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坟场异事11章(第十一章  捉鬼?)

2017/11/3 13:37:54 来源:网络 []

小说:坟场异事

第十一章  捉鬼?

看着那女人走远,刘清海才回过头来,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一阵无语,再也不想跟这家伙多待,说没什么,然后问他还有没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回去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刘清海说张主任已经判定是自杀了,也不用你什么笔录了,不过你跟我走吧,晚上咱们好好喝点,我带你去找两个漂亮姑娘。

我赶紧摆手,说:“没事我先回去了,墓地那儿傍晚要人打扫的,刘伯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刘清海说:“操,那破地方一天不打扫怎么了,大晚上的又没活人去看,打扫个球啊,跟小爷一起,带你去见识见识这花花世界,酒绿灯红啊!”

我懒得理会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刘清海还在后面嚷嚷,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回头对他说道:“对了,帮我调查一下张主任的家在哪里,我找她老婆有点事。”

刘清海夸张的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回过神来,用手指着我,说道:“我操,陈叉叉,想不到你口味居然这么重,可是人家老公刚死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我恨不得一脚踹到这家伙妖孽一般的脸上,说:“别扯淡,我找她是有正经事。”

刘清海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虽然有些奇怪,可是他也没有多问,答应了下来。我对他摆了摆手,自己走了,刘清海要回警队,也没有缠着我。

我打了辆出租车回到公墓,正好天已经到了傍晚,我看到刘伯已经在收拾了,赶紧跑过去帮忙,这老头抬头望了我一眼,咧开嘴嘿嘿笑了两声,看上去很是憨厚。阅读163nvren.com

我知道刘伯肯定知道我进过他的房间,可是他什么也不问,我当然不会主动对他说什么,我们俩也没什么好聊的,沉默着把墓地打扫干净,刘伯就走进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我刚回房间,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一条信息,刘清海发来的,上面有一个地址,我知道那是已经死去的张主任家的地址。

对于张主任的死,我一开始觉得跟刘伯肯定脱不了关系,可是他是个干瘦的老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能力能够害死张主任,况且我回来的时候他在墓地,也没有作案动机,那到底是谁害死的张主任?

我弄了一桶泡面,刚准备吃呢,就听到有人敲我房门,我打开门一看,刘伯正站在外面。

我忙问他有什么事,刘伯抬手指了指天上,沙哑着嗓子对我说道:“小陈啊,今天早点睡,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可都别出来,今天不一样。”

我顺着他的手向着天上望去,只见一轮满月正在东方的天空升起,那轮月亮除了特别明亮之外,上面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显得极为地诡异。

看到天上的月亮,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十五,阴历的七月十五!

“今天可是鬼节,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都是有道理的,今天阴气太重,咱们这地方又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你小心点。”

刘伯说完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我这才想起来,怪不得今天上坟的人比以前要多很多,原来今天是七月十五,这几天浑浑噩噩的,都忘了日子了。坟场异事11章(第十一章  捉鬼?)

阴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佛教称为盂兰盆节,而普通百姓都把这一天叫做鬼节。

传说中这一天是阳间阴气最重的一天,地府阴门大开,万鬼游走人间,小时候每到七月十五,父母都会老早的让我上床睡觉不要乱跑,说是怕被恶鬼给勾了魂去。

原来今天是鬼节。

我望着刘伯走进房间,心中不由的冷笑几声,心说鬼恐怕也没有你可怕吧!

我关上门,虽然以前我不怎么信这些东西,可是最近见过的古怪东西太多,已经彻底打破了我以前的世界观,尤其是今天还看到了张主任的死,我顿时觉得身上有些发冷,赶紧回身把门给紧紧地关上了。

躺在床上,白天的时候没有觉得害怕,到了晚上,张主任那张因为充血变成紫色的脸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怎么也睡不着。

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蟋蟀叫声,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

我一下子在床上坐了起来,仔细一听,那声音像是开门声,是刘伯的房间。163女人网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老头让我不要出门,他怎么会出去?

