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前夫你爱吗12章

2017/11/3 14:22: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总裁前夫你爱吗
外卖的去处

南宫辉在准备往电梯方向走去,眼角的余光却看见正稳稳当当躺在周秘书办公桌上的外卖盒子。总裁前夫你爱吗12章

周子惠心中有鬼,吓得六神无主了。

“这个外卖是给您买的!”说完,就后悔了,暗骂自己是蠢得到家了。

“给我买的,你不知道我不吃外卖的吗?”南宫辉声音更冷了一些,心中却有些了一丝的失落,他没有去理会为什么?也不想去理会。

在电梯关上的那一刹那间,他好象是看见了余小曼,他以这个是小曼送上来了,所以他站在周秘书面前半天,却见她只字未提,原来不是,原来不是她,那不过是送外卖的女孩子。

他暗自的嘲笑自己,自己在期待什么?不是想叫她远离自己吗?

“对不起!总裁!”周子惠这次眸子都不敢抬一下了,听声音就知道他的心情更是阴郁了。

“扔了!”如帝王般的发号施令。

“是!总裁!”高强压的气流让周子惠高兴都来不及的就把外卖盒子一起扔进了垃圾筒。163女人网

听见一声闷响,南宫辉这才大踏步的往电梯方向走去。

没等电梯门全关上,周子惠那溢出来的笑意快把她那红艳的嘴角给挤破了。‘哈,哈’她得意的、忘形的笑了起来,“总裁夫人的爱心便当?不就是这去路?”

笑完,妖媚的眸光猛然的一冷,总裁夫人?她配吗?连总裁从来都不吃外卖,她都不知道,她凭什么来爱总裁?又凭什么去拥有总裁的爱?

南宫辉进了电梯按了三十六的楼层。

很快,电梯就到了三十六楼,随着‘叮’声,他就踏出了电梯,脸上仍旧是往常的冷然,但是从他那带着微微喜悦的眸子里可以看出他的心情是比较愉悦的。

他还未走到经理办公室,就听见愉耳的谈笑声。

他们在谈什么这么高兴?他心有了一丝的猜测,也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异样情绪。

“是吗?小曼!没想到你到美国留学还有这样的好事!我怎么没有啊!真是悲吹!这老天爷的区别对待也太不靠谱了吧!”不知道余小曼说了什么,让杨锋猛着抱怨这老天爷的不公。推荐163nvren.com

“就你那抠门样,别说老天爷,就是我都不待见你!”张络边吃着自己盒子里的烧卤饭,边吐槽。

“什么叫抠门,那叫礼尚往来,懂吗?这次你请了我喝,下次不就我请你喝了吗?”杨锋没有坐在椅子上,站在余小曼的旁边,弯着高大的身子切着自己最喜欢的七分熟牛排,说这些的同时,带笑的眸子还看向正在吃着意大利面条的余小曼。

突然,杨锋放在手中的刀,伸起大拇指在余小曼的嘴角轻轻的一抚。

当略有些粗糙的皮肤碰着那滑嫩如婴儿般的肌肤时,让彼此都禁不住一颤。

杨锋这时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他无法面对余小曼惊呆了的表情,无法面对张络张大嘴探视的眸光,他感觉自己在张络面前无所遁形,他祈求的望了一眼张络。他有些恨自己了,怎么就那样的伸出了手。

张络闭上了嘴,不再看他,只看着自己盒中的饭,猛的吃着。总裁前夫你爱吗12章

杨锋看余小曼还在呆愣中,暗骂了自己一声,藏起不该有的情绪,挂起如常的温吞笑容,“小曼,你怎么了?这里沾了东西了!我帮你拿掉,你还有意见了?早知道就不擦了,害我的手都有油了。”

余小曼这才放下心中的不安,原来如此,吓了她一跳。还好,是自己想多了。

“什么嘛,是你自己要擦的,我又没叫你!”

