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嗜血BOSS:全才女仆要上位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3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嗜血BOSS:全才女仆要上位

第2章     不提供这种服务

第二章不提供这种服务

战禹尘向房间处走去,期间很多向他敬酒问好的人,都被他完全无视。163女人网

他只觉得胸口莫名的燥热,让他想发脾气。

战禹尘步履生风的走到通道处,突然暗下来的光线,让他的思维似乎都突然有些缓慢,同时呼吸也略微急促。

战禹尘抬起手,修长好看的手指再次松了松领带,同时勾开两颗衬衫领口的纽扣,隐约露出些许结实好看的胸迹

他揉着太阳穴,走了进去。

1507号房内,杜若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按压着无线耳机开口,“怎么回事啊,我都留门儿了!这么久,怎么还没送过来?”

杜衡的声音传出,“我这边没有异常,你再等等。”

杜若猛地打了一个喷嚏,动作幅度有点大,耳机直接被甩了出去。

杜若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鼻子,钻进茶几下,把耳机捡起,重新塞回耳里,“这房间空调也太足了,我去调一……喂,喂喂,杜衡?”

耳机内没有丝毫回音,杜若拿下来拍了拍,再塞回去,依旧没有反应……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都什么劣质产品,以后绝对不能因为省那一点小钱儿……团购的质量怎么这么差埃”

说着打了个寒噤,之后也不在去管耳机,转头瞪着床上面的……空调。

她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摆在了茶几上,向大床进发。来自163nvren.com

杜若手脚并进的爬上床,在欧式漂亮的床头柜上摸起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

正伸手感受着逐渐温暖起来的风,突然的房门声,让她瞬间高度警惕。

杜若咧着嘴笑起来,“来啦。”

她迅速的从床上滚下去,手脚利落的钻进了一侧的浴室,小心翼翼的在帘子后躲好。

同时用手机给杜衡发了一条信息,“人到了,过来善后。”

战禹尘拉开门进来的瞬间,身上的风衣被他迅速脱下扔在了地板上,领带几乎完全被抽开,挂在脖颈上。

衬衫的扣子也都被解了大半,轮廓分明彰显力量的胸肌以及腹肌时隐时现,泛着健康结实的光泽,隐约有些细汗,更添了几分邪魅的色气向,男性荷尔蒙蓬勃而出。阅读163nvren.com

战禹尘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南宫心月,只是觉得房间内的温度很热,他本就燥热,更是憋了一把火无处发泄。

一把扯下衬衫。

性感结实、完美比例的倒三角上半身完全裸露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奢华冷漠的面容,冷漠的眸光,以及雕塑一般的身躯,无不充斥着禁欲寒冷的气息。

他眯着眼睛,向浴室走去,想要冲个冷水澡。

杜若正奇怪着这人送了钻石怎么还没出去,面前的浴帘突然被一个有力的手臂瞬间拉开!

唰的一声,杜若吓了一跳,抬眼间,和战禹尘对视了个正着。

杜若一瞬间懵了。

她甚至都来不及去想面前这张脸是谁,只是看着这张她都无比嫉妒的好看长相,以及余光处传递来的性感喷血的男性肉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说嗜血BOSS:全才女仆要上位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这……算是被抓包吗?

杜若有点方了。

战禹尘眸光瞬间眯紧,侧了下头,下巴硬朗的线条在灯光下更加好看,狭窄的环境中,嗓音磁性沙哑的如同敲击在杜若耳畔。

“你是谁?”

杜若眨巴了两下眼睛,睫毛颤了颤,心底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怂。

大脑高速旋转的同时,瞬间扯了一个四十五度甜美的微笑。

“这位先生你好,我是会馆的服务人员,这个浴室堵了,我正在疏通下水道。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战禹尘深邃狭长的眼睛越来越迷离,杜若一张一合的小嘴,看上去Q弹的样子,到有几分可爱。

面对胸腔内的那把火,他似乎隐隐的找到了……发泄点。阅读163nvren.com

杜若看战禹尘没反应,不动声色的向一边挪了挪,企图挪出战禹尘的范围。

她脸上仍旧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声音欢快甜美,“先生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战禹尘瞬间壁咚过来的手臂,带着一道劲风,彻底的阻断了杜若挪动的脚步,她心肝都颤了一颤,整个人紧张的贴在冰冷的墙壁上。

这人什么情况啊?

