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爱8章

2017/11/3 7:02: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爱

第8章

上官肆坐在办公室里批阅着文件,话说,这时爷爷应该到香港了吧?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一看,原来是他李明和打来的。163女人网

“上官肆,我已经到了香港,你跟爷爷说了么?”

“爷爷已经在飞机上了,你就等着他来找你吧!记得我跟你说的,别露馅。”上官肆再三叮嘱,因为李明和稍稍露馅,他后面的计划都得泡汤。

李明和在电话那边干笑两声,“我说上官肆,别那么不相信我得演技。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我得妹妹,爷爷来了在给你电话。”说完挂了电话。

上官肆手里拿着一支笔把玩着,转着身下的老板椅。这下爷爷去了香港,他可以好好清理公司的人,对于董事会那几个一直对公司,对自己总裁位眼红的人,他可是再清楚不过。原文163nvren.com特别是自己的亲姑父,更是老奸巨猾!坏的要命,要是公司落入他手里,那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就会给他毁了。每次公司出现小风波,他就在上官肆面前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实际上是在言语上讽刺着上官肆,说他无能力。所以上官肆才故意借这个假消息,逼他现原形。一旦传到姑父杨涛耳朵里,一定又会借机开董事会,然后逼自己交出总裁的位子,当然,董事会被杨涛拉拢的几个人,不过是些同流合污的人,一个个狼子野心。如果不支走爷爷,如何逼出他们的真面目。因为爷爷是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再加上爷爷年纪已经70好几,但还是那么雄风阵阵,没人敢在爷爷面前威风,更别提怎样让上官肆抓住他们一个个的小尾巴了,所以正好也可以借此,一个个剿了。

“总经理,这是酒店下个季度的企划案,如果可以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163女人网”谭伟杰这时冲了进来,上官肆也习惯了他偶尔不敲门的个性。

“你放着,我待会看。”

谭伟杰关好门,然后走到上官肆面前,“表哥,真被你猜中了,下午那老家伙准备的董事会议,你打算怎么应付?”

谭伟杰还真是佩服自己的表哥,真是诸葛再世啊。

“放心,对付那几个老狐狸,我早就心中有数。”

上官肆都能猜到他们会给自己什么难题,可是每次自己还是都能找到台阶给自己下,这次当然没问题,更何况这只是计划中的一个小石子而已。

“小杰,去把我昨天叫你做的方案拿来,下午我就先给那些老家伙吃些甜头,在给他们狠狠的一剂苦头吃吃。”

他就说昨晚怎么给了他这么狗屁的方案,原来早有预谋。爱8章

“你还真是聪明啊!想到这招,这样那些老家伙就不会怀疑什么,然后还会越陷越深,良计!”

“恩,你先忙去,下午的董事会早点来。”

“恩,”谭伟杰出了房间。

今天是老爷的55岁寿辰,宴请了各界名流来上官家出席生日宴会。所以上官家的仆人都忙碌的收拾起来。莫寻漪觉得实在是呆在上官肆房里闷,所以准备出去透透气,正好看见楼下的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上官肆家的仆人还真多,好不容易从一个小角落看到了正在指挥着一一切的韦妈。

“对,那边也快去摆好。”

莫寻漪走到韦妈身边。爱8章

“韦妈,今天是有什么大事么?大家都这么忙。”莫寻漪见过这种大场面,一般是在婚礼上,或者是在宴会中。她以前的那个男人,也带她参加过几次。

“是的,寻漪,现在都很忙,你要不去少爷房里,闷的话,就去花园走走,我们几天都很忙,有什么需要,只能等下。”

莫寻漪对着平易近人的韦妈微笑一下,。“没关系的,我没什么事,就是出来走走,需要我帮忙么?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其实她真的很闲啊!不是坐着,就是发呆,在不让自己活动一下,自己会发霉的。爱8章

“那好,那你就帮我把那边的杯子以折叠型的方式,把它堆起来。”

“好的,这个我知道。”

什么宴会啊!电视上,莫寻漪都见过,堆起的杯子是用来给宴会的主人到红酒的。莫寻漪,小心翼翼的拿着高脚杯,一个个堆起来。

“小钰,别跑,小心撞到这些东西。”

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莫寻漪耳朵里。 转过身一看,没想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孩迎面对自己冲过来,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估计那小孩也是跑太快没刹住脚,所以连着莫寻漪撞到在地上。看着自己马上就要堆起来的杯子就这样碎成一地。也顾不上去看了,还是扶起地上的小朋友要紧。

“小朋友,你没事把?”

