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爱8章

2017/11/3 7:02: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爱

第8章

上官肆坐在办公室里批阅着文件,话说,这时爷爷应该到香港了吧?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一看,原来是他李明和打来的。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上官肆,我已经到了香港,你跟爷爷说了么?”

“爷爷已经在飞机上了,你就等着他来找你吧!记得我跟你说的,别露馅。”上官肆再三叮嘱,因为李明和稍稍露馅,他后面的计划都得泡汤。

李明和在电话那边干笑两声,“我说上官肆,别那么不相信我得演技。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我得妹妹,爷爷来了在给你电话。”说完挂了电话。

上官肆手里拿着一支笔把玩着,转着身下的老板椅。这下爷爷去了香港,他可以好好清理公司的人,对于董事会那几个一直对公司,对自己总裁位眼红的人,他可是再清楚不过。推荐163nvren.com特别是自己的亲姑父,更是老奸巨猾!坏的要命,要是公司落入他手里,那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就会给他毁了。每次公司出现小风波,他就在上官肆面前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实际上是在言语上讽刺着上官肆,说他无能力。所以上官肆才故意借这个假消息,逼他现原形。一旦传到姑父杨涛耳朵里,一定又会借机开董事会,然后逼自己交出总裁的位子,当然,董事会被杨涛拉拢的几个人,不过是些同流合污的人,一个个狼子野心。如果不支走爷爷,如何逼出他们的真面目。因为爷爷是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再加上爷爷年纪已经70好几,但还是那么雄风阵阵,没人敢在爷爷面前威风,更别提怎样让上官肆抓住他们一个个的小尾巴了,所以正好也可以借此,一个个剿了。

“总经理,这是酒店下个季度的企划案,如果可以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说明http://www.163nvren.com/”谭伟杰这时冲了进来,上官肆也习惯了他偶尔不敲门的个性。

“你放着,我待会看。”

谭伟杰关好门,然后走到上官肆面前,“表哥,真被你猜中了,下午那老家伙准备的董事会议,你打算怎么应付?”

谭伟杰还真是佩服自己的表哥,真是诸葛再世啊。

“放心,对付那几个老狐狸,我早就心中有数。”

上官肆都能猜到他们会给自己什么难题,可是每次自己还是都能找到台阶给自己下,这次当然没问题,更何况这只是计划中的一个小石子而已。

“小杰,去把我昨天叫你做的方案拿来,下午我就先给那些老家伙吃些甜头,在给他们狠狠的一剂苦头吃吃。”

他就说昨晚怎么给了他这么狗屁的方案,原来早有预谋。来自163nvren.com

“你还真是聪明啊!想到这招,这样那些老家伙就不会怀疑什么,然后还会越陷越深,良计!”

“恩,你先忙去,下午的董事会早点来。”

“恩,”谭伟杰出了房间。

今天是老爷的55岁寿辰,宴请了各界名流来上官家出席生日宴会。所以上官家的仆人都忙碌的收拾起来。莫寻漪觉得实在是呆在上官肆房里闷,所以准备出去透透气,正好看见楼下的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上官肆家的仆人还真多,好不容易从一个小角落看到了正在指挥着一一切的韦妈。

“对,那边也快去摆好。”

莫寻漪走到韦妈身边。网站163nvren.com

“韦妈,今天是有什么大事么?大家都这么忙。”莫寻漪见过这种大场面,一般是在婚礼上,或者是在宴会中。她以前的那个男人,也带她参加过几次。

“是的,寻漪,现在都很忙,你要不去少爷房里,闷的话,就去花园走走,我们几天都很忙,有什么需要,只能等下。”

莫寻漪对着平易近人的韦妈微笑一下,。“没关系的,我没什么事,就是出来走走,需要我帮忙么?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其实她真的很闲啊!不是坐着,就是发呆,在不让自己活动一下,自己会发霉的。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那好,那你就帮我把那边的杯子以折叠型的方式,把它堆起来。”

“好的,这个我知道。”

什么宴会啊!电视上,莫寻漪都见过,堆起的杯子是用来给宴会的主人到红酒的。莫寻漪,小心翼翼的拿着高脚杯,一个个堆起来。

“小钰,别跑,小心撞到这些东西。”

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莫寻漪耳朵里。 转过身一看,没想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孩迎面对自己冲过来,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估计那小孩也是跑太快没刹住脚,所以连着莫寻漪撞到在地上。看着自己马上就要堆起来的杯子就这样碎成一地。也顾不上去看了,还是扶起地上的小朋友要紧。

“小朋友,你没事把?”