一句话也不说,光用眼神儿封锁她是几个意思埃

杜若正要开口,战禹尘俊颜迅猛的落下来。性感薄唇准确无误的捉住杜若的嘴巴。

杜若瞬间瞪大双眼,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初吻初吻初吻啊!

同时战禹尘时机刚好的闯了进来,尽情挑拨描绘着她的口腔。

陌生清新的男性气息顿时将她包围,杜若短暂的震惊后,猛地反应过来,她用力的去推攘身前的男人,除了男人滚烫的肌肉温度自掌心传递而来外,根本撼不动分毫。

杜若这才是真的慌了,她是来偷钻石的,可不是来偷人的啊!

战禹尘直吻到杜若呼吸困难,才缓慢的放开了她。版权163nvren.com

杜若总算是获得了新生似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瞪大眼睛仰头气愤的望着战禹尘,咬牙切齿的开口,“你有病啊,你干嘛亲我!”

杜若说着的同时,委屈的不断用女仆装带着蕾丝边儿的袖口,一遍遍的擦着嘴巴。

她的这个动作,让战禹尘不悦的眯了眯眼眸。

这个打扮的跟个礼物一样的女人,是在嫌弃他?

还真是新鲜。

能得到他战禹尘的亲吻,几乎是全世界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都应该感到无比荣幸才对,居然有人嫌弃他。

还骂他有病?

战禹尘目光锁定着杜若,冷冷的扯了个笑,“礼物,不就是用来拆的吗。”

杜若被这话说的一愣,她仰头看着战禹尘,尽管这人好看的惊天动地,可是她还是在他眼中看到了源源不断的危险。

杜若心中打了个寒颤,此地不宜久留。

她低垂着头,“我有事,我先走了。”

说着迅速的从战禹尘的手臂下钻过去,几乎用了被警察追时的最快速度,急忙的跑出了浴室。

结果就在她刚刚跑出去的瞬间,腰间一个钢铁般有力的手臂突然缠绕上来,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睛,已经被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战禹尘高大挺拔战神之姿,冰冷的站在床下,深邃的眸光内却仿佛燃着炙热无比的熊熊火焰。

杜若眨着眼睛,心底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这种眼神,她太熟悉不过了。

从小到大,在看不到希望和阳光的犯罪团伙儿中,在她漆黑一片的人生路上,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闪躲着这个充满了欲望的眼神。

战禹尘单膝支在床尾,整个人迅速的栖身而来,双臂迅猛有力的将杜若圈在了自己的身下。

他喘息着看着杜若,“怕我?”

杜若咬了咬唇,警惕的看着他,“你、你你到底想干嘛?”

战禹尘喘息声越来越重,体内几乎整个人都要烧着了,他直直的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仿佛只有她,才是最好的降温工具。

尽管想要围绕在战禹尘身边的女人很多,但是他全都不屑一顾,根本没有哪个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可此刻,他竟然莫名的觉得,身下这个紧张的眨着大眼睛,打扮的像个蛋糕的小女人,还不错。

闻起来……也甜甜的。

胸腔内的火焰越来越旺,战禹尘的思维此时都有些模糊。

他俯身下去,嗓音很轻的敲击在杜若的耳膜上,“别说你不认识我,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

经过了这么一大圈的折腾,杜若自然是认出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战禹尘。

但是她实在是来不及感慨他本人比电视杂志上帅太多,她只想大声喊一句,说好的禁欲呢!

这人整个一衣冠禽兽好不好!

面对俯身过来的战禹尘,杜若本想去推开他,无奈距离太近,她迅速托起的双手,无比准确的抵在了他结实性感的胸肌上。

杜若几乎就要石化了。

战禹尘冷冷的勾了个笑,“不装了是吗。”

他说着的同时,嘴唇顺着杜若的耳朵一路摩挲到了她的唇边,杜若只觉得一道电流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完全贯穿,这才彻底的感觉到了危险。

这人是来真的。

杜若也顾不上害羞,她猛地抬起膝盖,冲着战禹尘的下体猛地顶了过去!