“我就说过你不要乱跑啊!”那个好听的声音又响起来,走进小孩身边,原来就是面前这个好看的女子发出的。看起来比她小一点,留着跟脸型很搭的BOBO头,穿着CK这个季度的最新款白裙。把身材拉的修长华丽。气质一下就脱颖而出,美丽的落落大方。脸上清雅的淡妆,更添几分迷人。

“姐姐,我没事。”说完,又看向莫寻漪,“对不起,把你杯子打翻了。”

这个小孩子还真有礼貌啊!“没关系的,我重新打扫。”

那个女子也非常歉意的对着自己笑了笑,表示非常抱歉。莫寻漪也回了个笑容。

“小伊呀!这么早就来了?小钰呀!来舅妈这里,让舅妈好好看看。都长这么高了。”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哪个女人。那个叫做小伊的女子连忙微笑的对着江玉芬,“是的,舅妈,我妈妈说想来跟您先逛逛街,就让我先陪她来,她在您房间等您,您没看到么?”

江玉芬摸着小钰的头,“哦,刚才出去了一会,走吧!跟我上楼,待会一起去逛逛。”

小伊他们就跟着上去了,留下莫寻漪,还在收拾着这刚才留下的残局。韦妈也跟着过来一起收拾着,她告诉自己那是上官肆的表妹,他的爸爸是小伊妈妈的亲哥哥。小伊和她的弟弟从小就很懂礼貌,深受大家的喜欢。小伊也是前阵子刚从加拿大留学回来,这次宴会还是她回来第一次在上官家露面呢。听着韦妈介绍着他们,看样子她也满喜欢小伊的,落落大方,美丽又那么有礼。

几个小时候总算是布置好了,莫寻漪也累到了,所以她决定去上官肆房间休息一下。

下午两点!上官肆拿着上午准备好的方案,迎接马上开始的董事会。会议室里,哥哥人都到齐了,上官肆也坐在了主位上。

“关于这次企划案落入敌方的公司,是因为董事长不小心弄丢了,可这次有点麻烦,里面的一些内容正好关系到大半个公司。”上官肆直接进入主题。

“虽然是董事长,把文件丢了,这也关系到你们,知道董事长年事已高,有些东西记不住,怎么还把这么重要的文件轻易交到董事长手中?”

杨涛果然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这句话明显是在说自己疏忽。是在暗示自己交出CEO的位子么?

“杨董事,我知道这次是我疏忽了,所以昨晚联手副总坐了这个方案,您看看,各位董事看看,没什么问题,我们就按方案进行。”

各位董事们看着手中的方案,一个个点着头,觉得很不错,如果实行不完整,上官肆决定把CEO交出来,然后董事会在投票选择一位新的。这对于杨涛来说确实是个甜头,各位董事纷纷发意见,表示赞同。他们不知道这只是个陷进。

当然也有董事表示不同意,这些元老级的董事们是看着董事长建立起这个公司的,当然不愿意因为这个方案,草草下定义。不过他们的反对是徒劳无功的,最后都被上官肆给说服。散会的时候,杨涛那些同流合污的人,纷纷笑着出去了。而那些从小看着上官肆甚至是看着上官振长大的元老级的董事们,则叹了口气。

整个会议厅,还剩下谭伟杰和上官肆。

“表哥,看来CEO这个位置很抢手啊!所有人都在耍着小伎俩,果然用这个位子来吸引他们是最佳的方法。可你怎么在短短三个月内完成刚才方案上写的?”

谭伟杰还在疑惑,他不知道表哥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毕竟是一个假消息。

“没事,之后的事我都计划好了,你只要完成我交给你得事就行。”

谭伟杰没在说什么,既然三年就在这公司站稳脚步,自然是有大本事的。

莫寻漪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了,不一会,到了下午五点,太阳慢慢的接近了地平线,想要转到另一个国度……快接近宴会开始时间,此时上官肆也在赶回家的途中,不是谭伟杰提醒,恐怕真的忘了今天是自己父亲的生日。上午还记得他……上官肆都觉得头疼。

各界的名流名媛淑女,都差不多到了楼下,各个都打扮的像个女王,虽说今晚的主角是上官振,可是,各位名媛淑女,却都是冲着做上官振的儿媳才打扮得如此争奇斗艳。当然也都为了见自己心目中的王子。

谭梦杰刚从公司回来,立马拖了职业装,换上了Dior的经典长裙,越显的一种女王般高高在上的气质,和她平时在公司管理的人群一样,显示出同样的气质。她一进门,没被男人围住,反倒跑来一群美女围着她。都知道她和上官肆是同一个公司的,再说,谭梦杰又是上官肆的表妹,关于上官肆的消息,她是最灵通的。

“梦洁,快说,上官肆呢?回来了么?”

