的摇椅都叫他拿走啦。”

赵小天在家里一边摊着鸡蛋一边唱歌:“一个鸡来两个蛋,两个鸡蛋是早餐。”

听到大街上李婶的叫骂,赵小天哼了一声:“娘西皮的,你家下蛋那个鸡不是老子从隔壁村顺来送给你养的啊,做人要讲究知恩图报,拿你俩蛋咋啦,会下蛋了就不认娘了啊,你个没良心的。”

赵小天正嘟囔着,竖着耳朵怎么也听不见李婶骂街的声音了。

“不对啊!”赵小天心想,“平常骂街不骂够半个小时她不会罢休的,怎么今天就大发善心了?”这事肯定有蹊跷,赵小天赶紧放下手里边的煎鸡蛋,三步并两步的往大街上跑。

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王八庙村被大水淹了,全村人除了个女人全都死了,这女人逃难逃到了佛爷村,村民都不围观李婶了,改围观这个外来的女人了。

村民们呼啦一下把这娘们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来自http://www.163nvren.com/有的说怪可怜的,收下来给村里边的诊所打个下手,有的光棍要娶回去当老婆,有的要拉回去当苦力,更有些恶毒的泼妇要把她当妖精烧死。

赵小天一听说这帮娘们要把她烧死,立刻来了兴趣,但凡是长的有点姿色的外乡人,这帮老娘们都说是妖精,动不动就烧人家,看来这个女人也应该不一般。

赵小天嘴里喊着让开让开,手拨着人群硬生生挤了进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女人脸上手上全是淤泥,脏的不像样,根本看不出个摸样,但是偏偏胸口的衣服被什么东西给刮破了,露出了白花花的大半个胸脯,要说这人如果脏起来真是要命,要不是因为这胸脯还真不知道这女人能这么白,那颜色就跟鸡蛋清一样,水汪汪的,看上去特别嫩。赵小天活了十八九年还没见过这么白的娘们。

村里那些光棍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个劲的盯着人家胸脯看,那女人就坐在路边上,任凭多少人围观也不动弹,估计是走的实在累了,连用手挡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赵小天眼睛贼,看见周围围观的人里有几个镇里的人贩子,这些人平常啥都不干,整天在穷村子里瞎转悠,遇到哪家饿的揭不开锅,就张罗着买人家媳妇买人家闺女。赵小天一看这还得了?赶紧奔到女人面前。说明163nvren.com

“本少爷我家大房大茅坑大,就是没有伺候我的丫鬟,正好来了个外来娘们,你就去我家当个丫鬟咋样?”赵小天说话的意思是询问,可是那股子傲气的劲儿好像跟地主似的,根本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见女人不说话,赵小天裂开嘴,露出雪白的板牙哈哈大笑,“你看,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走,本少爷回家当丫鬟去,管你顿饱的。”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女人就要走,村里边的老大爷不干了,急急忙忙的说:“赵小天你个缺大德的,人家不是默认,这娘们的爷们让大水冲走,成了寡妇,刚跟我们这群人说了身世,气儿还没捯上来嘞,哪有力气同意当你的丫鬟。”

“去去去,边儿玩去!张大爷不是我说你,你个老不死的成天担心别人成没成寡妇,你自己个儿那倒插门的女婿跑了大半个月了都没个音讯,你咋不操心?人家成了寡妇管你鸟事,你闺女守了活寡也没见你这么着急啊。”

“你,你,你……”张大爷连说了三个你,差点被赵小天气的背过气去,一拍大腿唉了一声,坐在地上掏出烟袋巴巴的抽起烟,不再吭声。

“赵小天你别太过分了啊,我们这群光棍还指望能讨她当个婆娘呢,你说带走就带走啊?”一群二三十岁的光棍们这下可不干了。

“怎么着?”赵小天回过头一瞪眼,“村里边十个人里有八个是女的,佛爷村都快成娘娘庙了,那么多大闺女小姑娘等着嫁人你们咋不去提亲?摊上一个不要钱的你们眼红了是咋地?老子今天还就过分了,你们能把我怎么地?”说着也不等这群人反驳,拉着寡妇就进了家门。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第二章宁绕村子一圈,不走赵家半边!

旁边几个镇里的人贩子都看傻眼了,这村子的人唱的是哪出儿啊?三四十人有二十几个老爷们,都只会耍嘴皮子,竟然让这个半大小子把人就这么带走了!

“老乡,跟您打听一下,这小子怎么这么狂妄呢?”说着蹲下身子,跟坐在地上的张大爷询问。

张大爷气哄哄的哼了一声说,“一听你口音就知道你不是本村的,告诉你,这赵小天不是人,是他妈个畜生。”

几个人一听不是人,愣了一下,嘴里嘀咕着,难道是妖怪?

旁边的李婶插话了:“妖怪?哼,这小子要是妖怪就好了,一把火烧死他!他是佛爷村的阎王爷,老赵家祖宗八辈子都是地主,家大业大,到了他爹这一辈儿败了家。他爹要把他娘给卖了,他娘接受不了自杀了,他爹眼见他娘上吊,一时间想不开,也跟着去了。留下这个赵小天,当时他只有六七岁,村里人见他孩子家可怜,让他吃着百家饭长大,没想到啊,村里人们十几年喂饱的就是个白眼狼,这小子长大以后别的没学会,学会了他们老赵家的傲气劲儿,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整个儿一个旧社会的二世祖。家里除了个半亩地的空院子啥都不剩了,真是造孽啊!”

