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13章(第13章相信)

2017/11/3 16:29:36 来源:网络 []
小说: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
第13章相信

慕流离神情有些复杂的盯着安晓樱,挑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看看着,食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鼻间。推荐163nvren.com

“以前,你是犯罪嫌疑人,现在,你是我慕流离的女人,要习惯。”慕流离认真的说道,他的眼眸中,她看不出有任何终点。

她的小手紧紧的揪在一起,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她没有再多想,别过头去,心因为他的话而狂跳不止。

有时,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有问题,这样的一个男人,她要如何逃避?

“怎么不说话?”慕流离看她不再说话,他伸手扳回她的小脸,让她面对着他,他必须要看着她脸上所有的表情,无法承受别人无视会的举动。

以前他是女人心中的明月,可是,在安晓樱的眼里,他居然什么都不是?

想想以后自己要与他独自在一起,她成为他的女人,是不是他戳她的时间会更长?想到这里,

她的话提醒着慕流离太多事,他不由得沉下脸来,第一次听女人说不爱和他做那件事。

以前的那些女人,每一个不是都仙仙欲死?求他还想要,每一个都满足的想要与他再有下一次,可惜他用过的女人从来都不重复,那些女人只能有午夜的时候才能回味与他一起的瞬间。

“这……真的很痛……你要不信,下次我戳戳你,你看痛不痛,”安晓樱深怕慕流离不相信一样,她连忙摆手,想要努力的告诉他,到底是什么滋味。163女人网

“你戳我?”慕流离听到她的话,他有些哭笑不得,他堂堂一黑帮老大,一个富可敌国的总裁,居然与一个小女人在正经的讨论着谁戳谁的事情?

“对啊……”安晓樱想也没有想就接着他的话说道,甚至连自己是否有这个功能都不清楚。

一直犯二又迷糊的她,自然也没有想太多,身为女人的她虽然有些朦胧的事情懂,但毕竟她没有经历过,这些年来一直是封闭式的训练,不像亦舒与月闵,她们受过另外一些特别的训练,却是她不能参加的。

“我很期待。”慕流离伸手扣着安晓樱的下巴,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

安晓樱有些郁闷,她被困得有些喘不上气,用力的推开他,站起身笑着望着他,双眸却在他的身后不断的飘着。

她瞪大眼睛看着来人一眼:“你?是你?”

这就是所谓的上官炎?他怎么会在这里?一身蓝色的休闲服,优雅的双手插于口袋内,嘴里还叨着一根竹叶,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看着上官炎一眼,再看看慕流离,安晓樱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掉了,果然这个男人对她好,是有阴谋的。阅读163nvren.com

慕流离怎么会对她说好话呢?原来是有外人在,而且,这个外人还是慕流离一直认为与自己有暧昧关系的。

“怎么,小美人,我们见过吗?”上官炎走上前来,他来到安晓樱的面前,低下头对上她的双眸。

安晓樱被他问得有些目瞪口呆,是啊,如果她说认识,见过,那是否就承认自己与上官炎有私情了?果然,还是慕流离这一招狠,她差点就上当了。

想到这里,安晓樱更是要防着他,这个男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有预谋的,安晓樱想着,她微微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

“认错人了。”安晓樱轻轻的瞄了一眼慕流离,看着他坐在藤椅上,就连她最起码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目光望着四周,只见竹林处多处可以行走,只是她的脚不太方便,慢慢步行可以,但每一步行走,都似有一些钻心的疼痛钻向她一样。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安晓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她瞪了上官炎一眼,她的小动作一并落入慕流离的眼里。

上官炎指了指她,食指轻轻的刮了一下鼻子,伸手拉住安晓樱的手臂不放,安晓樱回首看了他一眼。

“先生,我们很熟吗?男女授授不亲,你放开。”安晓樱指了指他的大掌说道,他高大的身子站在自己的身边,会给予她造成一定的压抑感。

哪怕说话都要抬起头,她不明白像慕流离与上官炎这一类男人,为什么长得好看又高大,且多金,只可惜她不是拜金女郎。

想到这里,她硬着头皮成为慕流离的女人,为的就是完成任务,只希望自己的未来不会造成太大的困惑才是,安晓樱心里暗自想着。163女人网

“我叫上官炎。”上官炎松开了握着她手腕的大掌,沉声的说着,他轻轻的吹了一下口哨,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盯着她的小脸看,望着她如今有些狼狈的模样,与之前相比较确实有些区别,可是,那双眼眸依旧如此动人。

双深下沉,上官炎看着安晓樱迈着步伐将要离开,他想要叫住她,却没有,只是深深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炎……”慕流离轻声的唤着上官炎,也将他拉回了现实中,他挥了挥手,潇洒的走到藤椅上坐了下来,侧过头看着慕流离一眼。