我赶紧在床上爬了起来,悄悄的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向着外面望去。

今天是十五月圆之夜,明亮的月光照的外面很亮,可是清楚地看到一条人影,正蹒跚着脚步向着墓地的深处走去,那人正是刘伯!

我看到刘伯弓着身子向着里面走去,他的怀里面似乎抱着什么东西。

我看他越走越远,渐渐地都快要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我想了想,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我心突突跳的厉害,我知道我要发现刘伯的秘密了,赶紧向着他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我追了几步,看到刘伯来到了墓地的中间停了下来,那地方还空着一片地方,刘伯弯下身子,把怀里面抱着的东西放到了地上。

我怕他发现我,赶紧蹲到了一块墓碑后面,墓碑上照片上的人正瞪着眼睛望着我,把我给吓了一跳,觉得脊梁骨一阵发凉。163女人网

我转过头不理会墓碑上的照片,向着前面的刘伯望去,只见他已经盘腿坐在了地上,身前放着三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是我在他房间里面看到过的黑色的陶罐。

这三只陶罐并不大,罐口并没有黄色的符纸封住,也不知道是被刘伯给揭开了还是原本就没有。

我搞不懂这老头大半夜的拿着陶罐出来要干什么,不过我隐隐的觉得自己就要发现这老头的秘密了,我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只见刘伯坐在地上,嘴边里面不停地念叨着什么,虽然我离他并不远,可是他说的东西我一点都听不懂,发音有些怪异,听上去就像是某种咒语一样。

我吓了一跳,心说刘伯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的他看上去像极了神棍,只不过别的神棍都是在别人面前故作神秘,可是这大晚上的在墓地里面,根本没有别人,他不用故作神秘,那他是在做什么?难不成刘伯真的会一些神秘的东西?

我紧张地望着他,这时候墓地里面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突然刮起一阵阴风,吹得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那是一股小小的旋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冒出来,然后向着刘伯而去,我抬头四下望了一眼,周围的树枝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除了那股突然冒出来的旋风,周围根本就没有一丝风。

那旋风打着转,卷起地上几片枯叶,停在了刘伯跟前。163女人网

我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那股旋风就像是有灵气的活物一般,就这样停在刘伯跟前一动也不动,只有它卷起的几片树叶在哗哗作响。

我觉得身上有些发凉,并不是害怕,而是自从那股旋风出现,整个墓地的气温突然下降了不少,我能感觉得出来,那是浓浓的阴气。

我头上的冷汗立马流了下来,心说刘伯果然不是普通人,那股旋风难不成是鬼吗!

这时候刘伯望着眼前的旋风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拿过身边的一个陶罐,我看到他的左手向前一伸,直接伸到了那股旋风之中,五指张开,又猛地握住,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

随着他手指握住,那股旋风立马停了下来,几片卷起的枯叶无力地落到了地上,然后一阵刺耳的尖叫突然响了起来。

那声音尖细凄厉异常,如同鬼叫一般,突然响起,吓得我差点没有跳起来。

我听得出来,这声音是在刘伯手上传来的,可是我瞪大了眼睛向着刘伯手上望去,根本什么东西也看不到。

刘伯神色平静,左手就这样握着,然后缩了回来,伸到了右手陶罐之中,紧接着他的手又探了出来,飞快的在怀里面掏出两张黄色的符纸,贴到了陶罐口,那里面又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我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刘伯是在做什么,他刚才抓的是不是鬼!

本来我就对这老头有种说不出的恐惧,现在望着他更加觉得别扭,要命的是,封住陶罐的刘伯突然转过了头,向着我藏身的地方望了过来。

他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点点精光,我赶紧将头低下,屏住了呼吸,身上冷汗蹭蹭直往外冒,不知道刘伯有没有发现我,要是他发现了我,会怎么对付我?