这几个人贩子一听,原来是个地头蛇,那可惹不起,只是可惜了到嘴的鸭子就怎么飞了,要是能卖到镇里,怎么说也能值个好价钱。

赵小天把寡妇带回家,寡妇饿的都快虚脱了,一句话也不说。都市小说《天才侍卫》在线免费阅读一进屋,两个眼珠子盯着桌子上放着的鸡蛋就没眨过。赵小天一看这哪是寡妇啊,整个儿一个饿狼,转身拿了一个馍,倒了杯水给她。

寡妇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吃,没到半分钟,两个鸡蛋一个馍就没影儿了。把水也喝个一滴不剩,然后俩眼睛不再看鸡蛋,盯着赵小天不放。

赵小天一愣神,我靠,这是没吃饱,要吃人啊。

“还要不?”赵小天回过神来冲着寡妇说。

寡妇摇摇头,半天憋出一句话:“当丫鬟得顿顿管饱,吃不饱俺可不干活。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赵小天差点被气死,这娘们是真没看出来他是在救她啊……听这话的音儿是要长住啊……不过转过头来想,家里多个佣人也不赖啊。

“去院子的井里打点水,把自己洗洗,脏成这样多丢本少爷的人,洗完了屋里有这几年没洗的衣服,都给洗了,要不晚上不许吃饭。”

寡妇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拎着水桶去井里打水去了。赵小天跟着她,问:“你叫啥?多大了?”

“丫丫,二十五。”寡妇一句多余的都没说。

赵小天点点头,头也不回的往院子外边走,边走边说:“我去赚钱了,看好门,别招了小偷。洗澡的时候别用凉水,否则你月事不调会更严重。”

丫丫心里纳闷:“他是怎么知道我月事不调的?”

按照赵小天的说法,去别人家摸个母鸡,偷个馍就算是赚钱了。

院墙外边,一个贼溜溜的眼睛盯着院子里发生的一切,嘀咕着,“他妈的赵小天,你家也能招小偷?偷大门还是卸院墙啊,家里除了马扎以外,能搬得动的都让你爹给败了,方圆二十里的小偷谁不知道你家屋子里有回音啊!”

“宁绕村子一圈,不走赵家半边!这句话不是因为你这畜生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娘们还真是白啊,不知道洗澡时候能看着不。”正嘀咕着,跐溜一下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佛爷村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一件事不到俩小时准能被村里那些嚼舌根子的泼妇传遍。赵小天走了没三步就能听见一阵窃窃私语:“听说没,赵小天抢了个寡妇回来,人家本来就是可怜的主儿,这回更没好日子,让那小祖宗拉回去当苦力了。”

赵小天装作听不见,对他来说今天还有大事要做,一下子家里多了一张嘴,口粮是个问题,可偏偏李婶家的鸡死活没蛋了,他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屁*眼里出东西。

正琢磨着,看见有人拎着篮子往山根下的佛堂走。赵小天一拍脑门,笨啊,今儿是初一,老王那婆娘肯定去拜佛了,贡品肯定是少不了的。一边念叨着,一边跟着老王婆娘往山根那边走。

半个小时以后,赵小天搬着个猪头高高兴兴的往家走。

从山根到家的路上,赵小天经过老屈家,看见村长偷偷摸摸的进了屈家的门。

讹人钱财,替人消灾!

第三章讹人钱财,替人消灾!

赵小天眼珠子一转,啥都明白了。

村长四十来岁了,老来得子,媳妇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本来是件喜事,可村长怎么看都是垂头丧气的,为啥呢?这要说起他家那位比母老虎还凶的婆娘,怀胎十月,自打怀孕那天就开始跟村长分房睡,急得村长上蹿下跳,好不容易熬过了十个月,那婆娘又开始坐月子,夫妻的那档子事又不知道拖到猴年马月去了。

村长媳妇怀孕期间村长可没少往老屈家跑,作为老屈家的邻居,屈凯夫又是赵小天发小,所以赵小天时常关心邻居家的一举一动。

老屈是村里的会计,但凡是被村长支出去算账,那这位英明的村长准是要来老屈家。

屈大婶成了村长的姘头已经是全村都知道的秘密,唯独老屈和村长媳妇不知道,一来呢,是怕哪年要是闹啥饥荒,村里分粮食会少分自己家两斤,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二来呢,老屈虽然人老实巴交的,可犯起混来是个不要命的主儿,谁都怕因为这事儿闹出人命来,所以全村上下都瞒着这两位,不敢明面上说,也就是背地里几个要好的念叨一下。

赵小天嘿嘿一笑,家里虽然多了个寡妇,可是这好事咋总是一件挨着一件呢,这不,赚钱的买卖又来了。

赵小天藏在老屈家院墙下十来分钟,估摸着这俩人也差不多该脱完衣服了,就放下猪头,大步流星的往屈家走,一边走一边念叨着:“屈大婶,凯夫在家吗?我找凯夫下河摸鱼去啊!”

嘴里喊着,脚底下步子却是越走越慢,这万一进去了,俩人还没穿好衣服可坏了计划了。

刚一推开屋门,屈大婶正好扣好最后一个口子,捏着兰花指把头发往鬓角后边一别说:“是小天啊,凯夫不在家,你下午再来呗?”