“变态,你才装呢,你全家都装!”

就在杜若的膝盖距离战禹尘的兄弟只有0.01厘米的时候,她纤细的脚踝被人猛地一把抓住,力道重的几乎就要脱臼。

杜若痛呼了一声,腿上的力气顷刻散掉。

战禹尘英俊好看的面庞凑近过来,冷冷的开口,字里行间满是威胁,“乖一点,我这人没什么耐心。”

杜若的心脏几乎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她不过就是来偷个钻石,她钻石都没偷到,人不能折在这埃

“不是,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虽然是一个服务人员,但我真不提供这种服务?”

杜若觉得自己硬不过人家,只好软着来了。

她笑笑开口试探,“不然……我出去帮你找一个?你放过我行吗!”

杜若这话刚说完,她只觉得四中的空气仿佛被瞬间压缩,她整个人几乎如置冰窟一般,从头到脚被寸寸冻结。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头顶的那双,冷到极致的眼睛。

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完了,摊上事儿了。

第3章    战禹尘就是法

第三章战禹尘就是法

战禹尘一字一顿,“我这人挑食,不是什么都吃得下。”

他瞳孔内的冷意蔓延,大手钳住杜若的下巴,迫使她承接着他的视线。

“敢这么拒绝我的,你是第一个,很好。”

他说完,唇边缓慢勾起一个危险笑容,同时迅猛的唇精准有力的封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所有的呜咽和气息,疯狂的尽数吞下。

杜若所有的声音都被封在了喉咙深处,她激烈的挣扎,根本挣不开战禹尘禁锢的这方天地!

同时战禹尘的大手自她的腰间游走,到达领口处,迅猛的撕扯,层层叠叠的好看布料当时碎裂开来!

布料碎裂的声音成为了杜若耳边唯一的声响,肌肤感受到冰冷的空气,她恐惧的瞪大眼睛,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瞬间将她包围,所有伪装的坚强在实实在在的危险面前,尽数崩塌。

她甚至不住的颤抖,同时越发激烈的挣扎着。

战禹尘此时几乎疯狂一般,反手捉住杜若的手腕,同时抽出自己的真皮腰带。

放开杜若的唇,同时将她整个人翻了过去。

杜若喘着气,双手被战禹尘钳制在背后,她恐惧又慌乱,气愤的语无伦次,“战禹尘你这是犯罪,你放开我,信不信我告你!”

战禹尘手法利落,腰带瞬间锁死在杜若的手腕上,他捏着她的肩膀,将人翻转过来,俯身下去,犹如冰山一般。

战禹尘钢铁般的手掌几乎就要捏碎了她的肩胛骨,冷眸的眸光锁定着她略微泛红的漂亮杏眼。

唇角勾起的那丝笑容邪魅狷狂,“告我?我战禹尘,就是法。”

我战禹尘,就是法。

听听,听听,多么毋庸置疑的语气。

杜若心中顿时升腾着满满的无力感。

她特别讨厌这种感觉,特别讨厌这种命运抓在别人手里,只能任人摆布的感觉。

杜若忍着肩膀的疼,瞪大眼睛强忍着情绪,咬牙切齿,“放开我!”

战禹尘凑近,眸光越发的灼热迷离,“别和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这人脾气也不太好。”

杜若使劲儿挣扎着自己的手,奈何被死死的扣在皮带中根本挣不出来,剧烈的挣扎,导致她的手腕被磨破,细微的疼痛感不断聚集,如同火烧一般。

她心中特别清楚,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

心脏剧烈跳动着,她忍不住开始求饶,“我求求你还不行吗?你放过我好不好,我还没谈过男朋友,你不能……唔……”

战禹尘胸腔内的火焰已经燃到了极点,一双眼睛内也满是情欲,杜若的话几乎都听不到,只有眼前小女人不断开合喋喋不休的粉唇不断放大,他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杜若瞪大着眼睛,眼角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一行泪水。