谭梦杰被她们味的有点喘不过气,表哥的人气居然可以旺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我记得他们走在我前面,我也是刚处理完文件就匆匆赶回来的,或许他在自己房间?对!就在他自己房间。”其实谭梦杰也不敢确定,她唯一确定的就是在不让那个包围她的人群散开,自己就会窒息。

围着她的美女们听后,果然齐刷刷的跑到阿姨面前问到了上官肆的房间,然后都朝着二楼跑去,都希望自己能让王子第一眼看到最美丽的自己。

看着她们跑上楼,韦妈也跟了上去。她想,不会是去少爷房间吧?少爷吩咐自己不许任何人进去的。

果不其然,那些美女都站在少爷门前,各个含羞带放的在门前别扭谁去敲门。

“各位小姐们,少爷不在房里,再说少爷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

韦妈及时出现阻止了她们。

“你是谁啊!我们要进去还得经过你得同意么?再说我有可能是你们家未来的少夫人…”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接着就有人打开了房间门。“看,原来没有锁。”

然后都进了房间。

“好有上官肆的味道啊!真想一辈子住在这。”其中有个美女感叹着。

“啊!快看,有个女的居然谁在上官肆的床上。”听见耳边一阵阵的吵闹声,莫寻漪睁着朦胧的双眼。

看着床边那么多双眼睛,瞪着她。连忙坐起身来。

“你们?”

“快说,你怎么在这?怎么睡在上官肆的床上!”看着她头上似乎还有伤口,这些美女越觉得奇怪了。

莫寻漪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不知道怎么说,面对着面前一堆人的询问,而且看着她们华丽的装扮,自己更加不知所措。

韦妈也站在门口干着急,她怕,要是少爷回来看到了非得责骂自己。就在这时,江玉芬因为要上来拿东西,正巧看见从上官肆房间发出的争吵声。

一看,原来是她,江玉芬走了进去,“各位美女们,宴会快开始了,快下去吧。”

“不行,阿姨,你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睡在上官肆的床上。”

“是啊!”……各个美女又都争论起来。

江玉芬急中生智,不如这样……既可以把她留在家里,又可以不让他们误会。

“寻漪,我不是叫你收拾少爷的房间么?你怎么睡着了?”责备完寻漪,连忙微笑着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新来的女仆。寻漪快起来。下楼去。”

“额,对对,我是新来的女仆。”虽然不明白这江玉芬在说些什么,但是为自己解了围,所以,乖乖起床,到了楼下。

“真是不明就里啊!居然敢睡在上官肆的床上。”虽然对于江玉芬的解释还是有些怀疑,但是面对即将开始的宴会又不得不下去了。

跟着下楼的那些人,还在一个劲地数落着自己。懒得理会她们,莫寻漪走到后面的厨房,也许那里需要人帮忙。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天晚上,总有人看见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厨房翻着东西。”

莫寻漪进到厨房,就听见有人在议论。

“不知道是谁么?”

“这深更半夜的谁敢去看呀!所以,不知道。”两个正在端着点心的仆人在小声议论着。看到莫寻漪出现在视线里,连忙敲了敲旁边的人,不在作声。莫寻漪看着两人不在说话,忙说道,“请问,有需要我帮忙的么?”

没人理会,各自端着点心匆匆去了大厅。奇怪的两个人,刚才的谈话难道是说上官家出了鬼还是来了贼?看着这庞大的家里,怎么可能有贼啊!白天夜里都有保安守着…

上官肆也在这个宴会开始的时间,和谭伟杰赶到了。

6点钟,宴会开始……上官振在说完一大推话之后然后就跟着各界名流聊了起来。

李成恩也来了,自从他俩把公司各自交给儿子管理后,就经常一起出现在各个国家,因为他们都是古董爱好者,相识甚欢一直都有着很好的关系。

“上官兄,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儿子去了香港,来不及赶回来,诺。这是他托我带给你得礼物。对了,老爷子呢?“

上官振笑了笑“老爷子也去香港了,说是有点事,早上给我来过电话了。”

“这样呀!上官肆呢?这小子还没回来么?”