“我就说过你不要乱跑啊!”那个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走进小孩身边,原来就是面前这个好看的女子发出的。看起来比她小一点,留着跟脸型很搭的BOBO头,穿着CK这个季度的最新款白裙。把身材拉的修长华丽。气质一下就脱颖而出,美丽的落落大方。脸上清雅的淡妆,更添几分迷人。

“姐姐,我没事。”说完,又看向莫寻漪,“对不起,把你杯子打翻了。”

这个小孩子还真有礼貌啊!“没关系的,我重新打扫。”

那个女子也非常歉意的对着自己笑了笑,表示非常抱歉。莫寻漪也回了个笑容。

“小伊呀!这么早就来了?小钰呀!来舅妈这里,让舅妈好好看看。都长这么高了。”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哪个女人。那个叫做小伊的女子连忙微笑的对着江玉芬,“是的,舅妈,我妈妈说想来跟您先逛逛街,就让我先陪她来,她在您房间等您,您没看到么?”

江玉芬摸着小钰的头,“哦,刚才出去了一会,走吧!跟我上楼,待会一起去逛逛。”

小伊他们就跟着上去了,留下莫寻漪,还在收拾着这刚才留下的残局。韦妈也跟着过来一起收拾着,她告诉自己那是上官肆的表妹,他的爸爸是小伊妈妈的亲哥哥。小伊和她的弟弟从小就很懂礼貌,深受大家的喜欢。小伊也是前阵子刚从加拿大留学回来,这次宴会还是她回来第一次在上官家露面呢。听着韦妈介绍着他们,看样子她也满喜欢小伊的,落落大方,美丽又那么有礼。

几个小时候总算是布置好了,莫寻漪也累到了,所以她决定去上官肆房间休息一下。

下午两点!上官肆拿着上午准备好的方案,迎接马上开始的董事会。会议室里,哥哥人都到齐了,上官肆也坐在了主位上。

“关于这次企划案落入敌方的公司,是因为董事长不小心弄丢了,可这次有点麻烦,里面的一些内容正好关系到大半个公司。”上官肆直接进入主题。

“虽然是董事长,把文件丢了,这也关系到你们,知道董事长年事已高,有些东西记不住,怎么还把这么重要的文件轻易交到董事长手中?”

杨涛果然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这句话明显是在说自己疏忽。是在暗示自己交出CEO的位子么?

“杨董事,我知道这次是我疏忽了,所以昨晚联手副总坐了这个方案,您看看,各位董事看看,没什么问题,我们就按方案进行。”

各位董事们看着手中的方案,一个个点着头,觉得很不错,如果实行不完整,上官肆决定把CEO交出来,然后董事会在投票选择一位新的。这对于杨涛来说确实是个甜头,各位董事纷纷发意见,表示赞同。他们不知道这只是个陷进。

当然也有董事表示不同意,这些元老级的董事们是看着董事长建立起这个公司的,当然不愿意因为这个方案,草草下定义。不过他们的反对是徒劳无功的,最后都被上官肆给说服。散会的时候,杨涛那些同流合污的人,纷纷笑着出去了。而那些从小看着上官肆甚至是看着上官振长大的元老级的董事们,则叹了口气。

整个会议厅,还剩下谭伟杰和上官肆。

“表哥,看来CEO这个位置很抢手啊!所有人都在耍着小伎俩,果然用这个位子来吸引他们是最佳的方法。可你怎么在短短三个月内完成刚才方案上写的?”

谭伟杰还在疑惑,他不知道表哥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毕竟是一个假消息。

“没事,之后的事我都计划好了,你只要完成我交给你得事就行。”

谭伟杰没在说什么,既然三年就在这公司站稳脚步,自然是有大本事的。

莫寻漪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了,不一会,到了下午五点,太阳慢慢的接近了地平线,想要转到另一个国度……快接近宴会开始时间,此时上官肆也在赶回家的途中,不是谭伟杰提醒,恐怕真的忘了今天是自己父亲的生日。上午还记得他……上官肆都觉得头疼。

各界的名流名媛淑女,都差不多到了楼下,各个都打扮的像个女王,虽说今晚的主角是上官振,可是,各位名媛淑女,却都是冲着做上官振的儿媳才打扮得如此争奇斗艳。当然也都为了见自己心目中的王子。

谭梦杰刚从公司回来,立马拖了职业装,换上了Dior的经典长裙,越显的一种女王般高高在上的气质,和她平时在公司管理的人群一样,显示出同样的气质。她一进门,没被男人围住,反倒跑来一群美女围着她。都知道她和上官肆是同一个公司的,再说,谭梦杰又是上官肆的表妹,关于上官肆的消息,她是最灵通的。

“梦洁,快说,上官肆呢?回来了么?”