我低着头躲在墓碑后面,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我慢慢的抬起头,向着前面望去,只见刘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了身子,怀中抱着那三个黑色的陶罐,向着远处走了过去。

我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想着要不要继续跟上去,就在这时候,一只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的手掌突然搭在了我的肩头,隔着衣服我就能感觉到那只手冰凉冰凉的,如同冰块一般。

洗了个澡,晚了十几分钟,大家明天见!

坟场异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坟场异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谁的风景谁的心7章(第7章一双水汪汪的挑花眼)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7章(第7章一双水汪汪的挑花眼)小说书名:谁的风景谁的心第7章一双水汪汪的挑花眼她怎么忘记了,白苏亚的父亲可是百货商场连锁的大鳄,她可是真正的富家女。莫小菲刚想装看不到她,白苏亚却不给她机会,老远就亲热的喊道:“小菲,等等我。”莫小菲无奈的转头,看白苏亚把她的屁股和腰身每步都扭动成了S形,像级了她在栾宇身上的努力。莫小菲实在看不下去了,脸色不由的阴沉下来。白苏亚也不管莫小菲的脸色有多难看,亲热的挽住她的手臂,硬生生的拖着她走进KF大楼。莫小菲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孩子,但还是被K

  • 特战荣耀7章(第七章 迷醉夜)

    原标题:特战荣耀7章(第七章迷醉夜)书名:特战荣耀第七章迷醉夜“兄弟,咱们纯属切磋,你千万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如果真的喝不了,认输不丢人!”周恺之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故作关心的说道,“在天州,拼酒输给我周恺之的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多你一个!”众人一阵哄笑。这个混蛋,分明是把罗非放在火上烤啊!说话太无耻了!林若心气得双眼都快冒火了,恨不得冲过去暴揍周恺之一顿!但她只能压抑住这样的冲动了,因为一旦做了,罗非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罗非笑而不语,但这笑容中的深意,周恺之却无论如何也看不透了。……几分钟后,

  • 岐黄仁心隐于世7章(第七章 回光返照)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7章(第七章回光返照)小说:岐黄仁心隐于世第七章回光返照去往黑沟县的山间小路上,叶晨一脸郁闷的坐在公交车的后排座上。一天前,他拿到了实习通知书,原本在父亲的帮助下,是可以到第一人民医院实习的。可徐院长却告诉叶晨,他的实习并不在第一人民医院。原因很简单,苏冬宣在背后警告徐院长,如果叶晨到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她就会立即撤回对医院的投资,并且撤销徐院长的职位。叶晨站在徐院长的办公室里,脸色十分铁青,其实他不在乎自己在那里实习,就凭他的医术,即使不实习,也没有人能赶上他的水平,只是在

  • 女神佳期7章(第7章:小试牛刀)

    原标题:女神佳期7章(第7章:小试牛刀)小说:女神佳期第7章:小试牛刀李文一年前刚搬来出租房的时候,着实受刘佳佳青春可爱、性格开朗的迷人气息影响并着迷了好一阵子,为此还偷偷暗恋了她好久,直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对方无论对谁,无论男女,只要是聊得来的都一个态度,这才悄悄收起了自己的单恋心思。这时候一听鸭子二字从刘佳佳的嘴里说出,再配上那水灵灵的大眼睛跟肥嘟嘟的殷红小嘴唇,李文差点就忍不住把她摁在墙壁上壁咚。想到让自己心头鹿撞的叶听雨,李文快速调整了一下情绪,耐心解释道:“刘佳佳,你就不能盼望哥点好

  • 都市易传录7章(第七章 渡入劲气)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7章(第七章渡入劲气)小说名:都市易传录第七章渡入劲气莫成飞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莫家所有人都很宠他,在他的骨子里,也充斥着骄傲。事实上,他也有资格骄傲,十七岁就从米国大学毕业,并且有双博士学位,之后在莫家企业担任策划总监,让莫家的市值涨了好几个百分点。他怎么能不骄傲?可是现在,他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用如此粗暴的语气指使,这让他有些愤怒。“莫成飞,你想干什么?”李潇潇望着莫成飞,眉头也皱了起来。“潇潇,你相信她?还立下了军令状?”莫成飞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的印象里,李潇潇是那种非