“呵呵,见笑了,可能公司忙,一会就来了,你就在这先喝着,我去陪陪那些客。”

并非是上官肆没有到,而是因为四处寻找着莫寻漪,房间。洗手间,都找过,都没有人。反而被这群女的围着,还好谭伟杰及时为自己解围,说解围,还不如说他想被困在这美女堆里说自己的王子事迹。

“小肆,你怎么才回来?”上官振看着儿子急急地在宴会里走来走去,也没有跟自己来打声招呼。

“爸,生日快乐。”

上官振早就收到了儿子送来的青花瓷,那是清朝时期的,上面的花纹很细致,雕工精细,他很喜欢这个礼物,也看到自己儿子还是挺在意自己的。

上官肆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前扣着红色的蝴蝶结,本身冷峻孤傲中透着一丝暖意。他眼神正四处看着,希望看到莫寻漪的身影。

“爸,我先不跟你说了。”

身边的客人一个个端着高脚杯向着他们父子走来,说说谈谈,上官肆喝过两杯,就借故说有点事,就走出了人群。

“该死的,你到底在哪?”上官肆低吼一声,都找遍了,也没看到,车上还放着给她的晚礼服,舞会开始,他希望能和她共舞。

莫寻漪在这只有餐馆才有的大厨房里转悠着,她已经问了好几个人,需不需要帮忙,可没人搭理她,那些女仆厨师都出去了,大概是厨房工作结束了,看着这桌面上还剩下的甜点,莫寻漪看着这桌上的美食,肚子这时候也非常合作的叫了起来。“看来是饿了,一下午没吃饭呢。”拿起一块启司蛋糕融入嘴里。还真是好吃,比外面蛋糕店都还好吃。

“啦啦啦~”边哼着歌,边品尝,把肚子填的饱饱的,听着外面喧闹的人群,莫寻漪觉得有点吵,因为她喜欢安静,虽说外面来了很多只有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名人,靓女俊男,可她还是适应不了那种环境。还是填饱肚子要紧。

“碰~”门被打开了,谭梦杰顾不上外面那些金钱男对自己展开的热烈追求。直到接到那个人打得最后一个绝情电话后,就忍不住想哭泣,想到厕所也是个人多的地方,只好躲到厨房。她知道,自己舅舅家的厨房这时已经停止工作了,所以她才跑进来,把委屈全倒了出来。

谁在厨房哭?听到抽泣的声音,莫寻漪停下了继续吃东西的嘴。四处看着,听声音寻找那个声音是哪传来的。终于在一个小角落看见了梨花带雨的谭梦杰,穿着白色长裙,蹲在地上,她觉得这个女生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谭梦杰深埋着头,但她看见了倒映在地上的影子,连忙站起身,擦干脸上的泪水。

“你是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穿着休闲衣服,竖起马尾的陌生人,应该不是来参加宴会的,也不像表哥家的仆人,会是谁?而且自己刚刚进来也没看到她。头上还带着伤口。

“那个,我是新来的仆人,我叫莫寻漪。你刚才?”

“没事,不太舒服而已。刚才你就当没看见,别告诉别人。”谭梦杰是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哭的,就算是他!她也会先伪装自己,装的很高傲,可她会在无人的角落,把一切憋在心里的难受发出来。莫寻漪?谭梦杰在心里默念着,好像在哪听过。“你说你叫莫寻漪!”

“恩,是的。你认识我?”好像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吧?虽然看起来眼熟。

“只是觉得在哪听过。”莫寻漪?哦!想起来了,谭伟杰,她那无赖的哥哥刚才好像找她来着。

“你认识谭伟杰吧?他刚才好像找你,还对着我描述你的长相!额…想起来,还真有点像,萝莉脸。”谭梦杰把刚才的伤心收了起来。突然想起谭伟杰对她指手划脚的描述,还有点搞笑。不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他找我干嘛?”

“不知道,你出去看看吧。

“你呢?”莫寻漪想,不会在她走后,又继续在这边哭吧?

看着她说没事,莫寻漪才安心的出去了,走出门外,看着那喧闹的人们,各个闪耀着金光的美女帅哥们,各自都聊着她听不懂的话题。上流社会的人,都那么有气质,优雅~看着自己身上,平时都很少穿裙子的她,也感觉很羡慕她们。

走到人多的大厅里,四处看了看,根本就没有看到谭伟杰。再说莫寻漪哪里看得到,谭伟杰现在正围在美女堆里讲着自己的风云事迹。因为刚才在厨房喝多了饮料,莫寻漪感觉有点尿急了,所以还是先去洗手间,看着洗手间方向已经被围的满满的,估计大家都喝得很开吧。干脆还是去上官肆房间上好了,!反正二楼因为宴会开始不会再有人去。

上官肆在房间里拿着莫寻漪的手机,50几个来电,原来都是自己的来电,那个傻瓜,手机总是不带在身上。

打开门,她看见上官肆坐在房中,看着穿的很正式的西装,很俊朗。

“你怎么在房里?”他以为上官肆会因为他爸爸生日很忙呢!