她委屈的同时,又更加的讨厌,如此弱小的自己。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完全不堪一击。

……

凌晨。

杜若听着耳畔熟睡的呼吸声,这才缓慢的动了动身子。

四肢百骸瞬间传送而来的疼痛,让她几乎就要哼出声音,她咬着牙,将所有的酸疼都忍在了嗓子里。

这种每一个关节几乎都要坏掉的痛感,简直比被人毒打一顿,还要来的强烈。

她小心翼翼的坐起来,拽着床上的毛毯,将自己不着寸缕的身躯缓慢的围绕起来。

毛毯被缓缓拉起,杜若蜷缩着身子,床上一片醒目的红色,再一次刺激着杜若的眼球。

以另外一种方式,清楚的告诉她,这一晚,都发生了什么。

杜若懊恼的抓了抓头发,金黄色的假发被她拽下,柔顺的海藻般的黑发瞬间落下,将她整个人包裹着,昏暗的灯光下,她低垂着眉眼,睫毛上隐约还挂着泪珠,精致好看又残败破碎的模样,犹如堕落的天使。

杜若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她的眼泪已经在战禹尘的身下,都哭喊完了。

她从来都没有那么卑微的求饶过,然后被完全无视。

杜若做了个深呼吸,转过头愤恨的瞪着战禹尘,漂亮的大眼睛几乎都能喷出火来。

禽兽,人渣!

夺了她的初吻不算,初夜都搭上了。

而且,过程还不怎么美好。

她现在深刻的理解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深刻含义,在心底还忍不住表达一下对祖国文化博大精深的赞叹之情。

钻石没到手,还把自己折这了。

可以,这很强势……

自小的经历也好,这么多年跌跌撞撞的在黑暗中闷头前进着,早就造就了她一颗强大的内心。

没什么大不了的,缅怀这种事儿是留给死人的。

她只要还活着,就要好好的活着。

好好的活给所有……瞧不起她的人看。

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她又瞪了战禹尘好一会儿,调整好情绪,才动了动从床上爬下去,下半身的酸痛完全超乎了她的预期,杜若脚步微浮的走进了浴室。

她泡了一个热水澡,身上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

从浴室走出来,看着地面上那些被撕成布条的女仆装,她皱着眉,视线缓慢的平移,最后落在了那一堆战禹尘的衣服上。

杜若缓慢的扯起了一个笑容。

穿走他的衣服,让他没衣服可穿,有能耐就出门裸奔去吧。

杜若脑海中,不禁脑补出战禹尘原始人的模样,腰间挂着一串树叶,捂着脸在人群中迅速逃走的场景,几乎就要笑出声来。

睚眦必报,才是她的性格。

杜若迅速的走过去,轻手轻脚的将战禹尘的衣服全部穿上,由于战禹尘实在是高她太多,这套衣服套在她身上说唱戏都不足为过。

杜若余光瞟到之前推进来的餐桌,连忙过去,从中翻出了一把剪子。

经过改造后,衬衫西裤瞬间合身,风衣……就当长款穿了。

杜若穿整完毕后,刚要离开,结果在床边停下了脚步。

贼不走空啊,这可是她们这行不成文的规矩!

她没偷到钻石,总也得带点什么回去才行。

杜若打量了一周,最后视线落在了战禹尘裸露在外的好看的大手上。

一枚古铜色,刻着勋章纹路的指环,正套在他的食指上,灯光照耀下散发着微弱的柔光。

杜若小心谨慎的走近过去,怕吵醒战禹尘,她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

杜若看了那个戒指指环好几眼,最后决定就是它了。

在杜若的心中,她是铁定不想再和这个战禹尘惹上什么关系!

所以,她不能太高调。

一个普通的旧不拉几的指环而已,这人总不至于小气的,还要找到她要回来吧!