两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坐在藤椅上,心各有所思。也形成了竹林内的一道华丽的风景。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你,站住。”这时,竹林深处走出一个女人,只见她穿着齐膝的短裙,头发全部扎成马尾束于脑后,脚上穿着白色的休闲板鞋,抬起下巴,一副大小姐的模样。

安晓樱回首,看到一个小女生走向自己,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想继续往前走,只见她上前来拉住自己的手腕。

“你……叫我?”安晓樱有些迟疑,她看着这位漂亮的小姑娘一眼,应该是十八岁左右的模样,但看着气势有些逼人。

她自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突然拉住自己的手腕了呢?最近到底会发生多少意外的事件呢?

“你就是叫安晓樱,是吧?”上官瑛轻轻的抿了抿嘴,有些不屑的看了安晓樱一眼,她双眸上下的打量着安晓樱,看了一遍又了遍,一边看一边摇头。

她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如今看来不过是如此,哪怕是丢在大街上,恐怕也没人认得出来的普通女人。

“是。”安晓樱更是意外,这个女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而且,上官瑛给予她的眼神很不舒服。

安晓樱不喜欢别人一直盯着自己看,再加上她的脚受伤,还有些发烧,如今站在风中有些不太舒服,只想尽快赶回去躺会。

“听说你缠着慕流离不放?我告诉你,他是我的,你别想和我抢,我看你也长得不怎么样,识趣一点,马上离开他。”上官瑛一点都不知羞,她从见过慕流离之后,便对他一见倾心,再也忘记不了,为了慕流离,她拒绝了许多追求者,想象着自己有一天一定能够嫁给慕流离。

可是,最近听别人传言,慕流离身边呆着一个女人,据说这个女人是例外,从来都只是玩玩的慕流离,居然把安晓樱给留在别墅内,还把她带来这里,所以她再也受不了,买了飞机票飞回了中国,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直奔来这里,就是为了目睹这位安晓樱长什么模样。

“我不认识你,当然,我也没有抢慕流离,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的话,最好去找他问个清楚,相信他会给予你答案的。”安晓樱轻声一笑,看来上官瑛把她当情敌了,可惜她安晓樱没有认真过,当然,慕流离也没有认真吧。

两个人之间只是暧昧的肉体关系,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我告诉你,我叫上官瑛,以后慕流离的妻子只能是我,你别再做梦了,你也不要再去掩饰,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得很。”上官瑛更是嚣张,见安晓樱没有打算和自己争的意思,她反而更看不起安晓樱。

以为让着她,她就可以不追究了吗?上官瑛一向行事嚣张,再加上自己家里有些钱,更是目中无人。

“不会是上官炎的妹妹吧?”安晓樱有些意外,很少听说有人姓上官,除非她是上官炎的妹妹?

她双眸微转,似乎是想到什么,但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要想些什么。

“你还认识我哥?”上官瑛不由得一怔,她再一次睨视着安晓樱一眼,看来安晓樱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安晓樱这会明白到底是什么关系了,显然这位小妹妹见过慕流离之后,便对他倾心,但是,她的一切,他的一切,与她又有何关?

“不认识,刚刚见过,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去找他们吧,我需要回去休息了。”安晓樱有些累,不想与别人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想被卷进去。

如今,她只能尽快想办法与首领联系上,到时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把事情完成后,她要离开这里。

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无情杀手情挑傲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古铜印 欣赏

    编辑/萧可----------------------------------------------------------------------------

  • 抹不去的记忆,忘不了的乡愁

    ​行走的乡愁文|向明海迎春花开时乡愁是一件件行囊行走在异乡摇曳着忙碌的身影在夏日炎炎乡愁是母亲线缝的衣浸汗试泪、缱绻缠绵铜壶刻漏寝难眠硕果满枝乡愁是泛黄的全家福老照片思绪万千沉浸梦岚涔泪然朔风萧萧乡愁是父母依门盼归的凝望耄耋点亮神龛的烛光嘹唳山村年味浓​行走的乡愁文|张士国(山东)带走的乡音,带不走的乡愁进入梦想,时常行走在孩时的街头树下摘果打枣,一起玩耍放学割草,一起放养老黄牛远望田野里的麦草青青近看亲手栽植的树苗长过人头消失的堰屋子故事流传成永久梦里梦外父老乡亲常说的乡愁浓浓的乡音,改不掉的