“我不喜欢那种场面,倒是你,怎么不带手机?找了你很久。”

她不是觉得没有什么人联系自己么,带在身上也觉得麻烦,接过上官肆递来的手机,一看居然都是上官肆打得~“怎么你也找我?谭伟杰好像也在找我。”

“他找你就是因为在帮我找你!你怎么知道我再找你的!?”

“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一头长长卷发的女生告诉我的。”

“谭梦杰?是不是看起来和谭伟杰有点相似的人?”应该是她,刚才看她穿着白色长裙仓惶从自己身边跑过。

“你一说好像有点,难道她们是亲兄妹?”就说怎么那么熟悉。

“恩,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上来的时候,莫寻漪已经解决了自己的急~这时上官肆已经拿着两个Dior的袋子进来了。

“打开看看,”丢到莫寻漪身边。

莫寻漪打了开,看着里面白色的羽毛款小礼服。

“哇!好美。”

莫寻漪看着这美丽的礼服,真是美得耀眼,她知道Dior是法国时尚品牌,华丽而不浮夸优雅中还带着甜美。她发现,这家人好像都挺喜欢Dior这个牌子的,也是,知道Dior的女人都会喜欢它。

“快去试试,别傻看着了。哦,对了,别碰到伤口。”

穿在身上,连莫寻漪都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俗话说,人靠衣装,她穿着这昂贵,华丽的裙子。确实是让自己与众不同。

“真的很漂亮啊!”莫寻漪转着小圈,就像个公主一样。纯净的白色,舒适的羽毛。翩翩起舞。上官肆也看的很入迷,真的跟之前很不同,这件衣服就像是量身定做。

“来,把这双鞋穿上,”上官肆用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双鞋子,粉色系,带着点点温馨。高跟鱼嘴鞋,大概十公分那么高的跟,莫寻漪看了看。咽了咽口水,她怕自己穿着有点吃不消。

“好高啊!我不敢穿。”

“穿着吧!又不是没人扶你走路。”

说着,把莫寻漪绑着的马尾放了下来,用手摸了下理好凌乱的发尾。

莫寻漪一咬牙穿了进去,颤颤巍巍的迈着步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摔一个四脚朝天。

“你不会是想带我下去参加你爸爸的生日宴会吧?”莫寻漪有点害怕,穿成这样走在大众面前,肯定是焦点,再说自己又没有什么气质可言,还有这双鞋子,肯定会让自己摔上一跤,到时真的出糗了。

“恩。”简短而肯定的语气,完蛋了,自己这次肯定会出名。

“表哥!”谭伟杰这时也跑了进来。“舞会要开始了,那群美女要我来找你,我一猜你肯定在这。哇!这美女是谁?好眼熟啊!”

谭伟杰调侃着,一看她头上还包着头纱,她就知道。

“哈哈,我就是莫寻漪。”莫寻漪笑出声,难道真的变化这么大,不认识了?

“哇,这衣服把你衬托的更水灵啊!跟我去跳一曲?”

“咳咳!她有约,寻漪,我们走吧!~”莫寻漪可是上官肆最先预定的。

说着,把莫寻漪绑着的马尾放了下来,用手摸了下理好凌乱的发尾。正好用额前的刘海遮住了伤口。

“唉……表哥,商量商量,别忘了,是我介绍你们相识的。”

上官肆没理会他在那边叫唤,带着莫寻漪走到楼下,这时舞会也开始了,响着悠扬的音乐。

“喂,我不会跳舞!”莫寻漪凑到上官肆耳边轻声说道,虽然在小学学过一点,可是,用到这华尔兹的身上就有点…再说小学的基本步伐都忘得差不多。想起来,要不是自己爸妈…也许她会把自己的舞蹈运用的很好。

“没事,我带你。”

对于上官肆的舞蹈,是妈妈在小时候教的,她说做为男人,一定要向这华尔兹一样,优雅绅士!