这么想着,她迅速的俯身过去,顺下一根自己的发丝,捻了捻利落的穿进指环中,她手下动作一晃,指环瞬间顺着发丝从战禹尘手指上脱落,紧接着掉在杜若的掌心。

杜若紧紧的攥着,之后迅速的离开了房间。

关紧房门的刹那,杜若被走廊外明亮的灯光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她伸手遮了遮灯光,同时心中莫名的有些感伤。

走廊内所有的陈设,都已经被恢复原样儿了。

不用说,一定是之前她给杜衡发消息,让他来善的后。

想到这,杜若蓦地又有些心塞。

那个杜衡那个杜衡,就不能进屋里去看看她吗,这次是失身,搞不好下次就被抛尸了。

这个杜衡,也是越来越指望不上了。

她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关机了,一定是之前她被战禹尘抵在墙角的时候,由于太紧张所以被压到才关的机。

杜若急忙开机,杜衡的信息连环炮似得传来。

其中一条。

钻石被转移,此次行动取消,速回。

杜若额头的青筋当时蹦了蹦。

这都是命啊!

……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战禹尘皱紧眉头揉着额头悠悠转醒。

仿佛宿醉一般,头疼的厉害,他下意识的伸手,开口,“水。”

半天没有人回应,他不悦的眯着眼眸四下扫过去,看到周围陌生的陈设,他瞳孔缩了缩,紧接着恢复了平静的模样。

战禹尘坐起来,余光刚好瞟到床面上那些点点的小红花,他再次揉了揉额角。

记忆中小女人哭叫打闹的样子恍惚的浮现在了大脑皮层。

不是梦?

战禹尘收回手,直直的看着床上的那滩罪证好一会儿,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

没记错的话,他昨晚貌似被实力嫌弃了。

他向来对那些莺莺燕燕看不上眼,但是现在想来,昨晚那个甜香的小女人,似乎还不赖。

上了他战禹尘的床,不是揪着让他负责,而是逃跑了吗?

他现在真的不太确定,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谁!

敢逃跑?

向来只有他战禹尘甩女人,就算是玩腻扔掉,那也是他战禹尘的事情。

别人,没有资格。

他掀开薄毯,走下去,深邃狭长的眼眸在地面上流连了很久,最后视线冰冷的落在了远处几块被剪掉的衬衫西裤上。

战禹尘当时眯紧了眼眸,穿他的衣服走的?

他拿起床头酒店的电话,“送一套西装过来。”

电话挂断的刹那,他看着自己的手,蓦地一怔。

指环呢?

第4章    有事儿冲我来

第四章有事儿冲我来

战禹尘瞳孔内的冷意越来越重,穿走他的衣服也就算了,还顺手牵羊拿了他的东西?

这女人,还真是欠管教。

他在地面上捡起自己的手机,拨打给特助柯其,对方接通的刹那,机械般稳固的声音传出。

“boss,有什么吩咐。”

战禹尘嗓音低沉,目光锁定在床角下的一团金黄色假发上,淡淡开口。

“星灵珠宝酒会上,帮我找一个人。”

顿了顿,“一个女人。”

会馆的工作人员将熨烫好的高级西服送了过去,战禹尘冲过澡换好西服,他沉着脸走出房间,一如既往的矜贵冷漠,让人望而生畏。

战禹尘走出来后,刚好1508号房门也被打开。

南宫心月白皙的面容上,形容有些憔悴,一副很重的很眼圈,明显是一夜未眠。

她抬眼间看到前方高大挺拔的战禹尘,当时几步追过去,“禹尘!”

战禹尘听到声音,停顿、转身,平静的看着正跑过来的南宫心月。

南宫心月几步到达他的跟前,皱了皱眉,“禹尘你昨晚怎么都没有来找我,你去哪儿了啊?”

战禹尘下意识的看了眼门牌号,1507。

尽管昨晚他有些神智不清,但是他很清楚,他明明进的是1508号?

战禹尘不动声色的收回眼,对着南宫心月微笑,“昨晚喝的有点多,就随便找个房间睡了。”

顿了顿,“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没睡好?”