赵小天环顾一下屋子,没见着村长,难道是从后门溜了。转过头再一想,不对,屈家前两天下大雨把房子压了,后门堵住还没清理好呢,村长应该还这屋子里。

仔细一看,赵小天明白了。屈家屋子里有个放棉被的柜子,放在地上约莫有一米高。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这么一个实木的柜子,夏天用不着棉被的时候都把被子放柜子里,而且这种柜子都特别严实,怕被子招潮虫。

这时候炕上多了一套棉被,看来是急急忙忙的拿出来让村长躲在里边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跟屈大婶说:“哦,不在家啊,去西山种地了吧?”

屈大婶连连回答是。

赵小天一边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柜子上,俩腿晃荡着跟屈大婶聊天,说不出的自在。

屈大婶一看这可咋整,这木柜子本来就不怎么透气,让这祖宗一坐,更是一点缝儿都没有,但是又不好意思明说,毕竟这是不要脸的勾当。一边跟赵小天聊着家常,一边心里犯嘀咕,赵小天这是抽的什么风,跑这跟老娘说哪门子家长里短。急的屈大婶额头直冒汗,生怕村长在里边憋出个好歹来。

柜子不大,空气本来就少,赵小天这么一拖延时间,村长可受不了啊。没过十分钟,柜子里大口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外边的俩人听的真真儿的,可是赵小天还是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跟屈大婶聊天,像是完全听不见一样。

又过了几分钟,赵小天觉得村长估计够呛了,对屈大婶说:“婶子,大侄子求你个事儿呗?”

屈大婶心理边也不明白,但是一时半会也猜不出来,就说:“你看你说的,跟婶子还说啥求,有事你就说,是不是又没粮了啊?“

赵小天摇摇头说:“婶子你应该知道吧,我家多了个寡妇,现在正家当苦力呢。”

屈大婶点头。

赵小天接着说:“你也知道我家那情况,我一个人都吃不饱,咋能再养活个寡妇呢,再说了,我这还没娶媳妇呢,家里平白无故养个寡妇说出去谁还敢嫁给我啊。”

屈大婶表面上点头同意,其实心里边嘀咕:“就冲你佛爷村赵小天这几个字,估计十里八乡也没有闺女敢嫁给你。”

赵小天又说:“我就寻思着给这寡妇找点活干,也能贴补一下家用,你想啊,我是少爷,他是仆人,这是天经地义的嘛。可是咋这村里能有啥活让一个娘们干的?想了半天,终于让我想到了,村长家媳妇不是前两天刚生个胖小子嘛,这月子没人伺候哪行啊。屈大叔是村里的会计,跟村长走的亲近,我想求婶子跟屈大叔说一声,让他跟村长念叨一下,我家那个寡妇去给村长媳妇伺候月子,村长多少给五百块钱意思意思就行。”

赵小天连珠炮似得说了一连串,每次提到“村长”两个字的时候,总用腿蹬一下柜子。

屈大婶这才听明白,这小子原来在这等着我呢啊,五百块,简直是抢劫,要知道,老屈这村里当会计那可是高薪职业,每个月也就一两百。

第四章寡妇门前是非多

但是屈大婶生怕村长这里边憋死,汗珠子都掉地上不知道多少滴了,只能应付着说:“行,也不是啥大事,我回头跟凯夫他爹说说,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证啊。”

赵小天一听,很是高兴,一下子从柜子上跳到地上,说:“成,婶子记着这事就行。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家看看我家那寡妇掏完没,就不打扰婶子了。”

说着奔着门口就要走,屈大婶这才放下心,长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吓的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正要放村长出来,就听见赵小天说:“对了婶子,我想起个好玩的事,跟你念叨一下。”

屈大婶已经这心里把老赵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嘴里却笑着说:“大侄子你说。”

最后的说字已经有点咬牙切齿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说:“我记得前些年啊,隔壁的那个孙大傻炖了你家下蛋的母鸡,愣生生被屈大叔打的跟娘炮似的,要说那孙大傻,可真是个壮汉,一个人能抗两百多斤粮食,大气都不喘一下,打架更是打遍全村无敌手。可是这么横的一个人咋就让弱不禁风的屈大叔给打的不敢还手了呢?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对屈大叔有了个重新的认识,屈大叔这人老实是老实,可是别人不能碰他的东西,那是他的底线啊,你想,就因为一个老母鸡就能把孙大傻打的躺床上好几天下不来,这要是有人祸害他老婆孩子,他还不得杀人啊?”

赵小天说的时候还特意把“老婆”两个字说的很重,再看屈大婶,好像听出了啥,脸上的颜色苍白的吓人,额头慢慢地渗出一脑门的白毛汗。赵小天对她的这个表情很满意,又笑笑说:“婶子我走了,别忘了跟屈大叔念叨一下伺候月子的事儿啊,这事要是不成也没事,毕竟屈大叔也尽力了嘛,我还是得感谢一下的。如果真没成,我回头找屈大叔喝酒,念叨念叨咱家里边的事,你看,我都把下酒菜准备好了。”

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门口放着的猪头。没等屈大婶回答,赵小天已经抱着猪头走了。

屈大婶还愣站这门口,不知道寻思啥。等听见柜子里嘭嘭的响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村长放了出来,一看见村长,想起老屈的为人,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村长从柜子里出来,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气,等气儿倒腾匀称了,气愤的说了句:“他娘个腿的,栽在这狗日的身上了。”