“哇!”果然是全场的焦点,因为身上Dior的最新款,是多少美女心中的奢望,可是由于是限量版,价钱实在是太昂贵!可她莫寻漪做到了,令在场的全场哗然。

上官振也与自己的妻子共舞着,看着身着华丽的莫寻漪尽然和从来不跳舞的上官肆共舞着。

舞中,莫寻漪看着别人既羡慕又嫉妒的眼神,弄的有点紧张,尽管上官肆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紧张,可还是多次踩到了他的脚。

一曲总算是结束了,让莫寻漪在无数尴尬中结束。

“不错不错,哥,您的儿子舞跳得不错,只是这位小姐倒是有些生疏啊!是哪家的千金?平时,看您儿子从来不怎么待见这女生的,莫非?”安静后,杨涛在站在上官肆父子中,询问着,他的老奸巨猾,上官振早已知道,两人都是装模作样而已。

“小辈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操心了,今天我们兄弟好好喝喝?走吧!上官肆,你也过来。”

上官振把儿子叫过去,正好也问问关于那个企划案。“你先去那边吃点点心,待会过来找你。”对着身边的莫寻漪嘱咐着,生怕再一次找不到人。

莫寻漪真想拖了这高跟鞋,不然,她怀疑这种鞋再在她身上穿几分钟,她绝对会没知觉的,她以前也经常穿高跟鞋,可没穿过这么高的,还是去上官肆说的那个点心旁的座位上休息一下。小心翼翼的迈着步伐,。

做到座位上,喝了一杯饮料。除了认识的谭伟杰,上官肆。这一切都很陌生。一转眼,看到了下午在大厅看到的那个叫做小伊的样子,宴会上,换了一条带着海风气息的波西米亚裙。正坐在这里一个人静静的看着那些热闹的人群,此时的眼神正好对上了看着她的莫寻漪。莫寻漪对着她微笑了一下,“你好。”

“你好,”小伊也微笑着回应,是在哪里看见过么?好熟悉。

“下午我们见过的。”看着小伊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想肯定是换了这种衣服认不出自己了。

“哦,是你啊!呵呵。”小伊一下想起来了。

“我叫莫寻漪,你呢?”莫寻漪觉得小伊和小乖的性格很像,温婉如花。美丽优雅,不拘小节。

“我叫杨伊,叫我小伊吧!”

“恩,很高兴认识你啊!对了,看你一直在这里看着,是有什么心事么?”

“不是的,我刚从加拿大回来,只跟自己的亲人比较熟悉,这些人我都不太认识,所以不想去,还不如坐在这品尝食物要紧呢。”

“我也是啊!都不熟悉。”莫寻漪正好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呢。

“那你呢?”

于是,莫寻漪就跟她说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觉得跟小伊聊的很合得来,就像是认识了几年的闺蜜一样。?跟小伊聊的正欢的时候,就听见那边说寿星切蛋糕,然后就是很热闹的欢呼声。莫寻漪觉得自己自己又是个外人,再说走路也实在不便,就做在座位上看那边热闹着。小伊也在一旁陪自己观看。

??突然有人听到有人说肚子疼,全都乱成一团。

“蛋糕有毒。”

??有毒?听着那乱成一团的声音中,莫寻漪清晰听见说蛋糕有毒,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肆也看着爸爸刚切给在做一旁的亲朋吃,然后各个捂着肚子叫疼,李闫明,也就是昨天见到的仁爱医院的院长,连忙让这几个人坐下,一个个给他们看过之后,“食物中毒,快,马上送到医院洗胃。”这个生日宴会,也因为这个高潮而匆匆落幕。仆人们收拾着残局,莫寻漪觉得,自己这个外人,看着她们那么忙碌着,也换了衣服,在帮忙收拾。

??上官振坐在会客厅里大发雷霆!

“谁给我解释解释,刚才究竟怎么一回事?谁订的这个蛋糕。”

现在会客厅了,除了去医院那几个,还有的那些朋友也逐个回去了,只剩下一些亲人还在会客厅了。

??“老公呀!别那么气,你身体不好。那个蛋糕是我定的,可我总不会对你下毒呀!”这蛋糕是他给江玉芬的,难道是他放的毒?

“嫂子,你是在哪订的?我去调查调查。”小伊的妈妈上官琴说着,她觉得问题出自那个蛋糕店。

“就是我经常去的那家,你知道的,下午刚做好送来的。”

“那家店不是被誉为全国最放心的蛋糕店么?难道是出自这里的人?”那家蛋糕店上官琴在熟悉不过了,逛街的时候会经常去坐上一小会,品尝着那里独特风味得甜食。

“你是说内鬼?谁会想到要害哥?这倒也容易,在哥之前谁最后接触这个蛋糕,不就清楚了么?”杨涛也分析着。

“小明,那几个在医院的人怎么样了?没大碍吧?”上官振还在担心那些吃过蛋糕的几个人,他当时第一个递给了李成恩,害他第一个受罪,他心里千百个愧疚呀。

“舅舅,他们都没什么大碍,蛋糕也查过了,被人放了老鼠药,还好成分不多,明上午就可以出院。”