“呵,意思是我自己活该了?唉,我看这好人还是当不得啊!”杨锋佯装气馁的放下刀叉,算了,我看还是先去洗一下手吧!免得感觉到就让自己伤心。

至始至终,张络就没有再参言了。

因为,就在他目瞪口呆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南宫辉。他看见南宫辉那如鹰的眸子里有着明显的失落和微不见疼痛。版权163nvren.com

他以为,总裁会很生气,然后会对杨锋发火。可是,他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了。

他弄不懂了,他是不在意呢?还是真的没有看懂杨锋。

周秘书正吾自的坐在办公桌前带着妖媚的笑容得着,却又听‘叮’的一声,她闪电般的收起那得意的笑容,望向电梯方向,想这又是谁啊?

瞧见那让她无时无刻不让她神魂颠倒的英俊身影,她赶紧的站起身,迎了上去,总裁!”虽是恭敬,媚眼却勾着魂。

南宫辉还是如常的冷然,但是有些温度的眸子里却再也不见任何的情绪,像是一个死湖样,不波不澜。

“总裁!”看他的眼神,周子惠心中也忍不住一颤,刚才她也没有觉得他如此的冷,怎么一转眼间,就冷得像是从冰窟里走出来的似的。

“下午与华董的约会照旧!”说完直接的往他宽大明敞的总统办公室走去,脚步有些急,有些快,像是要逃避什么?又像是有什么在追赶着他似的。网站163nvren.com

周子惠就带着媚惑而又痴迷的眸光看着南宫辉大踏步的走进他的办公室,这才拿起电话打给华董的秘书把刚刚改过的约会再改过来。

南宫辉快步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轻轻的一按手指感应锁,锁上了门。他这才放缓了脚步,显得有些无力的瘫坐在自己那宽大的办公椅里。

他抬眸看了一眼宽大到有些空旷的办公室,感觉自己的心从未有过的荒凉,全系黑色的办公用品,没有一样是有生气,有活力的东西,就像他这样人一样冷清,落寂,孤独,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忘,又像是自己要把自己从整个世界中孤立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当看见杨锋抚上余小曼的那瞬间的感觉叫什么,他只知道他好难受,心尖有了疼痛的感觉,就像是被人轻轻的揪了一下已经受伤的伤口。

他清楚的看见杨锋那眸子里面的专注和那种说不出的温柔,他从来没有过的温柔,他也清楚的看见余小曼眼眸里的感动和惊诧。

他从来没有给余小曼那样的温柔和感动。

现在他知道那种难受让他心痛的感觉是什么了,是嫉妒,是男人最原始的独占欲在作祟。

他慢慢的沉了心思,沉下了心里那种难受的感觉。他知道那种感觉无关乎于爱,爱不是这样的。他的爱只给了她,像是要证明什么,他拿起锁匙打开了锁了很久的抽屉,拿出了一张有些发黄的照片,看着那张只是一个高挑纤细的背影,鹰一样的眸子从落寂慢慢变得好温柔,好温柔,像水一样的粼粼波光。

他像是坚定自己的信念一样,轻轻的吻了一下那个女子的及腰的波浪卷长发。

他想清楚了,如果说余小曼真能找到真爱,是杨锋也不错,至少比自己强,他能让她笑得那么的开怀,让她眼眸中有了感动。

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爱,而杨锋却能。

成全吧!何必让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跟自己一起苦,一起过注定得不到爱的日子。

头脑中做着成全的决定,心却痛了起来,他不想去理会那种痛是来自自己痛苦了差不多六年的岁月,还是还自自己那丝很不讲道理的独占欲。

可是,那个人真是杨锋吗?那龙淑娇怎么办?

他不想想得太多。

他把照片重新放进了抽屉里,锁了起来,其实,他不想看,每看一次,自己的心就痛多几分,他也不想自己的心再痛。为什么而痛,他从来没去理清过。

他打开文件夹工作了起来,午餐没吃,他没觉得饿。

可是他却工作不进去了,一份文件看了三遍,他也没有看懂。他有些火了,嗔的一下站了起来,椅子都滑开了好远。

为什么会心浮气躁?他也无从解释。

本想离开,想想又没必要,而且有些工作得必须完成。

他又重新坐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然后才拿起电话,“周秘书,煮两杯咖啡进来!”