赵小天的心情格外的好,猪头到手不说,还能有五百块的入账。心里美滋滋的往家里走,正走着,就听见屋子里有呜呜的叫声,像是有人喊叫被捂住了嘴。

腾的一下冲进屋子里,眼前的事儿让他傻了眼……

赵小天一进屋,就看到无比血腥的场面,耳根子躺在地上,双腿跟死人一样的蹬着。

丫丫上身没穿衣服,左手拿着一块毛巾遮着胸口,可是那白花花的胸脯太大,毛巾顶多能遮住关键部位,随着丫丫一下一下的动作,两个庞然大物上下翻滚,让人挪不开眼睛。

赵小天好不容易抽开眼神,只见丫丫居高临下,右手拿着一只鞋,啪啪的抽在耳根子的嘴上,耳根子嘴很疼,但是丫丫抽的频率太快,想使劲也叫不出声,只能呜呜的喘着,就像一只手捂在嘴上喊救命一样。

耳根子是平躺在地上的,双手摆出投降状,丫丫的两只脚分别踩在双手上,一边抽着耳根子的嘴一边哭,这个场景很不和谐,打人的人哭的凄惨无比,被打的人已经不成人样,嘴唇厚的跟两根香肠没有区别,嘴边血肉模糊,也不知道丫丫是被这场景吓到了还是怎么的,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赵小天被眼前一幕吓傻了,半天才缓过来,赶紧跑上前去拉开丫丫,说道:“你这败家老娘们,你打我耳根子叔干啥,他可是我的摇钱树,让你这一打成狗尾巴草了,赶紧回屋里把衣服穿上去,没大没小,耳根子叔要是有个三场两短,咱俩吃啥喝啥?”

丫丫一看赵小天回来了,哇的一声哭的声音更大了,抱着赵小天一阵抽泣。这一抱可不要紧,手里的毛巾忘了挡胸口了,上身毫无保留的贴住了赵小天的胸膛。赵小天长这么大确实没少偷看村里大姑娘小媳妇洗澡,但是这么赤*裸裸的肌肤相亲也是大姑娘上骄头一回。

他心里一个劲的骂:“娘西皮的,他娘西皮的,这天这么热老子咋就没想到光膀子呢,穿个衣服干啥,隔着衣服都软乎乎的,这要是光膀子,得他娘的爽死。”

谁家少年?

第五章哪家寡妇没心眼,谁家少年不怀春?

正骂着呢,就听丫丫说:“他……他趁俺洗完澡没穿完衣服想要欺负俺,俺的身子被他亲啦,俺要打烂他的嘴!”一边哭诉着,一边伸腿就要踢耳根子的脑袋。

刚要撒手去踢耳根子,赵小天急急忙忙的说:“你别动你别动,你这上身子都没穿衣服,你要是一动不就被我给看见啦,我告诉你,本少爷可不是省油的灯,万一兽性大发,等耳根子叔醒了,我能跟他合伙欺负你。你先别着急打,我现在把眼睛闭上,你赶紧去穿件衣服,一会再跟我念叨是咋回事。”

赵小天说的还真是实话,为了自己能有个完美的初夜,他无数次克制了兽性,当然了,这也完全取决于他偷看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没有丫丫白,要是真白成这样,他也不能肯定会不会成为真正的老爷们。

丫丫一听,跐溜一下蹿进屋里,一边跑一边喊,你别睁眼,千万别睁开。

赵小天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赶紧回答:“我没看!我没看!”心里却骂着:“他娘西皮的,好久没练了,这眼神咋还慢了呢?哎呀……这后背可真白啊!”

再看地上半死不活的耳根子叔,早就昏死过去了,手也被踩的破皮了,嘴也没法看了。赵小天摇摇头,冲着他说:“耳根子叔啊,你说你咋这么没素质呢,干啥也不能偷人啊,况且你还偷到本少爷家来了,你个臭不要脸的,还他娘的没成功,你说多丢人,多丢人!”说到第二句多丢人的时候,伸出一脚重重踢了他脑袋一下。

等丫丫穿好衣服走出来,赵小天这才好好打量这娘们,刚才被凶案现场吓的没注意,丫丫洗完澡之后更白了,再看那长相模样,活脱脱的一个仙女下凡,大眼睛小嘴巴瓜子脸,自打赵小天从娘胎里出来,就没见过这么俊的娘们。

尤其是哭着出来,真跟林黛玉葬花的时候有一拼,举手投足里说不出的诱人。

“你盯着俺看干啥?”丫丫问:“这个亲了俺脖子的人咋整?”

赵小天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说:“我就纳闷了,你说王八庙村离佛爷村顶多也就三十里地,这口音怎么差这么大呢,能不能别总俺俺的,听着跟土鳖一样。”

“俺……俺从小就这口音。”丫丫已经控制住了眼泪,一屁股坐在炕上生气的说:“没法改!”

赵小天叹了一口气,说:“说说吧,你这老娘们为啥发狠打我耳根子叔?他亲你哪了?”

丫丫听到赵小天的话,委屈的说:“俺刚洗完澡,衣服还没穿利索哩,他就从后边亲了俺脖子一下,俺想着,这人肯定偷看俺洗澡来着,俺这身子都让他给瞧见了,让这狗日的给糟蹋了!”

赵小天气的差点乐了出来,无奈的说:“不就亲你脖子一下吗?这算哪门子糟蹋,你一个寡妇,你老爷们没跟你睡过啊,他这能算是糟蹋?”