谭梦杰被她们味的有点喘不过气,表哥的人气居然可以旺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我记得他们走在我前面,我也是刚处理完文件就匆匆赶回来的,或许他在自己房间?对!就在他自己房间。”其实谭梦杰也不敢确定,她唯一确定的就是在不让那个包围她的人群散开,自己就会窒息。

围着她的美女们听后,果然齐刷刷的跑到阿姨面前问到了上官肆的房间,然后都朝着二楼跑去,都希望自己能让王子第一眼看到最美丽的自己。

看着她们跑上楼,韦妈也跟了上去。她想,不会是去少爷房间吧?少爷吩咐自己不许任何人进去的。

果不其然,那些美女都站在少爷门前,各个含羞带放的在门前别扭谁去敲门。

“各位小姐们,少爷不在房里,再说少爷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

韦妈及时出现阻止了她们。

“你是谁啊!我们要进去还得经过你得同意么?再说我有可能是你们家未来的少夫人…”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接着就有人打开了房间门。“看,原来没有锁。”

然后都进了房间。

“好有上官肆的味道啊!真想一辈子住在这。”其中有个美女感叹着。

“啊!快看,有个女的居然谁在上官肆的床上。”听见耳边一阵阵的吵闹声,莫寻漪睁着朦胧的双眼。

看着床边那么多双眼睛,瞪着她。连忙坐起身来。

“你们?”

“快说,你怎么在这?怎么睡在上官肆的床上!”看着她头上似乎还有伤口,这些美女越觉得奇怪了。

莫寻漪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不知道怎么说,面对着面前一堆人的询问,而且看着她们华丽的装扮,自己更加不知所措。

韦妈也站在门口干着急,她怕,要是少爷回来看到了非得责骂自己。就在这时,江玉芬因为要上来拿东西,正巧看见从上官肆房间发出的争吵声。

一看,原来是她,江玉芬走了进去,“各位美女们,宴会快开始了,快下去吧。”

“不行,阿姨,你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睡在上官肆的床上。”

“是啊!”……各个美女又都争论起来。

江玉芬急中生智,不如这样……既可以把她留在家里,又可以不让他们误会。

“寻漪,我不是叫你收拾少爷的房间么?你怎么睡着了?”责备完寻漪,连忙微笑着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新来的女仆。寻漪快起来。下楼去。”

“额,对对,我是新来的女仆。”虽然不明白这江玉芬在说些什么,但是为自己解了围,所以,乖乖起床,到了楼下。

“真是不明就里啊!居然敢睡在上官肆的床上。”虽然对于江玉芬的解释还是有些怀疑,但是面对即将开始的宴会又不得不下去了。

跟着下楼的那些人,还在一个劲地数落着自己。懒得理会她们,莫寻漪走到后面的厨房,也许那里需要人帮忙。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晚上,总有人看见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厨房翻着东西。”

莫寻漪进到厨房,就听见有人在议论。

“不知道是谁么?”

“这深更半夜的谁敢去看呀!所以,不知道。”两个正在端着点心的仆人在小声议论着。看到莫寻漪出现在视线里,连忙敲了敲旁边的人,不在作声。莫寻漪看着两人不在说话,忙说道,“请问,有需要我帮忙的么?”

没人理会,各自端着点心匆匆去了大厅。奇怪的两个人,刚才的谈话难道是说上官家出了鬼还是来了贼?看着这庞大的家里,怎么可能有贼啊!白天夜里都有保安守着…

上官肆也在这个宴会开始的时间,和谭伟杰赶到了。

6点钟,宴会开始……上官振在说完一大推话之后然后就跟着各界名流聊了起来。

李成恩也来了,自从他俩把公司各自交给儿子管理后,就经常一起出现在各个国家,因为他们都是古董爱好者,相识甚欢一直都有着很好的关系。

“上官兄,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儿子去了香港,来不及赶回来,诺。这是他托我带给你得礼物。对了,老爷子呢?“

上官振笑了笑“老爷子也去香港了,说是有点事,早上给我来过电话了。”

“这样呀!上官肆呢?这小子还没回来么?”

“呵呵,见笑了,可能公司忙,一会就来了,你就在这先喝着,我去陪陪那些客。”

并非是上官肆没有到,而是因为四处寻找着莫寻漪,房间。洗手间,都找过,都没有人。反而被这群女的围着,还好谭伟杰及时为自己解围,说解围,还不如说他想被困在这美女堆里说自己的王子事迹。

“小肆,你怎么才回来?”上官振看着儿子急急地在宴会里走来走去,也没有跟自己来打声招呼。

“爸,生日快乐。”

上官振早就收到了儿子送来的青花瓷,那是清朝时期的,上面的花纹很细致,雕工精细,他很喜欢这个礼物,也看到自己儿子还是挺在意自己的。

上官肆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前扣着红色的蝴蝶结,本身冷峻孤傲中透着一丝暖意。他眼神正四处看着,希望看到莫寻漪的身影。

“爸,我先不跟你说了。”