  • 恍若神仙妃子

    前文说,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小姐的钗环衣裙都一样,她们是为王熙凤出场做陪衬的。王熙凤跟三位小姐的打扮很不一样,小说里写她“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先很概念化地说她真是美极了,简直像一个神仙,然后再细致地描绘她身上的东西。只见王熙凤“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先看到王熙凤的头上,戴着用黄金丝穿着各种珠宝、玛瑙、琥珀等物的珠髻,让人感觉到光鲜闪烁。朝阳五凤,是说一个女人头上插一个钗,这个钗分出五个头,每一个头都是一个凤的嘴巴,衔着一串垂下来的珠子,一走动就会摇晃。再看颈部,“项

  • 点击加入『红楼梦微信群』

    taichiman135

  • ​87红楼梦『纯音乐』●娘娘归省

    娘娘归省

  • 郑珉中 蠡测偶录集丨两宋古琴浅析(二)

    四、传世的南宋古琴(一)南宋的“官琴”南宋建都临安之后,作为一代封建王朝的礼乐制度,当然不能废驰,“官琴野斫”之琴自然同时存在。然而传世南宋琴中,尚未见有如“开宝戊辰”相类腹款的制作,也未见有南宋款仿照唐代宫琴的琴,但就琴的形制特点及其铭文内容来看,确有一类琴颇似南宋宫廷乐队所用之器,犹如宣和大晟乐所用者,如山东的“南风”琴,北京的“鸣凤”琴可能就是南宋王朝所造的这种官琴。△山东省博物馆藏宋琴南风“南风”琴为山东省博物馆所藏,琴之项与腰皆作内收连弧纹四,出圆峰三,为异形连珠式,琴面作弓形。弧度较

  • 赵忠祥北京三环内5亿文玩豪宅!一个小时都逛不完

    提示曾经的央视名嘴,一代人的电视记忆,他主持过的节目有《正大综艺》《人与自然》《动物世界》《舞林大会》以及多届春节联欢晚会,然而这只是大家了解他的一个方面。身为央视主持人的赵忠祥,其实还有很多身份:诗人、书法家、画家、收藏家……作为收藏家,赵忠祥可谓在圈里圈外都很出名,他位于北京十里河桥附近的赵氏私人会所里,就藏着他历年来收藏的珍宝。媒体称其藏品估价在5亿以上,堪比皇宫……其中,黄花梨木柜、红木家具、珍玩、玉器、瓷器等应有尽有。他也爱和藏友们一起交流学习,还特意办了一个“老赵会客厅”,能在这里出

  • 中國新晉藝術空間抽樣調查,如何用四個藝術關鍵字解讀2017?

    Artnet新聞作者:YidiWang2018年1月16日從20世紀始,藝術機構的角色從藏品存放地點,逐漸被看作是參與並學習藝術的場所。藝術家與策展人們能夠在這裡共同合作,將全新的表達與展現方式進行實驗。而在過去一年中,藝術圈不斷被新機構開幕的資訊“炸裂”:機構選址、首展、傳播途徑……大多讓人有眼前一亮之感。artnet抽樣調查了9家在過去一年中新開幕的藝術機構,探究其背後定位及發展洞見。美術館的突破之舉近年來,私人美術館的強勢發展已成為了上海獨特的藝術標籤。眾多國際知名藝術家進入上海展覽,也為

  • 关帝祖庙│文化漫谈—风声猎猎,翠柏语长

    REC那是大雨逐渐逼近的一刻,铅灰色的云团正在低空聚集、下坠,风从银花翻涌的河东盐池与寥阔原野上长驱而来,俨然欲吹得千山万壑沿地平线奔腾,大山驰骋如烈马,小山跌宕如羔羊似的。我犹疑了一下,是否跨入眼前的关公故里家庙参观?天色暗了下来,是否会淋上一身雨水?搭上公交车向二百多里外赶上回家的路,可更妥当?我心下惶惑,四处环望,位于晋南运城的常平村关公家庙门口,一块宽阔的广场,吸纳着中条山脉巍峨雄浑的投影,青蓝色山体从凌乱的风声中拔地而起,恰似千百年的历史廊道中,历尽沧桑劫难而昂起高贵的头颅,早春擎着径

  • 相差20岁的姐弟恋,引村人闲语碎语,小伙却选择在果园里求婚

    高云霞时年53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也已经30岁了。六年前,高云霞的丈夫患了肺癌,落得个人财两空,高云霞办完丈夫的丧事,为了撑起这个家,她买了一辆三轮摩托,硬是学会骑它,然后拉着水果去街上叫卖,起早贪黑的。有一次,高云霞拉着水果去镇上赶集,回来的时候下着大雨,路湿滑,急弯又多,高云霞一个不小心摩托车就失控了,直接从路边冲下去,幸亏坡下有两颗树挡住了三轮车,不然高云霞当场就送命了。尽管如此,高云霞还是受伤不轻。正好有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路过,他把高云霞从坡下救上来,然后把她送往医院。高云霞感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