南宫心月微微笑笑,低垂着头有些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不由得想要怜香惜玉。

“人家还不是等你,等了一晚上……我回去,补一觉就好了。”

战禹尘叹了口气,伸手牵住了南宫心月的手。

“以后都不用等我,你身体不好,照顾好自己。”

南宫心月看着她们紧握的手,开心的笑起来,“我是禹尘的未婚妻,等你……是应该的。”

‘未婚妻’三个字,战禹尘略微眯了下眼睛。

说好听点是世代联姻。

说难听了。

南宫家不过是战家一早寻觅好的备用血库。

战家先祖战功显赫,他爷爷的父亲当年是个开国将军,爷爷也是军功累累,父亲特种兵王……

战家的辉煌无人可及,可谓是权势滔天,唯独就是……有玻

地中海贫血,还是个遗传病症。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战家人都是熊猫血型,血源稀少。

所以最后找到了同为熊猫血的南宫家,并一手将其提拔到几大家族的地位。

战家给了南宫家所有的荣耀,唯独的要求就是一旦战家有需要,南宫家务必要献出自己的全部血液。

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战禹尘的出生,各项检测都还算健康。

因此被他爷爷战华看的极为重要,战华觉得战家杀戮太重,所以到战禹尘这一辈,改经了商。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自小将南宫心月好生养着,联姻的传统流传下来,也是不容易。

战禹尘大步的走着,嗓音很淡,“做你自己就好,别在意那些虚名。”

南宫心月脸色蓦地有些白,她眨了眨眼睛,保持着笑容,“我都听禹尘的。”

她侧眼看着战禹尘棱角分明奢华好看的侧脸,瞳孔内流转着深深的爱慕。

同时所有的疑问都被很好的隐藏在了眼底。

战禹尘昨晚……到底去哪儿了。

或者说,战禹尘昨晚……是和谁在一起!

……

京都作为华国的心脏,繁华的让人眼花缭乱,钢筋水泥的森林城市,五光十色的让人目不暇接。

京都,是所有人眼中的天堂。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最耀眼的阳光下,才会产生最极致的黑暗。

和京都那些光鲜亮丽传奇大都市的表象相比,在西北方的一处地带,是京都黑暗的盲点。

也是杜若,自小长大的地方。

街道上飘荡着食物腐烂的酸臭气息,杜若在狭窄阴暗的街道上向前走着,脚下时不时传出塑料纸屑的踩踏声音,哗哗作响。

最里侧有一个大工厂,铁门锈迹斑斑,歪斜着敞开着,犹如一个腐烂的怪兽的嘴巴。

这里,实际上是无极阁的窝点。

无极阁是年老大的地盘儿,这些年来靠着拐卖来的孩子们,坑蒙拐骗日益壮大。

杜若,就是其中一个。

被拐进来的孩子。

杜若走到大门前,做了个深呼吸,大步走了进去。

穿过前方的空地,走向后面的小二楼,远远的就听到了哭叫的声音。

她神经一紧,当时迅速的跑了过去。

敞开的房门内,几个才十来岁的孩子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哭泣着,赵刚手里一个茶碗猛地摔了过来!

“哭哭哭,不干活不挣钱,你们他妈还有脸哭!”

杜若瞪大眼睛,大声喊着“你住口!”

她几乎一步窜过去,迅速的转身将孩子们抱在身前,后脑重重的钝痛感,伴随着茶碗碎裂的声音在她耳边轰然炸响。

紧接着有黏腻的血液渗进她黑色海藻般的长发,流淌进她的脖颈。

孩子们都被吓坏了,更加哭个不停。

“杜若姐姐你流血了,呜呜你会不会死碍…”

“杜若姐姐你疼不疼,怎么办怎么办碍…”

后脑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杜若伸手擦掉孩子脸上的眼泪,灿烂的笑着。

“不许哭听到没有,姐姐没事,你们也要坚强,不要哭。就算别人看不起你,你自己也要看得起自己,要坚强!”

孩子们当时抽噎着努力的想要将眼泪憋回去,但是她们太小,大眼睛还是止不住的流淌着眼泪,本就脏兮兮的小脸,在眼泪的冲刷下,仿佛画了地图。

后边赵刚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哟,我当这是谁呢。咱们的杜若杜大小姐啊,口气这么冲,钻石带回来了吗!”

杜若站起身冷冷的瞪着赵刚,“你算哪根葱,也敢来质问我!”