丫丫瞪了赵小天一眼说:“俺不是寡妇,俺身子干净着哩,俺还没成亲呢。前阵子发大水,俺爹娘被大水冲跑了,俺逃难出来,半路上遇到一堆人贩子,追了俺好几天了,为了不让他们认出来,俺就拿泥巴把脸糊上了,到你们这村子里,好几个人见俺逃难出来,想要把俺拉回家当媳妇,俺就跟他们说俺是寡妇,在俺们村寡妇是不能再嫁的,谁知道你们村子的光棍都是王八羔子,见着不要钱的,连寡妇也想娶。”

赵小天一听都愣了,原来这寡妇不是寡妇啊,还他娘的挺有心眼儿,不过好像有啥不对劲的地方,猛的想起来,就问她:“那我把你拉回家你知道我是这救你啊?”

“俺当然知道。”丫丫说:“俺不是累的走不动才在你们村里歇着的,俺被村民围住了那帮人贩子就不敢来硬的了,俺要是一离开这个村,他们就把俺抓走卖了。”

“我靠!”赵小天忍不住骂了出来,本来以为这寡妇是个傻子,闹半天他娘西皮的是在耍老子呢。

赵小天又问:“那么多爷们要把你带回家你不走,还在那装傻,为啥我一拉,你就跟我回家了?”

丫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因为你说让俺来当丫鬟,还管饱。”

赵小天听到答案差点疯了,原来这帮光棍没说到点子上,要是说娶回家当丫鬟没准她就真答应了。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娘们心眼儿一个接着一个的,唯独对干活儿和吃饭情有独钟,真不知道到底是傻还是聪明。

赵小天又问:“那你就不想想,那帮光棍没准也是想救你,就拿娶你当个幌子使?”

丫丫摇摇头说:“不是,前两天俺跑的时候衣服给树杈子刮了,他们说的时候一直盯着俺胸脯看,就你说带我回家当丫鬟的时候是盯着那帮人贩子看的。”

“我靠!”赵小天又没忍住,“你这老娘们是人是鬼啊,咋啥事儿你都知道?”

丫丫俩眼直勾勾的盯着赵小天,一点表情没有的说道:“好多事儿不是俺想不出来,是俺懒得想。”

“比如呢?”赵小天下意识的说。

第六章主仆齐上阵,神功降耳根

“比如俺不知道为啥你一直抱着个猪头,俺也不想知道……”

赵小天很不服气,他不能容忍一个老娘们把自己的心思看个一清二楚,他目前的状态急需要发泄,一回头,看见耳根子还这地上躺着,咣当就是一脚踹这脸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你个臭不要脸的,叫你调戏良家妇女,叫你亲黄花大闺女,叫你傻!叫你傻!叫你傻!”

连说了三句叫你傻的同时,也踹了三脚,丫丫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耳根子,况且……她也懒得想。

赵小天踹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耳根子叔跟我走的最亲近,村儿里啥事他都知道,他还姓耳,所以大家都叫他耳根子。”

“耳根子叔平常没农活的时候就爬别人家墙头,哪家闺女发春了,谁家爷们打媳妇了他都知道,他谁都不说,就跟我一个人说。我拿着别人家把柄的时候总去要封口费,弄好了要个三两块钱,弄二两猪头肉,我们爷俩就在院子里喝酒。耳根子他爹是村里出名的老神仙,我这一身杀猪的功夫,玄门医术都是跟他爹学的,耳大爷还教我打太极,这回可好,我们主仆俩把耳根子叔给打了,这杀猪的功夫我还没学全呢,可咋整你说。”

丫丫还以为赵小天突然这么落寞是要诉说自己二世祖的悲惨故事呢,谁知道最后得到的是一句还没学会杀猪。

丫丫转头回屋里,背对着赵小天说:“这事儿俺就不追究了,你把他扔出去吧,不会杀猪没啥,不是还有俺呢嘛……”脚步没停的进屋去了。

赵小天哼了一声说:“有你?有你有屁用,知道的多,还不会杀猪,娘西皮的!”

说话的声音很低,好像生怕丫丫听见似得,话音刚落,深呼一口气,闭着眼睛说:“醒了就别他娘的听了,赶紧回家,给耳大爷把猪头拿回去下酒,兜里那四个馍留下。即使你用惊魂灵疗给她治月事不调,也不会用嘴吧?”

赵小天说完话就睁开眼看了一眼地上,猪头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四个馍,耳根子也不知道啥时候走的。

一边拍着屁股,赵小天捡起馍,冲着门口说:“也他娘的不知道你这功夫咋练的,要不你能爬人家墙头呢,娘西皮的,还不教给老子。”

赵小天拿着馍进屋的时候丫丫已经把粥端上了桌子,俩人吃着馍喝着粥,谁也不说话,晚饭就这么将就过去了。

赵小天吃饱以后跟丫丫说:“外边柜子顶上有种子,你去院子里种了,少爷我要温习功课了。”

丫丫起身去柜子顶上拿了种子去了院子。

赵小天一看丫丫出去了,赶紧跑到墙根,把砖抠出来,拿出一个小本儿,飞快的在小本儿的背面写上:讹村长五百元。

写完之后拿起来观赏,嘴巴子都裂到后脑勺了。正看着呢,就听身后有个声音:“你为啥要讹村长五百元?”

赵小天被吓一跳,回头看见丫丫精致的脸上带着一副呆滞的要死的表情正看着自己,赶紧把小本儿藏在屁股下边说:“讹他五百咋了,他欠俺的这辈子都还不清,这我看还少了呢!诶?不是让你种地去吗,你跑屋里干啥?要造反啊?”