身边的客人一个个端着高脚杯向着他们父子走来,说说谈谈,上官肆喝过两杯,就借故说有点事,就走出了人群。

“该死的,你到底在哪?”上官肆低吼一声,都找遍了,也没看到,车上还放着给她的晚礼服,舞会开始,他希望能和她共舞。

莫寻漪在这只有餐馆才有的大厨房里转悠着,她已经问了好几个人,需不需要帮忙,可没人搭理她,那些女仆厨师都出去了,大概是厨房工作结束了,看着这桌面上还剩下的甜点,莫寻漪看着这桌上的美食,肚子这时候也非常合作的叫了起来。“看来是饿了,一下午没吃饭呢。”拿起一块启司蛋糕融入嘴里。还真是好吃,比外面蛋糕店都还好吃。

“啦啦啦~”边哼着歌,边品尝,把肚子填的饱饱的,听着外面喧闹的人群,莫寻漪觉得有点吵,因为她喜欢安静,虽说外面来了很多只有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名人,靓女俊男,可她还是适应不了那种环境。还是填饱肚子要紧。

“碰~”门被打开了,谭梦杰顾不上外面那些金钱男对自己展开的热烈追求。直到接到那个人打得最后一个绝情电话后,就忍不住想哭泣,想到厕所也是个人多的地方,只好躲到厨房。她知道,自己舅舅家的厨房这时已经停止工作了,所以她才跑进来,把委屈全倒了出来。

谁在厨房哭?听到抽泣的声音,莫寻漪停下了继续吃东西的嘴。四处看着,听声音寻找那个声音是哪传来的。终于在一个小角落看见了梨花带雨的谭梦杰,穿着白色长裙,蹲在地上,她觉得这个女生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谭梦杰深埋着头,但她看见了倒映在地上的影子,连忙站起身,擦干脸上的泪水。

“你是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穿着休闲衣服,竖起马尾的陌生人,应该不是来参加宴会的,也不像表哥家的仆人,会是谁?而且自己刚刚进来也没看到她。头上还带着伤口。

“那个,我是新来的仆人,我叫莫寻漪。你刚才?”

“没事,不太舒服而已。刚才你就当没看见,别告诉别人。”谭梦杰是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哭的,就算是他!她也会先伪装自己,装的很高傲,可她会在无人的角落,把一切憋在心里的难受发出来。莫寻漪?谭梦杰在心里默念着,好像在哪听过。“你说你叫莫寻漪!”

“恩,是的。你认识我?”好像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吧?虽然看起来眼熟。

“只是觉得在哪听过。”莫寻漪?哦!想起来了,谭伟杰,她那无赖的哥哥刚才好像找她来着。

“你认识谭伟杰吧?他刚才好像找你,还对着我描述你的长相!额…想起来,还真有点像,萝莉脸。”谭梦杰把刚才的伤心收了起来。突然想起谭伟杰对她指手划脚的描述,还有点搞笑。不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他找我干嘛?”

“不知道,你出去看看吧。

“你呢?”莫寻漪想,不会在她走后,又继续在这边哭吧?

看着她说没事,莫寻漪才安心的出去了,走出门外,看着那喧闹的人们,各个闪耀着金光的美女帅哥们,各自都聊着她听不懂的话题。上流社会的人,都那么有气质,优雅~看着自己身上,平时都很少穿裙子的她,也感觉很羡慕她们。

走到人多的大厅里,四处看了看,根本就没有看到谭伟杰。再说莫寻漪哪里看得到,谭伟杰现在正围在美女堆里讲着自己的风云事迹。因为刚才在厨房喝多了饮料,莫寻漪感觉有点尿急了,所以还是先去洗手间,看着洗手间方向已经被围的满满的,估计大家都喝得很开吧。干脆还是去上官肆房间上好了,!反正二楼因为宴会开始不会再有人去。

上官肆在房间里拿着莫寻漪的手机,50几个来电,原来都是自己的来电,那个傻瓜,手机总是不带在身上。

打开门,她看见上官肆坐在房中,看着穿的很正式的西装,很俊朗。

“你怎么在房里?”他以为上官肆会因为他爸爸生日很忙呢!

“我不喜欢那种场面,倒是你,怎么不带手机?找了你很久。”

她不是觉得没有什么人联系自己么,带在身上也觉得麻烦,接过上官肆递来的手机,一看居然都是上官肆打得~“怎么你也找我?谭伟杰好像也在找我。”

“他找你就是因为在帮我找你!你怎么知道我再找你的!?”