赵刚被噎的一愣,气愤开口,“你还真以为你是年老大身边红人儿了啊,行,我是没资格管你,但收拾这几个小的……”

杜若当时胸腔内的那把火猛地燃烧起来,昨晚的事情本来就成了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心口上,回来又看到这样一幕,此时她所有的情绪压制不住似得,瞬间爆发!

她几步过去,猛地一把拽住赵刚的衣领,怒目而视嗓音几乎从喉咙里挤出来,“你丫的再打她们试试看!弄出人命,你负责地界的这点经费,你就自己出去卖身吧你!”

赵刚明显怂了下来,杜若性子烈在组织已经是出了名的,真惹急了自己人都干,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他还是少惹为妙。

赵刚咽了咽口水,“你、你给我放开,年老大在后头等你呢,你放开我……”

杜若猛地将赵刚推开,他后腰撞在椅子角上,顿时疼的哎哟叫起来。

地面上几个孩子忍不住解气的笑起来。

赵刚气愤的指过去,“都他么笑屁啊!赶紧给我出去要钱去,要不回来晚饭都他么别吃了,哎哟……”

杜若没再管,穿过后门,向后面年老大居住的宅子走去。

年老大的宅子是新修葺的,古香古色特别像是古时候皇帝的那些寝宫,年老大的做派也是如此,表面文雅风趣,实则黑心残暴。

她刚刚走进去,就闻到了浓香的肉汤味道,这个时间,可能是在吃饭。

宅子的大门敞开着,杜若走到门口,看着里面檀木桌前正在吃饭的年老大,停下脚步。

“年叔,你找我。”

年老大是个偏瘦削的中年男人,头发半白,眉眼间永远都是笑意,却让人冷到骨子里。

他笑着招了招手,“小若回来了,过来喝完汤,暖和暖和。”

杜若走过去,杜衡正站在一边,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儿,杜衡皱了皱眉摇了摇头。

杜若很清楚,她没偷回来钻石,年老大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坐下的时候,热汤已经盛好摆放在她的面前。

年老大,“喝吧。”

杜若皱眉,端起喝了一口,肉香的感觉很冲,她不是很喜欢,放下了汤碗。

年老大,“把肉吃了,你看你现在瘦的。”

年老大的话,在这无极阁,几乎就是圣旨。

杜若尽管不情愿,还是夹了一块肉吃了下去。

年老大笑着看过来,缓慢开口,“我在杜衡那听说了,这次失手了是吧。咱们这无极阁上上下下这么一大家子要吃饭,你没完成,所以……”

杜若抢先开口,“我下一次,一定不会失手的。”

年老大依旧笑着,“行,我等着你的下一次。这次……你的狗帮你扛了,下一次,我也不敢肯定是什么。”

杜若一怔,“什么?什么意思?”

年老大笑起来,声音爽朗,拍了拍杜若的肩膀,“说了大家都要吃饭的嘛,你没完成没饭吃,只好把你收养的那几条流浪狗……熬汤了。”

顿了顿,指了指杜若面前的汤碗,嗓音沉下去,“怎么样……是不是挺鲜的?”

杜若瞬间呆住,她缓慢的望向年老大,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绝望和怒火。

年老大噩梦般的笑容在她眼前展开,“杜若啊,别让我失望。”

杜若眨了眨眼睛,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疼的几乎呼吸困难。

胸口无处发泄的愤怒,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逼疯。

她攥紧着拳,颤抖着端起那碗汤,猛地砸在了一侧的锅中,汤碗碎裂的声响伴随着汤汁四溅,杜若猛地站了起来、

额头上青筋凸起,红着眼瞪过去,“年建强你大爷!有事儿……冲我来!”