丫丫抬手一指天说道:“少爷,大夏天的你让俺种地就够二的了,种子还是小麦,你见过谁家院子里种小麦的吗?这些都没事,但是好歹你别把种子炒了吧,要不您现在先吃点?估计种地里边肯定是糟蹋了。”

赵小天气的鼻子都歪了,本来想拖延时间不让她看见小本儿的,谁知道这娘们反应不是一般的快啊,一件事让她找出三件事挤兑自己。

哼!赵小天别过脸去不理她,但是忽然想到一件事,疑惑的说:“你咋知道我写的啥?你认字儿?”

丫丫点点头。

这可新鲜了,没想到佛爷村出了个会认字儿的娘们,真是稀罕。

管账

第七章寡妇要管账,少年欲捉奸!

赵小天一想,反正都让她看见了,再说这娘们精的跟猴一样,知道这些是迟早的事,就拿出小本儿,坐在炕上,一招手示意丫丫坐旁边。

赵小天翻着小本儿上的成百页纸给丫丫看,一边翻一边骄傲的说:“你看啊,这本儿分前后两边,前边呢,都是村里二百户人家的消费记录,后边呢,是本少爷的入账记录。”

丫丫接过小本儿一看,果不其然,上边详详细细记录每户人家粮食产量,母鸡下了几个蛋,谁家杀猪阉了几斤腊肉,谁家中午吃了几个馍。每页的背面写着入账记录,偷了谁家的摇椅,顺了隔壁村谁谁的鸡仔,当然了,最近两条是:拿回李婶家两个鸡蛋、讹了村长五百元。

丫丫很不明白的问:“为啥有的是偷,有的是顺,有的是拿回?”

赵小天说:“这你就不明白了,写偷:是为了以后还,写顺:是顺理成章,以后不用还,写拿回:是他还我的。”

“那李婶家的鸡蛋啥时候变成你的了?”

赵小天一脸炫耀的说:“你看啊,这个老母鸡,是我从隔壁村顺过来。喏,就这条就是。”说着指了指上一页的一行字:顺隔壁村鸡仔一个。“后来我送给了李婶养,这鸡后来能生蛋了,一只老母鸡,集市上大概三块钱,鸡蛋是六毛一斤,一斤是四个,所以我得拿回来二十个鸡蛋,我已经拿了九天,一共十八个鸡蛋,明儿再拿俩就够数了。”

丫丫表情依旧呆滞,没有丝毫震惊,接着说:“那为啥你拿了九天没连着拿,中间断了四天?”

“哦,那四天李婶的儿子发高烧,吃鸡蛋能补身子。”赵小天随口说道。

等赵小天把账本理清楚了之后,合上账本对丫丫说:“明儿村长就来咱家找你了,让你去给他媳妇伺候月子,一个月给你五百块钱,我这还有二百七十六块钱。”说着从墙缝里不知道咋的掏出一叠毛票来。

“估计你伺候月子这一个月,我还能挣二十多块钱,给你凑八百块钱,你就能找个村盖间瓦房,要是有余富的钱就买一亩地,找个好爷们嫁了,踏实过日子。”

丫丫本来呆滞的表情突然有一丝不自然,对赵小天说:“你这二百多块钱攒了多长时间?”

赵小天若有所思的想着:“估计有好几年了吧,干啥?”

丫丫一把抢过钱,揣在兜里说:“你这个败家子,攒了好几年就这么送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你就不怕被骗?以后我管账。”

赵小天愣住了,这是哪出啊?反正都是给她的,拿走就算了。这时候丫丫刚要抢过账本,赵小天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冲丫丫喊:“别动,你等等。”

丫丫正纳闷的时候,就听赵小天自己嘀咕:“不对啊,张大爷家半个月以前,每个月是吃十斤粮食。后来招了个女婿,每个月是二十斤粮食,他这女婿都跑了大半个月了,这个月咋还是二十斤粮食呢?”

“所以呢?”丫丫问。

赵小天一边穿鞋一边说:“你都知道了还问,这回你的二十四块钱有着落了。”

丫丫说:“你要出去干啥?”

这时候赵小天已经跑到了门口,回头说:“干我最拿手的事儿去,你赶紧睡觉吧,明儿早晨要是我没回来村长就来了的话,就让他等着本少爷。”

“你最拿手的事儿是啥?”丫丫冲着门口喊。

“捉奸!”

一边说着,一边在院子里找东西,不过一会,在东南角茅坑旁边挖出一块骨头。揣上骨头,一溜烟跑出门口没影了。

丫丫手里拿着一沓毛票,小心翼翼的数着。最大面额的也就五块钱,摞起来有十多厘米厚,她总觉得心里边很不是滋味。把钱来回来去的数了好多遍,最终确认赵小天是个白痴,明明是二百七十六块四毛钱,居然说成了二百七十六块,多给别人四毛钱都不知道,十足的败家子。

第八章入赘不改姓,翠兰很多情!