??果真是被人放了毒,上官振把外面收拾的那些仆人都叫进来,莫寻漪也进来了,一个个问着,谁最后接触这个蛋糕,大家都说没碰过。

??突然,有个人,带着一点家乡口音的人说着,“我只知道当时我们都在忙,韦妈好像是叫那个什么寻漪的人去拿的,之后就摆在这,没人碰过。”

??寻漪?上官肆在心里默念着,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寻漪呀!莫寻漪也惊讶到了,是她自己去拿的,她连打开蛋糕的机会都没有,如何放的毒?

??“莫寻漪是哪个?站出来,说说是不是你。”

??上官振就觉得这来历不明一直跟在自己儿子身边的人很怪,没想到居然是来害自己的。

??莫寻漪站了出来,忙解释着,“绝对不是我,大家可以作证的,我当时连拆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放药害大家?”

“我们当时都在忙,怎么知道你在外面的情况。”仆人A说。

“对啊!我们都没看见。”所有人都附和着A的话。

??这下糟了,自己居然被卷入这场冤情中,真是的,认识上官肆开始,所以的事情都变得糟糕。

??“我相信他,不会这样。”是上官肆的声音,他相信她,从第一眼看到她起,就觉得她是个单纯没有任何城府的人,所以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如何会是下毒的人,他不相信,绝对不信。

??“小肆,事实已经证明了,当时只有她碰了,”上官振肯定就是她。

??“莫寻漪是么?你是从什么时候来的?”说是陌生,却又有点熟悉。杨涛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在哪看到。“哥,是你家新来的仆人?”

??莫寻漪摇着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是我带来的,各位不要在问了。这件事我会调查出来,也请各位打消对她的怀疑。”

??在逼问下去,他怕莫寻漪真的会受不了,所以拉着她上了楼。

??留下那些亲人们还在探讨着,莫寻漪到底是谁,这上官肆也太不懂事,把这种毫无底细的女人留在家里,谭伟杰这时也插不上一句话,随他们说着,看来对于刚才的事,彻彻底底把莫寻漪拉入沼泽。上官振告诉谭伟杰,去媒体封锁跟今天有关的所以信息。今天到场的人也都不许在外面放信息出去。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整个上官家族的声誉。

??把莫寻漪送回房间,“寻漪,你待在房间,我不会让别人来打扰你的。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说完就下楼了。

??“我~我~”莫寻漪还想说,既然这个家这么恐怖,自己还不如回家呢!他上官肆干嘛老抓着自己不放。

??到了楼下,会客厅里还坐着几个亲友,品着上好的极品毛尖,上官振脸上还带着难消的怒火。看到上官肆进来,重重的拍打着桌子。

??“你马上给我让她滚出去。”本来是打算报警,可被江玉芬阻止了,说什么对整个家族不利。

??“爸!事情没调查清楚,我是不会让她走的。你如果执意让她走,我也不回来了。”