“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一头长长卷发的女生告诉我的。”

“谭梦杰?是不是看起来和谭伟杰有点相似的人?”应该是她,刚才看她穿着白色长裙仓惶从自己身边跑过。

“你一说好像有点,难道她们是亲兄妹?”就说怎么那么熟悉。

“恩,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上来的时候,莫寻漪已经解决了自己的急~这时上官肆已经拿着两个Dior的袋子进来了。

“打开看看,”丢到莫寻漪身边。

莫寻漪打了开,看着里面白色的羽毛款小礼服。

“哇!好美。”

莫寻漪看着这美丽的礼服,真是美得耀眼,她知道Dior是法国时尚品牌,华丽而不浮夸优雅中还带着甜美。她发现,这家人好像都挺喜欢Dior这个牌子的,也是,知道Dior的女人都会喜欢它。

“快去试试,别傻看着了。哦,对了,别碰到伤口。”

穿在身上,连莫寻漪都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俗话说,人靠衣装,她穿着这昂贵,华丽的裙子。确实是让自己与众不同。

“真的很漂亮啊!”莫寻漪转着小圈,就像个公主一样。纯净的白色,舒适的羽毛。翩翩起舞。上官肆也看的很入迷,真的跟之前很不同,这件衣服就像是量身定做。

“来,把这双鞋穿上,”上官肆用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双鞋子,粉色系,带着点点温馨。高跟鱼嘴鞋,大概十公分那么高的跟,莫寻漪看了看。咽了咽口水,她怕自己穿着有点吃不消。

“好高啊!我不敢穿。”

“穿着吧!又不是没人扶你走路。”

说着,把莫寻漪绑着的马尾放了下来,用手摸了下理好凌乱的发尾。

莫寻漪一咬牙穿了进去,颤颤巍巍的迈着步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摔一个四脚朝天。

“你不会是想带我下去参加你爸爸的生日宴会吧?”莫寻漪有点害怕,穿成这样走在大众面前,肯定是焦点,再说自己又没有什么气质可言,还有这双鞋子,肯定会让自己摔上一跤,到时真的出糗了。

“恩。”简短而肯定的语气,完蛋了,自己这次肯定会出名。

“表哥!”谭伟杰这时也跑了进来。“舞会要开始了,那群美女要我来找你,我一猜你肯定在这。哇!这美女是谁?好眼熟啊!”

谭伟杰调侃着,一看她头上还包着头纱,她就知道。

“哈哈,我就是莫寻漪。”莫寻漪笑出声,难道真的变化这么大,不认识了?

“哇,这衣服把你衬托的更水灵啊!跟我去跳一曲?”

“咳咳!她有约,寻漪,我们走吧!~”莫寻漪可是上官肆最先预定的。

说着,把莫寻漪绑着的马尾放了下来,用手摸了下理好凌乱的发尾。正好用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伤口。

“唉……表哥,商量商量,别忘了,是我介绍你们相识的。”

上官肆没理会他在那边叫唤,带着莫寻漪走到楼下,这时舞会也开始了,响着悠扬的音乐。

“喂,我不会跳舞!”莫寻漪凑到上官肆耳边轻声说道,虽然在小学学过一点,可是,用到这华尔兹的身上就有点…再说小学的基本步伐都忘得差不多。想起来,要不是自己爸妈…也许她会把自己的舞蹈运用的很好。

“没事,我带你。”

对于上官肆的舞蹈,是妈妈在小时候教的,她说做为男人,一定要向这华尔兹一样,优雅绅士!

“哇!”果然是全场的焦点,因为身上Dior的最新款,是多少美女心中的奢望,可是由于是限量版,价钱实在是太昂贵!可她莫寻漪做到了,令在场的全场哗然。

上官振也与自己的妻子共舞着,看着身着华丽的莫寻漪尽然和从来不跳舞的上官肆共舞着。

舞中,莫寻漪看着别人既羡慕又嫉妒的眼神,弄的有点紧张,尽管上官肆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紧张,可还是多次踩到了他的脚。

一曲总算是结束了,让莫寻漪在无数尴尬中结束。

“不错不错,哥,您的儿子舞跳得不错,只是这位小姐倒是有些生疏啊!是哪家的千金?平时,看您儿子从来不怎么待见这女生的,莫非?”安静后,杨涛在站在上官肆父子中,询问着,他的老奸巨猾,上官振早已知道,两人都是装模作样而已。

“小辈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操心了,今天我们兄弟好好喝喝?走吧!上官肆,你也过来。”

上官振把儿子叫过去,正好也问问关于那个企划案。“你先去那边吃点点心,待会过来找你。”对着身边的莫寻漪嘱咐着,生怕再一次找不到人。

莫寻漪真想拖了这高跟鞋,不然,她怀疑这种鞋再在她身上穿几分钟,她绝对会没知觉的,她以前也经常穿高跟鞋,可没穿过这么高的,还是去上官肆说的那个点心旁的座位上休息一下。小心翼翼的迈着步伐,。

做到座位上,喝了一杯饮料。除了认识的谭伟杰,上官肆。这一切都很陌生。一转眼,看到了下午在大厅看到的那个叫做小伊的样子,宴会上,换了一条带着海风气息的波西米亚裙。正坐在这里一个人静静的看着那些热闹的人群,此时的眼神正好对上了看着她的莫寻漪。莫寻漪对着她微笑了一下,“你好。”

“你好,”小伊也微笑着回应,是在哪里看见过么?好熟悉。

“下午我们见过的。”看着小伊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想肯定是换了这种衣服认不出自己了。

“哦,是你啊!呵呵。”小伊一下想起来了。

“我叫莫寻漪,你呢?”莫寻漪觉得小伊和小乖的性格很像,温婉如花。美丽优雅,不拘小节。

“我叫杨伊,叫我小伊吧!”