赵小天连滚带爬终于跑到了张大爷家,隔着张大爷家二十多米就开始小声的喊,“黑子,别叫,兄弟给你送吃的来啦。”

没错,黑子是一条狗,一条普通的没法再普通的大黄狗,至于他为什么叫黑子,那就不得而知了,赵小天称自己是黑子的兄弟也不足为奇,城里那些富太太还总叫自己的狗是儿子呢。跟他们比起来,赵小天还算是不客气的了。

到了张大爷家大门口的时候,黑子一脸渴望的摇着尾巴翘首盼望,赵小天嘿嘿一笑,拿出带着茅坑味道的骨头扔给了黑子,一把抱起黑子就钻进了黑子的狗窝。

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屋里的灯暗下去,赵小天急的直吧嗒嘴,“黑子,这老不死的张老头咋就不睡觉呢,今儿可是初一,他不是应该在门口的祠堂睡觉吗?半个脑袋都掉进坟地了,居然还不早点享受一下蹬腿的感觉。你说是不是,黑子。”

黑子的狗窝本来就不大,一下被赵小天占了多一半,黑子在墙角啃着骨头,看都不看赵小天一眼。

赵小天啐了一口唾沫,娘西皮的,这年头,狗比人都没良心。

正骂着,屋里的灯暗了下去,赵小天不敢含糊,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屋子的一举一动。

约莫着过了二十分钟,屋里想起了雷鸣般的呼噜声,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静悄悄的走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个篮子,一步一步走出了门口,朝着北山去了。

赵小天嘿嘿一笑,终于等到你了,算着时间大概走了十几二十米,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临走的时候本来想跟黑子道个别,一回头黑子啃的正爽,骂了句,操!吃货。

果然不出所料,翠兰进了北山根下那个破庙。赵小天寻了个破窗户,蹲在了下边。

只听里边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

翠兰带着哭腔说:“铁哥,你说你咋这么倔呢,都半个多月了,你老在这破庙里边也不是个事儿啊,不行回去跟我爹好好说说,这事儿也不是解决不了,你说行不?”

赵小天一乐,猜的没错,翠兰果然是给铁柱送吃的来了,张老头找了半个多月都找不到这个倒插门的女婿,这下可给逮着了。

凝神再听,铁柱说:“不行,说啥都没用,你大姐把我糊弄的不轻哩,当初说好了你家是招亲,可没说是倒插门啊,倒插门都是吃软饭的,我一个大老爷们,两个膀子有的是力气,哪能干这下贱的事儿?”

“铁哥你看说的,倒插门咋了,我对你啥样你心里不清楚吗?再说这事儿村里边又不是咱家这一户这样,咋能说是下贱呢?佛爷村本来就缺老爷们,大家伙都是招亲,在我们村招亲跟倒插门是一样的。”翠兰唉声叹气,很是委屈。

铁柱一听,也觉得说的过分了,可是老爷们的脾气上来停不下来:“咋是一样的哩?佛爷村招亲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事儿,但是倒插门可不一样,这是要改姓的,我们老铁家里边人都死光了,就我一个爷们还不能给祖宗传宗接代,这大的罪过我哪抗的住哩,等我死了咋见死了的哥哥和我爹娘?”

赵小天一听,还没看出来,这铁柱倒是个铁铮铮的汉子,宁可天天饿着也不改姓。

翠兰着急的哭了出来:“那……那我家不也一样吗?我娘生了四个闺女,到我这是老五,我爹说一定要生个男娃接香火,我娘也因为生不出儿子着急,最后难产死了。本来我娘能活的,最后我娘还是保了我,我娘临死时候还冲着我爹问是男娃还是女娃。我爹怕我娘死的不安心,骗我娘说生的是男娃,我娘走的时候都是笑着走的。你说我家要是没个男丁传宗接代,我爹要是也走了,到底下咋跟我娘说?”

铁柱看见翠兰哭出来,于心不忍,安慰说:“翠兰,我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说明啥你知道不?这是老天爷安排的,咱俩这辈子没有夫妻的缘分。好在我还没占过你的身子,明儿一早我就出村,翠兰,你肯定能找个好人家。”

翠兰听说铁柱要走,更伤心了,铁柱就一个人,也不能掰成两半使,这事儿谁都没法,只能说自己命苦。

正哭着呢,听见庙门口有人嘿嘿笑。翠兰一回头,就看见赵小天半倚着门板子看着他俩。

“啊!”翠兰被吓一跳,惊的叫了出来,“小天哥,你咋在这呢?大半夜的你跑庙里来干啥?”

赵小天一边笑着一边走到俩人跟前蹲下,左看看翠兰,右看看铁柱,看了三四个来回才说:“你俩对对方都有意思,是不?”

PS;大家可以无视这段,不是我为了凑字数,是看书网2900字根本就发不出来啊,我很惶恐啊!