嗜血BOSS:全才女仆要上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嗜血BOSS 或 全才女仆要上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七章叫一声四婶儿“爷喜欢。”又欲亲却被水一心提前防范,他也不急于一时,到新苑豪庭还有一段距离,他有的是时间找机会。水一心甩他白眼,“袁如心是你的机要秘书?”这一点她倒是没想到的,知道袁如心是军人,没想到可以做到机要秘书的地步。冷烈风搂着她没放开,人却靠在了椅背上,闭目养神:“恩,和我一起共事有十年了,你今天怎么和她起了冲突?”水一心小心的掰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指头,听他这么一说,继续掰着他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外试爱第7章泡妞儿的可行性然后第二步,客户的订单需要经过生产部长刘正权签字生效,才能正式投入生产。本来这一步毫无漏洞可言,不过我现在拥有易容膏和变声丸,完全可以易容成邓莹梅的样子,不管是自己去找刘正权,还是让李倩拿着订单让刘正权签字,这一关都很容易混过去。我想了想,为了更真实一些,还是让李倩去办这件事儿吧。如果我以邓莹梅的身份去找刘正权签字,就有些掉身价,或许刘正权还以为‘邓莹梅’这么重视这三个订单,会加倍留意,这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七章:离婚协议书“我来,是要你签字的。”慕少承拿出文件,随意丢在旁边的桌面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瞬间刺痛她的眼,她的心。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她离婚,然后再跟刘琳琳结婚吗?秦雪收回目光,;冷然道:“我不会离婚的。”慕少承勾起嘴角,双手插进裤兜:“你以为,你不同意离婚,我就没有办法了吗?”“随便你,反正我是不会离婚的,当初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爱你,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离开你,这个慕太太的头衔,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段流浪的爱情007报应“荆先生请放心,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她肋骨断了三根,脑部好像还有一些未消除的血块,可能要住院观察一段——”“不必了,我叫人接她走。”荆楚瑜靠在重症监护室门外,斜小的玻璃窗里。乔怜的身子就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如她名字一样惹人怜惜。荆楚瑜心有涟漪,狠狠避过脸去。“可是荆先生,除了外伤之外,她的肝脏——”医者父母心,难免多话几句。“我说了不必!我那里的医生,不会差到哪去!”乔怜做了很长很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祸害遗千年素来听闻贺少琛手段狠辣,饶是莫衍也不敢直接和他呛起来,况且他现在单枪匹马的,贺少琛还不知道带了多少人,论抢他一定抢不赢。不过,莫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贺少琛!”“这些话我会转达给唐慕,但你怀里的女人现在身体很糟糕,你最好带她去做个全身检查。”我怀疑她有什么大病,这句话莫衍到底还是没说出来,他毕竟不是唐慕,不会那么直来直去的咒人家。贺少琛脚步顿了一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抱着沈相宜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你已如云烟第七章头疼。娶了一个睡自个儿老公花五万块的小白痴,还是被睡,被欺负。这还要跟他礼尚往来,互相光顾?顾爽爽乐滋滋出了807,手机响,她接,那边一阵咆哮:你们‘快活世界’到底怎么做生意的?我四点订的套儿现在还没送过来!”她懵了,“先生请问您……”“老子订的进口极薄两只润滑油!云端国际817房!”817……尼玛送错了!难怪刚才清秀男子慌乱逃跑,头牌一脸阴沉……原来人家根本没订!顾爽爽回头看看紧闭的807,心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奇怪的离婚协议书那天之后,莫小阮真的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世上,仿佛她从未来过一样。苏哲宇的日子照常过着。只是,早上床头再也不会出现哪些搭配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盥洗室里,再也不会出现挤好的牙膏,倒好的漱口水,餐桌上,也不会出现一碟一碟的热包子,不会出现折叠好的报纸……除了这些,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对苏哲宇来说,那些原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些只是莫小阮想要赎罪,做的无用功罢了,他不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七章离婚够了,这场大戏她已经看够了。转过身,藏不住嘴角的冷笑,顾长安大步离开。“你给我站住!”身后响起了容湛阴沉的声音。“容先生还有事?”顾长安转头,笑着说。“顾长安,你不是想要离婚吗?好啊,你跪下来求若儿原谅你,只要她原谅你了,我就放过顾家,放过你哥哥顾长宁!”容湛从来都将顾长安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自从她父母逝世之后,爷爷和顾长宁就是她此生最爱,她绝对不会让顾氏因为她的过错而破产,更不会让顾长宁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