“恩,很高兴认识你啊!对了,看你一直在这里看着,是有什么心事么?”

“不是的,我刚从加拿大回来,只跟自己的亲人比较熟悉,这些人我都不太认识,所以不想去,还不如坐在这品尝食物要紧呢。”

“我也是啊!都不熟悉。”莫寻漪正好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呢。

“那你呢?”

于是,莫寻漪就跟她说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觉得跟小伊聊的很合得来,就像是认识了几年的闺蜜一样。?跟小伊聊的正欢的时候,就听见那边说寿星切蛋糕,然后就是很热闹的欢呼声。莫寻漪觉得自己自己又是个外人,再说走路也实在不便,就做在座位上看那边热闹着。小伊也在一旁陪自己观看。

??突然有人听到有人说肚子疼,全都乱成一团。

“蛋糕有毒。”

??有毒?听着那乱成一团的声音中,莫寻漪清晰听见说蛋糕有毒,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肆也看着爸爸刚切给在做一旁的亲朋吃,然后各个捂着肚子叫疼,李闫明,也就是昨天见到的仁爱医院的院长,连忙让这几个人坐下,一个个给他们看过之后,“食物中毒,快,马上送到医院洗胃。”这个生日宴会,也因为这个高潮而匆匆落幕。仆人们收拾着残局,莫寻漪觉得,自己这个外人,看着她们那么忙碌着,也换了衣服,在帮忙收拾。

??上官振坐在会客厅里大发雷霆!

“谁给我解释解释,刚才究竟怎么一回事?谁订的这个蛋糕。”

现在会客厅了,除了去医院那几个,还有的那些朋友也逐个回去了,只剩下一些亲人还在会客厅了。

??“老公呀!别那么气,你身体不好。那个蛋糕是我定的,可我总不会对你下毒呀!”这蛋糕是他给江玉芬的,难道是他放的毒?

“嫂子,你是在哪订的?我去调查调查。”小伊的妈妈上官琴说着,她觉得问题出自那个蛋糕店。

“就是我经常去的那家,你知道的,下午刚做好送来的。”

“那家店不是被誉为全国最放心的蛋糕店么?难道是出自这里的人?”那家蛋糕店上官琴在熟悉不过了,逛街的时候会经常去坐上一小会,品尝着那里独特风味得甜食。

“你是说内鬼?谁会想到要害哥?这倒也容易,在哥之前谁最后接触这个蛋糕,不就清楚了么?”杨涛也分析着。

“小明,那几个在医院的人怎么样了?没大碍吧?”上官振还在担心那些吃过蛋糕的几个人,他当时第一个递给了李成恩,害他第一个受罪,他心里千百个愧疚呀。

“舅舅,他们都没什么大碍,蛋糕也查过了,被人放了老鼠药,还好成分不多,明上午就可以出院。”

??果真是被人放了毒,上官振把外面收拾的那些仆人都叫进来,莫寻漪也进来了,一个个问着,谁最后接触这个蛋糕,大家都说没碰过。

??突然,有个人,带着一点家乡口音的人说着,“我只知道当时我们都在忙,韦妈好像是叫那个什么寻漪的人去拿的,之后就摆在这,没人碰过。”

??寻漪?上官肆在心里默念着,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寻漪呀!莫寻漪也惊讶到了,是她自己去拿的,她连打开蛋糕的机会都没有,如何放的毒?

??“莫寻漪是哪个?站出来,说说是不是你。”

??上官振就觉得这来历不明一直跟在自己儿子身边的人很怪,没想到居然是来害自己的。

??莫寻漪站了出来,忙解释着,“绝对不是我,大家可以作证的,我当时连拆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放药害大家?”

“我们当时都在忙,怎么知道你在外面的情况。”仆人A说。

“对啊!我们都没看见。”所有人都附和着A的话。

??这下糟了,自己居然被卷入这场冤情中,真是的,认识上官肆开始,所以的事情都变得糟糕。

??“我相信他,不会这样。”是上官肆的声音,他相信她,从第一眼看到她起,就觉得她是个单纯没有任何城府的人,所以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如何会是下毒的人,他不相信,绝对不信。

??“小肆,事实已经证明了,当时只有她碰了,”上官振肯定就是她。

??“莫寻漪是么?你是从什么时候来的?”说是陌生,却又有点熟悉。杨涛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在哪看到。“哥,是你家新来的仆人?”