“你!“本来就很少在家的上官肆,这就像是赤裸裸的威胁。

都没在说话,上官肆也回了房间,都知道这对父子一直是家里脾气最大的两个人。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谈异质论第16章第十六章绝情我问师娘什么是九鳞之力,师娘却只是冲我笑,然后虚弱的倒在了地上。虽然我尚不清楚那九鳞之力到底是什么,但心中却也清楚,所谓的九鳞之力,肯定和我后背的奇怪胎记有关。我立即跑上去抱着师娘,想把师娘送到医院,可是此刻的我太疲惫了,怎么努力,就是走不动路。最后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手臂上传来的一阵刺痛感惊醒。我下意识中就认为是蜈蚣又来了,愤怒的挣扎着坐起来。“哎,小伙子别动别动,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16章客气的生疏“我不打扰秦先生良宵,先走了。”素锦说完就走,一眼都不想再看这人的嘴脸。“素锦,你误会了……”秦煬却是一伸手拦住了她,将她拉到一边小声说道:“素锦,你知道,她们,不过是我爸爸给我安排的,我都不喜欢,我心里只有你……”素锦听了这话,不怒反笑,一双美目笑盈盈的望着面前滔滔不绝的秦煬。见她笑,秦煬以为她信了,不由得伸手就想搂她:“素锦,你别生气了,我们和好好不好?”素锦再也受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红尘里遇见你16、陆绍庭,你干什么,放开我!他说的对,她表现的越是不自然,就说明她心里越是在乎。陆绍庭和何明芯对于她来说,都是曾经的人,再怎么样都与她无关,所以她不用去看,去想,更不用去在乎。想通了之后,裴念也觉得自然许多了,她抿了抿嘴,低声道:“谢谢你,向总。”而对面,陆绍庭虽然在安静的用餐,偶尔和王总交谈两句,但其实眸光从没从裴念的身上落下来。这是他今天晚上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了裴念。刚刚进来的时候,只看见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神级妙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神级妙手第十六章共度良宵镇派出所来人给林逸和李岚录了口供之后,将神志不清的张铁柱给带走。林逸在老李头家吃了晚饭后准备离开时,被李岚叫住。两人站在院子里,林逸问李岚说:“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情?”李岚有些难以启齿的笑了笑,“你是医生吗?”林逸没好气的道:“明知故问。”李岚支支吾吾的说:“那啥……你可以帮我……帮我看看病吗?”林逸诧异的望着李岚,“你病了?”李岚俏脸红的能够滴出血来,使劲咬着唇,点头轻轻恩了一声。林逸就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第16章父子找上门李宗知道,阮白爱他,但没有他爱她多。所以,为了避免此次求婚不成功,在中午考虑好求婚这件事后,他就叫父母接来了爷爷奶奶,姑姑叔叔。连老带小的亲属,有十几人。随李家父母上楼以后,当李家家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阮白震住了……李妮也见鬼了似的看着满屋子亲戚老小。“来了来了。”说话的是李宗二姑,见到门口站着的跟照片里长得一样的女孩子,就立马去搀扶母亲,激动的说:“小宗的女朋友,阮白,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医圣手第一卷医圣传承第16章倒霉的林大少林建业的价格还算公道,叶皓轩点点头道:“叶少客气了,既然是胖哥的朋友,那大家是自己人,我也不占那个便宜,八十万你拿去吧。”“八十万?”周明一愣笑道:“你小子甭跟他客气了,一百万对他来说不过是几天的零花钱,这货可是个财主,就一百万吧……”“那我也就不娇情了。”叶皓轩笑道。“好,爽快……”林建业刷刷写了一张支飘,递给叶皓轩。一瞬间又多了一百万,叶皓轩直激动得满面通红,拿着支票的手都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16章神秘来客似乎是老天都在帮助陈扬。随后,苏晴接了一个电话。是苏晴的母亲打来的,苏母要求以后就让小雪住在家里。由苏母自己来接送小雪上下学。苏晴没有过分坚持,主要是她这里环境太艰苦了。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辅导小雪。所以最终苏晴还是答应了。小雪不在这里住,最高兴的当然就是陈扬了。倒不是陈扬不喜欢小雪,而是小雪在,他会很不便利啊!这廉租房一共有三间,陈扬和苏晴一人住了一间。还有一间是放杂物的,陈扬要求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6章我好冷啊墨氏集团墨天宇皱着眉头翻看着手上一沓又一沓的资料,桌边还有许多报纸,报道了他和秦若婚礼的事情,上面有几个醒目的大字:世纪婚礼。墨氏集团和秦氏集团的股票,这几天可是一直在飞涨。这就是联姻的目的。所有人都是看好这段婚姻的。秘书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手里抱着文件。“墨总,您让我调查的事情,我查到了一些。”墨天宇招了一下手,“拿过来。”秘书立即把文件放到了墨天宇手上。墨天宇刚准备打开文件看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6章薇薇你就送给我嘛“什,什么?”单渝微脸色白了一分,步伐都变得有些僵硬。“哎呀,我开玩笑的啦!”景诗嘻嘻笑着,霸道的说:“我才不会呢,阿承那么优秀,你俩要是再一起,你肯定会爱死他的,我那么爱他,才不会让你的!”单渝微勉强笑了笑。她要怎么告诉景诗,早在几年前她就爱上陆泽承这个男人了。不经意地,景诗手背被单渝微手腕上的链子刺了一下,她低头去看,声音中充满讶异:“咦,蒂凡尼限量款的永恒之梦?薇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6章带回家然后就看到余家的几个人和星儿都在外面,余夫人看到他,眼神里立刻更加鄙视,大声训斥着面前的女人:“上次说是受伤了他照顾你也就算了,这次都被我捉奸在床了,你还想狡辩?”容星儿低着头站在她面前,连忙解释:“不是的,妈,我和阿琛真的是清白的,我心情不好他来安慰我而已,妈,你相信我好不好?”她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余夫人最厌她哭哭啼啼,就跟全世界都在欺负她似得。“哭什么哭!你不要脸红杏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