他不暇听那边明显有些雀跃的声音,说完‘怦’的一声把内线给挂了。

周子惠甜媚的笑容僵在脸上,暗想,“总裁是怎么了?电话与他有仇吗?摔得这么响!还是他知道了些什么吗?”一想到这,周子惠都有些战战兢兢的了。

所以说,亏心事不能做。不过,她想不到这些,她只想到怎么勾引总裁上床,然后自己……

“总裁!”她端着咖啡站在超大的总裁办公室前,娇媚着声音,让人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听着这声音,南宫辉也忍不住一阵恶寒,看来他又得换秘书了。

他从不用有目的的秘书,他是不是该考虑换个男秘书了?像杨锋一样,用张络作秘书,把一个精英投手放在秘书的位置上,确实有些屈了张络,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张络却愿意。他知道张络很敬重杨锋,却不知道为什么敬重到委屈自己。

“进来!”南宫辉冷着声音,头都未抬一下。

周子惠扭了扭把手,门却纹丝未动。

“总裁!”她在门外偷偷的清了清喉,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媚惑诱人,确实,一般的男人,听了她这酥骨肉麻的声音,早就野兽般把她紧紧的压在身下了,可是,南宫辉不是一般的人,是为爱痛过六年的男人,他的心是清的,是冷的,是黑的。

听见她的再次的叫喊声,才响起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把门给不自觉的锁了。

他起身把门打开,“给我吧!”高大的身影堵在门口,直接的接过她手中的托盘,然后‘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冷然的双眸看都没有看一眼周子惠那故意扭开的扣子,酥白的乳沟若隐若现。

周子惠就那样的吃了个闭门羹,她气得牙都碎了,眼都绿了,那关上的门就差零点一的毫米就撞上她花了好几千的钱才整好的美俏小鼻,她受尽痛苦不是为了钓个金婿,却没想第一次出招就碰了一鼻子灰,她怎么甘心?

南宫辉已经决定要换秘书了,周子惠那诱惑的一幕,他看得一清二楚,这样用尽心思的秘书,不可靠,他必须得换掉。

他真怀疑这个秘书是凭什么被选上总裁的专属秘书的,看来,有的事他得查一查了。

他把咖啡放在办公桌前,一口气喝干了一杯,微闭了一下鹰一样的眸子,再次的睁开,眸子里清然了很多,浮躁的心也沉了些。

他重新埋进了文件夹里。

没看多久,桌上的电话突然的响起。

他斜睨了一眼那电话号码,一看号码就快速的接起,“妈,什么事?”

“辉儿,小煜在学校出了点事,我们现在在医院!”南宫妈妈哭得抽抽咽咽,听得南宫辉焦心顿起。

“妈,我马上过来。”说完,就拿起车钥匙快步了走了出去。

从周子惠的旁边经过,没看她灰暗的坐位置上,看见他过来的瞬间眼眸中就充满了媚惑的神。

“周秘书!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不等她回话,他已经快步的进了电梯,电梯门闪电的关上了。

她有些悲吹的发现,作为‘辉煌集团’的合作商还真有些可怜,得随着他的行程改变而改变,今天最悲吹的可能是华董了!

但是,她还是得一一的改约。

她又看了一眼那静静躺要垃圾筒里的外卖盒子,有些得意的唉了一口气,语气中的奚落,三岁小孩都能听出来,“可爱的爱心便当,你也挺悲吹的!”

她奚落人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刚才那碰鼻了一幕,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或许比丢的垃圾筒里的外卖可怜!