??莫寻漪摇着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是我带来的,各位不要在问了。这件事我会调查出来,也请各位打消对她的怀疑。”

??在逼问下去,他怕莫寻漪真的会受不了,所以拉着她上了楼。

??留下那些亲人们还在探讨着,莫寻漪到底是谁,这上官肆也太不懂事,把这种毫无底细的女人留在家里,谭伟杰这时也插不上一句话,随他们说着,看来对于刚才的事,彻彻底底把莫寻漪拉入沼泽。上官振告诉谭伟杰,去媒体封锁跟今天有关的所以信息。今天到场的人也都不许在外面放信息出去。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整个上官家族的声誉。

??把莫寻漪送回房间,“寻漪,你待在房间,我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你的。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说完就下楼了。

??“我~我~”莫寻漪还想说,既然这个家这么恐怖,自己还不如回家呢!他上官肆干嘛老抓着自己不放。

??到了楼下,会客厅里还坐着几个亲友,品着上好的极品毛尖,上官振脸上还带着难消的怒火。看到上官肆进来,重重的拍打着桌子。

??“你马上给我让她滚出去。”本来是打算报警,可被江玉芬阻止了,说什么对整个家族不利。

??“爸!事情没调查清楚,我是不会让她走的。你如果执意让她走,我也不回来了。”

“你!“本来就很少在家的上官肆,这就像是赤裸裸的威胁。

都没在说话,上官肆也回了房间,都知道这对父子一直是家里脾气最大的两个人。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2章

    原标题: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2章小说:豪门密恋:独宠代孕小妈咪第2章期待我忽的想起那冷漠的声音,那个让我滚开的男人,是他吗?然而这疑问一直陪着我困惑了一整个星期。接下来的几天,因着脚伤还没好,行动不便,每天或坐或躺的赖在床上,每日上午会有护士来帮我换药,因只是外伤,伤口也在渐渐好转了。杜姨每天都会将一日三餐准时送到我房间,还拿了一些书给我,或者散文又或者小说,她说是先生让他拿给我的。我心里莫名的感动,爱极了这份生病的日子。但是杜姨口中的“先生”却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生命中第一次有了期待

  • 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2章

    原标题: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2章小说名:绝世惊华之独宠色妃第2章她的祈愿却在移步的又一瞬间,一道黑影轻轻的从那树上飞落而下,仿佛地狱的使者般带给了女子一片颤粟,刀光在黑暗中却是那么的明晰,怀中的孩子象是知晓了一切似的,小手小脚不住的在小被子里挥动着。冷冽,伴着肃杀,楚忧儿踉跄着后退,眸中却是那黑影一掠而至,刀起,泛着凛冽的寒光……夜色是那般的深沉宁远,倚窗而望,远远的一片漆黑中,偶尔的星星点点的光亮不知是哪个富人家的风灯,却给这黑夜映照了点点光明。芸若轻轻的一声叹息,那夜的宁静与美丽却被着眼前的繁

  • 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2章

    原标题: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2章小说名字:亡国皇后之凤舞倾城第2章如此恨她他的气息洒落在她面颊,一阵湿热,她怔住,没有说话,下巴被他捏的好疼。忽然,他埋头吻上她,辗转反侧,毫不怜惜,粗暴的掠夺她的甜美,深深的吸允着她的柔软,她不放抗也不配合,漠漠的任由他的狂野肆虐,眼角有温热缓缓滑落。她的泪珠流到他的手背上,他松开她的下巴,唇上的侵略却没有停止,只是动作轻柔了许多,湿滑的舌尖滑入她的甜蜜中,柔柔深吻。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时,他才不舍的离开她的唇,望着她被揉略泛红的嘴唇,他扯起一道淡淡的笑,然后一字一

  • 青歌绝恋2章

    原标题:青歌绝恋2章小说:青歌绝恋第2章你总是夸我“当然了。”他皱起一张脸,眼神哀然地看着我:“看,就像这样。”我轻叹口气:“七月了,皇上选秀之事,也快了。”他会明白这其中之意的。他摇头不赞同地说:“我说你啊,青蔷妹子,你就不要先忧人之忧了好不好。你虽然聪明得紧,可是这世上的事啊,是说不准的,柳暗还有花明呢?是吧。别去担心明天的事,走走,哥哥带你看花去,让帝人慕煞我,香花美人才女相伴。”夏家的亭台楼阁,倒也是精雕细镂,古木翠竹,相衬成趣,可是入不了我的眼。倒不如出去走走也会让心情好起来,九哥说得