  • 若我不曾爱过你7章(第7章 因为你只想着怎么睡我)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7章(第7章因为你只想着怎么睡我)书名:若我不曾爱过你第7章因为你只想着怎么睡我宴遇琛一张脸黑的跟包公似的,吓得周小乔大气都不敢喘。她讨好的询问道:“遇、遇琛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孩子在哪儿?”“告诉你?”宴遇琛嘲讽,一把将人推开:“做梦!”“啊!”手肘撞在墙壁上,疼的周小乔眼泪瞬间冒了出来,手腕用力红肿一片。刚走两步的宴遇琛听到声音回头,周小乔以为他在担心,勉强挤出一个笑:“我没事,就是刚刚……”“呵,怎么不摔死你?”宴遇琛如刀刃般的话让周小乔错愕不已,可他人已经转身离开。

  • 莫道春来早7章(第7章 无题)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7章(第7章无题)小说名:莫道春来早第7章无题唐富贵是怎么回答的我无从得知,但看着驶离的车子,我的心却说不出的难受。那一刻我总觉得我又被抛弃了,觉得他们也许再也不会来接我。慌乱无措在心底蔓延,我一个人徘徊在陌生的街头,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我不识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夜总会,想要准确无误的找到情迷夜总会就更难了。就在我以为我要再次被抛弃的时候,唐富贵的车吱的一声停在我面前。“辛笙!你去哪了?我不是让你去情迷等我?你一个人瞎跑什么?!”唐富贵从车上下来,碰的一声摔上车门,望着我

  • 轻歌曼舞彩蝶飞7章(第七章:骨灰)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7章(第七章:骨灰)小说名字:轻歌曼舞彩蝶飞第七章:骨灰“叶清歌,才多久不见,你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叶小荷看着叶清歌失魂落魄的模样十分开心,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沉默。叶小荷见叶清歌无动于衷,继续说道:“你可以不理我,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叶清歌听到孩子两个字,眼睛恢复了些许色彩,直直的望着叶小荷,情绪有些激动:“孩子,我的孩子在哪里?”“你是说它吗?”叶小荷摇了摇手上的骨灰盒,“早就变成骨灰了。”“轰。”叶小荷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叶清歌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7章(第七章 擦肩而过)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7章(第七章擦肩而过)小说名字: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七章擦肩而过盛亦轩醒来时莫晨曦早已经离开,要不是空气中还有她的气息,他真的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春梦。床头放着一张纸条,盛亦轩看着上面的清秀字迹。“请你遵守约定。”盛亦轩带着狠戾的把纸条揉作一团,昨晚的美好让他忘记了一切,他的眼里只有她,而忘记了她会跟他一起,只是为了让他检查血液去救她的女儿。烦躁的起身,在浴室洗漱好了之后,盛亦轩去前台退了房,拿着车钥匙直奔医院。“亦轩,你昨晚去哪了。”盛亦轩刚到办公室就看到安之晴。“酒店,你怎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7章(第七章 可笑的家)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7章(第七章可笑的家)小说名称: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七章可笑的家“你竟然敢打我?”叶丝秋捂住脸颊,眼睛里全是疯狂,“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叶丝夏并没有害怕,她一直退缩反而助长了叶丝秋的气势,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来,她把叶丝秋当做亲妹妹,什么都让着她,就连秦钰,她都放了手。她一直喜欢秦钰,可是叶丝秋先跟他表白,又立刻和秦钰订婚,所以她选择退出,可是一次次的退让反而让叶丝秋更加得寸进尺。“秦铭是秦钰的亲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做?”叶丝夏想到秦铭哥因为她的原因才变的那么痴傻,被迫在阁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