她的眸子里尽媚人的妖娆和不屑于人的奚落。

总裁一走,这里更是冷清。她想偷偷的走进他办公室里去看一看,却不得门。又怕监控室监控到她那偷鸡摸狗的一幕,想想作罢。

不过,没关系,这里的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陪着总裁,陪着那个仪表堂堂、潇洒俊逸的总裁,陪着富可敌国的总裁,而且她有大把的机会。

总裁前夫你爱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前夫你爱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偷喝牛奶的猫15章(6.心脏完好无缺)

    原标题:偷喝牛奶的猫15章(6.心脏完好无缺)小说名:偷喝牛奶的猫6.心脏完好无缺“哥,刚才的那‘谁谁谁’怎么又来啊?”一个身穿运动装的男生,突然出现在姜御泽的右侧边,他右手抱着篮球,左手把可乐往口里送去,一脸悠闲。“就为这个。”姜御泽把顾夕念的住院证明丢过去,“怎么,因为15岁那年的那几脚,‘一见钟情’了?”听言,郭昕睿那张绯玉色的脸,突然变得很臭,秉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理念,他把那张住院证明,又再丢回去给姜御泽,“哥,你干嘛又提这事!”郭昕睿永远也忘不了,在读初三的时候,被那尤什么绘什么的

  • 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15章(第十四章酒吧醉酒与神秘红发的登场)

    原标题: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15章(第十四章酒吧醉酒与神秘红发的登场)小说名字: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第十四章酒吧醉酒与神秘红发的登场我看着修好久,一个关系生命诺言,真的有人会遵守吗?后半夜比前半夜更是冷了。我和修离开家往学校走回去,路过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修,我们进去看看吧。”我突发奇想。“想喝酒?”“不,只是觉得这里很有趣。”我抬头,一抹血红映入眼中,看似残破不堪的暗红色招牌,四个张牙舞爪的黑色大字:“暗夜酒吧”。一条粗重的铁链从店牌的一角挂到另一角,入口被人工凿成了山洞式的。有人会来这种地狱式

  • 敖漫之歌15章(她羡慕我)

    原标题:敖漫之歌15章(她羡慕我)小说名称:敖漫之歌她羡慕我鲁子前一个晚上来找我,整体看起来有点沮丧,我想了想觉得他应该憋不住就还是没问,他说他家出了点事,可能要回去许久,说我别闹事,别跟夏吟学坏,乖乖等他回来,我迟疑了。夏吟在旁边笑的花枝乱颤,她说:“敖漫闹事?敖漫若会闹事,天都会塌下来,有时候我就觉得敖漫的名字取错了,是不是每个人取名后他日后的性格都会相反?”说完,她还不忘瞅了我一眼,我突然有些许反感。“夏吟,你是在表明你是多么的霸气外露么?”这是鲁子说的,他似乎比我还急,害的我把冒到喉咙边

  • 清风恋15章(第15章纠结的心事(7))

    原标题:清风恋15章(第15章纠结的心事(7))小说书名:清风恋第15章纠结的心事(7)“还没完全死心,不过我会努力忘掉她的,一定。”何熙说得很坚定。“嗯,好吧,我快到家了。”黎苑有些失落,但还是相信何熙。“嗯,那就先说一声晚安咯!”何熙看黎菀要到家了,有点舍不得放开她。黎菀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了,感觉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她僵硬的脸上勉强地笑着,只是笑得十分不自然罢了。“姐姐,怎么这么晚才回?哟谈恋爱啦?”这是黎苑的妹妹黎兰,典型是出来迎接黎菀的。“小东西,谁让你出来的?”黎苑宠

  • 萌夫驯养记15章(第十五章神秘人留言)

    原标题:萌夫驯养记15章(第十五章神秘人留言)书名:萌夫驯养记第十五章神秘人留言“昨晚我打开博客,发现冒出一条奇怪的留言……留言者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出车祸死在我们眼皮底下的纪筱晴!”这句话从梅雨嘴中轻声蹦出时,着实把夏夕吓了一大跳,待几秒钟,她才问道:“纪筱晴……给你留的言什么?”“我一直都在。”夏夕不由得打个冷颤,她低声告诉梅雨,就在昨晚,她也收到一条一摸一样的留言……梅雨突然惊住,大叫一声:“怎么回事啊?!!”办公室所有工作人员都望向这边,夏夕扯了扯失态的梅雨的衣袖,小声安慰道:“放心吧,