  • 深宫虐恋:暖暖2章

    原标题:深宫虐恋:暖暖2章小说:深宫虐恋:暖暖第2章入宫见太后父亲是心意已决,姐姐死了,让她代替姐姐进宫拜见太后,若是她死了,也不知还会找谁来代替,总归父亲是不会放弃这么一个机会的。父亲就真的觉得进宫就好么?多少人苦守在宫里清冷孤独一辈子,外面的大千世界皆都如云烟之事。“晓锦,反正顾野也到了,就让他护送着你进宫,这事就这么定了。”“父亲。”晓锦表清喉咙,嘎涩地说:“姐姐尸骨未寒。”“所以你必须代替你姐姐现在去,这必会让太后怜惜于你,你也别给我说不,苏家生你养你这么多年,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你给我

  • 后宫之争奇斗艳2章

    原标题:后宫之争奇斗艳2章小说名字:后宫之争奇斗艳第2章不能没有你像是什么咬噬着她的心,她哪此的痛恨自已,这样的娘,我还是第一次见,不好的感觉,重重地压了过来。在我惊讶的眼神里,看到娘竟然喘着气然后吐出一口鲜血,再慢慢地倒了下去。撕心裂肺的痛,顿时慢慢地向我淹来,我失了方寸,惊恐地叫着:“娘。”四散的野姜花,悄悄地流着泪。娘等了谁十六年?等到伊人老,血心流,那会是怎么样的一段故事啊。可是,娘没有告诉我。娘昏迷不醒,就连大夫也摇头宛转地说:“病得越来越重了,只怕是神医也难以让她恢复如常,知秋,好好

  • 我的“脱线”小妾2章

    原标题:我的“脱线”小妾2章小说名:我的“脱线”小妾第2章自找罪受但是,打小定的婚事,也就让人退了。我的这个身体和名字,就成了一个笑语了。无奈啊无奈,父母只有我一个人,不然就掐死我得了。秦家世代以玉为生,家产颇丰,为钱之人开始上门了。秦家小姐受尽各种谣言之苦和羞耻,终是一死百了。丫头哭哭啼啼地说:“小姐再不醒来,我就惨了。”“怎么说?”我轻淡地问。唇角忍不住有些笑意,好一个古老又香艳的故事,其实很简单的事,不过是失身,没有什么大不了啊。“每个人都逼问我,小姐要去赴谁的约?要是小姐再不醒来,清风就

  • 恶魔色女2章

    原标题:恶魔色女2章小说名字:恶魔色女第2章沙漠遇蛇越靠近沙漠气温就越高,蚊虫也相对多起来,没见过真正沙漠的我瞪大了眼:“花无缺,你看,那个仙人掌好大啊。”“没见过大蛇拉屎的家伙,这也大呼小叫的。”他不屑地叫。“切,你见过啊,花无缺,我们要怎么找才能找到那个地上宝藏啊?”真可惜,背后为什么不画上线路图的。好让人寻路而去。“别在沙漠谈蛇的,那东西那么恐怖,小心说什么就有什么来缠上你。”“哼,我才不怕。”“不怕,到时别尿裤子,有些东西很歪门的,怕什么,偏就有什么?”他瞪着我:“你问我,我问谁啊,是谁

  • 爱穿过岁月的窗2章

    原标题:爱穿过岁月的窗2章小说名:爱穿过岁月的窗第二章好好爱我目光掠过那双不断游走的嫩白小手,冷冽骇人的气息愈渐浓重,就连周围的气压都低了几分。徐良言冷冷扯了一下嘴角,一把抓住苏静蕴的腕,将她用力拽到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她便紧紧贴了过来,柔嫩细滑的胳膊紧紧勾着他的脖子,一股浅淡的香水味和酒精混杂在一起,竟也不难闻。那双迷离的桃花眼里泛着一层柔光,妩媚,妖娆。面颊红润异常,温热的呼吸轻轻拂过,带着几分魅惑。徐良言眸间一紧,隐约感觉喉咙有些发紧,眼底浮现出几分恼意。他紧咬了一下牙关,用力钳住了苏静

  • 霍总,咱们只爱不婚2章

    原标题:霍总,咱们只爱不婚2章小说:霍总,咱们只爱不婚第二章分手莫姗姗立即明白过来,娇笑着,“霍总,青天白日的……”她转身准备去关门,手腕却突然感觉剧烈的疼痛,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住办公椅中。他将她的腿盘在他的腰上,她重心不稳,只能抓住他的衣领。这样的姿势未免过于撩人,她心中微微讶异。“霍总,门还没有关,你不怕有人进来吗?”霍少贤勾起嘴角,低低说道:“怕。但是我等不及了!”莫姗姗在他疯狂的动作与索取中惊呼出声,痛感夹杂着快感汹涌而来,她心下微微惊颤。办公桌上的东西已经被一扫而光,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