各种凑三千啊有木有,强烈建议把这个改改吧,真不好用。

天才侍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才侍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桃色小山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桃色小山村》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桃色小山村目录预览:第1章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第2章你是我的客人第3章时间到了第1章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我叫王洋,家住王家岭,初中毕业我就跟着单身汉老叔做起了倒腾铁矿的营生,后来叔得了病,干不动了,我就自己干,现在算是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小富户。表面风光,可实际干这营生不容易,为了挣钱,很多时候都得巴结别人。这天我开车到市里,就是去见省城来的客户,为了维持关系,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客户说想去洗浴,我也只能陪着了。到了洗浴,好好洗个澡,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尊耀名望》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尊耀名望》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尊耀名望目录预览:0001000200030001“过来,给我把洗脚水倒了。”我妻子坐在床上,冲着我说道。我赶紧端走洗脚水。不敢有半点抱怨。已经习惯了。我的妻子叫柳萱。是警察局的大队长。一米六七的身高,瓜子脸,身材性感,五官十分漂亮。和杨幂有几分相似。是警察局当之无愧的警花。而我呢?长相平平淡淡,性格懦弱胆小。家里穷。可能有许多人不能理解,就这么一个女神,怎么嫁给我这个屌丝了。我的回答,可能让人出乎意料。不怕大家笑话。同居三年了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村野情》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村野情》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村野情目录预览:第一章相亲第二章婶子屁股疼第三章晚上来我家第一章相亲“真的能摸?”不到十平方的狭小卧房里,陈兴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那v字领口下雪白的沟,吞了吞口水。妈咧,这么大,怕是一只手都握不过来吧……面前这姑娘叫王静,是姚婶子介绍来跟自己相亲的,模样可着实水灵,那诱人的瓜子脸跟玉做的似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凑上去香一个。她身上穿的是低领的碎花小裙子,坐在陈兴的旁边,双手还故意扯了扯衣服的领口:“你要是想摸,你就摸吧。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妻子的谎言》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妻子的谎言》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妻子的谎言目录预览:第一章激情直播第二章男人的尊严第三章卖?第一章激情直播霓虹初上,夜微凉。忙了一天的叶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发现他老婆马丽还没回来,应该又是在加班。因为马丽最近经常加班,叶弘也习惯了,自己随便吃点东西填了下肚子。接下来不知道该做点什么的他突然想起今天同事给他推荐的一个激情直播app。据说这个app上有几百个女的直播,各种款式的都有,直播尺度之大,比起岛国片都过而无不及。这种想法滋生之后叶弘心理一直痒痒的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等你爱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等你爱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等你爱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第二章佳人如初第三章你根本配不上他第一章前女友回来了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顾嫣被惊醒,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去收拾餐桌上已经冷掉的丰盛晚餐。历志轩进门,摇摇晃晃的向她走过去,身上带着浓厚的酒气。“这么多菜,哪个是下了药的?”他边说边扯掉领带,把顾嫣强硬的拉进怀里。顾嫣挣扎着推开他,“你喝酒了,我去给你拿醒酒茶。”“不喝,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药。”他冷漠说完,直接把她压倒在桌子上。顾嫣已洗完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盛婚蜜宠娇俏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盛婚蜜宠娇俏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盛婚蜜宠娇俏妻目录预览:1.2.3.1.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顾兮兮的身体颠簸颤抖,随着男人剧烈的动作不住摇晃。每当她的身体承受达到极限,身上的男人都会停下索取,给她安抚,温存,然后继续再来一番。一次又一次,顾兮兮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身上这个强壮的男人撕裂了,但是她心里却一点都不后悔。这是她极为珍视的第一次,若不是相恋两年多的男友赵泽刚明天就要出国、再加上闺蜜的极力鼓动,她也不会这么早就把自己交给他。虽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暖婚霸爱恋娇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暖婚霸爱恋娇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暖婚霸爱恋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狗血的背叛第2章狠狠的一巴掌第3章重回苏家第1章狗血的背叛“我和苏北,谁的技术更好呢?”“她都不让我碰,哪有你这么撩人!”苏北站在酒店房门口,熟悉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她死都不会听错,这个带着浓浓情欲的声音属于她男朋友!而那个女人则是她的好闺蜜叶冉!他们!他们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苏北不敢置信的轻轻推开了房门,地上遍布着散乱的衣服,床上白花花的肉体正抵死缠绵!她瞬间如同被雷劈到,浑身僵硬,满脑子都只剩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你比星光还灿烂》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你比星光还灿烂》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你比星光还灿烂目录预览:第1章拍卖第2章自己犯贱第3章撕碎的支票第1章拍卖夜幕低垂。安城最大的高级会所,今夜聚集了全城最多的豪门世家公子,听闻叶家大小姐叶以宁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此拍卖自己的初夜,此事闹得轰轰烈烈,轰动了整个安城。无数人闻讯而来,只愿为佳人一掷千金。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之前追求过叶以宁被拒绝,为此专程来落井下石的。正如此刻,叶以宁作为被拍卖品戴着面具从幕后出来的那一瞬,台下的人立马大笑着掏出钞票就往她身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我想和你好好的》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我想和你好好的》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我想和你好好的目录预览:第1章我好这口第2章沈心暖的阴险第3章诡计得逞第1章我好这口嗯~啊……隐忍而又娇媚的呻吟声,随着摇晃的车厢此起彼伏。黑色的车玻璃挡住里面的春光,不过光听这勾魂的喊叫,就知道里面干的多激烈。徐漫手中抓着B超单,望着不远处摇摆的豪车。这车不是别人的,而是她丈夫的,此刻他的丈夫正在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哦,不,这不是别的女人,而是徐漫的朋友外加同学。她的指甲穿过纸,狠进掌心的肉里,好像只有用这样自残的方

  • 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农家娇女香满园》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523推荐小说之《农家娇女香满园》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农家娇女香满园目录预览:第1章坑爹的穿越第2章洗刷刷第3章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第1章坑爹的穿越“这老陈家的老婆真该浸猪笼,竟然爬上于家的床!”“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于家能看上她?”“这老陈家的竟然还把她接回来,真是……”“还不是为了孩子?唉……”老陈家在山上的木屋子里,一个脸上全是脓包,身体臃肿的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端着一碗水,站在床边,给床上的女人喂水。女人突然被呛得直咳嗽,越来越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