  •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15章(蓝色的蝴蝶)

    原标题:又是一年春暖花开15章(蓝色的蝴蝶)小说书名:又是一年春暖花开蓝色的蝴蝶黑暗,是很强大的。它能遮盖一切,滋生的仇恨逐渐变的强大时,唯独不能走去黑暗迎接光明。张笑笑缩在墙角,不敢开灯,也不敢拉开窗帘。如果那一切都是梦,又为什么要醒来。背后的那只蝴蝶,见证了多少年的悲欢离合。妈妈,我们要去哪里?笑笑乖,我们要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嗯!童年的记忆里,颠沛流离是最深刻的印象。不断的转学,不断的换房子,不断地逃跑,不断的离开一个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逃跑,为什么要害怕,这都是

  • 克拉克的反攻15章(第15章就是这样。2)

    原标题:克拉克的反攻15章(第15章就是这样。2)书名:克拉克的反攻第15章就是这样。2“你疯了吗?“霖一掌拍在桌子上,目光严厉地盯着公冶静。”没疯,只是觉得那小妮子说的有道理。“公冶看着霖冷笑了一声。站在后面的梁丘樱看到情况不对劲,上前急忙解释道:”静姐这还不是为你好,让你不至于尴尬。““尴尬,你还敢和我讲这个词,你们这么做才让我感到尴尬。“霖压着又要涌上心的怒气说道。这下梁丘樱急了,大叫道:”你不是讨厌那个克拉克的吗?现在可以不和她打交道了,如了你的愿,你居然发起了火。“公冶静看了一眼气的直

  • 被遗忘的伤15章(第十五章原来是同学)

    原标题:被遗忘的伤15章(第十五章原来是同学)小说名字:被遗忘的伤第十五章原来是同学那日会上李亮曾疑惑那人是否是同学马建军,今日方知的确是他。那是在中午,李亮下班时从车间下楼出了门来,因长时间在车间里,诈一走出门来;夏日的阳光自是愈加刺眼。李亮微眯着眼但一眼便看见走在前面的他来。他想喊他但又怕自己认错了人倒惹了尴尬平白的闹了笑话。好奇心驱使着李亮尾随着他走入餐厅。这时的李亮倒像是一个侦探一般竟又似鬼鬼祟祟状。因李亮故意跟在他的后面于是排队打饭也在他后面,他们之间还隔着两人。那两人李亮也见过也是那

  • 重生之仙路漫漫15章(第十五章决定)

    原标题:重生之仙路漫漫15章(第十五章决定)小说书名:重生之仙路漫漫第十五章决定“萱儿,你可想清楚了?”师傅的声音再次传到凝萱的脑海里,只是带着淡淡的无奈。坚定的目光在眼中闪动着,尽管知道师傅看不到凝萱依旧点头道:“恩,决定了。”“丫头,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现在这个身体的资质却是和那时比不得的,所以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说完便再也没有了声音,而凝萱却陷入了沉思。是啊,资质,这个身体的资质还算可以是水木双灵根,但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曾经的资质啊。在修真界,如果说练气是入门,筑基是基础,那么灵根便是资格

  • 幸福,如此简单15章(十一离开?)

    原标题:幸福,如此简单15章(十一离开?)小说名称:幸福,如此简单十一离开?凌宅。“表姐,怎么办啊,释已经知道我们是女生的事实了,他会不会告诉别人,然后把我们赶出学校啊?”雅玉担心地问。“我想,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这样做,他不是这样的人。”羽坐在床上,看着窗外说,“雅玉,我们明天就离开‘天翔’。”“啊?为什么?”“既然我们的身份被人知道了,我们就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要知道,‘天翔’里出现女生不是一件小事,而且现在我们俩都是校草,在不离开事情会越闹越大的。”“那好吧,明天我陪你去。”羽点点头。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